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章 奇异的僧人

    “咦,那些藏民家挂着的旗帜怎么那么怪?”齐岳为了缓和气氛,指着草原上一些稀疏的房子问道。

    水月道:“那是经幡,在西藏是很常见的。比如民居的屋顶,神山圣水旁,佛像处等等。五彩经幡,由五种颜色组成——蓝、白、红、绿、黄,它们的颜色是不能随意更改的,因为每种颜色都代表了不同的含义。蓝——蓝天,白——白云和雪山,红——太阳(亦有说火焰),绿——绿树,黄——大地。经幡上印有经文,藏民认为,风每吹动一次经幡,就代表他们心中念了一遍佛经,祈求了一次平安吉祥。”

    齐岳微笑道:“你不也是第一次来么?看你的样子很熟悉啊!”

    水月道:“说不上熟悉,不过,我爸爸曾经来过很多次,他经常会跟我提起一些关于西藏的事,还给我看过一些照片。对于西藏来说,布达拉宫是他们的圣地。爸爸说,如果不来一次西藏,那就永远无法领略到我们炎黄共和国的景色是多么美妙。”

    “哦?那布达拉宫是什么样的?”齐岳自然不会无知到布达拉宫也不知道,但此时他突然想到的,却是自己梦境中的那片金色建筑,那似乎是建造在山上的奇异建筑虽然没有看清,但其中神圣的感觉却令齐岳心中多了一些想法。

    “布达拉宫在西藏拉萨西北的玛布日山上,是著名的宫堡式建筑群,藏族古建筑艺术的精华。布达拉宫始建于公元7世纪,是藏王松赞干布为远嫁西藏的唐朝文成公主而建。在拉萨海拔3,700多米的红山上建造了999间房屋的宫宇--布达拉宫。宫堡依山而建,现占地4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宫体主楼13层,高115米,全部为石木结构,5座宫顶覆盖镏金铜瓦,金光灿烂,气势雄伟,是藏族古建筑艺术的精华。被誉为高原圣殿。”

    听了水月详细的解释,齐岳心头微微一颤,尤其是那金光灿烂四字,使他心中产生出一种强烈的冲动,这次到西藏来,虽然他是跑路的,但是,他现在却暗暗决定,不论如何,都要到布达拉宫去看看。梦境的清晰,带给他一些与以前生活完全不同的感受,虽然那只是一个梦,但在他的意念中,这梦境却似乎是真实存在的。

    水月回头看了齐岳一眼,微笑道:“可惜你睡的时间太长,没看到雄伟的昆仑山脉呢,那里也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昆仑山脉东段的最高峰玉珠峰,正好是我们火车经过的地方,海拔足有六千多米。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念青唐古拉山系,这里是拉萨周围最重要的山系之一,你看这些雪山似乎不是非常高,主要是因为我们所在的海拔已经很高了,念青唐古拉的藏语意为‘灵应草原神’,是藏民们心中的神山,主峰高达七千一百一十七米,主峰的附近有4座海拔七千米以上的山峰东西排列、紧密相接。在其周围还聚集着三十多座六千米以上的雪峰巍峨雄壮,延绵不绝。到了这里,我们也快要到拉萨了。”

    她的声音是用感叹的语气说出的,看水月的样子,似乎已经完全融入了车外的雪域之中。

    齐岳没有再多说什么,看着外面巍峨的雪山,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竟然没有了调戏水月的心情,雪山的巍峨不仅在外表,同时也在他的心中。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胸前所未有的开阔,离开京城时压抑的感觉荡然无存。

    当火车终于到达终点拉萨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齐岳和水月一同下车,远远的,他已经开到接站台上有人举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水月二字。

    水月停下脚步,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道:“我想,我们要分手了。我爸爸有朋友在拉萨做医生,他来接我,然后我会到他们医院去实习。我在学校有点特殊,所以假放的早一些,我应该一直会在这里实习到八月底,然后才回京城。真的很想为这里的藏民多做些事。如果有缘的话,或许我们在京城还能再见吧。”说完这句话,她脸上自然流露出一丝圣洁的光芒。齐岳知道,这种光芒之代表着一个含义,那就是善良。

    如果说没有一丝不舍,那是不可能的,齐岳有些郁闷的发现,看着这美丽纯洁的女孩儿,自己心中竟然没有了欲念,反而多了几分钦佩,“能留个电话给我么?”

    水月露出如同百合花盛开一般的笑容,“有缘自会再相见的。”留下这句话,拉着自己的行李,她加快脚步朝那接自己的大牌子而去,没有再回头看齐岳一眼。

    齐岳站在原地,一直注视着水月和那写着她名字的木牌一同消失于人群之中后才回过神来。暗骂一声,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真的喜欢上她?不,不可能,我喜欢的只是她那诱惑的外表而已。

    从兜里掏出已经有些扭曲的烟盒,拿出一根弧形的烟叼在嘴上,但当他想用打火机点燃时,却发现自己的打火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失灵了。他这才记起,在拉萨这样的高原环境下,氧气并不充足,普通打火机是很难用的。

    掏出田鼠给他的电话,齐岳拨通了田鼠家里的号码。

    “田鼠么?我是齐岳。”

    “老大,你现在在哪儿呢?”田鼠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喜。

    齐岳看了看周围,拿着自己简单的行李走到角落处才继续道:“我已经到西藏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燕小乙死了没?”

    田鼠苦笑道:“那家伙的命像蟑螂一样硬,我爸派人去打听了,他没死,中度脑震荡,现在还在医院里呢。他已经放出话来,绝不会放过你的,你还是多躲几天吧。等事情平息了再回来。”

    齐岳松了口气,毕竟,人没死就不会有什么大事,“行,咱们兄弟就不说谢字了,你爸那边怎么样?为难你了没有?”

    田鼠道:“没啥,就是被关个禁闭被。老大,你也知道燕小乙家中有点势力,我爸总要去疏通一下,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他自然不会告诉齐岳,就因为这件事,他被狠狠的骂了一顿,并被转到了一家监管严密的贵族寄宿学校,以后再也没机会出来混了。

    “那不多说了,你自己保重。”齐岳挂了电话,他和田鼠虽然只认识了几年,但却很了解自己这个好兄弟,话不需要多说,但他欠田鼠的,他永远都会记得。

    现在该去哪里?齐岳有些茫然,西藏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在这里别说是朋友,他甚至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拿着行李犹豫了一会儿,拍了拍自己包里放着的一万多块钱,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夜晚,流光溢彩中的拉萨街道看上去很美,但当齐岳刚一出了车站时,又一次惊呆了,因为,他隐约看到,就在这些华美的街道背后不远,竟然有着一片片金蒙蒙的光华,那朦胧的金色几乎与他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

    那是什么地方?在简单的询问后,齐岳很快有了答案,那里就是西藏最神秘也是最高圣地的布达拉宫。五彩灯光下的布达拉宫,在黑色的夜幕下,更显得庄严而神秘。

    看着宏伟的布达拉宫,齐岳仿佛听到一个声音在召唤自己似的,他的目光有些迷离了,身体似乎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来到了拉萨的街道,打了辆出租车,也顾不得自己饥饿的肚子,直奔布达拉宫的方向而去。

    布达拉前面的阶梯由高到低呈折线形,由下向上看,更显得这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宫堡式建筑群的巍峨宏伟,当齐岳来到山脚下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心中一直出现的召唤声消失了,那几乎是金色的宫殿看上去是如此的美,梦中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只不过,这一次却是真实存在的。

    “这里很美么?”一个温和的声音在齐岳身旁不远处响起,这个声音听起来很亲切,因为是正宗的京城话,而不是齐岳完全听不懂的藏语。

    回身看时,只见一身僧袍的年轻僧人就站在自己身后五米外,之前并没有脚步声,他似乎是直接出现在那里的。齐岳上下打量着这位年轻僧人,看上去,他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说不上英俊,但全身却散发着一层和谐的美感。

    年轻僧人走到齐岳身旁站了下来,他的目光也看向面前高高在上的布达拉宫,微笑道:“布达拉宫依山垒砌,群楼重叠,是历世达赖喇嘛的冬宫,是旧西藏政教合一的统治中心,且供奉有五世及七至十三世达赖喇嘛灵塔共八座。布达拉宫内收藏和保存大量历史文物和奇珍异宝。其中有2500余平方米的壁画、近千座佛塔、上万座塑像、上万幅唐卡。明清两代皇帝封赐达赖喇嘛的金册、金印、玉印以及大量的金银品、瓷器、珐琅器、玉器、锦锻品及工艺珍玩,这些文物绚丽多彩、题材丰富。布达拉宫内,每一个殿堂内的文物都价值连城。”

    听了这句话,齐岳不禁吞咽了一口口水,“你是说,这里有着很值钱的东西?”

    年轻僧人看了齐岳一眼,他的目光虽然很平和,但却奇异的令齐岳心中龌龊的念头顷刻间消失,“在这里,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讲的,我佛慈悲。”

    齐岳苦笑道:“我没乱想,我只是想来看看而已。”

    年轻僧人微笑道:“但是现在已经过了参观的时间,你为什么还要来呢?”

    齐岳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参观是什么时候,刚一下火车,在街道上我就看到了这里,好象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呼唤我似的,我就来了。这里宗教的氛围真浓啊!路上我看到许多藏民在朝拜着。”

    年轻僧人道:“布达拉宫主体建筑为白宫和红宫。白宫,是达赖喇嘛的冬宫,也曾是原西藏地方政府办事机构所在地,高七层。红宫,主要是达赖喇嘛的灵塔殿和各类佛殿。其中寂圆满大殿是五世达赖喇嘛灵塔殿的享堂,也是布达拉宫最大的殿堂,面积七百二十五平方米,内壁满绘壁画。殿内达赖喇嘛宝座上方高悬清乾隆皇帝御书‘涌莲初地’匾额。”

    齐岳有些疑惑的道:“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反正现在也不让进了,那我走了。”

    年轻僧人微笑道:“世界上有些东西是需要了解的,不过,你确实不适合去参拜布达拉宫,因为你的心不够纯净,更重要的是,你心中无佛。”

    齐岳哼了一声,道:“无佛有佛,是你能说了算的么?难道你能看到我的心?”

    年轻僧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正色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正是能看到你的心。还记得那个召唤你的声音么?还记得梦中的情景么?其实,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到这里来与我相会。”

    一听年轻僧人说到自己的梦,齐岳顿时全身剧震,失声道:“你,你能进入我的梦?”

    “佛本无相,无形无相,请跟我来吧。”说着,年轻僧人微微一笑,转身朝一旁的街道走去。

    齐岳虽然在社会地位非常低下,但他也是个好奇心非常重的人,听年轻僧人一口说出自己的梦,他没有任何犹豫就跟了上去,迫不及待的想得到心中疑惑的答案。

    当两人一前一后来到街道旁时,年轻僧人走到一辆车前停了下来,那是一辆大型越野车,年轻僧人先向齐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自己蹬上了驾驶座。

    “我日,这是林肯领航员。”如果说先前多少还有一丝犹豫,那么此刻齐岳的迫不及待就更明显了,是个男人就喜欢车,男人经常会说,车是自己的小老婆,这种情况在齐岳身上出现的格外明显。他虽然没钱,整天游手好闲,但任何人都会有爱好,而齐岳的爱好就是车,尤其是一些世界上的名车,他平时除了吃饭以外,剩余的大部分钱都买了各种汽车杂志。

    坐上林肯领航员宽阔的座椅,齐岳心中充满了震撼,几乎是梦呓般的道:“豪华越野车的典范之一,车长超过五米二,世界上最大型的越野车,拥有超一流的舒适性和稳定性,加上高达一米四的发动机舱盖,就像神话当中的勇士,体现出一种不可一世的霸气。出家当和尚这么有前途么?听说喇嘛是可以娶老婆的,看来,我这次是来对了。”

    年轻僧人道:“看样子你对车很懂啊!”一边说着,他已经发动了车,车行驶的很平稳,所有噪音都被巧妙的过滤了,透过巨大的车窗看向外面,似乎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领略拉萨。

    齐岳傲然道:“我当然懂了,我可是专家级别的,尤其喜欢越野车,这林肯领航员虽然不错,但却不是我的最爱,它笨重了,用来乘坐是不错的,但开起来就差一些,我最喜欢的是宝石捷卡宴,虽然卡宴的越野能力稍微差一点,但综合性能确是最棒的,要是哪天我彩票中了头奖,一定弄一辆玩玩。”

    一会儿的工夫,齐岳惊讶的发现,年轻僧人已经开着他这辆林肯领航员出了拉萨市区,心中不禁有些紧张,“你到底要带我到哪里去?你不会是那种有特殊癖好的人,准备把我弄到无人的地方先奸后杀吧。”

    年轻僧人的脸色微微一变,道:“没想到,你在看过我的佛眸后依旧会有这种龌龊的想法,看来,你确实是一种很特殊的人?”

    齐岳好奇的道:“什么特殊的人?”

    年轻僧人瞥了他一眼,道:“用你的话可以说是无赖,或者是流氓,而且是真正的。阿弥陀佛,贫僧妄语了。我要带你去的,是我住的地方。那里叫圣佛则,或许你会觉得名字很奇怪,不过,你可以理解为那里是一座西藏的城市,距离拉萨有两百七十公里,我们要开两个小时左右,你要是累了,可以先休息一下。你身边有个皮囊,在车门里,里面是羊奶,足够你充饥的了。”

    齐岳听僧人说自己是流氓、无赖,不但不以为耻,反而有些自以为荣的样子,嘿嘿一笑,从车门中拿起皮囊就喝了起来。在年轻僧人回答他的时候,他已经想清楚了,对于自己来说,这年轻僧人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特殊目的,自己长的不算英俊,看上去穷困潦倒的,谁会惦记自己这样的人?如果说是为了自己包里那一万多块钱,那就更可笑了。抢劫这么点钱还用开着辆林肯么?

    一想通了,齐岳索性放松下来,反正他也没什么具体的地方可以去,干脆把自己交给了这位年轻的僧人,随遇而安,是齐岳的性格,否则,他也不会十九岁了还成天在大街上晃荡了。

    羊奶的味道很醇厚,甚至还有一些淡淡的羊臊味儿,但对于几天没吃东西的齐岳来说,这绝对可以用琼浆来形容,一口气灌下去大半袋子,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歇了口气,他又将剩余的羊奶全部喝了下去。西藏的温度相对较低,毕竟这里是高原,车内的暖风开启,肚子里有了东西,齐岳顿时感到有些疲倦了,虽然他并没有出现高原反应,但在这舒适的豪华越野车中,还是很快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一个仿佛发自灵魂最深处的声音将他从沉睡中唤醒,睁开惺公睡眼,齐岳这才发现,车已经停了,而那位年轻的僧人正在看着自己。

    “到了么?”

    “到了,请下车吧。”僧人说完,率先下了车。

    齐岳跟着下车,和车内的温暖相比,外面的冷风令他机灵灵打了个寒战。

    眼前出现的是一座巨大的寺院,这并没有令齐岳感到惊讶,年轻僧人已经说了要带他到自己住的地方,僧人自然是要住在寺庙里的。齐岳跟在年轻僧人背后,一起走入了这座宏伟的寺庙之中。

    一进门,齐岳就吓了一跳,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京城经常可以看见的武警,这些武警一个个合枪实弹的,门口不远处还拉着警戒线。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有武警把守?

    武警们看到年轻僧人,几乎同时恭敬的向他弯腰行礼,年轻僧人微微一笑,朝他们点了点头,就带着齐岳向里面走去。

    “这里怎么会有武警?难道你们寺里有人犯事儿了?”齐岳好奇的问道。

    年轻僧人道:“你的想法真够新奇,这里是国家A级旅游保护区,有武警并不新鲜。这座寺庙名用炎黄语讲,就叫做圣佛寺。”

    齐岳突然感觉到寺院中有一种奇异的气息,来到这里后,他发现自己的心似乎平静了许多,“好奇怪的感觉,这里似乎很奇特。”

    年轻僧人看了齐岳一眼,道:“西藏有西藏的文化。”

    两人一直向寺内走,由于这座圣佛寺也是依山而建,爬了一会儿,齐岳已经气喘吁吁,而年轻僧人的呼吸却依旧是那么平稳,就连步伐,也与开始并没有什么区别。

    “我说,我们还要走多久啊!”齐岳一边喘息着一边问道。虽然他没什么高原反应,但在高原上爬上,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年轻僧人一边向前走一边道:“就快到了。”

    两人来到侧面一间殿堂门口停了下来,看上去古老而厚重的大门上隐约有着些奇异的纹路,年轻僧人向齐岳招了招手后推门而入。

    殿堂内很清净,宽阔的大殿正中供奉着佛祖的塑像,年轻僧人走到佛祖面前微微行礼后,这才转向站定的齐岳,在佛祖的雕像面前,这位年轻的僧人看起来更加宝相庄严。

    “行了,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带我到这里来究竟要干什么?”齐岳的耐心早就没了,如果不是看在那辆林肯领航员和一袋充饥的羊奶上,说不定他早跑了。

    年轻僧人淡然道:“带你来这里,是为了帮你开窍。”

    “开窍?你这是在骂我么?我可不是榆木疙瘩,用不着开窍。”齐岳看着年轻僧人,不屑的哼了哼。

    年轻僧人道:“佛祖面前不可妄言。你来到西藏,完全是命运使然,命运安排你与我相见,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启蒙者,坦白说,我也想不到,对于东方如此重要的人竟然会是一个像你这样的人。”

    齐岳脸色一变,道:“这么说,你是很看不起我了?我对你们这些寺庙也没什么兴趣,既然如此,我们不如一拍两散,你送我走好了。”虽然他是个流氓,但齐岳同时也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如果不是看在对方是僧人的份上,恐怕他早已经恶语相向或者拳打脚踢了。在京城的时候,烦是看不起他的人,齐岳都不会放过,尽管他知道这只是徒劳的,但却也是他保护自尊的方式。

    年轻僧人仿佛没有听到齐岳的话一般,继续道:“在我们东方,炎黄共和国是东方的明珠,东方的神秘,绝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的。而在这个世界上,一直有一群人默默守护着东方,他们在暗中为东方贡献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在命运的操纵下,每千年,这些守护者就会出现一次,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才使得东方能够在安详中平静的发展。”

    “你是要给我讲故事么?”齐岳听了年轻僧人的话不禁有些发愣。

    年轻僧人摇了摇头,道:“我讲的,是即将发生在你身上的故事。世界上本就有许多无法理解的事,而这些无法理解的事并不都是虚幻,有许多是真实存在的。”

    齐岳联想到自己那个奇怪的梦,心头微震,道:“那你所说的这些守护东方的又是什么人?难道是神?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存在么?”

    年轻僧人摇了摇头,道:“虽然没有神,但是,却有着一直流传的伟大血脉。为你,就继承了这伟大血脉最尖端的存在。”

    齐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小和尚,你真有意思,大晚上的开两百多公里车把我弄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给我讲故事么?我跑到西藏来就遇到了你这个陌生人,然后你就带我到这里来,你觉得,我可能相信你的话么?你的故事虽然有点吸引人,但和我没关系,我要走了。”说着,他转身就向外走去。

    齐岳真的没有相信年轻僧人的话么?不,他已经有点相信了,只是心中突然觉得有些不安,在自我保护的意念作用下,这才决定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年轻僧人突然道:“站住,想知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请脱掉你的上衣。”

    齐岳猛然回身,“脱衣服?当着佛祖的面脱衣服?虽然我不信佛,但我也不想得罪佛。”

    年轻僧人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已经有些相信了,不是么?脱掉你的上衣吧,人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本就没有任何衣服,佛祖会宽恕你的。”

    齐岳哼了一声,道:“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也不想听你证明什么,我走了。”说着,他有些慌张的转身就向外走去。就在这时,一股柔和的力量牵引住他的身体,齐岳骇然发现,不论自己增么挣扎,却再也别想迈出一步。

    在那古怪的柔和力量控制下,他重新回过身,而这时,那年轻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身边,正好与他面面相对,年轻僧人右手一挥,那股柔和的力量不但禁锢着齐岳的身体,同时,在微风轻抚之中,他的上衣飘然而去,露出了古铜色的皮肤。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