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前传 第五章 往生神果

    来到瓦良行省境内西北方的一座大森林中,哥里斯吩咐车夫停了下来,支付了车钱,将车夫打发走了。

    看着面前的大森林,哥里斯的心情非常之好,只有回到这里,他才会产生满足感。三十年前,他迁居到这里主要是因为这片迷幻之森中有许多珍贵的药材和矿物,住的久了,也就习惯了。三十年以来,除了偶尔出去采购一些生活必需品和特殊的物品以外,他很少离开这里。经过三十年的实验,他终于有把握可以完成自己多年前的心愿了。而完成心愿的关键,就在这个傻傻的阿呆身上。

    “走吧,剩下的路途咱们要步行前进了。”哥里斯淡淡的说道。

    阿呆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一望无际的大森林,兴奋的说道:“老师,您就住在这里吗?这里的空气好好啊!”

    哥里斯没有理会阿呆,独自向森林中走去,阿呆赶忙跟了过去,紧紧的跟随在哥里斯身后。

    这片森林之所以被成为迷幻之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森林内根本没有大陆,由于众多植物的生长,使人在森林中很难辨别方向,再加上地势较高,偶尔吹来的雾气会产生一种神秘感,即使是在附近居住的人,也很少会深入其中,惟恐无法走出来。哥里斯来到这里以后,在森林中布置了许多魔法机关,尤其是一个吸引雾气的机关更是他的得意之作。

    走了半天的工夫,阿呆已经是又累又饿,咬着牙跟在哥里斯身后,周围一片白蒙蒙的,能见度不到三米,稍微落后一点,他就无法看到哥里斯的身体,恐惧的感觉激发了他体内的潜力,使他始终不至于落后。

    进入森林以后,哥里斯一言不发,周围的浓雾使他感觉到异常舒服,学习黑暗魔法的人都不会喜欢阳光,哥里斯也是,凭借着自己在住处布置的定位魔法阵,他根本就不用去辨别方向。

    阿呆紧紧的跟着哥里斯,突然,脚下不知道被什么拌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哥里斯好象没发觉似的,依然像前走去。

    好疼啊!阿呆支撑着坐了起来,一上午的急行,使他早已经无法支持,眼前一阵阵发黑,眩晕感充斥着他的大脑,想呼喊哥里斯,但却怎么也叫不出声音,周围的白雾似乎旋转起来,阿呆再也支撑不住,伏倒在地,昏了过去。

    眼前一亮,所有的景物都清晰起来,几间小屋出现在哥里斯面前。

    “恩,终于回来了。”哥里斯看着面前这几间毫不起眼的房间,谁又能想到,这里就是他魔炎术士哥里斯的实验室呢。低头看了看夹在腋下的阿呆,兴奋感充斥着哥里斯的身体,终于可以进行实验前的最后准备了。多年的努力再过一年就要真正的实现了。

    进入森林以后,哥里斯故意不理会阿呆,想看看他会不会求自己,可是,阿呆的坚韧着实让他吃了一惊,竟然坚持了大半的路程才昏倒,以他这样的年龄,即使是吃了九转易髓丸,能做到这种程度也已经很不容易了。恩,性格坚韧一些也好。哥里斯夹着阿呆走进最南边的木屋,木屋中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木床和几把椅子。把阿呆扔到床上,哥里斯自己坐在一边,伸手在空中画出一个六芒星,红色的光芒亮了起来,他默默的感觉着魔法元素的波动。良久,哥里斯睁开了眼睛,他满意的笑了。通过刚才用魔法探询周围布置的魔法阵,他感觉到,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并没有人来过这里。

    哥里斯念动咒语,在空中划出一道裂缝,裂缝中飘出一个竹子编成的提蓝,这是他在尼诺城买的。当初他为了寻找一个合适的对象离开时,并没有一定的目的地,就一直向北走去,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尼诺城,他之所以选择阿呆,是因为感觉这是一个能控制的孩子。如果不是真心配合自己做实验的话,即使素质再好也不行,而阿呆傻乎乎的,看起来非常好骗,所以才选择了他。

    哥里斯提着竹蓝来到木屋旁不远的一片果林中,林中的果实种类极多,当初哥里斯也是经过很长时间才弄清楚这些果实都叫什么名字,哪些能吃,那些不能吃。摘了一些可以充饥的果实,他返回到木屋中,随便吃了几个,就盘坐冥思起来。

    直到傍晚阿呆才醒过来,全身的酸痛和周围的陌生让他感觉到了恐惧。噌的一下坐了起来,他不由得松了口气,因为,他看到端坐在床对面冥思的哥里斯。他没有去打搅哥里斯,只是四下看着,周围的空旷几乎一眼可见,四周没有什么特殊的,他的目光很快就被哥里斯身旁那把空椅子吸引住了,不,准确的说,是被椅子上那一篮色彩鲜艳的水果所吸引。

    右脚一沾地,钻心的疼痛使阿呆险些叫出声来。可是,果子的诱惑实在太大,他强忍着疼痛,小心翼翼一瘸一拐的挪动到椅子前,看了一眼呼吸均匀的哥里斯,悄悄的提起了篮子走回床边。他仔细的数着果子的数量,一共还有十七颗,颜色各异,很少有相同的。腹中的饥饿使阿呆抛下了一切顾虑,拿起一玫水果就大力咬去,甘甜的汁水顺喉而下,阿呆感觉到全身说不出的清爽,连脚似乎也不那么疼了。

    阿呆连续吃了八颗水果才停了下来,虽然没有吃饱,但他还是将多数留了下来,小心的放回原地。打开虚掩的门,阿呆走到外面,进入眼帘的,是白蒙蒙的一片,包括他刚才所在的木屋在内,这里一共有三间屋子,北边的那间最大,看上去足有五、六十平米。在房屋周围方圆三十米之内没有任何雾气和植物,三十米以外,则完全被雾气所笼罩着,雾气中可以隐约的看到高大的树木,就连上方也被雾气笼罩着,无法看到阳光,由于已经是傍晚,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周围透着一丝诡异的感觉。这,这就是老师的家吗?

    当阿呆一走出房间时,哥里斯就睁开了眼睛,早在阿呆下床的一刻他就已经从冥思中清醒过来,阿呆所做的一切,他都清楚的知道,看着面前剩余的九颗水果,哥里斯的内心不断的变化着。

    站起身,哥里斯轻轻叹了口气,走出房门,他看到阿呆正楞在那里。

    “阿呆。”

    “啊!老师,您醒了。我,我刚才吃了您几个水果。”阿呆低下了头。

    哥里斯温和的说道:“那本来就是给你准备的。这里就是老师的家,以后也是你的家。”

    阿呆被哥里斯突如其来的温和吓了一跳,印象中,他可从来没见过哥里斯会有如此表情。他那一直遮住头顶的斗篷已经取了下来,满是皱纹的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老,老师,我要帮您做点什么呢?”

    哥里斯深吸口气,道:“今天什么都不用做了,从明天开始,你就给我打下手吧。老师要进行一些实验。”

    “哦,好的。”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大亮,阿呆就被哥里斯叫了起来。穿好衣服,哥里斯带着他来到昨天采摘果子的林子中,道:“这里生长的果实就是咱们以后的食物,你要记住,到这里采摘的时候,一定不要走远,否则会无法辨别方向。明白吗?”

    阿呆点了点头,看着面前大片的果实,回想着昨天那美妙的滋味,口涎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哥里斯随手摘下几枚红色的果实递给阿呆,道:“这是米滋果,吃了他可以提供身体所需要的大部分养份,也是我们以后的主要食物,你要记清楚它的样子。这片林子中虽然水果众多,但并不是所有的都能食用,有些是含有巨毒的,以后我会慢慢的告诉你。你今天的任务,就是要记住这种果子的形态,明白吗?”

    阿呆仔细的看着手中形态如同葫芦一样的红色果实,仔细的记着它的特征。

    “吃了吧,这是你的早饭。咱们回去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吃过早饭后,哥里斯带着阿呆来到了北边最大的那间木屋中,一进木屋,阿呆就楞住了,这间屋子和昨天他住的那间区别非常大。里面摆放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物品。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周围靠墙的那一圈大柜子,每个柜子都是由众多小抽屉组成的,抽屉上都有标签,不过,对于阿呆来说,这些标签上的字只是一种无法辩识的符号而已。

    哥里斯看着这些自己熟悉的实验工具,叹息一声,道:“从现在开始,你每天必须要记住几样东西的名字,我第二天考你,如果记不住,就惩罚你少吃一顿饭。今天你要记住的,就是这排柜子上所有的标识。”说着,哥里斯走到柜子的最左边,指着最上方的小抽屉道:“这上面的两个字是硝石,硝石是我们炼金术士经常需要的一种东西。这里所有的抽屉,都存放着各种不同的物品。”

    “硝石?硝石。”阿呆不断的念叨着。

    哥里斯将最左侧这排抽屉的标签从上到下说了一遍,阿呆跟着背诵,哥里斯将他留在这里,自己到一旁开始了准备工作。

    阿呆的记忆力实在是差,整整一天的工夫,竟然重复问了哥里斯三十几遍之多,才勉强记住了这十个标签的名字。从这天开始,阿呆也开始了他的记忆过程。刚开始的时候,他第一天记住的东西,第二天必然会忘,哥里斯虽然嘴上说不给他饭吃,但总是在第二顿多给他些水果。阿呆感受到了哥里斯的关心,更加勤奋的去记忆着这些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文字。他每天的任务,就是采摘他和哥里斯需要吃的果实和记忆这些标签的名字。而哥里斯则天天都在摆弄他那些实验器具,利用魔法不断的融合配置着什么。到了晚上,哥里斯不让阿呆睡觉,而是让他打坐冥思。一开始阿呆还很不适应,往往会在第二天记忆标签的时候睡着,但经过了一段时间以后,阿呆的精神越来越好,冥思也成了他最好的睡眠,一个晚上的打坐,可以让他第二天精神百倍。阿呆唯一感觉到遗憾的,就是从来到这里以后,哥里斯再没教过他任何魔法咒语。他闲着无事的时候,只能用小火球和火焰术来解闷,偶尔哥里斯高兴起来,会教他一些简单的文字。

    三个月后,经过阿呆不懈的努力,他终于将所有的标签,以及果林中所有的果实名称全都记住了。他虽然记的慢,但一旦完全记住的东西就很难忘记。不论哥里斯说出哪个标签的名字,他都能立刻找到相应的抽屉。

    “好了,从今天开始,你正式成为我的学徒工,辅助我实验。”哥里斯淡淡的说道。

    “是,老师。”这三个月以来,哥里斯对阿呆的态度始终是不冷不热,一切的家务都是由阿呆来做,哥里斯除了晚上打坐冥思以外,全部的时间都留在实验室中。

    哥里斯凝视着面前的小鼎,沉声道:“硝石一小块,银锭一两,天风花三钱,快。”

    “是,老师。”阿呆快速的把哥里斯需要的东西递到他手上。哥里斯将这些物品放入小鼎之中,接着道:“红棉一两,清水一盆,快。”

    接过阿呆递来的东西,将它们全都放入鼎中,哥里斯看了阿呆一眼,道:“用你的火焰术在鼎下加温,没有我的吩咐不能停止。”

    “是,老师,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扑的一声,一道红色微微泛青的火苗出现在阿呆手上,他小心的将手伸入鼎下,集中精神,控制着火苗的大小。

    看到那泛青的火眼,哥里斯不由得一楞,阿呆释放出的火焰已经达到了初级魔法师的水平,只是三个月的时间啊,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笨的要死的小子,魔法力竟然增长的这么快。

    更另哥里斯惊讶的还在后面,本来他以为,阿呆能坚持十分钟就已经不错了。可一直过去了二十分钟,鼎中的水已经快熬干了,阿呆的额头上才渗出细密的汗水。他能支持如此之久是哥里斯根本没有想到,杀机再次从哥里斯的眼中闪过,他心想,如果真的好好教导这个小子,说不定不出十年,他就能达到、甚至超过自己现在的程度呢。

    “好了,你熄灭火焰,去再取一点清水来,然后拿一两水晶粉。”

    “是,老师。”阿呆这才松了口气,长时间的使用火焰术使他感觉到一阵阵眩晕,他当然不明白,这是魔法力消耗过多的原因。坚持二十几分钟,已经是他现在的极限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赶忙将哥里斯要的东西拿到他身边。

    哥里斯手上的黑色火焰已经代替了阿呆刚才的火焰术,鼎中的几种物品已经完全融化成了糊状,呈淡绿色。哥里斯从阿呆手上的容器中抓起一把水晶粉,均匀的撒向面前的小鼎,哧的一声,一股绿色的火苗冲天而起,火苗一闪既灭,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散在空气之中。

    和哥里斯相处了三个月,阿呆早就不会因为这些异常的景象而感到吃惊了,老实的在一旁看着。鼎中凝结成一团绿色的固体,哥里斯皱了皱眉头,叹息道:“还是不行,看来,没有熏风草是炼不成了。”

    熏风草阿呆知道,柜子上有这么一个抽屉,只不过里面那一株株淡蓝色的小草已经用尽了。

    哥里斯盖上小鼎,扭头对阿呆道:“阿呆,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去找些熏风草回来。熏风草只有华盛帝国才有,真是麻烦。我走的这段时间,你就在这里好好看家,明白吗?”

    听到哥里斯要走,阿呆心中突然产生一种空落落的感觉,问道:“老师,您要去多久啊?”

    哥里斯道:“快的话一个多月吧,慢的话恐怕要两个月了。你饿了就吃林子里的果实,渴了就喝房屋后的山泉水。记住,一定不要走进迷幻之森太深的地方,否则,迷了路,你就会饿死在里面,知道了吗?”

    阿呆点了点头,道:“老师,那您快点回来。”

    哥里斯心中一暖,这三个月以来,无论自己怎么对阿呆,他都甘之如饴,任何差遣他都会立刻去做,到了后来,有的时候自己只要一伸手,他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如此乖巧的学徒工到哪里去找啊!但是,为了那最后的实验,却不得不……。哥里斯用力的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善念晃出体外,冷声道:“好了,你去冥思吧,我明天一早就走。”

    “是,老师。”刚才持续使用长时间的火焰术确实让阿呆感觉到很疲倦,独自走回房间打坐去了。

    第二天一早,哥里斯收拾了简单的行装,准备出发。

    “阿呆,别忘了我昨天跟你说过的话,对了,这个给你。”哥里斯拿出一本不算很厚的书递给了阿呆。

    阿呆一楞,道:“老师,这是什么?”

    哥里斯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道:“这是我的实验笔记,里面共分三部分,分别是炼制药品的方法,辨别毒药的方法,和炼制兵器的方法。你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上面的字基本上都是标签的名字,那些关联的简单词语你也大部分都能看的懂。不过,你要记住,看书是看书,你绝对不能去实验室中自己实验,明白吗?能看懂多少,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阿呆握着这本用皮革制成的书,眼圈红了起来,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也有能看书的一天,真挚的说道:“谢谢您,老师,您一定快去快回哦,阿呆会想您的。”

    哥里斯楞了一下,扭过头,冷声道:“什么想不想的,我用不着你想,好好背书,回来我是要考你的。知道吗?”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呆紧紧的将书搂在自己怀里,泪水顺着腮边流淌而下,在他心里,又多了一个比馒头重要的人。

    哥里斯离开以后,阿呆为了不让自己的老师失望,每天除了冥思和吃东西以外,都在牢记笔记中的内容。哥里斯在笔记中用的话语都很容易理解,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阿呆基本上能够明白其中所说的意思,越看,他就越被其中的神奇所吸引。但是,他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即使再好奇,也没有走进实验室去尝试。

    这天,他清晨起床,先简单的看了一遍笔记,哥里斯已经离开一个多月了,阿呆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不懈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他竟然将笔记中所有的内容都记在了脑子里面。在阅读到最后时他发现,笔记最后一页好象是被撕下去的。他并没有多想,以为是哥里斯怕内容太深奥,他看不懂,才撕掉的吧。

    重新记忆了一遍笔记中的内容,阿呆走进果林,准备采摘自己今天的三餐,一进果林,他突然闻到一股异常浓郁的香气,辨别着香气传来的方向,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这片果林他再熟悉不过了,即使是闭着眼睛,他也能走的出去。

    香气是从果林深处传来的,那浓郁的味道,不断刺激着阿呆的嗅觉。好香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终于,在不断的探索中,阿呆终于找到了香气的源头,那是一株火红色的小树,这颗小树在以前是没有的,似乎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似的。小树没有叶子,火红的树干像水晶一样晶莹透彻,在它的最顶端,有一颗乳白色的果实,果实的表皮下,似乎不断有光芒在流转着。阵阵的香气,正是从果实中不断传出,阿呆蹲了下来,仔细的看着眼前的果实,回想着笔记中炼药篇的那些植物,可是,直到他将整个炼药篇完全回想了一遍,却仍然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

    这到底是什么果子呢?它真的好香啊!阿呆小心的用手指轻轻碰了果子一下,乳白色的果实在他的碰触下突然从小树上脱落了,阿呆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将果实接在手中。一股温暖的感觉从果实中传了出来,清新的气味更加浓郁了。红色的小树在果实脱落后,竟然渐渐的枯萎了,几乎只是几秒钟的工夫,红色的小树已经完全萎缩进地下。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清晨的饥饿让阿呆食旨大动,将果子捧到面前,仔细的看着。这么香的果实总不会有毒吧。想到这里,阿呆再也忍耐不住腹中的饥火,一口咬在果子之上,一股清凉的汁水顿时流进他的口中,汁水没有任何味道,阿呆下意识的将它吞咽而下。冰凉的感觉直透肺腑,好舒服啊!三口两口,一枚白色的果实已经被他干掉了。

    阿呆刚想起身返回木屋,突然,从小腹中涌起一股寒流,寒流迅速的扩张着,顷刻间充满了他的经脉。冷,好冷,阿呆不断的颤抖着,从体内产生的寒流使他再也无法站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寒流仿佛冻入骨髓似的不断刺激着阿呆的神经。阿呆暗想,完了,完了,为了一时的口腹之欲,看来要被冻死了。

    阿呆的皮肤上渐渐结出一层寒霜,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得模糊起来,突然,在模糊之中他似乎发现刚才红色小树枯萎下的地方有一个红色的光芒不断闪烁着。他全身颤抖着,无意的一抓,一枚软软的红色果实抓入手中,火烫的感觉从果实中传入阿呆的掌心,阿呆冻僵的手掌顿时灵活了不少,阿呆心中一喜,也顾不得这颗果实是否无毒,趁着身体还能动,一把将红色的果实塞入口中。

    滚烫的热流顺喉而下,刹那间冲入他体内的肺腑之中,先前的冰冷顿时缓解了不少。

    阿呆刚刚松了口气,腹中突然剧烈的绞痛起来,一冷一热两道气流突然分成壁垒分明的两派,不断的在他五脏六腑中纠缠攻击,似乎要把一切都撕裂似的。

    “啊——”阿呆疼的在地上打起滚来,不断的痛苦呻吟着。可是,在这一望无际的迷幻之森内,又有谁会来救他呢。冷汗津津而下,阿呆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在冷热两股气流的肆虐下,身体不断的痉挛着。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如果没有当初没有哥里斯给他吃的那颗九转易髓丸的话,以他原来那破败的身躯,再被这强大的能量冲破经脉而亡了。

    阿呆所吃的两枚果实,即使是哥里斯亲自看到,也认不出,以哥里斯的谨慎,是绝对不会随便吃不认识的果实。这两枚果实是吸取天地之精华孕育而成,需要经过成千上万年才会成熟,名叫往生果。这种果实必须要红、白两颗同食才能发挥出它最大的功效,但其药力也非常霸道,一旦将其中蕴涵的药力完全吸收,吃了它们的人,体内的生命力就会不断的扩大,生机将变得源源不绝,是教廷僧侣眼中的至宝。往生果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够让本体产生出一种生命能量,可以减弱任何黑暗能量造成的损害。

    在两股能量长时间的纠缠中,阿呆的皮肤已经渐渐的渗出细密的血珠,长时间承受着剧烈的痛苦,使阿呆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喷在一旁的植物上,植物一边瞬间枯萎,而另一边则结上了冰霜。

    直到夜色弥漫,阿呆体内的两股能量终于融合为一,化为一股温暖的气流开始不断的运行着。

    阿呆长出一口气,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完全浸透,否极泰来的感觉让他全身发软,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皮肤竟然隐隐散发着白色的光芒。温暖气流所过之处顿时传来一股暖洋洋的舒适感。他躺在地上仰望天空,脑中异常的清醒,之前背诵的笔记不断的闪过。阿呆心中暗想,终于结束了,我还没死吗?以后再也不乱吃东西了。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