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三十三章 永恒之心

    伊莱克斯眼中的悲伤渐渐变成了冰冷,“你们是不是觉得,仅仅是芙洛的背叛我就背叛了光明的信仰?你们错了,如果仅是如此,还不足以让我发生这样的改变。龙皓晨,你也是光明之子,你应该明白,身为光明女神的选中者,我们的内心有多么坚定。可是,背叛我的,不只是芙洛公主,更是整个世界。”

    “通过遁迹卷轴,我脱离了他们的围杀。当时,我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冷。原本内心之中所有的美好似乎都随着芙洛的背叛而消失了。可就算是那样,我那时也还没有恨她。我深爱着她,无论怎样,我都愿意将她向好的地方去想。最后出现的那个黑衣人让我猜测,或许,芙洛也是受到了什么胁迫,不得以而为之。虽然我明知道她是公主,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人能够胁迫到她,可我还是愿意那么去想。那时的我,真是太傻了。”

    “芙洛的那一刺,正中我左胸。可她却不知道,我和普通人不一样,心脏是长在右边的。因此,她那有毒的匕首虽然将我重创,但却并不致命。我强忍着伤痛,找了一个树洞养伤。凭借着我在游历时得到的丹药先稳住体内剧毒,然后再通过自身纯净的光元素将这些毒素渐渐排除。”

    “这个过程是痛苦而漫长的。但我很清楚,就算我想去找芙洛问个清楚,也必须要等自己的身体完全恢复了才行。我多次听到树洞外有人声鼎沸的过程,似乎有大量军队在调动的迹象。可我那时还没想到,这些军队竟是因为而动。”

    “整整两个月的时间,我才将伤势养好,恢复了修为。我悄悄出了树洞,重新回到了帝都。可是,还没等我进城门,就如同被五雷轰顶一般。”

    “就在城门旁边,有着一张十分明显的皇家告示。告示上写着。帝国子爵伊莱克斯,因觊觎芙洛公主所获之强大功法,突袭公主,抢走功法。以至公主重伤。叛国而逃。定为叛国罪。剥夺爵位。人人得而诛之。如有平民发现其踪迹务必举报,重赏一万金币。”

    “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卑鄙到了如此程度,居然倒打一耙。而且,不只是有皇家告示,同时还有一张辉煌教廷的告示。内容几乎是一样的。说我是异端,说我已经被黑暗侵蚀。”

    “那时候的我,足足呆滞了半个时辰,才渐渐回醒过来。我深爱芙洛,可我却并不是真的傻子。到了这个时候如果我还不清楚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我就不配是光明之子的传承者了。我立刻找到隐蔽的地方乔装改扮。当时我就想,我一定要找到证据,找到他们蒙蔽了陛下和教廷的证据,证明我的清白。而这关键之处就在芙洛身上。所以我要去找她问个清楚。”

    “或许是因为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又或是以为我已经死在毒匕之下,帝都内并未戒严。我乔装改扮之后,很轻松的回到帝都。看着这曾经熟悉的地方,我的心却更疼了。入夜,我悄悄潜入了皇宫。对这里的一切我再熟悉不过。虽然我是魔法师,但修为已经达到八阶的我有太多的办法可以潜入我想去的地方。我来到了芙洛的寝宫,在那里,我却看到了另一个人,教皇之子,佩罗。”

    “他们两个正在交谈,而且是在芙洛的寝室之中。那时我就已经猜到了一些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我还是不愿相信。但当我听清他们的交谈之后,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傻,这个阴谋更是有多么巨大。”

    “当时,芙洛质问佩罗,为什么还没有找到我。佩罗告诉他已经出动了辉煌教廷的力量,配合帝国的力量在寻找我的踪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拿到我手上的那份功法。从他们的话语中,我渐渐听出了端倪。原来,早在我出去游历的那几年,佩罗就来到了皇家魔法学院。他的到来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就是要与皇帝沟通,希望能够将我引入辉煌教廷。另一个,就是追求芙洛。”

    “陛下开始并没有同意我加入辉煌教廷。而佩罗就留了下来。他用各种手段追求芙洛。而芙洛这个贱人,受不住他的花言巧语和来自辉煌教廷各种功法与丹药的诱惑,最终沦陷在了他的攻势之下。佩罗向她提出,因为我拥有光明之子体质,已经威胁到了辉煌教廷未来的统治,所以,教廷一定要将我除掉。这才能让他们这一脉永远的统治教廷。等他成了教皇,芙洛就是他的皇后。本来芙洛对我还有几分感情,可是,当最终佩罗向陛下提出,辉煌教廷愿意帮助庞波帝国统一大陆,击溃另外两大帝国。并且向芙洛表示,从我身上得到的功法可以给她学习的时候。无论是帝国皇室还是芙洛,终于沦陷在了这份利益之下。而我,就成为了这份利益的牺牲品。”

    “他们的计划本来是近乎完美的。趁着我和芙洛郊游,围攻我们,消耗我的实力。在归途中,芙洛趁我不备向我下手。这样我就很难有逃脱的可能了。到时候,只要将我杀了,再由帝国和教廷给我安上叛国罪。那么,就算我曾经是帝国的骄傲,也很快会被官方舆论的导向淹没。”

    “我好恨,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国家,我的爱人以及我的信仰竟然会在同一时刻背叛我。当时我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就在芙洛和佩罗亲热的时候,我猛的冲了进去。向他们发起了致命攻击。”

    “我的出现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虽然他们也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但在实力上和我相比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又是在突袭的情况下。很快就被我占据了主动。佩罗被我打成重伤。芙洛也在我的攻击下被制服。而这个时候,虽然大量的宫廷强者赶来。但我却以芙洛和佩罗的生命为人质。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当时就质问芙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对她什么地方不好?她为了活命,只是苦苦的哀求我。可他们之前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啊!还怎么可能相信她的话。那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跟他们同归于尽。曾经的我,是天之骄子,而那时的我,却沦为叛国贼。巨大的落差令我根本无法接受。我已是生无可恋。只想和这一对狗男女同归于尽。”

    “可那佩罗毕竟是教皇之子,有着众多保命手段。就在我准备和他们同归于尽的时候。他用特殊的方法引来了教皇一击。我被重创。而我终究还是不忍心对芙洛下手。最终只能选择突围逃走。等我终于冲出重围,隐藏在帝都隐秘处时,已是遍体鳞伤,九死一生。”

    “紧接着,帝都就开始了全城大搜捕。寻找我的踪迹。我曾经在帝都救过一个乞丐,是在他的帮助下,我才侥幸躲过了他们的追杀。可是,当我刚刚养好伤势的时候。却又得知了一个宛如晴天霹雳的消息。他们抓了我的家人。”

    伊莱克斯咬牙切齿的说道:“他们明知我隐藏在帝都之中,就发布公告,以叛国罪处死我的家人。我还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天空仿佛都变成了血红色。当陛下在帝都民众面前下达杀戮命令,当我亲眼看着佩罗和芙洛这对贱人身穿甲胄,用利刃砍掉我亲人的头颅时。我内心的最后一丝希望与光明,完全寂灭了。”

    “你们能够想象么?一个人,亲眼看着自己的所有亲人被杀死。父亲、母亲、姐姐、妹妹,还有所有的家人,哪怕是稚龄孩童他们都不放过。将我一族满门抄斩。”

    “我知道,他们当时在等我出现。等我飞蛾扑火。他们太了解我的性格了。但就在那个时候,我曾经在一次历练中得到的一块黑色令牌受到我怨恨心绪的影响被引动了。当时,我全身冰冷,却动弹不得。正因如此,我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家人被他们一个、一个杀死啊!”

    “那时的我,疯狂了,完全陷入了疯狂状态。亲人的鲜血,染红了帝都广场的大地。我全家上下,三百六十七口,无一幸免。全部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等我从那份冰冷中恢复过来的时候,我的家人,已经无一存活。我似乎看到了他们的怨灵在天空中不甘的徘徊。”

    “我没有动手。我的家人已经死了,我带着滔天的怨恨离开了那里。而这场杀戮中我始终没有出现,也令他们认为我已经离开了帝都。大搜捕暂时结束了。但他们却在整个大陆寻觅我的踪迹。”

    “终于出了帝都,我选择了一个方向狂奔。狂奔了七天七夜,直到精疲力竭的那一刻,我倒在了一座山谷之中。从那一天开始,我心中再没有了光明,只有无尽的怨毒与仇恨。我要为了仇恨而活。我要将所有背叛我,所有残害我的人全部杀死。”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失去了光明之后,龟甲术的功法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或许是因为我的仇恨令它厌恶吧。但这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我从那块黑色令牌中,得到了一位上古亡灵法师的传承。光明与亡灵,这本来是完全对立的能力。但在我的天赋下,却逐渐将他们融合。我需要力量,需要强大到能够颠覆整个庞波王国,毁灭辉煌教廷的力量。我已经没有了亲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我的仇敌,唯有他们的鲜血和生命,才能抵消我心中的怨毒。我日以继夜的修炼,我疯狂的提升着自己的实力。就为了有一天能够复仇。”

    “仇恨,成为了我最大的动力。一个光明之子,隐藏深山苦修十载,你们能想象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么?当我离开那片深山的时候,我就不再是光明之子伊莱克斯,而是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伊莱克斯。”

    “我见人就杀,所有的生物都化为我麾下亡灵。我从一座小城开始,渐渐聚集我的亡灵大军。当我重新回到庞波帝国帝都的时候。我身边,已经有了百万亡灵。庞波帝国被我彻底毁灭了。而芙洛这贱人却跟着佩罗逃到了辉煌教廷。于是,我又带着我的亡灵大军杀向教廷。我要将他们全部毁灭,为我的家人复仇。”

    听他说道这里,龙皓晨忍不住怒声道:“你想过没有,你这样的报复杀死了多少无辜?和你有仇的是庞波帝国皇室和教廷。可你为什么要牵累那么多人?”他同情伊莱克斯的遭遇,但却对他残忍的手段以及对人类的危害深恶痛绝。

    伊莱克斯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伤感,“我曾犹豫过,也曾后悔过。但是,那时的三大帝国和教廷实在是太强大了,仅仅凭借我一人之力是根本不可能复仇成功的。为了复仇,我走向了堕落,走向了黑暗。但那时的我,从来没想过自己错了。在我眼中,就只有杀戮。”

    龙皓晨没有再开口,因为他从伊莱克斯此时的情绪中感受到了深深的伤感与懊悔。他后悔了?曾经的亡灵天灾,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伊莱克斯后悔了?难道是因为我和采儿么?

    就算伊莱克斯有忏悔之心,他在龙皓晨心中的感觉也不会改变,错已铸成,又岂是忏悔就能挽回的?伊莱克斯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类的鲜血。

    “我毁灭了自己的祖国,辉煌教廷为了对付我,联合了另外两大帝国向我发起了战争。那时的我已经占领了全大陆接近三分之一的地域。我手下有着大量的亡灵强者,他们的灵魂之火受我控制,有着无比的忠诚。千百万亡灵大军在我的指挥下,就像瘟疫一般扑向辉煌教廷。尽管辉煌教廷有着强大的神圣魔法,但我身为死灵圣法神,我的嫡系亡灵属下都对光元素有着极强的抵抗力。战争刚开始的时候,我占据了完全的上风。”

    “但是,亡灵终究是亡灵,就算他们再忠诚,也失去了属于人类的那份智慧。辉煌年代的底蕴在他们团结一心之下渐渐发挥出来。当他们稳住阵脚后,在辉煌教廷的带领下开始反击。那时的我,实力已经非常强大,就算是面对辉煌教廷的教皇也一样能够抗衡。但是,我却不能保证我的亡灵大军一定能够获胜。”

    “最终一场决战,我的亡灵大军败了,尽管人类联军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我终究还是败了。被辉煌教廷教皇率领着一众高手击成重伤。并被那教皇在我身上下了恶毒的衰弱诅咒。以至于在之后千年,我都承受着这神圣诅咒的痛苦,最终不得不选择放弃**,永恒沉眠。”

    “这场战争是我败了,但是,我的复仇却依旧是成功的。虽然我受到了无法挽回的重创。但是,那些曾经害过我的人都被我亲手击毙。这其中就包括教皇、佩罗和芙洛。我还清楚的记得,在我捏碎芙洛心脏前的那一刻,她眼神中的痛苦与挣扎。我要掏出她的心来看看,究竟是不是红色。佩罗被我以最痛苦的方式变成了亡灵,我将他带在身边,用了千年时间来慢慢熬炼他的灵魂之火,最终令其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

    “当初创造这座永恒之塔,就是为了将养我的肉身。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战胜那可恶的诅咒。否则,以我当时的修为,就算千年、万年也不会死。可实际上,真正导致我永恒沉眠的,还并不是身体的伤势,而是我的心。”

    “当我击杀了所有仇人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留恋的。我爱的人死光了,我恨的人也死光了。我的心也随之化为了空洞。生无可恋之下,最终我选择了走向灭亡。将自己永恒沉眠在这里。因为我不愿意去回忆,当初的战争自己究竟是对是错。现在看来,是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无论我如何杀戮他们,我的亲人也不可能复活。更何况有那么多无辜的人因我而死。我的罪责已经永世不能赎回。我是人类的罪人。”

    说到这里,伊莱克斯悲伤的目光带着几分由衷的怅然看向龙皓晨和采儿,“我要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醒过来,又是你们让我从曾经的怨毒中解脱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但是,以往的一切都是过眼云烟之后,真正的冷静下来,我看到了自己的罪大恶极。你们说的对,我的能力不配再让你们传承下去,这份属于亡灵法师的传承还是永远的消失为号,否则早晚会遗祸人间。”

    “我本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类都是卑鄙无耻的,都是不可救药的。但是,见到你们之间的感情后,我发现我错了。你们两人,一个愿意为了对方放弃自己的生命,为了复活对方毫不犹豫的要自己掏出心脏。另一个更是为了自己的爱人宁可放弃身为光明之子对光明的信仰。你们让我看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至死不渝,什么是真正的生生世世。谢谢你们,直到见证了你们感情的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爱。人类之间也并非完全都是龌龊。当初,支持着我杀戮下去最大的心里优势就是杀尽一切负心人。”

    “后悔早已没有任何意义,将这些都说出来,我心理舒服多了。我心中的戾气也终于得以净化。虽然我永远也不可能再回到光明的怀抱之中了。但我总算可以以自己这罪恶之身为光明做一份贡献。”

    一边说着,伊莱克斯右手向身前的棺材一指,之前溢出的死亡气息顿时如同井喷一般疯狂迸发。他的左手朝着龙皓晨和采儿的方向作出一个虚按的手势。两人身体周围顿时多了一层金色光罩,没有受到任何死亡气息的冲击。

    能够清楚的看到,那些死亡气息在剧烈的涌动中呈现为白色,虽然之前这些死亡气息井喷的时候龙皓晨和采儿都只是感受到了一瞬间,但也能察觉出这种死亡气息内所蕴含着那份惊人的纯净。

    如此纯净的死亡能量早已脱离了亡灵法师的层面,乃是伊莱克斯经历千年提纯所得啊!其恐怖的威能,可以说是集中了伊莱克斯一生之中出去光明以外,修为的精华所在。

    白色气流在伊莱克斯缓缓抬起的右手上聚集,一条条白色光带围绕着他伸出的右手食指旋转着。指尖处越来越亮,那夺目的光彩映照的整个永恒之塔的第七层都变成了白色。

    伊莱克斯淡淡的说道:“采儿,你历经磨难,并且最终走过通天之路,那一刻,我就已经认你为传承者了。虽然你净化了我的心灵,让我明白自己的传承有多么肮脏。但是,我要给你的与亡灵法术毫无关系。乃是我沉睡数千年以来,凝聚而成的最纯净的死亡气息。你本身就是轮回之体,先天具有净化之力。我这份死亡能量与你正好契合。我虽然不能再让你传承我的力量,但这就算是我送给你的一份礼物吧。你也用不着拒绝,也拒绝不了。我亡灵天灾伊莱克斯作出的决定,就一定会完成。除非你舍得抛弃龙皓晨自杀,否则,你就只能是渐渐吸收了我所释放的这份死亡之力。”

    周围的白光渐渐收敛,最终在伊莱克斯指尖上凝结成一颗只有樱桃大小,晶莹剔透的白色珠子——

    光芒一闪,这颗白sè珠子悄然飞到采儿面前,金sè的骷髅头永恒旋律也飘了出来,但是,在飘动的过程中,永恒旋律渐渐出现了变化,它就像是一团液体在不断律动。「域名请大家熟知」伴随着律动的过程中不断改变着,最终竟是变成了龙皓晨头像的模样,悬浮在采儿面前。

    白sè的死亡能量之珠悄然融入,顿时,令原本金sè的永恒旋律白光闪烁,不但感受不到丝毫的死亡气息,反而充满了圣洁的味道。

    项链悬挂在采儿脖子上,新版永恒旋律紧贴在采儿xiōng前,白光一闪,就像当初一样,悄然嵌入到她xiōng部之内。

    采儿只觉得一股股清凉气息从这崭新的永恒旋律中散发出来,传入自己体内,融入到灵力之中。根本不需要她做什么,自身的灵力就在缓慢的提升着。

    伊莱克斯将自己的死亡能量融入到永恒旋律中,而不是直接给她吸收,就是怕这份能量太过庞大,采儿一下子承受不了。不可谓不周到。

    看着采儿脸上有些惊愕的表情,伊莱克斯微微一笑,道:“我不用你感谢我,这只是我给你的第一份礼物。至于另一份礼物,还要等最后再给你。而且你放心,既然我给了你礼物,自然是要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否则,礼物再珍贵,没有了他,给你什么你也不会开心的。”

    听他这么一说,无论是龙皓晨还是采儿,脸上都不由得流lù出惊喜之sè。

    龙皓晨虽然对伊莱克斯深恶痛绝,但他却真的舍不得死,哪怕抛开一切其他因素,只是为了采儿,他也舍不得就这么死去啊!

    伊莱克斯右手再次向身前的棺材指去,这一次,从棺材中迸发而出的,是无比纯净的金光。当这些金光从棺材中涌出的时候,伊莱克斯的身体顿时变得有些虚幻起来。似乎是自身的灵魂力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似的。

    与之前凝聚死亡能量相比,这一次,伊莱克斯所凝聚的金sè光芒就变得缓慢了许多,他的脸sè也比之前要凝重许多。甚至还显得有着几分生疏。

    尽管有那一层金sè光罩阻隔,龙皓晨也能清楚的感受到,那是极为纯净的光元素。

    剥离,他这是在剥离自己数千年储存的光明之力么?龙皓晨震惊的看着伊莱克斯。虽然他很厌恶伊莱克斯曾经的作为。但对他的修为却不禁佩服的五体投地。仅仅凭借自身灵魂力量,他竟然能够chōu离自己身体内的力量。这要对元素之力有着怎样强大的感知才能做到啊!龙皓晨自问,自己距离伊莱克斯这个境界,还有着天堑般的差距。

    在他所见过的强者中,最强大的无疑就是魔神皇枫秀和眼前的死灵圣法神伊莱克斯了。在整体灵力方面,或许魔神皇要更强一点,但还是和眼前灵魂之体的伊莱克斯相比,但在元素的控制方面,龙皓晨可以断定,枫秀一定不是伊莱克斯的对手。

    金光剥离,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的工夫才渐渐收尾。龙皓晨和采儿都明白,此时伊莱克斯所做的,将和复活龙皓晨有着极为重要的关系。只是,他们也不清楚,曾经最强大的亡灵法师将会用怎样的办法来恢复龙皓晨已经失去的心脏。

    当棺材中不再有金光涌出之后,伊莱克斯的脸sè反而开始变得更加凝重起来,左手在自己额头上轻轻的按了一下,顿时,一点金芒带着金sè的尾焰似乎被他从灵魂之中拉拽了出来似的。他的动作很慢,而且脸上神sè开始出现扭曲的bō动,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似的。但他的双手却极为稳定,一直持续着自己的动作。

    渐渐的,那一点金光被他完全从自己的灵魂之中拉扯出来,当他做完这件事,原本凝实的灵魂之体顿时变得透明起来,比之前要衰弱了许多。

    伊莱克斯的双手开始同时动作,左手的一点金光与右手凝聚的大团金光缓缓融合在一起,他的双手之上,开始涌现出一个个华丽而繁复的符号,每一个动作都十分迅疾。这些繁复的符号飞速与他身前的金光融为一体,金光也在这些繁复的符号作用下不断扭曲、bō动甚至是颤抖着。

    伴随着一个个符文与金光的融入,伊莱克斯的灵魂之体也变得越来越透明起来。当他将最后一个符号打入那金光之中后,他不禁长出口气,同时,朝着身下的棺材张口一吸。

    顿时,一股黑灰sè的能量从棺材中奔涌而出,与他的灵魂融为一体,也令他的灵魂之体重新变得凝实起来,只不过却明显多出了一层黑灰sè,充满了邪恶、狞厉的感觉。与身前的金光格格不入。

    “砰、砰,砰、砰,砰、砰……”奇异的一幕出现了。当伊莱克斯双手托出,让那金光朝着龙皓晨漂浮过去的时候,金光中竟然传出宛如心跳一般的奇异声音,缓缓飞翔到龙皓晨面前。

    “这是我为你重塑的心脏。你的血ròu,将会在它的作用下自行生长出全新的心脏并与这股力量完全融合。它将成为你未来最强大的灵窍,也将是你一切力量的根本源泉。我称它为永恒之心。可以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杰作。”

    说到这里,伊莱克斯脸上不禁流lù出强烈的赞叹之意。显然对自己创造出的这颗永恒之心充满了自豪。

    “我知道,你很厌恶我,更厌恶我的力量。虽然你为了活下去,能够和采儿在一起,不会拒绝我的这份赠予,但未来必定会因为我的这份赠予影响了你的光明之心。对不对?”

    龙皓晨没有吭声,默认了伊莱克斯的话。没错,为了活下去,他能够接受眼前的一切,哪怕是背叛自己对光明的信仰也在所不惜。为了采儿,他愿意放弃自己所有的一切。但如果真的接受了伊莱克斯的力量,甚至是他从自己身上chōu离出来的力量。那么,在龙皓晨心中,未来就一定会出现障碍。会极大程度的影响他未来的修炼。

    伊莱克斯淡淡的说道:“正因为你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所以,在你和永恒之心融合之前,我必须要向你说清楚。你可以厌恶我,也可以排斥我的一切。但你却不能排斥光明。你是光明之子,与光明的力量融合再恰当不过。刚才我所做的你也看到了。我给采儿的,是我数千年来所凝聚的最为纯净的死亡气息。这死亡气息和我本来的力量相比并不算什么。但它胜在纯粹,没有半分多余的力量存在。对采儿只有好处,并且没有半分属于我的烙印在其中。”

    “我为你凝聚的这颗永恒之心也是一样。我将自身的一切光元素都剥离出来,化为最纯净的光明力量。你知道我从自己灵魂中剥离的是什么吗?那是我曾身为光明之子的烙印。也就是说,我给你的,并不是我的力量,而是曾经的光明之子的力量。你可以理解成为我在没有堕落之前,属于光明的那份最纯净的元素与本质。”

    “你也看到了,将这两份力量剥离出来后,我所剩余的就只有亡灵之力,以及一切的负面能量。这些属于堕落。我之堕落,并非光明之堕落。有罪的是我,而不是光明。去吧,我的永恒之心,他才是最适合你的主人。”

    一边说着,伊莱克斯双眼之中光芒一闪,那团金光顿时猛的冲入龙皓晨xiōng口之中。龙皓晨只觉得一股无与伦比的灼热从xiōng口处涌入四肢百骸之中,几乎是下意识的盘膝坐在地上,而他整个人也随之变成了金sè。就连思考的能力也已经完全失去了。

    目光灼灼的注视着龙皓晨,伊莱克斯盯视了他足有十分钟后,才渐渐放松下来,微微一笑,道:“我依旧是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伊莱克斯,在这个世界上,对于死亡与生命,没有人比我理解的更加深刻。我的永恒之心成功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龙皓晨是代替了堕落之前的我继续活下去。或许,这对我来说,是个最好的选择。他未来为人类所作出的一切贡献,都将有我的一份力量在其中,希望这样能稍赎我当初的罪孽吧。”

    “采儿,我这样的做法,你可满意?”伊莱克斯在确定龙皓晨已经开始与永恒之心融合后,将目光再次转移到了采儿身上。

    采儿微微躬身,“多谢前辈成全。”她和龙皓晨不一样,她没有龙皓晨那份大慈大悲之心。她现在只知道,眼前这个曾经的人类罪人,现在救了自己的爱人。她心中只有感jī。

    伊莱克斯微微一笑,道:“虽然你不能传承我的亡灵法术,但你终究得了我的死亡力量。我就要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了,并且将在你手中得以净化。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归宿。自从当初我被怨与恨méng蔽了双眼,就从未像今天这样快乐过。我似乎又回到了当初还是光明之子时的那些日子。在我生命与灵魂的最后时刻,采儿,你愿意叫我一声老师么?”——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