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前传 第七章 冥王一闪

    白衣人冷哼一声,同样是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就算我跟你们回去又怎么样。你以为那禽兽会有无二圣水的解药么?你别忘了,无二圣水可是天下第一奇毒,是没有解的。就算他有解药,我也是绝对不会回去再向他卑躬屈膝,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我只是后悔自己为什么那么傻,直到那时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你们走吧,看在你们跟了我这么久的份上,我放你们一条生路。灭十一已经死了,你们难道愿意和他一起去做冤魂吗?”

    由于他们都停止了行动,站在原地,阿呆勉强可以看清,这群人的脸上都带有一层面纱,包括被称为冥王的白衣人在内,谁的容貌都无法看到。当他听到无二圣水这个名字时,不由得大吃一惊,那是哥里斯笔记上唯一一种没有解药的毒药。前些天哥里斯还曾经说过,对于这种无二圣水,他曾经专心研究过很长时间,无二圣水异常珍贵,只有天金帝国的皇宫里才存有少量,是皇帝赐死重臣时才会用的。哥里斯在笔记中对无二圣水推崇倍至,他说,无二圣水的名字就是取独一无二的意思,其制作方法早已经失传,大陆上残留的无二圣水极为稀少,在黑市中的价格曾经叫到一滴一千钻石币。如果将一滴无二圣水融入进清水中,其毒性可以让半个城市的居民变成亡魂。中了无二圣水的人,只能凭借功力压制,但却无法驱赶,一旦功力消耗殆尽,必然被毒气攻心而亡,包括骨骼在内,全身会化为一滩蓝色的毒水。

    黑衣人道:“老大,说实话,我们都很佩服你,虽然相互之间从来没有真正的见过面,但你的冥王剑却是我们根本无法匹敌的,我灭一敢说,大陆上能和老大你对抗的人寥寥无几。但你现在的大半功力都用来压制圣水的功效,绝对无法坚持太长时间,你的冥王剑用不出,怎么能将我们全都杀掉呢。你说的不错,圣水确实没有解药,但以你的功力,只要有我们在一旁辅助,压制个几年应该是没问题的。你又何必非要徇死呢。你和主上之间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们要做的就是带你回去。老大,你应该知道主上的脾气,如果我们无功而返的话,恐怕对待我们的,将会是比死更可怕的责罚。”

    “冥王”突然叹息一声,道:“既然你们如此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他随手将长达五尺的阔剑插向地面,大半截剑身无声的插入泥土之中。右手摸到自己胸口的部位,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十一名黑衣人。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令那十一名黑衣人异常忌讳,同时后退出三步之远,抬起了手中的窄剑。眼神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一样。

    白衣人森然道:“你们以为,中了无二圣水我就不能用冥王剑了吗?既然你们逼人太甚,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等一下。冥王老大,你真的还有用冥王剑的能力吗?”

    白衣人冷哼一声,一股森冷无比的邪恶之气以他为中心迅速的蔓延着,周围方圆百米之内,迷幻之森的树木都微微的颤抖着,树叶沙沙的响声,似乎是它们的呻吟声。

    十一名黑衣人的窄剑上同时凝聚起不同颜色的斗气光芒,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阿呆突然感觉到自己全身发冷,那冰寒而邪恶的气息通过毛孔不断的向他体内渗透着。不自觉的,他打了个寒战,心中暗想,这个人好恐怖啊!滔天的邪气充斥于天地之间,阿呆全身不断的颤抖起来,就在他要忍不住大叫出声之时,体内突然传来一股祥和之气,将渗入体内的邪气趋赶而出。暖洋洋的,顿时舒服了不少。

    十一名黑衣人同时动了起来,他们的窄剑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同时刺向白衣人的胸口。

    “冥王一闪天——地——动——。”白衣人的身体突然不真实起来,那似真似幻的身影一闪而逝。邪恶之气从他身上骤然迸发,一点幽蓝色的光芒随着他的身影一现既隐。邪恶之气顷刻间骤然迸发,将黑衣人的攻击完全笼罩在内。

    邪气收敛,众黑衣人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白衣人也依旧站立在阔剑之前,他们似乎都没有离开过原地似的。

    扑通,扑通。没有任何预兆的,最右边的两名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倒了下去。他们的身体仿佛被吸干了一样,瞬间变成了一具干尸。

    灭一的声音依旧低沉,但却多了些颤抖,“你,你,冥王剑,是冥闪么?”刚才那毁天灭地般的攻击早已经夺去了他的心志,冰冷的邪恶之气不断冲击着他体内的经脉。他已经再没有任何信心可以和眼前之人抗衡了。他并不怕死,但却不愿意做无谓的牺牲。

    白衣人的右手仍然放在胸口处,淡然道:“第一次,这是第一次有人看到冥王剑出手还能活着。看在往日相处的情分上,你们走吧。回去应该可以交代了吧。我今天不想再杀人了。”

    灭一看了看变成干尸的灭六和灭十,一咬牙,恨声道:“带上他们的尸体。我们走。”他单脚点地,飘飞到死在白衣人阔剑下的灭十一身前,抄起他的身体。其余的黑衣人谁都没有说话,其中两人,将灭六和灭十的干尸夹在腋下,这剩余的九人,保持着整齐的队型,缓慢的后退着,消失在迷雾之中。

    白衣人自嘲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我‘冥王’也有需要靠欺诈来保命的一天。”他身体一晃,一把抓住面前的阔剑,才稳定住身体,“好厉害的无二圣水啊!我要死在这里了么?”他身体一软,倒在一旁。

    本来,白衣人勉强凭借自己精纯的真气将无二神水的毒性压制住了,但为了能赶走那群黑衣人,不得不催动真气,使出了自己的绝学,毒性再无法压制,他也坚持不住了。

    阿呆楞楞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揉了揉眼睛,刚才的片段是那么的不真实,那异常澎湃的邪恶之气,在他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居然有人能够发出如此强大的攻击。老师哥里斯在使用黑炎时散发的邪气根本无法和眼前这个白衣人相比。如果不是那白衣人就活生生的昏倒在面前不远处,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却不知道,自己是拣回了一条命,白衣人身上散发出的邪气连灭一那样的高手都会被其所扰,更何况身体单薄的阿呆了,如果不是往生果那源源不绝的生机帮他驱除了邪恶之气,他现在早就经脉错乱而死了。

    半晌,阿呆逐渐清醒过来,他缓缓的站起身,一步步向那白衣人走去。他想看看,哥里斯所推崇倍至的无二圣水,被人吃了,到底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短短百米的距离,阿呆却走了五分钟之久,他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毕竟,对于他一个还不到十二岁的孩子来说,刚才的一幕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三条活生生的生命,就那么轻易的消失了。

    终于,阿呆走到了白衣人身旁,他蹲下身体,仔细的看着白衣人。白衣人脸上蒙着一层白色的面纱,只有眼睛的部位有两个小孔。他的身体在轻微的痉挛着。

    “没死。”阿呆吓的坐倒在地,这个人还没死?

    白衣人并没有一点动静,仍旧在那里轻微的颤抖着。阿呆恍然想道,这个人一定就是哥里斯老师所说的,功力深厚吧。他一定是压制住了体内无二圣水的毒性,才能坚持到现在的。虽然哥里斯老师并没有找到无二圣水的解药,但却想出了一种,可以暂时克制其毒性的方法,只是苦于没有找到真正的无二圣水,所以才一直没有实验过,哥里斯曾经说过,如果能死在无二圣水之下,也算是一种福气了,他深以没有真正实验过抑制其毒性的方法而遗憾。

    救他吗?阿呆心中的善念逐渐升起,他小心的摘掉白衣人脸上的面纱。一张清瘦而英俊的中年人面庞出现在眼前。白衣人的皮肤白皙,两道剑眉斜飞入鬓,鼻直口方,脸上有一层淡淡的蓝气,蓝气似乎在不断的上升着,白衣人牙关紧咬,似乎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之中。

    阿呆左看右看,怎么也看不出面前这个中年男子是坏人,他幼稚的想到,刚才那些穿黑衣服的一定是坏人,而这个白衣人是为了自保才会杀人的。救救他吧,也顺便帮哥里斯老师实验一下抑制无二圣水的方法是否有效。但是,他也不想想,如果白衣人醒了,会不会对他不利。

    想到这里,阿呆不再犹豫,他清楚的知道,时间再拖的久一点,面前这个人就没有救了。他努力的拉起白衣人的手臂,搭在自己窄小的肩头上。

    好沉啊!阿呆用尽全力拉了一下,却只将白衣人拉动了一点,又试了几次,却依然没法将他的身体移动多少。这可怎么办?阿呆蹲在白衣人身旁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楞在那里半天不知所措。

    啊!不能把他拉回去,就在这里救他好了。真是笨死了。阿呆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转身就往木屋的方向跑去。

    回到木屋之中,阿呆直奔哥里斯的实验室,早已经将笔记背的烂熟的他,清楚的记得抑制无二圣水需要什么东西。

    “恩,银母三两、水晶粉一两、灭心草半两,咦,老师说过,这灭心草可是巨毒啊,怎么用半两这么多,算了,不管了,反正老师说的,就一定是对的。清机霜四分之一两,熏风草三分之一两,……”阿呆仔细的将笔记上注明的物品都找了出来,并将他们都放入小鼎之中。接来些清水,倒了进去,用药杵搅和了几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师,您回来可不要怪阿呆啊!我是为了救人才用您的东西的。”憨厚的阿呆,念念不忘当初哥里斯的吩咐。

    搓了搓手,阿呆有些兴奋的自言自语道:“好了,我要开始喽。充斥在天地间的火元素啊!请赐予我燃烧的力量,以我之名,借汝之力,出现吧,灼热的火焰。”哧的一声,一道青蓝色的火苗从阿呆手心冒出,他小心的将手掌移到鼎下,让火焰的外焰不断的给小鼎加热。

    由于不断的练习,阿呆的火焰术现在已经相当熟练了,冥思了十个月的他,可以轻松的控制着火焰的温度,一会儿的工夫,水就已经沸腾了。阿呆知道,这些材料中,只有银母是不好融化的,所以,他在银母上放了一些哥里斯特制的,没有任何药力的速熔粉。即便如此,也足足耗费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才将所有的材料完全融合到一起。

    阿呆用另一只手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长出口气,使用了一个小时的火焰术,他的魔法力也快到极限了。终于,水分基本上都蒸发掉了,阿呆满意的看着眼前那些糊状的银色液体,从柜子中拿出一个银制的模具,将鼎中的液体小心的倒入模具之中。

    模具已经变得滚烫,阿呆小心的将模具放入准备好的清水之中,哧——,一股白烟从模具中冒出,阿呆松了口气,知道自己要做的东西已经完成了。

    一会儿的工夫,模具已经完全冷却下来,阿呆小心的将模具拿了出来,在桌子上打开,十颗银色的小球出现在视线之中。银球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气,啊!太好了,成功了。他抓起一颗银球,快速的跑了出去。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不知道那个白衣人怎么样了。

    当阿呆跑回白衣人昏倒的地方时,那个白衣人竟然不见了,连那柄插入地下的阔剑也随之消失。阿呆楞楞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他感觉自己脖子上微微一凉,一个巨大的剑尖出现在颈侧,肩膀上仿佛压了千钧重担似的动弹不得。

    “你是什么人。”低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正是那白衣人的声音。

    阿呆楞楞的想转过身,剑上的力量突然强了起来,压的他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剑尖指在阿呆胸前,白衣人重复道:“你是什么人?”原来,早在阿呆离开之前,白衣人就已经清醒过来,但由于要将所有功力都用来压制无二圣水的毒性,所以他当时没有丝毫力气可以反抗。他只知道,自己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而这个人,似乎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还拉了自己两下。阿呆离开后,他好不容易才又控制住毒性,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体力是走不远的,索性拔出阔剑隐藏在一边。当阿呆返回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个满脸兴奋的瘦小孩子,而且没有任何功夫,警惕之心不由得松了下来。

    “我,我是阿呆。”阿呆怯生生的说道。

    阿呆?还有这样的名字么?白衣人不由得一楞,“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刚才你干什么去了?”

    “我,我就住在附近啊!刚才去做药了,你中了无二圣水的毒,必须赶快救治才行。”

    听了阿呆的话,白衣人不禁大吃一惊,失声道:“什么?你能解无二圣水的巨毒?”

    阿呆摇了摇头,老实的说道:“我解不了,但是,我老师有一种方法可以暂时压制毒性,使他无法发作。”

    喜色从白衣人眼中一闪而过,冷声道:“那这么说,我之前和那些家伙的对话你都听到了。你为什么要救我。”森然的杀气从他体内散发而出,虽然深受无二圣水的困扰,但他仍然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掉眼前这个弱小的生命。

    阿呆挠了挠头,虽然白衣人身上散发的杀气让他很不舒服,但他却感觉到,对方似乎并没有真正的恶意,“救人也需要理由吗?”

    白衣人被他问楞了,涩声道:“你真的要帮我压制无二圣水的巨毒?”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所有的真气几乎都用来压制毒性了,阔剑的重量很大,他的胳膊已经在微微颤抖着。

    阿呆点了点头,道:“是啊!”

    白衣人追问道:“那你有把握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有。这是我第一次做药,以前看过老师做别的药,不过,我是完全按照老师笔记上的配方做的,我的老师,可是很伟大的炼金术士哦。”

    白衣人心中一惊,炼金术士?看来,这孩子真的不是主上的人了。他一松手,将阔剑扔到一旁,冷冷的看着阿呆,道:“我就暂且相信你,药呢?拿来。”他心想,反正也快撑不住了,到不如试一试,也许能够好一些也说不定,顶多就是一死而已。

    阿呆哦了一声,将手中的银球递了过去。

    白衣人接过银球,不由得呆住了,这么沉的东西,是能吃的么?问道:“这个就是药?”

    阿呆点了点头,道:“是啊,这就是药,老师的笔记上说,这个药只适用于功力高深的人,吞下去以后,银球会自动将无二圣水的巨毒吸附在周围,使之不至于扩散,不过由于其中有银母的成分,为了不使它压迫到内脏,必须要用什么真气托在体内,可惜这东西不能将无二圣水的毒性完全吸住,否则,到可以真的解毒了。无二圣水的毒性虽然被吸在一起,但它还是会慢慢的渗入到你的身体里,所以说,这个方法只能抑制住毒性而已。”

    听了阿呆的解释,白衣人不由得又信了几分。一咬牙,将银球一口吞入腹中。

    阿呆道:“对了,把银球吞下去以后,你还必须用真气将毒性归拢,这样银球才能把毒气都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

    白衣人盘膝坐在地上,半信半疑的按照阿呆所说的方法催动起真气,果然如阿呆所说,那些乱蹿的毒气一接触到银球的范围内,都被吸了过去,完全控制在一个狭小的范围之内,再不用自己拼尽全力压制了。他用自己至强的真气在聚拢的毒气外包上一层,这样就不会有阿呆所说的那种慢慢渗入体内的情况发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无二圣水的毒性,再不能威胁到他。但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功力有五成都要来控制银球和包裹毒性,以后再不能全力发挥了。

    吐出一口长气,白衣人睁开了双眼,阿呆急切的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我老师的方法有效吗?”

    白衣人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微微点头,道:“已经好多了,谢谢你,小朋友。”

    阿呆憨憨的一笑,道:“不用谢,不用谢,有效就好了。不过你以后可要一直维持着银球悬浮在体内,要是毒气扩散了,可能会更剧烈的发作哦。我走了,再见。”说着,阿呆满足的站起身,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转身向迷雾中走去。

    “等一下。”白衣人叫住了阿呆。“你叫阿呆是吧,小朋友,你救了我,有什么要求么?”身为高傲的‘冥王’,是不允许他欠下人情的,同时,他也想试探一下,面前这个傻忽忽的小孩儿是不是另有其他目的。

    阿呆一楞,摇了摇头,道:“我没什么要求,不过,你以后能不能少杀人。虽然那些是坏人,可你要杀了他们,他们就吃不了馒头了。”

    白衣人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坏人,又怎么知道我是好人呢?”

    阿呆挠了挠头,道:“我也说不好,可能是因为你长的不像坏人吧,而那些穿黑衣服的又不像什么好人。不过,你杀人的时候好恐怖哦,周围的冷冷的。”

    白衣人神色一动,惊讶之色在眼底一闪而过,“这么说,在我们动手的时候,你就在一旁了。你的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

    阿呆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适啊!好了,我要走了,老师的实验室让我弄乱了,我必须要赶快回去收拾一下才行,否则,过些天他回来了,一定会骂我的。”说完,转身向木屋的方向走去。

    白衣人犹豫了一下,再次叫住阿呆,道:“你能不能带我到你那里休息一下,我的体力透支太大,必须要吃些东西,好好的休息一下,否则功力不足,会无法限制银球的。”

    阿呆想了想,道:“不,我不能带你去,要是老师知道,会不高兴的。”

    白衣人微微一笑,道:“不会的,你老师要是知道你救了人,夸你还来不及呢。何况,你总要救人救到底吧,你把我扔在这里,待会儿那些坏人要是再来了,我还是要死啊!”

    白衣人温和的笑容打动了阿呆,他犹豫了半晌,道:“好吧,不过,你休息一下就要赶快走哦,我老师可能不久就要回来了。老师不太喜欢生人的。”

    “好,我休息一下就离开。”白衣人想要看看,这个叫阿呆的孩子究竟住在一个什么地方,而炼金术士的家对他也有着一定的吸引力。最重要的,是他想了解一下,为什么这个孩子能不怕自己冥王剑散发出来的邪恶之气。

    白衣人毕竟功力精深,即使被无二圣水折磨多天,但现在圣水的毒性被阿呆制作的银色小球所吸附,他已经可以独立行走了,除去控制银球的以外,他依然具有着两、三成左右的功力。

    阿呆带着白衣人“冥王”很快来到木屋,“冥王”看到眼前的一切时,不由得叹为观止,“这些都是你老师弄的么?他一定是大师级别的炼金术士了。恩,好精巧的魔法阵设计啊!”

    哥里斯从来没有跟阿呆说过什么是魔法阵,阿呆只听出白衣人是在夸奖自己的老师,顿时笑道:“是啊,我老师是很厉害的哦。你累了吧,我先带你去休息,然后给你找点吃的吧。睡一觉也许会好些。”

    “冥王”点了点头,和阿呆一起来到他那间布置简单的木屋。“冥王”也不客气,盘膝坐到床上,凝神修炼起来,这几天精神始终处于紧张状态,身体又一直被无二圣水折磨着,他确实需要好好的调息一下了。阿呆也并没有打搅他,去果林采摘回一篮子水果放在“冥王”身旁,悄悄的退了出去。到现在,他还在为今天成功的炼制出银球帮助“冥王”克制了无二圣水的巨毒而兴奋不已呢。其实,他哪里知道,哥里斯当初研究的这个方法,连自己都没有信心成功,因为他的这个方法完全是在理想状态下才有可能实现。最重要的要求就是,中毒者必须具有异常浑厚的真气才行。如果是一般人中了无二圣水,早就全身化为一滩蓝水而死了,即使是修炼精神力量的魔法师,也根本无法抗拒这排名大陆第一的巨毒。而阿呆面前这个被称为“冥王”的人,绝对是大陆上数一数二的高手,也只有他这个层次的人,才能够将哥里斯的理想状态实现,用真气始终的控制着银球和毒气,使其不至于扩散。但即便如此,为了控制银球“冥王”也耗费了接近五成的功力。

    出了木屋,阿呆先把实验室的所有东西都恢复原状,然后在屋外聚精会神的练起自己的火流星来。现在使用这个魔法,阿呆几乎已经可以控制了,只是魔法的威力还太小,即使一片同时击中,也很难造成什么损害。火流星的每一个单体成员都是只比火星儿大一点的微笑火球,除了树叶,恐怕连一般的皮革都烧不穿。

    火流星毕竟已经接近中级魔法的阶段,再加上今天阿呆已经用了很长时间的火焰术,修炼了一会儿,阿呆就已经感觉很疲倦了。坐在木屋门口的阶梯处,斜倚着一旁的木墙,不由自主的睡着了。

    “阿呆,醒醒,醒醒。”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感觉有人在拍自己的脸,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睁眼一看,正是自己救回来的白衣人“冥王”,他此时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脸上的蓝气已经消失不见,显然已经完全控制住了无二圣水的毒性。

    “啊!大叔,你休息好了。”

    “冥王”点了点头,道:“是啊!你很累么,回房间睡吧。天都已经黑了。”

    阿呆这才注意到,天色以晚,夜幕伴随着周围浓浓的雾气,透出一丝神秘气息。站起身来,阿呆活动了活动自己有些僵硬的身体,向房间内走去,本来他早已经想好,等白衣人一休息好,就立刻让他走。可是,他一看到天这么黑了,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黑天在森林里走夜路是非常容易迷路的。还是让他先在这里住一晚再说吧。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