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三十章 通天之路与血痕

    亡灵天灾伊莱克斯的留言只有这简单的一句,话音一落,永恒之塔六层尽头的雕像居然动了起来。动的是它的右臂,缓慢的移动中,右手中的法杖高举、指向穹顶。下一瞬,整个永恒之塔第六层都变成了一片金sè。

    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视线中只剩下这份金sè的光彩,耀眼的光芒令他们不得不闭上双眼。前一刻还是液态感觉的光元素在这一瞬却像是变成了固态一般,令他们无法有分毫移动。

    这强烈的金光并没有持续太常时间,当光芒收敛,众人视觉重新恢复时。整个永恒之塔第六层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周围,是一片漆黑,原本的第六层早已全无,在众人的身体周围,变成了一片夜空。无数璀璨的星光在周围闪耀着。此时的他们,虽有脚踏实地的感觉,但如果只是用眼睛去看,那就是悬浮在夜空之中啊!星斗照耀之下,那种奇异的感觉他们都是第一次体验。

    而就在他们面前不远处,一座高达十米的金sè大mén出现在那里。大mén是双开的,此时紧紧的闭合着。

    在这扇大mén之上,并没有什么华丽的雕琢和装饰,有的只是那份深邃的金sè。他们看不到光mén后面是什么。那扇拱形的金sè大mén上,散发出的,正是充满死亡气息的光明。

    一道金光从采儿头顶处落下,她下意识的抬起手将这团金光接住,赫然正是永恒旋律。

    只不过,此时的永恒旋律不再是一个简单的骷髅头,在骷髅头末端,钻出了一根钥匙似的金属条。

    奇异的感觉在采儿脑海中出现,她隐隐感觉到,之前他们所经历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开启眼前这扇大mén做准备。

    每战胜一名圣卫,不止是能够得到圣卫的认可和帮助,同时,也是为永恒旋律注入属于强者之魂的力量。当十二圣卫完全被永恒旋律吸收之后。那么,就会在永恒之塔的第六层点燃属于亡灵天灾伊莱克斯沉睡的意识。也才会出现这扇金sè的大mén,而永恒旋律就是打开这扇大mén的钥匙。

    通天之路是什么?采儿不知道,但是,她早已没有了退路。

    转过身,看向神采奕奕的伙伴们,贝齿轻咬下chún,“我一定会复活皓晨的。”

    “一定。”众人同时大声说道。

    王原原接过司马仙手上的龙皓晨,和陈樱儿一起,帮采儿将龙皓晨背在背上。用锁链绑紧。

    当采儿手持永恒旋律走向那金sè的大mén时,众人不约而同的紧张起来。甚至要比之前经受考验时更加紧张。

    未曾达到目标之前,他们一直拼尽全力向目标努力着,可目标就在眼前了,就像是近乡情怯一般,他们的心情反而更加紧张。能否复活龙皓晨在此一举。这是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不惜以生命为大家努力的来到这里,能否成功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采儿的眼神没有mí惘与忐忑,有的只是执着和专注。在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复活龙皓晨,而且是必然要成功的复活。如果龙皓晨不能活转过来,那么,她就只有陪着他去了,到另一个世界去建立他们的家。在这个时候,采儿早已顾不上人类的大局,她心中只有龙皓晨。如果最爱的人都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用?

    他就像她的天,当他死的那一刻,她的天,塌了。

    金sè大mén充满了威严与凝重,当采儿来到它面前的时候,手中的永恒旋律钥匙顿时散发出灼热的温度。

    采儿一抬手,那金sè钥匙已经飞了出去,直接没入金sè光mén之中消失不见。

    顿时,一圈彭湃、凝实的金sè光晕从这扇光mén处扩散开来,将周围这满是星斗的夜空映照的一片金光闪烁。

    没有一点声音,那两扇对开的金sè大mén缓缓开启。

    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都屏住呼吸看着,此时此刻,他们的心情无比紧张。龙皓晨能否活下来,成败在此一举。他们目光灼灼的盯视着那缓缓开启的大mén,在这后面,究竟会是什么?

    很快,他们看到了。

    通天之路,真的是一条路。准确的说,是一条阶梯。在这星光闪耀的夜空之中,那巨大的金sè光mén后面,是一条金sè的阶梯,一直通往更高、更深邃的夜空之中。

    阶梯呈四十五度向斜上方延伸,陡峭的坡度,均匀的台阶高度。还有那浓浓的金光。

    这就是通天之路,通往永恒之塔第七层的通天之路。它真的是向更高的天空蔓延而去。可是,这条通天之路却看不到尽头。是的,它似乎没有尽头。

    “一步一叩首,通天路通天。”威严的声音从金sè光mén中dàng漾而出,也传入每个人耳中。

    竟然要一步一叩首?众人皆惊,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采儿却义无反顾的背着龙皓晨走入光mén之中,跪倒在第一级台阶前拜了下去。

    高傲如她,为了自己的爱人,愿意抛弃那份骄傲。只要能救活龙皓晨,采儿认为一切都是值得的。

    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不知不觉间已经聚集到光mén之外,那金sè的光mén虽然开启了,但却有着一股强大的抗拒之力,将他们拒之mén外。只有采儿和她背上死去的龙皓晨能进入其中。

    拜过第一次,采儿登上了第一级台阶,再次跪倒,又拜了下去。在她背上的龙皓晨,轻轻的晃动着。

    林鑫向身边的司马仙疑huò的问道:“这通天之路会不会有强大的压力?”

    司马仙点点头,道:“有可能。这应该也是一次考验吧。”

    说到这里,他突然一惊,喃喃地道:“我们已经战胜了十二圣卫,通过了前六层的考验。这个通天之路不会是第七层的考验吧?”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的脸sè不禁都变了颜sè。第六层的考验有多么艰难他们都亲眼看到了,如果这第七层还有考验,恐怕不是采儿能够承受的啊!

    王原原沉声道:“应该不会是对实力的考验吧。我们之前通过的考验已经足够艰难了。如果还有更难的考验,还用去接受伊莱克斯的传承。我看,这一关就算是考验,应该也是其他方面的。不会是对修为的考验才对。”

    众人在光mén之外纷纷猜测,而真实的情况只有身在其中的采儿才知道。

    在这条看不到尽头的通天之路上,并没有任何压力存在,也不会随着她的前进而增加压力。但是,就在她一步踏入光mén的时候,她自身的内、外灵力就都已经消失了。

    采儿甚至不知道这通天之路蕴含了怎样的神奇,能够令她自身修为全部消失无踪。而此时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是轮回圣nv,而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nv孩子。最多就是身体素质比同龄人要好上一些而已。

    龙皓晨的体重不算轻,修为还在时,采儿背着他没有任何感觉。但现在她却没有了内、外灵力。背上的龙皓晨带给她沉甸甸的感觉。

    一步一叩首,采儿只是攀登了十几级台阶,她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汗水,已经开始出现在她额头上。双tuǐ和腰部已然有些发酸了。

    采儿明白,如果不按照伊莱克斯的留言做,那么,之前所有的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可是,她就这么背着龙皓晨,一步一叩首,在没有灵力支持的情况下又能走多远?

    如果换个人,心中恐怕已经会出现得失之心,甚至在打退堂鼓了。可在采儿心中,却只有执着。

    面前的通天之路必将越来越艰难,但是,她却不会后退。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么,死在这通天之路上,要么,带着龙皓晨抵达永恒之塔第七层。

    在这样的信念作用下,她心中并没有出现半分负面情绪,越是艰难的情况反而越是jī发了她内心的那份倔强。

    一步一叩首,采儿从未回头看过一次,在她眼中,只有向上的阶梯。

    她的步伐十分稳定,跨出一步,跪倒,下拜,起身。再跨出一步,再跪倒……,循环往复。

    当采儿迈上第二十级台阶的时候,光mén外的众人就已经看出了她此时的艰难。

    这通天之路真的有压力么?否则,以采儿的修为,怎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速度就开始放慢了。可是,如果有压力,她应该用灵力抵御才对,而采儿身上却没有半分灵力释放而出。

    没有再讨论下去,议论得不到实情,而采儿已经在那通天之路上,她只有不断的前进。

    “采儿,加油。”王原原握紧了拳头。他们现在只能为采儿祝福,在心中为她加油。

    当采儿来到第三十级台阶的时候,她已是全身酸疼的不行,尤其是膝盖,就像是有万千根钢针在扎似的。汗水,已经浸透了她的衣襟。接连三十次的下拜,已经消耗了她大半体力——

    如果不是背着龙皓晨,这种情况至少要到两百级台阶之后才有可能出现。甚至会随着她的放慢速度而减少影响。

    可现在采儿背上,有着体重超过一百六十斤的龙皓晨啊!她自身的体重还不到一百斤。在这种超负荷的情况下,她的身体承受的负担实在是太重了。但是,采儿始终没有停顿,身体的痛苦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坚毅的心。一步一叩首,缓慢却坚定的前行着。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四十二、四十三、四十四……

    “你们,那是什么?”眼尖的陈樱儿突然叫道。

    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去,只见在那晶莹剔透的金sè阶梯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抹淡淡的红sè。

    红sè很淡,如果不仔细是发现不了的。

    “又有了。”陈樱儿再叫一声。伴随着采儿再次登上一级台阶,又有两个淡红sè的印出现在更高一级台阶上。

    韩羽的双拳提至xiōng前攥紧,以他的坚强,声音竟然有些颤

    “采儿的膝盖磨破了。”

    是的,那淡红sè的印,是血,是采儿的血。

    四十多级台阶下来,背负着体重超过一百六十斤的龙皓晨,她的长裙已经磨破了,膝盖处擦伤渗出的血迹留在了阶梯上,才有了那印。每个人的心都不由得为采儿揪紧,虽然他们不知道采儿在这条通天之路上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但从此时的情况就能出,这条路一定很不一般。

    尽管这通天之路剥夺了她的一切灵力,但却不能动摇她的意志力。从到大的苦修,采儿的意志力就远超常人,更何况,她现在是为了复活自己的男人啊!

    一步又一步,一步一叩首。

    两条血痕开始出现在那不到尽头的通天之路上,血痕由浅到深,当她攀上第五十七级台阶的时候,血痕由两道变成了三道。那第三道血痕来自于采儿的额头。

    陈樱儿已经扑入杨文昭怀中,不忍去,痛哭失声。其他人都不自觉的闭上了双眼。

    他们的身心都在剧烈的颤抖着,采儿,真的是太坚强了。

    采儿没有停顿,她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似的。

    五十级、六十级、七十级、八十级。她就那么一步步,艰难、蹒跚的向上。她的身体早已开始晃动,地面上留下的血痕开始出现液态的鲜血顺着阶梯向下流淌。

    可她却依旧在向上,依旧在不停的攀爬。冥冥中,似乎有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支撑着她正在变得越来越脆弱的身体。

    “砰”在第一百一十二级台阶上,采儿突然猛的摔倒了,重重的砸在面前的阶梯上,但她的右手却狠狠的抠在阶梯光华的表面处,脚尖点在下面的阶梯,不让自己滑下去。

    鲜血,染红了长裙的下摆,顺着脚尖滑落。采儿那原绝sè的俏脸上,此时也已满是血迹。她的身体因为承受了太多,正在剧烈的颤抖着,唯有她那双眼睛,月光依旧执着、坚定。剧烈的喘息着,她勉强又向上挪动了一级台

    “砰”的一下,再次叩拜。但是,这一次她却没能再爬起来,眼前一黑,直接陷入了昏mí之中。

    “采儿”光mén外,的清清楚楚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大叫出声。王原原甚至忍不用身体去撞击光mén的那层屏障,却被直接弹飞开来。

    别是陈樱儿了,就算是司马仙、林鑫、韩羽他们这些大老爷们,都已经不下去了。那三道血痕,就像三柄利剑一般在他们的心头上狠狠的刺着。

    可是,他们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进不了那扇光mén,自然也就帮不上采儿。他们只能在这里眼睁睁的着。着那金sè阶梯上鲜红的血痕。

    通天之路没有任何变化,一切依旧。金sè的阶梯没有尽头。

    一个时辰过去了。

    采儿的身体突然轻轻的动了一下,双臂支撑着身体,缓缓抬起,她醒了。

    没有回头,她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就挣扎着勉强起身,向上迈出一步,再次跪拜。

    只一下,血迹就重新出现在新的一级台阶上。

    “采儿啊……”陈樱儿和王原原都已是泪流满面。她们的声音都已经因为哭泣而变得沙哑了。

    男人们一个个也早已红了眼睛,攥紧的拳头指甲已经刺入了掌心。他们多么希望能够登上这通天之路去代替采儿啊!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

    苏醒后的采儿,依旧是那么的坚强。背上背着的龙皓晨现在对她来就像是一座山岳般沉垂,可那是她心中的全部寄托啊!命不息,前进不止。要么死在这通天之路上,要么救活我的男人。

    在采儿心中,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

    这一次,她前进了二十八级台阶,再次摔倒时,却直接陷入了昏mí之中。可是,就算如此,她在摔倒的时候也依旧死死的抠前面的台阶,不让自己想下滑。

    攀登、昏mí、再攀登、再昏过…”

    采儿一次次摔倒,又一次次爬起,当她爬上第二百级台阶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

    而这时,她已经第七次昏mí在了通天之路上。

    陈樱儿已经哭的昏了过去,其他人则在疯狂的攻击着那光mén的屏障,唯有如此,才能发泄他们此时内心的那份痛苦与折磨。

    采儿的膝盖早已没有了完整的皮ròu,森白的骨骼直接luǒlù在外,她那白皙修长的美tuǐ,此时始终都在不自觉的痉挛着。因为失血过度,整个人都呈现出病态的苍白。她的命,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流失口而通天之路,却依旧不到尽头。

    这一次,采儿昏mí的时间特别,整整七个时辰,她才再次醒来。

    “采儿、采儿一一”光之晨曦的众人疯狂的轰击着前面的阻隔,他们声嘶力竭的呐喊着。他们真的不下去了,他们多想告诉她,不要再继续了。这第六层通往第七层的阶梯,对他们的折磨远远超过了之前的考验啊!

    可是,采儿却始终没有回头,她微微抬起头,在她眼瞳之中,能够到的只有一片血红sè。

    勉强挪动了一下身体,她却发现,自己怎么也不起来了。

    七次昏mí,已经消耗了她全部的体力。她的命正在走向终结。

    也就在这午时候,突然,前方一亮,一闪巨大的光mén出现在十级台阶外,金光闪耀,光mén徐徐开启,隐隐透lù着后方金sè的世界。

    mén……

    采儿原已经有些灰白sè的眼瞳在到这扇大mén的一刹那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希望。希望就在眼前。

    她到了,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也同样到了,他们不自觉的安静下来。着那扇出现在更高处的光mén,痛苦的咬紧牙关。

    采儿的双tuǐ已经没有了知觉,可是,这一刻她的眼神却变得无比明亮,背着龙皓晨,她的双臂拼命的拖拽着自己和龙皓晨的身体向上挪动一级台阶,额头在台阶上有力的碰撞了一下。

    深深的血痕留在阶梯上,这金sè的通天之路甚至因为她留下的鲜血已经散发着淡淡的红光。

    可采儿却不在乎这一切,大mén就在眼前,希望就在眼前。我一定能够带着皓晨走入这扇光mén,将他复活。

    不知道为什么,采儿隐隐感觉到,在自己耳边,似乎回dàng着一个哽咽的声音,如泣如诉的哭嚎着。可这些对她来却都不重要。除了向前,她又怎么顾得上去思考其他。

    身体的潜能被希望二字jī发,她就那么凭借着自己的双臂,一天一天的向上爬着。每一级阶梯,至少有三分之二的面积都会被她身上的血迹所染红。但这血迹却越来越淡,她的血就要流干了么?

    五、四、三、二、一,

    终于,光mén已经仅在咫尺,采儿那坚定而执着的面庞上,终于流lù出一丝笑容。

    抬起手,早已磨破的指尖上,骨骼隐现,颤颤巍巍的向那光mén中抓去。

    但是,就在这时,令光之晨曦猎魔团众人近乎疯狂的一幕出现了。那扇光mén突然轻微的晃动了一下,向上提升了一级台阶,也令采儿这一抓落在了空处。

    绝望,出现在光mén外的每一个人眼中。阶梯上的大mén竟然是假的么?他们在疯狂中歇斯底里的攻击着面前的大mén。

    他们咒骂着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伊莱克斯。

    采儿具是一个孩儿,为什么他要如此残忍。

    唯有采儿没有绝望,她的目光依旧坚定,抓空的手,落在那已经空处的阶梯上,她的身体,再一次向上挪动。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她知道,如果自己再次昏mí,恐怕远都无法醒过来。复活皓晨,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信念与执着,在刹那间宛如火焰般燃烧,采儿的双手突然用尽全力,近乎疯狂的在阶梯上猛的一推。

    掩面而逃……我也不想这样的……但这桥段我早就想了,不许脏话!!!

    奇迹就在这一刻上演了,那已完全力竭,甚至连命都要走到尽头的采儿,就在这一瞬间,居然凭借脆弱的双臂强行推动着自己的身体带着龙皓晨猛然冲起。做了一个近乎于鲤鱼打tǐng的动作。

    就是这一扑,她的右手终于探入到了那光mén之中。但这一下,也耗尽了她所有潜能。眼着手掌伸入光mén的一瞬,采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却已完全失去了神采。

    就在她右手接触光mén的同时,那扇光mén骤然金光大放,光芒笼罩采儿和龙皓晨的身

    “嗖”的一声,将他们摄入其中,消失不见。

    伴随着采儿和龙皓晨的消失,空中的通天之路以及光之晨曦猎魔团众人所在的平台都变得虚幻起来。

    光彩扭曲、折shè。下一刻,已经恢复成了原恒之塔第六层的样子口只是,采儿和龙皓晨却依旧消失了。

    因为采儿的惨状而陷入歇斯底里状态中的众人都在剧烈的喘息着。在他们脑海中也同时出现了一个念头。采儿成功了!

    金光缭绕,背着龙皓晨的采儿出现在一个金sè的世界中。周围是无尽的金sè光芒。空气中,细微的血sè光雾漂染而至,围绕着采儿的身体,伴随着点点金光,悄然注入到她身体之中。

    哪怕是她衣襟上的鲜血,也在那金光中同样化为血雾漂dàng而起,再悄然融入到她体内。

    采儿的右手依日保持着前伸,做却紧紧的搂着龙皓晨缠扰在她腰间的tuǐ,似乎唯恐他的身体脱落。

    采儿身上的创伤在悄然恢复着,所有的污溃也在那金光中分解、消失。只有破掉的长裙无法恢复。

    她脸上的神sè依旧是执着的,哪怕是失去了所有神彩那份坚定却始终未变。

    金sè的世界中,一声幽幽长叹响起,苍老的声音回

    “值得么?”

    金光渐渐收敛,背着龙皓晨的采儿躺倒在地面上。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和龙皓晨似乎又回到了当初在圣城参加猎魔团选拔赛的时候。

    他们手拉着手,延着那条返回旅店的路一直走着、走着……,

    这条路突然变得没有尽头了,怎么走也走不到旅店。可他们却没有丝毫烦躁,反而十分享受这份手牵着手的温馨。

    青竹杖咄咄的点地声在采儿的世界中回dàng着,每当她扭头向龙皓晨时,总会到那充满了爱意与温柔的微笑。

    他们的命,也仿佛在这一刻相融。

    所有的痛苦在这一刻已经全部忘就这样走下去吧,远、过……

    但是,很多事情往往不会按照人的意志而转移。前面的路变得茫然而虚幻,下一刻,周围已经尽是金sè。

    采儿有些惊慌了,她紧紧的抓着龙皓晨的手,大叫起来。

    “皓晨、皓晨…,

    惊醒的猛然翻身坐起采儿低头时,一眼就到那缠扰在自己xiōng前龙皓晨苍白的双手。她赶忙握紧。

    身体的痛苦确实已经完全消失子,就连所有的内外灵力也已全然恢复。

    曾经经历的痛苦在她的身体上依旧留下了不少忆,长裙下摆早已破了,因为那份痛苦的忆,身体不自觉的轻颤着。

    忆复苏采儿这才想起之前自己做过什么,不禁抬头去。这里,应该是恒之塔的第七层了吧。

    放眼望去,一切尽是金sè。与恒之塔的前六层相比,这里的面积要的多。圆形的厅堂直径大约有三十米左右。

    穹顶拱形。周围一共有十二根金sè的柱子围绕着。

    无论是地面、穹顶还是那些柱子全都有着无数细密的金sè魔纹符号。

    整个厅堂地面,是一个巨大的金sè六芒星。有淡淡的金sè雾气升腾。

    在这六芒星的中央,有一尊巨大的棺材,长五米,宽三米。这尊金棺上镶满了各种瑰丽的宝石。不,不只是宝石。还有魔兽的魔晶和人类的灵丹。竟然没有一件是低于九阶的存在。

    这就是恒之塔的第七层,死灵圣法神、长眠天灾伊莱克斯眠的地方?

    采儿有些迫不及待的起身。付出了无数努力终于来到了这里,这是她唯一复活龙皓晨的机会啊!可是,长眠天灾伊莱克斯的传承又在什么地方?

    “值得么?”突然间一个苍老叹息的声音回dàng起来。

    采儿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盯视着面前那巨大的金棺。

    一道白sè烟云缓缓从那金棺之中徐徐升腾飘dàng着在空中凝聚。

    很快,这白sè烟云凝chéng人形,赫然是和之前她曾见过的雕像一模一样,只是却没有下半身,下半身如同白sè烟雾一般,与那金棺相连。

    苍老的面庞上,尽是伤感之sè,目光柔和的着采儿,轻轻的叹息一声,再次向她问道:“值得么?”

    “值得。你就是长眠天灾伊莱克斯?”采儿坚定的道。伊莱克斯微微颌首,“不错,我就是死灵圣法神,长眠天灾,伊莱克斯。真的值得么?”

    采儿眉头微皱,“当然值得。”

    伊莱克斯长叹一声,道:“你是个孩儿。没想到,我当年所设置的考验,最终竟然是你所完成。你可知道,在所有属xìng之中,最不被我所接受的,就是你这一身的净化属xìng,你也几乎不可能传承我的衣钵么?”

    听他这么一,采儿顿时心中大急,她不在乎什么传承,但她在乎能否复活龙皓晨啊!如果不能传承伊莱克斯的力量,她所付出的一切努力不都白费了么?

    “我愿意传承你的力量,你的留言过,只要能来到这恒之塔的第七层,就可以接受你的传承,难道,你要话不算么?”采儿倔强的道。

    伊莱克斯微微一笑,道:“在我前千年的时间,都没有听过有人用这样的语气对我话。而你还是想要传承我力量的人。”

    采儿滞了滞,面对伊莱克斯缓缓跪倒,拜了下去,“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我希望能传承您的力量,您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伊莱克斯的眼神中流lù出一分悸动,“都是为了你背上这个孩子,这个原应该是我传承者的孩子吧。”

    采儿没有吭声,只是不断的向伊莱克斯磕头,很快,她的额头就变成了一片红肿。

    伊莱克斯大手一挥,顿时,地面上涌起一股金光,将采儿的身体托了起来。

    “你磕的头已经够多了。不错,我是有办法让你传承我的力量。但是,如果你传承了我的力量,那么,你原的净化之力就会全部消散,甚至你的身体会随之溃烂,变成僵尸一般的模样。这是净化之力与我的亡灵之力必然产的冲突。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还愿意么?如果你失去了美貌,就算你复活了背后的他,他还会喜欢你么?”

    “我愿意!”采儿毫不犹豫的道。

    “你不担心?”伊莱克斯似乎是有些不甘的问道。

    采儿用力的摇了摇头,“我不担心。

    请您开始吧。”

    伊莱克斯深深的着龙皓晨,眼神中流lù出了浓烈的情绪bō动,以至于他那烟雾状的身体都在轻轻的扭曲着。

    良,他才淡淡的道:“他的心脏已经被毁,机全部断绝。虽然灵魂未散,但复活起来也必将十分艰难。首先,他就需要一颗鲜活、跳动着的心脏。”

    采儿抬头向伊莱克斯,她解开身上的锁链,心翼翼的将龙皓晨放了下来,让他平躺在这金sè的地面上。

    深深的着龙皓晨,抚mō着他那没有一丝血sè的面庞,低下头,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wěn了wěn。尽管他的额头已经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但却依旧带给她一种真实存在的感觉。娇颜流lù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采儿缓缓起身,右手一抬,黑芒闪动,她的死神镰刀已经出现在自己掌握之中。

    “您得对,其实,他应该才是您的传承者。请您将他复活吧。至于心脏……,”

    采儿笑了,她笑的很真挚,这一瞬,就像是百huā盛开一般动人。哪怕是亡灵天灾伊莱克斯已经沉睡了数千年的时间,到她的笑容,也不禁呆了呆。

    “用我的吧。”

    黑光闪动,采儿手中死神镰刀翻转,锋利的刀尖闪电般刺向自己的xiōng膛。她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将自己鲜活的心脏挑出。将自己的心留在他的xiōng膛之中,这似乎是很完美的结局吧。这样就能和他不分离了。所以,她笑的很开心,她已经感受到了死神镰刀冰冷的锋锐刺入肌肤。只需要一翻腕,锋锐的镰刀就会隔开她的xiōng膛,心的将心脏挑出。

    “不可。”金光强烈奔涌,从下方冲起,撞击在死神镰刀上,将巨大的镰刀带起,但却依旧在采儿xiōng口上留下一道血光。

    伊莱克斯怒道:“你这个傻丫头,他真的就值得你为他如此么?你知不知道,这柄净化之刃有净化灵魂之效,就算是你自己,一旦被它刺中要害,也是必死无疑,任何力量也无法令你复活重。”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