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我给你这份荣耀

    魔神皇枫秀的目光看上去很温和,他的样子实在是太年轻了,看上去比龙皓晨也大不了几岁,此时的他,就像是在与龙皓晨闲聊的兄长。

    “那次我真的很惊讶,也第一次从你身上感受到了威胁的存在。可惜,那个时候,我却依旧不知道,原来你就是奥斯汀、格里芬选中的人,并且将它带到了这个世界。直到阿宝将这个消息告诉我,并且告诉我奥斯汀、格里芬已经成长到了四头时,我才知道,原来带给我族毁灭性未来的人,竟然是你。”

    龙皓晨冷冷的道:“所以,你就发动了生灵涂炭的圣战。”

    魔神皇淡淡的道:“无论我心中多么不愿意杀你,但当你的存在威胁到了我族的安危时,我都不得不做出抉择。慈不掌兵,更何况我是一族之首。就算这个和奥斯汀、格里芬在一起的人是阿宝,我也会作出同样的选择。为了能让你来到这里,我不惜和阿加雷斯一起演戏,其实,我早就知道,圣战不会有什么结果。那只是对人类力量的消耗而已。可惜,你不是我,不是上位者,你永远也无法理解统治需要放弃什么、抉择什么。”

    龙皓晨沉声道:“如果不是你亲自演戏,我们又怎能相信?你用我们无法拒绝的诱饵将我们引到这里,你成功了。多说无益,动手吧。”

    魔神皇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道:“听我把话说完。我不想杀你,却不得不杀你。我没有选择。我愿意为你做最后一件事。你自裁吧,你死了,奥斯汀、格里芬自然也会在另一个世界死去。我的目的就达到了。我会放你这些同伴们离去,也好让你死的安心一些。”

    “陛下——”一旁的阿加雷斯忍不住大叫出声。龙皓晨这支光之晨曦猎魔团,可不只是他一个人优秀啊!在这支猎魔团中,还有另外两位神眷者。而在魔族来到圣魔大陆的历史上,几乎每一位神眷者都曾带给过他们极大的打击。在这种绝境的情况下,神眷者们都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情况下,放走这些潜力无限,更是对魔族充满了无尽怨恨的年轻人类,无异于纵虎归山啊!

    “闭嘴。”枫秀目光突然一冷,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骤然从他身上爆发而出,压制的阿加雷斯将后面想说的话全都封闭。这一刻,逆天魔龙皇的威仪彰显无疑。

    阿加雷斯脸色一白,却是恭敬的低下头,不敢再吭声。

    枫秀冷冷的扫视了阿加雷斯一眼,“没有人能质疑我的决定。”

    “请陛下责罚。”阿加雷斯低垂着头。

    枫秀一挥手,不再理会阿加雷斯,重新面对龙皓晨。

    尽管明知道魔神皇不会口出虚言,但龙皓晨还是忍不住失声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你愿意放过我的同伴?”

    早在发现落入圈套的时候,龙皓晨和他的伙伴们就已经有了必死的觉悟。可此时魔神皇却突然说愿意放过他的伙伴,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惊喜了。

    “我说过的话,从没有不算的时候。”枫秀缓缓闭上双眼,淡淡的说道。

    龙皓晨不熟悉这位魔神皇,但月魔神和星魔神对他却是极为熟悉的,星魔神瓦沙克并没有半分表示,但月魔神阿加雷斯却在暗暗吃惊,因为他知道,魔神皇只有在内心极为纠结的情况下,才会有这样的神情。他跟随魔神皇这么多年,这样的情况也只不过出现过寥寥数次而已,此时却是在面对必须要杀死的敌人时出现了。

    “老大,我们要和你同生共死。”龙皓晨身后,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龙皓晨猛然转过身,怒道:“胡说。难道你们的命是属于我的么?你们的生命早在成为猎魔者的那一天就属于联盟,属于整个人类。”

    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着,深深的注视着自己的每一位伙伴,“还记得我对杨文昭和断忆说过的话么?活着,才有未来,才能为伙伴复仇。死了,就永远的失去机会。死亡,并不可怕,但如果你们就这么跟我而去,我就算到了地下也不会原谅你们,因为你们是懦夫。冥冥之中,我会一直注视着你们,看着你们有一天重新来到这里,来到这魔都心城。如果你们还认我这个团长,就不要做傻事,我命令你们,光之晨曦的每一名成员,好好的活下去。在不久的将来,为我复仇、为我而战。”

    看着龙皓晨目光中的执着,看着他那渐渐变成红色的双眸,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一个个的身体都不自觉的因为激动而颤抖起来。是的,死很容易,活着才是更加艰难的。

    “不——”采儿突然近乎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声,猛的扑入龙皓晨怀中,但是,没等她再出声,龙皓晨的手就悄无声息的捏在了她的脖子上。采儿闷哼一声,已经缓缓的软倒在了他怀中。

    两行清泪,顺着龙皓晨面颊流淌而下,在他心中,与采儿曾经发生的种种不断闪过。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采儿,他还只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更是清楚的记得,自己和采儿在一起后发生的每一点、每一滴,对他来说,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刻,可能就是在参加猎魔团选拔赛初赛阶段,每天能够送采儿回去,牵着她的手,静静的走在街道上的那段时间。

    但是,这一切都不可能再出现了,他知道,自己能够说服的了其他伙伴,在大义上让他们听从自己的安排,但是,他却说服不了采儿。所以,他唯有让她先安静下来。

    低下头,在采儿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再亲亲她白皙粉嫩的面颊,此时此刻,每一位光之晨曦猎魔团的成员都清楚的看到了他眼中那份浓浓的不舍。

    “团长。”林鑫早已泪流满面,大叫一声。

    “住口。”龙皓晨大喝一声。他当然知道林鑫想要说什么,但是,他不能让他说下去。他好不容易才让伙伴们勉强抑制住了情绪,如果再次被点燃,他也没把握让大家能够平静的接受即将发生的悲剧。

    龙皓晨没有再去看伙伴们,而是低下头,将自己最后的感情全部给了怀中的采儿。

    “傻丫头,我怎能看着你做傻事呢?你知道么?我现在特别希望离开这里后你能再次失忆。忘了我,也就忘掉了一切的痛苦。对不起,我不能继续陪伴你一直到老了。”

    一边说着,他珍而重之的将从未离手的那枚勿忘我戒指缓缓摘了下来。蓝色的勿忘我花纹在这星魔塔内的暗金色光芒照耀下闪烁着淡淡的光泽。

    龙皓晨将它带在采儿手指上,再次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面颊,一步跨前,将她交道王原原手中。

    抬起头,再次看向伙伴们,他看到了所有人的泪水,看到了他们眼中那近乎死寂的悲伤。

    “不要伤感,你们能够活着离开这里,我已经很开心了。记住我的话,好好地活着。我在另一个世界,也会等着你们为我报仇的一天。我的灵魂,会在冥冥之中注视着你们。我最后求你们一件事,无论如何,不要让采儿急于为我报仇,一定要让她活着。她醒来之后,哪怕是你们将她打晕,也不能让她做傻事。”

    王原原接过采儿,用力的点着头,坚强如她,此时也已经是泣不成声,完全说不出话来。

    死很容易,选择活下来才是真的艰难。他们多么想和龙皓晨一同战死在这里啊!可是,他们更深深的明白,龙皓晨说的对,他们是猎魔者,早在通过猎魔团选拔赛的那一天,他们的生命就已经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联盟,属于整个人类。他们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也只有他们,才能在未来替龙皓晨报仇。

    猛然回过身,龙皓晨不敢再去看采儿,他怕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低着头,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皓月,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还连累你和我一起去死。如果我们还有来生,我还愿意和你血脉融合。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兄弟,生生世世。”

    说完这句话,他猛然抬起头,用力的甩掉脸上的泪水,抬头看向空中依旧闭合着双眼并且始终没有阻止他向伙伴们告别的魔神皇枫秀。

    “魔神皇陛下,虽然我们是敌对的关系,但你肯放我的伙伴们离去。我感谢你。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答应。”

    枫秀淡淡的道:“你说。”

    龙皓晨脸上流露出一份属于他自己的骄傲,大声道:“我是骑士圣殿的一名骑士,从小,我就是在学习骑士精神中长大的。身为一名骑士,我没能守护好我的伙伴们,今天,我必然要死在这里。但是,我是一名骑士,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份体面的死亡方式。我不愿做一名自裁的懦夫,我要向你挑战。”

    我要向你挑战!简单的几个字,龙皓晨却说的铿锵有力。

    之前一直表情平静的星魔神瓦沙克,在听了他这句话之后,脸上也不禁流露出惊讶之色。

    在如此绝境之中,面对根本不可能抗衡的对手,还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不得不令他们对龙皓晨刮目相看啊!

    “好——”魔神皇猛然大喝一声,闭合的双眼重新睁开,从他的眼眸中,两道璀璨的冷焰电射而出,目光灼灼的盯视着龙皓晨。在他的眼神中,流露着深深的悲伤和浓浓的欣赏。这复杂的眼神,更多了一抹决绝。

    “不愧是被我看重的人。我给你这份荣耀。”魔神皇在大喝声中,身形一闪,就已经落在了龙皓晨面前二十米外。

    龙皓晨右拳横胸,捶击在自己的胸膛上,向魔神皇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谢谢。也希望您信守承诺。”

    枫秀深深的看了龙皓晨一眼,“如果有的选择,我多么希望你不要就这么死去。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可知道,你死在我的手中,对我来说,同样也是一件十分残酷的事情。我要亲手杀死我的……”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他没有再说下去,脸上浮现出一抹有些奇异的微笑,“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希望你能没有遗憾的死去。来吧。把你最强大的力量都发挥出来,让我看看,现在的你,究竟能做到怎样的程度。”

    龙皓晨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眼中已经没有泪,有的,只是一份执着。一份属于他自己的执着。

    站在那里,龙皓晨没有直接动手,他整个人似乎都进入到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之中,他的眼眸内,渐渐的多了一份死寂,通透的金色眼眸中,那份金色变得越发的纯粹了。

    一层淡淡的光雾渐渐在他身体周围升腾而起,这光雾在升腾的过程中,本身就是白色的。龙皓晨之前已经分开的光明女神咏叹调与蓝雨、光之芙蓉缓缓在头顶合拢。雅婷已经重新出现在他背后。

    作为龙皓晨的元素精灵,一旦龙皓晨死亡,以她和龙皓晨之间的密切程度也很难再存活下去。但是,此时的雅婷,眼中却没有悲伤,只有一份淡淡的温柔与执着。她根本没有看过魔神皇一眼,她的目光始终凝固在龙皓晨身上。不愿意将时间浪费在任何其他事情中。

    橘红色与碧绿色渐渐在空中相迎,金色的雅婷成为了它们融合的催化剂。白炽色的光彩,又一次出现在这星魔塔之中。浓烈的神圣气息冲天而起,与龙皓晨身体周围升腾着的白色光雾融合在一起,迸发出浓烈的白炽色火焰。

    毫无疑问,此时的龙皓晨,已经达到了他这一生到目前为止所能达到的巅峰。就连他的双眸都已经变成了白炽色。

    魔神皇枫秀静静的注视着龙皓晨,他的眼神始终没有变化过,悲伤与欣赏在眼眸深处微微的荡漾。

    龙皓晨动了,他的左脚猛然迈前一步,双手握着的重剑徐徐斩出,看上去,他的动作很慢。但是,看到这一剑,哪怕是月魔神和星魔神这样的强者也不禁为之动容。

    龙皓晨这一剑,没有任何轨迹,只有充满了执着的剑意,这份剑意并不凌厉,但却无从闪避,配合着那已经超越了普通神器的创造与生命之剑,那隐藏在剑体内的剑意已经达到了极致。这一瞬间,他真的做到了最纯粹的剑心通明,他既是剑,剑既是他。再无分彼此。他与剑,已经完全在天人合一状态下结合成了一个整体。

    枫秀没有动,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龙皓晨,眼看着那一剑徐徐向自己头顶斩来。整个星魔塔内,此时已经都因为龙皓晨这斩出的一件化为了一片白炽色。强烈的灵力波动在空气中更是近乎暴躁的律动着。所有的黑暗气息竟然在龙皓晨这一剑之中,被压制的向周围压缩。哪怕是星魔神柱在这一刻也是星光缭绕,自行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强大气息来抵抗着龙皓晨这一剑所蕴含的光明灵力。

    在龙皓晨身后,一个洁白的虚影缓缓浮现,正是光明女神。

    看上去简单的一剑,却已经凝聚了龙皓晨所有的一切。神器、神降术、剑意,还有他自身一切的执着与灵力。这是他有生以来的最巅峰之作,也很可能是最后的绝响。

    魔神皇枫秀微微动容,他的右手缓缓抬起,动作看上去同样很慢,而且,伴随着他的动作,并没有任何强大的元素气息出现,给人的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只是那么简单而从容的抬起手而已。

    一根手指,枫秀的一根手指徐徐前点,那白皙如女子般的手指,就那么轻巧的点在创造与生命之剑的剑尖上。

    但是,也就是这么一点,所有的白炽色,瞬间倒卷,星魔塔内,依旧没有强势的黑暗气息出现。可龙皓晨的身体,却在他这一指之下,剧烈的颤抖起来。

    恐怖的剑意在这一瞬也终于爆发了,但是,却并不是朝着魔神皇枫秀爆发,而是朝着星魔塔四面八方迸发而出。无数锋锐的剑意气息疯狂的律动着。刺耳的厉啸声令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仿佛又回到了当初恐惧悲啸洞穴时的一幕。

    这份剑气与剑意的爆发,足足持续了十余次呼吸的时间才渐渐散去。白炽色的光芒渐渐收敛。枫秀缓缓收回了自己的右手,将指尖送到自己面前。而龙皓晨却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动作一动不动,他整个人所有的气息似乎都被之前那一剑抽空了似的,他的目光之中,却依旧充满了执着,但却像是静止不动的执着。

    枫秀白皙的指尖上,渐渐渗出一滴血液,一滴暗红色却散发着强烈金光的血液。

    “很好、很好。”枫秀突然笑了,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在他那仰天狂笑之中,整个星魔塔都在簌簌发抖。在他那大笑声中,月魔神和星魔神都不得不催动自身灵力来护体。而更加不堪的是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他们一个个被这笑声所带来的恐怖压力逼迫的撞击在星魔塔的墙壁上。而也就在这个时候,王原原怀中的采儿被这疯狂的大笑声震醒了。

    “皓晨——”采儿只是一睁眼,就立刻大叫起来。她一眼就看到了,那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是一动不动的龙皓晨,也看到了那正在疯狂大笑中的魔神皇。

    魔神皇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哪怕只是这笑声,竟然也压制的他们每一个人都不能有丝毫动弹。

    “孩子,再见。”魔神皇的笑声突然收敛,他充满悲戚的猛然一挥手,就在他指尖上的那一滴散发着强烈金光的暗红色血液,已经如同箭矢一般飞向龙皓晨,闪电般印在了他的左胸之上。

    “噗——”血光崩现,一个小小的血孔瞬间出现在龙皓晨左胸的心脏位置,紧接着,伴随着一声震爆,一个足有拳头大小的血洞骤然出现在了那血孔穿透的位置。

    诡异的是,没有哪怕是一滴鲜血流出,在龙皓晨的胸口上,只是出现了那么一个穿透的血洞,他的心脏,消失了。精金基座战铠竟是根本没有起到半分阻挡的作用。

    没有人能够帮助龙皓晨,这星魔神塔内的禁制,根本就不是星魔神瓦沙克布下的,而是魔神皇枫秀、月魔神阿加雷斯和星魔神瓦沙克三大魔神共同所布置的。哪怕是超神器的威能都不能穿越空间来到这里。

    “不——”采儿疯狂的大叫着,可是,她却依旧被魔神皇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气息死死地压制着不能有分毫动弹。

    亲眼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心脏破碎的一幕,采儿刹那间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一口鲜血猛的喷出,她整个人也在王原原怀中软了下去。

    空白、空白、记忆、记忆。

    宛如瓷器碎裂的声音在采儿大脑中不断的爆发,曾经的种种,一点一滴的出现在她脑海之中。

    ……

    “你没事吧?”

    “我不能说话,有坏人追我,马上就会赶到。姐姐,救我。”

    “我是哥哥,不是姐姐。”

    “我感觉到他们的气息了,他们马上就要来了,他们能嗅出我的味道,你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不行,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你。”

    ……

    “小妹妹,你要去哪里?我帮你吧。”

    “不用。”

    “让我帮帮你吧,我送你回家。”

    “我说了,不用。”

    “喂。”

    “麻烦你送我一下可以么?”

    “好。”

    “你住在什么地方?”

    “向前七十六丈,右转三十八丈,再左转二十三丈,就到了。”

    “你、你叫什么名字?”

    “啊?”

    “我叫龙皓晨。你呢?”

    “我叫采儿。”

    “采儿,你还能在圣城住多久?”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我只是想知道还有几天能送你回来。”

    “我只是个盲女,送我回来,真的就那么重要么?”

    “我、我不知道。”

    “你不嫌弃我么?”

    “怎么会嫌弃你呢?”

    “采儿,其实,其实我长得很丑的。我自己都这么丑,有什么资格嫌弃你。”

    “很丑?”

    “嗯,很丑。”

    “那如果,让你永远都牵着我走,你愿意么?”

    “我愿意。”

    ……

    “我帮你。”

    “我来就行了。”

    “这是我们的家了。”

    “采儿,我答应你,以后一定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我们的家。”

    “嗯”

    ……

    “傻瓜,还不给我穿上衣服。”

    “哦、哦。”

    “不许偷看。”

    “哦,哦。”

    ……

    想起来了,是的,她想起来了,她想起了他们在一起的一切,在一起的每一个过程。无论是当初失忆之前还是失忆之后,所有的记忆都在这一瞬间融合。

    泪水,从采儿眼中夺眶而出,龙皓晨的心碎了,她的心似乎也随之碎了,她的泪水是淡红色的,更是在渐渐从淡红色变成鲜红色。

    龙皓晨的身体轻轻的晃动了一下,缓缓倒向地面,他眼中的那份执着始终都没有消失,早在向魔神皇发起挑战的那一刻,他就切断了自己身上的灵魂锁链,在他的身体向下倾倒的过程中,目光正好是看向采儿那个方向的。他的双眼,也就在这个过程中缓缓闭合。

    在采儿眼中,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柔和,哪怕是在闭合的过程中,似乎也是在向采儿倾诉着什么。有着淡淡的哀伤,似乎还有着更多的鼓励。仿佛在向采儿说着,活下去,勇敢的活下去。

    是的,龙皓晨死了,他是瞑目而亡。有着魔神皇的承诺,他的伙伴们终究可以活着离开这里。对他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身陷绝境,伙伴们还能活着离开这里,他已经满足了。

    是的,在他倒下的那一刻,他看到了采儿的眼神,他从她的眼神中,看懂了太多的东西。看到了以往的种种,看到了那份只属于采儿的冰冷和温柔。她恢复记忆了,她终于恢复记忆了。龙皓晨是那么的不舍,可哪怕是在他死亡的这一刻,他也依旧不愿意让采儿看到自己内心的痛苦与不甘。所以,他闭上了双眼,在他的面庞上,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砰——”龙皓晨的身体,似乎很是沉重的倒在了地上,诡异的是,他左胸处那穿透的伤口,却依旧没有血液流淌而出。他整个人都在这份沉重的摔倒下陷入了黑暗。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远离。他只觉得自己在黑暗中向着一个方向远远的飞行,这种感觉很舒适,仿佛一切的烦恼与责任,都在这一刻脱离了。

    他觉得自己很轻、很轻,向着一个方向而去,在那里,只有无尽的放松、放松……

    光之晨曦猎魔团的猎魔者们目光全都呆滞了,他们就那么注视着龙皓晨,他们眼中甚至连泪水都无法再流淌而出,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定格,永久的定格。他们想要呼喊,想要大叫,想要嘶吼,却偏偏什么声音都无法发出。

    那带领着他们纵横大陆,无数次出生入死的团长,骑士圣殿圣骑士长、神眷者、光明之子,龙皓晨,死了。永远的离开了他们,死了。

    龙皓晨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他脸上的微笑还在,但是,他却像是带走了整个光之晨曦猎魔团的灵魂。令他们每个人在这一刻似乎都变成了行尸走肉似的。

    魔神皇枫秀的目光也呆滞了,静静的看着躺在那里的龙皓晨,他那根弹出血液的手指,正在一滴一滴的向地面上流淌着血液。

    是的,他受伤了。尽管他没有动用自己的任何能力,没有使用任何装备,他却受伤了。拥有百万灵力,纵横大陆无敌的魔神皇,在龙皓晨最后的一剑中,被刺伤了的手指。

    月魔神和星魔神的目光同样凝固了,但在他们内心深处,也同时大大的松了口气。这个人,终于死了,奥斯汀、格里芬的血契伙伴死了。

    魔族的威胁终于远去,那令他们无比惧怕的天谴,也随之远去。

    ……

    黑玉红的世界。

    一个巨大的身影匍匐在洞穴之中,它的六个大头高高的仰着。周围尽是一片凌乱,在这坚实的洞穴中,无数的破碎痕迹都与它的身体是那么的相像。

    它的六个头依旧高高扬起着,但是,它那六个大头的眼眸之中,却都在滴落着血液,紫色的血液。

    它的气息,正在一点一点的变弱,它身上那紫晶般的璀璨色泽也正在渐渐褪去。

    不甘的低吼声,在洞穴中回荡着,但它的六个大头却始终高昂着,不肯落下、不肯落下……

    ……

    所有的压力,顷刻间荡然无存。光之晨曦猎魔团的猎魔者们纷纷坠地。他们每个人却依旧是那么呆着的落在地面上。他们的目光更是始终都没有离开过那躺倒在地面上,脸上带着一抹微笑却已经失去了所有生机的青年。

    身体猛的一挣,采儿强行站了起来,她眼中已经没有了泪,在她脑海中,正回荡着她失忆前,他一次又一次为她用身体挡住敌人攻击的一幕幕。

    她的身体不自觉的剧烈颤抖着,她整个人的气息也都在这份颤抖中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一步步,蹒跚的走向他,一直走到他面前,采儿噗通一声,跌倒在他身上。

    手,轻轻的抬起,落在他那英俊而光洁的面庞上,摸索着。他死了,是的,他死了,我的皓晨,死了。

    “你、你怎么舍得,就这么离我而去。”采儿轻轻的呢喃着,“傻瓜,我记起了啊!我记起了我们的一切。你是我的傻瓜,我都还没有死,你怎么能死?你说过的,你说过要保护我一生一世,永远做我的守护骑士,你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叮——”一声轻鸣中,龙皓晨的胸口处动了一下。一个金色的东西从精金基座战铠左胸位置破损的边缘处弹了出来。

    那是一个小小的金色骷髅头,正是当初嵌入龙皓晨胸肌之中,无论怎样都无法脱离的永恒旋律。

    此时,他死了,永恒旋律也终于从他体内弹了出来,脱离了他的身体。作为永恒之塔的钥匙,它没有必要去守护一个死人。所以,它离开了。

    采儿几乎是瞬间就抓住了那金色的骷髅头,她的身体不禁颤抖的更加剧烈了。但也就在那一瞬间,她的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但僵硬只是持续了短短的瞬间,她就扑在龙皓晨身上放声大哭起来。

    “滚、都给我滚。”静默中的魔神皇突然爆发了,他再次进入了之前那歇斯底里般的状态之中,疯狂的怒吼着。

    星魔塔的大门猛然开启,一股飓风骤然出现,席卷着每一名猎魔者的身体,也包括龙皓晨的尸体在内,全部吹出了星魔塔。

    “传我的命令,任何本族不得阻止他们离开魔都心城,任何本族不得追杀他们。否则,灭全族。”

    魔神皇冰冷的声音骤然迸发,在他那强大到恐怖的精神力爆发下,竟然瞬间传遍了整个魔都心城。那一刹那的恐怖威压,更是令所有魔都心城的魔族们全部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是的,他们伟大的皇发怒了,而每一次魔神皇的发怒,几乎都是生灵涂炭的结局。

    猛的一挥手,星魔塔重新关闭,直到此刻,魔神皇枫秀才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仰着头,胸口却剧烈的起伏,恐怖的魔力波动令月魔神阿加雷斯和星魔神瓦沙克都为之色变,并且在微微的颤栗着。

    情绪不稳定的魔神皇绝对是恐怖的,哪怕是要杀死他们两个,也不是没有可能。

    枫秀的双拳紧紧的攥着,终究还是有一滴暗金色的泪水从他的眼角处滑落。

    猛然睁开双眼,目光看向月魔神阿加雷斯,“你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要放过这些人?是不是?是不是?”

    阿加雷斯噤若寒蝉,低着头不敢吭声。

    “我告诉你,因为,我刚刚杀死的这个青年身上,流淌着属于我的血液。他,本来就是我定下的魔族第二继承人。从他出生那天开始,我就从未为他做过什么,直到我发现他存在的那一天,我也从未干涉过他的一切。可他,却偏偏和奥斯汀、格里芬缔结了血契。我亲手杀死了流淌着我血液的亲人,你明白么?你明白么?我能为他做的,就是让他尽量减少遗憾的死去。”

    阿加雷斯猛然抬起头,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他怎么也无法相信,那被称之为神眷者、光明之子,人类未来希望的龙皓晨身上竟然流淌着魔神皇的血脉。那可是逆天魔龙族的皇族血脉啊!

    星魔神瓦沙克始终没有吭声,除了魔神皇之外,只有动用了大预言术的他,才知道龙皓晨与魔神皇之间的那份关系——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