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善良的死神》->正文

正文 第十二章 死亡危机

    “阿呆,快停下。”欧文失声大喊道,在这样下去,也许压缩过于密集的真气,会将他的手炸碎的。

    但是,阿呆已经无法停止了,他的真气经过压缩后,再不是运行于体内那柔和的能量,阿呆双目大睁,大喊道:“啊——”右拳猛然向对面的礁石挥出,一股直径仅有五厘米左右的白色光柱透拳而出。光柱击出之后,阿呆全身一软,顿时瘫倒在地。

    “轰、轰——”接连两声巨响让欧文张大了嘴,即使阿呆能够一拳将面前的礁石炸的粉碎,他也不会如此吃惊,但面前的异象让他实在无法相信,那不大的礁石中央被阿呆发出的生生斗气击了个对穿,斗气穿过礁石,重重的轰击在海面上,溅起高达十米的水柱。礁石被贯穿的周围,并没有一丝裂纹,可见力量是何等的集中。

    欧文呆呆的站在那里,良久才反应过来。阿呆刚才的一击竟然已经达到了他五成功力的水平,也就是说,阿呆刚才发出的生生斗气,达到了他自己百分之二百的水平。啊!阿呆,欧文上前一步,将阿呆搂在怀里,伸出右手,按在阿呆的丹田上,探询着他体内的状况。阿呆的丹田空空如也,竟然一丝斗气都没有了,全身软绵绵的,这明显是脱力的迹象,欧文苦笑道:“还真是一点不留的倾世一击啊!这小子,哎——”

    抱起阿呆,欧文不断的将生生真气渡入他体内,一会儿的工夫,阿呆幽幽醒了过来,刚才他在发出倾世一击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抽空了似的,那充满爆炸性能量的压缩生生斗气,带走了他全部的力量。

    “叔叔,我的倾世一击成功了么?”

    欧文苦笑着点了点头,道:“你呀,真是太莽撞了。如果在对敌的时候使出这一招,恐怕一个星期也无法恢复过来。百分之二百,真是恐怖的力量啊!阿呆,你是怎么做到压缩生生斗气,却不使它爆炸的呢?”

    阿呆道:“我也不知道,昨天我想,您说的透点一击,自然是把力量凝聚的越小越好,所以我就尽量把生生真气压缩到最小状态,以斗气的形式放出去,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真气也是会爆炸的吗?”

    欧文道:“当然了,真气在过于密集的情况下,回爆发出强烈的能量,以前就曾有过高手因为过于压缩体内真气爆体而亡的。也许是往生果和你这几年冥思的精神力量救了你吧。以后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再这么做了,太危险。”

    阿呆点头道:“叔叔,我体内空荡荡的,好难受啊!您不是说生生真气是源源不绝的吗?怎么我用完了,就没有了。”

    欧文没好气的道:“生生不息也需要有一个源头,你连源头的力量都用尽了,还怎么恢复?咱们先回去吧,我帮你恢复了功力再说。”

    即使是欧文用同源的生生真气帮助阿呆修炼,也足足用了两天的工夫,阿呆才完全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两天来,欧文又指点了阿呆许多运气行功的方法,以及如何才能把生生斗气发挥出最大的效果而又最节省体力。

    “你的功力已经恢复了,今天再上木桩去,记住我教你的,七分发三分留,可千万别再用倾市一击了。太大的消耗对你今后修炼是不利的。”

    阿呆也是心有余悸,足足两天的工夫啊,他体内的真气才又恢复原状,

    就这样,阿呆开始了劈波斩浪的修炼,由于找对了方法,现在海浪的冲击力已经对他无法形成太大威胁了,每天不断的应用,让阿呆进步神速,三个月以后,他已经可以支撑一白天不被海浪冲击到身体了。每天和海浪的搏斗,也使阿呆的身体越加强健起来,白皙的肌肤在海水的冲击和太阳的暴晒下,变成了健康的古铜色,呆滞的目光中偶尔会闪烁出锐利的寒芒。

    欧文站在礁石上,满意的看着阿呆一拳又一拳的将海浪洞穿击退,满意的点了点头,喃喃的说道:“进步还真快啊!虽然往生果的效力非凡,但这孩子也确实努力。”和海浪对抗的辛苦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阿呆现在已经没有了学习其他知识的时间,每天就是和海浪对抗、冥思、打坐,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喊过一声苦。

    日正当中,欧文将阿呆从木桩上解了下来,两人吃过饭后,阿呆正准备再回木桩,却被欧文拦住了,“咱们要开始下一课了,你的生生斗气已经运用的不错了。”欧文抓起阿呆修长的双手,道:“你的手形比叔叔的还要好。你知道吗?叔叔的功夫大都在剑上,从今天开始,你要去体会剑的特性,这方面,我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体会。只有和剑成为真正的朋友,才能发挥出它百兵之王的威力。”他从礁石后拿出当初那柄巨大的阔剑,由于几年不用,剑身上生满了铁锈。

    “老伙计啊!冷落你了。”欧文眼神迷蒙的看着手中的阔剑,这把剑伴随了他三十年啊!他一手持剑,另一只手闪烁出白色的生生真气,他将白光向剑身抹去,剑身上的铁锈顿时消失了,露出光芒闪烁的剑刃。

    “阿呆,这把阔剑伴随了我三十年之久,从今天起,它就是你的伙伴了,剑长五尺六存,柄一尺二寸,剑刃四尺四存,剑刃最宽处为半尺,最厚处三寸,重七十六公斤。剑名天罡。”

    阿呆一楞,“七十六公斤?叔叔,您没说错吧。”即使是镇里铁匠的铁锤也只有二十公斤而已啊。

    欧文平举剑身,仅凭手指的颤动就使剑身晃出一片剑影,七十六公斤的重剑在他手中仿佛羽毛一般轻柔无物。欧文把剑横在身前,抚mo着剑身,叹息道:“很沉吗?也许开始时你会这么觉得,但当你的心与它合而为一的时候,你就再也感觉不到它的重量了。”

    阿呆看着比自己还要高的天罡剑,心底不禁兴奋起来,上前几步,冲欧文道:“叔叔,能给我试一下吗?”

    欧文手指一绕,剑尖朝下,将剑柄递了过去。阿呆伸手抓住剑柄,欧文刚一松手,阿呆只觉手上一沉,虽然事先有了准备,还是没有拿稳,当的一声,剑尖顿时着地。欧文笑骂道:“你这笨小子,生生真气是白练的吗?以气御剑。”

    阿呆吐了吐舌头,深吸口气,催动体内的生生真气,全身散发出白色的光芒,双手用力,顿时将天罡剑举了起来,在生生真气的作用下,果然觉的剑轻了不少,但挥舞起来却异常的困难,如果不是练了多天的斗气应用,恐怕他连剑也挥不动。欧文沉声道:“气沉丹田,脚下要稳,将生生真气运转到腰部,以腰带背,以背带肩,以肩带臂,以臂带肘,以肘带腕,以腕带手,以手带指。这就是用剑的基础,天罡剑法本有三十六式,但招式太繁复,你恐怕很难记住,我将其简化为九招,看着,第一招长虹贯日。”

    阿呆眼前一花,手上一轻,天罡剑已经到了欧文手中,欧文的身体在空中一闪,身剑合一的冲了出去。天罡剑上白芒吞吐,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落下地来,欧文道:“看清楚了么?看上去很简单的一招,但却要求你的手、眼、心法都要配合到位。这样吧,你现在还不必练习剑法,今天先练最基础的劈、挑、刺三个姿势。”说着,他将三个姿势的要领说了一遍,然后把天罡剑交给阿呆,飘然而去。

    “我劈,我劈。”当太阳落山之时,阿呆已经练的全身酸痛不已,虽然只是简单的三个姿势,他却总找不到感觉。

    “练的怎么样了?”欧文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礁石之上。他手上拎着一根树枝。

    阿呆挠了挠头,道:“我也说不好,但感觉总和您示范的不太相同。”

    欧文看了一眼礁石上的道道剑痕,摇了摇头,道:“劈要有劈的气势,虽然力量最多只能发七分,要留三分变招,但在气势上必须要压倒对手才行,你看着。”他双手握住树枝高高举起,周围的海风似乎的停滞了似的,不再吹到阿呆身上,异常强大的压力使他不得不后退几步,吃惊的看着欧文手中的树枝。

    压力突然消失,让阿呆有一种身体前倾的感觉,欧文道:“看清楚了吧,现在你用剑劈我,只要你能让我双脚离开原地,就算你成功了。”

    阿呆点了点头,学着欧文的样子,双手将天罡剑高高举起,说了声叔叔小心,斗气灌入剑刃之中,当头劈下,虽然并没有欧文的气势,但天罡剑上到也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欧文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在天罡剑就要劈到顶门之时,树枝轻轻一挑,顿时将剑引到了一旁。阿呆感觉到自己手中的剑突然一沉,当的一声,顿时劈在了一旁的地上,少半个剑刃陷入其中。

    欧文道:“斗气要蓄而不发或者骤然迸发,如果你刚才不将斗气完全散发而出,我就无法轻易的卸力了。再来。”就这样,这一老一少,不断的在礁石上练了起来,生生真气源源不绝的支持着阿呆挥舞重剑,直到深夜,他终于可以逼迫欧文与他硬拼了,虽然没有逼退欧文,但欧文已经非常满意。为了让阿呆更好的掌握剑的要领,领会剑意的要决,从第二天开始,阿呆依然被绑在木桩上,不同的是,换用天罡剑来劈波斩浪。时间过的飞快,阿呆和欧文已经来到石塘镇六年了。

    礁石上,光芒不断的闪烁着,那是阿呆再练习天罡剑法,天罡三十六式剑法在大陆上,是最普及的剑法之一,威力虽然不是很大,但却有着大开大合的气势,最适合使用于战场。而欧文虽然将这套剑法简化了,但气势并没有减弱,在长时间的练习下,阿呆现在已经可以熟练的催动生生斗气控制天罡剑了。由于有了之前几年打下的生生斗气良好基础,阿呆学起其他的东西来,都快了很多。三年以来,欧文将自己的一身所学倾囊而授,虽然阿呆脑子慢,但他的刻苦却弥补了这些,他的生生斗气已经快进入第五重境界了,身法、剑法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欧文用树枝的情况下,足可以支撑数十招不败。

    欧文站在一旁看着舞剑的阿呆,流露出满意的微笑,再过一段时间,当阿呆的生生决突破到第五层时,他就可以将自己的秘技传授于他了。十八岁的阿呆已经长的和欧文差不多高,肩宽背阔,除了还是一脸孩子气以外,怎么看,都已经像个大人了。

    “好了,阿呆,回来吧。”欧文高声喊到。

    阿呆提气轻身,倒提着天罡剑飘落在欧文身旁,“叔叔,又要学新东西了吗?”

    欧文微笑摇头,道:“这几年基本的东西你已经都学的差不多了,叔叔很满意。再过一段时间,等你的生生决达到第五重境界,叔叔就教你名传大陆的冥王剑法。那才是叔叔的真本事啊!走吧,今天一大早你席尔叔叔就来找我,说中午请咱们爷俩去吃螃蟹呢。你小子有口福了。”

    一说到吃,阿呆仍旧像小时候一样,双目放光,憨憨的笑道:“好啊!阿呆最喜欢吃螃蟹了。”

    两人谈笑着回到石塘镇,天罡剑就留在了礁石群中,这几年席尔一家虽然和欧文来往的很密切,但仍然不知道欧文和阿呆都有着一身功夫。欧文只告诉他们,阿呆长大了,每天出去到船场打工。

    “欧文爷爷,您来了,快里面请。”十六岁的席菲热情的将欧文和阿呆请进了院子,十六岁的她,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在石塘镇中,有第一美女的称号。席菲瞥了阿呆一眼,脸色一红,转身去叫她爷爷了。

    “大哥,你可来了,今天咱们哥俩可要好好喝上几杯。”

    欧文哈哈一笑,道:“我还怕你不成,那回喝酒,你不是甘拜下风啊!中、发、白呢?怎么没见他们三个。”

    席尔笑道:“今天天气好,他们和老婆都出去打渔了,恐怕要等到晚上才会回来。菲菲,把螃蟹和菜都端上来吧。”

    “哎——”席菲答应一声,和弟弟席风、席雷跑到厨房端菜去了。

    席尔道:“大哥,我们这菲儿丫头现在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她妈到是清闲了,家里的饭菜全由她一个人来做。”

    欧文点头道:“这丫头也长大了,要是谁娶了她以后可就有福气了。”

    席尔凑到欧文身旁,神秘的道:“大哥,我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和你商量商量菲儿的婚事啊!这个大媒可是非你不可。”

    欧文一楞,道:“怎么,你看上谁家的孩子了?”

    席尔瞥了阿呆一眼,道:“阿呆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淳朴善良,村子里那些小子们都太浮躁,只有把菲儿嫁给阿呆我才能放心啊!怎么样?大哥,我们家菲儿嫁给阿呆,便宜他了吧,哈哈。”

    欧文心中一惊,看了楞楞的阿呆一眼,道:“兄弟,他们的辈分可是不同的,而且孩子们都还小,过几年再说吧。”

    席尔呵呵一笑,道:“咱们这是街坊辈儿,各论各的,无所谓,谁会说什么闲话。他们俩一个十八、一个十六,也不算小了。怎么?我们家菲菲还配不上这傻小子吗?阿呆,你说,你喜不喜欢菲儿?”

    阿呆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初丫头的容貌。

    “阿呆哥,等我长大以后嫁给你,好不好?”

    “从现在开始,我丫头就是你阿呆的未婚妻了。以后你可要好好对我。”

    对丫头的思念充斥着阿呆的心头,直到席尔连叫几声,他才回过神来,“啊!席尔叔叔,您说什么?”

    席尔没好气的说道:“你这小子,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我问你,你喜不喜欢菲菲?”

    阿呆点头道:“喜欢啊!菲儿妹妹是很好的女孩儿。”

    席尔看了欧文一眼,得意的笑道:“你看,你看,人家孩子们都同意了吧,我们家菲菲那边也没问题。阿呆,菲儿嫁给你,你以后可要好好待她,听到没有。”

    欧文皱了皱眉头,现在阿呆修炼正到了紧要关头,怎么能结婚呢?何况,还有那么多事需要阿呆去做。但是,席尔一家一向对他们照顾有加,他又怎么能拒绝席尔的好意呢。

    正在欧文为难之际,阿呆忽然连连摇手,道:“不,不,席尔叔叔,这不行啊!”

    席尔一瞪眼睛,道:“怎么不行?”

    阿呆低下头,喃喃的说道:“我,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他这句话一说,不光席尔楞住了,连欧文也吃了一惊,他可从来没听阿呆说过有未婚妻这一回事。

    “当啷——”刚刚走出厨房的席菲,正好听到了阿呆的话,手中煮熟的螃蟹和铁盘一起掉在了地上,她双眸通红的看着阿呆,半晌,哭喊道:“臭阿呆,我恨你。”转身掩面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原来,席菲当初因为阿呆为救他们险些淹死而遭到爷爷的责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理会阿呆,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席菲早已经将那时的事情忘记了。她渐渐的喜欢上了高大质朴的阿呆,这才让他爷爷席尔今天来试探欧文的。可席尔的性子急,再加上本身就很喜欢阿呆,就想一下把婚事定下,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欧文拉起阿呆,叹了口气,低声道:“兄弟,对不起了,阿呆确实是从小定亲,哎——,是阿呆没有服气,我们先走了。”说着拉着懵懂的阿呆离开了席尔家。席尔在阿呆的一番话下,顿时觉得掩面扫地,连送也没送,任由他们走了。

    出了门,欧文才松了口气,冲阿呆低声道:“你这小子,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谎话了。不过这回说的到是及时,否则,席尔那家伙真会把孙女嫁给你的,阿呆,叔叔是不是太自私了。”

    阿呆摇了摇头,道:“叔叔怎么会自私呢?阿呆这么笨,根本照顾不好菲儿妹妹。更何况,阿呆没有说谎,我确实是有未婚妻了。”

    在欧文的追问下,阿呆将当初和丫头的事说了一遍。

    “欧文笑道:“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你这傻呼呼的小子到到有不少人喜欢。不过,男子汉大丈夫,要先闯出一番事业来才能成家,你明白吗?哎——,叔叔的血海深仇就指望你了。”

    阿呆一楞,道:“叔叔,您有什么仇?难道以你的功夫还不能报仇吗?”阿呆深深的知道,虽然跟着欧文学习了五年,但如果欧文全力攻击的话,自己一招也接不下来。更何况,在迷幻之森中欧文使出的邪恶攻击至今都另他记忆犹新,那根本是不可抵御的力量啊!

    寒芒在欧文眼底一闪而过,“现在还不是你知道的时候,我的仇人强大到你根本无法想象的程度,如果我没有中无二圣水的话,也许还可以拼一拼,可是,以我现在的状况,根本没有任何希望。孩子,叔叔的心愿就寄托在你身上了。”

    两人一边说着,已经走到了家门口,欧文突然脸色一变,一把拉住阿呆,肃然道:“什么人,出来吧。”

    阴恻恻的声音从院子里响起,“恩,不愧是‘冥王’我们已经很小心,居然还是被你发现了。”人影一闪,七个全身被黑衣笼罩的人出现在欧文和阿呆面前,他们的手中,都拿着一柄窄剑,十四只寒光闪烁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欧文。

    阿呆心中一惊,因为他认出,这七个人的装束几乎和当初在迷幻之森中追杀欧文的人一模一样,中央那人胸口上多了一颗金色的骷髅头而其他六人的胸口处则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银色骷髅头。

    欧文倒吸一口凉气,“副会长、元杀组。”

    中央那人冷哼一声,道:“原来你这第一杀手还认识我们。你也算厉害了,中了无二圣水的剧毒竟然还能坚持到现在。老实的跟我们回去吧。你应该知道,即使是没有中毒的你,也未必能和我们抗衡。我们真是找了你很久啊!”

    欧文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良久,他瞥了一眼身边的阿呆,叹息道:“你们确实厉害,这样都能找到我。我可以跟你们回去,不过,这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请你们放过他。”在这一刻,欧文已经万念俱灰,他非常清楚元杀组的实力,更何况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副会长在。他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保住阿呆的生命。可是,在这群心狠手辣的杀手面前,这是何等的困难啊!

    副会长看了一眼阿呆,森然道:“‘冥王’,组织的规矩你应该比我更明白。”

    欧文厉声道:“副会长,你不要逼人太甚。”他的手摸向右胸,生生斗气透体而出。

    副会长冷笑一声,道:“‘冥王’你还能使出冥王剑吗?我到要见识见识。”

    欧文扭头冲阿呆道:“你快走,远离这里,回去找你的老师吧。”

    阿呆坚定的说道:“不,叔叔,要死咱们就死在一起,我绝不会舍您而去的。”

    欧文心中大急,但阿呆的心性他再明白不过了,朗笑一声,道:“那好,那你就在一旁看着叔叔怎么杀了这群畜生。”左手挥出,柔和的生生斗气将阿呆的身体推了出去。眼中寒芒暴涨,森然的杀机充斥全身,他明白,只有拼命才会有一线生机。以欧文为中心,六年不见的邪恶之气从他胸口处骤然澎湃而出,笼罩向面前的七人。

    惊讶之色从副会长眼中一闪而过,沉声道:“欧文,你真要拼死反抗吗?天下至邪冥王剑,好,我到要看看你能使出几招。上。”在他的命令下,六名元杀组成员手中的六把窄剑,像六条毒蛇一样,从诡异的角度噬向欧文。

    出乎意料的是,欧文并没有格挡,身体随着剑气荡起,闪向一旁,轻飘飘的仿如一片树叶一样。但是,他面对的是杀手工会最高级别的杀手,虽然闪开了正面,但肩膀和大腿处还是被划出了几道血痕。

    邪恶之气不断增强的发出着,天空仿佛都阴暗下来,六名元杀组成员前赴后继的不断攻击着,欧文身上的血痕不断增加,一会儿的工夫已经变成了血人。如果不是因为这些杀手要分出大部分精力对抗邪恶之气,恐怕欧文早已经饮恨了。

    阿呆在一旁看的目眶欲裂,身体一纵,向战团冲了过去,右拳猛然挥出,一股白色的斗气澎湃而出,撞向其中一名黑衣人。

    黑衣人头也不回,窄剑反手刺出,红芒一闪,阿呆发出的斗气顿时被消失于无形之中。窄剑仿若毒蛇一样,刺向他的小腹。阿呆根本来不及闪躲,眼着看剑以临身,却偏偏没有躲闪的空间,现在他才明白,自己与面前这些人是有着多大的差距,但已经晚了。就在他闭目待死的一刻,欧文突然挡在他身前,一脚踢出,窄剑顿时滑向一旁,但却依然在阿呆腰部留下了一道血痕。欧文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左肩被另一名杀手的窄剑完全洞穿。

    欧文厉喝一声,邪恶之气骤然迸发,在他胸口处流露出一丝幽蓝的光影,六名杀手同时一滞,借此机会,欧文一脚将阿呆踢的飞了出去,大吼道:“别再过来,一切有我。”

    周围的空气因为邪气的充斥,竟然已经变成了灰黑色,欧文白色的衣服完全变成了红色,在灰黑色的空气中仿如恶鬼一般。他凄厉的喊道:“你们以为,元杀组就了不起吗?在我‘冥王’眼中,你们只是那畜生手下的一群走狗而已。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死亡之力吧,冥王一闪天——地——动——”幽蓝的光芒仿佛来自地狱一般从欧文的胸口处出现,空气中的邪恶之气瞬间融入进幽蓝光芒之中,一声惨叫响起,一名元杀组杀手倒了下去,他的眉心处出现了一个小孔,身体迅速的枯萎着。欧文的动作并没有停,他的身影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幽蓝光芒连闪,“冥王再闪鬼——神——惊——”幽蓝色的光芒化为道道光影,又是两声惨叫,又是两名杀手倒了下去。幽蓝之光发出欢快的冥叫声,在吸取了两人的精血之后,光芒大放。

上一页 《善良的死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