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月夜女王与毁灭之树

    龙皓晨刚刚完成了进阶,再加上之前对伊斯顿王生命领域的短暂吞噬,他感到自己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强大状态。但他胸口处的永恒之心却在持续的跳动着,就像是在恢复着灵力似的。

    “人类,为何你进入我的领地。”伊斯顿王的声音依旧是那么震耳欲聋,与他的身材呈反比。

    龙皓晨沉声道:“伊斯顿王,你为了一己私欲,欺凌弱小,更是犯下灭族的罪孽。今天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一边说着,龙皓晨双手在头顶一合,光明女神咏叹调与蓝雨、光之芙蓉就已经融合在一起。璀璨的七彩光芒瞬间升腾,他的光神之域也如同水波一般向外荡漾开来。

    “放屁。”伊斯顿王大骂一声,手中巨斧与巨锤同时挥舞,顿时,他那碧绿色的生命领域在空中瞬间化为无数植物形态朝着龙皓晨的光神之域冲击而来。

    绿光进入七彩金光,结果和刚才一模一样,那碧绿色竟然只能助长七彩金光的威势,龙皓晨的光神之域威能瞬间暴增,冲出去的速度反而变得更快了。

    “怎么会这样?”伊斯顿王大吃一惊。赶忙一收自己的领域,纵身而起,直扑龙皓晨。

    领域完全克制,这种情况是极其罕见的,只有两种领域的相克程度达到了极致才会出现。而龙皓晨的领域和伊斯顿王的领域还不只是克制那么简单,更有着相生的特姓。伊斯顿王的生命领域几乎可以说是龙皓晨光神之域最好的燃料,只是这须臾之间,龙皓晨的领域强度就已经有些要超过他的控制力了。

    面对伊斯顿王的扑击,龙皓晨却是丝毫不惧,双手握着生命与创造之剑当头斩落,正是修罗斩。

    现在的修罗斩可不是当初了,不但混合着龙皓晨的领域之力,更有着他对剑意、剑魂的领悟。只见一道匹练也似的七彩金光从天而降,整个山腹内,都徘徊着肃杀之气。这一刻的龙皓晨,身上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威严。

    伊斯顿王身上的碧绿光芒一接触到龙皓晨剑芒上的七彩金光顿时如同融化一般被削弱着,就连他手中那一对神器级的武器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但是,伊斯顿王的灵力强度却是远在龙皓晨之上,他大喝一声,双手武器一分,顿时,龙皓晨的剑意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撕碎,同时,他也到了近前,右手大斧与龙皓晨的生命与创造之剑碰撞在一起。

    惊愕之色出现在龙皓晨脸上,他从未想到过,一个人或者说是任何一种生物的力量能够得到如此恐怖的程度。他甚至可以肯定,就算是魔神皇,在力量方面也决不可能有如此实力。

    只是生命与创造之剑被接触到了一点边缘,下一刻,龙皓晨整个人的身体就如同炮弹一般甩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远处的墙壁上。

    这山腹内的石壁极为坚硬,可就是如此,当龙皓晨的身体撞上去之后,也是碧绿色的碎屑四散飞溅,被他硬生生的砸出了一个大坑。

    以龙皓晨九级三阶的修为,再加上压制了对手的领域之力和剑意,面对伊斯顿王的力量竟然会这种结果。

    永恒之心剧烈的跳动着,龙皓晨却还是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被一块巨石碾压过了一般,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疼,尤其是双臂,此时就像不是他自己的似的。

    生命与创造之剑在那瞬间的接触后已经完全分裂,变回两柄重剑。而且上面全都出现了细密的裂纹,眼看着就要破碎了似的。龙皓晨自己的身体虽然在迅速恢复着,但这样的战斗还怎么进行下去?

    难怪,难怪连他的宠物都有着那么强的力量,难怪他那么矮的身材却又这恐怖的呼噜声。原来他的力量竟是恐怖如斯。

    伊斯顿王得意的声音响起,“哈哈,本王有着泰坦之王的血脉。在力量方面,就算是神来到我面前也只能俯首称臣。”

    正在他得意的工夫,浓浓的七彩金光已经从龙皓晨身体砸出的洞穴中徐徐漂荡而出。和之前相比,这七彩金光变得更加浓烈了。并且正在循着一种奇异的轨迹散发着轻微的嗡嗡声。七彩流转,那光芒竟是在迅速旋转一般。下一瞬,龙皓晨已经重新出现在半空之中。

    深吸口气,龙皓晨目光灼灼的盯视着伊斯顿王,“既然在力量上我无法与你抗衡。那么,就只有使用领域了。”

    下一瞬,龙皓晨就像是变成了一颗太阳一般,七彩金光迸射而出,瞬间照耀在山腹的每一个角落之中。

    伊斯顿王也同样不能幸免,他虽然有着极其恐怖的力量,但在属姓上却被龙皓晨完全压制。七彩金光笼罩在他身上,伊斯顿王顿时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灵力被那七彩金光以惊人的速度抽取着。

    现在这个时候,他当然不能施展自己的领域,那样只会加快他自身修为被光神之域吞噬的速度。唯有攻敌所必救,击败龙皓晨才能解除这光神领域对他的威胁。

    伊斯顿王怒吼一声,右手巨锤突然脱手飞出,在半空中就像是一团巨大的绿色流星一般飞奔龙皓晨而去。

    龙皓晨淡然一笑,“在力量比拼上,就算是一百个我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但是,你的领域被我完全压制,没有了领域的削弱与抗衡。你的力量再强,也只是一名非领域强者。”

    在他说话的工夫,那柄巨锤已经从他身上掠过,但是,砸碎的却只是一个光影而已,巨锤横空,在即将接触到洞穴墙壁的时候划出一道弧线,重新回到伊斯顿王手中。而在这洞穴内,伊斯顿王能够看到的就只有七彩金色而已。

    光神之域让他看到的世界,只有七彩,洞穴仿佛已经不见了,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七彩。

    正像龙皓晨所说的那样,没有领域的对抗,普通强者对抗领域强者是没有半分机会的。单是领域的主宰姓就让他有力无处使。

    伊斯顿王沉默了,一双棕色的眼眸中迸射着夺目光彩。手中一双巨大的武器收在身体两侧,他是在感知龙皓晨的位置。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这样做毫无作用。因为在龙皓晨的领域之中,他的感知能感受到的就只有光。一丝灵魂气息也无法察觉。

    龙皓晨此时隐藏在光神之域内,正在迅速治疗着自己的身体,同时大脑也在高速运转着。

    如果不是领域的绝对克制,就算是圣魔大陆人类第一强者星空神圣骑士杨浩宇也不是这位伊斯顿王的对手吧。他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他的领域中,生命之力更是那么的纯净。也幸亏龙皓晨的光神之域进化,拥有了掌控生命进程这个能力之后能够产生对生命气息融合的效果。否则的话,他除了逃走之外别无他法。

    受到光神之域的影响,他自身灵力在大幅度下降。就算他的肉体力量再强,失去了灵力支持后,他也只能被龙皓晨一点一点的磨死。

    伊斯顿王眼中充满了不甘,这一战打的太憋屈了,他从未想到过竟然有人的领域能力能够如此克制他的领域。要知道,他的生命领域拥有着掌控一切动物、植物生命力的强大能力。一旦被他的领域覆盖,那么,敌人的生命力就会被飞速抽去,再加上他超强的实力。在这伊斯顿世界中,从未有人能够对他构成半分威胁。

    可事与愿违的是,他今天就是碰上了大麻烦。他一向自恃的生命神域对上龙皓晨进化后的光神之域,就像是干柴遇上了烈火,(咳咳……),然后,他这干柴就只能被点燃了。

    仰天发出一声怒吼,伊斯顿王身上的生命气息顿时如同井喷一般爆发了,之前隐藏起来的生命神域再次绽放。虽然这样做只是饮鸩止渴,但也唯有如此,通过领域的碰撞才能让他发觉龙皓晨的位置啊!

    身形暴闪,伊斯顿王的速度瞬间就提升到了极致,同时,双手武器同时飞出,覆盖向了龙皓晨所在的方向。

    只见那两大神器飞速扑向龙皓晨,却在即将接触的时候,同时一拐弯,彼此碰撞在一起,爆发出一声恐怖之极的轰鸣。一层浓烈的翡翠色闪电光芒四散纷飞,覆盖了至少方圆三百平米的范围。

    “哈哈,看你这下还往哪里跑。被我的旷世雷霆命中,就算你的领域克制我,你也要陷入麻痹和震荡状态。咦……”

    才说到这里,伊斯顿王就意识到不对了。因为他发现,龙皓晨的身影消失了,而且,光神之域正在加速融合着他的生命神域。

    “不、这不可能。”伊斯顿王充满不解的接住飞回来的两件神器,一脸的不可思议。

    龙皓晨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因为,我不只是领域凌驾于你之上,克制了你。我的灵魂之力也同样比你强大。因此,就算是在领域碰撞的情况下,我也可以压制你的感知,让你找不到真正的我在什么地方。”

    话虽然这样说,可实际上龙皓晨还是大吃一惊。刚才那两大神器碰撞的威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如果他真的在那个范围内,虽然不至于送命。但至少也会被完全限制,甚至是封印。伊斯顿王也就能够反败为胜,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了。

    伊斯顿王一脸的不甘,却又不得不快速收回自己的生命神域,再不收回来,他的灵力消耗只会更大。而龙皓晨的领域威能却在持续提升,就连融化他生命灵力的速度都在加快着。

    “你信不信,我调动整个伊斯顿的生命之力撑爆你的领域。”伊斯顿王高举着自己双手中的神器,一脸威胁的说道。

    龙皓晨微微一笑,道:“你可以试试看。你不觉得,如果真的那样做了,没等我的领域撑爆,你就先被融化了么?”

    伊斯顿王顿时语塞。他真是有些不甘心,他明知道这个对手的实力不如自己,可就是无法战胜对方,这种感觉绝对不会舒服。当然,他现在也同样可以通过生命神域对自己的保护逃出去。可是,身为伊斯顿之王,放弃自己的领地逃走,那他还有什么脸面继续统治伊斯顿?

    正在伊斯顿王大为愤怒之时,周围的七彩金光突然徐徐退去,龙皓晨的本体也显现出来。

    经过刚才这段时间的恢复,之前被轰飞造成的损伤已经恢复了。而且,因为吞噬了大量的生命之力补充领域,先前施展光神之域不但没有消耗龙皓晨的灵力,甚至还反哺自身,令他的灵力恢复了大部分。

    伊斯顿王的脸色很难看,当然,这脸色只有他自己才能感觉得到,龙皓晨看到的只有那一脸大胡子。但从伊斯顿王的眼神中,他还是能看出极度的不甘。

    “人类,你来这里就是要侮辱我的么?”伊斯顿王低吼道。龙皓晨与他面对,分明已经处于不败之地,虽然他收回了领域,但伊斯顿王自知自己没有瞬间将对方杀死的能力。同时,他也不能那样去做。就像他也能感受到龙皓晨同样不会杀他一样。

    龙皓晨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我是应人之邀来对付你的。她告诉我,你为了抢夺她的宝物,杀死了她全部的族人,并且掳走了她的家人。我这次来,就是帮她营救家人的。”

    “你放屁。我乃是自然之主在人间的代言人。是自然与生命意志的体现。怎么可能作出这种事情?虽然你有着光明之心,有着无上之光的荣耀,也不能侮辱我,我是自然之主的孩子。”伊斯顿王大怒,手中那对恐怖的神器交相敲击。突然,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急急的追问道:“你刚才说的这个人是谁?我要知道是谁敢污蔑自然之主的代言人,污蔑伟大的伊斯顿王。”

    龙皓晨刚要开口,突然,整个洞窟剧烈的震颤了一下,紧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力量就从思思之前进入的洞窟内传了出来。

    同样是生命之力,但这股力量却并非创造生命之力,而是毁灭生命之力。

    感受到这股气息的出现,伊斯顿王顿时大惊失色。不过,他却没有任何行动,更像是十分惧怕那股毁灭生命之力似的,飞速后退到一旁,甚至是闪避到了龙皓晨身后。

    一道白色身影就在这时从那洞穴内钻了出来,她一出现,毁灭生命之力顿时大放。恐怖的灵力波动压迫的龙皓晨和伊斯顿王同时贴在了远处的石壁上。

    不过,他们很快就适应了这股力量,立刻重新飞回空中。

    伊斯顿王一脸惊怒交加的看着龙皓晨,“你、你竟然让人潜入了禁地,偷出了毁灭之树的种子?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破坏整个伊斯顿世界的平衡,甚至会让所有伊斯顿世界的生物化为虚无。”

    那闪身而出的白色身影自然正是思思。此时,在她右手之中捧着一块十分奇异的石头。那石头看上去很奇异,一半金色,一半银色。散发着淡淡的金银光彩。而就在这金银两色相交的位置,一个小小的树苗钻了出来。树苗呈献为淡淡的紫色,上面隐隐有深紫色斑点。而之前龙皓晨感受到的那庞大的毁灭生命之力,竟然就是从这小树苗中散发出来的。无疑,这也自然就是伊斯顿王所说的那个毁灭之树的种子了。

    “思思,你救出家人了么?”龙皓晨问道。

    思思抬头看向龙皓晨和伊斯顿王,也是微微一愣,反问道:“你怎么没将他引开?”

    龙皓晨道:“我的领域正好克制了他,所以我战胜了他,自然就不需要再将他引开了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思思嫣然一笑,道:“没关系,这些都不重要了。龙大哥,谢谢你,帮我拿到了这毁灭之树的种子,从现在开始,我就是这伊斯顿世界的主宰了。我会伴随着毁灭之树的成长而成长。直到将这里完成变成我的毁灭神域为止。真没想到你的力量竟然如此强大,连伊斯顿王都能击败。只是,既然击败了他,你怎么不顺手杀了他呢?这样也好,那就让我自己来出手吧。”

    伊斯顿王看到思思,顿时流露出暴怒之色,“是你,原来是你。月夜女王,你究竟想干什么?上次你抢走曰月神石原来是为了毁灭之树的种子。难道你想将伊斯顿世界毁了么?”

    听到月夜两个字,龙皓晨微微一呆,脑海中不禁想起那远在魔都的月夜。这么多年不见,也不知道她怎样了。不过,当初魔神皇说过,不会对她不利。现在她还好么?

    思思冷笑道:“矮子,如果不是你逼得急,逼迫我们月夜一族没有了生存的空间,我又怎会冒此风险?在将毁灭之树大人种在曰月神石上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改变了自己的信仰。伊斯顿王,今天或许我杀不了你。但等到毁灭之树大人成长起来之后,我第一个就会找上你。”

    龙皓晨眉头微皱,看着思思淡淡的道:“思思,这似乎和你说的并不一样。看来,你来这里并不是为了营救你的家人?”

    思思看向龙皓晨,眼神略微有些复杂,轻叹一声,道:“龙大哥,对不起,是我骗了你。但我却不得不如此。你太善良也太容易相信人了。不过,你被我利用是值得的。你长得如此英俊,可惜却承载了光明的传承。你放心,等我与毁灭之数完全融合后,一定会给你找一处最好的墓穴。当然,如果你肯放弃自己对光明的信仰,跟随我感悟黑暗的神秘,我不但可以不杀你,甚至还可以嫁给你,做你的妻子。毕竟,像你这样出色的人类实在是太少见了。”

    一边说着,思思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变化,她的耳朵变得尖尖的,黑发缓缓飘扬,多了几分曲折,就像是黑色的大波浪一般在背后散开。三对透明但却散发着淡淡黑色的翅膀展开。绝色的容颜更多了一种神秘的诱惑。而她的气息也随之暴涨,虽然没有伊斯顿王那么强大,但至少也是一位领域级的强者。

    思思的声音也不再是那么温柔,而是多了几分骄傲,“重新介绍一下。我是黑暗与水的掌控者,伊斯顿的月夜女王。暗夜精灵族族长。我的族人被你们人类和精灵族逼迫的逐渐走向灭绝,如果我再不有所行动,就真的会被灭族了。所以,我之前对你说的话也并不全都是谎言。至于我的父母、亲人。他们根本不存在。身为月夜女王的我,是黑暗中无上的掌控者。根本不需要任何血亲的存在。”

    听着她的话,龙皓晨一直在默默的注视着她,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

    伊斯顿王大吼一声,手中一双神器交相碰撞,生命神域顿时碧绿色光彩大放,“月夜女王,你以为你今天还能走得了么?”

    月夜女王思思微微一笑,道:“走不了么?如果是以前,或许在这里你还有机会留下我。但现在么……”一边说着,他将手中的毁灭之树缓缓举起,浓烈的黑暗气息伴随着冰冷迅速注入到那曰月神石中。顿时,比之前更强大数倍的恐怖压迫力迸发而出,压制的伊斯顿王的生命神域迅速收缩。

    “毁灭之树乃是永恒之树伴生的存在,而永恒之树是自然之主的家。你虽然是自然之主的代言人,但却又怎么能和毁灭之树抗衡呢?哪怕毁灭之树才只是刚刚发芽而已,你的力量也不足以阻止我离去。”

    龙皓晨身形一闪,挡在伊斯顿王面前,七彩金光瞬间绽放开来,将伊斯顿王的生命神域保护在后。毁灭之树的毁灭生命气息冲击在他的光神之域上并没有对生命神域压制的那么厉害。至少龙皓晨并没有后退。两大领域彼此倾轧,散发出丝丝的声音。

    思思脸上流露出一丝怨怼,“龙大哥,你这是要和我作对么?”

    龙皓晨眉头微皱,“看来我错了。”

    思思嘻嘻一笑,道:“现在知道又有什么用?你这样的烂好人,永远都只会吃亏而已。考虑考虑我的提议吧。追随黑暗,我就让你永远跟随在我身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哦。”

    龙皓晨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我虽然错了,但还错的不算太离谱。好人不一定就是笨蛋。我的错误现在弥补还不晚。”

    “嗯?”思思看着龙皓晨的目光有些疑惑,但注入毁灭之树树苗的灵力却更加强盛了。

    龙皓晨抬手向这位月夜女王一指,一层奇异的七彩金光突然从她体内迸发而出,柔和的金色看上去毫无破坏力,但那七彩光芒扩散的过程却令思思放声尖叫。她的黑暗灵力瞬间就被阻断了。紧接着,她的身体就开始出现了缩小的症状。

    “你、你在我身上下了诅咒?你混蛋……”思思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尖锐,也越来越稚嫩,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她的身体就缩小到了只有三、四岁女孩儿大小。哪怕是那块曰月神石都需要双手捧着才行。

    衰退的不只是生命力,同时还有实力。尽管思思依旧是原本的思想,可是,她那一身强大的领域级修为却已是荡然无存。自然也无法再催动毁灭生命之力作祟了。

    “原来你竟然如此卑鄙,竟然在我体内种下了封印。”思思奶声奶气的瞪视着龙皓晨。不得不说,她不但原本是美女,变成小女孩儿后,也同样是美女,而且更是份外的可爱。背后的六片翅膀也变得小巧玲珑,看上去着实有些好玩儿。

    龙皓晨摇了摇头,道:“卑鄙的不是我。因为我看穿了你的谎言,所以才留下了后手。如果伊斯顿王真的像你所说是一个邪恶之辈,那么,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可惜的是,你骗了我。没用的,就算是这毁灭之树的力量也无法驱除我的封印。没错,我肯定不具备你口中所说的那永恒之树那种层面的力量。但我可以确定的一点是,我的光明至少也是永恒之树那个级别的。”

    思思喃喃地道:“你骗人,你骗人。你根本就没看出我的计谋。是你卑鄙的想要获取我身上的宝物,所以才给我下了诅咒。”

    龙皓晨淡然一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首先言语中的破绽,你在我们行动之前感谢我时曾经说过:就算死了,灵魂前往天国,而不是回归自然之主的怀抱。当时我就对你产生了怀疑。因为你之前也说过,在伊斯顿,无论是人类还是精灵,都是自然之主的子民。”

    “之后,在我们去寻找丁香醉人倒之前,你看着我的灵翼时,眼神在羡慕中还有一丝隐藏的贪婪。我的感知很高,或许你自以为隐藏的天衣无缝,但还是被我发现了。”

    “获得丁香醉人倒太过容易。既然是圣药为什么不种植在你所说的族群洞穴中?而且,你当时说,你在那里留下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障眼法。可根据我的灵魂探测,在你障眼法的地方还有一个攻击魔法,那个魔法的强度已经可以媲美禁咒了。”

    “这些虽然都令我产生怀疑,但还不是最重要的。真正让我完全确定心中怀疑的,是你在实力方面的隐藏。”

    “我们在接近伊斯顿山的时候,你落在地面上步行向前,那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伊斯顿王的灵魂波动。虽然他即将进入午睡,但他强大的感知却覆盖了极大的范围,只是因为空气中自然元素波动,会有一些遗漏的地方。而我们在前行过程中,你指挥着我不断改变方向,实际上就是在躲避伊斯顿王的感知。也就是说,你在感知方面绝不会比我差,有如此感知,又岂会只是一名八阶魔法师那么简单呢?而且,你根据感知来走,显然是不放心我领域的遮蔽能力。”

    “除了这些发现之外,还有我对伊斯顿世界的理解。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我本来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但我却拥有着与这个世界一样的光明。我的灵魂之力远在你之上,甚至在伊斯顿王之上。当你去取丁香醉人倒的时候,我就用自己的灵魂之力与这个世界属于大自然的灵魂进行沟通。我通过一株大树与他们沟通时感受着它们的信仰,也感受着他们对伊斯顿王的情绪。我用灵魂向他们发问。可回答我问题的生物中,却没有一个对伊斯顿王有敌意。在那个时候,我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但我还是跟你来了,因为我要看看,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我当时揭穿了你,无疑就是在伊斯顿世界中留下了一个定时炸弹,而且我也对你的目的有所好奇。因此,我依旧跟你来了。幸好,你对丁香醉人倒的说法并没有问题。那只是能让人迷醉,而不会产生伤害,否则,我早就已经动手了。”

    说到这里,龙皓晨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配着他那英俊的面庞更显迷人,“你最聪明的地方就在于对我所说的话语中有九成是真,只有最关键的一成是假。再加上你眼神中的真诚还有自身的美丽,确实很容易令人上当。不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更何况你露出了这么多破绽。在你进入那洞窟之前,我那一掌确实是对你的增幅。前提是你所说的一切是真的。你为了获得我的信任,并未抵抗我的力量,如果我猜的没错,在进入洞窟后,你立刻就用自身的水系力量将我的光明之力引导出了体外,对吧。可惜,你却不能将我的领域引导出去。”

    “在修为方面,你并不弱于我。甚至可能比我更强。但是,被我的领域技侵入体内生根之后,就算是你这样的修为也并不能将它抵消。我这领域技的名字就叫做掌控生命进程。或许,我不能像封印那只大猩猩一样让你真的变回如此可爱的年纪,但至少封印你一个时辰是毫无问题的。对么?月夜女王阁下。”

    月夜女王不甘的道:“可是,你还是和伊斯顿王战斗了。你就不怕他杀了你么?如果你不能战胜他呢?你怎么可能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龙皓晨道:“没错,我不清楚自己是否能够战胜伊斯顿王。但是,我却有把握他不会杀死我。你之所以想不到这一点,那是因为你对光明和自然没有足够的理解。生命的源泉是什么?是光与水。在光与水的作用下才会孕育出自然。我和伊斯顿王交手,就是为了近一步确认他的能力。正像我预料的那样,伊斯顿王有着极为纯净的自然元素之力和生命领域。那纯粹的生命气息又岂是邪恶之辈所能拥有的?同时,我也将自己的领域展现在伊斯顿王面前,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只是从属姓上的判断,就令我们不可能会成为真正的敌人。也自然在战斗中不会彼此下杀手了。早在来这里之前我就已经有了如此判断,还有何可怕?”

    龙皓晨这一番话说的不徐不疾,却是有理有据。他的声音很平和,但停在月夜女王思思耳中却不亚于惊雷。

    “你……,你……”

    没有了毁灭生命之力的影响,伊斯顿王已经来到龙皓晨身边,瞥了他一眼,道:“聪明的人类真可怕。不过,幸好你没有铸成大错。”

    龙皓晨作出一个请的手势,道:“既然这毁灭之树是你所看管的,那就请你将它收回吧。”

    现在的思思已经没有半分反抗之力,虽然举着那毁灭之树的树苗,但却丝毫也无法借用那份恐怖的力量了。

    可是,伊斯顿王却并未直接过去夺回毁灭之树,反而是皱紧了眉头。

    思思冷笑道:“你果然是聪明。可是,你以为这样就能够阻止毁灭之树的生长了么?你们可以杀死我。但是,在不久的将来,当毁灭之树大人成长起来后,伊斯顿世界早晚会成为它的养分。到了那时,你们就一样都要死。”

    龙皓晨眉头微皱,“不就是一株小树苗么?难道我不能现在就摧毁它?”

    思思笑了,她现在那小小的年纪,却笑的有些歇斯底里,“笑话,真是笑话。看来,你果然并不属于伊斯顿世界。毁灭之树和永恒之树一样,都是永恒不灭的。它的种子在曰月神石内发芽后,就永远也不可能被毁灭掉。不信,你可以让你身边那个矮子试试,他的力量是可以媲美神诋的。你问问他,能不能毁得掉这毁灭之树?”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