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三十二章 龙皓晨的选择

    “你们赢了。

    简单的四个字,从伊莱克斯口中说出却显得极为艰难。他的灵魂体怔怔的悬浮在那里,眼神中却满是无法理解与不可思议。他内心之中,仿佛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被触动了似的,以至于灵魂体不稳定的bō动着,一层层白光不断出现着涣散的迹象。

    只是此时龙皓晨和采儿完全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

    “采儿、采儿……”龙皓晨不断呢喃着她的名字。此时此刻,他那哀莫大于心死的情绪状态因为采儿的出现而改变,变成了极度的恐惧,唯恐面前的采儿是假的,让自己好不容易生出的一丝希望就这么破碎。

    所以,他紧紧的搂着她,仿佛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一般。不断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龙皓晨还清楚的记得,当自己被魔神皇dòng穿心脏的那一刻是怎样的感受。黑暗接近,他的心中没有怨恨和痛苦,只有无尽的不舍,对采儿的不舍与眷恋。

    黑暗渐渐降临,采儿的身影变得模糊,直到那时,他才对死亡产生了恐惧。在他脑海中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再也见不到采儿了么?

    而现在,他又活过来了,而他的采儿也终究回到了面前,这人喜悦与希望之火的升腾又如何能用言语来形容。紧紧的搂着她,内心极度的恐惧渐渐变成了极度的幸福。如果这是一场梦,他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过来才好。

    “如果你们想要永远的在一起,那么,就冷静一些吧。”温和的声音带着强烈的灵魂震dàng将沉浸在幸福之中的两人惊醒。

    龙皓晨和采儿同时回过头去,这才看到了亡灵天灾伊莱克斯的变化。

    伊莱克斯凝实的灵魂正向外散发着一圈圈白sè光晕。而他的本体之上,死亡气息竟然在缓缓的向外扩散着。灵魂凝结而成的躯体上,那一双眼眸似乎比之前明亮了许多。正目光灼灼的注视着他们。

    龙皓晨听了他的话还有些不明所以,但采儿却是机灵灵打了个寒颤,是啊!龙皓晨并没有真的复活,而只是被伊莱克斯用特殊的方法暂时让他活过来了而已。

    她立刻上前一步,有些急切的道:“你刚才说我们赢了。既然是赢了,你是不是该帮皓晨复活了?”

    龙皓晨愣了一下,不解的看着采儿,“我这不是好好的么?采儿你在说什么?”

    伊莱克斯微微一笑,道:“你还真是个傻小子。难道你忘记了之前发生过什么?你刚才所看到的一幕虽然是我以灵魂之力虚拟出来的。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算是现实。如果我当时答应了这丫头以她的心脏帮你复活,那么,刚才那一幕就是真实的。”

    “采儿,你……”龙皓晨一把将采儿紧紧搂在怀中,“你为什么这么傻啊!难道你不明白,如果你死了,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采儿低头埋首在他怀中。龙皓晨还只是一具尸体的时候,她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救活他。可是,之前那一幕对她的刺jī也很大。尤其是龙皓晨说的那些话。是啊!如果救活了他,而自己死了,他也还是会死。那自己现在所做的这一切还有意义么?

    这一刻,两人很安静,采儿似乎也不再急切于复活龙皓晨了,要么同生,要么共死,想通这一点之后,她心中已经释然。

    “原来,人间真的有真爱存在么?”伊莱克斯苍老的面庞上流lù出一丝苦笑,尽管只是灵魂凝结而成的身体,可此时看上去,他却像是又苍老了几分似的。

    “当然有。”龙皓晨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向伊莱克斯,他对伊莱克斯是一点好感也欠奉。就是眼前这个刽子手,导致了圣魔大陆生灵涂炭,人类元气大伤。如果不是他,又怎会有黑暗年代的到来?如果不是他,或许一切都会变得不同。身为光明之子体质的拥有者,光明nv神选择的人,最终却走上了一条毁灭之路。龙皓晨还深深的记得,当初日月神蜗向自己诉说时心中的那份无奈。

    伊莱克斯怎会看不出龙皓晨眼中的那份排斥,他淡淡的说道:“龙皓晨,你现在有一个选择的机会。和她相比,你才是更适合传承我能力的人。看得出,你已经正式成为了光明nv神的神眷者,一定很看不起我这个走向死亡与黑暗的人。不过,现在你只有选择传承我的力量才能活下来。一边是你深爱的nv人,另一边是你的信仰,现在你可以做出抉择了。选择传承我的力量,你就可以和她在一起,你们就可以一起活下来,而且你还会变得更加强大。如果你选择放弃,那么,你会死,她想必也会因你而死。你选吧。”

    龙皓晨呆住了,采儿也呆住了。

    他们都没想到,伊莱克斯在这个时候居然会让龙皓晨作出一个这样的选择。

    “你、你是说,就算没有我的心脏,你也能帮他复活?”采儿惊喜的问道。

    伊莱克斯傲然道:“我是伟大的死灵圣法神、长眠天灾伊莱克斯。在这个世界上,我不能做到的事情太少、太少了。他的灵魂还在,重塑**算什么?但是,我为什么要帮他复活?除非他肯传承我的力量,成为新一代的亡灵天灾,否则的话,你们就自生自灭去吧。你会看着他死亡,至于你如何选择也和我毫无关系。大不了我再沉睡数千年,等待下一次传承者的到来。”

    采儿瞬间扭头看向龙皓晨,但是,当她的美眸与龙皓晨呆滞的目光对上的刹那,心中兴奋的火焰瞬间就像是被一盆冰水从天而降浇熄了。

    是啊!选择接受伊莱克斯的传承才能被复活,可是,皓晨是光明nv神的神眷者,是光明之子。他又怎么能传承来自于伊莱克斯的力量?伊莱克斯是人类的敌人,是罪恶之源、是长眠天灾。如果龙皓晨传承了他的力量,那还是光明之子么?那样做,他会放弃自己的信仰啊!

    采儿到了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深爱着这个男人,又怎能让这个男人为了自己而放弃他的信仰。采儿很清楚,对于龙皓晨来说,这份信仰甚至要比生命更加重要。他是一名骑士,内心最纯粹的骑士,让他放弃信仰,无异于让他自杀啊!

    没有说什么,泪水再次从采儿眼中滑落,她伸出双臂,环绕在龙皓晨腰间,将身体紧紧地与他贴合在一起,她已经什么都不愿去想了。就让他抉择吧,他选择死亡,那么,自己就陪他一起去死。这一刻,采儿突然觉得自己好累好累,她只想就这么抱着龙皓晨,无论是生是死,就这样下去,直到永远。

    龙皓晨眼中的呆滞渐渐消失,他低下头,看向自己怀中的采儿,眼中光芒闪烁,但是,却似乎并没有情绪的挣扎。

    一抹淡淡的微笑开始在他嘴边出现,龙皓晨抬起头,目光平静的看向伊莱克斯。

    “你有决定了?”伊莱克斯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原本以为龙皓晨内心会产生无比的挣扎,可却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这分明是已经做出了决断啊!

    龙皓晨平静的道:“我愿意接受您的传承,活下来。”

    听了他这句话,无论是伊莱克斯还是采儿,都是猛然一震。

    采儿猛的抬起头,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皓晨,你——”

    伊莱克斯更是不可思议的道:“你连死都不怕,现在却要放弃你的信仰?难道你忘了,你是光明之子,是光明nv神选择的神眷者么?”

    龙皓晨抬起手,轻轻抚mō着采儿的长发,“我愿为了她而死,也愿为了她而生。”

    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再次看向伊莱克斯时,双眸之中已经迸发出夺目光彩,“为了采儿,放弃信仰又如何?”

    轰——

    两声爆炸几乎同时出现,一声,出现在采儿的大脑之中,她只觉得自己脑海里一片空白。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而另一声爆炸则是直接出现在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伊莱克斯灵魂凝聚而成的身体上。

    恐怖的爆炸产生出巨大的灵魂bō动,将龙皓晨和采儿全部轰击的飞了出去。

    伊莱克斯仰起头,口中发出痛苦的尖叫,整个灵魂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大蓬、大蓬死亡气息从他的灵魂中喷吐而出,而更加浓郁的圣洁白sè火焰却开始在他的灵魂之上燃烧。带着不惜一切代价的势头疯狂的蔓延到他灵魂的每一个角落。

    龙皓晨紧紧的搂着采儿,用自己的身体承受着这恐怖的灵魂之力冲击。伊莱克斯的灵魂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哪怕是魔神皇似乎也无法与他相比。在这份恐怖的灵魂威压面前,他根本连挣扎都做不到——

    恐怖的灵魂bō动足足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渐渐平复下来。

    “不、不……,这不可能。人类之间,怎么会有这样的情感出现。怎么会?人类都是卑鄙的、无耻的,为了利益,一切都不算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感,为什么?”

    伊莱克斯歇斯底里的嚎叫着,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头受伤的狼,完全陷入了疯狂。

    没有了灵魂冲击,龙皓晨这才搂着采儿看向他,此时的龙皓晨也满是不解,他已经答应了伊莱克斯的传承,可这位死灵圣法神却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伊莱克斯一直在嘶吼着,但龙皓晨能够感觉到的是,在这永恒之塔的第七层中,死亡气息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着。而这里原本就十分浓郁的光元素,也渐渐有了圣洁的气息。

    这份癫狂又持续了顿饭工夫,伊莱克斯才渐渐平静下来,他尽管是灵魂体,但却像是在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整个身体比之前缩小了接近一半,但却变得极为洁白,纯净的洁白。此时他这灵魂,看上去更像是一簇整体的火焰。而他眼眶中跳动的灵魂之火也渐渐变得平和下来。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伊莱克斯的声音显得有些僵硬,他的情绪虽然稳定下来了,但那份不可思议的感觉却还在。

    龙皓晨不解的看着他,“前辈,你可以让我传承你的力量了。”

    伊莱克斯却摇了摇头,凄然道:“不,我没有这个资格。我错了,没想到我真的是错了。我错了数千年。我错了、我错了……”他用力的摇着头,脸上尽是痛苦之sè。

    采儿握着龙皓晨的手,此时她脑海中的空白已经被填满,填满了全部都是龙皓晨的身影。

    她只是温柔的站在他身边,原本气质中的那份冰冷竟是完全消失了。幼年时内心的yīn霾,竟是一扫而空,没有再留下半分痕迹。如果要问她为什么,那么,她一定会回答,这是爱的力量。是的,龙皓晨用他那至死不渝,愿意为她而放弃信仰的爱意,令采儿的灵魂出现了升华。她内心之中的一切负面情绪都因此而净化,这才有了眼前的变化。

    什么都不重要了,这一生,有了这份爱,足矣。

    伊莱克斯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这对情侣,他那温和的眼神中流lù着说不出的羡慕,但却没有嫉妒。

    “愿意听我讲个故事么?一个发生在六千八百多年前的故事。”伊莱克斯的声音有些异样,浓浓的悲伤情绪,也就这样从他身上绽放开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他,龙皓晨心中升起一丝淡淡的同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伊莱克斯淡淡的道:“六千八百九十七年前,我出生在大陆西北部庞bō帝国的一座城市之中。这座城市叫做西迪。”

    “我的父亲,是西迪城城主,世袭伯爵,我是他唯一的儿子。”

    “从出生那一天开始,我就是贵族。父亲为了让我在未来继承他的伯爵之位,从小就给我请了最好的老师传授我各种知识与礼仪。在六岁那年,我被发现了与光元素强大的亲和力。拥有着光明之子的体质。尽管过去了近七千年的时间,我却依旧深深的记得父亲当时的狂喜。他抱着我,在大厅中旋转,兴奋的喊着,伊莱克斯,你是我的骄傲。”

    “从那以后,我就成为了一名光系魔法师。我的修炼速度,令所有老师震惊。在我十一岁那年,我就成为了一名四阶的大魔法师。十三岁,魔导士,仅仅十五岁的时候,我就成为了全大陆最年轻的六阶大魔导士。”

    听他说到这里,龙皓晨心中也是一片震惊,因为同样是光明之子的他,在十五岁的时候可没达到六阶啊!也就是说,在同样十五岁的时候,伊莱克斯就比他更加优秀与强大。

    “父亲说,我已经有震惊世人的能力了。于是,就亲自带着我,去参加了在当时大陆三大帝国之间,辉煌教廷主办的天才之战。只有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才能够参加的天才之战。对了,辉煌教廷现在还在么?他们还统治着大陆?”

    龙皓晨摇了摇头,道:“没有,早在六千年前,黑暗年代降临之时,辉煌教廷就被魔族覆灭了。”

    “覆灭了?”伊莱克斯呆了呆,紧接着,他有些怪异的道:“覆灭了好、覆灭了好。我就知道,他们总有一天会走向灭亡的。我说道哪里了?”

    “天才之战。”采儿提醒道。

    “对,天才之战。在那场天才之战中,我无疑是全场焦点。几乎很少有对手能在我面前支持超过一分钟的。我年轻时,相貌也不比你现在差。不知道多少三大帝国名媛为了让我多看一眼而搔首nòng姿。决赛终于到了,我的对手是帝国公主芙洛。她同样也是天才,她是一名强大的召唤师。有着帝国皇室的支持,虽然只有十六岁,却已经拥有了本命召唤兽紫电星皇龙。虽然她的修为不如我,但层出不穷的召唤兽却很难对付。那一战,我们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最终,她因灵力不足,败在了我手上。我也从而获得了最后的冠军。而那一次的天才之战,我们庞bō帝国也成为了最大的赢家。”

    哪怕是过去了几千年的时间,当伊莱克斯说出这些的时候,脸上却依旧充满了自豪。可见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万众瞩目。

    那时,圣魔大陆还完全在人类的统治之下,人类的总人口恐怕要是现在的数倍,甚至是十倍。而这天才之战无疑也是年轻人最高层次的展示舞台,获得最终的桂冠,那份荣耀何等尊崇。

    “辉煌教廷当时的教皇亲自为我颁发了奖励,帝国更是直接授予我子爵封号,封地百里。我获得的奖品,是一套次神器,也就是后来所为的史诗级装备。那时的我,chūn风得意,拥有着全大陆所有年轻人最崇高的荣光。哪怕是教皇之子佩罗在我面前也要黯然失sè。”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与芙洛公主一战,也令我们彼此之间惺惺相惜。从那以后,我们也被誉为帝国双子星,被寄予了厚望。而我也被帝国皇帝直接调入皇家魔法学院与芙洛公主一起深造,得到了帝国全力以赴的支持。”

    虽然只是在听他讲述这个故事,龙皓晨和采儿也能想到当时的伊莱克斯是多么的少年得志。年仅十六岁,就获得了如此荣光,无论是谁都会如此吧。

    伊莱克斯脸上流lù着温柔,“在皇家魔法学院深造的那段时间,我与芙洛朝夕相处,每天一起修炼,一起研究魔法。我们之间,感情日渐深厚。我深深的爱上了她的美丽与天才。我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们山盟海誓,如胶似漆。感情的升温,不但没有影响到我的修炼,反而令我的修为提升越来越快,十八岁那年,我就已经成为了一名八阶大魔导师。以我当时的修炼速度,我可以肯定,二十岁时,我一定能够突破九阶。成为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九阶强者。”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天赋上的优势也已完全显现了出来。芙洛虽然也同样优秀,但终究不能与我光明之子的天赋相比,当我突破八阶的时候,她才刚刚突破七阶。当时,我能够看出她的不高兴,却没有多想什么,并且告诉她,我愿意原地踏步,等她追上我的修为。”

    “同时,在突破八阶之后,我请父亲向陛下提亲,答应我与芙洛之间的婚事。”

    “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陛下十分痛快的答应让我们订亲。只等我突破九阶的那一天,就为我们完婚。那时候,我就已经被誉为,最有可能成为神的男人。辉煌教廷的当代教皇亲自来到帝国,表示愿意收我为徒,并让我接受他的传承。”

    “为了帝国,为了芙洛,我拒绝了。当时,教廷在大陆上的势力极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三大帝国都要听从教廷的命令。而我能够感受到陛下的不甘。为了陛下,我宁可得罪教皇也不离开帝国。”

    “八阶之后,我的修为提升速度明显有所降低了,我在皇家魔法学院的老师告诉我,这是因为,一直以来我只是单纯的修炼,少了在外的历练。建议我到外面的世界去多加体验,体验大陆上一切神奇的地方,才能让我在更多的感悟中继续提升。我接受了他的建议,并将这件事告诉了芙洛,希望能够带着她一起去完成这次历练。”

    “但是,当时芙洛拒绝了。她虽然深爱着我,但在她骨子里却更有着一份好强。我知道,她一直都希望能够超过我。可是,和我之间的距离却越拉越远。所以,她决定留在学院中继续苦修,争取追上我的修为。”

    “为了能够早日达到九阶,迎娶芙洛。也为了更大的荣耀和帝国的荣光。我踏上了这次历练之旅,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正是因为这次历练的收获,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了我一生的梦魇。”

    说到这里,伊莱克斯的脸色渐渐变得狰狞起来,怒气勃发,剧烈的灵魂波动令永恒之塔都是一连串的颤抖。

    “离开帝都,我游走于大陆。凭借着八阶修为,几乎没有遇到过什么艰难。我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游历了三大帝国几乎每一座城市。看到不同的风土人情,体会世间悲欢离合。无论是眼界还是修为,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或许因为我是被光明女神选中的人,更是在这两年中有多次奇遇。并且获得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功法。”

    “当我回到帝都的时候,我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八阶巅峰。再见芙洛,我不禁抱着她喜极而泣。我能感觉到,我已经摸到了九阶的边缘,距离突破也只是一步之遥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迎娶我最爱的芙洛公主。我也必将成为帝国未来的最强者。”

    “那时的我,根本毫无心机。将两年来历练所遇到的各种奇遇都告诉了芙洛,让她一同感受我心中的喜悦与那动人的过程。不过,有件事却令我略微有些不快,教皇之子竟然也进入了皇家魔法学院学习。当时我很奇怪,他为什么要来这里?与我们庞波帝国相比,辉煌教廷对于魔法的研究要更加深入才对,他完全没必要来到这里进行学习啊!”

    “不过,因为即将与芙洛结合的喜悦令我并没有多想什么。毫无保留的和芙洛分享了我在旅行中的一切。芙洛对我奇遇中获得的那份功法有很大的兴趣,希望我能交给她学习,但却被我拒绝了。那份功法固然神奇,但却绝不能轻易学习、使用。因为,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我是怕她受到伤害啊!”

    “你们知道那是一种怎样的功法么?说起来,现在我还觉得异常神奇。虽然功法只是残片,但却需要灵魂的融合方能修炼。似乎是来自于异世界的一个古老种族的能力。被称之为灵魂功法。这种功法有一个十分怪异的名字,叫做龟甲术。”

    “刚得到它的时候,我还以为这只是一个防御类的功法。可后来经过我仔细的研究才发现,它和防御没有半分关系。而是一种预言类的能力。当时,全大陆只有在辉煌教廷之中才有预言师。我也略微有所了解。他们只能预言未来。而这个功法的作用却是预言现在,可以说是一种占卜术。它有一个最为霸道的地方。那就是绝对成立性。也就是说,一旦龟甲术发动。那么,在它作用范围内的一切生物都将承受其作用。就连施术者也不例外。在它的介绍中称,就算是神在龟甲术的范围内,也同样要受到绝对成立性的约束,也同样不能免疫它的威能。这是多么可怕的功法啊!但是,绝对成立性也同样带来了绝对的危险。这个功法有着极强的不确定性,在施展之后,施术者是无法控制占卜结果的。也就是说,结果有可能是好的,也有可能是坏的。而无论如何,施术者本身都要承担一部分。所以,一旦使用这种能力,而又运气不好的话。很可能在几次使用之后,自己就成为了龟甲术的祭品。你们说,这样的功法我怎愿去学?又怎能放芙洛学?”

    说到这里,伊莱克斯脸上已经满是苦涩,“可是,芙洛却不理解我的苦心。她认为我敝帚自珍,不肯将这功法传授给她。甚至拂袖而去。绝对成立性以及对神也能够同样作用的吸引力太大了。以至于她已经完全不能以平常心来对待。她也不想想,如果我真的是敝帚自珍的话,根本就不用将这件事告诉她啊!”

    “当时,我觉得她只是一时意气用事而已,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冷静两天就好了。果然,两天后我再去找她时,她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只是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但对我的态度却和以前一样好。绝口不提那天发生的事。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有着蛇蝎心肠的女人,却已经做好了对我的算计。”

    伊莱克斯咬牙切齿的全身颤抖,显然是因为当初的际遇带给了他太多、太多的痛苦。

    “那是一个晴朗的白天。天气很好,碧空万里无云,阳光特别充沛。浓郁的光元素令身为光明之子的我说不出的敞快。那种融入阳光之中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芙洛约我去郊游。我自然欣然应允。并且告诉她,这次郊游之后,我就要闭关冲击九阶了。等我一突破成功,就请陛下赐婚,迎娶她入门。到了那时候,相信陛下至少要给我一个伯爵的爵位。还有宫廷法师的封赏。”

    “我们出了帝都,来到郊外。正在我们游山玩水的时候。突然,我发现我们被包围了。大量的黑衣人封锁了我们所有可以逃脱的路线。这些人就连头部都被黑布裹着,不露出半点肌肤。才一出现,就向我们发起了疯狂的攻击。当时芙洛像是惊呆了,以她也接近八阶的修为,却似乎连魔法都忘记了怎么使用。身为一个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是理所应当的。而且当时我又极为自负。凭借着八阶巅峰修为,再加上我苦心研究出的各种强大魔法。那些黑衣人的实力虽然很强,但却被我轰杀了许多。”

    “但是,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了。每一个修为都在七阶以上。我当时就觉得很奇怪,如果这是其他两大帝国派来的人潜入。如此众多强者,帝都的强者们竟然毫无察觉么?继续消耗下去,恐怕我和芙洛就永远都走不出去了。于是,我当机立断,带着芙洛立刻突围。”

    “这时候芙洛似乎也已经清醒过来,开始使用各种召唤魔法帮助我。我们骑着她的召唤兽向帝都方向逃离。”

    “就在我以为敌人已经无法追上,我们已是冲出重围,甚至看到了远处帝都城墙的时候。突然间,一丝凉意侵入我心中。我低头看时,发现一柄漆黑的匕首已经深深的刺入了我的胸膛。而匕首的握柄,正是在芙洛手中。”

    听他说到这里,龙皓晨和采儿都忍不住低低的惊呼一声,他们万万没想到,这芙洛公主居然会对伊莱克斯下手。他们是山盟海誓的情侣啊!

    “那一瞬的她,神色间满是狰狞。”浓浓的悲伤从伊莱克斯眼中流淌而出,“她口中还喃喃的说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将龟甲术传给我?为什么?本来我不想这样的。”

    “我的心很疼,比伤口更加疼痛。胸口内的冰冷渐渐变得麻木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从那柄匕首处狂泻。哪怕是在那个时候,我都还无法相信对我动手的竟然是我深爱的芙洛。我是那么的爱她啊!为了能够娶她,我夜以继日的苦修。就是为了将来她和我在一起能够幸福、快乐、扬眉吐气。可是,她却用一柄染满了剧毒的匕首刺入了我的左胸,那应该是正常人心脏所在的位置。那一刺,是那么的决绝。她很清楚的知道我对她是没有任何防备心理的。而且,这一刺的时机正是选在我最放松的一刻。”

    “也就在这时。更多的黑衣人从前方出现了。他们似乎早已等在那里,也早已预料到眼前的一切。之前的截杀只是一个引子,而芙洛这一刺,为的是让我失去逃脱的机会。”

    “一个有些熟悉的冰冷声音响起,他对芙洛说:杀了他。”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醒悟过来。求生的意念令我迅速推开芙洛,腾身下了她的召唤兽。那时候,芙洛似乎也有些发呆。她似乎也因为这一刺而出现了心理变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攻击我。就趁着这个机会,我取出了一张卷轴。这是一位卷轴制作大师送给我的,名叫遁迹卷轴。瞬间平行传送二十里。他们显然没想到我还有这样的东西。我这才逃出了重围。在遁迹卷轴产生作用的那一刻,我还清楚的记得,清醒过来的芙洛,忙不迭的催动着她的召唤兽向我发动攻击。那一刻,她眼中只有冰冷的杀机,哪还有以往的半分柔情。”

    龙皓晨和采儿已经完全沉浸在伊莱克斯这个故事之中,甚至忘了自己眼前所面对的情况。感受着伊莱克斯身上散发出的深切悲伤,他们能够想象得到当时他是怎样的心情。

    一时间,两人都已说不出话来。光明之子背叛信仰,终究是有着原因的啊!只是,他终究还是背叛了,可仅仅是如此,就促使他成为了亡灵天灾么?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