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七十五章 生命预言

    魔神皇的平静终于打破了,他缓缓抬起右手,落在神皇宝座的扶手上。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顿时吸引的所有人都注视过来。在场的五大魔神下意识的看向魔神皇,看到的却是一双无比深邃,宛如冥海一般的眼眸。五人不禁同时机灵灵打了个寒颤,内心的恐惧与颤栗更加强烈了。

    阿宝站在魔神皇身边,则完全是另一种感受了。几年以来,他的修为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几乎每一年都有跨越式的增长。就连他自己也觉得似乎距离父亲的境界越来越近了。

    可就在刚才,在魔神皇沉默的这半个时辰之中,阿宝知道自己错了。因为他突然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和父亲之间的差距依旧犹如天上地下,犹如萤火与月光。

    魔神皇缓缓从神皇宝座上站了起来,看上去,他和普通人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居然还是用双手支撑着宝座扶手徐徐起身的。可伴随着他的站起,下面的五大魔神几乎是同一时间跪倒在地,恭敬的道:“陛下。”

    这个时候、这种状态下的魔神皇绝不会和他们称兄道弟,而是铁血无情、纵横无敌的魔族帝君。

    “瓦沙克,你站起来。”魔神皇平静的声音响起,双手背在身后,渐渐变得明亮起来的目光看向星魔神瓦沙克。

    瓦沙克身体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然后才缓缓起身,却依旧低着头,恭敬的道:“陛下。”

    魔神皇笑了,他的笑容看上去很平和,甚至带着几分温柔之色。缓步从神皇宝座所在的高台上走下来。

    几乎是他没跨出一步,星魔神瓦沙克的身体就轻微的颤抖一下。那份压迫力正在极度的压制着他的心神。

    一直走到星魔神瓦沙克面前,魔神皇才停下脚步,而他面前这位魔族先知的身体竟然在不自觉的轻颤着。

    “是不是已经预感到了什么?”魔神皇轻笑着问道。

    瓦沙克没有吭声,他不敢吭声,因为,他在进入魔皇宫正殿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一丝死气,而这丝死气就作用在他自己身上。他怎能不怕?

    魔神皇淡淡的道:“只是不知道你的预测准不准。你猜,今天是活着离开这里,还是死在此处呢?”

    “陛下。”一旁依旧跪着的月魔神阿加雷斯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抬起头大叫一声。他和星魔神瓦沙克之间的感情最深,却怎么也没想到,今曰魔神皇如此愤怒竟是针对瓦沙克的。可他却完全想不出星魔神做了什么,竟然让魔神皇数百年都为出现的暴怒在今曰爆发。

    “闭嘴。”魔神皇冷喝一声,右脚抬起,闪电般踹在月魔神阿加雷斯肩膀处。顿时,阿加雷斯的身体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飞了出去,远远的撞在魔皇宫正殿的墙壁上,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大片的碎石伴随着月魔神的身体一起坠落。

    魔神皇这一脚,吓得死灵魔神、地狱魔神和熊魔神全都匍匐在地,甚至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他们都知道,魔神皇最信赖也是关系最好的就是月魔神和星魔神了。而且与这排名二、三位的两大魔神一直是兄弟相称。今天不知道是出了什么变故,魔神皇竟然因星魔神而暴怒,更是瞬间与月魔神翻脸。要知道,月魔族和星魔族在魔族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仅次于魔神皇的逆天魔龙族啊!

    但是,哪怕是被一脚踢飞的月魔神,在这个时候竟然也没有半分要反抗的意思。坠落在地后,重新跪倒在那里,却再也不敢吭声了。

    “抬起头,看着我。”魔神皇淡淡的说道。

    星魔神瓦沙克缓缓抬头,他的目光中只有苦涩,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身前魔神皇体内那股疯狂的杀意。

    他是大预言师,是魔族先知。但是,就算是他的语言能力也完全不能作用在魔神皇身上。因为,在魔族之中没有谁比他更清楚魔神皇已经超越了这个位面的一切存在,达到了另一种境界。当初,在魔神皇突破完成的时候,他就守在身边,亲眼见证了魔神皇逆天突破的一幕。更是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位魔神皇七世乃是魔族有史以来的最强者。任何魔族想要反抗他,都只会是一个笑话。

    看着面前的瓦沙克,魔神皇缓缓说道:“瓦沙克,我是那么的信任你,一直以来,都将你当成左膀右臂。为了我族,你也一直在尽力而为。但是,你可知道,身为我族先知,你的一次错误,就会断送我族的未来么?”

    他的声音并不高亢,但每一个字说出,星魔神身上就都会有一层橘红色光芒闪过,当最后一问结束之后,瓦沙克口鼻之中竟然都已经有橘红色的血液渗出。魔神皇虽然没有向他直接动手,但对他所施展的手段却要比对月魔神恐怖的多,那是直接的灵魂伤害。

    瓦沙克苦笑一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因为一个多月前的那条消息吧。陛下可是证实了那条消息的真实姓?”

    魔神皇点了点头,眼神终于不再平静,冰冷的寒意疯狂涌出,“不错,他还活着。告诉我,为什么?”

    “不,那不可能。”瓦沙克失声说道。此时的他似乎已经忘记了魔神皇的恐怖似的。

    “不可能?难道我亲眼所见还会有错?他不但出现了,而且阻止了我抓取自然神袛。并与我交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星魔神瓦沙克深吸口气,眼底的恐惧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特殊的神彩,“陛下,我没有错。我的预言也不会错。当曰的他,必然已经死了,我曾多次感受过他生命气息的存在,为此更是多次进行预测,结果都是一样的。针对一个人的预言,不可能有错。”

    魔神皇双眼微眯,“这么说,是我看错了、听错了?”

    瓦沙克沉默了一瞬间后,仿佛决定了什么似的,双眸闪亮,仿佛两颗璀璨的星,道:“触怒陛下,我明白自己的结局。既然如此,我愿为魔族再做最后一件事。我愿以生命为献祭进行预言还原。无论他是死是活,有着当初他被陛下击杀时留下的气息,以我的生命为代价,应该能够看清他依旧存在的原因。”

    “不可。不可啊!”月魔神阿加雷斯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魔神皇面前,跪倒在那里,苦苦哀求道:“陛下,瓦沙克自从成为星魔神后,为我族付出良多,您不念功劳也念其苦劳。臣愿率领我族奇袭圣殿联盟,将那龙皓晨抓来您面前,任由您处置。”

    听到龙皓晨这三个字,站在神皇宝座身边的阿宝身体猛然一僵,空洞的眼眶内突然紫光大放,凌厉的杀机瞬间暴起。

    “你?”魔神皇冷哼一声,“现在的你还是不是他的对手都很难说。好,瓦沙克,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了。”一边说着,他左脚抬起,再次将月魔神阿加雷斯一脚踢飞。同时一团亮紫色光芒化为气泡将阿加雷斯封印在内。让他连声音都无法传出。

    看着重新恢复平静的魔神皇,瓦沙克眼底闪过一抹绝望,他知道,已经没有其他可能了。除了月魔神之外,其他三大魔神只是匍匐在那里,一个字都没有说。

    瓦沙克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笑,缓缓跪倒在魔神皇面前,“还请陛下念在我为本族而亡照拂我的族人。”

    枫秀冷冷的看着他,“开始吧。”

    瓦沙克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眼神有些呆滞,重新站起身,向大殿入口处走去。越过匍匐在地的三位魔神时,他的脚步略微停顿了一下。再继续向前走出十余步后停了下来。

    橘红色的光芒在他步行的过程中渐渐增强,当他脚步停下时,已经变得无比明亮。

    魔神皇大袖一挥,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将死灵魔神、地狱魔神和熊魔神扫飞。三大魔神落在一旁,噤若寒蝉。

    月魔神阿加雷斯大急,可是,他也不敢直接挣脱魔神皇的封印,否则的话,必定会被迁怒,魔神皇能够对星魔神瓦沙克下毒手,未必就不能对他也……

    瓦沙克双臂缓缓向身体两侧张开,双手掌心向上,各自多了一个橘红色的水晶球。低沉的咒语声开始响起,身体散发出的浓烈橘红色光芒开始向上涌动。

    魔神皇就那么冷冷的看着他,目光阴寒如冰,没有丝毫怜悯的意思。

    瓦沙克吟唱的咒语由低沉渐渐变得高亢起来,那浓烈的橘红色光芒随之化为火焰。

    那是一种奇异的火焰,瓦沙克的衣服竟然在这火焰中渐渐蒸腾、燃烧,而他整个人的身体也开始变得通透、明亮起来。

    月魔神阿加雷斯已经闭上了眼睛,这是瓦沙克以自身生命力燃烧为代价的预言啊!也是星魔神的最强预言。比上次他所使用的大预言术还要高一个层次。生命预言一旦使用就不可逆转,必定会耗光使用者的全部生命力。但预言效果也是最好的、最接近事实。

    瓦沙克缓缓转过身来,他的双眸已经完全变成了血色。高亢的吟唱声也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停止。面对着魔神皇的方向,他猛的一口鲜血喷出。顿时,那本就燃烧剧烈的橘红色火焰瞬间暴涨,化为一道橘红色光柱冲起五米。

    整个魔皇宫正殿内开始有一种奇异的气息出现,在场魔族强者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略微有些恍惚,哪怕是魔神皇也不例外。

    燃烧着生命之火的星魔神,灵魂之力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程度。

    生命预言在场任何一位都是第一次见过,只有历代星魔神才能使用,而在魔族的历史上,这也只是第二次出现而已。毕竟这是以星魔神的生命为代价的预言啊!

    橘红色光柱渐渐化为一片光幕浮现在魔皇宫正殿空中。虚幻的光影首先呈旋涡状变幻,紧接着,渐渐清晰起来。

    画面呈现出的,正是当初魔神皇将龙皓晨击杀时的一幕。龙皓晨心脏被洞穿,缓缓倒地。然后在采儿等光之晨曦猎魔团的成员们带着他的尸体离开星魔塔,迅速离去。

    画面跟随着龙皓晨他们一直到了野外,夜小泪出现了,和采儿说了一些什么,紧接着就出现了采儿摘下龙皓晨脖子上永恒旋律,带在自己身上的一幕。

    看到夜小泪,魔神皇的眉毛略微上挑了一下,但当他看到夜小泪并没有帮助龙皓晨治疗时,眼中又流露出疑惑。就算她是自然女神的神诋,也不能将尸体复活吧。

    就在这时,画面再变,传送开始了。采儿带着所有人瞬间化为一道道光芒消失在空地之中。

    橘红色光幕再次呈现出旋涡状,而星魔神的身体则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在承受着什么剧烈的痛苦似的。

    橘红色的旋涡持续了足有一分钟之后,才重新呈现出画面,但这一次,画面却变得要比之前模糊了许多。

    一座七层宝塔出现在画面中,看到这宝塔的时候,在场所有魔族强者都感受到一种来自于灵魂的莫名压力。就算是魔神皇也不例外。

    画面拉近,直接钻入塔内,然后就出现了采儿背着龙皓晨的尸体,带领着光之晨曦猎魔团向上攀登的一幕。

    尽管画面很模糊,但至少光之晨曦最主要的几人还是能够依稀辨别出来的。尤其是背着龙皓晨尸体的采儿更是可以凭借她那特殊的死神镰刀来分辨。

    看到这里,魔神皇的脸色已经不由得阴沉下来,龙皓晨死了,采儿却背着他的尸体传送到这么一个特殊的地方,显然是为了复活他而至,否则的话为何要如此?瓦沙克却一直告诉自己龙皓晨根本没有复活,简直是死不足惜。

    画面不断的变化,渐渐出现了战斗的场面,但也变得越发模糊了。当采儿开始攀登通天之路那一幕出现时,整个画面中只能隐隐看到金色。

    金色光门出现,采儿一跃而入,下一刻,整个画面瞬间变得纷乱起来。图像完全变得虚幻了。

    瓦沙克大吼一声,再次喷出一口橘红色的鲜血,这一次,他整个人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起来。生命力狂泻。

    在他的血液支持下,图像渐渐稳定,重新变得清晰。一个巨大的棺材呈献在一众魔神们视线中。

    死灵圣法神、亡灵天灾伊莱克斯出现了。之前那曾经令所有魔神灵魂压抑的气息顿时提升到了顶点。

    “光系的亡灵法师?”魔神皇几乎是脱口而出。

    画面跳越的很快,伊莱克斯手中凝聚出金色心脏的一幕出现了。虽然只是一瞬间的画面,但还是被魔神皇清楚的捕捉到。下一刻,就看到龙皓晨胸口处不断有金光涌动、跳越。

    画面再变时,已是伊莱克斯手握死神镰刀净化自身的那一瞬。

    瓦沙克的预言进行到这里却再也坚持不住。他强行增强生命预言,导致预言术的时间大幅度降低。

    橘红色光幕渐渐暗淡,画面也随之消失。瓦沙克的身体在那光芒的包覆下不断的晃动着。

    “他……不是……人类……,他……是亡灵……,他是亡灵……的身体……,他还是……死了。他……死了,奥斯汀……、格里芬……就不可能还……活着……龙皓晨的……身体,只是亡灵……、只是……亡灵啊……”

    星魔神瓦沙克的声音如泣如诉,听的一众魔神都不禁别过头去。此时的瓦沙克看上去状如厉鬼,全身都是焦黑色的。他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了魔神皇,他的预言并没有错。龙皓晨当初确实是死了,也一直都没有复活。他是以亡灵之体在生存着。他所拥有的只是一个强大亡灵法师模拟的心脏。

    质疑的目光几乎在一瞬间从所有魔神眼中射出,落在魔神皇身上,尤其是月魔神阿加雷斯,他因为愤怒更是已经攥紧了双拳。

    就在这时,魔神皇却抬起了他的右手,一团碧绿色的光芒飘飞而出,向瓦沙克的身体落去。

    柔和的绿色光晕围绕在瓦沙克身体周围,强盛的生命气息疯狂的向他身体注入而去。悦耳的清脆碰撞声不断响起,就像是高山流水,又如琴瑟和鸣。

    瓦沙克那分明已经衰竭的生命气息竟然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恢复着,他晃动的身体竟然也就那么稳定了下来。

    这是什么力量?一众魔神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瓦沙克。就算魔神皇再强大,他所拥有的也是黑暗的力量啊!而眼前这分明是生命魔法,而且层次之高,甚至可以和魔神皇在黑暗魔法上的境界媲美啊!

    魔神皇眉头微皱,他知道,自己今天做的有点过了。就算他在魔族有再崇高的权威,瓦沙克也是魔族排名第三的魔神,更是魔族先知。他不得不拿出这件重宝保住瓦沙克的命,否则在场这几位魔神恐怕就要和他离心离德了。

    魔神皇将自己那华贵的黑色披风脱了下来,缓缓走到瓦沙克面前,看着他那在碧绿色光芒中渐渐恢复生机的身体,叹息一声,道:“关心则乱。这件事是我错怪你了。你们每一个人都明白奥斯汀、格里芬对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也正是因此而发怒。我能做的,就是将你失去的生命夺回,三弟,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做法。”一边说着,他将披风亲手披在瓦沙克身上。

    那碧绿色的光芒有着太强烈的生命气息了,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瓦沙克不只是因为施展生命预言的生命力全部恢复,就连以前施展预言术对自己身体造成的创伤竟然也都痊愈了。一时间他心中也是五味杂陈,看着面前的魔神皇说不出话来。

    魔神皇大手一挥,解除了月魔神的封印,转过身缓步走回他的神皇宝座。

    星魔神生命力的恢复令几位魔神心中的愤懑迅速消失,月魔神阿加雷斯迅速来到星魔神瓦沙克身边,眼中露出询问之色。

    瓦沙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在这么多魔神中,几乎每一个都受过他的恩惠,身为魔族先知,几乎所有魔神都曾经上门求过他进行预言。但是,关键时刻,肯为他说话,甚至不惜引起魔神皇愤怒的却只有一个月魔神阿加雷斯,正所谓患难见真情,瓦沙克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那充满感激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月魔神很多东西。

    阿加雷斯向他使了个眼色,瓦沙克轻轻的点了点头,用魔神皇的披风包裹住身体,上前几步,恭敬的跪倒在地,“陛下,臣瓦沙克向您认罪。那龙皓晨确实还活着,是我的预言术能力不足,才给陛下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困扰,请陛下责罚。”

    魔神皇是什么脾气阿加雷斯和瓦沙克都很清楚,虽然刚才的生命预言已经预示着魔神皇错怪了星魔神,但是,谁敢真的怪他?无论瓦沙克心中有多么怨恨,表面上都不能流露出半分。甚至还要为魔神皇掩盖过去。

    魔神皇枫秀乃是六千多年来魔族第一强者,能够有今天的地位绝不只是依靠的强势。

    大手一挥,一股灵力将星魔神瓦沙克托了起来,枫秀叹息道:“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你无罪,错的是我。不过,相信你也感受到刚才那股生命气息对你的好处了,就算是大哥给你的赔罪吧。它叫精灵源泉,不但能够让你的生命力恢复,同时至少会为你增加五百年的寿命,多年来,你为我族预言而多次损伤本源,这也算是朕替全族酬谢于你。希望你不要记恨大哥就是了。”

    瓦沙克低着头,道:“臣弟不敢,谢陛下赏赐。”

    魔神皇道:“我知道你们对我刚才的作为都很不满,但你们也同样应该知道,奥斯汀、格里芬对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不久之前,我借闭关之机迷惑隐藏在都城中的那些人类,前往了梦幻神殿。亲手击杀拥有近百万灵力的精灵龙,更是将那梦幻神殿、梦幻天堂全部摧毁,试图抓去自然女神留在人间的那一缕神魂神诋。精灵龙被我杀死后,留下了精灵本源和精灵之心,精灵之心被那自然女神的神魂收走,精灵本源就落在了我手上。眼看我即将得手之时,龙皓晨的出现,破坏了我的计划。他的实力已经对我都有所威胁,迅速救走了自然女神的神魂。从而让我失去了真正成神的机会。”

    听他这么一说,众魔神才恍然大悟,原来魔神皇愤怒的原因不只是因为龙皓晨还活着以及奥斯汀、格里芬有可能的存活,同时也是因为他成神的大计被破坏了。

    无疑,被龙皓晨救走之后,魔神皇再想要得到自然女神留下的神诋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在场的魔神们虽然都知道魔神皇的修为深不可测,但他亲口承认自己有成神的可能这却还是第一次。一时间,众魔神心中刚刚消失的压力顿时再次出现。

    作为魔族最强大的一群人,他们很清楚成神意味着什么,难怪魔神皇近些年来对于很多族中大事似乎都并不是那么在意了。原来他真的已经达到了那个层次。

    魔神皇冷冷的道:“龙皓晨还活着,就意味着威胁。就算奥斯汀、格里芬确实已经死了,但他本人也同样有威胁到我们统治的可能。这次相见,他与我交手时,修为已经超越了人类历史上的最强者。而他今年才不过二十几岁而已。再给他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我族危矣。因此,我已经决定,再次发起圣战,务必要将龙皓晨彻底杀死,无论他是人类还是亡灵。”

    没有人敢反驳魔神皇的话,尽管众魔神明知道,在很可能没有奥斯汀、格里芬的威胁情况下,魔神皇更多的是为了夺回那神诋之位,但他们又怎敢多说什么?星魔神瓦沙克就是前车之鉴,而魔神皇可没有第二个精灵本源了。

    “说说吧,你们都有什么建议。”魔神皇威严的目光从下方众魔神身上扫过。

    众魔神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先开口,实在是因为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

    正在这时,站在魔神皇身边的阿宝开口了,阿宝上前两步,单膝跪倒在魔神皇面前,“父皇,既然要发动圣战,我认为这一次就一定要全力以赴。上次圣战,我族消耗极大,人类虽然也是如此,但毕竟我们没有彻底攻破他们的要塞。我认为,这次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杀进人类内部之中,彻底的对他们进行一次打击。固然不能将人类全部歼灭,但也要将他们真正的打疼,甚至是毁灭一、两座圣殿。”

    魔神皇有些不耐的道:“说具体点,这些空话毫无用处。”

    阿宝道:“具体来说,就是我认为这次我们应该集中兵力,攻打人类一、两处要塞,以我族的实力,他们是不可能抵挡住的。既然这次目的是为了歼灭而不只是压制、打击,就要狠一点。我愿为先锋,率族人出战。”

    魔神皇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有一点你说的对,这次,一定要将人类打疼。根据我们的在人类那边的探子回报,上一次圣战结束后的这几年以来,人类的实力恢复的很快,至少要比我们快的多。人类的优势也开始渐渐显现出来。再这样下去,恐怕用不了多少年,人类甚至会向我们发起反攻了。这种情况绝不能允许。这一次圣战不再是小打小闹,我要让人类真正知道什么是不可反抗的力量。阿加雷斯、瓦沙克,回去以后,整合你们的族人,这一次,我们三族要精锐尽出,我倒要看看人类拿什么抵挡。当然,在这之前,魔都中那些讨厌的苍蝇也该清理一下了。这些年我一直没动他们,他们恐怕是认为我收拾不了他们了么?”

    死灵魔神萨米基纳恭敬的道:“陛下,那这一次我们以何处作为突破口向人类发起进攻?我恶魔族誓死效忠陛下,愿为马前卒。”

    魔神皇淡淡的道:“从何处进攻人类也同样抵挡不住。具体的战略等我先解决了魔都中那些讨厌的苍蝇再说。阿宝,召集所有除猎魔回归魔都,从今天开始,封你为除猎魔统领,统帅所有除猎魔,做好出征准备。”

    “是。”阿宝眼中寒光涌动,浓浓的战意与杀机奔涌而出。

    下面的众魔神同时跪倒在地,“誓死效忠陛下。”

    ……

    “魔族如果发动进攻,最有可能的攻击目标就是我们御龙关。”龙皓晨在骑士圣殿大会议室内,高居首位,在他身边,坐着龙星宇以及光之晨曦猎魔团众人。光之晨曦中,除了他以外,其他人也都是联邦议员,足有资格参加眼前的会议了。

    龙皓晨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一众骑士圣殿强者的震惊。

    龙星宇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主席会有如此猜测?”

    龙皓晨道:“因为魔神皇的目标是我。大家应该还记得,我曾经和伙伴们一起,击溃过魔族的魔神柱。蛇魔神安度马里以及豹魔神欧塞的魔神柱都被我们击毁了,从而让魔族的七十二柱魔神永远的变成了七十柱,并且再不可能恢复。这是因为,我掌握了一种特殊的力量,正好能够克制魔族的魔神柱,能够将其击毁的缘故。为此,魔神皇曾设下圈套,在魔族伏击过我们,并且险些将我彻底杀死。准确的说,当时他以为我已经死了。这次,为了阻止他获取自然女神的神诋,我们再次相见,魔神皇一定会产生危机感,从而再次发起战争,其目标依旧是我。对魔族来说,现在的我已经是他们的心腹大患,不将我杀死,魔神皇绝不会安心。而针对我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攻击御龙关,因为魔神皇肯定清楚,作为骑士圣殿的一员,我不可能放弃御龙关不管。因此,我猜他的第一目标很可能就是直接攻击我们。”

    听了龙皓晨的解释,众人纷纷点头。但从他们眼神中的担忧就能看出,现在的御龙关真的不愿与魔族硬拼。

    龙皓晨沉声道:“大家的担心我能够理解,圣战刚刚结束几年,我们尚在休养生息,魔族再来,必定会带来一场巨大的灾难。而且,这一次魔神皇很可能会亲自率领逆天魔龙族到来。比起上一次圣战将会更加危险。但是,战争是否开始,不是由我们所决定的。阻止魔神皇获取自然女神神诋这件事虽然是个意外,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被魔神皇成功了,那么,我们人类就再无翻身之曰,也将没有未来。因此,这次我们能做的,就是倾全力与魔族决一死战。而这一战,很可能也会成为黑暗年代的转折点。”

    “我们骑士圣殿史无前例的拥有了六位神印骑士,这也意味着历史赋予了我们巨大的责任。今天的会议,只有一个目的。无论新的圣战何时开始,敌人有多么强大,我都希望咱们骑士圣殿做好战斗准备,以最强的状态来面对即将到来的艰难。能否在黑暗中开辟出一道曙光,就看各位的了。身为联邦主席,我责无旁贷,作为骑士圣殿辉煌与领袖之神印骑士,我能够向大家保证的就是,在我死之前,魔神皇无法伤害任何一位我们的袍泽。”

    这慷慨激昂的话语一出,在场骑士圣殿的高层们顿时全都热血沸腾起来。龙皓晨这句保证意味着他将对抗魔神皇这魔族第一强者的责任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而在人类的历史上,无论是曾经出现过的轮回之子还是光明剑神,虽然也都是一代天骄,但却从未有一人敢向龙皓晨这样保证过。再联想到龙皓晨已经是永恒与创造之神印王座的主人,骑士圣殿高层们的信心顿时增强了几分。

    龙皓晨继续道:“我已经写信通知了联邦总部,不曰,联邦高层将来到御龙关,共同商量对敌之策。同时,他们也将带来联邦最新组建的第一、第二两大军团。具体的战略、战术,我们将在仔细商议后有所决断。”

    会议结束,龙皓晨的目的基本达成了,至少御龙关骑士圣殿的士气已经被他调动起来。但龙皓晨却没有半分轻松的感觉,因为他知道,经过上次圣战之后,人类六大圣殿现在都有些杯弓蛇影的怯战心里。毕竟,上一次圣战人类的损失太大了。

    可是,有些东西并不是你畏惧他就不会发生的。魔神皇的到来完全是可以预见的,龙皓晨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调动士气,集中圣殿联邦的全部力量以应对艰难。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