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七章 搂着美女坐飞机

    田鼠道:“我这边已经没什么事了,我爸花了点钱,基本上算是平息了,不过,那燕小乙现在正带着人四处寻找你的下落呢,他放出话来,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直到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为止。老大,你还是多躲一些时间再说吧。这几天那小子好象在考大学,以他爸的关系,给他弄个名牌大学应该问题不大,等他上了大学你再回来,应该就没事了。”

    齐岳哼了一声,道:“看来,给他的教训还不够,等我回去再收拾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难道我还怕了他不成?我今天就回去了。”

    “什么?你今天就要回来?”田鼠不安的道:“可是……”

    齐岳道:“行了,没什么可事的,等我回去再说吧,放心,就算打不过,我不会躲么?”

    田鼠苦笑道:“那好吧,老大,等你回来我给你接风。哎,以后咱们兄弟聚在一起的时间恐怕会少很多了,这次的事我爸火大了,已经去给我安排学校去了,听说是所私立高中,等到八月份,我可能就要去学校报道。”

    齐岳楞了一下,心中不禁升起一丝不舍的感觉,这些年他跟过不少老大,也收过不少小弟,但真能当成兄弟的,也只有田鼠一个而已。“没事,反正你也不离开京城,我们兄弟总有聚在一起的时候,上学是好事,别跟我学,你家条件好,你总不会一事无成的。好了,我收线了。”

    田鼠听着话筒中嘟嘟的声音,胖乎乎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转头看想自己桌子上那一大堆模型,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精力都放在模型的组装上面,他的手虽然肥厚,但在组装起这些模型来,却变得异常灵巧。

    齐岳正打算把手机还给姬明明,却看到她正用消毒湿巾擦着手,擦的地方,正是先前被自己碰到的,或许是因为田鼠带来的消息令他有些烦闷,这一次他出奇的没有再想去占什么便宜,把手机放在姬明明身旁,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再说话。

    直到上了飞机,齐岳的心情才因为眼前新奇的事物而重新恢复过来,圣佛寺在西藏地位确实超然,他们的机票不但不需要购买,而且还是头等仓。宽大的坐椅使齐岳和姬明明之间的距离不近,不过,此时齐岳的目光却已经改变了目标,头等仓的空姐,随便一个都至少是渴望级的美女,他那双眼睛自然可以大吃冰激凌。空姐们的服务绝对一流,虽然感觉到这个客人的目光有些怪异,但也只能微笑服务。

    伴随着隆隆的巨响声,飞机终于启动了,在飞机启动的一刹那,强烈的推背感顿时吓了齐岳一跳,紧张的双手抓住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脸色变得煞白,到了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他有恐高症,而且是很严重的那种。

    姬明明的心态此时也产生了一些变化,先前齐岳一直盯着她看的时候,她心中说不出的厌恶,而现在齐岳的目光转向那些空姐了,她反到产生了一些失落的感觉,毕竟,对于一位美女来说,不受关注远比受关注更为难受。就像一男一女因为巧合单独在一个房间中住上一晚,如果男人趁此机会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最多被女人骂上一句禽兽。但如果男人什么举动都没有,恐怕就要被骂成禽兽不如了。因此,当齐岳的目光不在看姬明明时,她的目光反而更多的落在齐岳身上。

    如果抛开对齐岳的主观认识,他的相貌并不算太差,虽然算不上英俊,但他的外表也绝对不讨厌,配上比较高大的身材和坏坏的笑容,到也有几分吸引人的地方。飞机启动了,就在姬明明准备不再看他,睡上一会儿的时候,她突然发现,齐岳的脸色瞬间大变,紧紧的抓着安全带不知道在干什么,他脸上的恐惧显然不是装出来的,随着飞机开始倾斜向空中攀升,这种情况就变得越发明显了,大滴大滴的汗水从他额头上划落,就连身体都开始有些颤抖了。

    一名空姐注意到齐岳的样子,赶忙走到他身旁,轻声问道:“先生,您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么?”

    在美女面前,齐岳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什么,我有点恐高,可能一会儿就好了。”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中却在想,飞机飞的这么高,要是外一坠落了该怎么办,一边想着,他心中的恐惧感就变得更强了,这可能也是所有被恐高症困绕的人都有的感觉。

    姬明明清晰的听到了齐岳的话,差点笑出声来,她怎么也没想到,总是一脸坏笑的家伙居然会有恐高症,看着齐岳恐惧的样子,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快感。不过,她终究是生肖守护神之一,心中的善良还是令她升起了几分恻隐之心。摘开自己的安全带,朝齐岳走来。

    “小姐,请您坐下好么?现在还处于攀升阶段,比较危险。”一名空姐小心的提醒着。

    姬明明微笑道:“没关系,我的朋友有点不舒服,我看看他。”她在齐岳身旁坐了下来,头等仓的座位非常宽大,容纳两个人也不会有问题,本来齐岳身旁还有一个头等仓的座位,但开始时她怕再被齐岳骚扰,所以就坐到了另外一个位置上,毕竟,头等仓的客人非常少,座位大多空余着,乘务人员也不会去管她。

    齐岳一看到姬明明,仿佛溺水时见到浮木一般,没有任何犹豫的一把搂住了她的腰,他的动作出奇的快,正好在姬明明坐下的一瞬间发动,姬明明反应过来时,已经被一双温热而颤抖的手臂紧紧搂住。

    “你……”一时间,姬明明心中羞怒交集,刚想挣脱时,却听齐岳道:“明明,让我抱一下,我好难过。”

    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瞬间传入姬明明心中,从小到大,她还从没有被非亲属的异性男人拥抱过,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瞬间充斥在她的感官之中,齐岳身上有着一股奇异的能量波动,这种能量波动带给姬明明异常亲切的感觉,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妥,但她还是没有推开齐岳。

    亲切的能量波动变得越来越强烈了,仿佛有一股灼热的感觉不断传入姬明明体内,她修炼的升云决在这种能量波动的作用下,竟然产生了如同沸腾一般的状态,而齐岳自从抱住她以后,身体的颤抖消失了,气息明显平稳了许多,闭着眼睛,脸色苍白的保持不动。

    姬明明的升云决已经达到了三云阶段,但却也到了升云决的一个巨大的瓶颈,这个瓶颈只要突破,那么,她的实力就会大幅度增强,但是,想要突破这个瓶颈却是千难万难,这也是为什么扎格鲁让她跟齐岳一同离开的原因之一,突破修炼的瓶颈并不只是努力就能做到的,同时还需要领悟和运气。但就在现在这个时候,姬明明却清晰的感觉到,阻挡自己提升的瓶颈竟然微微的松动了。

    姬明明也曾听扎格鲁说过,麒麟对于生肖守护神的帮助非常大,却没想到,仅仅是身体的接触,而且齐岳只是刚刚初醒,体内的能量就会对自己产生这么大的冲击作用,此时,不论是出于对齐岳恐高症的安慰,还是出于对突破瓶颈感觉的考虑,她都不能离开齐岳的怀抱。

    而此时齐岳则是另外一种感觉,明明身上淡淡的香气令他的心镇定了很多,手腕上的舍利手珠散发出一股祥和的气息,稳定着他的心神。一股莫名的能量不断从姬明明体内涌入自己身体,清凉的气流传遍全身,说不出的舒服,搂着那充满弹性的曼妙娇躯,在心神安定的情况下他竟然睡了过去,而此时,不论是姬明明还是齐岳都没有发现,齐岳身上的麒麟图案已经又一次出现了,姬明明感受到的能量波动正是由此而来。

    齐岳安稳的睡着,而姬明明则一边感受着齐岳身上的能量波动,一边调整着自己修炼的升云决,虽然姿势不太雅观,但她也注意力并不在此,反而没有太多的尴尬。从西藏到京城一共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在这种情况下过的很快,当齐岳因为飞机降落产生的失重感清醒过来时,从飞机的窗户处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熟悉的京城,此时已经是夜晚,从上空俯瞰,灯火辉煌的京城显得异常绚丽。

    “你醒了。”姬明明的声音明显柔和了许多,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她的瓶颈虽然并没有突破,但修为的提升却比平时修炼几天都要明显,而且,在齐岳身上散发的特殊能量辅助下,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领悟了一些突破的诀窍。

    尴尬这个词从来都不在齐岳的字典中,恐高症的感觉早就消失了,距离地面越来越近,他的心也放了下来,而这样一直抱着姬明明虽然手臂已经酸麻,但那美妙的感觉却是他不愿放开的。

    “就要到了,你是不是可以松开了。”姬明明有些无奈的道。对于齐岳的无赖行为,她已经有些无可奈何了。

    齐岳这才松开手,坐好身体,手臂上依旧残留着姬明明身上的余香,令他说不出的快意,看着姬明明无奈的样子,他心中不禁有些感动,这个女孩子明显对自己没有什么好感,但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她还是选择帮助了自己,而不是把自己推开。

    “明明,谢谢你。”齐岳难得的正经一会儿,上飞机前的那一丝不快已经消失的荡然无存。

    姬明明摇了摇头,道:“不用谢,守护你本来就是我的任务。马上到了,回来的匆忙,我没有通知家里,你有住的地方么?我们先到你那里住一晚,明天我再回家,并安排其他的事。你别想歪了,趁着刚回来,我要把升麟决传授给你,一晚的时间传授修炼方法应该够了。”

    想让齐岳不想歪几乎是不可能的,刚刚软玉温香的抱了两个多小时,面前美女又主动要求到他那里去住上一晚,他能不往歪处想么。

    下了飞机,齐岳出奇大方的打了辆出租车,直奔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景山区而去,虽然看着计价器不断跳跃的数字说不出的心疼,但一想到今天晚上能和一位兴叹级的美女一起住,心中就充满了兴奋。

    姬明明这次并没有单独坐在前面,而是和齐岳一同坐在后排,从飞机下来到坐上出租车这一段,她通过仔细的感受发现,只要自己在距离齐岳一米范围内,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就会对自己的升云决带来好处,而距离越近,这种能量波动产生的冲击就越明显。在已经出现的三位生肖守护神中,鸡属相的明明是最弱的一个,为了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她不得不委屈一些,和齐岳坐在一起。

    “齐岳,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姬明明为了逃避齐岳一直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一搭无一搭的问道。

    齐岳楞了一下,目光终于从姬明明身上离开,淡然道:“我家里没别人,就我自己。”

    姬明明也是一楞,“那你父母呢?他们不和你一起住么?”

    齐岳点燃一根烟,把窗户摇开一点,道:“父母?天知道他们在哪里,我从小就是孤儿,从孤儿院长大的,你说我父母在哪里?”

    姬明明从齐岳眼中看到了一丝冷漠,用哀莫大于心死这句话来形容现在的他再合适不过。歉然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孤儿。”

    齐岳吐出一个烟圈,“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没父母不是挺好的,还更自由一些,至少一直都没人管我。看的出,你家庭环境应该很好。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我们并不是一类人,是扎格鲁大师让我们走到了一起。”

    姬明明看了他一眼,她突然发现,这个男人似乎也并不是那么讨厌了,在内心深处,反而多了几分怜惜之意,孤儿的心情是什么样她并不清楚,但她却完全能够想象到一个从小就没有父母的人生活会多么艰难,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绝不是自己愿意的,如果他有和自己一样的出身,或许会比自己更加出色呢。“齐岳,我们算是朋友么?”姬明明轻声问道。

    齐岳微微一笑,道:“回来这一路,你肯让我一直抱着,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我知道你有些讨厌我,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愿意帮我。有你这样的朋友,是我的荣幸。”

    姬明明也笑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对着齐岳笑,她的笑容很灿烂,充满了活力,“那好,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说着,她主动向齐岳伸出了自己的手。此时,她绝不是因为齐岳能带给她修炼的好处才这样做的,她突然明白了扎格鲁的话,每个人都有他好的一面,只要善于发觉,齐岳绝不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

    齐岳握上姬明明的手,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姬明明心中奇怪,“你怎么叹气?难道你不愿意要我这个朋友么?”

    齐岳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已经当我是朋友了,以后我对你就不能再像先前那样,少了个调戏美女的机会,你说我能不叹气么。”

    姬明明扑哧一笑,道:“你真是个痞子。”

    齐岳笑道:“这个称呼我喜欢,俗话说,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反正我已经有了什么流氓、无赖之类的称号,痞子对我来说,似乎更合适一些,我就当你是在称赞我了。痞子怎么了,当年,痞子蔡不一样追上了轻舞飞扬么?”

    姬明明微笑道:“好吧,痞子先生,到了你住的那里后,我想听听你的故事,好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一个痞子的故事有什么好听的,难道你想听一个流氓痞子的成长经历么?哦,对了,你这次和我一起回来,我是不是还过着我以前那样的生活呢?”

    姬明明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我今年十八岁,正好是该上大学的时候了,扎格鲁大师说,让你和我一起去上学。我们都需要充实自己。”

    齐岳惊讶的张大了嘴,“不是吧,让我去上大学?我可连初中都没有毕业。”

    姬明明微微一笑,道:“那你才需要努力啊!难道你不想上么?”

    齐岳赶忙摇头,道:“当然想上,大学里一定美女如云,这个机会怎么能错过。”

    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出租车才将他们送到了齐岳居住的景山区,交了一百多元的车费,齐岳说不出的心疼。

    姬明明看着眼前这片还算不错的小区,不禁有些惊讶,微笑道:“看来你住的地方还不错。”

    齐岳嘿嘿一笑,道:“希望你待会儿也还能这么评价才好。”

    五分钟后,姬明明的脸色已经变了,小区确实不错,但齐岳住的,却是小区的地下室,这里,连厕所都是要公用的。

    “我就住前面那间,只有一间房一张床,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你当成朋友,不会再对你图谋不轨了。”齐岳一边偷笑一边说着。

    迎面一个三十多岁男人走了过来,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大裤衩,一看到齐岳,不禁笑道:“你小子这段时间跑哪儿去了,最近可经常有人来找你,你是不是犯事儿了。啊!这么漂亮的小妞,你从哪儿找到的,这样的极品可不便宜啊!你小子以前还跟我装纯情,说第一次非要找个处女,怎么?现在也转性了?小妹妹,你是哪儿的,这片儿的地方我都转变了,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极品啊!”

    齐岳一阵尴尬,赶忙道:“李哥,这是我朋友,姓姬。”

    李哥迫不及待的道:“废话,我当然知道她是鸡,行了,咱们是兄弟,我也不和你抢,等你完事儿了再介绍给我好了。”

    姬明明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幸好那李哥在她发作之前已经去了公用厕所。

    齐岳陪笑道:“其实李哥人很好,早年是做生意的,后来生意失败,老婆孩子都跑了,就剩他一个人,做点小买卖,唯一的嗜好就是女人。”

    姬明明哼了一声,道:“那你们到算是志同道合了,希望我是最后一次来你这里。”

    齐岳打开门,把房间中唯一的灯打开,他的房间绝对不能用乱这个字来形容,那样会侮辱了乱这个字,一进房间,一股霉味儿直接传来,地上到处都是散落的杂志、烟头和脏衣服,那混合的味道绝对可以与生化武器媲美了。

    姬明明站在门口,鼓了半天勇气,楞是没能踏入一步,“你到底是麒麟还是狗属相生肖守护神啊!”

    齐岳惊讶的道:“为什么这样问?”

    姬明明苦笑道:“因为你这里像狗窝,不,狗窝可能都比你这里要干净一些,你这里应该用垃圾场来形容才对。你一直就住这样的地方么?”

    齐岳回到自己的地盘,反而感觉很是舒服,直接躺到自己唯一的大床上,“可不就住在这里么?我从政府领的救济金一个月只有六百块,这里房租二百,剩余的四百勉强够我抽烟吃饭的。不过,有的时候,吃了白粮就没有黑粮了。好了,我收拾一下。”一边说着,他从床上翻起,开始简单的收拾自己的房间。

    姬明明把自己的行李放在一旁,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了块手帕蒙在自己口鼻之间,也动起手帮他收拾起来。

    两个人足足折腾了半个多小时,齐岳这个房间总算能有下脚的地方了,房间内的味道也被放出了大部分,虽然仍旧难闻,但也勉强可以忍受了。

    摘下脸上的手帕,姬明明长出口气,齐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两袋不知道过期没有的方便面,烧了一壶水泡了起来。“凑货吃吧,现在太晚了,明天早上我再带你去吃别的。”

    姬明明坐在床边,道:“齐岳,明天你就跟我搬出去吧。”

    齐岳笑道:“你不会让我跟你去你家住吧,你就不怕我被你家人打出来么?”

    姬明明没好气的道:“不是去我家,放心,肯定有你地方住的。这里的环境实在太差了。”

    齐岳将泡好的面递了一份到姬明明面前,“回头再说,我无所谓,在哪里都是住,有免费的地方当然好。不过,事先说好了,住可以,但你不要给我钱。我可不是吃软饭的。”

    姬明明白了他一眼,道:“你也要有吃软饭的条件才行。你以为本大美女需要找吃软饭的么?”

    齐岳委屈的道:“你也不用这么打击我吧,我虽然不算很帅,但怎么说也能算个一般帅吧。”

    姬明明做呕吐状,“行了,少臭屁。我现在就教你升麟决,今后能不能有所成就,就看你自己的努力如何。”

    齐岳点了点头,做出一个单手指天的动作,“为了成为内裤外穿的超人,我也会努力的。”

    姬明明扑哧一笑,道:“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什么内裤外穿,真难听。”

    齐岳笑道:“这才是我的风格嘛,好了,鸡老师,可以开始了。”

    姬明明白了她一眼,她发现,虽然齐岳并不是什么好人,但确立了和他的朋友关系后,与他聊聊天,自己反而会很放松,很开心。

    “升麟决,修炼的方法并不困难,我们整体的修炼法决都可以称为升云决,每升一云,实力就会有相应的提升,而升麟决是专署于你的。不论是生肖守护神,还是你这个痞子麒麟,在修炼时,都要着重于对自身潜力的开发,因为我们继承了上古传承而来的血脉,潜力远比普通人大的多,因此,只有不断的修炼,把自己的潜力变成实力,才是最好的办法。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齐岳点了点头,道:“怎么说我也是小学毕业,这我能明白,你继续说,只要告诉我该怎么修炼就行了,我一定会尽力的。”

    姬明明正色道:“云,是虚无缥缈的,就像我们的实力一样,我们修炼的是自身的能力,而我们自身的能力与自身的属相息息相关,譬如我,我修炼的就是鸡的能力,鸡的能力主要在嘴、翅膀、爪子和声音上。因此,我的升云决体现出的威力也在这四方面。你是麒麟,属天降祥瑞,麒麟的能力最主要的是在整体上的均衡,没有特别强的地方,但也没有特别的弱点。在远古时,麒麟能够使用特殊的咒语来降伏其他异兽,到了后来,由人类继承麒麟血脉后,这种咒语就变成了驱使麒麟能力的方法。咒语很简单,或许你也曾经听说过,就是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这九个字,就是你今后使用能力时的咒语。你那个打响指的方法,其实可以说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临。”齐岳本想重复一变这九字真言,但是,他刚念出第一个字,一小团火焰顿时从他的右手上冒了出来,与打响指的时候相比,明显要浓郁的多。齐岳清晰的感觉到,随着火焰的燃烧,自己体内似乎有一种奇怪的东西正在逐渐的消耗着,消耗的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他却能清晰的感觉到。

    姬明明微笑道:“看到了吧,这是麒麟天生就能驱动的咒语,支持你使用能力的,就是我们所说的云力,云力越强,你的能力也就越强,持续的时间也越强。至于如何与你自己的能力结合,就要依靠你自己的摸索来完成。好了,下面我给你仔细的讲解升麟决的修炼方法。”

    齐岳看着手中的火焰,心中顿时大为兴奋,赶忙从兜里掏出一颗烟点上,“我靠,省了,以后不用买打火机了,真不错。”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