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正文 第十章 血日降临

    暖融融的气流从欧文的掌心流入阿呆的体内,欧文知道阿呆的脑子慢一些,所以将真气移动的很慢,以便阿呆能够记得住。欧文一边运气,一边不断的重复着修炼的口诀。完整的按照行功路线运行了一个周天,竟然用了一晚的工夫。

    阿呆在欧文的帮助下已经进入了入定状态,欧文传入的气流和他体内往生果散于百脉中的生机逐渐融合,不断缓慢的运转着。他感觉全身仿佛处于一个巨大的暖炉之中,说不出的舒适,由于没有了欧文的控制,他行功的速度逐渐增加,当他行功七周天之后,才清醒过来。

    “怎么样?感觉如何。”早上欧文帮阿呆行功完毕后,自己调息了一会儿,就将院门反锁,上席尔家待了一天,当席尔问起阿呆时,他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他知道,第一次修炼生生决是非常重要的,阿呆不能受到任何打扰。

    阿呆从床上下来,看了看屋外的天色,吃惊的发现,天竟然已经黑了。虽然入定了一夜一天,但阿呆的血脉却出奇的畅通,“叔叔,我全身好象都轻飘飘的,身体里有一丝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动着,很舒服的感觉。”

    欧文满意的点点头,道:“一天的工夫能作到这点已经很不错了,记得我第一次修炼的时候,足足用了七天才达到像你这样的程度,可见往生果确实是修炼生生决最大的补益。好了,你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吧,吃的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吃完饭,给你两个小时的活动时间,你也可以练习你的魔法,但为了避免惊世骇俗,你只能在房间里面练习,可千万别把房子给烧了。”欧文之所以同意阿呆继续修炼魔法,其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明白,自己的功夫虽然在大陆上算的上第一流,但在当杀手的几十年中,结下的仇怨实在是太多了。如果阿呆能有一个另外的身份,在他以后替自己报仇时就能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一天的修炼让阿呆的心情好了很多,他脸一红,道:“叔叔,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把屋子烧了的。我先去吃饭了。”说着,快步跑了出去,他突然发现,这个劫走自己的叔叔,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

    饭后,阿呆为了争取时间,一点都没有休息,立刻投入到魔法练习之中,由于练习的时间短,而且又要在房间内,他也只能用冥思的方法提高自己的精神力,修炼魔法的冥思和修炼真气的入定是完全不同的。冥思由于本身修炼的就是精神凝聚力,并不怕打扰,随时都可以清醒过来。而入定不同,修炼斗气相当于修炼自身本体的潜在力量,必须要完成整个周天才能散功,所以,修炼斗气最忌中途打搅,一旦受到惊扰,非常容易走火入魔。当阿呆冥思了两个小时以后,欧文将他叫了起来。

    “阿呆,其实你如果只是修炼精神力,对修炼生生决不但没有影响,还有着一定的促进作用,精神力越强,你控制体内的真气也就越容易些,这到是个不错的办法。魔法最基本的东西就是魔法力,也就是精神力。这样吧,以后每天我给你三个小时的冥思时间,现阶段,打坐修炼真气,你每天练习七个周天就足以了。剩余的时间,你要和我学习一些知识。”

    阿呆有些疑惑的说道:“如果我只是冥思增加魔法力而不练习魔法,会不会影响我的火焰魔法使用啊?”

    欧文哈哈一笑,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聪明了。光冥思是肯定会影响魔法控制的。但我魔法力是魔法最根本的东西,你的魔法力高,才能发出威力强大的魔法,不是吗?其实,等你的生生决修炼到一定程度,魔法的用处不大。对于我来说,除非是魔导士以上级别,否则很难对我造成伤害。生生决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克制一切的邪恶之气,是最正宗的神圣类斗气。当斗气强度超过魔法的攻击强度时,魔法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伤害。也许你现在还不明白,以后你会懂的。”

    阿呆挠了挠头,道:“那我就先冥思、打坐好了。叔叔,现在就开始打坐么?”

    欧文点头道:“开始时的基础非常重要,生生决共分为九重,当你达到第三重之后,我才会教你别的,现在你就开始打坐吧。今天我不帮你,你还是按照昨天的运行路线修炼,直到那股微弱的气流在体内转七圈,你就可以停下来了。”

    阿呆坐到床上,在欧文的帮助下,摆出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欧文刚准备自己也去运功,阿呆突然又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阿呆?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欧文关切的问到,虽然生生决是正宗的修炼方法,但也是很容易出差错的。

    阿呆脸一红,低着头道:“叔叔,昨天您教我的口诀我忘记了。还有,那气流运行的路线,我也找不到了。”

    欧文差点昏倒在地,昨天晚上他可是念了一晚上口诀啊,那么慢的行功速度,阿呆居然会没记住。

    阿呆垂着头说道:“叔叔,阿呆是不是很笨?”

    欧文心道,和止是笨啊!简直是太笨了。他走到阿呆身边,道:“我再带着你修炼一圈,不过这回我会加快速度,你记住了。”说完,一边念着口诀,一边帮阿呆催动着体内的真气运行起来。有他带着修炼一个周天,阿呆很快的就进入了状态,独自修炼起来。到第二天黎明时分成功的运行了七遍生生决。

    从这以后,阿呆进入了规律的生活状态,早上从修炼中醒过来以后,欧文开始教他西波族的索域联邦语,虽然阿呆学的很慢,但他却很有韧性,一般情况下,用正常人的三倍时间,到也能记得住了。下午时,欧文会给他几个小时自由活动的时间,阿呆一般都会和席尔的几个孙子一起玩耍,也正是由于和他们不断的相处,让阿呆活泼开朗起来。到了晚上,晚饭后,阿呆开始冥思,当所有镇民都睡熟后,欧文会叫醒他改为修炼生生决。刚开始的时候,阿呆总是记不住口诀和复杂的行功路线,直到欧文带着他修炼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勉强记住。欧文跟席尔说,自己是积攒了一定的积蓄来这里养老的,所以现在他根本不工作,当杀手积攒的钱虽然并不全在他这里,但也足够他和阿呆生活的了。欧文自成年以来,从来没有过过如此清闲,一个月过去,他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来的身份,完全融入了石塘镇的生活之中。

    这天,是神圣历九八九年四月十四日。

    一大早,阿呆和欧文就感觉到空气中存在着一丝异样。欧文站在院子里仰望天空,往常这个时候太阳应该已经高高升起了,但是今天却仍然是一片阴暗,大片的乌云遮挡住阳光,使大地异常昏暗。阵阵冷风吹过,站在欧文身旁的阿呆不由得打了个寒战,他突然觉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又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文皱眉道:“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天这么暗?”

    阿呆道:“是啊!好压抑的感觉,全身都不舒服似的。叔叔,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啊!叔叔,你快看,天上的乌云怎么变成红色的了。”

    欧文吃了一惊,仰头望去,果然,原本灰黑色的乌云逐渐转变成了红色,这奇怪的天象让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红色的血云渐渐的淡化了,太阳出现在天空正中,原本耀眼的金光变成了妖异的血光,将大地染成了一片血色。欧文失声道:“血日临天。”

    阿呆楞楞的道:“叔叔,什么是血日临天。”

    欧文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但心中却有些难言的怪异感,血日临天他也只是听说过,据说是每千年才会出现一次,这一天,将是邪气最盛的一天。欧文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邪恶肆虐的能量充斥着全身,他勉强催动着生生真气将邪恶感压了下去,道:“阿呆,叔叔要打坐一会儿,你最好别出去,在家里练练魔法吧。从今天晚上开始,你的运功周天数改为九次。”说完,欧文走回了房间,他必须要赶快修炼生生决,才能压制那澎湃欲出的邪气。

    神圣教廷,祈神殿。

    四名身穿红色大斗篷的人站立在大殿中央的高台四角,他们正是处理神圣教廷事务的四大红衣祭祀。高台中央,一位须发皆白身材瘦长的老人一手放在左胸上,另一只手按住自己的额头,他身上金色的祭祀袍和头上的金冠,显示着其尊贵的身份,在高台下方,是十二名围绕着高台盘膝而坐的白衣祭祀。咒语声不断的在大殿中响起,神圣气息不断从祈神殿散发而出。

    祈神殿外,总共一千八百名中、高级僧侣和神女同样在吟唱着祈神咒,高昂的祈祷声响澈天际,围绕着祈神殿散发出的神圣气息,澎湃的圣力不断的冲向高空。天空中血日散发的妖异之气和祈神殿散发出的神圣之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吟唱声不断,在吟唱声中,天空突然飘下了淡红色的雨滴,雨势不大,却将祭祀们那些洁白的祭祀袍染成了红色。

    祈神殿内,吟唱声停了下来,高台中央的老人叹息一声,“血日当空,必出妖孽,血雨撒世,劫难以成。看来,天意还是不可违啊!”

    一名红衣祭祀道:“教皇大人,我们也算是尽力了,十几年后,劫难来临之时,只要能顺利度过,这千年大劫也就算过去了。”

    金衣老者点了点头,道:“从现在开始,命令所有神职人员进入备战期,同时,你们四个要开始准备了。同时,展开救世主计划开始。千年大劫关系到整个大陆的形势,按照教廷圣经记载的,千年的大劫就曾经造成生灵涂炭。希望这回能顺利度过吧。只要能成功找到救世主,我们应付起来就能轻松的多了,所以你们必须要尽快去寻找。”心中暗暗叹息,千年之前,正是因为浩劫的降临,才会有今天的教廷。当时的浩劫席卷了整个大陆,各种生灵死伤无数,在最后时刻,天神显世,化为救世主来到世间,终于驱除了邪恶,而邪恶被完全驱除的那天,也就是神圣历元年,而那位救世主,也成了第一任教皇,在他临死之时,曾经预言千年之后,劫难必生,今天的血日之兆,正好验证了他的预言。十一年后,神圣历千年之时,劫难将再次降临人间,不知道那时,自己这个承接了神之力的教皇,是否能够驱除劫难呢。看来,只有既希望于能够找到新的救世主吧。

    四名红衣祭祀同时躬身道:“是,教皇大人。”

    教皇环视一周,吟唱一声,“愿天神庇佑。”光芒一闪,消失在高台中央,四名红衣祭祀催动着法力,飘落台下。突然,一名身穿白色衣裙,十岁左右,粉琢玉砌的小女孩儿跑了过来,拉住一名身材高大的红衣祭祀,嗔道:“爸爸,爸爸,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啊!”

    那名红衣祭祀楞了一下,赶忙将女孩儿抱了起来,低声道:“月月,谁让你来这里的,不是说好让你跟家里等着吗?”

    月月撅着小嘴道:“可是你和妈妈都出去了,就剩月月一个人,好无聊啊!”

    其他三名红衣祭祀已经离开了,十二名白衣祭祀站了起来,一名身材高佻的白衣祭祀上前几步,从红衣祭祀手中抱过月月,低声道:“月月乖,妈妈现在就带你回家。”

    红衣祭祀摇了摇头,对于自己这个女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

    血日和血雨足足持续了一天时间才逐渐消散了,一切又变回了正常,阿呆一天始终闷闷不乐,连修炼魔法的心情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老是跳得特别快,似乎有什么事发生了似的。血日和血雨消失,欧文才从入定中清醒过来,和邪恶之力足足对抗了一天,他显得异常疲惫。

    “叔叔,你打坐完了?”阿呆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欧文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欧文点了点头,犹有余悸的说道:“好强的邪气啊!看来,那传说中的劫难确实是真有其事啊!”

    阿呆显然没有明白欧文的话,说道:“今天席尔叔叔来过一回,我告诉他您病了正在休息。席尔叔叔说,今天所有的渔民都没有出海打鱼。说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欧文道:“好了,咱们先吃点东西吧,吃完饭你自己在家冥思,我去你席尔叔叔家一趟。”

    阿呆乖巧的点了点头,道:“好,吃饭吧。”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欧文就出门了,而阿呆则自己留在家里开始进入了冥思状态。

    这突然的气象异变,闹的整片大陆都人心惶惶,有人欢喜,有人愁,却没有谁能说出这突如起来的血日是怎么回事。这场异变,足足持续了几个月才平息下来。大陆四国不断实行一些安抚民心的政策,只是神圣教廷却一直没有就此事作出任何解释,一时之间,对教会不满之声,已经悄悄的产生了。直到经过了长达一年的人心动荡,血日和血雨造成的影响才完全消失,但大陆上,却出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神圣历九九零年五月,阿呆已经来石塘镇一年零两个月了。

    “阿呆哥哥,你比刚来时长高了好多哦。”

    已经十三岁的阿呆看着眼前比自己小两岁的小姑娘席菲,微笑道:“是吗?最近吃的又多了,好象是长高了不少。”十三岁的阿呆,已经有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了,在同龄孩子中,算的上比较高大了。一年以来,除了让阿呆修炼生生决以外,欧文并没有教他其他功夫,一年来,阿呆已经能够掌握索域联邦话了。由于联邦的六大种族只是口音不同,所以,欧文只教了阿呆西波音的索域联邦语。阿呆修炼的异常努力,经过他不懈的努力,一个晚上现在已经可以运行二十七周天了。生生决也已经修炼到了第二重的境界。阿呆曾经问过欧文修炼到什么程度才能离开,欧文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告诉他,他需要学的东西还非常多。现在欧文已经开始教导阿呆教廷语了,那毕竟是大陆通用的语言,是阿呆必须要学习的课程。今天刚刚上完语言课,阿呆和席尔的孙女、两个孙子在海边玩耍。由于修炼了一年多的生生决,阿呆的身体比当初离开尼诺城时要强壮的多了,虽然说不上英俊,但他那憨厚质朴之气深得这里的村民喜爱。

    “阿呆哥哥,咱们去海里游泳好不好。”席尔的长孙,已经八岁的席风说道。现在已经是五月天了,对于这些常年生活在海边的孩子,已经完全可以开始游泳了。按照辈分,本来他们是应该叫阿呆叔叔的,但由于年纪相差不多,在没有大人的情况下,他们都叫阿呆哥哥。

    阿呆的水性并不是很好,只是在席菲的父亲带领下游过几回,犹豫了一下,低着头道:“你们去吧,我游不好的。”

    只有四岁的席尔最小弟弟席雷嚷道:“我要去,我也要去。”

    席菲道:“不行,你还太小,你快回家去,游泳是我们这些大孩子玩的,不加你。”

    席雷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抓住自己姐姐的衣角,“姐姐,姐姐,你带我去吧。席雷回很乖的。”

    阿呆蹲在地上,将席雷搂入怀中,“席雷乖,海水里太危险了,你还小,不能游泳,阿呆哥也不游,咱们在岸边玩沙子好不好。”

    席雷看了看阿呆,点头道:“好吧,不过,阿呆哥哥,你要给我堆一个大城堡才行哦。”

    阿呆点了点头,冲席菲道:“菲儿妹妹,你和小风去吧,我在这里陪雷雷。不过,你们可不要游的太深啊,水里面是很危险的。”

    席菲和弟弟席风脱掉外衣,答应一声,叫闹着冲进了大海,他们一小就在父亲的带领下学会了游泳,平静的海水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一会儿就游的不见了踪影,阿呆和席雷在沙滩上玩儿起了沙子,阿呆的很有耐心,和只有四岁的席雷玩的非常高兴。

    突然,原本晴朗的天空飘来一片乌云,海风顿时大了起来,平静的海面掀起阵阵波澜,起浪了。

    阿呆站起身,凝望着远方的海面,但他并没有捕捉到席菲姐弟的身影,喃喃的说道:“怎么还不回来,浪这么大,会有危险的。”

    席雷摇了摇阿呆的手,道:“阿呆哥哥,姐姐他们不会有事的。”

    雨点倾泻而下,随着阵阵冷风飘洒在沙滩上,阿呆焦躁的走到海边,向远方看去,仍然没有席菲他们的身影,他扭头冲席雷道:“雷雷,下雨了,你先回家,告诉你爷爷,让他们赶快过来,菲儿妹妹和小风还没有回来。我在这里等着。”

    席雷点点头,转身向镇里跑去。风更大了,浪也更高了,席菲和席风却依然没有踪影,他们都是阿呆的好朋友,阿呆心里,早已经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他焦急的走到海边,任由海水冲湿了自己的裤管。

    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如果席菲和席风出了事,自己怎么像席尔叔叔交代啊!想到这里,阿呆脱掉外衣扔在一旁,快速的扑入大海之中。虽然他游泳的技术并不是很好,但生生决的修炼使他的体魄非常强健,调整着呼吸,在浪花中不断的拼搏着,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被海浪带进了大海深处,岸边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模糊不清,他一边游着,一边不断呼喊着席菲和席风的名字。但是,他的声音已经被海浪完全盖住,在这一望无际的海水中,又怎么能叫的到人呢。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已经陷入了危险之中。

    由于海上起了浪,席尔的三个儿子都提早收船回到家中,他们刚一进家门,正好遇到赶回报讯的席雷,顾不上休息,立刻赶到海边。

    席雷叫道:“爸爸,你看,那不是哥哥和姐姐吗?”果然,席菲和席风两人刚从海里走上了沙滩。

    席菲也看到了他们,兴奋的跑了过来,叫道:“爸爸,二叔、三叔,你们怎么来了。”

    席菲的父亲席中沉声道:“你们胆子也太大了,这么大的浪居然也敢到海里游泳,要是让海水卷走怎么办?”

    席菲吐了吐舌头,拉着自己父亲的手,娇声道:“爸爸,不会的,我和风弟的水性那么好,怎么会有事呢?在浪里玩儿好过瘾啊!就是往回游的时候有些费劲。”他转向自己的小弟,问道:“雷雷,阿呆哥哥呢,你没和他在一起吗?”

    席雷一楞,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席白,道:“阿呆哥哥不是在岸边等你们吗?怎么没见他?”

    席中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兄弟,道:“大家快找找,阿呆一定不会丢下菲儿和风儿先回去的,他应该就在附近。”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心里却有些不祥之感,沙滩如此平坦,没有任何遮盖物,如果阿呆在,他们应该一眼就可以看到才对。

    席风突然道:“爸爸,大伯,三叔,你们看,这不是阿呆哥哥的外衣吗?”

    席中、席发、席白跑到近前,果然,阿呆的外衣就在沙滩上,已经被雨水完全打湿了。三人面面相觑,席中色变道:“不好,阿呆一定是去海里找你们了。这下坏了,他的水性并不好,恐怕很难游回来。老三,你快去通知欧文叔叔,老二,咱们到海里去找找。”

    此时的阿呆已经看不到岸边了,在昏暗的乌云下,浪花不断拍打着他的身体,抹了抹脸上的海水,阿呆焦急的看着四周,“菲儿、小风,你们在哪里啊!”他现在想的,依然是席菲和席风的安全,一个大浪过来,顿时让阿呆喝了口咸咸的海水,那苦涩的滋味使他难受异常。体力,在一点点的消失着,危机逐渐降临到阿呆身上。

    浮在海面的阿呆突然觉得脚下传来一阵巨痛,似乎什么东西扎到了自己的腿,痛呼一声,阿呆弯腰摸去,摸到了一个滑溜的躯体,那滑溜的躯体上有着一个尖刺,已经深深的扎入了他大腿的肌肉之中,鲜红的血液从身体周围的海水中泛起。阿呆双手抓住那滑溜的躯体,用力拔出了体外,整条右腿完全麻痹了,血液不断的流淌而出。阿呆倒吸一口凉气,体内的生生真气自动转移到伤口部位,封住了那里的血脉,没有让他再继续流血。海水不断刺激着伤处,阿呆疼的险些昏了过去。

    握在手中的滑溜躯体突然剧烈的扭动起来,似乎想挣脱阿呆的双手,阿呆将那躯体举到眼前,竟然是一条身长两尺的金色怪鱼,它通体金光闪烁和阿呆以前见过的鱼不光颜色不同,而且多出了一只金光闪闪的尖嘴,刚在正是那和身体一样长的嘴刺穿了阿呆的大腿。

    阿呆一手攥住怪鱼的嘴,另一只手攥住它的尾巴,完全凭借海水的浮力漂浮在海面上,由于失血不少,阵阵眩晕的感觉不断传来,一个又一个的海浪依然无休止的拍打着他的身体,那怪鱼挣扎数回,却无法挣脱阿呆有力的双手。

    阿呆楞楞的冲怪鱼道:“你,你为什么扎我,很疼的啊!”怪鱼扭动两下,身上的海水流过眼睑,似乎流泪了一样,两只闪烁着金光的怪眼哀怨的看着阿呆,似乎在求他将自己放了。

    阿呆心中一软,道:“我放了你吧,不过,你可不要在扎我了,以后也不可以再扎别人哦。”说着,向外一抛,将怪鱼扔进了海中,金芒在海水里闪了几闪,怪鱼消失不见了。

    阿呆小心的摸了摸腿上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继续大喊着,“菲儿,小风,你们在那里,我是阿呆啊!”只喊了几声,他的嗓子就已经沙哑了,在海浪的不断冲击下,阿呆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就在阿呆快要晕倒的时候,金光一闪,那条金色的怪鱼又回来了,它拿长嘴噌了噌阿呆的身体,嘴上叼着一个什么东西。

    阿呆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喘息着问道:“给我的么?”

    怪鱼竟然好象听懂了一样点了点头。阿呆将怪鱼嘴上的东西摘了下来,原来是一玫白色的玉石戒指,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阿呆眨了眨朦胧的双眼,勉强将戒指套在左手食指上,一个巨浪打来,顿时将他击的昏了过去。

    岸边,在席白的带领下,欧文焦急的赶到阿呆下水的海滩,澎湃的巨浪不断冲击着岸上的沙滩,席菲、席风和席雷站在岸边,席菲和席风显然知道自己闯祸了,低着头不吭声,欧文急切的问道:“菲儿,你爸爸和你二叔找到阿呆了吗?”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