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正文 第九章 石塘小镇

    “不用去了,‘冥王’是不会等着你们回去抓他的,记住我的话,以后遇事一定要冷静。这次的事情我原谅你们,毕竟‘冥王’一直是领导你们的,你们对他有所顾忌也再所难免。但如果下次执行任务还出现同样的纰漏,会有什么结果,你应该明白。”

    听主上的意思,是不会惩罚自己等人了,灭一心中大喜,恭敬的答道:“是,主上,多谢主上宽恕之恩。”灭杀组幸存的九人同时跪倒在地,松了口气。

    “好了,你们下去吧,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年之内都不许出总部半步。你们见光的身份自己找理由处理妥当。组织中现在少了‘冥王’,急需实力的提升,你们一定要努力修炼,明白吗?灭一,由你暂时接替冥王的职位,为灭杀组组长,以后如果有什么变化,我会通知你们。”

    “是,主上。”灭杀组的九名成员同时恭敬的向阴暗处行礼后,退了出去。

    房间中又恢复了寂静,良久,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主上,这似乎不合规矩啊,您就这么放过灭一他们么?”

    虚无缥缈的声音道:“你不懂,灭杀组为组织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而且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培养一名灭杀者级别的杀手需要花费多少经历难道你不清楚么?灭一他们九个,虽然加起来也比不上称为大陆第一杀手‘冥王’,但去暗杀一些高等级的魔法师还是绝无问题的。‘冥王’本来是我最器重的,可惜啊!他还是没有作到杀手的最高境界——无情无欲。传我的命令,出重金让盗贼工会的人寻找‘冥王’的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同时,传下我的九星灭杀令,让元杀组随时待命,一有‘冥王’的下落,立刻出动,不要活口。中了无二圣水之毒的‘冥王’再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是,主上。”暗室中红芒一闪而没。

    主上喃喃自语道:“‘冥王’啊!想和我斗,你还差的太远了。”

    欧文和阿呆离开了迷幻之森一个月以后,魔炎术士哥里斯回来了,他的心情异常沉重,时间就快到了,即使经过了三个月的深思熟虑,但他还是无法完全狠下心肠。孤独惯了的他,自从阿呆来了以后,生活中增添了许多色彩,阿呆的善良、质朴深深的打动了他的心。实验还是要做的,数十年的心愿是他无法放弃的,带着矛盾的心情,他又回来了,再过一个月,就是神圣历九八九年四月,按照哥里斯的推算,那时候也就到了千载难逢的那个机会。这一个月,他必须要狠下心肠,才有可能顺利的完成多年的心愿。

    “阿呆,阿呆,我回来了。”哥里斯向木屋的方向高声喊着,虽然他心里不愿意承认,但他确实还是很惦记阿呆的。

    数声呼唤没有得到应有的回答,哥里斯心里一惊,快步走进阿呆居住的木屋之中,一切都和他走的时候一样,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阿呆却不见了。走到床前,他将石块扔到一旁,拿起床上的两封信。不祥之感充斥着他的心扉。他急切的拆开一封,信纸上龙飞凤舞的字一看就不是阿呆能写出来的。

    “哥里斯兄,你好,虽然我们未曾谋面,但却神交已久。前日,我被人追杀来到这里,幸为令徒所救,深为感激。兄的研究小弟深为佩服,阿呆用你研究的方法帮我暂时震慑住了无二圣水的剧毒。我突然发现,阿呆体内有一种异常强大的生命力,非常适合学习我的功夫,由于我的功力大减,为了报那血海深仇,不得以之下,只得以兄之生命胁迫令徒阿呆离去。当阿呆功成之日,我必放其归来,与兄汇合,侍侯于左右。惟兄记挂,特留此信,兄不比担忧。汝必善待之。望兄见量。”最后落款是,冥王顿首。

    哥里斯的手颤抖起来,冥王,冥王,即使他很少接触世事,但这个名字他还是非常熟悉的,那是成名于三十年前的大陆第一杀手,一生之中杀人无数,从未失手。一把冥王剑杀遍天下高手,“冥王一闪天地动,冥王再闪鬼神惊”的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没有谁能逃的过他的追杀,是杀手工会的王牌杀手,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灭杀者的级别。

    “他,怎么会是他?阿呆被‘冥王’带走了。”在哥里斯心中,‘冥王’绝对是比他还要邪恶的多的人,担忧的感觉充斥着他的胸膛。无数疑问在哥里斯脑中闪烁着,为什么冥王会到这里,他被追杀并不奇怪,毕竟他杀了那么多人,必然是仇家满天下,可是,又有谁有能力给他下了无二圣水的剧毒呢?作为杀手,警惕心都是最强的。而且,他为什么又要抓走阿呆呢?看他信中所说,似乎对阿呆并没有任何恶意,反而是准备将自己的一身所学传授于他。此时,哥里斯心中充满了对阿呆安全的担忧,竟然一点也没有想到,阿呆走了,他的实验也无法再进行了。

    在万分疑惑之中,哥里斯又打开了另一封信,他一眼就认出,这歪歪斜斜的字是阿呆的笔迹,仔细辨认之下,信中的内容终于看清楚了,信里的大概意思是:“老师,我是阿呆啊!昨天我救了一个人,他非要带我走,说是要传我什么功夫。我好不想去啊!老师,我真的好不想去啊!阿呆愿意和您在一起,您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可是,我救的那个人说,如果我不跟他走,他就杀了您。阿呆虽然不愿意离开老师,但是,阿呆更不愿意看着老师死,老师,阿呆真的好喜欢您,为了您能平安,阿呆只能跟他走了。老师,您那抑制无二圣水的配方成功了,被我救的那个人已经暂时没有生命之忧。老师,当初有一天我趁您不注意,用了您一点银锡,将上次您回来带给我的馒头留下了一个,每当我想您的时候,我就会看看它,老师,如果您想阿呆了,您就大声叫我,阿呆一定能听见的。老师,那个人说,让我学会他的功夫以后,就放我回来,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哦,阿呆回来以后,一定会好好侍侯您的。老师,您的衣服我都洗好了,在您的柜子里。我救那个人时用了您些原料,请您原谅。您做实验时一定不要忘记吃点水果哦。您岁数大了,不好好吃饭是不行的。老师,我要走了,您等我,一定要等阿呆回来。等我回来以后,您一定要再教我魔法啊!老师,再见。阿呆走了,您要保重身体。”在信纸的最后一行写着,永远永远想着您的阿呆。信纸上有几处褶皱,那是被水溻过的痕迹,哥里斯当然明白,那是阿呆临走时留下的泪水。虽然信中有许多不通顺的语句,但那一句一声老师,和字里行间,都充斥着阿呆对他无尽的想念。

    手中的信纸飘然落地,两行清泪顺着他的脸旁流淌而下,他从来也没有想到,只和自己相处了不到一年的傻小子阿呆,竟然会对自己有着如此深厚的感情,哥里斯留下的泪水,是悔恨的泪水,在这一刻,似乎他那多年的心愿已经不再重要,他猛然跑到屋外,大声喊着:“阿呆,你回来,你快回来啊!老师教你魔法,教你炼金术,你快回来,老师不拿你做实验了。”他后悔,他心里真的好后悔,为什么自己要离开这里,为什么自己那么自私,阿呆是一个多么好的孩子啊!哥里斯的一生之中,从来没有人如此的真心对他。

    哥里斯老泪纵横的坐倒在地,他坐的,正是阿呆每天等待他的地方。整整一天,哥里斯没有移动,周围一如既往的被雾气笼罩着,这一天之中,哥里斯想到很多很多,当夜幕降临之时,他才扶着身后的木墙站了起来,僵硬的身体使他显得更为苍老,“阿呆,你要快点回来啊!老师已经做了决定。等你回来的时候,就是我真正的学生了。”哥里斯的内心深处无比的痛苦,即使对自己的亲弟弟他也没有过这种异常强烈的思念,“老师给你的太少了,只要你能回来,就一定会看到老师都为你做了什么。”

    哥里斯转过身,蹒跚的走进木屋,他那孤独的背影显得那么单薄。这个执着于炼金术一辈子的老人,终于明白了情感的真谛。

    欧文和阿呆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从大陆的最西端终于来到了位于索域联邦最东部的海滨小镇——石塘镇,这里属于索域联邦六大种族中最弱小的西波族所有。这一个月以来,欧文购买了一匹骏马,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在马背上解决,晓行夜宿,尽量走偏僻小路,每经过一座城市,欧文都会换一匹马,即便如此,相当于横跨大陆的他们,还是用了三十几天的时间才抵达目的地。

    索域联邦的六个种族分别是最强大的游牧之族亚琏族,亚琏族都是由黑色人种组成,虽然黑色人种在大陆上很受到其他种族排挤,但不可否认的是,黑色人种却拥有着最强悍的身体和坚韧不拔的毅力,作为游牧民族,他们拥有大陆上最强大的骑兵,亚琏族在索域联邦中占据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平原地区,在联邦中处于主导地位,他们所在的疆界位于联邦最西部,北接天金帝国,南接华盛帝国,最西端和神圣教廷接壤。在亚琏族东南方,是只和华盛帝国接壤的天元族,其实,这里是由众多少数种族组成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把自己比做整个大陆的微缩形态,给自己的种族取了和大陆同样的名字——天元。天元族所在的地区,可以说是大陆上地形最复杂的地方,这里根本没有平原,最多的是丘陵和大片的森林,矮人族、精灵族、翼人族和半兽人族,他们向来与世无争,过着平静的生活,但并不是说他们就只能任人宰割。擅长锻造的矮人、天生的弓箭手精灵、有高速飞行能力的翼人和力大无比的半兽人组织成的联军,绝对是索域联邦中的精锐。他们统称为天元族,族中的重大事务由四大种族共同协商解决。在亚琏族的东北方,大不份都是由白色人种组成的亚金族,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是由天金帝国迁徙过来又和索域联邦其他种族繁衍后代,经过世代的发展,终于形成了现在的规模,在亚金族的区域中,几乎和天金帝国一样,到处都是城市林立,他们也是索域联邦最发达的种族。在亚琏族的正东方是索域联邦第二大种族普岩族,普岩族是一个神秘的种族,他们很少和其他种族沟通,除非索域联邦发生大事,一般情况都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普岩族盛产的兵器,是他们最大的经济收入来源。普岩族的北边,是红飓族,那里民风彪悍,红发是他们最大的特点,红飓族是佣兵工会的发源地,大陆上最大的佣兵团红飓佣兵团就完全是由红飓人组成的。联邦的最东端,也是大陆的最东端,就是欧文和阿呆来到的西波族,西波族是一个淳朴善良的小族,族人一般靠打鱼为生,他们最大的凭借就是可以与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抗衡的船队。在索域联邦六大种族之中,只有西波族是靠其他种族接济为生的,否则,以他们的族力,是不足以维持庞大船队的,所以,西波族境内也经常会出现索域联邦的其他种族。

    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欧文冲阿呆道:“以后咱们就要生活在这里了,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阿呆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很沉默,欧文骑马带着他的时候,他就坐在马背上发呆,一天下来,全身酸痛的他却从不叫苦,除非欧文问他,否则,他很少主动说话。欧文也发现阿呆比刚见到的时候沉闷了许多,他当然明白这是因为什么。但他却一直没有问过阿呆,他相信,过一段时间,阿呆一定会适应这里的生活。

    石塘镇是西波族位于海滨的数十个小镇之一,这里的西波人有很多都是来自华盛帝国的移民,所以,像阿呆这样黑发黑眸的人比比皆是,来到这里,阿呆不再像在天金帝国中那么显眼,这也是唯一能让阿呆心里好受一些的地方。

    这一路上,欧文对阿呆可以说是呵护倍至,为了让阿呆能在马上坚持长时间的路途,他特意买了一个厚实的软垫子,虽然阿呆的回答总是摇头,但几乎每天欧文都会关切的问他几句,是不是累了?饿不饿?等等。阿呆虽然已经不像刚离开迷幻之森时那样沉默,但他和欧文之间,却仍然有着深深的隔阂。

    欧文和阿呆进入到石塘镇中,由于是大白天,村里的壮劳力不是出海打鱼,就是去西波族的船厂打工了,村里只剩下一些老幼妇孺,镇里的小路上,偶尔可以看到几名妇女坐在一起洗衣服,衣着朴实的孩子们在互相嬉戏着。

    为了不吓到村民引来敌意,欧文在进村之前,将自己的阔剑藏在了海边的一片礁石群中,换了一身平民的普通服饰,马也卖了。但即使这样,他们这两张生面孔还是遭到了本地人的质疑。一个五十多岁,地保模样的男子走到他们面前,疑惑的问道:“你们不是本地人吧,来这里干什么?”索域联邦的语言和天金那边是不同的,即使在索域联邦之内,六大种族的口音也各有各的特点,如果不是非常熟悉,是很难辨别的。在路上,每天欧文都会教导阿呆一些发音怪异的语言,并不厌其烦的给他讲解着,由于脑子慢,阿呆也只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话。到现在阿呆才明白,原来欧文教他的,就是这里的土话。对方的这句话,他算是勉强听懂了。

    欧文脸上挂着微笑,用最纯正的西波族索域联邦语说道:“你好,我本来就是出生在这里的,只是离开家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回来了。”

    听到和自己同样的语言,对方明显的神色放松了一些,道:“你是镇里人吗?我怎么没有印象了。”

    欧文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突然惊喜的说道:“啊!你是不是席尔兄弟?”

    席尔一呆,道:“你怎么知道我叫席尔?你,你到底是谁啊!我怎么没有印象了。”

    欧文兴奋的说道:“席尔,真的是你,我是欧文啊!不认识了,我离开有快五十年了吧,你忘了,咱们小时候一起撒尿和泥的事了吗?那时候,咱们还被打了一顿呢。”

    席尔目瞪口呆的看着欧文,良久才道:“你,你真的是欧文大哥,可,可是,你怎么会这么年轻啊?”

    欧文撸起自己的右袖,露出皮肤白皙的手臂,手臂上赫然有一道暗紫色的月牙形疤痕,道:“你看,这还是当初为了救你,被船上的锚刮的呢。不记得了?”

    阿呆在一旁楞楞的看着欧文和席尔,由于他们的话说的很快,阿呆只是勉强能听懂几个词语而已。

    席尔抓住欧文的胳膊,仔细的看了一眼,道:“啊!你真的是欧文大哥,当初要不是你,我早就死的海里了。可是大哥,你怎么还是这么年轻啊!我记得,你好象比我还大两岁呢吧。我今年五十六岁,你是神圣历九三一年二月生人,也就是说,你应该已经五十八岁了吧。看不出来,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欧文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是因为一直在山林中生活,吸收了大自然的灵气吧,所以会显得小一些。席尔,我们家的祖屋还在么?”

    席尔点头道:“在呢?走,我带你去看看,我现在已经接替了我父亲的职位,也当了十几年镇长了。以咱们当初的关系,谁也不敢动你家的祖屋。不过,现在有些破败,如果想住,要翻修翻修了。大哥,这次你回来以后还走吗?”

    欧文摇头,叹息道:“哎——,不走了,在外头闯了大半辈子,也该是落叶归根的时候了。啊!对了,兄弟,这是我的一个远房堂侄,也是现在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们会在这里定居下来,也许,我会住到死为止了吧。”

    席尔爽朗的哈哈大笑,道:“大哥,我正愁平常没人陪我呢,以后咱们老哥俩就可以做伴了。走,我带你去看祖屋,等我那几个小子回来,让他们帮你翻修,咱们又可以做邻居了。”

    在席尔热情的带领下,阿呆和欧文来到石塘镇东边靠海的一个小院子外,这个小院子离石塘镇其他居民的居住地都有一段距离。看到面前的小院子,欧文的眼睛红了起来,这里,毕竟是他经历童年生活的时候。

    席尔拍拍欧文的肩膀,道:“怎么,又想你伯父、伯母了么?哎,当初那场大海啸真是死了不少人啊!”

    欧文看了席尔一眼,道:“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想有什么用。”他从怀里掏出几个金币塞到席尔手里,道:“兄弟,这么多年没回来,什么都不熟悉了,还要麻烦你帮我找人修理修理这破房子啊!”

    席尔连忙推却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见外了吗?你好不容易回来,我帮你是应该的嘛。你放心吧,在镇里,我还算的上是一号人物,等我那几个出去打工的儿子回来,让他们给你弄点油毡和木料,修整一下,有一天的工夫应该够了。别给我钱,否则,我可要生气了。”

    欧文道:“那怎么行,麻烦你帮忙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怎么能让你往里垫钱呢。拿着,快拿着吧,否则,我可就不回来住了。”两人争执了半天,最后还是席尔拗不过欧文,把钱收下了。

    席尔道:“大哥,你先回院子看看吧,我给你张罗去,今天中午,就到我家吃饭,咱们可要好好喝几杯,我那里有陈年的老酒,哈哈。”一边说着,席尔扭头向镇子里走去。

    看着席尔逐渐消失的背影,欧文对阿呆道:“以后见到他,你要叫他席尔大叔,叫我叔叔,知道么?这里就是咱们生活的地方了。”

    阿呆点了点头,问道:“叔叔,你什么时候开始教我功夫。”

    欧文微微一笑,道:“着急了么?我知道你是想早点回去见你老师,但学功夫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们必须把一切都铺垫好,才能开始,不是吗?走,我带你进去看看,我已经四十多年没回来了。”

    阿呆听懂了刚才席尔和欧文谈年龄的那几句话,疑惑的问道:“叔叔,你真的有五十八岁了吗?”

    欧文看了他一眼,温和的说道:“是啊!五十八岁了。我的外表之所以这么年轻,主要是因为修炼的功法有减缓衰老的功效,所以才会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左右,等咱们安定下来,叔叔就把这门工夫传授给你。”

    推开没有上锁的大门,一股霉气扑面而来,欧文皱了皱眉,拉着阿呆走了进去,一个大约有三十几平米的院子映入眼帘,周围什么都没有,两见瓦房关着门。周围的墙角处有不少蜘蛛网,由于这里临近海边,都是盐碱地,所以才没有出现青苔,否则,就更难清理了。

    两天后,在席尔热情的帮助下,欧文的祖屋被翻修一新,还购买了一些新的家具,由于有席尔这个镇长支撑着,这里的人们也都渐渐的接受了欧文和阿呆。

    阿呆的心情放松了很多,和迷幻之森的木屋相比,这里更像是一个家,每个人都对他很好。他认识了席尔的三个儿子,他的大儿子看上去和欧文差不多大似的。当席尔告诉他们欧文比自己还要大,他的家人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态。席尔的三个儿子都已经结婚了,大孙女比阿呆小两岁而已,还有两个孙子,分别是七岁和三岁。

    傍晚,欧文送走了席尔一家,站在院子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略带咸腥之气的海风,道:“阿呆,你过来。”

    阿呆刚收拾完碗筷,听欧文叫他,擦干了手,走了过来,“叔叔。”

    欧文转过身,看着阿呆,正色道:“我知道,你很恨我,恨我强迫你离开了自己的老师,但是,从今晚开始,我就要开始传授你,我一生的所学。希望你能认真学习,如果你想再和你的老师见面,也只有将我全部的功夫都学会才能离开,你明白吗?”

    阿呆点了点头,低声道:“我明白。”嘴上答应着,但他的心却早已飞到了迷幻之森,不知道现在哥里斯老师回去了没有。

    欧文道:“从今天起,你就不要再练习哥里斯以前教你的魔法了,那样会让你分心。魔法对于这个小镇来说,是非常少见的,你那几个火系魔法,不许在人前使用,明白么?”

    阿呆抬起头,瞪视着欧文,坚决的道:“不,我一定还要练习魔法,老师教我的魔法,我不能忘了。”

    欧文一楞,这还是阿呆第一次敢于反驳他的话,他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和声道:“孩子,你要明白,魔法和武技是不能同时学的。人一生的经历有限,这两种职业能够则一练到顶峰已经是很不容易,更何况是两者兼修呢,你的哥里斯老师是不会怪你的。”

    阿呆倔强的摇了摇头,道:“不,那也不行,我一定要练习魔法。我可以不在人前用,但我一定要天天练习。”

    欧文想了想,道:“那好吧,既然你坚持,那每天晚上允许你练习一个小时,但其他时候,不许因为魔法而影响了武技的修炼,你能做到么?如果不能,你就必须要放弃魔法。”

    阿呆点头道:“我,我一定能做到的。”

    欧文正色道:“那好,今天我就先把最基础的行功之法教给你,我所修炼的斗气,名叫生生决,取生生不息之意,主要是提升自身的生命力强度,将其转化为带有神圣气息的斗气。可以说是大陆上最正宗的上乘斗气修炼方法,也是最好的养生之法,所以我才会显得如此年轻。当生生决在体内运行时,就是你老师哥里斯所说的真气,而当能量外放,用来攻击时,就是所谓的斗气。由于你吃过往生果,修炼起来必能事半功倍,走,咱们回屋子去,我传授你口诀。”

    回到房间中,欧文正色道:“生生决的总纲只有四个字,那就是我跟你说过的生生不息,只有生生不息的真气才能让你始终有能力发出斗气。”当初,正是由于生生决那生生不息的真气,才让欧文支持到吓走灭一等人。“第一重的口诀你要记住,那就是气随念动,气由心生,练精化气,生生不息。第一层的修炼,也是生生决的基础,是筑基阶段。好,咱们开始吧。”

    欧文让阿呆盘膝坐于床上,而他自己则坐在阿呆背后,右掌按在阿呆的背心部位,道:“闭上眼睛,默念口诀,口诀是要去理解的,用你的心神去感应那股温暖的气流流过的方位,并把这个方位记住。好,咱们开始。”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