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前传 第四章 海盗来袭

    阿呆挠了挠头,海盗这个词汇在他脑海中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遇到了不明白的事,他决定回房请教哥里斯。对于他来说,世界是那么的新奇,遇到什么,他都想了解一下,即使记不住也无所谓。

    “老师,老师,外面来了一艘大船,有好多人叫着什么海盗、海盗的。海盗是什么意思啊!”跑回房间,阿呆还没有站稳,就兴奋的问道。

    哥里斯一惊,从床上坐了起来,道:“你说什么?海盗来了。”

    阿呆道:“是一艘黑色的大船,他们的风帆画着骷髅头。咱们船上有人喊海盗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哥里斯皱了皱眉头,虽然他并不怕海盗,还还是不愿意在自己全身不适的情况下和他们起冲突。希望客船上的水手们能应付了吧。

    阿呆追问道:“老师,海盗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哥里斯下意识的说道:“海盗就是抢东西的人,他们有的时候也会杀人的。”

    听了哥里斯的解释,阿呆松了口气,笑道:“那就不怕了,我可没什么让他们抢的。啊!老师,您可要小心哦,您身上的金币还有紫色的钱币,他们恐怕会抢的,还是先藏起来吧。藏那里好呢?”一边说着,阿呆一边在船舱中四处找着隐蔽的地方。

    听了阿呆的傻话,哥里斯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暖流,他是在关心我么?哥里斯暗暗想道。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过被关心的感觉了。哥里斯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抓住阿呆,一把将他扔到床上,“你给我安静点。”

    阿呆不明白为什么老师会生气,楞楞的坐在床上不敢吭声。

    叮,叮,叮,叮的声音不断传来,大船猛的一震,站着的哥里斯赶忙扶住一旁的墙壁才站稳身形,他知道,恐怕真的是海盗来打劫了,刚才的声音正是挠钩抓住船体所发出的。嘈乱的声音不断由外面传来,哥里斯更加烦躁了,刚才的晃动,使他的恶心感增强了不少,胃中的酸水不断上冲,晕船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船上的人听着,我们是海盗,赶快将你们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否则的话,别怪我们手中的武器可是要饮血的。”粗犷的叫嚣声从外面传来,显示着海盗们已经开始了行动。哥里斯知道,海盗并没有那么好说话,即使将钱交出去,对方也未必会放过船上的生命。毕竟,每有哪一拨海盗希望自己被天金帝国的船队围剿,而保守秘密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见过他们的人都变成尸体。沉船是他们一贯的做法,又省事又省时。哥里斯暗想:看来,自己不出手是不行了,游泳对自己来说,那简直是不可能的。

    推开仓门,哥里斯走了出去,海面上反射的阳光顿时带来更强的眩晕感,抓住栏杆,哥里斯不由得干呕起来。

    一双小手出现在哥里斯背后,轻轻的拍着。哥里斯顿时感觉舒服了不少,吐完最后一口,他扭头看去,只见阿呆正焦急的看着他。

    “回房间去。快点。”哥里斯厉声喝道。

    阿呆一楞,虽然哥里斯的声音很粗暴,但声音中却没有了往日的冷漠,反而多了一丝关心。阿呆没有动,和哥里斯对视着,一老、一少就那么互相看了许久。半晌,哥里斯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把抓住阿呆,将他塞进房间,“不许出来。”说完,他向嘈乱的下层走去。

    这群海盗显然是惯犯,一个个都有着不错的身手,他们已经将客船拉到了自己的船旁,有数十名海盗已经跳上了客船,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不停的叫嚣着。客船的船长带领着水手们聚拢在大船的前仓,二十多名水手大多数脸上都挂着惊慌失措的神色。

    一名独目海盗带领着十多个人正在和船长交涉,哥里斯释放了一个风系的扩音魔法,船长与海盗交谈的声音清晰入耳。

    “这位大哥,我,我们愿意把这次营运的利润都交给你们,请你们放过小船吧,我保证不上报,如何?”船长显然知道海盗将会采取什么行动,卑躬屈膝的说道。

    独目海盗哈哈大笑,“利润?你们能有多少利润,少跟我来这套,老实的在这里呆着,少管闲事,说不定大爷们心情好,会放你们一条生路。如果想耍什么花样,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说着,他猛然将手中的弯刀劈向船舷。光芒一闪,轰的一声,船舷上顿时裂开一道口子。哥里斯心中一动,这海盗首领的功夫不弱啊!刚才看似简单的一击却包含着高手才具有的斗气,刀刃并没有和船舷相碰,却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船长和众船员显然被着气势威猛的一刀吓住了,一个个再不敢吭声。

    独目海盗嚣张的冲自己的手下喊道:“小的们,动作快一点,完成了这趟差使,咱们回去喝酒吃肉去喽。”众海盗顿时随着他的声音叫嚣起来,第一层船舱的客房已经基本都被打开,旅客们被拉到甲板上,而海盗正在进行着他们的劫掠行动。旅客稍微一反抗,立时就会遭到一顿拳打脚踢,一时间,人心惶惶,有的旅客已经主动的将财物拿出来献给海盗,以保一时之安。

    哥里斯知道是该自己出手的时候了,这群海盗还不看在他眼内,他最怕的,就是对方将船击沉。风系的扩音魔法将他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都给我住手。”低沉的声音包括海盗船和客船上的所有人都能清晰的听到。

    海盗首领神色一凛,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哥里斯不紧不慢的顺着楼梯走了下来,他心中暗想,不会这么倒霉吧,难道竟然遇上了魔法师?大喊道:“大家住手。”众海盗显然看出了首领的犹豫,都聚拢到他身边,一时间,上百道目光同时集中的哥里斯身上。

    哥里斯干咳了两声,勉强抑制着眩晕的感觉,朝海盗首领道:“立刻离开这条船。”

    海盗们面面相觑,都等待着首领发话,独目海盗上下打量着哥里斯,他心中也在打鼓,他们这群海盗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打秋风了,这回好不容易拣到一条大鱼,又怎么会轻易撒手呢。可是,眼前这个人似乎正是一名等级不低的魔法师,魔法师的恐怖他还是清楚的,“先生,您是魔法师么?”他试探着问道。

    哥里斯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冷哼道:“我再说一遍,立刻离开这条船。”

    没等独目海盗发话,一名身材壮硕的海盗忍不住了,上前一步,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道:“你个老东西,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双手握住足有五十斤重的巨大狼牙棒,搂头盖顶的向哥里斯砸来。

    在下来之前,哥里斯早已经替自己身上施加了风系魔法,当然不会被眼前的莽汉吓倒,身体微微一缩,已经飘退到三尺之外。轰然巨响中,莽汉手中的狼牙棒深深的砸入了木制的甲板之内。

    哥里斯伸出右手,五指微微一振,一道淡青色的粉末飘洒而出,准确的落在莽汉的狼牙棒上。

    噗噗的声音响起,莽汉吓了一跳,他手中的狼牙棒突然热了起来,下意识的松开手,他吃惊的发现,自己那条精铁打造的狼牙棒竟然正在渐渐的融化着。变成了黑色的铁水,难闻的味道从其中散出。莽汉惊恐的后退几步,指着哥里斯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哥里斯刚才撒出的青色粉末,是他自己炼制的熔金粉,几乎可以融化一切金属。

    海盗首领上前几步,一把将莽汉拽了回去,客气的冲哥里斯道:“这位先生,您一定是炼金术士了。在下有礼了。”

    哥里斯伸出右手,低低的念了几句咒语,当初在黎叔面前融化木桌的黑色火焰再次出现在他掌心之中,黑色的火焰在阳光的照射下,看上去分外诡异,那海盗首领吓了一跳,有些发呆的看着哥里斯。

    哥里斯冷冷的说道:“难道还让我再重复第三遍么?”

    正在海盗首领不知所措之时,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我当是谁来挡我的财路,原来是鼎鼎大名的魔炎术士哥里斯啊!”

    哥里斯心中一惊,这个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使他无法辨别对方的位置,这对于不擅长近战的魔法师来说是大忌,最让他惊讶的,是因为来人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他赶忙快速的念动咒语,一层黑色的雾气从他体内发出,将周围三尺之内完全笼罩。

    “别紧张,我又怎么敢跟哥里斯大师动手呢。”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海盗船上闪出,轻巧的落在哥里斯面前。

    哥里斯透过黑雾打量此人,这个人和他的装束差不多,也是用一件黑色的大斗篷遮住了全身,身材很高,斗篷下隐隐显出健壮的身躯。但是,哥里斯却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没有魔法元素波动并不是魔法师,他的斗篷似乎只是为掩盖身份而已。

    “老大。”所有的海盗同时恭敬的冲后来之人行礼。

    黑衣人抬起手,海盗们顿时安静下来,他冲哥里斯道:“哥里斯大师,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又何必来触我的霉头呢。这样吧,等我们将这里洗劫以后,把船沉了。您上我们的船,想去哪里,我们保证把您送到地方。如何?”

    哥里斯心想:你当我是傻瓜吗?上了你们的船,还不是任你们宰割。我才不会那么笨呢。“不用麻烦了,我还是那句话,立刻离开这条船。”

    黑衣人上前一步,道:“既然大师如此执着,怎么也要跟我们兄弟一个交代才行。”说着,身体闪电般的飘向哥里斯,斗篷飘起,几道乌光向哥里斯划去。速度之快,简直另人叹为观止。哥里斯刚才散发的黑暗守护似乎并没有减慢对方的速度,乌芒闪电般抓向哥里斯本体。

    哥里斯的魔法虽然很强,但他毕竟是一名炼金术士,他没想到在自己显示出暗黑之炎的情况下,对方还敢进攻。顿时吓了一跳,危险之中,他也顾不上藏拙了,迅速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弹了出去。

    乌芒准确的命中了哥里斯的身体,但黑衣人却吃了一惊,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并没有抓到实体。吃惊的喝道:“好个镜影术。”

    哥里斯使的并不是镜影术,由于黑衣人速度太快,根本没有给他念咒语的时间,他刚才扔出去的,是自己制作的镜影卷轴,卷轴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中蕴涵的魔法力充分发挥出来,这个镜影卷轴是哥里斯的救命法宝之一。哥里斯本体早已经飘飞到三丈之外。

    刚才的情况使哥里斯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动作慢一些,现在恐怕已经被对方开膛破肚了。对方的攻击也点燃了他内心的怒火。虚空一划,哥里斯在天空中划出一道细微的裂缝,一把长只有一尺的黑色手杖飘了出来,手掌非金非木,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首长的顶端,有一颗直径仅一厘米的红色宝石。哥里斯抓住手杖,不断吟唱着咒语。

    黑衣人很清楚,如果让哥里斯将魔法完全发挥出来,自己不可能是其对手,在哥里斯刚刚抓住手杖的时候,就已经发出了第二次进攻。斗篷下撒出无数道乌光,化为一道巨大的光网向哥里斯罩去。

    哥里斯仍然不断的念着咒语,在空间裂缝中抓了一把什么撒了出去。无数道哥里斯的幻影出现在天空之中,黑衣人的攻击顿时没有了准确的目标,绝大多数幻影都在攻击中消失了,但就是没有命中哥里斯的本体。

    “去吧,黑焰炼魂。”一片黑色的火焰从哥里斯的手杖中发出,向众海盗扑去。

    黑衣人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哥里斯居然厉害到如此地步,融合了黑暗和火两系的融合黑焰他居然可以一次发出如此之多。虽然自己不怕,但那些手下只要稍微沾上一点就完蛋了。想到这里,他再顾不得隐藏实力,大吼一声,“地狱生辉。”乌光以更加密集的程度骤然发出,由下而上,猛然迎了上去,澎湃的斗气暴涨,乌光闪烁间隐隐透着一丝邪恶之气。

    哥里斯的黑焰炼魂和黑衣人的地狱生辉骤然碰撞在一起,一阵噗噗之声过后,两分面前的甲板被融出一个大洞。

    哥里斯身体微晃,他在对方使出最后一招的时候,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同时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黑暗守护对对方并没有效果,黑焰炼魂对方也能用斗气接下来正是因为其身份的原因。但是,他并没有呼喊出来,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身份是黑衣人最大的忌讳,一旦他说了出来,对方肯定会不死不休,船上将不会有任何生命存活。如果处于最佳状态,哥里斯当然不会惧怕对方,但他这几天一直被晕船所困扰,体力差了许多,真的拼起命来,虽然胜的可能大一些,但也必然会身受重创。

    正在哥里斯犹豫是和对方谈判还是继续动手的时候,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不是很大的火球,火球化为一道优美的弧线,朝黑衣人撞去,黑衣人吃了一惊,他还没有从刚才的碰撞中完全恢复过来。只得划出一道乌光向火球迎去。

    扑哧一声,火球应声而碎,几点火星落在黑衣人的斗篷上,顿时烧出几个小洞,在阳光的照射下,斗篷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绿色光芒。

    黑衣人心中一凛,刚才这个火球的威力虽然不大,但其中蕴涵的火元素中正平和,那种感觉就像僧侣发出的一样,他可不敢和教廷作对,再说,光是哥里斯他就已经对付不了了,如果再有一个僧侣在的话恐怕……,还是逃命要紧,大喝一声“我们走。”率先跳回了海盗船。可是,他怎么知道,能发出如此中正平和魔法的,不光只有僧侣,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刚学习魔法的新人。

    哥里斯并没有理会落荒而逃的海盗们,他的目光射向客船的三层,那个位置,正是他所居住的房间,而那个控制准确的火球……

    “大法师,谢谢您,谢谢您救了全船的人。”船长跑到哥里斯身旁由衷的感谢着。

    哥里斯看了他一眼,道:“别让他人来烦我。”说着,理也不理的扭头向客船的顶层走去。刚才那直径五厘米的火球对他来说太熟悉了。

    来时威风八面的海盗们,灰溜溜的撤走了,波光粼粼的海面在一阵荡漾之后,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哥里斯快速走回三层甲板,果然不出他所料,阿呆瘦小的身体扑倒在地,他上前将阿呆的身体抄了起来,催动体内的魔法力,检查着他的身体,其实不用检查他也知道,阿呆是被魔法反噬之力所伤。刚才的黑衣人功力高强,又怎么是只学了三天魔法的阿呆所能相抗。火球术虽然释放而出,但由于阿呆是用自己精神力控制的,所以,火球被破的一刻,他的精神也受到了剧烈的震荡,不会保护自己的阿呆自然就被反噬之力震晕了。还好那时候黑衣人的状态并非最佳,否则,阿呆会有精神错乱的可能。

    哥里斯将阿呆的身体放回床上,阿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他看着眼前这个憨憨的面孔,心中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怪异的情绪。

    当晚,经历了海盗风波的客船终于成功的抵达了目的地——希尔行省的海港城市非斯城,哥里斯居住的瓦良行省和希尔行省接壤,从非斯城到瓦良行省,只需要三天左右的行程。

    下船时,船长千恩万谢的亲自将哥里斯和阿呆送下船,并将他们的路费退给了哥里斯,哥里斯懒的纠缠,也就收下了。带着阿呆进入了非斯城。这里已经远离了极北地区,虽然是晚上,但也比尼诺城要暖和的多了。

    阿呆伸了个懒腰,白天的精神创伤他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仍然感觉到很疲倦,不论再怎么吟唱咒语,火球都没有再出现过。“老师,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呢?”

    哥里斯下意识的回答道:“找个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做马车回我那里。恩?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多问吗?”

    阿呆一楞,喃喃的没有说话。他醒来以后,觉的自己的大脑似乎又清明了一些,之前发生的一切仍然清楚的记得,哥里斯就在他身旁守着,见他醒过来,眉头舒展了许多,他发现,这位老师似乎多了人性化的一面,似乎亲切多了,他也不再那么害怕。

    今晚的夜色很美,月朗星稀,走在路上,并不觉得很暗,哥里斯突然问道:“阿呆,白天的时候你为什么用火球打那个黑衣人?”

    阿呆老实的答道:“我觉的那个是坏人,坏人和老师打,我当然要帮您了。您不是说过,火球也有一定的攻击力吗?”

    哥里斯冷哂道:“不自量力,你以为你的那个小火球就能帮的了我么?如果那个黑衣人处于最佳状态,你的精神力必然会被他震散,你也就成了废人、成了白痴。你个笨蛋,以后动手也要量力而为,对方的功力明显比你高几个档次,你用魔法无非就是死的快些。”

    阿呆傻傻的点头道:“哦,原来魔法也有限制啊!”

    想起白天的黑衣人,哥里斯不由得说道:“今天那个家伙是个暗魔人,而且是暗魔族的高手,他们有着天生抵御暗系魔法的能力,连我的黑炎也由于属性相克的原因没有发挥出真正威力,这些暗魔人秉性凶残,如果不是忌讳他的身份,我早杀了他。你记住,以后如果遇到绿色皮肤,双手长有尖刺的怪人就有多远跑多远,明白吗?咦,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哥里斯觉的自己的头有些疼,和眼前这个傻小子相处了几天,自己似乎改变了一些似的。

    阿呆很愉快的说道:“谢谢老师,我知道了,以后遇到绿皮肤,手有尖刺的人就跑。”

    哥里斯不置可否的恩了一声,指着前面一座旅店,道:“咱们就住那里吧。”

    两人刚要走进旅店,阿呆突然咦了一声,道:“师傅,您看,那个人好奇怪啊!怎么穿着那样的衣服。”

    哥里斯顺着阿呆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男子也向旅店走来,男子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长袍,胸口中央有一个金色的六角符号,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全身上下隐隐透着一股神圣之气。他不由得心中一凛,因为这个男子正是神圣教廷的僧侣,而僧侣也正是他自己的客星。哥里斯修炼的魔法是以暗系为主辅助火系的,而僧侣的光明魔法由于有着教廷高级祭祀的祝福,其中蕴涵着极强的神圣气息,所以他们是哥里斯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那名僧侣这时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他低头看了阿呆一眼,又看了看哥里斯,善意的一笑,微微点头,走进了旅店。

    阿呆问道:“老师,他在冲咱们笑,他的笑容好温和。他为什么会笑?”

    虽然只是经过,但僧侣身上散发的神圣气息还是让哥里斯感到很不舒服,哼了一声,道:“那家伙是神圣教廷的僧侣,应该是个低级或者中级的祭祀,快走吧,你不饿么?”

    “饿,我好饿啊!老师,咱们今天吃什么?”

    “吃什么?我想想……”几天做船弄的哥里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塌实,确实需要补充一下体力了。但是,他并没有发觉,阿呆对他的态度似乎放肆了很多,而他也并没有在意。

    吃过饭后,哥里斯和阿呆回到房间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一早,哥里斯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恢复了许多,而阿呆的精神也好了不少,似乎昨天的精神创伤已经康复了。孩子的恢复力就是强啊!

    哥里斯打开房门,叫来侍者,扔给他一玫银币,叫他去雇辆马车。

    “老师,我们真的要坐马车吗?”

    哥里斯皱眉道:“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安静点。去背你的咒语。”

    “哦。”阿呆答应着,坐到一旁回想着哥里斯刚刚教给他的火焰术咒语,火焰术和火球术不同,火球术的攻击力虽然强一些,但攻击面积很小,而火焰术的攻击力虽然弱一些,吟唱的咒语也相对长一点,但攻击面积却要大上许多。

    “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随着咒语的吟唱,阿呆手上出现了一道小火苗,火苗轻轻的摆动着,周围的温度顿时提升了不少。

    “老师,老师,我成功了。”阿呆兴奋的叫着。

    哥里斯没好气的说道:“有什么好兴奋的,不过是个最低级的火系魔法而已。不要把咒语忘了。多背几遍,背的时候,不要背咒语最后一个字,这种低级的魔法,只要咒语不完成,随时可以停下来的。就你那点儿微弱的魔法力,多用几次,还不又晕过去。”

    “哦,知道了。”阿呆依旧孜孜不倦的背诵着魔法咒语,一会儿的工夫,侍者回来了,告诉他们车以备好。

    直到坐在马车上,阿呆仍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也能享受到马车的待遇,厚实的软凳让他全身舒坦,兴奋的东瞧瞧西看看。坐上马车,他不自觉的又想起了丫头,不知道丫头现在怎么样了。那个老妇人应该会对她好吧。

    经过了三天的车程,哥里斯和阿呆终于进入了瓦良行省境内,一路上,阿呆见识到了许多以前从没见过的东西,虽然哥里斯对他众多的问题感到很不耐烦,但还是都一一回答了。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