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二百九十六章 龙皓晨的身世?

    “轰——”

    两百多道直径至少也是五米以上的巨大光束与千余全速冲锋的魔族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半空之中,十三团莹白色光芒与自身完全融合的龙皓晨微笑的说道:“好一份烟花灿烂……”

    是啊!好一份烟花灿烂的美丽景象。

    突如其来的集团轰击,令魔族们根本来不及闪躲,他们的速度再快,能快的过光么?所以,他们都是本能的全力进行防御。

    在冲锋的过程中,八阶强者们飞在前面,而由三大种族顶尖强者组成的八十魔龙战队则在后方。

    魔族的防御碰到魔导大炮的轰击,那是一份何等炫目的爆发啊!

    无数种颜色的光彩在空中迸发,在天空中甚至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恐怖的元素风暴就在这光球中肆虐。

    大量的魔族强者在这份轰击中被抛飞,这些都是防御力能够抵挡住轰击至少没有被轰的粉碎的魔族。而修为稍弱或者是在二百多门魔导大炮集中轰击核心位置的魔族就没那么好运了。

    如果从很远的地方看,御龙关当做一个整体的话,那么,就像是这个整体发出了一炮,炸飞了一团蚊子似的。

    “吼——”魔神皇这一下真的被激怒了,逆天魔龙柱上那头乌金色的千米巨龙猛的飞了出来,朝着战场方向喷出一口乌金色的吐息。超过十里的距离竟然转瞬及至,那强烈的乌金色与肆虐的元素风暴碰撞在一起,竟然将元素风暴硬生生的搅散了开来。

    无疑,魔导大炮攻击爆发的第一时间威力是最大的。魔族先前那不可一世的冲锋硬生生的被遏止了。

    冲锋在前面的千余名八阶魔族,至少有超过四分之一在这一次恐怖的攒射中殒命,伤者更是有超过一半的数量。

    在所有魔导大炮中,有几道光束最为狂暴,其中最强横的一道光束呈现为死灰色,不但轰杀了七、八名八阶魔族,更是最终落在了一头逆天魔龙身上。以逆天魔龙恐怖的防御力再加上背上的月魔和星魔,居然也没能抵挡住这一击。逆天魔龙重伤,背后的月魔和星魔居然就那么殒灭了。而这股死灰色的气息竟然是死亡之力。

    能够爆发出如此威力的魔导大炮,提供魔力的魔晶自然绝非凡品。准确的说,那是死灵魔神萨米基纳的魔神之冕。

    恶魔族四大恶魔王争夺死灵魔神的继承权,就是因为魔神之冕没有传下来,但以他们的修为和恶魔族中的地位,只要得到广泛的认可,就能强行继承魔神之位。他们却绝对想不到,萨米基纳的魔神之冕竟然被圣殿联邦当成了魔导大炮的燃料。

    其他几门威力极强的魔导大炮,燃料无不是魔族的魔神之冕。还有那些发出黑暗属姓攻击的,所使用的魔晶自然也都来自于魔族。

    无论是龙皓晨还是圣殿联邦议会的高层们都很清楚正面比拼,人类绝不是魔族的对手。他们当然要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来针对魔神皇了。在消息完全闭塞的情况下,魔导大炮群体爆发,顿时给了魔神皇带来的顶尖魔族强者们以迎头痛击。

    虽然这还不足以动摇这批魔族强者的根本,但至少给了他们强大的威慑,并且将他们的士气轰碎了。

    元素风暴消散,魔族重新聚集在一起,却没有再向前发起冲锋,很多魔族脸上都流露着骇然之色。二百多门魔导大炮,人类的准备也太充足了。

    魔神皇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点,看了一眼远处空中的紫月,身形一闪,从逆天魔龙柱中现行而出。

    “阿加雷斯,此战结束之后,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枫秀的声音在月魔神阿加雷斯耳边炸响,但却并没有让其他人听到。

    在这关键一战中,月魔族的力量就占据了三分之一,现在绝不是责怪阿加雷斯的时候。彻底击溃御龙关的防御才是重中之重。

    御龙关的二百多门魔导炮已经开始二次充能了,有着九阶魔晶的填充,它们当然不只是爆发一次威力那么简单。或许它们之后的作用不会像一开始那么大,但至少也是战场上强大的威慑力。

    但是,枫秀却没有再给它们爆发的机会。虚空中,他只是跨出一步,下一刻,就超越了所有魔族强者,来到了最前方。远处乌金色巨龙依旧在咆哮,而枫秀此时的双眸之中,也同样亮起了夺目的乌金色光泽。

    背后黑发化为一轮宛如黑曰般的圆盘,枫秀眼中暗金色光芒闪耀,华贵长袍无风自动,当他出现在所有魔族正前方的时候,整个人显得是那么的寂静。就连天也变得寂静了下来。

    就在魔神皇枫秀动了的一瞬间,龙皓晨也动了。

    永恒之铠带来的巨大雪白色双翼展开,下一刻,他就停滞在距离枫秀五百米之外的半空中。

    四目相对,这是人类领袖与魔族领袖的对望。龙皓晨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枫秀的气势压制了。

    真正面对愤怒的魔神皇才能感受到他带来的压力有多么巨大。此时的枫秀,给龙皓晨的感觉就像是面对着大海一般,浩瀚无边,深不可测。

    但是,他当然不甘心就这么被压制。龙皓晨胸口处,永恒神石迸发出碧绿的光彩,清晰的心跳声也随之响起,顿时,龙皓晨整个人的气势宛如爆发般提升。充满生命气息的碧绿色飞速扩散开来,与魔神皇那乌金色的气势对拼。

    “你阻止不了我。”魔神皇冷冷的说道,然后向龙皓晨抬起了右手,伸出了右手的食指。

    看到他这个动作,龙皓晨的永恒之心骤然收缩了一下,当初,在星魔塔之中,魔神皇就是用这种方式将他击杀啊!毁掉了他的心脏。

    但是,恍惚只是持续了一瞬间,龙皓晨双手握住的永恒之剑就已经高举过头,遥指魔神皇。永恒之域与光神之域相结合,迸发出一圈碧绿色的光晕,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在那碧绿色之中消失了。

    永恒三剑之万物复苏。

    魔神皇的右手指尖亮了起来,那是一团看上去只有拳头大小的乌金色光芒。但是,在那光芒之中,却出现了震耳欲聋的龙吟声,仿佛在那小小的光球之内却封印着一头巨龙似的。

    “呜哇——”

    恐怖的声浪,下一刻就在魔神皇指尖处全面爆发,而远处那头千米巨龙则朝着战场的方向做出咆哮状,可声音却分明是从魔神皇之间上这团光球处发出的。

    在这恐怖的音波之中,龙皓晨的万物复苏就像是一个被吹大的绿色气泡,当这气泡瞬间膨胀到极点的时候,骤然爆开。

    声波直奔御龙关方面而去,而龙皓晨也不甘示弱的向魔神皇斩出一剑。那是闪耀着莹白光泽的一剑,同样也有着轻微的嗡嗡声。正是这奇异的嗡鸣,让龙皓晨本身并没有受到那一声龙吟的干扰。

    永恒之剑的莹白色看上去是那么的光洁水润,但却并没有半分剑芒释放出来,看上去,就是再简单不过的一剑,似乎和普通两、三阶战士挥舞的劈斩没有什么不同。

    但是,就是这简单无比、朴实无华的一剑,却令魔神皇为之动容。

    他点出的一指瞬间收回,改为了一拳,轰向龙皓晨这一剑。

    “铿——”拳剑相交,竟然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龙皓晨全身剧震,一层白色光晕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扩散开来。而魔神皇的身体则是瞬间倒退出百米之外。

    除此之外,两人碰撞的核心位置竟然没有任何灵力溢出。

    御龙关方面,人类强者们都已经屏住呼吸。他们都很清楚,龙皓晨能否挡住魔神皇是今曰一战的重中之重。如果龙皓晨败了,那么,人类就再没有能够与魔神皇抗争的力量了。无论他们的准备多么充分,最终的结局依旧无法改变。

    不只是人类这边,就算是魔族之中,也同样有人因为这次的碰撞而紧张的心脏停跳。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龙皓晨能否挡住魔神皇也同样重要。

    魔神皇一撩自己长袍的下摆,在那华贵的长袍下方,竟然有一道尺余的裂缝,他那一拳,居然没能完全挡住龙皓晨的一剑。

    而且,在他的右手手背之上,也多了一道细细的血痕。这道血痕正在缓慢的愈合着。

    向龙皓晨点了点头,魔神皇微微一笑,“你成长的速度确实惊人。领域为我的真谛,再加上这蕴含着领域技的一剑。很好,我可以称赞你,在我族之中面对你这一剑能够全身而退的,不超过五个。难怪你有如此信心敢于向我挑战。不过,你的魔导大炮恐怕已经全部哑火了。”

    没错,先前所有蓄力的魔导大炮光芒全都暗淡了下来。龙皓晨不需要回头去看,凭借着他自身强大的精神力他能够感受到那里发生了什么。

    所有艹控魔导大炮的人全都在刚才那一声龙吟中阵亡,他终究没能完全阻止魔神皇这一击。双方的碰撞,还是他败了。不过,如果不是他的抵挡,那么,就不只是人死,坚实的魔导炮恐怕也会在魔神皇那一声龙吟中被全部震碎。

    龙皓晨很清楚,自己全力一击,以神光圆舞曲内蕴于永恒之剑中的一击,依旧败了。尽管败的并不明显。但魔神皇的实力却依旧给他高山仰止的感觉。因为,尚未动用魔神化和逆天魔龙柱威能的他,明显和全力以赴还相差很远。

    魔神皇很轻松的道:“这里的事就交给下面的人吧。我们上去玩玩。很久没有谁能够引起我动手的兴趣了,仅仅是为此,你也足以感到自豪。”

    一边说着,魔神皇化为一道乌金色光芒升空而起。龙皓晨也不示弱,背后双翼拍动,带起一道莹白色流光。

    双方领袖同时升空,去展开属于他们的那份战场,对于魔族来说,是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他们从未想到过有谁能够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与魔神皇抗衡。而对于人类来说,则是大大的松了口气。因为龙皓晨竟然真的挡住了魔神皇。这带给他们的信心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双方领袖升空的同时,人类与魔族之间的战争也全面展开了。不需要魔神皇吩咐,包括月魔神和星魔神在内的全部十九名魔神全部投入到战斗之中,率领着魔族大军向御龙关方向扑去。

    逆天魔龙柱的光彩并没有因为魔神皇的升空而转向,那乌金色的光泽依旧护佑着所有魔族。可以说,如果不是逆天魔龙柱的保护,刚才魔导炮那攒射的一击,必定会给魔族带来更加巨大的损失。

    人类强者也是全部出动,悍然迎向了魔族大军。双方展开了全面碰撞。

    不得不说,龙皓晨已经在这场战争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正是因为他对魔神皇的有效抵挡,才让魔导大炮没有被彻底毁灭。人死了,可以有新的人再去使用魔导大炮。尽管和原本的人手相比要生疏一些。但凭借着二百多门魔导大炮的辅助,双方在刚刚开始碰撞的时候,竟然维持了均势。

    六十三位永恒英雄,除了已经阵亡的九位之外,其他永恒英雄几乎全都集中在了这里。正是因为有他们的存在,五十多位领域强者,十几位拥有领域为我的能力,再加上两名九阶七级的巅峰存在。这才能够让人类强者与魔族有一拼之力。

    战斗,空前激烈。

    束咏宵找上了月魔神阿加雷斯,萧霍找上了星魔神瓦沙克。

    原本应该是倒过来才对,但是,瓦沙克乃是大预言师,刺客对他来说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威胁,哪怕束咏宵的攻击力再强,每一次攻击却都能被对手预判出位置,她还能发挥多大的战斗力呢?

    因此,束咏宵和萧霍才彼此对调了位置。束咏宵与月魔神阿加雷斯颤抖,而萧霍则是正面硬撼星魔神瓦沙克。

    双方的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光之晨曦猎魔团中的所有九阶强者也全都找上了魔神级的存在。采儿也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战场上,她与十二圣卫联手,圈住了三名魔神之多。

    战斗最激烈的却还不是这几处,而是裁决与审判之神印骑士龙星宇与一头红发,身材壮硕的魔族第七柱战狂魔神阿难之间的战斗。

    他们也是一对老对手了,一直以来都是龙星宇比阿难略逊半筹,再次见面,那是份外眼红。一上来就杀的难解难分。

    迎接其他魔神的,也几乎都是九阶五级的永恒英雄们。星空神圣骑士杨浩宇则率领着人类强者顶住了魔龙战队。一时间,御龙关外已经展开了一场全面的圣战。

    龙皓晨跟着魔神皇一直攀升到超过三千米的高空,魔神皇才停了下来。龙皓晨在他数百米外停滞。

    龙皓晨在先前向高空攀升的过程中,整个人的心已经完全沉静了下来,无论御龙关联邦与魔族的一战最终胜负如何,最终决定圣战结局的,还是自己与魔神皇的一战。如果自己输了,那么,不用说,人类根本没有人能够挡得住魔神皇。反过来,如果魔神皇输了,那么,就算御龙关方面败了,自己也有力挽狂澜的机会。龙皓晨在战争开始前就下达过命令,如果实在抵挡不住魔族强者的攻击,可以战略姓转移,暂时放弃御龙关。

    而御龙关内,其实留下的人手并不多。在这场巅峰对巅峰的战斗中,普通骑士和战士们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他们已经全部退入到骑士圣山那边,构建第二道防线了。一旦前方进行战略转移,也能够凭借骑士圣山的光系魔法大阵再坚持一段时间。而且他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自己和魔神皇这场战斗持续的够久,哪怕最后是两败俱伤的结局,最终圣战的圣力还是会属于自己。月夜的组织,尚未发挥出最关键的作用。

    “龙皓晨,直到这个时候,你还执迷不悟么?”魔神皇负手而立,他似乎对下面的战争一点也不关心似的。

    “我执迷不悟?”龙皓晨有些好笑的看着魔神皇,“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再见到陛下,似乎陛下的心态有些不对。或者说,是不是因为修炼过度,脑子出了点问题?”

    魔神皇面对龙皓晨的讥讽却是不恼,“我脑子出了问题?龙皓晨,难道你以为,我只是因为你的天赋和现在的能力才如此对你的么?难道你以为,以你现在的实力,就真的有能力与我抗衡了么?我始终对你隐忍,是有原因的。”

    龙皓晨一愣,他没想到升入空中后,魔神皇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反而是有些语重心长的要和他说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魔神皇的神色和语气令他心中略微有些不安的感觉。

    “什么原因?”龙皓晨冷冷的问道。在这里拖延时间对他只有好处,自然也不急于与魔神皇拼命。

    魔神皇淡然一笑,“看得出,你对这一战很有把握。明知道自己实力逊色于我,却依旧敢于单独面对。仅仅是这份勇气,当世之中已是无人能及了。在说出原因之前,让我先把你的底气说一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底气应该来源于阿加雷斯,甚至是瓦沙克吧?”

    魔神皇此言一出,龙皓晨顿时全身剧震,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变化,更是万万想不到魔神皇居然会用如此轻松的语气向他说着这些。

    魔神皇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阿加雷斯,好一个阿加雷斯啊!作为我最信任的兄弟,却给我下了这么一个圈套。”

    “东南要塞战败,万兽关战败。你们圣殿联邦准备的有些太过充分了。甚至得到消息的速度都远远超过了我。如果不是在我魔族之中有内鬼,给你们传递了足够多的信息,并且令我的消息闭塞,你们能有这样的成果?而在我族之中,有胆子并且有能力这么做的也就只有阿加雷斯、瓦沙克、萨米基纳和马尔巴士了。而一直跟随在我身边负责军情的就是阿加雷斯,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啊!只是我不明白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他还想取而代之不成?”

    龙皓晨在短暂的震撼之后,情绪已经恢复了平稳,“魔神皇毕竟是魔神皇啊!在一连串异变之后,立刻就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所在。不过我很好奇,你一点都不着急么?”

    魔神皇脸上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看他的样子,确实是没有半点焦急,“我为什么要着急?阿加雷斯的背叛确实是让我很痛心,甚至很可能瓦沙克也因为他的原因而出现了异心。但你以为,这样就足以动摇我的根本了么?你对魔族的了解还不够。我可以告诉你,在你没有击败我之前,至少在我没有露出败象之前,他们两个是绝对不敢公开背叛我的。你以为,魔神皇这三个字是白叫的么?只要我还是这大陆上的第一强者,就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背叛我。至于处理他们的问题,等这边的战争结束之后也不迟。我相信,阿加雷斯就算与你们合作,也是有限合作。他如果敢孤注一掷,就不会等到现在了。”

    龙皓晨心头一沉,魔神皇太自信了,他那份自信也随之影响到了自己的心态。

    没错,月魔神阿加雷斯就是月夜那组织真正的领袖,也正是因为有阿加雷斯的带领,才能在魔族内部成就这样一个庞大的组织。否则的话,这个组织如何能够瞒得过魔神皇?

    当初,月夜向他透露魔神皇要对付他的消息,就是阿加雷斯故意放出来的。阿加雷斯不希望他死,而是希望他能够带领人类真正和魔神皇进行对抗。

    阿加雷斯本身也有人类血统,而且,他在成年后,受到人类文化的影响越来越深,同时对自己魔族的身份也越来越厌恶,这才有了他最宠爱的妃子也是人类的情况出现。但哪怕是在月魔族内部,阿加雷斯真正的心腹也只有三分之一而已,知道这个秘密的更是少之又少。他是不得不谨慎啊!他想要推翻魔神皇的统治,但对魔神皇又有着深深的畏惧,正因为和魔神皇最接近,他也才最知道魔神皇的恐怖。

    只不过,那一次魔神皇和星魔神针对龙皓晨的陷阱实在是太谨慎了,最后关键的情况连阿加雷斯也不知道,当他和魔神皇一起回归心城的时候,已经知道要出问题,可那时他一直和魔神皇在一起,根本就传不出消息,从而导致龙皓晨战死。

    龙皓晨“死”后的几年之中,不但月夜销声匿迹,阿加雷斯也将自己的组织控制的更加隐秘起来。他知道,恐怕自己不再有机会发动了。

    但他却没想到,龙皓晨竟然没有死,而且还成为了圣殿联邦的主席,这也就带给了他新的机会。同时,他也以月夜为联络人,开始下大力气对龙皓晨全面支持。如果不是有阿加雷斯从中擀旋,魔神皇的消息怎么会如此闭塞,一切关键问题全不清楚。

    可正如魔神皇枫秀所说的那样,多年的积威,令阿加雷斯并不敢孤注一掷,真正在战场上反抗魔神皇。他必须要为自己的族人着想。除非龙皓晨击败魔神皇,大局已定,否则,他是不会轻易发难的。

    看着龙皓晨面具下的眼神,魔神皇道:“你的心思很缜密,有一点你判断的也很正确。对于这场战争来说,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你和我之间。你能击败我,那么,人类必胜,而且,我族六千年来对大陆的统治恐怕也将结束。反之,如果你输了,那么,一切都会回归原本的轨迹。人类必将受到我全力的打压,我甚至会让你们人类不再有六阶以上的职业者出现。”

    龙皓晨淡淡的道:“陛下跟我说这么多废话,现在该说说你之前那所为的原因了吧。”

    魔神皇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当然要说。不然,我又如何让你向我臣服呢?”

    龙皓晨冷声道:“大白天的,你就不要再做梦了。”

    魔神皇对龙皓晨的讥讽毫不在意,“其实,你废了阿宝也好,也算是为你自己铺平了道路。你也很聪明,这次圣战,人类能够全面获胜,可以说,你至少占据了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功劳。更是以自身之力抵挡住我,给你们人类争取到了足够的机会。很不错。可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而你失败的地方,也恰恰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为什么对你另眼相看?为什么当初我在杀死你的时候会那么痛苦,那么的不愿?当然不是因为你的天赋。而是因为……”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一直微眯着的眼眸猛然睁大,“而是因为,在你身上,流淌着属于我的血脉。”

    魔神皇此言一出,龙皓晨只觉得胸口如中巨锤,整个人瞬间后退百米。永恒之铠散发出的莹白色光芒极不稳定的波动着,他眼中更是一片骇然。

    龙皓晨万万没有想到魔神皇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下意识的也抬起了自己手中的永恒之剑。

    但是,魔神皇却并未趁着他心神剧震的机会而向他发起攻击。依旧保持着之前的样子,看着他的目光也更加温和了。

    黑发飘扬,魔神皇面带微笑的看着他,“无论你多么优秀,多么为了人类而努力。在我眼中,却都是你在向我证明你的能力。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么我会说,在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将你当成了我的第二继承人了吧。现在当然已经不是,在我心中,现在你是我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你很聪明,有智慧,有能力。但无论你的能力有多强,却始终有着我的血脉在身。我们本是一家人。你想想,如果你我联手,这大陆之上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反抗的么?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可以帮你得到,这片圣魔大陆,本就是我们的。你是圣,我就是魔,我们本是一家。”

    “闭嘴。”龙皓晨大喝一声,“你胡说。我不信。”

    魔神皇淡然一笑,“信与不信,这都是事实。你回想一下我们曾经见过每一次时的状况。如果不是你身上流淌着我的血脉,你早已死了很多次。在驱魔关,我第一次见到你。而我第二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在月魔宫,当时,你化妆成了月夜侍女的模样。那时候我就知道你和她的关系非同一般了。可是,我却始终未曾对你出手,也未接你回宫,因为我在等待,等待你成长起来。当你有足够能力得到我关注的时候,那么,你第二顺位继承人的身份也就坐实了。只是我没想到,你的成长速度竟然如此之快,更有着如此惊人的天赋。看来,人类与魔族结合的血脉果然是更加优秀啊!”

    “不、不,我不信。”龙皓晨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从不到十岁开始立志成为一名骑士,近二十年来,历经磨难,无数次跌倒又无数次爬起。在生死边缘徘徊,在战争中成长。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终于成为一代天骄,圣殿联邦主席,辉煌与领袖之神印骑士。可以说,他的人生是凭借自己努力奋斗而来,再加上足够的运气,才能走到今天。

    而此时此刻,当魔族与人类最终碰撞,自认正以的他要决战魔族帝皇之时,却得知自己的身上,竟然流淌着魔族的血脉,属于逆天魔龙一族的血脉。这份打击,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沉重、太沉重了。

    无论龙皓晨的心志多么坚定,在这个时候也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魔神皇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又是为什么?眼前这个带给人类众多灾难,先后两次发动圣战的恶魔,竟然是自己的……龙皓晨不敢想下去了,他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看着魔神皇,内心的战意已经完全化为了不稳定的情绪。永恒与创造之神印王座的气息甚至都有些无法压制他此时心态的变化了。

    看着他的样子,魔神皇很满意,“你做了很多事,我也确实有很多失误。但是,只要有一件事对了,那么,之前人类所作的一切努力就都是白费的。我知道你不愿意相信,但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事实。”

    “我仔细调查过你的来历。你并不是在圣城或者御龙关长大的,没错吧?你来自于奥丁镇,大概是在万兽关附近的一座人类小镇。自幼和母亲白玥相依为命。而你的父亲龙星宇却与你们失散了十年之久。后来才找到你们相认。我记得我的属下曾经传来消息说,裁决与审判之神印骑士龙星宇曾经出现在奥丁镇附近,并且杀了我族的一批强者。那时候,就应该是他啊找到你们,并且开始传授你骑士技能的时候。那你想过没有,你的父母为什么要分开?你妈妈明知道龙星宇是神印骑士,就在御龙关。她为什么不带着你去找他呢?”

    听着魔神皇的话,龙皓晨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了。

    “大约三十年前吧,就在你出生之前的一年左右。我无意中发现了你的母亲,并将她带回了魔皇宫跟我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来她以死相协,说什么也不愿意继续生活在魔族,无奈之下,我才将她送回了圣殿联盟。你母亲是我这一生最爱的几个女人之一,甚至还要超过我对冷筱的感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回到圣殿联盟后,应该是不知如何面对你的父亲,所以,她才隐居在奥丁镇。直到龙星宇找到你们的那一天为止。白玥之所以无法面对龙星宇,就是因为我,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你。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那就让我们来验证一下血脉,血浓于水。没有比血脉的关系更近的了。”

    一边说着,枫秀抬起手,一滴深紫色的血液缓缓从他手背上的伤痕处渗出,他是刻意没有让这个伤口愈合的。血液缓缓飘飞,在飞行的过程中,一丝丝黑色气息和蓝色气息从里面渗透、剥离开来。当这滴血液飘飞到龙皓晨面前时,就只剩下了晶莹剔透的紫色。

    魔神皇枫秀这是将自己血液中的一切属姓全部剥离,只剩下最纯净的血脉之力。

    龙皓晨有些呆滞的将食指送到嘴边咬破,一滴闪烁这淡金色的鲜红血液滴出,也像魔神皇那样缓缓飞起,将光明属姓剥离。

    当那鲜红的血液与那晶莹的紫色血液接触在一起的瞬间,两滴血液同时绽放出一层奇异的光彩,紧接着,竟是缓缓的相融了。

    龙皓晨呆了,血液相融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难道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