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前传 第三章 初涉魔法

    阿呆委屈的说道:“您,您没让我出去啊!您不是说了,我什么都要听您的么?”

    哥里斯扭头走进房间,长出口气,打开窗子,将外面新鲜的空气放近来,以冲淡屋内的臭气。他感觉自己真的被这个笨小子打败了,再次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冲厕所的方向喊道:“擦干净你的屁股,出来吧。”

    穿好衣服,阿呆从厕所中走了出来,他突然感觉,自己好象变了个人似的,全身说不出的清爽,似乎一下子丢掉了很重很重的包袱,全身都轻飘飘的,连浑浊的大脑也清明了一些,全身都充满了活力。“老师,您刚才给我吃的是什么?”

    哥里斯不耐烦的道:“九转易髓丸。”

    “九转易髓丸?那是什么东西?”

    “别多问,坐下。”哥里斯指着一旁的凳子,“我要问你几个问题,然后就带你去吃饭。”

    一听到吃饭这两个字,阿呆眼中顿时燃烧起兴奋的火焰,乖乖的坐到凳子上,等待着哥里斯的询问。

    “阿呆,你还有其他名字么?你是落日人还是华盛人?”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没有其他名字。什么是落日人和华盛人?”

    哥里斯道:“落日和华盛是大陆上另外两个帝国的名字,看你黑发黑眸,应该是这个两国家其中之一的后裔。”

    “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落日和华盛这两个国家以前我好象听说过,但没什么印象了。”

    哥里斯重新坐到床上,看着脸色已经红润了许多的阿呆,道:“知道你的父母是谁么?”

    阿呆茫然摇头,道:“我只记得自己在街上一直要饭,要饭。有一天黎叔来了,他说会给我吃的,我就跟他走了。”

    “那你今年多大了?”

    阿呆想了想,道:“十二,哦,不,十三岁了吧。”他确实不太清楚自己有多大,黎叔身边和他差不多高的孩子都是十二或者十三岁,所以,他觉得自己也应该是这个年龄才对。

    十二、三岁,恩,还是比较合适的,哥里斯继续问道:“知道你是那年那月生的么?”问完了他就后悔了,面前的傻小子连自己多大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呢。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阿呆脱口而出,“神圣历九七七年三月二十一日。”说完,连他自己都楞住了。

    哥里斯眼中寒芒一闪,道:“你不是说不知道自己多大么?怎么又说出来了。”

    阿呆张口结舌道:“我,我也不知道,只是刚才突然想到这个日子,就说了出来。”

    哥里斯皱了皱眉头,暗暗推算着,现在是神圣历九八八年四月,那这么说眼前这个阿呆应该是十一岁才对,但刚才阿呆的表现却让他感觉到有些怪异,冷声道:“小子,你可不要和我耍花样。”

    阿呆缩了缩身体,道:“不,不会啊!”

    “你过来。”哥里斯冲阿呆招了招手。

    阿呆有些不情愿的走到哥里斯身前,哥里斯伸手抓住阿呆的肩膀,低低的念了几句什么,一股热流顿时顺着阿呆的肩膀流入了他的身体。开始时,阿呆还觉的很舒服,但过了一会儿,哥里斯传过来的热流越来越强,阿呆渐渐的抵受不住了,他想挣扎,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炽热的气流似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融化使得,不断的在他体内四处流动。阿呆的骨骼开始劈啪做响,剧烈的疼痛使他忍不住惨叫起来。

    “啊——,老师,我受不了,您饶了我吧,好疼啊,好疼啊!”

    哥里斯皱了皱眉头,一抬手,一圈青色的光芒将阿呆的身体包裹住,将声音完全隔绝在内。

    良久,当阿呆的身体已经有些瘫软时,哥里斯终于松开了手,他长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这傻小子根骨居然这么好,既适合修炼魔法,也适合修炼武技,没白耗费我一颗九转易髓丸,这样就更好了,到时候……”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谨慎的看了阿呆一眼。摇了摇头,哥里斯道:“可惜,他的脑袋好象受过什么重创,即使是九转易髓丸的效力都无法将那股积郁之气清除掉,不过还好,这并不影响我的实验。”

    热流终于退去,阿呆整个人全身无力的瘫倒在地,他不知道哥里斯为什么要这样对他,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哥里斯一把将阿呆的身体从地上拽了起来,冷声道:“不许哭,我刚才是看看你是否有帮我干活的实力,你明白吗?并不是打你。温柔之水,聚于我手,滋润眼前的生灵吧。”蓝色的光芒从哥里斯手中发出,像涓涓细流融入阿呆的身体。这是水系最普通的恢复术,哥里斯是很少用到的,为了不让阿呆心中存有阴影,他不得不帮他恢复体力。

    阿呆感觉到清凉如水般的气流从哥里斯的手中不断传出,失去的力气正在一分一分的恢复着,先前灼热造成的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了,对于哥里斯的话,不由得信了几分。

    哥里斯将阿呆塞到凳子上,背对着他道:“你要记住,只有强大的人才能活的更好,懦弱,只有受人欺负,眼泪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阿呆感觉哥里斯的话似乎在哪里听过似的,竟然引起了他脑海中的一些共鸣,他擦掉脸上的泪痕,怯怯的说道:“是,老师,我知道了。”

    哥里斯点了点头,道:“好,那你告诉我,你最爱吃什么?最想干什么?”

    阿呆老实的道:“我最喜欢吃馒头,还,还有鸡腿,最想干什么?我,我也不知道。”

    哥里斯心中暗骂,真是个傻小子,不过这样也好,对于自己以后的行动会更有利,“那好吧,从现在开始,你就一直跟着我,我保证你每天能够吃饱,如果,你敢私自出走的话,还记得今天那张桌子么?那就是你的下场。”

    哥里斯的威胁似乎对阿呆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他楞楞的说道:“只要您能让我吃饱,我怎么会跑呢?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哥里斯猛然转了过来。

    阿呆看了看哥里斯苍老的面容,喃喃的说道:“可是,您要死了的话,我吃什么呀?”他清楚的记得,当初丫头说过,她奶奶就是因为岁数过大才死的,而奶奶死后,丫头才会沦落街头要饭。

    哥里斯被阿呆的话气得全身一阵颤抖,他的手抬起来几次,又都放下了,一想起自己那伟大的计划,他决定,忍了。没好气的说道:“放心吧,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死的。走吧,我带你去吃饭。”

    “好啊!老师,您真是太伟大了。”

    “哼!我的伟大,又是你能够知道的?”

    两天后,当哥里斯觉的阿呆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时,带他离开了尼诺城。今天的天气出奇的晴朗,似乎预示着阿呆将走入人生的另一个起点。

    “老师,以后我还能回来么?”阿呆一边看着身后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城,一边问道。

    哥里斯看了看阿呆,道:“也许吧,以后有机会的话。怎么?你还有什么惦记的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没有。”这是他在哥里斯面前第一次撒谎,其实,他心里想的是,丫头以后还会回来找他的。但他并没有说出来。虽然哥里斯这几天以来一直对他不错,每顿饭都会让他吃饱,还让他吃到了许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美食,但是,阿呆的心中总是隐隐觉的,和黎叔比起来,他的这位哥里斯老师似乎更危险似的。

    哥里斯并没有在意阿呆的话,带着他继续向前走去。

    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来到了位于尼诺城外不远出的海滨港口,以前阿呆也曾经来过这里几次,他很喜欢海,喜欢那种波澜壮阔的感觉,看着远方的海天交接处,听着一声声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阿呆不由得楞了。

    “快走,我们要赶上这班船。”哥里斯回头冲着面对大海的阿呆道。

    阿呆一楞,道:“船?老师,您是说我们要做船吗?”他的声音有些兴奋,不知道多少回,他都想象着自己像那些渔民一样,坐着木制的小船在海上漂浮着,那种感觉,是阿呆最向往的。

    “恩,咱们要到瓦良行省去,坐船要快的多了。”哥里斯淡然答道。

    “太好了,太好了,我要坐船了,我要坐船了。”阿呆兴奋的跳了起来。

    哥里斯皱眉道:“你给我安静一些,想坐船就快走。”

    两人很快走到码头,当阿呆看到长达上百米,宽二十余米,高有三层的巨大客船时,张大了嘴,痴痴的说道:“这,这就是我们坐的船吗?它好大啊!”那些渔船和面前漆成白色的大船比起来,简直太微不足道了。

    哥里斯哼了一声,道:“大什么?我还嫌它小呢,上船了。”

    经过宽阔的登船板,阿呆跟着哥里斯上了这艘名叫拜神的大船,哥里斯买的是顶层的一个二人舱,一上船,哥里斯就感觉到全身不自在,他刚才之所以对阿呆说嫌这艘船小,最主要的就是因为他——晕船。如果不是想早些回去开始准备自己的计划,他才不会选择坐船呢。

    阿呆兴奋的在船舱中不住的走动,不时透过圆形的玻璃向外看去。一会儿的工夫,高大的桅杆上扯起了宽阔的风帆,船渐渐的开动了。由于这里的深海处有冰山,所以,这艘拜神客船在开始阶段都是延着海岸线而行,到了暖和一点的地区,船才会驶入深海,快速前进。

    “动了,动了,老师,船动了。”

    哥里斯一把将阿呆扯到身前,瞪了他一眼,道:“还记得我昨天教你的东西吗?”

    阿呆眨了眨眼睛,尴尬的说道:“我,我忘了。”这两天以来,哥里斯一直在教导阿呆学习一些关于炼金术士方面的知识,可惜的是,阿呆的脑子实在是慢的很,连几个最简单的术语都记不住。

    “哼。就知道你又忘了。算了,我看你你也记不住什么?你盘膝坐到床上去。”

    “哦。”阿呆应了一声,照着哥里斯的吩咐坐好。哥里斯站在他身旁,沉声道:“术语等回到我那里你再继续学习,在船上这段时间,我先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魔法。所谓魔法,就是以自己本身的精神力量沟通天地间蕴涵的各种元素,凭借精神力量来催动它们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我不期望你现在能明白,待会儿我将我自身的魔法力注入到你身体力,你闭上眼睛,感觉着你看到了什么,然后告诉我。”

    阿呆点了点头,闭上眼睛,道:“是,老师。”

    哥里斯道:“我要求,你三个月之内,最起码要将火球术、火焰术这两个最简单的魔法学会,否则,我就不给你饭吃。好了,收摄心神,用你的心去感受我传出的力量。”说着,他伸出右手,按在阿呆肩膀上低低的念了几声咒语。

    阿呆觉的自己肩头一热,顿时想起那天在旅店中的折磨,全身一震。

    “屏除杂念。”哥里斯沉声道。

    热流通过肩膀传入体内,似乎热度并没有增强的迹象,只是不断的在他体内循环着,阿呆不由得放下心来,他脑中本来就没什么杂念,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在哥里斯发出的热流中朦胧的睡着了。

    哥里斯开始时还以为阿呆沉浸在魔法元素的海洋中陶醉呢,可过了半天,他始终都没有动静,而这种传输魔法力的做法只能将自己体内固有的魔法力传入对方体内,无法召唤空气中的魔法元素,所以,连哥里斯这样的魔法水平也感觉到吃力起来。他缓缓的收回右手,道:“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阿呆,阿呆。咦,好啊,你这小子,竟然睡着了,白浪费我那么多精力,气,气死我了。”

    一个不大的水球在阿呆脸上炸开,好梦正香的阿呆顿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啊!下雪了,下雪了。”

    哥里斯怒气冲冲的在阿呆头上敲了一下,道:“下你个头,我刚才让你干什么来着?可你都干了些什么?”

    阿呆这才看清自己的处境,也想起了一些之前的事,低着头道:“老师,对不起,刚才,刚才太舒服了,所以我睡着了。”

    哥里斯勉强抑制住自己内心的怒火,冷声道:“告诉我,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别说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不知道,那今天的饭就没有了。”

    有一听到饭,阿呆顿时精神了一些,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心想,刚才我什么都没看见啊!怎么回答。可是,饭食的诱惑实在太大,阿呆想了想,决定把自己刚才的美梦说出来,看看能不能蒙混过关,想到这里,他看了表情严肃的哥里斯,道:“我,我刚才感觉全身发热,然后就迷糊了,后来,我看到好多好多的小孩子来和我一起玩,他们每人手上都拿着一个红色的小馒头,要送给我似的,我收啊收的,怎么也收不过来。我也想拿自己的东西给他们,可是,我身上什么都没有,只能作罢了。后来,您就把我“叫”醒了。”

    哥里斯听的暗暗心惊,他怎么会不明白阿呆说的是自己的梦境呢。虽然阿呆睡着了,但他所描述的,竟然和火元素有关,那些什么和他玩的小孩儿完全是他梦中的臆想,而那些红色的小球,则正是天地间的火元素啊!火元素为什么会都飘向他呢?除非他是天生纯火体质,但自己已经检查过了,他并不是啊!想当初,自己学习火系魔法的时候,也只能感受到周围有火元素的存在而已。

    阿呆忐忑不安的看着哥里斯,他不知道自己用梦境代替感觉的谎话能否让自己吃上饭。

    哥里斯伸出右手道:“跟着我念。充斥于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你们温暖的力量,凝聚成球,现于我手。”扑哧一声,哥里斯手上出现一个直径十几公分的火球,周围的空气顿时变的灼热起来。

    阿呆虽然不明白哥里斯是什么意思,但还明白这又是什么术语之类的,学着哥里斯的样子,道:“跟着……啊,这句不用念吧。充斥于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你们温暖的力量,凝聚成球,现于我手。”咒语刚念完,阿呆突然感觉到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冲向自己的掌心,扑哧一声,手中亮了起来,一个直径只有一厘米的小火球出现在掌心之上,阿呆吓了一跳,惟恐被火烧到,在他意念一动的瞬间,火球顿时熄灭了。

    哥里斯楞楞的看着阿呆,半晌,他才反应过来,杀机从眼底一闪而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傻小子竟然有如此之好的魔法天赋,当初他第一次吟唱这个火球术咒语时,也只是掌心发热而已,但他的师傅就已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而这个貌不惊人,还有些痴傻的小子,竟然可以释放出一个微小的火球,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阿呆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手上会出现一个小火球,痴痴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两个人就那么在房间中楞了起来。

    良久,哥里斯熄灭手上的火球,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要休息一下,你记清楚了刚才的咒语。自己释放出的火球是漂浮于手上的,不会伤害到自己,没事的时候你就坐在床上,默默的想着那些红色的小球,知道了么。”

    阿呆点了点头,努力回忆着刚才的那句所谓咒语的话,顾不上再去看海,对他一个还只有十一岁的孩子来说,火球术带来的好奇,远比大海要强烈的多。

    哥里斯不再理会他,自己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还好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海面上风平浪静,船身并没有太多的震荡,让他晕船的症状表现的很轻微。他想,如果换一个魔法师看到刚才阿呆的表现,肯定会欣喜的收他做徒弟吧。天赋确实不错,自己年龄也大了,是不是该考虑让他传承自己的所学呢。哥里斯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怎么能因为他的天赋好就打破自己的计划呢?只要进行了最后的实验,这个孩子就必然会死,学再多东西,又有什么用呢?

    一天后。

    阿呆端坐在床铺上,闭着眼睛正和那些红色的小馒头玩的不亦乐乎,哥里斯突然将他叫醒了。“老师。”

    “恩,昨天教你的咒语再试一遍。”

    “哦,充斥于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请赐予。哎呦。”阿呆能记得住的,也只有第一句而已。

    哥里斯收回打了阿呆一下的手,这个笨小子的记忆力实在是太差了,“我在告诉你最后一遍,如果你还记不住,那在下船之前就不要吃饭了。充斥于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你们温暖的力量,凝聚成球,现于我手。”

    吃饭对阿呆来说,是最好的威胁,他努力的记忆着每一个字,“温暖的力量……凝聚成球,……现于我手。”他努力的记忆着后面自己不太熟悉的部分,坐在床上,不断的念叨着,一遍又一遍。如此简单的咒语,普通人只需要背诵一小会儿就可以完全记住,可阿呆却足足背了半天,才能勉强保证自己不会忘记。

    “老师,老师,我,我记住了。”阿呆不分时候的摇醒了刚刚睡着的哥里斯。

    今天的风浪比昨天要大了一些,哥里斯本想凭借睡眠来抵消晕眩带来的恶心感,好不容易才睡着,却被吵醒了。怒气冲冲的道:“干什么?”

    阿呆吓的退后一步,嗫嚅道:“我,我记住那个咒语了。”

    哥里斯哼了一声,道:“你是我见过最笨的人,记一条简单的咒语竟然要一天半的时间,有什么好炫耀的,念一遍听听。”

    阿呆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一点的自信心顿时被哥里斯打击的体无完肤,低着头,伸出右手,小声念道:“充斥于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你们温暖的力量,凝聚成球,现于我手。”咒语完成,他又一次感觉到了那凝聚而来的不知名力量,而且,比上次来的要更强烈些。扑哧一声,一个直径三厘米的小火球顿时出现在他掌心中。有了上次的经验,阿呆这回并没有惊慌,仔细的看着那团红色的火焰,手上感觉是温暖的,并不灼热,阿呆将火球托到自己面前,仔细的看着,一个不小心,额头上的头发顿时被燎着一撮,“啊!”惊呼声中,阿呆的精神顿时失守,手上的火球也随之熄灭了,一股难闻的焦味顿时充斥在船舱之内。阿呆拼命的在自己的头发上拍打着,微小的火焰这才熄灭,可怜他那半长不短的黑发,顿时少了一块。

    看着阿呆狼狈的样子,哥里斯不由得流露出一丝笑容,“水火无情,在手上没事,并不代表干别的也没事。那是货真价实的火球,你这就叫引火*。以后小心些。把门打开,放放味儿。”

    阿呆不断的喘息着,虽然刚才的情景让他狼狈不堪,但火球的出现,也使他幼小的心灵中充满了喜悦。第一次,心中对哥里斯升起一股尊敬的感觉,“老,老师,对不起,我太笨了。连个小魔法都用不好。”

    哥里斯心中暗道,那我不是比你还笨。他还没见过谁能在修炼了仅仅两天的情况下,就能把火球释放到这个程度。“好了,不要说了,以后小心点就是,咒语不要忘记了。”

    阿呆点点头,坚定的说道:“我,我一定不会忘记的,老师。”火球术是阿呆学习的第一个魔法,他的内心早已经对那红色的火球充满了喜爱之情,坐到一旁,继续背诵着已经熟悉了的咒语。

    又过了两天,航程进入了最后阶段,哥里斯这几天一直都不敢出房门,惟恐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会让自己呕吐。吃的喝的都是让阿呆去叫侍者送到房间内,每餐的食物,几乎有九成都进了阿呆的肚子。阿呆是个很乖巧的孩子,三天以来,他除了坚持背诵火球术的咒语以外,就是在床铺上冥思修炼。所谓勤能补拙,仅仅三天的时间,他已经能够将火球术掌握的很好,释放出直径达到五厘米左右的火球了。哥里斯偶尔会指点他一些火球的应用,比如怎么让火球的温度升高,怎么让火球的体积变大,怎么控制火球在空中飞舞等等。出乎意料的,一向呆笨的阿呆,学起这些应用之法竟然很轻松似的,很快的就掌握了。

    阿呆控制着火球围绕着自己身体旋转,他暗暗想到,即使以后老师死了,他也不用再怕冷了,有火球来取暖的感觉真好。还好哥里斯所会的魔法中并没有读心术这一种,否则,非气的七窍出血不可。

    “老师,我想到门口透透气。”几天相处下来,阿呆对哥里斯已经不那么害怕了,毕竟,哥里斯并没有打过他,还让他每顿饭都吃饱。

    哥里斯瞥了他一眼,道:“把你的火球收起来,就在门口,不要走远了。”

    阿呆兴奋的说道:“是,老师。”说完,他随手一挥,将空气中的火球熄灭,兴高采烈的打开房门走到外面。站在船舱外的走廊上,阿呆扒住栏杆,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说不出的舒服,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带有咸腥味的空气,看着远方海天交接之处,不由得陶醉了。

    “咦?那是什么?”正在陶醉的阿呆突然发现海面上有一个黑点从斜前方笔直的向他们的客船移动过来,速度似乎很快,黑点逐渐的变大着。

    一会儿的工夫,黑点的样子逐渐清晰起来,那也是一艘船,船体的颜色是黑色的,大小似乎和客船差不多,甲板上只有一层。巨大的黑色风帆上画着一个巨大的白色骷髅头,骷髅头下面有两跟交叉的骨头。阿呆心想,为什么他们船的颜色和自己这艘的不同呢?

    眼看着,黑色的大船逐渐临近,客船上的其他人似乎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惊呼声不断传来:“海盗,啊!是海盗。”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