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正文 第十一章 金色怪鱼

    席菲摇了摇头,道:“爸爸他们还没有回来呢,欧文爷爷,都是我们不好,如果我和风弟没有到海里去游泳,阿呆哥哥也不会去找我们了。”

    欧文现在是满心的焦急,他自然不会去埋怨什么,但他的心却早已经飞到了大海之中。一年多以来,越和阿呆相处,欧文就越喜欢这个秉性善良的孩子,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但阿呆每天仍然都想着他的哥里斯老师,那个银色的馒头摆在床头,每天早上起来,阿呆都会对着它发一会儿楞,念叨几句什么。阿呆的种种一切都是那么的纯真,孩子,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这时,阿呆已经进入大海一个多小时之久了。

    正在这时,海中爬出了两条身影,正是席中和席发。欧文赶忙迎了上去,急问道:“找到阿呆没有?”

    席中和席发对视一眼,脸上都流露出惭愧的神色,席中道:“欧文叔叔,海浪实在太大了,我们也不敢过于深入,阿呆恐怕被海浪卷到深处去了。我们没有找到他。”

    寒光从欧文眼中一闪而过,如果换做以前的他,早把面前这几个人全都杀了泄愤,可是,他现在却不能那么做。淡然道:“你们已经尽力了,先回去吧,这件事先别告诉席尔,我再去找找阿呆。”

    席发道:“欧文叔叔,恐怕很难,浪太大,这风雨交加的,实在是不好找啊!”

    欧文暴躁的说道:“不好找也要找,我就阿呆这么一个亲人,难道看着他死吗?你们先回去吧。”

    席中三兄弟同时一楞,一向温文尔雅的欧文叔叔怎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暴躁呢,三人分别拉着自己的孩子,向镇里走去。这种天气,除非是西波舰队的大船,普通的渔船根本经不起风浪。

    欧文深吸口气,调息了一下体内的生生真气,稳定住吸附着无二圣水毒气的银球,长啸一声,冲天而起,向海浪中落去,这一跃,足足有十数丈之远,他毫不停留,在浪尖上一点,辨别好方向,就那么踩着巨浪深入大海之中。生生真气不断的循环着,一会儿的工夫,欧文就已经看不见岸边了。他这样毫不停留的不断跳跃是非常损耗真气的,如果不是生生真气有生生不息的特性,他根本坚持不了太长时间。在茫茫大海中找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欧文的真气不断减弱着,但仍然没有发现阿呆的身影。

    突然,海水中闪过一道金光,金光贴着海面快速的蹿了出去,欧文心中一动,跟着金光快速的前进着,足足五分钟的工夫,他终于看到了漂浮在海面上的阿呆,强烈的喜悦激发了欧文体内的潜力,他大喝一声,右掌猛然挥出,白光闪过,竟然将迎面扑来的巨浪顶了回去,伸手一抄,将阿呆抱入怀中,只是微一接触,他已经发现阿呆的生机未绝,只是喝了不少海水而已。

    欧文将阿呆夹在腋下,凝神聚气,飞速的向海岸方向跃去。他提内的生生真气不断循环着,但已经不足以弥补他消耗的能量,海岸已经在望,但欧文的生生真气也只剩余五成了。现在他不能再继续使用真气,否则,体内的无二圣水剧毒必将发作。无奈之下,只得落如海中,泅水前进,还好他小时候也是在海边长大的,虽然多年未曾游过泳,但依然有些基础。在费尽千辛万苦之后,终于成功的拖着阿呆游回了岸边。

    “欧文大哥。”席尔的声音传来,他和自己的三个儿子正在岸边焦急的等待着。一看到欧文带了阿呆回来,四人赶忙迎了过去,席中接过阿呆的,席发和席白则搀扶着欧文。原来,席中三兄弟回家以后,为了怕以后父亲责怪,没有听欧文的话,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席尔,席尔顿时大怒,来不及教训自己的孙女、孙子,就匆忙的带着三个儿子跑到了海边。

    “欧文大哥,你怎么样?”席尔急切的问道。

    欧文不断的喘息着,体内的生生真气不断的运转,自动恢复着,终于将阿呆救回来了,他的心也放回了肚子,“席尔,我没事,阿呆喝了不少海水,席中,你赶快帮他排排水。席尔,你别怪孩子们,这事也不能怪他们,是阿呆自己太不自量力了。”

    席尔瞪了自己三个儿子一眼,怒道:“都是你们生的好女儿,好儿子。大哥,我先扶你回去吧。阿呆这孩子,真是太善良了。”

    …………

    阿呆朦胧的睁开双眼,嘴里又苦又涩,全身虚弱无力,肚子里空荡荡的,“我,我死了么?”

    欧文的声音传来,“如果我晚去一会儿,你恐怕就已经葬身大海了,自己明明水性不行,却偏要去救人,你呀!快,喝口姜汤驱驱寒。”

    欧文扶着阿呆坐了起来,将准备好的姜汤送到他嘴边,阿呆看到欧文,眼圈顿时红了起来,顾不上喝姜汤,猛的抱住欧文的脖子,哭道:“叔叔,叔叔,阿呆死了,阿呆死了。”

    欧文的眼圈也红了,将姜汤放在一旁,拍着阿呆的后背,劝慰道:“阿呆没有死,叔叔已经把你从海里救回来了,乖,先喝点姜汤吧。”

    阿呆哽咽着松开双手,看着欧文充满关切的目光,“叔叔,我真的没有死么?”

    欧文微微一笑,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下,道:“疼不疼?”

    阿呆咧了咧嘴,点头道:“疼。”

    欧文笑道:“疼就对了,疼就是有感觉,有感觉自然没有死了,你真的把叔叔吓坏了。乖,先喝点姜汤,然后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就没事了。”他端起姜汤,吹了吹上面的热气,送到阿呆嘴边,一点一点的喂着他喝了下去。

    一碗姜汤下肚,阿呆的身体顿时暖和起来,看着欧文关切的目光,他的心也暖了,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的喜欢上面前这个英俊的叔叔。

    欧文将碗放到一旁,扶着阿呆重新躺下,给他盖好被子,道:“阿呆,这次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不是你体内有着不灭的生机,恐怕早就死了,以后做什么事都不要那么冲动,救人虽然是好事,但也要量力而为。”

    阿呆挣扎着又坐了起来,急道:“叔叔,叔叔,你快去救菲儿和小风吧,我在海里没找到他们,他们很危险啊!”

    欧文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傻小子,怎么把别人的命看的比自己还重,人家水性好,早就回来了。快躺下。”

    一听席菲和席风没有危险,阿呆这才松了口气,躺回床上,还喃喃的念叨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欧文道:“对了,阿呆,你腿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似乎是被什么利器扎的,大腿的肌肉都已经洞穿了。”

    阿呆答道:“是一条怪鱼扎的,……”当下,他将如何遇到怪鱼,又如何将怪鱼放了的经过说了一遍。

    欧文恍然道:“怪不得我找你的时候,在海上看到一丝金光,是它带着我找到的你,这么说,还是那怪鱼救了你的命,真是人善人欺天不欺啊!是你自己的善良把自己救了回来。”

    阿呆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左手,道:“叔叔你看,这就是怪鱼送给我的。”

    欧文定睛看去,只见那是一玫通体雪白的玉石戒指,戒指表面并看不出什么,但欧文却隐隐觉得,戒指中似乎蕴涵着不一般的能量。他小心的将戒指从阿呆手上摘下,玉石入手生温,催动生生真气探入其中,戒指中似乎有一股不断运转的能量似的,排斥着欧文的真气。看了半天,欧文将戒指重新带到阿呆手上,道:“这玫戒指你要好好留着,说不定以后会有什么作用呢。”

    阿呆点了点头,对这玫白玉戒指他也非常喜欢。

    欧文道:“快睡吧,现在你还不能吃东西,明天一早叔叔给你熬粥喝。”

    阿呆道:“可是叔叔,我今天还没有打坐过呢。”自从来到这里以后,阿呆没有一天晚上不是打坐度过的,突然停止,他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欧文笑道:“今天就算了,练功也不能急于一时,明天再说吧。叔叔也要去休息了,为了救你这小子,真是累坏了。”说完,他吹灭油灯走了出去,外面的风雨已经停了,阿呆没事,欧文心里说不出的高兴。

    欧文离开后,阿呆挣扎着坐了起来,腿上的伤势牵动了一下,疼的阿呆全身一阵痉挛。他虽然笨,但也明白欧文对自己的期望很高,叔叔对自己这么好,怎么能让他失望呢。一年多的相处,善良的阿呆早已经忘记了当初的仇恨。深吸口气,他开始催动体内残留不多的生生真气运行起来。

    足足休息了十天,阿呆才恢复过来,除了席雷以外,席菲和席风都不再跟他玩儿了,他们的理由是,因为阿呆的原因,他们受到了爷爷狠狠的责打,阿呆虽然心里难过,但也无可奈何,只得将所有时间都用来练功。

    春去秋来,又是两年过去了,阿呆的生生决已经修炼到了第四重境界,生生决每提升一层都异常困难,如果不是阿呆吃过往生果,恐怕十年也无法达到现在的境界。虽然达到了第四层,但生生真气的威力仍然没有显现出来,欧文告诉阿呆,生生决必须要练到第五层才会有明显的不同,而欧文是在二十八岁才达到那个境界的。尽管如此,阿呆的生生真气已经可以化为斗气冲出体外了,现在每天修炼之时,都会有淡淡的白光围绕着他的身体,已经十五岁的阿呆,身高达到了一米八左右,虽然平常不干什么重体力活,但身体却异常结实。三年来,虽然每天只有几个小时的冥思时间,但阿呆的火焰术已经可以释放出蓝色的火焰了,他曾经偷偷的尝试过施放火流星,放出的火球已经有三厘米左右的直径,而且完全是蓝色的火球。每天除了打坐和冥思以外,欧文会给他讲一些大陆上的局势,告诉他关于各个国家之间的故事和各个国家的风俗,阿呆的教廷语已经可以和欧文流利的对话了,两年来,他还学会了一些华盛语,笨笨的他,现在已经掌握了教廷、天金帝国、华盛帝国和索域联邦四种语言。由于长期修炼生生决,阿呆的记忆力明显有所长进。

    阿呆现在仍然会常常想起哥里斯,惦记着远方的老师,但欧文对他的关怀倍至也让他非常感动。他早已经把欧文当作亲叔叔来对待。

    神圣历九九二年春。

    “走,阿呆,叔叔带你去给地方,从今天开始,你要学些新的东西了。”欧文严肃的冲刚吃完早点的阿呆说道。

    阿呆一楞,道:“叔叔,您要教我那会飞的功夫吗?”

    欧文微微一笑,道:“叔叔并不会飞,只是跳的高一点而已,以后你也可以做到的。你来这里三年了,进步比我预想中要快了不少。本来我以为,你怎么也需要五年的时间才能达到现在的境界,既然你已经将生生决修炼到了第四层,基础已经打的很牢固了,可以进行下一步修炼。现在,你必须要把做最基础的体质和对抗训练,叔叔想了个好注意,前几天就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带你去。”

    “好啊!”阿呆爽快的答应着,三年来,每天就是无聊的冥思和打坐,虽然阿呆的意志很坚定,打坐和冥思又能给他带来全身舒畅的感觉,但毕竟还是太单调了,阿呆仍然是小孩子新性,能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他当然愿意。

    离开海边的家,欧文带着阿呆顺着海岸线一直向南走去,足足走了半个小时的工夫,他们来到一大片礁石旁。

    “阿呆,这个地方是我不久前发现的,真是天助我也,这里太适合你练习了。走,咱们上去。”说着,他搂着阿呆的腰,轻飘飘的落在一块最大的礁石上,海水冲击礁石的轰轰声不断传来,今天的天气虽然晴朗,但这里的海浪却异常的大。

    “阿呆,这片礁石中有一块特殊的地方,那是天然形成的,海浪在经过其他礁石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会形成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我在那里立了一跟大木桩,呆会儿,我会把你绑在木桩上,手臂我不绑。你要按着我教你的运气之法,将体内的真气化为斗气,不断的和海水形成的冲击力对抗,尽量不让它撞在你身上,明白吗?这样既可以锻炼你的身体,又可以修炼生生决。你看,就是那里。”说着,欧文向下方指去。

    阿呆顺着欧文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大片的礁石之中,有一块空出来的地方,海水在经过其他礁石后在那里形成巨大的海浪,海浪不断冲击着前面的礁石,长年的冲击使最靠近海面的礁石都出现了一大块凹陷。那片空出来的地方中央,有一根直径一米左右的木桩立在那里,不论海水怎么冲击,木桩都纹丝不动。

    阿呆有些迟疑的问道:“叔叔,您是怎么把木桩立在那里的啊?”

    欧文神秘的一笑,道:“海水下面也有一块大礁石,叔叔是用生生决真气把那根木桩打入到礁石之中,自然就立的住了。今天是第一次,你就尽力吧,如果你无法对抗海浪,就只有让他们冲刷你的身体了。两个小时后,我会放你下来。”说完,欧文带着阿呆跳了下去,木桩的中断有一块突起的地方,正好用来让阿呆落脚。欧文取下事先准备好的绳子,一边将阿呆的身体固定在木桩上,一边频频的向后挥掌,海浪的冲击力虽然很强,但却无法冲到他们身前三米之内。

    “阿呆,看清楚叔叔是怎么出手的吧,你自己慢慢试吧。两个小时后,我来接你。”说完,欧文单脚在木桩上一点,身体冲天而起,落向一旁的礁石,几个起落,消失在阿呆事先之内。

    轰,一个巨大的浪头猛然撞击在阿呆身上,阿呆感到全身被什么重物撞了一下似的,顿时喝了一大口海水。他顾不得调整,赶忙运气出掌。平常,阿呆很少有运用生生斗气的机会,一点经验也没有,他发出的斗气散而不聚,只能减缓海水的冲击力,却无法阻挡。还好海浪并不是连续不断的,几个大浪之后,需要积蓄一会儿才会再次冲击,这也给了阿呆喘息的机会。阿呆的双掌不断挥出,海浪向一个绝世高手一样,不断帮阿呆修炼着生生斗气的使用方法,两个小时的时间对于现在的阿呆来说,是那么的漫长,虽然他并不能阻挡海水冲击自己的身体,但他却依然拼命的努力着,一次又一次,阿呆被海水冲击的险些晕倒,但他却依然坚持下来了。轰然巨响中,阿呆终于用尽了最后一分真气,只能将手挡在面前,任由海浪不断冲刷着他的身体。

    欧文并没有走远,他躲在一块礁石后看着阿呆不断的和海浪对抗,阿呆的表现显然无法令他满意,以阿呆现在的生生斗气境界,完全可以做的更好,但他的运用却不得法,这孩子的悟性实在是差了一些。叹了口气,欧文长身而起,几个起落扑到木桩上,将精神已经有些模糊的阿呆解了下来,往肩膀上一扛,飘落到礁石上。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正中,欧文把阿呆放在一快平坦的地方上,双手一吸,将阿呆的上半身摄起,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催动体内的生生斗气输入到阿呆的体内。有了外力的灌注,阿呆顿时精神一振,清醒了些许,欧文沉声道:“凝神运气,气沉丹田,功行百脉。”

    阿呆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仿佛散架了一般,说不出的难受,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来。欧文的双掌不断传来温暖的热流,这才舒服了一点,他勉强借着欧文的生生真气吸取着体内残余的能量,渐渐的入定了。

    直到下午阿呆才清醒过来,欧文一直在他身旁守护着,震耳欲聋的海浪声不断响起,“醒了,先吃点东西吧。”说着,递给阿呆一篮馒头和咸鱼。经过几个小时的调息阿呆的生生真气已经基本恢复了,只是身体却依然酸痛,全身的肌肉都软绵绵的使不出力来。接过篮子,阿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是阿呆的最爱,也是最好的补充能量方法。

    欧文等到阿呆吃完后,才说道:“你今天的表现让叔叔很失望,你知道么?以你的功力应该完全可以坚持住两个小时,根本不应该这么狼狈。你忘了我教过你什么吗?虽高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心理状态哪里去了?只是被海浪一冲,你就什么都忘了,开始的时候浪费了太多的功力。而且,你以为凭你现在的水平就可以和海浪对抗,将它们压下去吗?你发出的斗气那么分散,怎么能抵挡住海浪的冲击,如果是透点一击呢?最起码可以将冲向你自身的海浪挡住,还能节省功力,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今天就到这里。”说完,拿起篮子,欧文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呆一个人坐在礁石上,嘴里的馒头和咸鱼味道仍然没有散去,自从来到这里以来,欧文是很少对他发火的,即使是他做的不对,欧文也会耐心的指导,突如其来的严厉,让阿呆有些难以接受。捶了捶自己的脑袋,阿呆自言自语道:“看来,我真的是太笨了。透点一击是什么意思,是把全身的功力都凝聚在一起发出吗?”阿呆不断琢磨着透点一击的含义,直到天黑才返回家中。

    欧文早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见阿呆回来,撂下一句,我去看看你席尔叔叔,就出去了。

    阿呆知道欧文是不会真生自己气的,只是因为自己的不争气而难说,不禁暗暗发誓,一定要努力达到欧文要求的标准。吃完饭,他一刻也没有耽误,连冥思都不进行了,直接进入打坐状态。一边修炼着生生斗气,阿呆一边继续琢磨着透点一击的含义。

    第二天黎明时分,天还没亮,阿呆就起来了,他快速的做好早饭,然后到欧文的房间敲门,“砰,砰,砰,叔叔,该起了,早饭我做好了。”

    门开,欧文披着一件外衣走了出来,“怎么这么早啊?阿呆。”

    阿呆道:“叔叔,昨天晚上我没有冥思,直接打坐的,二十七个周天就完成的快了些,咱们快吃饭吧,然后您在跟我去礁石那边,我想试试您说的透点一击。”

    欧文微微一笑,道:“好,先吃饭吧。练功并不是苦练就能有长足进步的,悟性也很重要,勤虽能补拙,但却并不能让你成为第一流的高手。平常没事的时候,你多琢磨琢磨斗气的应用,对你会很有益处。”

    阿呆低下头,道:“叔叔,阿呆知道自己笨,不过,我一定会努力的,尽量不让您失望。”

    欧文拍拍阿呆的肩膀,“好了,叔叔昨天并没有生你的气,也不能怪你,昨天毕竟是你第一次面对这种练习嘛。身上还疼不疼了?”

    阿呆喃喃的说道:“肩膀还有点酸疼,其他的地方好多了。”

    欧文微笑道:“如果不是生生真气有快速恢复的能力,恐怕你今天还起不了床呢,天快亮了,咱们先吃饭,然后出发。”

    虽然已经是五月天,但清晨的海边还是有些寒意的,带着咸腥味的海风不断的吹拂着阿呆和欧文的身体,欧文扭头冲阿呆道:“天气有点凉,你受得了么?记住,力要三分收七分发,这样当你第一击结束之前,第二击的力量就已经蓄满,才能做到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程度。”

    阿呆一楞,三分收七分发,可自己昨天不是这么想的啊!“叔叔,透点一击的意思不是要把全身的潜力凝聚在一起,压缩了以后骤然发出吗?怎么又变成三分收七分发了。”

    欧文也楞了,他没想到阿呆是这么理解的,但阿呆的解释也有他的道理,他微笑道:“你说的,是倾世一击,不是透点攻击。阿呆,有进步,现在会思考了。叔叔告诉你,透点一击和你说的倾世一击其实差不多,不同的地方就在,透点攻击并不一定要尽全力,只要发出的力量能够解决问题就够了,他们的相同点在,都是将体内的生生真气凝聚成一股,尽量压缩,然后在发出体外,形成无坚不摧的生生斗气柱。”

    阿呆似懂非懂的看着欧文,挠了挠自己的头。

    欧文继续道:“阿呆,你要记住,倾世一击是不能轻易发出的,因为,一旦你将自己的全部功力和潜力以一击发出,如果不能重创所有敌人,自己必然会有一断时间无法和对方对抗,只能任人宰割。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要那么做,明白吗?”

    这时,他们已经来到了礁石群,海风明显变大了,阿呆道:“叔叔,咱们现在下去,您把我还绑那里,我试试。”

    欧文摇头道:“风太大了,早上水凉,这样吧,你先把你昨天想的倾世一击用给叔叔看看。”昨天,他就看出阿呆一直在想着什么,他之所以不理阿呆,就是想给他一个冥想的空间。今天,是该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阿呆问道:“叔叔,您不是说倾世一击没有用吗?那我还练它干什么?”

    欧文微笑道:“不是没用,透点一击就是以你说的倾世一击为基础,只是斗气应用的大小不同而已,你先使一次倾世一击让叔叔看看,然后再帮你纠正一下。

    发挥出你的全力,你的生生决已经修炼到第四重了,应该有一定威力了。目标就是前面这块礁石吧。”说着,欧文指了指面前一块不大的礁石,距离他们有三米左右的距离,礁石后面就是茫茫大海。

    阿呆点点头,上前几步,走到自己所在礁石的边缘,又回想了一遍昨天自己的想法,深吸口气,闭上双眼,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运行起来。

    淡淡的白色光芒出现在阿呆身体周围,阿呆扎稳马步,双手握拳收在腰间,用自己的精神力控制着丹田的斗气缓缓上行,没有任何保留的向自己的右拳处凝聚,体内的生生真气在他不记后果的拼命催动下,不断凝结着,身体周围的白色光芒骤然收敛,一旁的欧文可以清晰的看到,阿呆的真气已经运行到胸口部位,正在向右拳的方向移动。

    阿呆的右拳亮了起来,全身的生生真气完全凝结过去,他深吸口气,用精神力量对右拳聚集的生生真气进行强力压缩,光芒虽然暗淡了,但欧文吃惊的发现,阿呆的右拳上凝聚出爆炸性的力量。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