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章 四祥云麒麟

    找了其中一个凹陷坐下,舍利佛珠传来的感觉依旧滋润着他的身体,其定静安神的作用非常明显。

    扎格鲁来到齐岳面前,平静的坐在他对面,微微一笑,道:“开窍的过程你可以当成睡了一觉,或者是做了一个梦,闭上你的眼睛。”

    齐岳这次再没搞什么花招,乖乖的把自己眼睛闭上,他的注意力,此时大半还集中在自己手腕上的那串佛珠上,佛珠所带来的安定,使他能够心平气和的面对眼前这一切。

    扎格鲁的相貌很普通,简单的僧衣没有任何一分装饰,但当他端坐在齐岳面前的那一瞬间,扎格鲁整个人仿佛变了个样子,那双平静深邃的眼眸突然射出耀眼的精光,全身被一层乳白色的祥和气流所笼罩着,就像佛光普照的佛祖一般,额头上亮起一个乳白色的光点,一圈圈光晕从其中发出,笼罩住他自己和齐岳的身体。

    如果现在有一位得道高僧看到这一幕,已经会吃惊的忘记佛家所有戒律惊呼出声,因为,扎格鲁额头上那亮起的白色光点,正是佛家最珍贵,也是佛力最强的活舍利。活舍利在人世间几乎已经灭绝了。那绝不是苦修一辈子所能得到的佛宝。至少要有十代以上的高僧大师,一脉相传,将自己的佛念代代传下,才有可能形成活舍利。活舍利是绝对的天地至宝,其拥有的佛力并不以强盛见长,它的精纯,任何人只要接触一点,都至少可以延长十年以上的寿命。其中还有许多奇妙的作用,却只有拥有活舍利的高僧本人才知晓了。

    可惜齐岳看不到眼前这一幕,在佛光普照之中,他的意念已经进入了沉睡之中。此时,他手上的舍利手珠也受到了活舍利的影响,否则,他一定会对面前的这位年轻僧人有个重新估计。

    扎格鲁双手合十在胸前,祥和的佛气瞬间增加一倍速度向齐岳涌去,普通人想沾染上一分都不可能的精纯佛气,竟然毫无保留的朝他体内冲击着。

    在佛气的衬托下,齐岳胸口处的墨麒麟首显得更加栩栩如生,麒麟似乎要从齐岳身上腾起一般,淡淡的黑色气流逐渐出现,墨麒麟那双银色的眼眸亮了起来。

    扎格鲁轻叹一声,道:“上天真是会捉弄人啊!第一次出现墨麒麟,却是四云墨麒麟,看来,天意是公平的,真是可惜了墨麒麟的天生灵体。我佛慈悲,希望他能在保护中顺利的完成一切吧。”先前齐岳要离开时,他已经清晰的看到齐岳背后那四团模糊的云彩图案。

    双手同时伸出食指向前点去,两道乳白色的光芒正好点在齐岳心脏的位置,而那里,也正是墨麒麟首所在之处,一声嘹亮的鸣声洋溢在大殿之内,齐岳身上的墨麒麟图案竟然真的动了起来,黑银两色纠缠之中,墨麒麟仿佛腾空而起一般,庞大的能量瞬间扩张,整座大殿之内充满了祥瑞的气息。

    齐岳身上的墨麒麟突然呈气态扩大,透明的巨大墨麒麟腾空而起,银黑两色独角指向大殿顶端,一声洪亮的咆哮在大殿中荡漾着,墨麒麟巨大的身体围绕着齐岳的身体旋转,佛气奔涌而出,从齐岳的每一个毛孔处灌输而入。

    一共四条黑色的血脉出现在齐岳身上,皮肤已经无法阻挡血脉散发出的黑色光芒,黑色血脉排列的非常奇特,它们都出现在齐岳的胸腹之间,而起点却是在齐岳的头部,四道黑色血脉在佛气的注入下颜色不断加深,空中的墨麒麟依旧在盘旋着,一道道银黑色的光芒从墨麒麟独角处射出,由齐岳头顶灌入。

    齐岳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的神色,虽然他已经失去了知觉,但人体的本能还在,四道血脉由黑转银,再由银转黑,不断重复着这个过程。

    扎格鲁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双手收于自己身前,做佛祖拈花状,佛气没有丝毫停顿,在活舍利的作用下,依旧朝齐岳的身体奔涌着。

    彻底开启一个人血脉中沉睡的力量,是需要庞大能量的,施术者自身的负荷非常大,就算成功了,也会对施术者本身产生极大的影响,但扎格鲁却没有一丝犹豫,他释放的佛气,完全本着奉献的精神。

    就在这座古老的大殿中,神圣的仪式在不断进行着,外面白天与黑夜的交替,不能半点影响到大殿内的一切,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齐岳的神态变得更加安详,而扎格鲁的脸色却逐渐苍白起来,大滴大滴的汗水,浸透了他那朴素的僧衣。齐岳手上的舍利手珠,在活舍利的引动下散发出璀璨的绿光,不断的嗡鸣着,正式由于它的存在,才能使齐岳在这无比艰辛的仪式中有安定的心态。

    正如扎格鲁所说的那样,当齐岳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时,他仿佛只做了一个梦,在梦境中,他看到自己被四团光芒围绕着,这四团光芒分别是红、紫、青、蓝,当四色光芒完全收敛之时,他这个梦也已经结束了。

    睁开眼睛,大殿依旧是那么昏暗,殿内的一切都如齐岳昏睡前一样,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扎格鲁却已经不见了,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胸口,齐岳惊讶的发现,那墨麒麟的图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虽然上身赤裸着,但他却丝毫没有寒冷的感觉。

    站起身,简单的活动了一下身体,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一样,并没有任何变化,自己还是自己,除了手上那多出的舍利手珠能够证明发生的一切以外,齐岳感觉上,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自己,没有什么特殊的力量存在。

    我不会已经成为超人了吧,齐岳心中暗暗想着,蹲下身体,用力在地上拍了一掌,“哎呦。”坚硬的地面震的他手掌生疼,而那坚硬的石地却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我日啊!扎格鲁那家伙该不是在骗我吧,怎么还是以前的样子,怎么说,当个麒麟我也应该猛一点才对。现在这德性,似乎和以前没啥区别,难道我还要依靠我那板砖破武术神功不成?”

    活动着自己的身体,齐岳发现,虽然自己似乎只是睡了一觉,但一直保持着盘膝而坐的姿势,身体理应有些僵硬才对,但现在感觉上却并没有这种情况出现,每个关节都很灵活,身体十分舒展,仿佛筋骨在这一觉之后变得软了许多似的。

    上衣就在一旁的地上,齐岳拣起衣服穿了起来,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衣服似乎小了一些似的,穿上去紧绷绷的。又一次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看,身体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的身体却仿佛二次发育一般膨胀了一些,不是肌肉的膨胀,而是全身的骨骼和经脉,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有发现而已。

    从兜里掏出手机,齐岳才发现已经没电了,犹豫走的匆忙,田鼠只给了他手机,却没有充电器,现在想充电也做不到,手机已经成了废物,随手把手机揣入兜中,齐岳决定出去寻找扎格鲁,他心中还有很多疑问,而这些疑问却都要扎格鲁来解决。

    就在齐岳刚要向大门走去的时候,大门自己却开了,古老而厚重的木门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一身暗红色僧袍的扎格鲁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到齐岳,他楞了一下,惊讶的道:“你这么快就醒了么?比我预想的要早了很长时间。”

    齐岳挠了挠头,道:“我不会又睡了三十个小时吧。”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当然不是,你这一觉已经睡了六六三十六日。本来我以为你要经过七七四十九日才能醒转,但你却提前了十三天,看来,墨麒麟的血脉果然和普通麒麟不一样。”

    齐岳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一觉就睡了三十六天,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帮你开启血脉的时间是九日,之后二十七日是血脉与你自身相合的时间,正好三十六日,现在已经是六月中旬。”

    “好吧,多睡会儿也没什么不好。那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告诉我,这个什么麒麟血脉觉醒后有什么好处了?”齐岳一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虽然扎格鲁的话有些难以相信,但他还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扎格鲁微笑道:“不急,我先带你去洗个澡吧,身体清爽一些,你的精神也会更好。请跟我来。”说着,转身朝大殿外走去。

    齐岳跟着扎格鲁走出大殿,一出门,刺眼的阳光使他有些难以忍受,赶忙以手遮挡阳光,经过短暂的适应才舒服了一些。

    这个院子很清净,并没有其他人,一棵古老的树木在院子中央,或许是由于高原气候的原因,这株齐岳不认识的大树虽然已经很粗了,但却并不算高。

    深吸几口清新而有些冰冷的空气,齐岳只觉得全身说不出的舒服,跟在扎格鲁身后,穿过两进院落后,来到了一个房间之中。路上遇到一些寺里的喇嘛,他们都很恭敬的向扎格鲁行礼,眼中的尊敬之色是那么的真诚。

    这个新的房间令齐岳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因为这个房间中的风格和整间寺庙相差的实在太远了,各种现代化的家用电器一应俱全,虽然并没有什么华丽的装修,但看上去,也像是一个大城市家庭里的配备。

    扎格鲁走到沙发处坐了下来,微笑道:“这里的东西都是政府送的,包括你看到的那辆林肯越野车也是。洗澡间在那边,你自己进去洗吧,我给你准备了身干净衣服,也放在里面了。一般我们寺庙中人是很少来这里的。”

    齐岳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自从来了西藏以后,他所经历的一切都是那么玄妙,这一切似乎都不是真实的,但却又都真切的存在着。

    洗澡对于齐岳来说只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比起普通人洗澡的速度,他实在要快的太多了,仅仅十分钟之后,齐岳已经一身清爽的走了出来,胡子刮掉了,头发也简单的梳理在脑后,全身散发着沐浴后的清爽气息,他原本古铜色的肌肤因为这三十多天的沉睡,而变得白皙了许多,在觉醒过程中,他的身体无形的第二次发育,比起以前来更要英挺几分,原本有些瘦的身材,因为骨架的涨大而显得高大了许多,简单的牛仔裤、宽松的大背心穿在身上,到别有几分阳光男孩儿的味道,只是他的眼神还是以前那坏坏的样子,但却也为他增添了几分邪异的吸引力。

    “恩,洗个澡果然舒服多了,扎格鲁,你给我买的衣服还挺合身的,我进去前还以为你会给我弄个僧衣什么的,没想到你想的这么周到,连内裤都有。”一边说着,他大刺刺的在扎格鲁身旁坐了下来。

    热水淋浴之后,全身都产生出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说不出的受用,仿佛整个人都随之轻松了许多。

    扎格鲁看了一眼齐岳手上的舍利手珠,道:“你的麒麟血脉觉醒的很顺利,比我想象中还要顺利的多,现在你已经是历史上第一位四云麒麟,同时还是一位墨麒麟。”

    此时,齐岳才定下神来,他发现,扎格鲁比自己沉睡前显得憔悴了许多,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的目光依旧是那么祥和,但眼中的疲倦和略微流露出的虚弱感却没有逃过齐岳的眼睛。虽然齐岳并不知道自己的感觉为什么变得这么敏锐了,但他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麒麟血脉觉醒的过程,一定是扎格鲁虚弱的原因。

    “那现在你可以跟我详细的说说这麒麟血脉和你所说的生肖守护神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齐岳专注的看着扎格鲁,一听他说自己的麒麟血脉觉醒的很顺利,他的心就不禁热了起来,要是自己能拥有像那个内裤外穿的超人那么强,天下美女还部忍自己泡么,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容不禁变得有些淫荡了。

    扎格鲁显然看见了齐岳脸上的表情,但他却装做没看见似的,正色道:“不论是你还是其余的十二位生肖战士,能力都是按照云来分的,一共分为九云,每提升一云,实力就能相应的提升。对于生肖战士来说,他们提升一云,实力就可以提升到之前的一点五倍。也就是说,二云的实力就相当于一云的一点五倍,而三云的实力则相当于二云的一点五倍也就是一云的二点二五倍,级别越高,实力就越强,越修炼到高云阶段,每提升一云,实力增长的就越明显,到了最后三云,每提升一云,更是能直接提升一倍的实力。”

    齐岳眼睛一亮,道:“那这么说,我直接就是四云能力了,那我岂不是很厉害。”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不,不是这样的。血脉觉醒是一回事,实力强弱又是另外一回事。你自己也说过,没有人能不劳而获,生肖守护神的修炼更是如此。作为所有生肖守护神之王,你更是需要从最初开始修炼。现在你连一云的能力都没有。我所说的四云麒麟,并不是指你的能力已经提升到了四云的程度,而是指你所拥有的能力。远古时期,麒麟一族分为四种,虽然除了墨麒麟以外,大部分麒麟的外貌都是相似的,但它们的能力却各有不同,譬如说擅长火能力的,就是火麒麟,擅长风能力的就是风麒麟,麒麟大体分为四种,那就是雷、火、风、水。而每一位麒麟都会有一朵属于自己的祥云,云朵的颜色就代表着他们能力的属性。雷麒麟的祥云是紫色的,火麒麟是红色,风麒麟是青色,而水麒麟就是蓝色。在历史上也曾经出现过拥有两云或者以上的麒麟,那就代表着他们拥有两种以上的属性,而你所拥有的祥云却是四朵,分别是这四种颜色,也就是说,我指的四云麒麟,就是四属性麒麟,你同时拥有了雷、火、风、水四种能力。这还是麒麟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就是远古时期的麒麟王,也没有出现过四属性的。”

    齐岳大喜道:“那我岂不是很强,一下四种能力,哇哈哈,这岂不是就有了什么鸡尾酒效果,没想到我还是个天才。”

    扎格鲁眼中闪过一道悲哀之色,但齐岳因为欣喜却并没有发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确实是麒麟历史上最大的天才,也是天赋最好的麒麟。只要你肯努力修炼,同时拥有四种能力,你确实要比普通麒麟强大的多了。再加上墨麒麟的天生自愈能力和强横的肉体,理论上来说,你完全可以成为东方守护者中的最强者。”看着齐岳兴奋的样子,扎格鲁平静的说道。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你快告诉我怎么修炼吧,当个强者的感觉一定不错。”

    扎格鲁淡然一笑,道:“生肖守护神和你的修炼方法基本类似,总体称为升云决,而你的升云决特殊一些,就叫升麟决,修炼是艰苦而漫长的,想要得到超人的实力,就必须要有超人的付出。你也不用太高兴,四属性虽然好,但你想整体提升到一云境界,就必须把四种属性都分别修炼到一云,这时,你才能再继续修炼二云,四种属性融合起来威力无比,但每当你想继续向上提升时,四种属性的实力却必须均衡,也就是说,想修炼三云境界,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四种属性都达到二云。作为生肖之王,你每提升一云,实力都会比先前增长一倍,云数越多,你与生肖守护神们的实力差距也就越大。”

    齐岳并没有注意到扎格鲁话语中的问题,兴奋的道:“那这么说,我要是练到九云境界,岂不是就天下无敌了?”

    扎格鲁看了他一眼,道:“不用九云,你是四祥云麒麟,只要能力达到六云,就算生肖守护神们达到最高的九云,也不可能与你相比,六云的四祥云麒麟,几乎可以与两位到三位九云生肖守护神媲美了。但是,自从有了生肖守护神开始,历史上只出现过一位九云生肖守护神。”

    齐岳赞叹道:“怪不得你说我是生肖之王,我这麒麟之名果然不是白来的。行了,你告诉我该怎么练就行了,为了当个超人,我也会努力的。”

    扎格鲁道:“修炼之法自然有人会告诉你,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马上就要离开这里。我也要继续参禅。至于以后需要做什么,你自然会知道的。”

    “这就完了?你要跟我说的就这么简单么?离开这里我该去干什么?”齐岳有些惊愕的看着扎格鲁。

    扎格鲁微微一笑,眼中流露出慈悲的光芒,“齐岳,你要记住,不论是麒麟还是生肖守护神,都要自己领悟能力的奥秘,只有自己领悟的东西,才能最深刻的印在你灵魂之中。任何修炼,悟性都是极为重要的,相信你自己,只要你肯努力,渐渐的,你就会明白这一切了。你我作为天引和麒麟,本就是命中注定的朋友,也可以说是伙伴。离开这里后,你将返回属于你自己的世界,所谓大隐于市,在属于你自己的世界中,才是你最好的修炼场所,也只有在属于你的世界中,才能找寻到那些你夙命中的伙伴。在你临走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齐岳看着扎格鲁,心中突然多了几分感动,虽然扎格鲁的年纪看上去并不比他大,但在他眼中,扎格鲁却像一位亲切的兄长,两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扎格鲁所做的每一件事却似乎都在为他着想,这种如父如兄的感觉,对于像齐岳这样的孤儿,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的。

    “你说吧。”齐岳坐直身体,难得的静静聆听着。

    扎格鲁眼中的光芒变得柔和了,平静的道:“有一个人,娶了四个妻子……”

    齐岳一楞,道:“那他岂不是犯了重婚罪?”

    扎格鲁看了他一眼,齐岳与他目光相对,心中突然一阵发虚,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似的,“呃……,你说,我不插嘴了。”

    扎格鲁笑了笑,继续道:“第四个妻子最得他的疼爱,他不管去哪都带着她。她每天沐浴更衣、饮食起居,都要丈夫亲手照顾,她想吃什么、喜欢什么衣服,他都尽力满足,对她百般呵护,万千宠爱。”

    说到这里,不论是扎格鲁还是齐岳,都已经融入了这个故事之中。

    “第三个妻子是众多人追求的对象,他是千辛万苦,打败众人得到她的。所以,他每天都要去关心她,牵挂她,常常在她身边甜言蜜语,又造了漂亮的房子给她住。

    第二个妻子和他是最知心的,每当他有什么心事或困扰,他总是来找第二位妻子为他分忧解劳,互相安慰,只要和她在一块儿就觉得很满足,分开了就会挂念。

    至于他的第一个妻子,他几乎忘了她似的,根本很少去看她。可她却象俾女一般,家中一切繁重的工作都由她处理,她身负各种责任烦恼,却得不到他的注意和重视。

    一天,他必须离开故乡,到遥远的另一个地方,不能回来。他对第四个妻子说:我现在有事非离开不可,妳跟我一块儿走吧?

    第四个妻子回答:我可不愿跟你去。他惊异万分,不解地问︰我最疼爱你,对你言听计从,我们一刻都没有分开过,怎么现在不愿陪我一块儿去呢?

    ‘不论你怎么说,我都不可能陪你去的’第四个妻子坚决地说。

    他恨她的无情,就把第三个妻子叫来问到:那你能陪我一块儿去吗?第三个妻子回答:连你最心爱的第四个妻子都不情愿陪你去,我为什么要陪你去?

    他只好把第二个妻子叫过来说:你总愿意陪我去吧?

    第二个妻子说:‘嗯,你要离开我也很难过,但我也只能送你到城外,之后的路你就自己走吧!’

    他没想到第二个妻子也不愿陪他去,这才想起第一个妻子,把她叫来问一样的话。

    第一个妻子回答:不论你去哪里,不论苦乐或生死,我都不会离开你的身边。无论你到哪里我都陪你去.

    这时他才知道,真正可以和他永不分离的只有第一个妻子啊!

    其实他要去的地方是死亡的世界。

    第四个妻子,是人的身体。

    人对自己的身体倍加珍惜,为满足这个身体的物质欲望所做的一切,不亚于他体贴第四个妻子的情形;但死时你为之不惜一切的身体,却不会随着你。

    第三个妻子,是人间的财富。

    不论你多么辛苦追求来的财富、储存起来的财宝,死时都不能带走一分一毫

    第二个妻子,是妻子,亲朋好友。

    人活在世上,彼此关爱是应该的,但是人往往为了人情而忘了做人的目的。妻子,亲朋好友在人死后,只能把你送到城外坟墓的地方,回来后会伤心一段时间,之后又各自为了生活奔波,把你淡忘,百年后,谁也不认识谁了。

    而第一个妻子,则是人的心灵。

    它和我们形影相随,生死不离,它和我们的关系如此密切,但我们也最容易忽略了它,反而全神贯注于物质和欲望这些虚幻的色身。我们沉醉于自身,沉醉于亲情金钱,殊不知,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内心和灵魂,只有它才是永生永世与我们同在的。”

    简单的一个故事,在扎格鲁平静的语气中很快就讲完了,他目光柔和的看着有些呆滞的齐岳,道:“你明白了么?”之所以选择这个故事,是因为他很明白齐岳的性格,提到娶四个妻子,或许能让他的记忆更深刻一些。

    齐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自己明白了没有,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你是要告诉我,修炼先要修心,不要被外界的一切影响到自己的心灵。但是,我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明白你说的很对,坦白说,我做不到。至少现在还做不到。我只能说,今后我所做的一切,尽求无愧于心。”

    扎格鲁莞尔一笑,道:“我从没想让你去刻意做什么,好,你就记住这无愧于心这四个字吧,其实,这也是修心的一种方法。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会陪伴在你身旁,为你解答心中的一些疑惑,并指导你修炼。”

    齐岳几乎是下意识的微笑道:“不会是要送我个大美女吧,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扎格鲁微笑不语,而这个时候,房门却打开了。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这个人,齐岳的嘴张的完全可以塞入一个大号鸡蛋。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