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天人合一

    瓦沙克迟疑了一下,道:“再次施展大预言术不是不能够,但我的生命力有可能也会随之走到尽头。同时,我不可能间接对龙皓晨进行预测,只能预测我们魔族的未来。”

    虽然他没有间接拒绝,但也和拒绝差不多了。

    魔神皇摆了摆手,道:“三弟,别听阿宝乱说。既然你能肯定当初我们魔族的命数已经被改变,那就没必要预测什么了。不过,这件事我们还是要调查清楚,看看人类究竟有什么目的。”

    阿宝沉声道:“父皇,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有种预感,龙皓晨真的没有死。”

    魔神皇脸色一沉,“够了。不要太自以为是,你不是你三叔,又懂什么预测了?”

    阿宝脸色微变,却也没有再继续争辩。

    黄烁适时说道:“陛下,那我立刻去调查人类的目的和圣殿**的情况。”

    “嗯。”魔神皇点了点头,向星魔神瓦沙克道:“三弟,你也回去吧。”

    “是。”瓦沙克恭敬的答应一声后,跟黄烁一起离去。

    魔神皇慢慢站起身,看了阿宝一眼后,沉声道:“你要记住,哪怕心中有所疑惑也未必都要说出来。尤其是对月魔神和星魔神一定要尊重。”

    阿宝站起身,来到魔神皇身边,“父皇,以您的修为,就算是其他魔神加起来也无法比拟,为什么还要……”

    魔神皇冷哼一声,道:“你懂什么。等我打算让你接替魔神皇之位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对于我们魔族来说,任何一位魔神都是重要的就足够了。尤其是月魔神和星魔神,只有他们两个与我有足够的默契,在面临一些严峻局面的时候,才能有足够的力量维持稳定。好了,从明天开始我要闭关,魔皇宫内的事务都交给你。对了,让你调查月夜的情况,有消息了么?”

    阿宝摇了摇头,道:“还没有,月夜已经失踪了好几年。一点踪迹都没有出现过。但我查到,在咱们魔族内部,不和谐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多了。根据内线消息,他们似乎有一个什么组织,正在不断的积蓄力量。只不过,他们的组织十分严密,隐藏的也很深,我还在查。”

    枫秀冷然一笑,“跳梁小丑而已,不足为惧。这件事你不用太过关注。修炼才愈加重要。这几年你的提升父皇都看在眼中。等我这次闭关之后,会将更多的事务交给你进行处理。父皇答应你,只需你的修为超越了月魔神,就将魔神皇之位传与你。”

    阿宝眼神一动,却低下头道:“父皇您春秋正盛,我族需要您的领导。”

    枫秀淡淡的道:“在我面前你也不用掩饰什么,现在的你正像当年的我。你也下去吧。记住,在我闭关期间,任何事情都不要惊扰我。明白么?”

    “是。”阿宝答应一声,转身而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魔神皇冷笑一声,“亲子又如何?在权力面前,一切都是虚妄。”说到这里,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张充满光明气质的英俊面容,不由有些失神。喃喃的道:“孩子,你真的没死么?”

    就在魔神皇纠结龙皓晨能否还活着的时候,龙皓晨已经带领着伙伴们来到了骑士圣殿总殿所在,御龙关。

    雄关近在眼前,龙皓晨的心情也不由激动起来。他终究回来了,不但能够见到母亲,同时,也能见到久违的父亲啊!自从当年和父亲分开至今,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

    当年,他亲身看到父亲施展末日与杀戮之神印王座的时候就立志要成为一名神印骑士。而十多年后的今天,当他要和父亲重逢的时候,也到了他要获取神印王座认可的一刻。

    背后六翼收敛,龙皓晨率先向御龙关落去。大概是因为十多年来对父亲的思念,在下落的过程中,他忍不住仰天长啸。

    其他同归的骑士圣殿强者们以及光之晨曦猎魔团成员都刻意落后于他,现在的龙皓晨已经不只是在骑士圣殿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更是新联邦的主席。哪怕他的年纪并不大,但他已经用实力征服了这些骑士们。

    清朗的啸声清越激昂,并不刺耳,却给人一种内心情绪尽皆释放的畅快感。龙皓晨六翼收敛,转眼间就到了御龙关城头。

    在他们回归之前,早就已经有消息传回骑士圣殿了,此时,骑士圣殿城头,尽是一身戎装的骑士们。面对龙皓晨的降临,他们全都用最标准的动作向从天而降的新任联邦主席恭敬行礼。

    站在御龙关城头中央位置,有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英俊而刚毅的面容,宽阔的肩膀,还有非常锋锐的眼神,在他看到那从天而降的金色身影时,他的目光却已经变得模糊了。

    “皓晨。”

    那从天而降的金色身影几乎是霎时就投入在他怀中,两人紧紧相拥。

    “父亲。”龙皓晨的声音颤抖着,以至连声调都出现了几分变化。

    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在他们年少时,父亲几乎都是他们的偶像,更何况,龙皓晨的父亲是什么人?他是末日与杀戮之神印王座拥有者,骑士圣殿裁决与审判之神印骑士龙星宇啊!真正的一代人杰,超强的惩戒骑士。

    父亲,不断都是龙皓晨心中的骄傲,在他内心深处,父亲高大的背影不断是他追逐的目标和前进的动力。他所作的一切努力,有很大成分是为了向父亲证明自己。哪怕是十多年后的今天,当他见到父亲时,那份孺慕之情也不由霎时上涌,令这位新任联邦主席忍不住泪洒衣襟。

    龙皓晨的身材已经一点也不比父亲瘦小了,父子二人身材同样高大,同样是骑士圣殿的核心骄傲。所有骑士都在向他们恭敬行礼,再加上远在圣城的龙天印。龙家祖孙三代全都是骑士圣殿最为优良的人才,龙家也能够说是骑士圣殿最有权势的家族了。虽然,他们从未在乎过这一点,但在骑士、尤其是年轻骑士们心中,他们的存在是无与伦比的,是真正的偶像。

    感受着龙皓晨激动的情绪,龙星宇也是久久不能自已,和龙皓晨纯粹的激动相比,他的眼神就要复杂的多了,平时非常稳定的双手此时竟是在悄然的颤抖着。不断的叫着龙皓晨的名字。

    “皓晨、皓晨,爸爸对不起你,爸爸没有保护好你。”

    “爸,您别这么说。我是您的儿子,如果没有您的教导,就没有我的今天。现在我已经长大了,应该换做我来保护你和妈妈才对。”松开怀抱,父子二人面面相对,眼中满是激动之色。

    龙星宇深吸口气,猛的甩掉脸上的泪水,突然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目光坚毅的注视着龙皓晨,道:“孩子。无论以前发生过什么,你都是我龙星宇的儿子,是我龙星宇唯一的儿子。从今以后,谁想要伤害你,就一定要踏过我的尸体。”

    他这番话说的斩钉截铁、铿锵有力。就像是在说服着什么似的。

    看着父亲那隐现泪光的双眼,看着他那两鬓已经半白的发丝,龙皓晨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情绪激动的他并没有感遭到父亲之前语气中那份坚定中隐含的痛苦。他只是觉得,短短十几年的时间,修为高达九阶的父亲竟是老了许多,看上去,就是比爷爷也年轻不了多少了似的。以他九阶的修为,原本不该如此衰老才对,可想而知,这十几年来,父亲的经历也绝不平淡。

    深吸口气,龙星宇勉强稳定住自己的情绪,脸上流显露一丝笑容,突然右拳捶击左胸,高声道:“骑士圣殿殿主龙星宇见过联邦主席。”

    龙皓晨呆了一下,才突然意识到,在身份上自己已经不再是十多年前那个跟随父亲,在父亲地狱锻炼中挣扎的少年了。而是能够代表整个人类,代表人类联邦的第一任联邦主席。

    右拳有力的捶击胸膛,发出“砰”的一声,龙皓晨却说不出话来。

    此时,光之晨曦猎魔团的众人以及骑士圣殿的强者们也纷纷落在城上,在龙星宇的掌管下,为这些凯旋而归的骑士们,御龙关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圣殿**,最终的胜利者虽然是光之晨曦猎魔团,但在原本的六大圣殿之中,获益最多的无疑正是骑士圣殿啊!

    李正直带领魔法圣殿的冲击,终究未能产生效果,哪怕是龙皓晨和他的伙伴们并未出现,最终胜利也同样会属于底蕴深厚的骑士圣殿。

    盛大的欢迎仪式结束后,龙皓晨和父亲一起去见了母亲。一家三口终究在十余年后团聚。不,应该是一家四口才对,与龙皓晨同去的,还有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心中的至爱,采儿。

    今天特别开心,检查结果出来了,不是肠癌,是肠溃疡。心情大为舒畅之下,我决定写床戏……

    希望小龙推倒采儿的,请投月票告诉我。嘿嘿,等这一刻等的很久了吧。早则今天,最晚明天,安排推倒哦。

    对采儿,白玥是再满意不过。尤其是采儿已经恢复了记忆。她也早不是当年那个冰冷的轮回圣女,在龙皓晨父母面前乖巧可人的样子,令龙星宇和白玥流泪的同时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看着面前的儿子、未来儿媳还有妻子,龙星宇突然别过头去,再次抹掉脸上的泪水,他的双拳不自觉的攥紧。右拳用力的捶了捶自己的胸口,背对着龙皓晨三人的双眸中,尽是悔恨的泪水。

    一只大手搭上了他的肩膀,“爸,您怎么了?我们一家这不是团聚了么?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您看看,您都有了这么多白头发了。您以后可要多注意保养一些,要不,可就配不上妈妈了。”

    龙星宇微微颔首,声音中略带着几分哽咽的道:“孩子,失踪这些年,你一定过的很苦吧。”

    龙皓晨呵呵一笑,道:“没有啊!我们只是在魔族狙杀了豹魔神之后遇到了一次奇遇,大家集体闭关,都进入了深度冥想,所以才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才赶回来。不然的话,早就应该回归了才对。”

    龙星宇猛的抬起头看向他,看着龙皓晨英俊面庞上带着的那一丝温和微笑,他能够感受到儿子那份纯净的光明。

    “你说的不是实话。”龙星宇注视着儿子,眼中神光闪烁,想要说什么,却终究还是忍住了。

    龙皓晨有些惊讶的道:“爸,您这是怎么了?”

    龙星宇摇了摇头,勉强一笑,道:“对,你说的对,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要向前看,无论经历了多少磨难。你都是我龙星宇的儿子,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以后就是我们父子二人共抗魔族。”

    白玥失笑道:“星宇,今天你已经说了好几次皓晨是你的儿子了。这还需要强调么?”

    龙星宇滞了滞,看了一眼白玥,眼神有些复杂。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或许是太久没见儿子了吧。我到现在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白玥拉着采儿的手,“我现在只是关心,采儿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成为我的儿媳妇。”

    龙皓晨和采儿脸色同时一红,采儿偷看他一眼,和他目光接触的瞬间却又立刻低下头去。

    龙皓晨呵呵笑道:“爸、妈,如果你们同意的话。就亲自去一趟驱魔关提亲吧。”在这个年代,提亲都是由父母长辈们进行的。两情相悦,再得到父母的祝福,就可以正式举行婚礼了。

    采儿有些迟疑的道:“皓晨,我们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做。不用着急吧。”

    龙皓晨微笑道:“那可不行,我早就着急的很。而且,我们不急,樱儿、原原他们也都要着急了。她们可都不小了啊!”

    “新联邦刚刚成立,各种事务确实很多。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这个联邦主席更多只是挂名而已。处理联邦事务还是要爷爷和李殿主他们进行。对于我们来说,需要的是近一步提升实力,以便于在不久的将来挑战魔神皇以及那些魔族顶尖强者。等最近这几件事处理完毕后,我们应该也有一段平静的时间了。到时候,我们就先举办了婚礼。这样一来,伙伴们也就都好各自成亲了。家事处理完了,我们再一同努力修炼也不耽误。”

    白玥连连点头,道:“就是,再忙也不能耽误了人生大事。我看就这么定了。星宇,回头我们就去驱魔关提亲吧。”

    龙星宇此时情绪已经平静下来,颔首微笑道:“说起来,我也有好多年未曾见过灵心了。”从某种意义上说,采儿的父亲圣灵心可以算是龙星宇半个弟子呢,当初龙星宇曾经指点过他不少。

    龙皓晨轻声道:“爸,我打算明天就去神殿,韩羽和张放放会跟我一起去,他们也都有了进入神殿的资格。”

    龙星宇身体微微一震,“这么急?”

    龙皓晨点了点头,道:“我们急需神印王座来增强实力。我的坐骑伙伴即将进化,这也很可能是它最后一次进化,它需要我有足够的实力帮助它。”

    龙星宇道:“需不需要我调遣骑士圣殿的人手帮你?”

    龙皓晨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们自己就足够了。”皓月的秘密他绝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哪怕是杨文昭和断忆,他都考虑再三才决定让他们共同参与。他对皓月信任,但却不想让别人看到皓月所在世界的恐怖从而对皓月产生怀疑。更何况,帮助皓月完成这最后一次进化是极其危险的,一个不好就有生命之忧,龙皓晨也不想牵扯太多。

    龙星宇略微沉吟片刻后,道:“皓晨,我知道你的天赋乃是数千年来骑士圣殿的第一人。你的目标我也很清楚。但是,你记住,如果事不可为,不要过于勉强。任何一张神印王座都可以赋予你足够强大的实力,不一定非要执着于永恒与创造之神印王座。”

    龙皓晨道:“爸,我不会退缩的。我也相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如果连我都不能成功,那么,恐怕永恒与创造之神印王座就将永远也找不到它的主人了。”

    龙皓晨是微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在平淡的话语中充斥着无比强大的信心。是啊!如果以他光神体质都无法获得永恒与创造之神印王座的认可,那就只能证明这张原始神印王座并不是纯粹的光明了。

    龙星宇眼中神光闪烁,“好!不愧是我龙星宇的儿子。爸爸先祝你成功。”

    龙皓晨微笑道:“也请您为杨文昭和断忆安排精金基座骑士考核吧。只是可惜,就算他们以后突破了九阶,可能也没有神印王座给他们选择了。”

    一旦龙皓晨、韩羽和张放放全都成功,那么,骑士圣殿的六张神印王座就将史无前例的全部拥有属于它们的主人。如果真的实现了,那么,对于全人类对抗魔族的士气都将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提振。

    龙星宇微微一笑,道:“这个你到不用担心,等你们全都成长起来,我们的神印王座总是要传承下去的。你们一路赶回来也累了,早些休息吧。我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房间。”

    令龙皓晨意外的是,龙星宇确实给他和采儿安排好了住处,但是,却只有一间房……自从当初采儿失忆之后,两人就没有在一起住过了,一个是因为当时采儿的失忆,再一个也是因为他们的年纪都大了,不再是当初的少年,没有正式成亲之前,龙皓晨怕自己把持不住。

    房间很大,也很舒适,不过,龙皓晨和采儿站在房间中彼此对视时却不禁都红了脸,尤其是看到那唯一的大床时更是如此。

    很显然,龙星宇和白玥都认为他们在一起十几年早已突破了那层界限了。而且,马上也要为他们准备婚事,他们住在一起也很正常。

    采儿低着头走到龙皓晨身边,温柔的帮他脱掉外套在一旁挂好,低声道:“我去洗一洗。”

    听着她那有些嗫嚅般的声音,龙皓晨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异样,挠挠头,却没有说什么。他们这么多年深厚的感情,无数次的出生入死,情感上早已到了水乳交融的地步,虽然眼前局面有些尴尬,但也不需要解释些什么。

    两人分别梳洗完毕,洗去一身疲倦。龙皓晨坐在床边有些发呆。

    对于龙皓晨来说,发呆绝对是一种幸福,可以什么事都不想的静静坐在那里是十分舒适的,尤其是心中还有那份异样流淌,更是令他沉浸在一种难以形容的幸福之中。

    采儿换了一件丝质的长睡裙,白皙的手臂露在外面,来到龙皓晨身边,她很自然的坐在他的大腿上,双臂缠扰在他脖子之上,将娇躯贴合在他怀中。

    龙皓晨下意识的搂住她纤细的腰肢。感受着采儿长腿与臀部和自己身体的贴合,龙皓晨只觉得他那永恒之心跳动的速度猛然增加,甚至连体内的灵力波动都变得有些剧烈起来。

    采儿的面庞大半都被长发遮盖住了,看不到她的表情,但她的呼吸很温热,不断的侵袭着龙皓晨脖子敏感的位置。她的身体也正在变得越来越热,抱着她就像是抱着一个柔软的火炉,正在将龙皓晨内心的那份火焰烘焙的更加旺盛。

    轻轻的撩起她的长发,露出采儿略带粉红色的娇嫩面庞,龙皓晨在她那吹弹可破的腮边轻轻一吻,淡淡的香气沁入心中,柔软细腻的触感撩拨着他的心弦。

    “采儿。”龙皓晨轻声唤道。

    “嗯。”采儿似乎不愿说话,只是轻声回应了一下。

    握着她的一只玉手,龙皓晨强忍着内心的冲动,“看看我好么?”

    采儿用头在他胸口上轻轻的顶了一下,似乎是在抗议似的,但她却依旧睁开了双眸。

    淡紫色的眼眸略微有些朦胧,长长的眼睫毛以一个极为优美的弧线上翘,大眼睛中水波流转,就像是会说话一般。

    “当年,我们第一次到驱魔关的时候,你为我们制造了一个小家。那时我就答应你,以后一定会给你一个温暖的家。虽然今天爸爸、妈妈已经为我们订下了婚事,但是,我还从未向你正式求婚呢。我不会让你受到哪怕一点委屈,我要让你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一边说着,龙皓晨英俊的面庞微微有些发红,他的眼神也变得朦胧起来,用他的唇轻轻触碰着她那长长的睫毛。

    “傻瓜。早在我将勿忘我戒指戴在你手上的时候,我就已经将自己给了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未来对抗魔族的路程漫漫无期,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我怕我老了,就不能将自己最美好的时刻给你。”

    采儿的声音很轻,她几乎是贴在龙皓晨耳边说着这番话,柔柔诺诺的声音,带着如兰如麝淡淡的香气不断的侵袭着龙皓晨的心。

    龙皓晨一只手搂着采儿的腰,另一只手挽起她那一头柔顺的长发,让她那白皙无暇、精致至极的面庞呈献在自己面前。

    四目相对,他们的心似乎都沉浸在了彼此眼瞳的倒影之中,低下头,龙皓晨轻轻的碰触着采儿有些冰凉的唇瓣。

    柔软中带着一丝滑腻,还有着轻微的颤抖,只是简单的碰触却在下一瞬令龙皓晨完全不可自拔。

    他们在一起已经十几年了,出生入死,经历了不知多少常人无法想象的事。尤其是在星魔塔内龙皓晨战死,永恒之塔中采儿为了复活龙皓晨几乎付出了生命之后,他们就已经不在是两个人,而是拥有着两颗心的一个整体。

    紧紧地相拥,轻轻的吻着对方,这一刻,他们心中剩下的只有满足。多年的爱恋终于有一个静下来的时间能够绽放开最美的花朵。他们是那么的默契,无论身心还是灵魂,在这一刻他们早已完全投入彼此。

    龙皓晨带着采儿的娇躯倾倒在床上,他们的唇始终相连,而龙皓晨灼热的大手也在采儿轻微的颤栗中延着睡裙下动人的曲线贴合在她那笔直、修长、更如同暖玉般温润的长腿之上。

    暖意,伴随着一丝麻酥酥的感觉令采儿的心跳越来越厉害,但她却没有任何象征姓的反抗,只是紧紧的搂着自己男人的脖子,将自己满腔的爱与依恋完全贴合在他心中。

    当梦幻神殿中采儿融合灵炉后的一幕出现在龙皓晨面前时,一切就那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了。

    轻轻的呢喃、轻轻的呜咽,他们的爱在彼此交融中再次升华。

    龙皓晨和采儿是生涩的,但人类原始欲望与本能却在生涩中推动着他们彼此交融。轻轻的疼与更多的爱恋就在这份交融中不断攀升,灵与欲的完美结合终于让他们之间最后那一层纤薄却早已发出呼唤的阻隔彻底畅通。

    这一切似乎来得有些突然,但又是那么的水到渠成。生涩渐渐变成探索、变得越发熟练。他们都有着远超常人的体质,也就更能让彼此心中的那份爱疯狂的释放。

    清晨,当第一抹阳光从御龙关山壁凿开的窗中透入房间时,龙皓晨缓缓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他的神志还略微有些迷糊,但下一刻,他就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

    温和的朝阳之光照耀在采儿被子外的修长玉腿之上,反射着晶莹剔透的光泽,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比玉石还要莹润,泛着一层淡淡的粉色,似乎是昨夜的余韵未退。

    采儿睡的很香甜,俏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微笑,一滴幸福的泪水俏皮的挂在她吹弹可破的面颊上。引得龙皓晨忍不住将其轻轻吻去。

    轻轻的拥住她,又唯恐将她吵醒,昨夜的美好,甚至令龙皓晨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进化一般。让他那宛如金子般光明的心中更多了无限的生命力。

    没有过女人的男人永远是不完整的。现在的他们,已经是真正的男人和女人。

    龙皓晨就那么看着采儿,他眼中的眸光越来越温柔,似乎不管注视多久,他都依旧看不够。

    或许是感受到龙皓晨怀抱中的温暖,采儿轻轻的向他身上靠了靠。让两人的身体贴合的更加紧密。她在从女孩儿转变为女人后,身上如兰如麝的香气似乎变得更加浓郁了。引得龙皓晨险些又不能自制。

    但一想起她昨晚的轻声呼痛,龙皓晨还是忍住了,只是轻轻的抚摸着她那宛如绸缎般丝滑的背脊。每当他的手掠过腰臀之间惊人而又迷人的弧线时,就忍不住感叹造物主的完美创造。这一刻,他真恨不得就这么将她融化在自己怀中,永远这样注视着她,疼爱着她。

    采儿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反搂住了龙皓晨,带着几分慵懒而羞涩的声音轻轻响起,“你去吧。他们应该在等着你了。我就在这里等你凯旋回来。无论是怎样的考验,你都要记得我在等你,等着你回来。对我来说,只有你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龙皓晨紧了紧手臂,低声笑道:“那等我回来后,我们还像昨晚那样,好不好?”

    采儿没吭声,却是用小手在龙皓晨腰间的软肉拧了一把,但终究还是没舍得使劲。只是扯过一旁的被子,将自己的头也蒙在其中。

    龙皓晨脸上尽是幸福的笑意,在被子上轻轻拍了拍,又忍不住在她的翘臀上轻轻捏了一把,这才用被子将她包好,贴在被子上,柔声道:“等我回来。你的男人,一定会成为神印骑士。”

    半个时辰后。

    当龙皓晨出现在骑士圣殿正殿的时候,韩羽和张放放早已等在了那里。同样等在这里的还有龙星宇。

    看到龙皓晨,三人都是微微一愣。因为他们惊讶的发现,龙皓晨的精气神竟似有了质的飞跃一般,整个人连气质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原本只是纯粹光明的他,多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生命气息。精气神也都随之达到了巅峰。尤其是他那双眼眸,看上去更加的朴实无华,也更加的温润。他们都有种感觉,龙皓晨的修为在这一夜之间已经再上层楼。只是他们却都不明白,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

    ……

    换上了一袭淡紫色长裙的采儿坐在窗边。外面下雪了,雪花在空中飘飘荡荡而落,落在窗上的,正在缓缓融化。

    嘴角处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她的心很幸福也很静。其实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她主动,龙皓晨绝不会在这个时候要了她。可是,她就要选择在这个时候。

    净化之力可以净化一切杂质,身为死神的神眷者,她选择在这个时候与他天人合一,就是为了能够近一步的净化他的一切,给予他最深切的爱。

    净化与光,本来就是完美的结合,她的领域和龙皓晨的领域更是相辅相成的存在。两人之间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也就意味着他们彼此的气息与领域完全交融在一起。采儿将自己完完整整的给了自己的男人,也更是让他处于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之中。

    昨夜的龙皓晨,心中只有无尽的爱怜,直到今天早上,当他感受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时才明白了采儿这一翻苦心。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以他们的默契,也早已不需要去说什么。

    同样的,受到龙皓晨那纯净的光明滋润之后,现在的采儿也是那么的容光焕发,她能感受到自己净化之力的那份升华。

    突然,采儿噗哧一笑,喃喃的自语道:“是不是我们早就应该……”

    ……

    “你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么?”看着面前的三位年轻人,龙星宇沉声说道。

    三人同时向龙星宇行礼,“神印骑士大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尽管龙皓晨身为联邦主席,但是,在即将要挑战神印骑士的时刻,他现在只是将自己当做一名骑士圣殿的普通骑士而已。

    龙星宇点了点头,道:“任何一名神圣骑士挑战神印王座的认可都是大事。你们在九阶的道路上每提升一级,才能多一次挑战的机会。骑士圣殿有多少位神圣骑士你们在圣殿大比的时候都应该看到了。但是,神印骑士却只有我们三人。挑战的过程,只能是你们自行体会,因为每一个人的经历都不相同。哪怕是同一个人的两次挑战也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能教导你们的就只有一句话,坚定信念、勇往直前。”

    说完这句话,龙星宇猛然起身,一种滔天气势骤然从他身上迸发而出,与龙天印和杨皓涵相比,三人虽然都是神印骑士。但论战斗力,实际上龙星宇却是三位神印骑士中最强的一个,因为只有他才是惩戒骑士。更是以攻击为主的末曰与杀戮之神印王座拥有者。

    “跟我来。”

    龙星宇带领着龙皓晨三人笔直的向大殿深处走去。在那里,有着六张神印王座雕塑。是的,只是雕塑。可哪怕只是雕塑,当龙皓晨三人走到六张神印王座面前的时候,心中却不禁都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