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八章 美女救痞子

    齐岳嘿嘿笑道:“这不也是一种应用的方法么?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多用几次,说不定威力还能越来越大呢。”

    姬明明道:“这到算你说对了,能力要经常使用,才能变得更熟练,而随着云力的消耗和重新恢复,也是一种修炼的过程。但我们主要的修炼,还是通过冥想来进行的。在冥想过程中,你需要用意念指挥你所拥有的云力,帮助你血脉中原本就有的能力与天地灵气相结合,再被身体吸收,这样修炼一次,我们称为一云周,也叫小云周,而每四十九个云周,则被称为大云周。一般来说,我们在修炼的时候,至少都要修炼一个大云周,才算是一个阶段。而修炼的方法因人而异,你是麒麟,因为麒麟血脉的原因,你许多暗中的经脉与普通人是不一样的。而这些经脉,我们称之为奇经八脉,云力的运行就是在这些经脉之中,而储存云力的地方,则是在你小腹的气海穴和背心灵台穴这两个地方。”一边说着,她走到齐岳身前,先在他小腹上点了一下,然后轻拍了一下他的背心处。

    齐岳顿时感觉到两股暖流在姬明明所拍的地方凝而不散,赶忙牢记住这两个位置。现在他还处于对实力渴望的兴奋阶段,一旦有兴趣,他还是很专注的。

    “记住这两个地方,在修炼的过程中,灵台是起点,而气海是终点,这是最重要的两个穴位,而我们云力所走的奇经八脉,和普通人的经脉认知是不一样的。”明明从自己的行李中取出一张图,抬手举了起来,顿时,各种复杂的经脉,一共八道,顿时出现在齐岳面前。

    齐岳一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穴位以及穴位名称,顿时感觉到一阵头大,“呃,鸡老师,我有点困了,要不,咱们明天再讲好不好,这是不是有些太多了。有没有什么简便一点的修炼方法。”

    姬明明正色道:“当然没有,你要知道,在修炼的时候,这些穴位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出现一点错误,很可能会给你带来无法想象的巨大伤害,所以,你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将这些穴位牢牢的记下来,不仅要记住名字,同时也要记住它们所在的位置,而且认穴要准。这样,我们才能开始下一步的修炼。如果不记清穴位的话,修炼是无法进行的,因为升麟决的口诀都是由穴位而来,譬如,我说气海轻鼓,灵台收吸,关中引流,你能听的懂么?”

    齐岳苦笑道:“原来修炼是这么麻烦啊!我要是为了泡姑娘花这么大心思,不知道值得不值得。”

    姬明明杏目圆睁,道:“你说什么?难道你修炼就是为了要……”

    齐岳一看明明发怒,赶忙改口道:“不,不,当然不是,我是为了保护东方的伟大事业。”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心中却在想,同时也是为了促进各个城市,甚至是全世界美女们民族大团结的融合事业。

    姬明明哼了一声,道:“奇经八脉一共八道脉,共一百多个穴位,我对你要求也不高,一天记住一条经脉所属的穴位就可以了,不过,明天再记另外一条的时候,今天的这条绝对不能忘记。现在我就开始指导你修炼,搞清这些脉上每一个穴位的具体名字和位置,今天是阴跷脉,我们现在开始,如果你记不清的话,哼哼,今天就别想睡觉了。”

    齐岳刚要叫苦,姬明明已经一指点上了他的胸口,双手如同兰花盛开一般,在他身前身后一阵快点,顿时,一道道热流凝聚成团,十几个气团顿时出现在她点过的位置上。

    姬明明道:“你应该能感觉到我点过的位置是温热的,而这些位置,就是今天你要记住的穴位,现在它们就在你身上,你给我开始背吧,我先睡一会儿,等我醒过来再考你。”有了确切的位置,就省去了认穴的麻烦,记住一条经脉,确实不算困难。当然,这只是她如此认为而已。

    一晚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期待的香艳自然没有出现,只不过,第二天早上,齐岳脸上却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在刚开始背穴位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以为然,见姬明明坐在一旁入定了,自己一边背着一边打着瞌睡,但姬明明只睡了半个小时就起来检查,结果齐岳是一个穴位的名称都没记清。可想而知,可怜的齐岳记忆力一向差的很,在姬明明的威逼之下,足足用了一晚的时间,终于将阴跷脉的所有穴位记了下来。如果一个人被人用手指不断的捅着身上十几个位置,每捅一次都会大声报一个名称的话,恐怕换做谁都很容易记下来吧。

    揉着身上酸痛的位置,齐岳只觉得自己身体像散架了一般,“明明,我现在已经背好了,我可以睡了吧。我,我不行了。”

    姬明明微笑道:“怎么会呢?你是恢复力极强的墨麒麟,一晚不睡根本不算什么。现在外面天应该已经亮了,也是我们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走吧。”

    齐岳瞪大了眼睛,“不是吧,现在就走?我的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我,我要睡觉啊!”

    姬明明拍了拍手,道:“无所谓啊!你可以睡,不过,我的手一向很容易痒痒,要是在你睡的时候再点上几遍你的阴跷脉,你可不要怪我哦。”

    “我,我投降,那就走吧,找到住的地方你可要让我睡觉才行。”

    姬明明拉起自己的行李,笑道:“好拉,快走吧,我没那么不近人情。实在是因为你这地方我多一分钟也不想待了,这里都是什么味道啊!你还老是抽烟,抽死你得了。”

    齐岳苦笑着爬起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他实在没什么可带的,本来想拿几本杂志和旧衣服走,但姬明明一闻到他衣服上的味道就都让他放弃了,至于以后穿什么,姬明明说这些旧衣服算她买下了,以后的新衣服由她负责,算是赔偿给齐岳的。齐岳这才一身轻松的跟着她一起出了地下室。

    沐浴在阳光之下,姬明明把行李放在一旁,简单的活动着自己的身体,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顿时感觉到舒服了许多。她这一简单活动,可把齐岳吓坏了。换做任何人,如果突然看到面前美女一个高抬腿直接过把脚尖从肩膀上伸出来,恐怕也会吓的不轻吧。姬明明身上仿佛没有骨头一般,每一个关节都异常柔软,在她看来不大的幅度,在齐岳看来已经比杂技演员还要夸张了。

    “我,我不认识你,地球很危险,快回火星去吧。”齐岳一边说着,赶忙跑到一边。

    姬明明回首看向他,美眸中眼波流转,“少见多怪,这算什么,你以为生肖守护神有那么好当么?放心,以后你的身体也要经常锻炼才行。你老是抽烟,身体比同龄人还不如。”

    齐岳不服气的道:“谁说的,像我这么大的同龄人,还没有几个打的过我呢。”

    姬明明吐了吐舌头,道:“别恶心我了,打架算什么本事。”

    齐岳刚要反驳,他的目光突然凝固了,脸色也变得冷了下来,身上自然散发出一丝冷冽的气息,几步走到姬明明身旁,姬明明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正以为他生气了时,耳中却传来齐岳的声音,“你赶快离开这里,不要管我,这些家伙是冲我来的。”

    回身看去,姬明明顿时明白了齐岳变化的原因,足足二十几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正以半包围之势朝他们的方向围过来,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根木棍,看他们一脸怪异的样子,显然是不怀好意。为首者,是一名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现在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了,但他头上却带着顶帽子,看着齐岳的目光险些要喷出火来。

    姬明明正在打量这些人,却听齐岳急道:“你赶快走啊!这些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难道你不怕被他们先奸后杀么?”

    姬明明笑了,“原来你还有英雄救美之心,扎格鲁大师说的对,你决不是一无是处的。”

    齐岳没好气的道:“废话,你是我朋友,难道我能让你被我连累不成,你赶快走,否则就来不及了。”一边说着,他的目光已经在四处寻找着可以使用的武器,可惜,小区门口打扫的很干净,别说是砖头了,连大点的石子都找不到。齐岳的板砖破武术确实有一套,不过,现在就是给他一车板砖,恐怕他也无能为力了,面前是二十多个人啊!而且看上去,绝对不是普通小混混那么简单,他们阴冷的目光看的齐岳身上一阵发寒。

    “燕小乙,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齐岳一边说着,大步向前迎了上去,一边走,他的右手在身后连摆,示意姬明明赶快离开。

    燕小乙目光转向一旁,跟着他的目光,齐岳顿时看到了一个人,正是昨天晚上他和姬明明碰到的李哥。

    李哥有些畏缩的道:“齐岳,不是哥哥想这样,但是,他们说如果你回来我不通知他们,就打断我的腿。你也知道,哥哥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能做点小生意,所以,所以……”

    齐岳冷淡的道:“你不是我哥哥,不用废话了。当初我困难的时候,你曾给过我吃的,从现在开始,我们谁也不欠谁的。燕小乙,我知道你一直在找我,现在我就站在这里,你想怎么样吧。”

    燕小乙的目光变得凌厉起来,“记的上次你对我说过一句话,今天我还给你。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兄弟们,上,废了这小子,出事我顶着。”说着,他举起手中棍子猛的朝齐岳一指。

    齐岳的脸色微微一变,如果换做平时,他早就转身跑了,对逃跑的技巧,他一向是很有心得的,但是,现在他却不能跑,因为他并不知道姬明明是不是已经跑远了。他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就没几个真正的朋友,就在昨天,他竟然有了一位兴叹级别的美女做朋友,在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男人,他是绝对不会退缩的。毕竟,他的身体里,燃烧的是麒麟的血脉。勇气,一向是他最不缺少的东西之一。

    二十几个人同时动了起来,在炎黄共和国这样的大国,二十几个人太微不足道了,但是,此时在齐岳面前,二十几个人所带起的声势却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啊,啊——”惨叫声接连响起,但却并不是齐岳的,不知道为什么,燕小乙一方的人刚开始发动冲击,前面几个竟然莫名其妙的摔了个跟头,顿时拖累后面的人倒了一片。

    “我靠,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祥瑞的力量不成。还没过年的,不用客气,免礼吧。”齐岳这时候依旧不忘调侃面前的这群敌人。

    燕小乙越过自己带着的手下们,举着棍子就朝齐岳冲了过来,他从小到大,从没吃过像上次那么大的亏,对于齐岳,他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从娜娜那里,他早已经打听清楚了齐岳的身世,以他的身份和家庭背景,想让齐岳这样的人从人间蒸发,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此时,几辆面包车就停在不远处,只要将齐岳打倒,他就立刻会带着手下人换个地方来处理这个把自己打成脑震荡的痞子。

    坐以待毙一向不是齐岳的性格,明知道打不过对方,但他还是做好了拼命一搏的准备,哪怕只是打倒一个,也算是够本了。

    就在齐岳想要冲上去和燕小乙硬拼之时,一个如同天籁般的声音突然响起,“还是我来吧。谁说非要英雄救美呢?美女也同样可以救痞子的。”

    齐岳只觉肩头一股大力传来,身体下意识的向后跌退几步,眼前一花,一道窈窕的身影已经轻飘飘的越过她飞到了前面,是的,那完全像是在飞,几乎只是一个闪身,那白色的身影已经来到了燕小乙面前。

    燕小乙的注意力原本都在齐岳身上,突然看到有人向他冲来,顿时毫不犹豫的一棍劈了下去,怎么说他也练过几年武术,基本功还是有的。

    喀嚓一声轻响,那并不是骨头的断裂声,燕小乙手中的木棍已经变成了两截,紧接着,他还没看清袭击自己的人是什么样子,他的鼻子已经与对方的手肘有了亲密接触,不像是人类能发出的惨叫响起,燕小乙的身体竟然被击的飞了起来,朝后面倒去,顿时压倒两个和他一起来的人。

    越过齐岳前冲的正是姬明明,她的动作并不花哨,没有一点多余,对燕小乙她只做了两个动作,左手一抬,挡住木棍,身体向前一倾,右肘就已经将燕小乙击的飞了出去。

    紧接着,姬明明的身体仿佛变得虚幻一般,直接切入了那二十多个人的阵营之中。她用的大多是手臂,她的双臂仿佛像铁铸的一般,木棍与之接触,无不立刻断裂,近身搏击本来是十分凶险的,但在她那闪电般的脚步带动下,对方竟然连碰到她一根头发都无法做到。手与肉的基础声不断响起,当齐岳明白过来时,战斗已经完全结束了。

    姬明明拍了拍手,回到齐岳身旁,微笑道:“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放心,我下手有分寸,他们最多就是断了几根骨头而已。”

    齐岳像看恐龙一样看着姬明明,“明明,我错了,地球虽然很危险,但作为火星人,你对地球更危险。”他现在心中庆幸万分,庆幸自己没有过于得罪眼前的美女,否则,恐怕自己也会像地上躺着的这些人一样了。虽然他也想过姬明明有着一定的能力,但却从没想过像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在举手投足之间,竟然能轻松的打倒二十几名青年,而且看起来,她似乎还是很轻松的样子,脸上连一点汗渍都没有。如果在自己调戏她的时候她也给自己来上这么一下,那……,一想到这里,齐岳心中不禁有些后怕,同时,也有些尴尬。自己惹下的祸却要美女帮自己来应付,他内心深处有些无法接受。

    “你这张嘴啊!确实是太贫了。保护你是我的责任,难道你忘记了么?麒麟痞子。”最后四个字明明说的很轻,只有齐岳一个人能够听到。

    齐岳道:“这就是升云决的效果么?”

    姬明明微笑道:“这只是最表面的,我们生肖守护神真正的能力,不能在普通人面前显露。”

    齐岳眼中散发出灼热的光芒,“好,明明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我每天跟你背两条经脉的穴位,我绝不再偷懒了。”出于一个男人的自尊心,他绝不希望自己被一个女人比下去。

    姬明明微笑道:“那我可要等着看了,别让我失望哦。”

    齐岳点了点头,走到燕小乙身旁,此时的燕小乙,比起上次似乎更加狼狈,他的鼻梁骨明显被打折了,满脸都是鲜血,齐岳故做惋惜的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道理这次你总算清楚了吧。哎,我已经懒得和你这样的人计较了,回去找你爸告状吧,幼儿园的小朋友。”说着,他看都不再看燕小乙一眼,转身和姬明明一起走了。

    齐岳的话,比杀了燕小乙还令他难受,怨毒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两人的身影,当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明明,你要带我去哪里?难道真要回你们家么?”坐上出租车,姬明明报上一个地址。

    “当然不是,你不适合去我家那里,不方便你修炼。我先把你安顿好了以后再回家准备上学的事。现在距离开学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趁着这段时间,你也该好好练习一下了。记得扎格鲁大师曾经对你说过他找到了三个生肖守护神么?我只是其中之一而已。现在我要带你去见的,就是我们这一代生肖守护神中最出色的天才——龙。”姬明明的声音凝聚成线进入齐岳耳中,并不怕被前面的司机听到。

    “龙?他很强么?”齐岳有些好奇的问道。

    姬明明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当然。龙本身就是十二生肖中先天最强的,龙的能力有很多种,在各方面仅次于麒麟,但是,修炼的速度却是麒麟远远无法比拟的。因为麒麟本身是祥瑞,在十二生肖守护神中可以说是指挥者,而龙却是十二生肖中的领军人物,是最强的一个。而且,我们这一带的生肖龙,本身就是个天才,以二十三岁的年纪,已经修炼到了第五云,这样的修炼速度在历史上前所未有。要知道,一般生肖守护神通过三云到四云这个瓶颈至少就要五年到十年。有些生肖守护神,终其一生,能达到第五云就很不错了。五云的龙,绝对是可怕的,你可千万不要向对我说话这样对龙,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齐岳有些不以为然的道:“我不是生肖守护神之王么?难道他还能咬我不成?”

    姬明明掩口轻笑,道:“龙是很古板的人,最看不惯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家伙。反正我提醒过你了,我就是要请龙来安排你的住处和修炼的地方,你最好还是不要得罪龙,否则的话,你会知道后果的。龙可不像扎格鲁大师那么好说话。”

    出租车按照姬明明的指示,一直向东开去,路经京城最繁华的地段,看着周围各种造型奇特现代的建筑,齐岳心中不禁有些奇异的感觉,这一趟西藏去的时间虽然不短,但他对西藏却只有简单的了解,毕竟,一个多月大部分都是睡过去的,但他却明白,自己的命运已经因为这一次西藏之旅而完全改变了。

    齐岳一向是不带表的,感觉上大概开了一个小时左右,他们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京城东,有着大量的别墅区,这里是富人聚集的地方,尤其是距离机场比较近的温玉河畔,更是别墅林立,优美的景色,足以令富人们动心。

    不过,姬明明带齐岳来的这个地方并不是别墅,从外面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样子,只能看到高达三米,由青砖砌成的围墙,围墙上还有着尖锐的铁架,像一杆杆长枪高高竖立着。围墙围拢的范围很广,青色的墙看上去有着几分古朴的味道。

    “这里不会是集中营吧。”齐岳坏笑着说道。

    姬明明白了他一眼,道:“你说呢?这里就是龙的地方,以后也将是你生活的地方。”一边说着,两人结帐下车,朝大门走去。

    大门比围墙还要高上几分,粗如人臂的铁枝组成的门看上去就很牢固。

    姬明明直接来到门旁的通话系统处,按了几个按钮,在嗡嗡的声音中,大门悄然向两旁分开。

    姬明明向齐岳比了个手势,率先向院内走去。

    一进大门,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齐岳首先看到的,是一片宽阔的草坪,感觉上,这里就像一个高尔夫球场,草坪上零星点缀着一些大树,大小似乎也并不比高尔夫球场小,在绿色的环绕之中,一片大约数千平米的湖泊在微风中荡漾,湖心还有一个小亭子,看上去多了几分雅致。中央的地面一直通向院子正中,那里是一栋巨大的别墅。齐岳也只能用巨大来形容这座别墅了,他还从没见过有哪个别墅规模如此宏伟,感觉上就像是一座没有尖顶的城堡一般,恐怕星级旅店也未必有这里这么大吧。

    “很美吧,龙可是很有品位的,不过龙不喜欢花,所以,这里都是一片绿色,只有这别墅是白色的。别墅顶层还有一个大型的游泳池呢。”

    “做生肖守护神能这么有钱吗?那是不是我也有的拿?”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巨大的别墅感叹道。

    “当然不是,这些都是龙自己奋斗得来的,可不是别人给的。你要想有所成就,就要自己努力才行。”

    两人顺着中央宽达五米的路径朝别墅方向走去,当他们距离别墅还有五十米左右的时候,别墅中央那扇大门开启,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龙姐姐。”姬明明兴奋的大叫一声,甩下齐岳飞快的跑了过去。

    从大门走出的是一个女人,明明的身材已经不矮了,但她却还要高上半个头,至少有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即使是初醒后长高了一点的齐岳,看着这高挑女子,也不禁有些自惭形秽的感觉。

    一身没有任何瑕疵的白色套裙,黑色长发挽起在头上,再加上一副黑框眼镜,这从别墅中走出的女子,更像是一位白领丽人,她的皮肤很白,胸前的丰满绝不是明明这样刚发育成的少女可以比拟的,套裙只及膝盖部位,露出一双修长圆润的小腿。从她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她的每一个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优雅。

    龙是女的?明明所形容的恐怖龙居然是女的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