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前传 第八章 被逼而去

    回到房间,阿呆看到竹蓝里的水果少了一半左右,扭头问白衣人道:“大叔,您怎么不多吃点,这个水果不好吃吗?”

    白衣人微微一笑,道:“不,这个水果的味道非常好,是我吃过的最甜美的。不过我的饭量并不大,半篮水果已经够我吃的了。你也吃点吧。”他越看阿呆,越觉的面前这个傻乎乎的孩子很是可爱,要不是他,自己恐怕早已经克制不住无二圣水的巨毒真的下地狱去见冥王了。杀了那么多人,自己可不敢说能去的了天堂。

    阿呆也不客气,抱起篮子就吃了起来,一会儿的工夫,剩余的水果就被他打扫一空。肚子里有了食物,阿呆顿时精神了不少。看着面前这容貌英俊,脸上流露着温和微笑的中年人,他不禁问道:“大叔,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杀你啊!还给你吃无二圣水,老师说无二圣水是很值钱的。追杀你的那群人是不是很有钱。”

    白衣人莞尔一笑,道:“是啊,他们确实很有钱,而且不是一般的有钱。叔叔是不小心被他们下了毒的。否则,他们也不敢就派那么几个人来追我了。”说着,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之芒。

    阿呆点头道:“他们好坏啊!居然给大叔吃如此巨毒的东西,要是把大叔毒死了,就不能吃馒头了。大叔,您可要小心些啊!”

    白衣人看着阿呆澄澈的目光,心中一暖,多年以来,他所见到的都是尔虞我诈,生活的每一刻都在提防着周围的人。可是面对眼前这个好心的孩子,他却觉的所有的一切都放松了,可以做回真正的自我。“小朋友,你能炼制出克制无二圣水的银球,那你的老师一定是很了不起的人,能告诉我他的名字么?”

    阿呆爽快的说道:“当然可以了,我的老师叫哥里斯。”

    白衣人一楞,“哥里斯?魔炎术士哥里斯。”这个人他当然知道,他是天金帝国中为数不多的大师级炼金术士之一,可是,在他印象里,这个哥里斯可并非什么好人。虽然没听说他做过什么过于邪恶之事,但他修炼的是黑暗魔法,而修炼黑暗魔法的人,一般来说,心性都偏于阴暗。

    阿呆高兴的说道:“是啊,就是哥里斯老师,大叔,您认识老师吗?”

    白衣人摇了摇头,道:“我不认识你的老师,但我却听说过他的名字,他确实是一位相当了不起的炼金术士。他怎么不在这里呢?”

    阿呆骄傲的说道:“是啊!老师最了不起了。”神色一黯,阿呆继续道:“可惜老师他为了寻找一些特殊的材料出去了。老师比较不喜欢生人,大叔,明天一早您就离开吧。无二圣水的剧毒有银球控制着,只要您始终保持着真气,几年内应该没有问题了。”

    白衣人微笑道:“我明天一早会离开的。阿呆,你和你的老师在一起多久了,他对你好吗?”

    阿呆道:“快一年了哦,老师是把我从尼诺城里救出来的,他对我可好了,跟了老师以后,阿呆就再没挨过饿,现在每天都有美味的果子吃,老师出去以后,还会给阿呆带回馒头来呢。”

    看着阿呆一脸的满足,白衣人道:“对了,阿呆,你和你老师都学了什么?”

    阿呆道:“魔法啊!老师教了我好几个魔法呢。”出与小孩子的心性,阿呆立刻献宝,念动咒语,释放出一个火焰术,青蓝色的火焰在他掌心中燃起,顿时让屋子中光明大放。

    白衣人点头道:“不错啊,你只修炼了一年魔法就有这样的成就已经很不简单了,可以算是初级魔法师了。”他心中暗暗琢磨,如果只是修炼了魔法,暗理说,他不应该有能抗拒冥王剑邪恶之气的能力,但事实摆在眼前,邪气一点也没有对阿呆造成伤害。冥王剑可以说是大陆上最邪恶的武器,能不被它影响,必然有着一定的原因,想到这里,他追问道:“阿呆,除了魔法,你就没学过别的么?”

    阿呆收回火焰,想了想,道:“哦,还有,我把老师关于炼金术士的笔记都背下来了。要不,今天也不能给大叔您炼出银球了。其他的就没学过什么了,阿呆很笨的。”说着,他低下了头。

    白衣人知道眼前这个孩子根本不会说谎,可从他的言语中,根本无法找到一丝关于抵抗邪气的可能,“在遇到哥里斯之前,你是做什么的呢?”他仍然没有死心,继续问道。

    阿呆低下了头,他虽然脑子慢,但也明白做小偷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嗫嚅了半天,才将自己以前的遭遇说了一遍。

    听完了阿呆的叙述,白衣人感到有些疑惑,以魔炎术士哥里斯的为人,根本不可能好心的收留阿呆,并把珍贵无比的九转易髓丸给他吃,这个哥里斯一定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而九转易髓丸的作用也只是驱除人体经脉中的杂质,巩固经脉,并没有抗拒邪气的可能。就算是神圣教廷的普通僧侣也很难抵御的了冥王剑散发的邪气。而阿呆又这么小,没理由啊!

    “阿呆,你过来,让叔叔看看。”

    哦,阿呆也没有多想,上前几步,走到白衣人面前。白衣人伸出三指,捏住阿呆的脉门。阿呆顿时感觉到一股祥和温暖之气输入体内,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啊!这,这怎么可能,阿呆,你身体里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生命力。”即使是面对一切都不会被影响的“冥王”也不禁被阿呆体内那股纯净的浩然正气所惊讶的楞住了。阿呆体内所蕴涵着的勃勃生机,根本就不是他这么小的孩子所能拥有的。

    阿呆挠了挠头,道:“生命力?什么是生命力?我不知道啊!”

    白衣人急切的说道:“阿呆,你快告诉叔叔,你是不是吃过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东西。哥里斯给你吃过特殊的东西吗?”

    阿呆想了想,道:“没有啊!我每天就是吃些果子,老师给我带回过几个馒头,其他的就没吃过什么了。”

    白衣人心中一动,道:“阿呆,你带我去果林看看,好不好。”他内心中现在无比的激动,阿呆体内蕴涵的庞大生命力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虽然他的命已经保住了,但即使是全盛时期的他也不能肯定能否赢的了自己的敌人,更何况最多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功力呢!仇是不能不报的,对他来说,那是刻骨铭心的仇恨,只能用鲜血来洗清的仇恨,可他自己已经失去了报仇的本领。但是,当他已经绝望之际,面前却出现一块如此纯净的浑金璞玉,他相信,如果阿呆体内的浩然正气不会消失的话,凭借自己的能力,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教,阿呆必然能变成第二个冥王,替自己去完成心愿。他一点也不担心阿呆的心性,面前的这个孩子,是他所见过的最善良的人,他所要做的,就是摸清阿呆体内那勃勃生机的来源。

    阿呆犹豫道:“可是大叔,现在天已经黑了,明天早上我再带你去好不好。”

    白衣人摇了摇头,坚持道:“不,你现在就带我去,这对大叔非常重要。你不是说过,明天一早就让大叔走吗?”

    阿呆想了想,道:“那好吧,咱们现在去。”

    两人出了木屋,在阿呆的带领下,直接来到果林外,由于周围完全被迷雾笼罩,月光很难透入,周围漆黑一片,只能看到眼前一两米外的地方。阿呆小心的释放出一个火焰术,为了能坚持更长的时间,他把火焰控制在红色,这样,以他现在的魔法力,完全可以支撑一段不短的时间了。“大叔,进入迷雾中就是果林了。您可要跟紧了我,里面很容易迷路的。”

    进入果林之中,白衣人不断询问着每一种果子的功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探询,他并没有发现自己想找的东西,不由得有些失望。

    “算了,阿呆,咱们回去吧。”他们已经走到了果林的深处,即使以白衣人的判断力也很难辨认方向。

    阿呆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道:“好困啊!回去睡觉了。大叔,您可千万别随便摘果子吃,这里有许多果子都是有毒的。上回我不小心吃了两个果子,肚子疼了好长时间,忽冷忽热的,好不容易才缓过来。”

    白衣人心中一动,问道:“阿呆,你知道吃的是什么果子么?”

    阿呆摇了摇头,道:“不知道,那天我本来是想进来采摘一天的食物,可一进入林子,就闻到一股特别强烈的香味。大清早的,我本来就特别饿,就顺着香味找了起来,……”阿呆将那天的遭遇说了一遍,虽然他的表达能力不强,但描述的东西已经可以让白衣人听懂了。

    白衣人目瞪口呆的听完了阿呆的叙述,叹息道:“天意,真是天意啊!没想到我找了那么多年的往生果,居然会进了你的肚子。”

    阿呆一楞,道:“大叔,我吃的果子叫往生果吗?哥里斯老师的笔记中都没有记载哦,原来您知道。往生果是不是很好啊!可我吃了肚子为什么会疼。”

    白衣人苦笑道:“那已经不是一个好字可以解释的了,走吧,咱们先回去了。”往生果,往生果,如果在我中毒之前让我找到你,也许我就能突破当初师傅所说的瓶颈了吧,那我还用怕谁呢。哎——,没想到,夺天地造化的往生果居然会生长在这里。

    回到木屋之中,阿呆盘膝坐在一张最大的椅子上,冲白衣人道:“大叔,我要冥思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白衣人道:“阿呆,你先等一下,大叔有话要跟你说。”

    阿呆一楞,道:“大叔您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差啊!是不是无二圣水的毒又发作了。”

    白衣人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不是圣水的毒发作。阿呆,大叔的名字叫欧文,你要记住了。你当初吃的那颗往生果对大叔来说很重要。但是,它已经被你吃了,大叔希望,你能做我的徒弟,因为修炼大叔这门真气,吃了往生果有事半功倍的好处。你愿意和大叔离开这里么?大叔有很多心愿需要完成,但你也知道,现在大叔的功力受到无二圣水的限制,根本无法再去做那些事,所以,大叔希望你能继承我的衣钵,以后帮大叔完成那些为了的心愿。你愿意吗?”

    阿呆一楞,摇头道:“不,大叔,我不能跟您走。如果我走了,只剩下老师一个人多可怜啊!可惜那个果子我已经吃了,不能吐出来。要不,明天咱们再到果林里面找找,也许还有呢?”

    欧文不禁暗暗苦笑,像往生果这种天材地宝如果随便就会出现,也就不会显得那么珍贵了。没想到居然有人回拒绝自己收徒的请求。这是多少人求也求不来的啊!但是,自己的希望完全寄托在眼前这个孩子身上,如果他不跟自己走,虽然能活下去,但自己的心愿却始终无法了结,“阿呆,你不再考虑一下吗?”

    阿呆摇了摇头,道:“不,我不用考虑了,大叔,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哥里斯老师的,老师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能舍弃他呢。”虽然他对面前这个名叫欧文的中年人很有好感,但他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一点好感就离开自己的老师。

    欧文脸色微微一变,脸上顿时挂上一层寒霜,“阿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觉的是我厉害一些,还是你的哥里斯老师厉害一些。”

    阿呆一楞,眼前顿时浮现起当初在树林中那两名黑衣人变为干尸的情景,身体不由得一颤,道:“好象,好象是你厉害一些。”

    欧文冷哼一声,道:“我坦白的告诉你,我的冥王绰号并不是白来的,死在我手上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虽然我为了克制无二圣水的巨毒,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但对付像哥里斯这样魔法并不算太高深的人,一招就够了。你相信么?”随手一挥,白色的斗气一闪而逝,椅子的边缘毫无声息的少了一角。

    阿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眼前和刚才判若两人的欧文,后退几步,颤声道:“大,大叔,你,你要干什么?”

    欧文右手轻轻抚mo着自己的胸口,肃然道:“我不干什么。如果你不和我走的话,我想,你的哥里斯老师恐怕也会变成像灭六和灭十那样吧。阿呆,你可要想清楚了,是跟我走,还是看着你的哥里斯老师死于非命。”欧文看的出,哥里斯在眼前这孩子的眼中有着很重要的地位,他也是万不得已才威吓阿呆,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阿呆楞了一下,眼睛红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求道:“大叔,大叔,你不要杀哥里斯老师,阿呆求求你了。你让阿呆做什么都可以,就是别杀老师,好不好。”以阿呆纯洁质朴的心性,又怎么斗的过“冥王”欧文呢。

    欧文心中暗喜,脸上的表情顿时松了下来,道:“阿呆,叔叔绝不会害你的,也并不想杀你的哥里斯老师。只要你跟我走,大叔保证,你的哥里斯老师一定能够平安的活下去。虽然暂时你会和哥里斯分开,但以后你学会了大叔的本领,也可以再回来看他啊!”

    阿呆委屈的低下了头,他怎么愿意和哥里斯分开呢,半晌,他才流着泪道:“大叔,我跟你走,但你一定不能伤害老师,行么?”

    欧文心中闪过一丝不忍,他真想不通,以魔炎术士的心性,怎么会让这个孩子对他如此死心塌地呢。但他不明白的是,阿呆从小受过太多的苦楚,只要人家对他有一点好,他都会深深的记在心里。欧文点头道:“我说话从来没有不算过,你放心好了。何况,只要你跟我一起走,咱们天天在一起,你又何必担心呢。不过,我要事先和你说好,如果你半途偷跑的话,我就直接返回这里,你的哥里斯老师会有什么结果,就不用我说明了吧。”

    阿呆哽咽道:“我,我一定不会跑的,大叔,等我学完您教的东西,真的会放我回来么?”

    欧文温和的说道:“恩,我刚才说过,我从来没有说谎的习惯。至于你什么时候达到我的要求,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阿呆点头道:“我,我一定好好学。我……”他一想起有很长时间不能和哥里斯在一起了,不由得放声痛哭起来。

    欧文也并没有劝阻,任由阿呆坐在地上发泄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阿呆似乎哭泪了,就那么倚着墙,进入了梦乡,他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欧文轻叹一声,将阿呆抱起放到床上,自嘲的笑笑,暗想,我欧文竟然已经沦落到威吓小孩子的地步了。主上,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你等着,当我的徒弟阿呆踏入社会的时候,你的死期也就快到了。莉莉,你安息吧,大哥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第二天一早,当阿呆从睡梦中清醒以后,并没有再哭闹,在欧文的注视之下,默默的将当初刚来这里时哥里斯给他买的几件衣服收拾起来,打成一个小包,把昨天自己炼制的剩余十一玫银球收入包中,又采摘回一篮水果,坐在一旁静静的吃了。

    欧文打破沉默,冲阿呆道:“让你跟我一起走,是不是很为难?”

    阿呆看了欧文一眼,摇了摇头,低声道:“大叔,咱们什么时候走。”

    欧文深吸口气,将自己的阔剑背在身后,道:“现在就走吧。我知道你恨我破坏了你的生活,但对我来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阿呆看了欧文一眼,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欧文原本建立起来的良好形象已经当然无存,和黎叔一样,他对欧文也只有厌恶之情存在。“大叔,能不能让我给老师留一封信?”

    欧文点头道:“可以,我也留一封信吧,你把纸笔给我找来。”

    阿呆虽然心中有些不明白,但还是很快的将纸笔拿到了欧文面前,他自己则在一旁开始给哥里斯写信。

    欧文沉吟了一下,写了一封短信,写完后,从外面拣回一块石头,压在了床头,“阿呆,写好了没有,咱们该走了,你老师看了这封信会知道你是安全的。如果快的话,几年以后也许你就能回来和他团聚了。”

    阿呆低着头没有说话,把手中写好的纸同样压在石头上,几滴泪水滴落,顿时沾湿了信纸。背上自己的小包走出了房间,欧文跟了出去,只见阿呆楞楞的站在木屋前,默默的注视着,他心中一阵恻然,但长年的锻炼让他的信念异常坚定,他,是绝对不会因为一时的心软而让自己做出错误决定的。“好了,阿呆,咱们要趁早上路了。”

    阿呆哦了一声,摸了摸怀中保佑银锡的馒头,冲着木屋道:“老师,阿呆走了,您一定要多保重啊!阿呆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看您的。”说完,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冲着木屋磕了三个头才站了起来。

    “大叔,我,我可不认识出森林的路,来了这里以后,我从来没有出去过。”

    欧文微微一笑,道:“只要你把我带到当初救我的地方,我自然有办法带你出去。”

    阿呆最后的一点希望也消失了,他心中既希望哥里斯能快点赶回来将自己救下,又怕哥里斯回来被欧文杀掉,怀着复杂的心情,他带领着欧文踏入了浓浓的迷雾之中。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的老师——魔炎术士哥里斯。

    走出迷雾,阿呆才深深的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留恋这里的生活,在这里不用去牵鱼,每天都能吃到可口的水果,有哥里斯老师对他的“关怀”,这里的一切都深深的印在他脑中。

    欧文果然如自己所说的,当阿呆带他来到当初他和黑衣人拼斗的地方后,很快就认清了方向,带着阿呆经过半天的跋涉走出了迷幻之森。出了森林,阿呆又重新看到了阳光,强烈的光线让他有些不适应,虽然身体被阳光照的暖融融的,但他的心却无比的冰冷。

    在欧文和阿呆离开后的第五天。

    这是一个阴暗的大房间,房子里光线异常昏暗,使人很难看清面前一米外的景物。在房间中,站着九个人,他们正是当初追杀“冥王”欧文未过得以幸存的九人。他们静静的站在房间中央,低着头,没有谁发出一点声息。整个房间中充斥着诡异的气氛。

    虚无缥缈的声音仿佛从四面八方传来“灭一,你们的任务完成了么?灭六,灭十,灭十一是不是已经死了。”

    灭一声音低沉的答道:“回禀主上,任务失败,虽然‘冥王’中了无二圣水的剧毒,但他仍然能够使出冥王剑,我们不是对手。”

    “哦?既然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为什么能活着回来,冥王剑下,可是从来没有活口的。”

    虽然那虚无飘渺的声音依然平淡,但灭一的身上却已经被冷汗湿透了,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的平稳一些,解释道:“主上,‘冥王’毕竟是我们以前的头,他说看在以前一同奋斗的份上,放我们一马,所以我们才能活着回来。”

    “这样么?你把整个经过说一遍。”

    “是,主上,本来,我们追杀‘冥王’一直到瓦良行省的一片大森林中,已经占据了上风,就在我们快得手的时候,……”灭一将当时的整个过程详细的说了一遍。“就是这样,灭六、灭十和灭十一的尸体现在就在外面。”

    “哎——,灭一,你也入会时间不短了,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啊!作为一个杀手,冷静分析局势是最重要的。我明白你内心的想法,无谓的牺牲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你想过没有,以‘冥王’的心性,他怎么会留你们回来报信呢?如果他当时有能力杀了你们,你们也同样会变成一具干尸,冥王剑出、鸡犬不留并不是白叫的。无二圣水会造成什么效果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虽然‘冥王’的功力高深,但被大陆第一剧毒侵蚀体内,他还能如此轻松的对付你们么?你不要忘了,你们灭杀组可是组织中的精英。也许,你们离开以后,‘冥王’已经无法支撑体内的剧毒昏迷了。如果你们再坚持一会儿,也许就能带他回来。灭一,这回你们的错误犯的太大了。”

    汗水不断从额头上流淌而下,半晌,灭一才道:“主上,我,我知道错了,请您给我们一个带罪立功的机会吧,让我们再去一趟那片森林,一定将‘冥王’带回来见您。”主上的手段他是见过的,即使连死都不怕的他们,也充满了深深的畏惧。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