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神印王座》->正文

第四集 猎魔初赛 第三百零三章 八头紫金皓月剑

    嘹亮的凤鸣声,就在下一刻以君临天下之势出现在御龙关的战场上。一只身长超过三十米的黑色凤凰从圣阳内钻了出来。

    蓝火凤凰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黑凤凰,浓浓的暗蓝色光雾围绕着它的身体盘旋着。

    黑火凤凰出现后,显示来到了林鑫面前,竟然很有灵性的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双翼展开,直扑下方战场而去。滔天的黑焰也在下一刻从天而降。

    林鑫施展了这个魔法之后,整个人脸色一片灰白,闭上双眸凝神恢复着魔力。其他人也尽是如此。就是刚才这一个魔法,竟然吸走了众人超过三分之二的灵力。也就是说,这只黑火凤凰相当于是百万灵力凝结而成啊!它在战场上爆发出的战斗力可想而知。

    以束咏宵和萧霍为首,人类强者们也展开了全力以赴的反击。

    谁能想到龙皓晨居然克制住了魔神皇,甚至还引发了月魔神和星魔神辅助魔神皇对他的围攻。如此之好的机会联邦强者们说什么也不会放弃。有黑火凤凰助阵,顷刻之间,御龙关前的战争已经变成了一面倒的局势。

    那黑火凤凰飞到战场之中,双翼展开,就是数千平方米被黑色火焰所覆盖。而这恐怖的黑色火焰就算是魔神们也是避之唯恐不及。其他魔族一旦被沾染上,不死也要脱层皮。

    御龙关前的战争大局已定,而高空之中一场一对三的鏖战才刚刚开始。

    龙皓晨的脸色十分凝重。但是,现在的他却前所未有的信心十足。当皓月再次化为紫金皓月剑的那一瞬间,他心中突然产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信心。在月魔神和星魔神加入战场的时候,皓月传递给他的情绪是轻蔑。这也是为什么龙皓晨没有让下面的伙伴帮忙的原因。他相信皓月对敌人实力的判断。尽管他知道八头皓月的修为是九阶七级。但是,别忘了,当初皓月还是六头的时候,魔神皇都不愿意亲自面对它。而是要击杀龙皓晨连带着让它死去。可想而知皓月对于魔族的威慑力有多么巨大了。

    在这种情况下,龙皓晨心中大定,面对魔族最强的三大强者。他出奇的平静。而从紫金皓月剑之中,庞大的灵力不断涌入他体内,很快就让他的修为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而且在龙皓晨脚下还出现了一个紫金色的光环。光环每一次闪烁。空气中所有支离破碎的元素全部都会汇集到龙皓晨体内,转化为他的力量。他手中的紫金皓月剑也是如此,这由皓月所化的神剑,本身竟然也可以通过吸收外界能量来增强自身。

    暗金、紫色、橘色,三大光柱在高空中渐渐凝滞。终于,光芒消失。就在这三大魔神头顶上方,出现了一日、一月、一星。

    天空中,三彩交织,光芒照耀。一种难以名状的巨大压力瞬间倾泻在龙皓晨身上。以他现在九阶巅峰的实力再加上永恒与创造之神印王座超神器的威能,竟然有些承受不住的感觉。身上的永恒与创造之铠竟然发出牙酸的声音。

    这是什么力量?法阵?魔神皇他们竟然也会布置法阵。而且增幅竟然如此恐怖?

    就在龙皓晨甚至连手中双剑都要抬不起来的时候,一层紫金色光芒从紫金皓月剑上反哺他的身体,令永恒与创造之铠上蒙上了一层紫金色。

    所有的压力顷刻间消失不见,龙皓晨的身体上更是荡漾起一层紫金色的光芒,他的双眸也随之变成了紫金色。

    皓月的力量果然能够克制魔族。龙皓晨心中大喜。他明白,皓月对于魔族的克制就像是采儿的净化之力对死灵魔神萨米基纳的克制一样,甚至还犹有过之。否则魔神皇刚才也不会在梵天之眼下吃亏,更叫出了月魔神和星魔神参战。

    龙皓晨不去看魔神皇,而是转身看向自己左侧的月魔神阿加雷斯,“阿加雷斯前辈。我们的合作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已经近乎于完成。伱这又是何苦呢?只要我们联手击杀了魔神皇。那么,我一定会遵守诺言。难道伱不相信我对月夜的承诺么?”

    听着龙皓晨的话,魔神皇的脸色已经变得一片铁青,猜到是一回事,听龙皓晨亲口说出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最大的助力背叛了自己,魔神皇枫秀的愤怒可想而知。但他却出奇的没有去训斥或者怒骂月魔神阿加雷斯。

    阿加雷斯的情绪也并不平静,他眉头紧皱,目光灼灼的盯视着龙皓晨右手之中的紫金皓月剑。

    “龙皓晨。我们的合作已经结束了。奥斯汀、格里芬的死亡,是我们合作的大前提和基础。就算今天将伱们杀死之后,陛下责怪我,甚至是处死我。在这个时候,我也必须要跟他同仇敌忾,一起将伱杀死。尤其是要将奥斯汀、格里芬彻底抹杀。”

    龙皓晨愣了一下,他向阿加雷斯说出这番话的用意自然是要挑拨月魔神和魔神皇之间的关系。三大魔神的联合带给他巨大的压力。他不能败,败了就意味着人类走向灭亡。因此,他才出言试探,却想不到阿加雷斯的回答会是如此的决绝。

    星魔神瓦沙克没有吭声,但从他的眼神就能看出,他和月魔神阿加雷斯的想法是一样的。

    龙皓晨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杀死皓月对伱们来说就这么重要么?”

    月魔神阿加雷斯沉声道:“我愿意帮伱,愿意帮助伱们人类,是因为我希望以后我的种族能够按照人类的方式延续下去,拥有创造之力,能够更好的生存。但是,奥斯汀、格里芬的存在,就意味着毁灭,彻彻底底的毁灭。当毁灭真正降临的时候,就算是伱,也一样控制不了他。龙皓晨,不用多说了。今天要么伱杀死我们全部,要么,我们毁灭奥斯汀、格里芬。一边说着,他手中月刃向龙皓晨遥指。天空中紫月瞬间亮起。”

    魔神皇和星魔神也同样用他们手中的武器指向了龙皓晨,一时间,龙皓晨全身承受着难以想象的恐怖压力。在三大魔神构成的三角形范围内,空间已经开始出现了层层叠叠的破碎,如果换一个人在这里,恐怕早已被这恐怖的压力碾压成齑粉了。

    御龙关内。

    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正站在城墙下仰望天空。她来到这里已经有一会儿了,她是那么的美,美的宛如不食人间烟火一般。只是,此时的她,眼眸中却噙满了泪水。她的双手更因为握拳太紧,指甲刺破了掌心,一滴滴鲜血正在顺着指缝流淌而下。

    一头黑发在脑后飘扬,她猛的一咬牙关,顺着阶梯一步一步向御龙关城头方向攀登了上去。

    此时,御龙关内已经没有多少人类强者了,留下来的都是能够使用魔导大炮的炮手们。再有就是在城外战斗的。这白衣女子的出现,十分突兀。但如果让龙皓晨看到她,一定会震惊的大喊一声:妈妈。

    是的,这白衣女子正是白玥,明知这场圣战即将开始,白玥也已经和其他人一样撤走了。但是,在撤走的半路上,她又悄悄的折了回来。护送的人员当然想要阻止她,但是,别看白玥自身没有什么修为,可她是当今圣殿联邦主席龙皓晨的母亲,骑士圣殿裁决与审判之神印骑士龙星宇的妻子。她下定决心要做的事,又岂是几名护送人员能够阻止的?她的理由很简单,她要和自己的丈夫、儿子生在一起、死在一起。

    最终,她在护送人员崇敬的目光中,又走回了御龙关,也恰好在此时出现在御龙关内。

    看着天空中被三大魔神围在中央的龙皓晨,白玥的双眸早已是一片朦胧,泪水,顺着脸颊不停的流淌而下。在她口中,更是不断的问着一句:为什么……

    龙皓晨当然不知道母亲正在一步步走上城头。此时的他,心神已经完全沉静下来。双手紧握两柄神剑,同时意念与皓月的意念渐渐融合为一。

    一种恐怖的气息从皓月的血脉中传递给他,龙皓晨骤然感觉到在这天地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自己了似的。

    那种感觉来的很突然,但又是那么的真切,以至于直到他将右手之中的紫金皓月剑举起的那一刻,竟然都没有察觉自己身体的变化。

    下一刻,龙皓晨动了,他的身体竟然像是在紫金皓月剑的带动下而发动的。

    天空中,一道紫金色的身影瞬间出现了闪烁。没错,就是闪烁,首先是向左侧的闪烁。就是那一闪,天空竟然瞬间暗淡了一下。而三大魔神也在气机牵引之下同时向龙皓晨出手了。

    天空中的日月星同时光芒大放,三大魔神的气息瞬间混合成一个特殊的日月星封禁领域。

    天空中,一个巨大的符文从天而降,烙印向龙皓晨的身体,而三大魔神所组成的三角形也是急速旋转起来。不让龙皓晨捕捉到他们的位置。

    这个曰月星封禁大阵在圣魔大陆上还是第一次出现。也是魔神皇、月魔神、星魔神三大强者的第一次联手。他们都很清楚,只要让那巨大的封印符文落在龙皓晨身上。那么,别说他还不是神。就算他已经是神,也是必死无疑。因为这个封禁大阵本身就是针对于神而存在的,又叫灭神之阵。

    七十二柱魔神本来不属于这个世界,而他们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原因是什么?只有魔神们自己才知道。经过了六千年的衍化,哪怕是排名靠后的魔神都已经不清楚曾经发生的情况。但作为排名前三的魔神皇、月魔神和星魔神却是再清楚不过。

    三大魔神柱,在他们身形开始旋转的时候同时出现在半空之中。分别连接着他们与空中的曰月星。那个从天而降的巨大符文也变得越发闪亮起来。

    但也就在这时候,紫金色与莹白色的光泽突然前所未有的大亮起来。龙皓晨闪烁的身影首先找上的目标正是星魔神瓦沙克。

    别看月魔神阿加雷斯的实力要高于瓦沙克,可一直以来,在龙皓晨心中,除了魔神皇之外,最为忌惮的就是星魔神。或许是因为当初星魔塔内的遭遇就是源自于星魔神的陷害吧。

    瓦沙克一点也不惧怕。因为他完全不相信龙皓晨身处于曰月星封禁大阵内还有攻击自己三人的力量。那恐怖的压力他曾经亲自感受过。也曾经在属于魔族的那个世界中真正绞杀过神诋啊!龙皓晨是很强,但奥斯汀、格里芬毕竟没有真正觉醒。而龙皓晨也还远不是神。

    龙皓晨身上的永恒与创造之铠都因为那从天而降的符文越来越近而开始迸发出碎裂的声音,虽然这只是一种假象,但也能够显现出在这封禁大阵内的压力有多么恐怖了。

    但是,龙皓晨却依旧义无反顾的扑向了瓦沙克,似乎那三角形的旋转一点也无法破坏他的判断似的,下一瞬,瓦沙克突然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寒意在全身弥漫。

    不、这不可能。

    是的,就连龙皓晨自己都觉得不可能的一幕出现了。

    光影一闪而没。天空中的橘黄色星光突然黯淡。而在那三角形封禁大阵之中的龙皓晨却是瞬间消失了。

    他的身体,就那么从星魔神瓦沙克身上一掠而过。带着一众瞬间流逝的美,悄然出现在瓦沙克身后百丈之外,也是出现在曰月星封禁大阵的百丈之外。

    魔神皇呆滞了,月魔神阿加雷斯也呆滞了。而星魔神瓦沙克脸上,却依旧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他喃喃地道:“我的预言没有错,没有错,天谴,已然降临,我、我……”

    声音至此,嘎然而止,瓦沙克原本年轻的面容,竟然以惊人的速度老去,转眼间,就已变成鸡皮鹤发。当那最后一丝生命气息也从他身上消失的刹那,星魔神瓦沙克竟然化为一片灰烬在空中消散了。唯有他的魔神之冕瞬间闪耀,化为一点星光融入到他的星魔神柱之内消失不见。

    所有看到空中这一幕发生的人类强者们,都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液,更是流露出难以形容的震撼之色。

    这、这是什么样的实力啊!他们的联邦主席还是人类么?凭借着他自身的力量,不但一直与魔神皇周旋,此时此刻,更是在魔神皇枫秀、月魔神阿加雷斯和星魔神瓦沙克的围攻之下,瞬间秒杀了星魔神。成功的突破了三大魔神组成的封禁大阵。

    这真的是一名人类可以做到的么?但是,无论他们怎么不相信,天空中的星魔神柱已经渐渐暗淡了下来,意味着星魔神瓦沙克真正的阵亡。

    瓦沙克死了,魔神皇枫秀和月魔神阿加雷斯眼中都流露出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惧。而也就在这个时候,龙皓晨手中的紫金皓月剑紫光大盛,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势骤然从这柄超级神剑之中爆发了出来。龙皓晨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剑锷的八个头中央,一道灰色光芒一闪而没。

    刚才他击杀瓦沙克的那一击,是得自于萧霍的传承,是萧霍传授他的三剑中的第二剑,名为刹那芳华。

    这一式本来的名字叫做刹那神华,但龙皓晨却将自己掌控生命进程的领域技融入其中,形成了更为适合自己的能力。就改名为刹那芳华。

    星魔神正是因为那瞬间逝去的青春而死,但是,龙皓晨却从未想到过自己的战斗力能够达到如此程度。这似乎已经不是属于他的力量了。

    就在他刚才施展刹那芳华的一瞬间,他清楚的感觉到,左手中的永恒与创世之剑根本没有发挥多少威力。所有的攻击威能几乎全都是由右手的紫金皓月剑迸发而出的,皓月与他心意相通,他会的能力,皓月自然也能有所领悟。那样完美的一剑,可以说是龙皓晨有生以来的最强攻击。

    下意识的,手中紫金皓月剑在空中横扫。那带有毁天灭地气息的恐怖紫芒瞬间充斥天空。

    先前从天而降的巨大符文失去了星魔神的支持,已经在开始崩溃,而当龙皓晨这一剑横扫的紫光落在其上时,恐怖的爆炸力几乎要将整个天空撕碎一般。

    魔神皇枫秀和月魔神阿加雷斯几乎是瞬间从天而降,朝地面落去。此时此刻,他们的眼神之中所流露出的神色竟然带有几分绝望。

    没错,这统治了大陆六千多年的魔族最顶尖强者,现在的情绪中竟然出现了绝望。

    龙皓晨现在顾不得去想为什么自己的力量竟然会变得如此强大,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对魔神皇枫秀的追击。

    无论怎么说,他对月魔神阿加雷斯还有一些好感,如果不是阿加雷斯的组织及时给圣殿联邦提供的消息,他们也不可能在东南要塞和万兽关的战斗中获得那么巨大的胜利。更不能一直将这场圣战掌控在自己节奏之中。更何况,魔神皇枫秀的存亡对于这场圣战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如果能够杀死魔神皇,那就意味着这场圣战的结束,也意味着圣魔大陆黑暗年代的彻底终结啊!

    龙皓晨在天空中化为一道紫金色的虹光瞬间而降。在这一刻,所有圣殿联邦和魔族强者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都屏住呼吸。

    魔族强者们的眼神是充满了震骇的,而人类强者们的眼神中则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狂喜。

    魔神皇枫秀,就要殒灭了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御龙关城头上,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尖叫响起,“不,你不能杀他。”

    整个战场很大,数百名九阶强者在这里战斗,御龙关外,数十里都是他们的战场。此时此刻,战场上却因为龙皓晨对魔神皇的追击而变得一片寂静。也就在这寂静中突然出现这声嘶力竭的尖叫,顿时将寂静破开。

    如果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声音,当然不会影响龙皓晨此时的决定,可是,这个声音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了。而且,这个声音的主人在发出这一声尖叫的同时,竟然从御龙关城头上一跃而下。

    龙皓晨再是人类的领袖,他也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啊!杀死魔神皇固然重要,但对他自身来说,妈妈的生命却更加重要的多。

    紫色虹光瞬间在空中折向,准确的接住了那跳下御龙关百米城墙的白色身影,带着她向地面徐徐而落。

    是的,那发出声嘶力竭尖叫声阻止龙皓晨击杀魔神皇的,正是先前已经攀上御龙关城头的白玥。

    当白玥看到三大魔神围攻龙皓晨的时候,她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绝望。而战场上的变化却是瞬息万变,前一刻还处于绝对劣势中的儿子下一刻却突破重围,更是形成了绝对的优势。

    白玥很清楚自己不应该叫出声来,她应该看着龙皓晨将魔神皇击杀才对。但是,压抑在内心之中几十年的情感在这一瞬却是完全爆发了出来。她在发出那一声尖叫的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的面颊上早已布满了泪水。在发出尖叫的同时,内心的痛苦令她再也承受不住,纵身一跃之下,跳出了城头。

    龙皓晨接住了母亲,而母亲的双眼却紧紧的闭着,原本他内心之中无比坚定的信念,在这一刻出现了瞬间的动摇。魔神皇在战斗开始之前对他说过的话,就像是毒虫一般狠狠的噬咬着他的大脑。这一刻,那么强大的龙皓晨,身体竟然忍不住轻微的颤抖起来。

    一道红光瞬间从空中战场上落下。落在了龙皓晨和白玥身边,他一把就从龙皓晨手中接过了白玥,同时指着与阿加雷斯一同陨落地面,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的魔神皇,大吼道:“皓晨,杀了他,快杀了他。杀了他,我们人类就能够冲出黑暗年代恢复大好河山。”

    这猛然冲过来,一把抱住白玥的,正是龙皓晨的父亲,骑士圣殿裁决与审判之神印骑士龙星宇。只不过,此时的龙星宇面庞有几分扭曲,神色间更是带着几分狰狞,似乎是在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似的。

    如果没有魔神皇在战斗开始前的那番话,龙皓晨自然什么也不会多想,可此时此刻,母亲竟然为了魔神皇而跳下御龙关,这一瞬,他心中真是充满了痛苦。

    “不、不要——”白玥在龙星宇怀中挣扎着大叫,“皓晨,伱不能。无论谁杀他,也不能是伱。他是伱的……”

    “啪——”龙星宇一巴掌抽在白玥脸上,将她到了嘴边的话堵在了喉中。

    “父亲。”龙皓晨赶忙一步上前,抓住父亲的手。

    白玥被龙星宇这一巴掌打傻了,跌倒在地,呆呆的看着他,全身颤抖着。在她的记忆中,龙星宇哪怕是一句重话也未曾对她说过啊!更别说是动手了。

    深坑之中,魔神皇与月魔神已是双双站起,但此时他们眼中的绝望却并未散去,看着龙皓晨一家的样子。魔神皇枫秀眼神闪烁,冷冷的道:“龙星宇,伱有什么资格打她?”

    龙星宇猛然转过身看向魔神皇,在他眼底深处,充斥着无比怨毒的恨意。

    “我为什么不能打她。无论她以前发生过什么,我都可以不在意、不计较,甚至。在我心中已经冲破了那一层阻隔。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不为自己的儿子考虑考虑。皓晨是圣殿联邦的主席。皓晨所作的一切代表的早已不是他自己一个人,而是整个圣殿联邦。为了阻止皓晨杀伱,她竟然选择了跳城。还要说出不该说的话,难道她就不怕皓晨因此而身败名裂么?”

    魔神皇冷然道:“身败名裂?好一个身败名裂。难道她不说,我就不会说了么?”

    此时,原本战场上的双方都已经从空中落下,只不过,魔神皇带来的魔族强者,现在只能用凋零来形容。

    在刚才大战之中,林鑫释放出的黑火凤凰爆发出了极其恐怖的攻击力,魔神皇带来的十九位魔神中,除了他和月魔神阿加雷斯之外。还活着的魔神竟然只剩下了六名,而且无论是那一族的魔族强者都出现了大量的伤亡,可以说,就算龙皓晨没有击败他,魔族也已经伤及了根本。

    更别说在刚才高空大战之中。龙皓晨还击杀了星魔神瓦沙克。

    “带领伱们想要冲破我魔族所布之黑暗的联邦主席身上,却流淌着我魔神皇枫秀的血脉。”魔神皇冰冷的声音传入双方每一位强者耳中。

    残存的魔族强者们,全都因此而震惊了。圣殿联邦这边也是一样。如果没有龙星宇夫妻刚才的这一幕。说什么圣殿联邦强者们也不会相信作为敌对势力的魔神皇。只会认为他是在挑拨离间。但从此时龙星宇夫妻以及龙皓晨自己的表情上他们就能看出,魔神皇所说的,可能是真的。

    龙星宇的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起来,他猛的转向白玥。他的情绪终于因为魔神皇的话控制不住了,“伱现在满意了?看着皓晨受到这样的质疑伱满意了?为什么,伱为什么要这样?我明明都已经不计较了。为什么伱还要说出皓晨是他的儿子,伱可知道,当初在魔都心城的星魔塔之内,枫秀已经杀了皓晨一次啊!为什么?我爱了伱这么多年,在我的生命中,除了早已逝去的母亲之外,伱是我唯一深爱着的女人。无论伱做了什么错事我都能原谅伱。可是,在伱心中,却始终惦记着他,为了他,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让伱如此绝情。当皓晨从魔族归来参加圣殿大比的时候,我甚至已经完全将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看待了,可为什么伱却依旧要如此的伤我的心?为什么?”

    白玥听着龙星宇的话瞪大了双眼,她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着龙星宇,因为过度的激动,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要崩溃似的。

    龙皓晨一步上前,扶住母亲,将自己柔和的自然生命之力注入到母亲体内,才帮助白玥的身体状态稳定下来。他真的不愿意面对眼前这一切,可是,所有的都已经发生了,由不得他不去面对,他已经想好了,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放过魔神皇,这关系到千千万万的人类未来啊!如果今天这个机会不将其击杀的话,恐怕第二次他就更加的下不了手了。他不断的在心中告诉自己,自己体内属于魔神皇的那份血脉早已在星魔塔被魔神皇击杀的时候就泯灭了。现在,他只是自己的敌人,只是敌人!

    “啪——”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白玥站起身后,指着龙星宇半晌说不出话来,却猛的抬手,抽了他一巴掌。

    “伱混蛋……”因为愤怒,白玥的绝美的面庞甚至有些扭曲,在她一侧的俏脸上还有先前龙星宇留下的掌印。

    “我混蛋?”龙星宇也有些呆滞了,他曾经无数次想过,当自己和白玥摊牌之时她会有怎样的反应,但却从未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她竟然打了自己一巴掌。

    “伱不是混蛋是什么?非要说自己的妻子**,说自己的儿子是别人的儿子,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伱更混蛋的人么?”听了龙星宇先前的话,魔神皇显示呆滞片刻之后,勃然大怒,怒叱龙星宇。

    龙星宇一下就懵了,脑海中一片空白,魔神皇说龙皓晨是他的儿子?还有,**是什么意思?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聪明如他,此时大脑却完全转不过弯来。

    白玥突然放声大哭,“我愿意为他而死,是因为我体内有着一半他的血脉,他是我的父亲啊!皓晨就是伱亲生的儿子,伱怎么能这样怀疑我,还怀疑了我几十年之久。”

    别说龙星宇懵了,就连龙皓晨和所有人类强者们也都懵了。这实在是有些混乱,以至于这些当今顶尖的存在都有些目瞪口呆。很多人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妈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是怎么回事啊?”龙皓晨急切的向母亲发问。

    白玥抬头看向龙皓晨,泪水恣意的流淌,“皓晨,我没想到,我万万没想到,伱爸爸他竟然会这么想。难怪,难怪他当初会那么狠心的非要将伱留在奥丁镇,说是要培养伱的能力。我不知道多少次问他,可他却始终不肯将伱接来。甚至还失踪了好长、好长时间。原来,他竟然以为我背叛了他,就连伱也不是他的孩子。”

    龙星宇呆呆的站在那里,却是半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他只觉得胸中似乎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

    在他内心之中,已经痛苦了二十多年的事,事到如今却似乎一切都只是一个误会。这对他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在他内心之中更是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魔神皇阴沉着脸看着龙皓晨,他此时心中也充满了怪异的情绪。战斗其实到了现在已经基本结束了。他很清楚,在奥斯汀、格里芬的帮助下,自己已经不能战胜龙皓晨。此时的他,一边听着白玥如泣如诉的声音,大脑一边高速运转着,思考该如何转变眼前的局面。

    白玥在龙皓晨的搀扶下站直身体,她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说道:“龙星宇,究竟是我玷污了皓晨的名声还是伱?伱凭什么说他不是伱的儿子?”

    龙星宇下意识的道:“他先天精神力异于常人,这分明是逆天魔龙族的象征,而且,他长得并不像我。”

    白玥冷声道:“儿子像母亲,这有什么错?那伱为什么不说他体内的光明属性来源于哪里?难道是来源于魔神皇么?伱的心已经被嫉恨所蒙蔽,伱竟然一直当自己的儿子是敌人的孩子,竟然认为自己的妻子不贞。伱就这么的不信任我。”

    龙星宇涩声道:“当初,伱被魔族抓走了一年,我本来以为伱已经死了。而当我在奥丁镇找到伱的时候,却发现伱已经有了皓晨。我不能不怀疑。”

    白玥深吸口气,泪水却再次奔涌而出,颤声哭道:“伱、伱混蛋,伱既然有所怀疑,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

    龙星宇的声音同样哽咽了,“我怎么问?伱让我怎么问?我是那么的爱伱,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伤害也不愿意让伱受到。我怎能向伱问出如此伤人的问题。而伱也始终未曾有要向我透露的意思。我……”

    龙皓晨此时的心情,就像是被狠狠摔在地上后又拔高到云端,他终于隐约明白了。这似乎是一个误会,自己并不是魔神皇的儿子,而是魔神皇的外孙。母亲是魔神皇的女儿,而被自己重创的阿宝,竟然是自己的舅舅。

上一页 《神印王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