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四章 生肖守护神

    一股奇异的能量从年轻僧人手指上涌入齐岳体内,齐岳只觉得全身剧烈的一颤,身体如同触电一般颤抖起来,那无形的能量自从出现开始,就已经令他有些懵懂了,此时僧人突然点出的手指,更是令齐岳惊骇莫名。

    “看看你自己吧。”年轻僧人向后退出一步。

    齐岳下意识的低头看去,正好看到自己平坦的胸口,黑色的纹路逐渐浮现出来,与之伴随的,是淡淡的银光,那螺旋状的黑银两色长角看上去如此的威武神俊,齐岳完全呆滞了,“这,这是什么?”

    此时,惊讶的并不止是齐岳,年轻僧人眼中同样闪过一道惊讶的光芒,“墨麒麟?居然是墨麒麟?我在刚刚见到你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命运却与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你竟然是麒麟一族中的最强者——墨麒麟。我从没想过,墨麒麟会诞生在这一代。”

    齐岳依旧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那清晰的黑色怪兽有着一双银色的眼眸,似乎也正在看着他,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突然令齐岳全身充满了力量,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肌肉似乎膨胀了一些,先前因为进寺后走路的疲倦荡然无存,虽然赤裸着上身,却也再没有任何寒冷的感觉。

    年轻僧人深吸口气,道:“现在,你可以静下心来听我说了么?”

    齐岳抬起头,看着年轻僧人,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流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小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当一个不平凡的人,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恐怕要成真了。虽然像做梦一样,但是,我不会逃避。即将到来的命运,就像歹徒强奸美女一样,既然无法选择,那就只有尽量去感受其中的美好。你说吧,不过,我想先听听你对自己的介绍,我想,你一定不是普通僧人吧。”

    听了齐岳的比喻,年轻僧人一阵无语,“你的话似乎离不开女人了。”他的话语中虽然带着几分不满,但齐岳身体周围无形的束缚却已经解除。

    齐岳嘿嘿一笑,道:“既然世界上存在着男人与女人这两种人类,那么,彼此吸引自然是应该的。说吧,你究竟是谁?然后我再听你的故事。不过,坦白说我对你们西藏的藏传佛教没什么了解,或许你说了我也不知道你的身份,不过,我还是想听听。”

    年轻僧人淡然一笑,道:“圣佛寺在西藏的地位虽然不如布达拉宫,但这里也有着它特殊的地方。只有最虔诚的喇嘛才会在这里修炼。十余年前,当这里最有名望的大师圆寂之时,我还是个普通的孩子,他选定了我继承他的衣钵,并将最宝贵的典籍收藏之地送给了我,从某种意义上,你可以理解为是这座圣佛寺的主持。”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与齐岳的目光相对,沉声道:“因此,我只是一个自幼苦修佛法的佛祖弟子。我们这些修行之人,对外界的一切看的很淡,什么名声之类的,全是虚妄而已。所以,我自然没有你能知道的名头来证明我所说的是真的,作为一名出家人,我最好的解释只有一个,出家人不打诳语。”

    “这么大的寺庙都由你来掌管么?好吧,我听你说。”这一次,齐岳真的有些惊讶了,看着面前这位神秘的年轻僧人,他心中其实已经信了。这名僧人年纪虽然和他差不多,但感觉上,他却如同浩瀚的大海一般能够包容一切。

    年轻僧人淡然一笑,道:“你可以叫我扎格鲁。刚才我已经说出了麒麟二字,相比你也能猜的到,你身上这个类似纹身的图案,就是麒麟。其实,这并不是纹身,而是一直沉睡在你血液中的符号,或者说是麒麟血脉。麒麟是天降之祥瑞,乃万兽之首,象征则祥瑞与和平。麒麟中也有很多种,一般的麒麟,有着金色的毛发和银色的身体,但你却不同,你居然是麒麟中最特殊,也是最强大的墨麒麟。据我所知,你还是历史上第一个继承了墨麒麟血脉的人类。”

    “墨麒麟?你说我是墨麒麟?麒麟好象是能飞的吧,我要是成了真正的麒麟,岂不是也可以?这东西黑糊糊的,不过样子还过的去。”一边说着,齐岳满意的看着胸口的纹身,“本来我早就想去纹个东西了,以前看电影里那个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中央,真是酷啊!”

    扎格鲁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道:“你居然拿墨麒麟的血脉和那种流氓纹身相比?算了,你天性如此,我直接说重点。”他真怕再和眼前这个家伙说的多了,自己的佛性会被他惹得减少许多。

    “在我们东方,一直有着一批真正的守护者,这些人的数量并不是很多,但他们却都拥有着上古遗传至今的使命,那就是守卫我们东方这一片净土,不被阴邪所乘,不被外敌所破。而这批守护者,就是以代表十二地支的十二名勇士为首。”

    “等一下,十二地支是什么?”齐岳好奇的眼神令扎格鲁一阵语塞。

    “你,你连十二地支都不知道?我真为你是一个炎黄子孙而感到羞愧,十二地支你不知道,那十二生肖你总该听说过吧。这十二名勇士,就是分别代表着十二生肖的生肖守护神。他们拥有各自属性的能力,不但是强大的战士,也是东方的捍卫者。”

    齐岳恍然道:“原来是这样,十二生肖我知道,上小学的时候我就会背了,不就是子鼠,丑牛这些么?”

    扎格鲁强忍着不让自己用看白痴的目光去看齐岳,勉强道:“可以这么说吧。十二生肖就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而与十二生肖相合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这十二个字,就是十二地支。算了,这些我跟你解释你一时间也不会明白。你只需要知道,十二生肖守护神,一直守卫着我们东方就足够了。”

    “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是属猴的,难道,你认为我就是这十二个什么守护神之一不成?”齐岳已经有些兴趣了,至少生肖守护神这个称号听起来很是威风。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自然不是,即使是我,寻觅这千年一出的十二位生肖守护神,也只能碰运气,到现在也只遇到三位而已。十二生肖守护神每千年出现时,最大的困难就是如何将他们聚拢在一起,只有他们归于一处,彼此互补,才能发挥出生肖守护神全部的实力。也才能拥有完全守护东方的能力。因此,十二生肖守护神之外,还有一位领导者,他有着统帅生肖守护神,聚齐生肖守护神的使命。他也是所有东方守护者的首领。”说到这里,扎格鲁的目光落在了齐岳胸前那只栩栩如生的黑色怪兽身上。

    齐岳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那个统帅十二生肖,还要守护什么东方的家伙?也就是你说的麒麟?麒麟不是传说中才有么?”

    扎格鲁轻叹一声,道:“其实,炎黄神话的记载中,有许多都是按照真实而记录下来的。麒麟确实存在,而你,就是拥有麒麟血脉的人,你身上的墨麒麟图案就是最好的证明。在你来这里之前,还坐在火车上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受到你身上麒麟血脉的气息,通过自己的佛力与你见过面了,还记得那个梦么?在那个梦里,我以佛力为引,引动你的麒麟血脉从沉睡中苏醒,因此,你才会睡了那么久,因为,你的身体在接受麒麟血脉后,需要一段时间的滋润。而我引你到这里,就是为了帮助你将麒麟血脉完全觉醒,这个觉醒的过程,在十二生肖守护神,和守护神之王麒麟身上,都被称为初醒。”

    齐岳的脸色变得平静下来,问道:“如果我成了你所说的麒麟,那么,我需要做什么呢?”

    扎格鲁全身流露出一层祥和的气息,正色道:“作为生肖之王,统帅十二位生肖守护神,你的任务,就是守护东方,当我们的东方世界出现一切非正常情况时,就需要你带领着我们的生肖守护神来解决,生肖守护神的诞生,必然意味着东方内部邪恶势力的出现,同时,作为东方的守护者,你还有可能要面对来自西方的挑战。”

    齐岳走到扎格鲁面前,脸上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抬起手拍了拍扎格鲁的肩膀,有些深沉的道:“小和尚,我看的出,你是一个非常有正义感,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好人。”

    扎格鲁楞了一下,道:“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夙命,就像你,天生就继承了麒麟的血脉。”

    齐岳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因为你是个好人,又是个以慈悲为怀的和尚,所以我想,如果我执意要走的话,你一定不会阻拦我的,对吧。告辞了。”说着,转身就向外走。

    扎格鲁呆了一下,他毕竟也只是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见齐岳转身就走,心中顿时有些发急,“你,你就这么走了?难道你不愿意成为生肖之王么?”

    齐岳头也不回的道:“鬼才愿意当什么生肖之王,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不用问,我要是成了你说的这个什么生肖之王,要面对的敌人肯定非常可怕。你也说了,我是一个流氓,或者说是无赖,对于一个流氓、无赖来说,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加重要。我才十九岁,还没活够呢。我虽然也做过英雄梦,但电视、小说我也没少看,当英雄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弄不好就会来个出师未捷身先死,所以,我可没有当英雄的念头。我只是个小人物,也只想做个小人物。想电视里演的那个什么内裤外穿的超人,只不过是做梦而已。别再来烦我了,我不是勇士,更不是英雄。”

    一边说着,齐岳已经走到了大殿门口,他抓准了扎格鲁的性格特点,作为一个苦修的僧人,他是不会勉强自己的。

    扎格鲁心中大急,虽然他打心底看不上眼前这个家伙,但是,麒麟对于所有的生肖守护神来说实在太重要了,“等等,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这一生都有些什么愿望,或者说,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齐岳站在门口回过身来,眼中流露着憧憬的光芒,“其实,我的愿望很简单。我生活的地方在京城西侧,我曾经认过一位大哥,他绰号叫烟男,他曾经说过一句话,对我的启发很大,他说,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我在这两句话的基础上又加了两句,组成了我全部的愿望,我加的是美女上门任我睡,金枪坚挺永不倒。这四句合起来,就是我的人生理想。不过,我虽然只是个小人物,但我也知道,愿望是美好的,却也是很难实现的。所以,我从没有过什么奢望。”

    扎格鲁眼看齐岳又要走,赶忙道:“你的这些愿望并不是不可能实现的。”虽然作为僧人,他实在不愿意涉及这些红尘中的事,但为了留下齐岳,他却不得不附和。

    果然,扎格鲁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齐岳的兴趣,“哦?那你到说说,怎么能实现?难道做了麒麟就能实现么?即使是真的,我也不想只享受几天就死。”

    扎格鲁苦笑道:“其实你说的这些,无外乎权力二字,有了权力,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在东方来说,麒麟的地位绝对是超然的,而你要面对的,也远不如你想象中那么危险。作为生肖守护神之王,所有的生肖守护神都会以你的安全为己任,他们会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你。而且,作为前所未有的墨麒麟,你拥有着其他麒麟所没有的特殊能力。你现在只是进入了初醒的最初阶段,只要在我帮你开窍之后,你的墨麒麟血脉完全觉醒,你就将立刻拥有这种特殊能力。”

    齐岳看着扎格鲁,道:“什么能力?你别告诉我你给我开窍后我就能成为什么超级高手,小说我看的多了,循序渐进的道理我还明白,没有人能一口吃个胖子。”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你说的很对,循序渐进是任何一种修炼方法都要经历的过程,付出多少努力,就会拥有多少能力。远古时期,麒麟就是最强大的神兽之一,但是,麒麟却有着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们的独角,一旦独角被斩,那么,麒麟的生命也将随之消失。但是,在麒麟一族中,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墨麒麟,墨麒麟拥有着其他麒麟无法比拟的强大生命力,即使独角被斩,也可以生存,而且,独角还会重新生长。”

    齐岳不动声色的道:“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扎格鲁道:“意思就是,只要你的墨麒麟血脉完全觉醒,那么,你就能够拥有超强的自我恢复能力。除非把你的头砍下来,否则,就算其他肢体断裂,你也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齐岳楞了一下,“我日,那我到底是麒麟,还是蟑螂?”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当然是麒麟,蟑螂怎么能和墨麒麟相比呢?不仅如此,因为麒麟是天降祥瑞,你的血脉只要一觉醒,如果谁得罪了你,就会受到命运的惩罚,虽然惩罚未必严重,但是,祥瑞却不是谁都可以触犯的。”

    齐岳惊喜的道:“你的意思是说,以后谁要是惹了我,那他就会倒霉了?”

    扎格鲁道:“从某种意义上,你可以这样理解,不过,只是在一定程度上而已。”

    齐岳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行,如果只是恢复能力强,那我不成了沙包了。不干。”

    扎格鲁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当然不会这样,作为麒麟的传承者,自然有属于麒麟的修炼功法,只要你肯努力的修炼,必然能够成为一名强者,又有生肖守护神保护你,怎么会成沙包呢?在东方的守护者中,我被称为天引,我的能力,就是帮助你和其他生肖守护神觉醒自己的能力,但是,我只能在距离生肖守护神一百里内感受到他们的气息,而你却不同,当你过了十八岁以后,不论你在什么地方,我都能感觉到你的存在,而你也拥有着在距离任何一位生肖守护神五百里内感知他们气息的能力。我曾经在两年前游历全国,在我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找到了三位生肖守护神,他们中有的已经觉醒,有的是被我开窍觉醒,只要你愿意接受麒麟的这份责任,那么,他们自然会成为你的守护者。而在你找齐十二位生肖守护神之前,东方出现任何麻烦,你都可以暂不去管。你尽管放心,在东方守护者中,最重要的就是生肖守护神,他们是最强大的存在,而生肖守护神中最重要的,又是你这位生肖之王,只有在你的领导下,生肖守护神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所以,保护你的安全,绝对是最重要的事。在未来的几年内,你的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寻找其他的生肖守护神,和自身修炼,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而我们的东方守护者们,有些是远古一直遗传下来的家族,这些大家族拥有着极为庞大的势力,作为生肖之王,你自然会得到他们的帮助,你那几个愿望,实现起来也就容易的多了。”

    齐岳歪着头道:“听起来似乎不错,好吧,让我答应你也行,不过,你是不是应该有点什么表示啊!”一边说着,他伸出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扣在一起搓了搓,脸上尽是些猥琐而淫荡的笑容,痞子本色尽显露无疑。

    其实,从看到身上的麒麟图案浮现,以及扎格鲁说出自己的梦境开始,齐岳就已经相信了他,而齐岳表示要走,只是欲擒故纵之计而已,很小的时候,齐岳就曾发誓,自己这一生,就算不能流传青史,也一定要遗臭万年,绝不能白活一次,眼前突然出现这么好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弃呢?不过,敲个竹杠却是流氓本色,眼前这小和尚显然不是普通人,不从他身上弄点好处,齐岳又怎么能甘心呢?

    扎格鲁显然没有明白齐岳的意思,看着他搓动的手指,疑惑的问道:“什么表示?”

    齐岳嘿嘿笑道:“你们佛家不是都有什么法宝之类的么?给兄弟两件,以后也好防身啊!”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作为生肖守护神之王,为了能够更好的守卫我们伟大的东方,能多拥有一些法宝,自然处理一切就更加顺利了。”

    扎格鲁看着齐岳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怪异,他自然不会看不出齐岳在想些什么,有生以来,他第一次产生了要抽一个人的冲动。但他年纪虽然不大,毕竟也算是有德高僧,叹息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好吧,这个给你,也只有这件东西比较适合你了。”一边说着,他从自己手腕上一抹,摘下一串绿的佛珠递向齐岳的方向。

    齐岳心中暗喜,赶忙走到扎格鲁面前,连客气话都没说一句,就将佛珠接了过去,拿到手里,他不禁有些失望,佛珠是墨绿色的,看上去有着几分古朴的气息,入手还有些温热,其上并没有任何耀眼的光芒,看不出是什么法宝。

    扎格鲁道:“这串手珠是先辈大师传给我的,有定心安神,驱邪克凶之作用,是我最宝贵的东西。作为麒麟,我就把它送给你吧,只是,想要完全运用其中的佛力,就要通过你自己的不断修炼和领悟才能做到。佛珠一共一十七颗,体积比莲子小,大于黄豆,你知道这些佛珠是什么吗?”

    齐岳正看看,反看看,佛珠似乎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而且佛珠不是很圆,表面虽然光华,但样子却有些怪异。“你不会告诉我这是什么传说中的菩提子吧,那东西似乎不值钱。”

    扎格鲁看着佛珠,眼中流露出崇敬之色,“这串佛珠,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有它在你身上,除非是千年以上的修炼妖物或者上古洪荒巨兽,否则,绝对无法侵袭你身。这十七颗佛珠,是先辈十七位大师的佛牙舍利子,乃是我佛教中的无价瑰宝。”

    “什么?这,这是舍利子穿成的佛珠,你,你还真是奢侈啊!”齐岳呆呆的看着扎格鲁。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不,这不是奢侈,这串佛珠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从生肖守护神出现的那天开始,这串舍利手珠就是历代天引所用之物,你是除了天引以外,第一个拥有他的人,希望你不要违背了先辈们的遗志。有它在你身上,你对自己的安全也应该可以放心的多了,现在,可以接受我的开窍了么?”

    齐岳并没有带上舍利手珠,反而恭敬的将手珠递到了扎格鲁面前,“虽然我不信佛,但我也知道舍利子对于佛教的重要,这东西实在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我答应你帮我开窍就是了。”

    扎格鲁看着齐岳,此时,齐岳的眼中已经没有了那猥亵的光芒,清澈的目光中能够看出,他是诚心归还舍利手珠的。眼前的这个有些邋遢的家伙似乎变了个人似的,反而令扎格鲁有些不适应了,他并没有去接,“如果说法宝的话,我身上只有这么一件,作为一名苦行僧,我根本没有你想象中的什么法宝,再也别无他物了。”

    齐岳摇了摇头,道:“从我懂事的时候开始,我经历过太多的人情冷暖,没人看的起我,人世间充满了尔虞我诈,但是,从你身上,我却看到了一个真正的好人,不,应该说是好和尚。行了,我什么都不要,你给我开窍吧。从的表现我就能看出,我这个生肖之王确实重要的很,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前提下,我到想体验一把内裤外穿的超人是什么感觉。”

    扎格鲁接过佛珠,并拉住了齐岳的左手,道:“人性本善,你总算让我看到了你内心的善良。这串手珠既然从我手上送出,就证明它与你有缘,你用不着推辞什么,舍利子虽然珍贵,但只要是用在正途上,我想,佛祖也会赞成的。”一边说着,他将舍利手珠已经带到了齐岳左手手腕之上。

    齐岳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息顺着腕脉而上,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仿佛都张开了一样,说不出的舒服,感触最深的地方来自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明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这时,清凉的气息突然变成了温热,另一种暖融融的舒适代替了先前的一切,并没有冷热极端所出现的难受,那先后出现的两股气流,仿佛一直滋润着自己的身体似的。

    当舍利手珠套上齐岳手腕的瞬间,那十七颗原本墨绿色的舍利子,都散发出一层莹润的光泽,虽然那并不是明显的光芒,但在体内清凉与温热气息的滋润下,齐岳清晰的看到了舍利手珠上的变化。即使是个白痴,也能看得出这件佛宝的珍贵。

    “扎格鲁,你这是干什么?”齐岳的声音中充满了惊讶。虽然齐岳非常觊觎这件宝物,但是,他见过扎格鲁之后,心中对佛教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尊敬,因此才会大违本心的八舍利手珠还给扎格鲁。但此时扎格鲁又坚持送给他,使他不禁对扎格鲁又多了几分好感,被人真心对待的感觉,令他心中暖融融的。

    扎格鲁微笑的看着齐岳,道:“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希望这十七颗舍利子,能够给你带来全新的世界。不用再推辞了,你的心志不稳,在开窍的过程中带着它也可以避免可能发生的危险。我知道你心中还有许多疑问,等我替你开窍之后,当你的麒麟血脉完全清醒后,再想你解释。”

    齐岳点了点头,看着手上的舍利手珠,心中有些异样,“那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呢?”

    扎格鲁指了指地下,道:“请坐。”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