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前传 第二章 炼金术士

    阿呆一楞,下意识的抬起头,他又一次看到了老人那满是皱摺的脸,老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正注视着他,“什,什么问题?”

    老人眉头微微一皱,心想,原来是个傻小子,傻点也好,不正好适合么。“我刚才问过你,你从来没有吃饱过么?”

    阿呆点了点头,感觉上,这个老人似乎没有什么打他的意思,他的胆子不由得大了一点,道:“是,是的,我知道您一定很生气,您要是不打我的话,能不能让我走。”虽然这次牵鱼失败了,但一天的时间毕竟很长,阿呆觉的自己还有机会完成任务,他从来不会因为一次牵鱼失败而气馁,为了心爱的馒头,他还是要继续的努力,做好自己的角色。

    老人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道:“我有说过不打你么?你偷了我的钱袋,我打你似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吧。”

    阿呆刚刚轻松了一点的面容再次垮了下来,恢复双手抱头的姿势,低着头道:“那,那您能不能别打我的手。”

    老人有些惊讶的问道:“为什么?”

    阿呆小声道:“因为,因为我还要牵鱼,如果手坏了,就牵不到鱼,牵不到鱼就没有馒头吃了,还会被黎叔打。”

    “牵鱼?黎叔?”老人只是微微楞了一下,就明白了牵鱼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黎叔就是眼前这个呆呆小贼的头。他心中产生一丝好笑的感觉,小偷被事主抓到,居然要求人家别打他的手,面前这个傻小子还真是呆的可以啊!

    “打你还是轻的,以我的身份,即使杀了你,也不会有人找我麻烦,你信不信。”

    阿呆一楞,道:“杀了我?杀了我,我不就死了么?死是什么滋味,您能先告诉我么?死是不是会很疼,死了以后就没有馒头吃了吧。”

    老人突然觉得,和这个呆小子说话,自己的心情似乎开朗了许多。但是,老人怎么也不可能想到,眼前这个问他死是什么滋味的瘦小男孩儿,在十数年之后,竟然成了大陆上叱咤风云的“死神”,成为给他人带来死亡的人。

    “你想吃饱么?”老人决定不再和阿呆磨蹭下去,直接进入了正题。

    说到吃,阿呆顿时来了精神,早上吃的那个馒头早在寒冷的天气下消化掉了,他的肚子咕噜响了一声,抬起头,渴望的看着老人道:“想啊!我最想吃饱了。要不,要不您给我一个那紫色的钱币,只要一个就够了。”一想到鸡腿,阿呆的口涎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老人道:“我不会给你钱的,不过,如果你想吃饱的话,就跟我走吧,我会让你吃饱的,而且,我不会打你。”

    阿呆眼睛一亮,早上他刚想像丫头那样被人带走,愿望就实现了,他小心的问道:“真,真的能让我吃饱么?”

    老人点了点头,道:“有什么其他要求你也可以提出来,我会尽量满足你的,但是,这一走可能很长时间不会回来了,你要想清楚了。”他可不希望弄一个孩子回去,天天跟自己哭闹,到时候杀了他,还要再出来找另外一个。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愿意跟您走,只要能让我吃饱就行了,我没别的要求。”

    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跟我走可是要干活的,你怕不怕辛苦。”

    “干活?干什么活?”阿呆喃喃的问道。

    老人道:“怎么也比你当小偷好,最起码我不会打你,不是么?你不会的我可以教你。”

    阿呆低着头,道:“可是,可是,我是很笨的,他们都说我蠢,我能学会么?”

    老人有些不耐烦的道:“我说你能学会就能学会,跟我走吧。”说完,转身向巷子外走去。

    阿呆应了一声,紧跟着老人走了出去,没走几步,老人突然停了下来,阿呆没注意,正好撞在老人的背后,“哎呦。”阿呆痛呼一声,捂着自己的鼻子,不解的看向老人。

    老人回过头来,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呆道:“我叫阿呆。”

    老人嘲弄的道:“阿呆?果然是人如其名啊!记住,我叫哥里斯,是一名炼金术士,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学徒工。”

    阿呆点了点头,生怕自己忘了,连连念道:“歌里死,歌里死,……”

    老人声音提高道:“我叫哥里斯,不是歌里死,你给我记清楚了。你以后要叫我老师。”

    “哦,哦,我知道了,老,老师。可是,老师是什么意思。”

    哥里斯感觉自己真的被这个小家伙打败了,无奈的解释道:“老师,就是教导你东西的人。”说完,扭头走出了巷子。哥里斯这个名字,即使是炼金术士工会的会长听到,也会流露出尊敬的表情,毕竟,虽然他喜怒不定,但总是为数不多的几名大师级别的炼金术士之一。

    阿呆突然想到昨天丫头走了以后黎叔的表现,赶忙追上去,道:“老师,您能不能陪我去向黎叔说一声,他给我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馒头,我要走,怎么也要跟他打个招呼,要不,他会生气的。”

    哥里斯想了一下,,点头道:“好吧,带路。”本来他是没必要和阿呆去的,但为了自己的计划,必须要让阿呆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所以,他才会同意阿呆这个傻的不能再傻的提议。

    阿呆在前面带路,七拐八绕的,带着哥里斯来到了城南角落中,那座自己住了一年多的破屋外,这个时间,大多数孩子都被黎叔派出去工作了,并没有吵闹声传出。哥里斯皱了皱眉,道:“就是这里吗?”

    阿呆点了点头,小心的推开那扇并不结实的木门,率先走了进去。

    黎叔正在房间中抱着个酒罐喝着小酒,自从阿呆牵鱼的水平越来越高,他的收入也渐渐的提升起来,再不用自己出去忙活了,他正在幻想着,再有几年的时间,多攒点钱,就能过上更舒服的生活,甚至可以娶一个女人回来,让自己好好的做一回大爷,再不用去那破窑子里发泄了。在酒精中闭着眼睛正做着白日梦,门突然打开了,阿呆那瘦小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恩?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牵了几条鱼啊?”

    阿呆有些害怕的说道:“黎叔,我,我没牵到鱼。”

    一听到阿呆没有拿回成果,黎叔的声音顿时尖锐起来,凶睛大睁,“没牵到鱼?没牵到鱼你回来干什么?皮肤又紧了是不是。”

    阿呆身体一颤,唯唯诺诺的道:“我,我是回来向您告别的。”

    黎叔一惊,噌的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你想走?吃了我这么长时间干饭,你就这么想走,翅膀硬了?是不是。”他怎么舍得自己这个摇钱树走呢,丫头走了他并不怎么心疼,就算留下,那个不能牵鱼回来的也只会浪费粮食,即使是卖给奴隶贩子,恐怕也卖不了多少钱。可是阿呆不一样,现在几乎一多半的收入都是阿呆带来的,他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摇钱树离开。黎叔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控制的柔和一些,道:“是不是又饿了,我再给你个馒头吃好了,然后乖乖的给我去牵鱼,别动什么歪心思,否则的话,哼哼。”他晃了晃自己的拳头,威胁的看着阿呆。

    长时间的积威使得阿呆不自觉的想退缩了,能多吃一个馒头,也是好事啊!他正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哥里斯的声音响了起来,“否则你能把他怎么样?”随着脚步声响起,哥里斯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阿呆身旁,黎叔在他面前,显得那么猥亵而渺小。

    “你,你是什么人?”黎叔色厉在内的问道。

    哥里斯淡淡的说道:“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管,我和阿呆来这里,只是为了告诉你一声,我要带他离开,从今以后,他在不是你手下的小偷了。”

    黎叔的心有些发凉,在这个看不清面貌的人身前,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压力使他喘不过气来,但利益毕竟是最重要的,他鼓足勇气,道:“不行,你不能带他走,怪不得他敢离开我呢,原来是找了个后台。我他妈的打死你。”说着,一拳向阿呆的胸口打去。

    阿呆下意识的身体一缩,等待着疼痛的来临,但是,半天却没有动静。阿呆睁开眼睛,这才发现,黎叔的拳头并没有打到他,而是停留在半空之中,被一只枯瘦的手抓住了腕子,冷汗,正从黎叔的额头上流淌而下。

    “我说过,他现在是我的学徒工,你没有权利再打他。”哥里斯随手一推将黎叔甩到一旁,他可不像普通魔法师的身体那样脆弱,虽然并不会什么武技,但像黎叔这样的角色还不看在眼内。

    黎叔捂着自己的腕子,怒骂道:“你,你这个混蛋,你想抢人吗?”

    哥里斯冷笑一声,道:“像你这样的渣子,早该被天神惩罚了,再纠缠,我就让你下地狱。”说着,他伸出那只刚才抓住黎叔的右手,几句古怪的咒语模糊不清的从斗篷中传来,黑色的火焰突然出现在哥里斯掌中,火焰闪烁着妖异的光彩,哥里斯随手一挥,黑色的火焰化为一条火线落在了房间中唯一的三条腿木桌上。没有任何声息,没有燃烧的迹象,木桌就那么凭空消失了,连一点灰烬都没有留下,空气中只残留着一丝难闻的味道。

    阿呆和黎叔都楞住了,阿呆道:“老师,您在变魔术么?桌子怎么没有了?”

    哥里斯看了他一眼,道:“这不是魔术,叫魔法。”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中级以上级别的魔法师看到刚才的情景,都会吃惊的发现,哥里斯所使用的火焰是黑暗魔法和火系魔法结合的融合魔法。

    黎叔的牙齿不断的上下碰撞着,“你,你,你是魔法师。魔法师大人,别,别杀我。”他很清楚的知道,像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如果眼前的这个人要杀自己,就像捻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谁也不会关心一个小偷的死活。更何况,除了神圣教廷和索域联邦以外,魔法师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只要杀的不是贵族,都有一定的赦免权。没有任何人愿意去得罪他们。

    哥里斯扭头冲阿呆道:“已经交代过了,咱们走吧。”

    阿呆看向黎叔,黎叔脸色惨白的跌坐在那里没有出声,毕竟,和金钱比起来,似乎还是生命更重要一些。

    “黎,黎叔,那我走了。”阿呆丢下一句话,赶忙跑了出去,出了门,他似乎感觉到全身轻松了许多,刚才哥里斯将黎叔甩到一旁时,他内心深处,竟然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意,黎叔和馒头比起来,似乎还是馒头重要一些,更何况,哥里斯说过,不会打他。没有谁是愿意挨揍的,全身疼痛的感觉毕竟另人难以忍受,和这个什么术士在一起,总要强过和黎叔在一起吧。

    其实,阿呆自己并没有察觉,他之所以选择和哥里斯在一起,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丫头临走时的叮嘱。

    哥里斯走的不快,使阿呆可以很轻易的跟上,虽然天空仍旧是阴云密布,但阿呆却显得开朗了许多,“老师,咱们去哪儿?”

    哥里斯停下脚步,冲阿呆冷声道:“不要多问,跟着我就行了。”

    冰冷的声音让阿呆吓了一跳,长时间养成的懦弱使他根本无法兴起一丝反抗的念头,“哦,对不起。”

    哥里斯转过身,继续向前走去,他心里很满意,这个孩子虽然呆了一些,但还是很听话,一年以后,应该可以让自己完成那件事了吧,那可是自己多年的心愿啊!想到这里,哥里斯苍老的脸上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如果阿呆看到这个笑容,恐怕会动摇他离开的决心吧。但是,他没有看到,也正是因为和哥里斯一起离开了尼诺,才有了他一生不平凡的经历。

    走了不久,哥里斯带着阿呆来到了一座宏伟如宫殿的旅店前,他昂首而入,两名守门的门童赶忙打开大门,恭敬的将他迎了进去。

    阿呆看着面前镀金的大门,不由得吞了口吐沫,这个地方他是很熟悉的,因为他曾经为了牵鱼在这里蹲守过几回,黎叔曾经告诉过他,这里是尼诺城最大的旅店,叫凯伦大酒店。老师是住在这里的么?他下意识的跟了上去。

    “去,去,去,哪里来的小乞丐,快滚。”高大的门童拦住了阿呆的去路,像赶苍蝇一样趋赶着他。阿呆被吓了一跳,赶忙答应着,向一旁走去,走出几步,他停了下来,心想:不对啊,我是跟老师来的,老师都已经进去了,那我也应该进去吧。想到这里,他又走了回来,客气的冲门童道:“我是跟老师一起来的,能让我进去么?”

    门童掸了掸身上的迎宾礼服,看着一身肮脏的阿呆,脸上流露出强烈的厌恶神色,不屑的说道:“哪个是你的老师,滚远点,别把我们的地弄脏了,一个臭乞丐,还想进我们酒店,也不瞧瞧自己的德行。”

    阿呆有些着急了,他虽然脑子慢一些,但也知道,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黎叔那里是绝对回不去的,只有跟着哥里斯才能吃到心爱的馒头。“让,让我进去吧,我要找我的老师。”他再一次恳求着,眼神中流露出焦急之色。

    门童已经不愿意再和面前的小乞丐纠缠下去,凶狠的朝阿呆走了过来,“他妈的,你是给脸不要脸啊,非让大爷动手。”抡起扑扇般的巴掌就要向阿呆扇去,乞丐他见的多了,在天金帝国,像这样的乞丐有的是,就算打死几个,也不会有人来找他麻烦。

    “慢着,他是跟我来的。”哥里斯的声音在关键的时刻响起。其实,刚才他一进入酒店,就知道阿呆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放进来的,但为了让阿呆对自己更死心塌地,所以哥里斯一直没有出来,终于,门童忍不住出手了,他这才及时阻止。

    门童楞了一下,收回了抡起的手掌,疑惑的冲哥里斯道:“先生,他真是跟您一起来的么?”

    哥里斯微微抬头,斗篷下两道寒光电射而出,门童顿时打了个寒战,全身颤抖了一下,赶忙道:“对不起,先生,是我莽撞了,请。”见过世面的他自然知道眼前这个魔法师装束的家伙是自己惹不起的,赶忙道歉,并冲阿呆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阿呆快步上前,走到哥里斯面前,“对不起,老师,我,我……”

    “走吧。”哥里斯已经从阿呆眼底深处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东西。说完,他率先转身向里走去,这回阿呆终于学的机灵了一些,紧紧的跟在哥里斯身旁,无数道尖锐的目光射在阿呆身上,使他感觉到非常不自然,蜷缩着身子,低下头,只是默默的看着哥里斯的脚,随着他向前走去。

    哥里斯带着阿呆来到一扇大门前,推门而入,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水汽,一股暖意贯穿阿呆全身,他不自觉的说道:“好暖和啊!”这里,是凯伦大酒店众多公众浴室的一间,这个时间,这里是不会有客人的,一般只有到了晚上,这种公众浴室才会有人来泡汤。

    “先生您好,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么?”一名中年人走了过来,他一边冲哥里斯客气的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阿呆几眼。

    哥里斯从钱袋中摸出一玫紫晶币,扔给中年人,道:“带这孩子去洗澡,让搓澡工把他身上的污垢洗干净,然后再给我去买一套他的衣物,要全套的,朴素一点,明白吗?多余的是你的小费。”

    中年人是这间浴室的负责人,虽然阿呆身上的味道让他感到很难受,但哥里斯阔卓的出手顿时使他笑容满面,要知道,他一年的工资也不过是五个紫晶币而已,这一玫紫晶币最起码可以剩余一半啊!“是,是,先生,您放心,一定包您满意。三号,四号,快带这位小少爷去洗澡。”随着他的呼唤,两名壮年搓澡工跑了出来。

    阿呆向哥里斯身后躲了躲,有些恐惧的看着面前的两名大汉,哥里斯道:“跟他们去洗个澡,我的学徒工可不能全身肮脏。”

    洗澡?好象有记忆以来,自己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件事,只是以前曾经见黎叔在房间中洗过,自己还给他搓过背,他当时的表情似乎很舒服似的。洗澡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想到这里,阿呆应了一声,跟着两名搓澡工去了。

    中年人叫过一名手下,吩咐他去买衣服,然后亲自沏了杯香茶捧到哥里斯面前,道:“先生,要麻烦您等一会儿了。”

    哥里斯恩了一声,坐在柔软舒适的大沙发上,不再说话。

    中年人虽然想套套近乎,但看哥里斯似乎很不容易接近似的,也就放弃了,将茶放在茶几上,自己退回了柜台后。

    足足过了一个小时,浴室里面的门终于打开了,哥里斯抬头看去,自己也吃了一惊,肮脏的小乞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干干净净的小男孩儿,半长不短的黑发披散在身后,虽然很瘦,但他的皮肤却很白皙,模样普通,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如果不是黑发黑眸,很有可能会被认成天金人,举手投足之间并没有那种市井之气,连他的眼神也不像小偷般贼眉鼠眼,但是,却很呆滞。哥里斯也正是从他呆呆的样子中,才认出,这是自己刚收下的小学徒工。

    阿呆别扭的摆弄着自己身上的新衣服,灰色的布料虽然不是非常好,但穿起来却很干爽,最外面的棉制大衣暖和极了,刚才洗完澡照镜子时,连他自己都没有认出,镜子中那个憨憨的小男孩儿就是他。

    “先生,您还满意么?”中年人赔笑着问哥里斯道。

    哥里斯点了点头,冲阿呆道:“我们走吧。”

    阿呆点了点头,快步跟上哥里斯,两人一起出了浴室。

    看着他们离开了,一名搓澡工冲中年人道:“头儿,真是太恐怖了,那孩子身上的泥足有几斤重,我从来没有搓的这么过瘾,每一下都能搓出一大个泥卷,爽,真是太爽了。”

    另一名搓澡工赞同的说道:“是啊,真是太爽了,可惜的是,味道差了一点。”

    中年人没好气的说道:“你们那么爱搓,出去找乞丐去搓啊!恐怕那个也不比他泥少。”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紫晶币,心中早就乐开了,有了今天的外快,晚上又可以出去逍遥逍遥了。

    哥里斯带着阿呆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住的是标准间,本来就有两张床,之所以洗完澡才带阿呆回来,是因为他怕自己会受不了阿呆身上的气味。房间内豪华的装饰使阿呆楞楞的站在门外,他疑惑的问着自己,我真的可以进去么?“进来。”哥里斯的声音回答了他的问题。

    “咕噜噜。”刚一进房门,阿呆的肚子就响了起来。哥里斯回头看了他一眼,脱下身上的大斗篷,问道:“你饿了么?”

    阿呆这才看清楚哥里斯的样子,他和自己一样,也很瘦,只不过哥里斯的骨头架子很大,可以完全将衣服撑起来,满头的白发和深深的皱纹显示着他已经不小的年龄,那双碧蓝而深邃的眼眸使得阿呆有些害怕。

    “回答我的问题。”哥里斯不容质疑的说道。

    “是的,我饿了。我今天只吃过一个馒头。”阿呆靠墙站着,小心的回答着。

    哥里斯脱掉鞋子,半靠在床上,他从怀中摸出一颗药丸,犹豫了一下,扔给了阿呆,道:“吃了它。”

    “哦”阿呆答应一声,直接将药丸扔进了嘴里,他不明白,这白色的小球能有什么作用。药丸刚进口,他的后脑就挨了哥里斯一巴掌,痛叫一声,药丸又吐了出来。阿呆揉着有些疼的脑袋,问道:“老师,怎么了。”

    哥里斯真是快被自己这个笨学徒打败了,他重新将手中的药丸递了过去,道:“拨开外面的蜡衣再吃,连药你都没吃过么?”

    阿呆看着滚圆的药丸,没敢接过来,试探着说道:“老师,我,我真的没吃过,什么叫蜡衣?”

    哥里斯叹了口气,捏开药丸外面的蜡衣,从里面取出一颗红色的药丸,清香之气顿时溢满房间,他一只手捏出阿呆的下巴,另一只手将药丸塞进了阿呆的嘴。

    阿呆一楞的工夫,已经觉的药丸化为了津液顺喉而下,所过之处,带来一股清凉的感觉。

    “去厕所脱了裤子蹲着,一进门左边的那个门就是厕所,快去。”哥里斯不得不说的清楚一些,如果不说清楚了,面前这个呆小子很可能会穿着裤子拉屎,他可不想给自己再找什么麻烦。

    阿呆虽然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让自己去厕所蹲坑,但还是听话的跑了进去。

    一会儿的工夫,厕所中像放炮一样传来噼里啪啦的闷响和阿呆舒服的呻吟声,哥里斯给阿呆吃的,是他自己特制的九转易髓丸。这九转易髓丸是他用了十余年的时间,在大陆各地采集了上百种珍贵的药材,用特殊的方法,经过九蒸九晒,最后再用高温炉火炼制出来的,当初一炉也只炼成了五颗,他自己吃了一颗,以每颗一千玫钻石币的价格卖给了王室三颗,剩余的,就是刚才给阿呆的一颗。九转易髓丸的主要功效,是祛除体内杂质,疏通经脉,延年益寿。是练武者最梦寐以求的东西。

    哥里斯暗暗叹息,自己最后一颗九转易髓丸既然已经给他吃了,就再不能后悔了,阿呆的身体经过药力的改善,再经过一定时间的调养,就可以达到自己期望的程度,只要其他东西都准备完善,最后必然可以完成心愿的。从现在开始,这小子就是自己的宝贝了,不论如何也要将他带在身边才行。

    良久,厕所中终于没有了声音,但是,又过了半天,阿呆依然没有出来,哥里斯心中一惊,难道这孩子的身体太弱,禁不起药力么?这可坏了,如果他死了,就浪费了唯一一颗九转易髓丸,再让自己上哪里去找调理身体的宝贝啊!想到这里,哥里斯快步来到厕所门前,猛的将门推开。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浓烈的恶臭,哥里斯赶忙捏住自己的鼻子,眉头紧皱。

    阿呆楞楞的蹲在那里,看着突然闯进来的老师,茫然不知所措。

    哥里斯看到阿呆没事,不由得松了口气,微怒道:“你拉完了没有?”

    阿呆点了点头,道:“拉完了。”

    “拉完了怎么还不出来?你想住在里面啊!”已经很久没有人能让哥里斯生气了,因为那些让他生气的人都已经变成了灰烬,可是,眼前的这个孩子却让他无可奈何。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