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六章 生肖鸡

    从门外走进的是一个女孩子,正如齐岳随口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位大美女,而且是齐岳最喜欢的那种清纯类型的美女。

    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一头短发柔和的下垂着,简单的偏分看上去充满活力,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正好奇的看着齐岳,白皙的肌肤,清秀的绝色,每一个动作都会无形中流露出一丝典雅的气息,高贵与活泼的结合,在这名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少女身上完美体现。

    齐岳看女人都是从下往上看的,但是看到这名少女,却还是不禁多看了她那张吹弹可破的俏脸几眼,之后才习惯性的看向她的身材。

    身材是完美的黄金分割比例,同样是牛仔裤,穿在她身上却显得那么有美丽,修长的大腿,娇俏的臀部,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裤角处微宽一些,正是流行的微型喇叭口,上身穿着一件大领白色长袖体恤,露出一抹锁骨下方的雪白,胸前的丰满虽然说不上火暴,但也算是纤合适度。

    齐岳在心中暗暗拿水月与面前这位女子相比,一时间也无法想出谁更漂亮一些,面前的美女胜在娇俏,而水月则是胜在那一抹温柔中的圣洁,在齐岳心中,已经不自觉的把她们都归为极品一类。

    作为一个流氓,齐岳对美女的分类很细化,从低到高,分为恐怖级、恐龙级、恐怕级、关注级、养眼级、渴望级、冲动级、兴叹级、完美级共九个级别。级别化分虽然详细,但其实都是按照齐岳自己心中打分来确定的,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标准。

    恐怖级的意思很简单,就是看到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被吓昏,这就属于恐怖级。曾经有一位传说中的芙蓉姐姐,本来她也应该属于高一级的恐龙级,但她的自恋却绝对可以令齐岳昏迷,因此,就直接划入了恐怖级中。而恐龙级则是看着就想逃跑的那种,至少还有跑的力气。而恐怕级则好一些,遇到这个级别的,齐岳一定会收敛自己猥琐淫荡的目光,惟恐对方误会他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因此就有了这个恐怕级。

    至于关注级就是属于一般能看,至少不会有难受感觉的普通人,在齐岳的审美观点中,他最喜欢的是养眼、渴望、冲动这三个级别的美女,能养眼的,自然有特殊的地方,而能产生渴望的,身材自然不会差,到了冲动级别,那就算的上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了。像当初一脚踹掉齐岳的娜娜,其实也只是养眼与渴望两级中央的程度而已。

    在刚见到水月的时候,齐岳直接就将她划入了冲动级,但后来感受到水月那白衣天使的纯洁心灵后,他第一次将一个女人划入兴叹级别,所谓望而兴叹,到了兴叹级别就是绝对的极品美女了,到了这个级别的美女,齐岳反而没什么想法,毕竟,他虽然是流氓、是无赖,但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可能发生的艳遇他绝不会多惦记,以免给自己造成烦恼,像水月那样的美女,不论家世还是相貌、秉性,无一不是万中无一之选,又怎么会看的上他呢?而眼前出现的这个女孩儿,能一下让齐岳划入兴叹级,就足以证明她带给齐岳的震撼有多么大了。至于那最高的完美级,齐岳心中也只是虚设而已,试问,有哪个女人是完美的呢?摆这么个级别,只是齐岳一些虚荣心作祟而已。

    幸好齐岳刚听完扎格鲁的故事后心境有所变化,否则,他看到这种级别的美女,双眼一定会淫光大放,即使如此,他那从下向上看的目光还是令进来的美女脸色微微一红。

    美女直接走到扎格鲁面前,恭敬的道:“大师。”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继承麒麟血脉的齐岳。齐岳,这位是我寻找到的三位生肖守护神战士之一,姬明明。”

    “鸡鸣鸣?呃……,这个名字还真有特点。大师,你的意思是,今后她将帮助我修炼么?”

    扎格鲁微笑颔首。

    齐岳很激动,激动的想紧紧的拥抱面前的年轻僧人,为了给美女个好印象,扎格鲁在他口中直接上升到大师级别。不过想了想,为了不让身边的美女误会,他只是紧紧的握住扎格鲁的手,深切的道:“大师,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修炼的。鸡明明小姐,你好,本人齐岳,今年十九,未婚,也没有女朋友。”怎么说现在也是麒麟了,又是生肖之王,兴叹级的美女觊觎一下,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扎格鲁道:“明明的属相是鸡,也就是鸡属相的生肖守护神,以后你们相互照拂。”

    齐岳用力的点了点头,“会的,我一定会的。鸡鸣鸣小姐,你放心,今后你打鸣,我就给你递热水,让你润嗓子。要是我不好好修炼,你尽管鞭策我。我能承受的住。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姬明明看着眼前这个相貌普通,身材算的上高大的青年,脸上虽然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有些五味杂陈,轻轻点了点头,道:“你好,齐岳先生。不过,我的名字并不是打鸣的意思,是明天的明。”

    齐岳嘿嘿一笑,打蛇随棍上,赶忙道:“那我以后就叫你明明好了。”

    姬明明脸色微微一变,并没有回应。

    齐岳摆出一付沉思的样子,道:“哦,你似乎不太喜欢我这么称呼你吧。”就在姬明明以为他还算识相的时候,他又补了一句,“那我叫你小鸡吧。”

    炎黄文字虽然博大精深,当有的时候,一些字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也容易出现歧义,譬如小鸡两个字可以说是形容动物,但要加上一个‘吧’,恐怕就变成形容某种器官了。

    “你……”姬明明刚要发作,但感受到扎格鲁柔和的目光,她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没好气的道:“还是叫我明明吧。”

    齐岳笑道:“明明,恩,这个名字真好听。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扎格鲁道:“齐岳,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单独交代给明明小姐。”

    齐岳楞了一下,看到扎格鲁的目光,他只得点了点头,朝姬明明笑了笑,道:“明明小姐,那我在外面等着你。”一想到在未来恐怕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能和一个这样的美女在一起,而且总体来说,她还是自己的下属,齐岳心中就乐开了花。

    齐岳刚刚走出房间,姬明明就迫不及待的道:“大师,您肯定这个人就是我们一直寻找的,拥有麒麟血脉的人么?我,我怎么看他也不像啊!作为麒麟血脉的继承者,应该是拥有统帅我们全部生肖守护神的能力和过人的人格魅力。要知道,麒麟一出,守护归心,麒麟的地位是可以号召东方全部守护者的。可是,可是他这样的人……”

    扎格鲁轻叹一声,道:“其实,我也有和你同样的感觉,但是,作为天引,我的感觉是不会错的,他就是这一代唯一拥有麒麟血脉的人。血脉永远不会假,作为麒麟一族的传承者,或许,他算是个异数吧。在历史上,还从没有一个拥有麒麟血脉的人像他这样。现在,连我都有些看不透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我能感觉的到,他的心并不像表面这样。至于他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要靠你了。在好的指引下,我相信他会有所改变的,我一直都深信人性本善这句话。”

    姬明明有些沉默了,作为一个天之娇女,她所接触的人中,随便挑出一个来,也要比齐岳强上百倍、千倍。即将与这样的一个人在一起,还要一直生活下去,虽然只是伙伴关系,但她还是有万分的不愿意。

    扎格鲁看出了姬明明的心事,正色道:“作为一名生肖守护神,就要有为自己使命而付出一切的决心。明明,你必须要牢记这一点,他就算再不好,也是麒麟血脉的拥有者,没有他,或许我一生都无法找齐全部的生肖守护神。麒麟血脉,有一种无形的召唤力,他的血脉觉醒之后,全部的生肖守护神就会自然的朝着他的方向聚拢。因此,你的任务就是要保护他,帮助他,他的实力能否提升还是次要的,麒麟代表着祥瑞,他给生肖守护神的是指引,所以,不论在任何情况下,你都必须要确保他的安全。当所有生肖守护神聚齐之时,你们在一起来我这里,我将传授齐岳使用生肖启动的能力。”

    姬明明默默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大师。您放心吧,自从成为生肖守护神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不再是普通女孩儿,我不会因为个人感情而影响到自身的使命。”

    扎格鲁微笑道:“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作为四祥云麒麟,齐岳这一生可能自身都不会有什么实力了。在历代生肖守护神中,最强的麒麟也只是达到过四云而已,勉强可以与一名生肖守护神媲美。那还是在身为一祥云麒麟的情况下。麒麟每提升一云,实力就会翻一倍,但是,所付出的努力,却要是普通生肖守护神的数倍甚至更多,而他作为一个四祥云麒麟,修炼的艰难程度更是要几何倍数的增加,恐怕,他这一生都无法达到初云的境界,你不但要保护他,还要鼓励他。我将舍利手珠送给了他,再加上他墨麒麟自身的愈合能力,我想,只要他的身份不暴露,应该能达到聚拢全部生肖守护神的任务。同时,你和他到达京城后,就立刻联系龙,有龙在,我也就放心多了,我想,不论将来生肖守护神那一个出现,也不可能再有比龙更为优秀的了。毕竟,龙一向是生肖守护神中的领导者,而我们这一代的龙,更是真正的天才。”

    一听到龙这个字,姬明明不禁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是啊!我一回京城会尽快去找龙的。您就放心吧,您还有其他要叮嘱的么?”

    扎格鲁摇了摇头,道:“你在这里已经有三年了,除了过年的时候回去以外,一直都在刻苦修炼,再加上你以前打下的底子,现在已经算是一名合格的生肖守护神。关于麒麟的事,我早把应该叮嘱你的都叮嘱过了,你只需要按照我的话去做就行。升麟决你还是要教给他,虽然没有什么修炼成功的可能性,但世事难料,或许,他真的能悟通其中一些能力。哪怕只是一种属性的能力达到初云,对他也是有所帮助的。”

    姬明明一想到马上就要和齐岳那样的人在一起,秀眉不禁皱了皱,轻轻的点了点头,道:“那我走了,您多保重。”

    扎格鲁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口念一声阿弥陀佛。

    齐岳一个人在院子里呆的很是无聊,此时,他眼前尽是姬明明的影子,美女又见美女,没想到自己这一趟西藏竟然遇到了两个兴叹级的大美女,还成了什么生肖守护神中的王者麒麟,生活真美好,世界真奇妙,看来,以后自己也不再是一个小流氓那么简单了,至少也是一个有品位的流氓才对。

    正在这时,姬明明已经推门而出,扎格鲁和她一起走了出来,齐岳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扎阁鲁点了点头,将一个小包递给齐岳,道:“这是你随身带着的包,我替你收起来了,里面应该有你需要的东西,拿好了。”

    齐岳这才想起自己下林肯车的时候把包放在了车上也没拿下来,要知道,里面可有田鼠给他的钱啊!那是他的全部家当了,齐岳一辈子活到现在,也就是这次身上带的钱最多。

    赶忙接过包,道:“那我们走了?”

    扎格鲁点了点头。

    “那我们可真走了。”齐岳向扎格鲁眨了眨眼睛。

    扎格鲁一楞,道:“你还有什么事么?”

    齐岳苦笑道:“我以为你会开车送我们到车站呢,本来还想再坐一次你的林肯领航员。”

    扎格鲁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刚才你洗澡的时候我已经叫人准备好车了,自然有车送你们。去吧,记住我说的话,人要修心,修心比修身更加重要。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希望这个时间不要太长。”

    齐岳有些不太明白扎格鲁的话,但此时姬明明已经率先向扎格鲁告辞后朝寺外走去,他可不愿意让美女多等,赶忙朝扎格鲁挥了挥手,追着姬明明去了。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扎格鲁的目光变得更加柔和了,“阿弥陀佛,希望他们的路能走的顺一些,天降祥瑞,你真的应了那句话么?最差的人品,最好的运气。即使如此,我也希望你的运气能带给你的生肖伙伴们。”

    当齐岳追上姬明明的时候,姬明明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小型的皮箱子,看起来,她的行礼并不多。当两人来到寺外时,正如扎格鲁所说的那样,早已有一辆越野车在等待他们了,在西藏这个地方,由于很多地方的道路非常颠簸,因此,大都是由越野车来代步的。虽然面前这辆越野车远远比不上当初的那辆林肯领航员,但也是一辆不错的大切诺基,姬明明把自己的行李箱放到车的后备箱内,也不理齐岳,自己直接蹬上了车前座。由于前面有专门的司机,她跑到前面去坐,显然是不想和齐岳坐在一起了,虽然刚见到齐岳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但姬明明对他却没有一丝好感,即使他是麒麟,但是,他那猥琐的目光和令人憎恶的话语,第一次见面就给了姬明明极差的印象。

    齐岳也不在意,一个人坐上了后排宽阔的位置上,直接将腿搭在座位上,关好车门,半躺的靠在那里。

    姬明明示意司机开车,从反光镜中正好看到齐岳那懒散的样子,不禁皱眉道:“你能不能坐好了?”

    齐岳道:“为什么要坐好了?你没听过那句老话么?好吃不过饺子,舒服不过倒着。既然能躺着为什么要坐着?”一边说着,从衣服兜里摸出他那已经干的像渣一般的烟,虽然打火机不能使,但车上却有点烟器,当姬明明闻到烟味儿时,齐岳已经在后排舒服的吞云吐雾了。

    “你……,你居然还抽烟?”姬明明对齐岳的恶感更增几分,赶忙将车窗打开,但动作毕竟还是慢了几分,不禁一阵咳嗽。

    齐岳嘿嘿一笑,道:“司机师傅,要不要也来一支,虽然不是什么好烟,但估计在西藏还是买不到的。抽烟怎么了?男人有几个不抽的?”

    姬明明寒着脸道:“看来,这些不良的嗜好你都很擅长,烟草是慢性毒药,难道你不知道么?”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切,什么慢性毒药,我以前的大哥烟男曾经说过,男人不抽烟、不喝酒,活着不如一条狗。这话我认为再正确不过了。当然,像扎格鲁大师那样的修行人除外,我指的是普通人。”

    司机是一名藏民,并不是僧侣,听了齐岳这话,他到真想要根烟来抽抽,不过有姬明明在旁边也只得作罢了,尽管如此,他还是不禁问道:“小兄弟,为什么这么说呢?”

    姬明明没好气的道:“别听他乱讲,肯定是些歪理。”

    齐岳一边抽着烟一边道:“歪理?我这是人生至理,你不听算了,我讲给司机大哥听。你们女人生孩子确实辛苦,但也只不过会辛苦一时而已。但我们男人呢,却要辛苦一辈子。在一般家庭来说,男人都是顶梁柱,是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虽然说是男女平等,但男人不工作的有几个,而女人不工作的又有多少?为了养家,男人就必须不断的奋斗,而承受的压力是女人远远无法相比的。男人一向是坚强的象征,总不能像你们女人那样哭哭啼啼的来发泄心中的压力,只有独自承受。傻子都知道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但这却是男人对自己的心理调节,疏解压力的唯一方法。如果一个男人真的连这两样疏解的方法都不选择,那他活的该有多累?岂不是不如一条狗了?我说的有错么?”

    姬明明楞了一下,虽然表面听去,齐岳的话确实像是歪理,但自己琢磨琢磨确实有着几分道理,在自己家不就是这样么?父亲是一家之主,他承受着来自各方的压力,虽然他平时不会去说这些,但从他头上逐渐增加的白发,就能感受到这份压力有多么重。

    “小兄弟,你说的太对了,能给我根你的烟抽么?我们男人天生就是劳碌命,又有几个能天生就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呢?为了妻子和孩子,我们只有不断的努力去奋斗。那些表面光鲜的男人,只要是依靠自己努力取得成就的,又有哪一个背后没有超过常人的付出呢?”

    姬明明看着两个堂而皇之吞云吐雾的男人,一时不禁无语,在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可能阻止他们这自我毒害的过程了。

    齐岳笑道:“司机大哥,要说你们这圣佛寺还真是有钱啊!又是林肯又是切诺基的。”

    司机微笑道:“小兄弟,你这就错了,圣佛寺在我们西藏,绝对是一个神圣的存在,你看到的车,其实都是政府赠送的,而不是寺庙自己买的。作为国家级旅游胜地,这里每年的旅游收入都非常高,但是,扎格鲁大师却将旅游所得,全部捐献出来,给我们西藏兴办学校和资助那些军人守卫的哨站,只留下极少的钱以供寺庙内部开销而已。大师是我们尊敬的人,他生活的朴素,几乎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车在高速公路上快速的行驶着,两个小时后,终于又进入了拉萨市区,时隔一个多月,再次回到这里,当齐岳又一次看到布达拉宫宏伟的金色建筑时,心境却已经完全不同。

    “明明,我们怎么去京城呢?还是坐火车吧。”

    姬明明摇了摇头,道:“火车太慢了,我们坐飞机回去,到了京城那边,还有许多事情要安排。”

    “飞机?我这辈子还没做过呢,我觉得还是坐火车好,飞机太贵了。”一边说着,齐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包。

    姬明明看了他一眼,道:“圣佛寺的人出行,随时可以乘座任何一架航班,机票是免费的。”

    齐岳眼睛一亮,道:“那就不一样了,正好我也可以尝试一下坐飞机的感觉。翱翔在蓝天之上,感觉一定很爽。”一边说着,他不禁下意识的打了个响指。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一道细小的火苗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拇指之上,火苗是红色的,顿时吓了齐岳一跳。

    “哇,我手上怎么着火了。”他赶忙用手去拍,一下就拍灭了火苗,令他更加奇怪的是,这火苗似乎没有温度似的,他并没有感觉到灼烧。

    姬明明向齐岳使了个眼色,齐岳看了前面的司机一眼,只得忍着心中的疑惑没有发问。

    很快,司机将他们送到了机场,齐岳大方的把自己剩余的烟分了一半给司机,这才和姬明明走入机场之中。

    “明明,刚才那是怎么回事?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吧。”没有司机在旁,齐岳迫不及待的问道。

    姬明明低声道:“那应该是你麒麟初醒的技能,你是四祥云麒麟,也称为四祥瑞麒麟,火是你的能力之一,不过,你现在云力太弱,也只能释放出那样的小火苗而已,只有通过不断的修炼,当你达到初云的境界时,火焰才能释放出足够攻击的能力。”

    “那我自己为什么感觉不到热度呢?”

    “因为那是你自身的麒麟真火,你自己当然感觉不到,麒麟火焰远比普通火焰要灼热的多,以后你小心一点,可不要引起火灾。还有,我们生肖守护神的能力尽可能不要在平常人面前施展,一面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这一点你必须要牢记。你现在麒麟血脉初醒,要靠自身的领悟去逐渐适应初醒技能,我想,不光是火,雷、风、水三种能力你应该也是拥有的。等到了京城后,我把升麟决教给你,你应该就能基本应用了。”

    虽然只能弄出很小的火苗,但还是令齐岳兴奋不已,一想到自己的超能力,他不禁笑了起来,下意识的打了个响指,果然又冒出一股细小的火焰,齐岳一抖手,火焰自然熄灭了。

    姬明明看着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走向VIP侯机大厅。

    拉萨机场络绎不绝的旅客很多,大都是来西藏旅游或者办公的,姬明明在VIP侯机大厅很快办完了手续,两人将乘座一小时后由拉萨飞往炎黄共和国京城的班机。

    坐在舒服的侯机大厅沙发上,齐岳心中这个乐啊!姬明明身上不断传来一股淡淡的香气,让他如同在云端一般,体内荷尔蒙快速分泌着,心中欲望蠢蠢欲动,一双眼睛在姬明明身上不断的游弋,心中暗暗感叹,要是自己这个麒麟能力中多一个透视眼就更美妙了。

    “明明,你今年多大了?你家也在京城么?”齐岳陪着笑脸问道。

    齐岳的目光实在令姬明明有些难以忍受,身体往旁边挪了挪,道:“我刚刚十八岁,我家确实是在京城。”

    “哦,那我们还算是老乡了,看来,我们的缘分还真是不浅,明明,能不能把你手机给我用一下,我的手机没带充电器,早就没电了。”

    姬明明虽然心中不愿,但一想到以后还要和这个家伙一起共事,关系不宜弄的太僵,有些无奈的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白色手机递到齐岳手中。这种好机会齐岳自然不会放过,在接过手机的同时,手指刻意的碰了一下姬明明如同春葱一般的玉指。

    姬明明如同触电一般赶忙收回了自己的手,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别过头去。

    齐岳满意的拿着手机拨出号码,他在圣佛寺一待就是一个多月,相当于失踪了一个多月,眼看就要回去了,自然先要和好兄弟联络一下。

    “田鼠,是我。”那边一接通,齐岳就迫不及待的道。

    “老大,你可算给我打电话了,咦,这个电话号码是谁的?”田鼠接到齐岳的电话惊喜万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