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九章 霸王龙

    已经是新的一天了,小三在上一章的更新时说过今天五更,也就是更新五章,说话绝对算数,这是第一章.8点左右会上第二章.大家多多投票,收藏本书,你们的支持是小三最大的创作动力.小三努力写,大家用你们的推荐票和收藏来支持吧——

    此时的齐岳,早已经将明明的话抛于脑后,一双眼睛不断的在面前这白领美女身上游弋着,主要游弋的位置自然逃不住女人最神秘的地方。但他却并没有发现,此时那白衣女子也已经抬起头来,一边拉着姬明明的手,一边打量着他,她的目光很平淡,可偶尔闪过的一丝冷光,却如同寒冰一样慑人,可惜齐岳现在只是在欣赏美女,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所欣赏的美女是不是能够觊觎的。

    “明明,我不是告诉过你,要叫我如月姐么?龙这个字在外面尽量少提。”冰冷的声音仿佛没有一丝感情,但白衣美女看着姬明明的目光却很柔和,虽然她只比姬明明大上五岁,但现在看来,却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

    姬明明吐了吐舌头,道:“知道了,如月姐。我就是老记不住,谁让你是龙呢。”

    白衣美女淡然道:“他就是麒麟么?大师给我打过电话了。”

    姬明明点了点头,当她回身看到齐岳那一脸猪哥像时,恨不得上去抽他几巴掌,这家伙竟然把她说的话全忘了个一干二净。赶忙松开抓住白衣美女的手,快步跑到齐岳身旁,一边向他连使眼色,一边道:“是啊!如月姐,他就是麒麟。”

    白衣美女点了点头,道:“那好,你带他进来吧。”说完,她只是平静的看了齐岳一眼,就回到别墅中去了。

    “你找死啊!”明明用力的掐了齐岳一下。

    “啊!”齐岳吃痛,白衣美女又已经消失了,他这才清醒过来,“漂亮,真是太漂亮了,这么火暴的身材,不知道抱一抱是什么感觉。”

    姬明明大翻白眼,“你不如去死好了,连如月姐你都敢调戏,我看你啊,离死也不远了。如月姐确实是大美女,不过,她的脾气可与身材一样火暴。懒的管你了,反正你自求多福吧。”

    “别啊!”齐岳赶忙一把拉住转身欲走的姬明明,低声道:“明明,来之前你怎么不告诉我龙居然是个女的,还是个大美女。”

    姬明明无奈的道:“反正你一定要小心些,如月姐是一家大公司总裁,一向以铁面著称,我曾经见过一个想要追求她的家伙,如月姐做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那个男人后来在医院躺了三个月,之后,再看到女人全身就哆嗦,你自己想想吧。如月姐的全名叫海如月,按照生肖属相你也能算出她多大了。走吧,如月姐一向不喜欢等人的。”她到不是真的怪齐岳,短暂的接触后她已经明白齐岳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他一向口花花,眼花花,但却属于有色心没色胆的主儿,而且并不算太坏。

    两人走进别墅之中,一进门是一座巨大的厅堂,两名身穿白衣黑裤的下人走过来,分别递上一块儿热毛巾给他们,并接过了姬明明手中的行李。齐岳一边擦着脸一边向周围看着,大厅内的布置完全是白色的,一圈共六根巨大的白色大理石石柱支撑着整套别墅的中梁,地面是乳白色的大理石铺成,配上旁边的白色壁炉,很有几分欧式风格,房间中央正前,有一尊龙的雕像,晶莹的白色五爪巨龙有着一双蓝宝石镶嵌的龙眸。

    大厅一侧,摆放着四张三人沙发,组成一个半弧形,此时海如月正坐在其中一张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杯鲜红色的饮料,仿佛饮血一般慢慢的喝着,红色的饮料与她那一身白衣形成鲜明的对比,在典雅中增添了几分华丽的气息。这种程度的别墅齐岳以前不要说看了,就连想也想不到。

    “请坐吧。”海如月的声音很动听,只是那淡淡的冰冷给人几分不易亲近的感觉。

    齐岳和姬明明在海如月身旁的一张沙发处坐了下来,明明道:“如月姐,我们刚回京城,齐岳住的地方太差了,就让他跟你这里住吧。”

    海如月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安排好了。还有你们要上的学校我也安排了。明明,你要是愿意,也可以留在这里。”

    姬明明嘻嘻一笑,道:“不了,这几年我都没怎么回家,也该回去陪陪父母,不过我会经常过来的。如月姐,那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海如月看了齐岳一眼,道:“齐岳,男,十九岁,京城景山孤儿院长大,十四岁离开孤儿院自己生活,初中未毕业流入社会,以社会救济金租住于御景小区地下室,平日游手好闲,属社会闲散人员,略带一些黑社会性质。一个半月前,因殴打了市公安局局长的儿子而跑路到西藏。”

    齐岳眉头微皱,道:“小姐,你查户口的么?”

    海如月眼中冷光一闪,“我不希望在听到小姐这两个字,请直呼我的名字,我叫海如月。”

    齐岳大刺刺的坐在沙发上,“不叫小姐难道叫先生?我又不是说你是那种小姐,激什么动?貌似我才是生肖之王吧。”虽然海如月是美女,但她那冰冷的感觉令齐岳很不爽,第一次见到姬明明时,虽然明明对他的态度也不怎么好,但却不像海如月这样发自内在的冰冷。

    海如月淡然道:“如果你能打的过我,我就承认你是生肖之王,并任你差遣,不过,在这之前,你没有命令我的权力。”

    姬明明见气氛有些紧张,赶忙道:“如月姐,其实齐岳人还是很好的,他刚刚接触到我们这个世界,还需要适应,你多迁就他一点吧。”

    海如月板着脸道:“在我的字典里从没有迁就这两个字,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明明,你不是要回家么?我想,你应该走了,我派车送你。回去替我问伯父、伯母好。至于这个人,我自有安排,等到八月底开学的时候,你们再一起上学就是了。”

    姬明明吐了吐舌头,有些怜悯的看了齐岳一眼后站起身,道:“那我先回去了,如月姐,那他就拜托你了。”

    海如月打了个手势,立刻有一名下人帮明明拿着行李走出了大门,齐岳站起身送明明到门口,姬明明临走前低声向他道:“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千万别惹如月姐生气,否则你只是在跟自己为难。升麟决如月姐也会教你的。她教导的一定比我强多了。”

    齐岳悄悄的在明明腰上轻捏一把,挤眉弄眼的道:“有空来看我。我在这里你不用担心。”

    姬明明一走,大厅中的气氛似乎变得更凝重了几分,海如月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类似于遥控器似的东西,轻按两下,一分钟后,一名身穿中式唐装的老者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身青色的唐装穿在他身上非常和谐,雪白的头发显示着他的年龄,但他的脸色却非常红润而且竟然没有几道皱纹,腰板挺的笔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小姐,您找我。”老者走到海如月身旁恭敬的行礼。

    海如月站起身,声音明显柔和了许多,“周叔,以后这位齐先生就要住在咱们这里了,你给他安排一个房间,然后给他找一身练功服带他到我的练功房来。”

    “是,小姐。”

    齐岳撇了撇嘴,心中暗道,拽什么拽,不就是有几个钱么,在老子面前摆什么谱。

    周叔几步走到齐岳身旁,道:“齐先生,请跟我来。”

    齐岳微笑道:“您好,周叔。”周叔一看就是个很严谨的人,虽然看上去他并不算慈祥,但对于长者,齐岳总是会多几分尊敬。

    周叔带着齐岳来到了别墅二层内侧的一个房间,房间内的布置风格与大厅很像,所有需要的东西一应俱全,一个简单的小客厅,客厅旁边是卫生间,里面是一间卧室,卧室的床很大,足以睡上三个人了,洁白的被褥都是崭新的,一尘不染,对于住惯了狗窝的齐岳来说,还真有些不适应。

    把自己的小包往旁边一扔,齐岳也不顾还有周叔在侧,直接扑倒在床上,床并不是很软,但却很有弹性,躺在上面非常舒服。一晚没睡,此时齐岳顿觉倦意传来,“谢谢您,周叔,这张床真舒服。”

    周叔仿佛没有听到齐岳的话一般,说道:“我们这里叫龙域别院,每天早上七点齐先生可以到二楼餐厅用餐,午餐时间是十一点半,晚餐六点,每天只有这三个时间提供食物,每天早上七点到八点,会有下人帮您打扫房间。如果您还有什么需要也可以找我。您还是小姐留宿的第一位男性客人。”

    齐岳翻过身,躺在床上看着周叔道:“这么说我应该很荣幸了,你们家小姐没有男朋友么?”

    周叔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小姐的事我不便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要遵守规矩,齐先生您是客人,应该可以宽松一些吧。齐先生,请您稍等,我去给您取练功服。”

    “不,不,不用了,我要先睡一会儿,昨天晚上我一晚都没睡呢,麻烦您跟你们小姐说一声就行了,她总不能不让人睡觉吧。”齐岳可懒的去练什么功了,虽然今天明明那闪电般的身手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撼,但一想起海如月那冰冷的眼神,他就懒的和她一起修炼。

    周叔道:“这不太好,小姐的命令一向是不容置疑的。”一边说着,他已经走出了房间。

    齐岳撇了撇嘴,管你什么命令,我睡我的就是了,大不了回自己的地下室去住。

    一会儿的工夫周叔就回来了,手上拿着一套简单的练功服,此时,齐岳因为一晚没睡已经进入了朦胧状态,连周叔进来都不知道。

    “齐先生,您可以起来了。”一边说着,周叔轻轻拍了拍齐岳的肩膀。

    齐岳翻了个身,没什么反应。周叔皱了皱眉,在他肩膀上又拍了一下,这一次,齐岳只觉得一股热流从肩膀上传入体内,刚刚因为进入睡眠而变得朦胧的意识顿时清醒过来,“啊!周叔,您干什么?”

    周叔道:“齐先生,请跟我去练功房吧,别让小姐等久了。”

    齐岳坐起身,道:“周叔,您叫我名字就行了,我叫齐岳。麻烦你转告你们小姐一声我要睡觉。”

    周叔道:“齐先生,您还是自己跟小姐说吧,我不能违背小姐的命令,请您别让我为难好么?”

    齐岳只得坐起身,他只是对海如月的态度不满,却并不想为难这位周叔,毕竟,在他想来人家也是混口饭吃,何必让人家为难呢。“好吧,我就跟您走一趟,不过,这练功服大可不用换了,反正我也没打算练功,周叔,我不是说了,您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么。”

    周叔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道:“这于礼不合,我还是叫您周先生吧。”齐岳长相说不上难看,对他又十分客气,不禁让这位老者心生一丝好感。

    齐岳从床上下来,道:“什么礼不礼的,这样好了,只要不是当着你们小姐,你就叫我名字,这样舒服一点,我还从没被人叫过先生呢。周叔,我们走吧。”

    周叔点了点头,带着齐岳离开了房间,两人直接来到别墅四层,这里只有一扇大门,周叔走到门口处轻敲几下,“小姐,齐先生来了。”

    海如月冰冷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让他进来吧。”

    周叔向齐岳点了点头,齐岳只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不要悖逆小姐的意思,这样对你更好一些。”

    周叔离开了,齐岳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位周叔竟然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他这聚音成线的能力明明也用过,但明明却不能像他这样把声音聚拢的如此细微而又清晰。心中不禁暗自庆幸先前没有过于坚持,否则,以周叔对海如月命令的忠实程度,说不定就会用武力带自己来呢。

    推门而入,齐岳看到一间巨大的练功房,这里足有两、三千平米,地上铺着一层厚约三寸的垫子,垫子并不柔软,但却充满了弹性,而四周的墙壁上,似乎也覆盖着同样的东西,整间练功房看上去很空旷,而海如月就盘膝坐在练功房正中央。

    此时的海如月又变了一个样子,身上的职业套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与自己一样的白色练功服,长发依然挽起在头上,黑框眼镜也还带着,练功服虽然宽大,但也无法掩盖她那绝对火暴的身材。

    海如月看着齐岳穿着鞋走进练功房,不禁皱了皱眉,“你没换练功服。”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昨天晚上我没睡觉,现在我要休息,只是来跟你说一声而已。我回去了。”说完,他转身就走。

    “站住。”海如月的声音变得越发冰冷了。但齐岳却好象没听到似的,手已经拉开了练功房的大门。

    就在齐岳一只脚刚跨出练功房的瞬间,他突然发现自己肩膀上多了一只手,紧接着,腾云驾雾的感觉不禁吓得他大叫一声,下一刻,他已经重重的摔在地上,这一摔,仿佛将他全身骨头都摔散了一般,没有一处不疼,就差直接喷出口血来,全身因为突然而来的剧烈疼痛而有些抽搐,蜷缩在一起,连意识都被这一下摔的有些模糊了。

    砰的一声,练功房门关闭,海如月冰冷的声音响起,“你要记住一点,我说过的话是不允许任何人违背的。不论你是麒麟也好,是个痞子也罢,现在你在我的地盘,就必须要听我的。”

    疼痛的感觉略微恢复了一些,齐岳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偷袭算什么本事,你的地盘你说了算,那我走好了,本来我就没想过要寄人篱下,如果不是明明,我根本就不会来。”

    海如月就站在门口的位置,“你以为我的龙域别院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想走可以,打败我,没人会阻拦你。”

    齐岳目光闪烁的看着海如月,现在面前的美女已经不再可爱了,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打了,恨恨的哼了一声,“好。”他猛的向海如月冲了过去,拳头已经抡了起来。

    这是今天的第三章,今天一共五章,下午5点左右,晚上8点左右还各会有一章更新.小三是厚道的,书友们用你们的投票和收藏来支持小三吧——

    眼看双腿近在眼前,齐岳不禁大喜,只要自己抱住她的腿,就算她能把自己打开,对于这样清高的女人来说,也绝对是奇耻大辱,那么,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就在他以为自己即将成功之时,海如月不退反进,身体突然向前一迎,左腿弯曲,在齐岳双臂合拢之前,她的膝盖正好顶在齐岳的额头之上,一股巨力传来,他的头顿时带着身体上仰,而海如月的左脚顺势抬起,脚面正好抽在他的胸口之上。

    齐岳只觉得自己突然飞了起来,做出一个平时他绝对无法做到的凌空直体后空翻,搂出的双手顿时只抱到了空气,因为额头传来的大力,脖子仿佛像折断了一般,胸前传来的剧痛使他险些无法呼吸,这一次可不是摔在地上,他飞行的身体在后空翻后直着飞了出去,一直飞出五、六米外在落在地上,冲击力带着他顺地板向后搓出,一口鲜血从齐岳嘴里狂喷而出,顿时染红了扎格鲁送给他的新衣服。

    眼前一阵模糊,胸口传来的剧痛使齐岳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张大了嘴想要呼吸空气,但胸前的灼热痛楚却令他一阵窒息。

    海如月冰冷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听说你是墨麒麟,墨麒麟天生就拥有着超人的自愈能力,你知道以往历史上的麒麟血脉继承者下场是什么吗?他们就是因为自己太弱小,而成为对手的目标,以至于连累生肖守护神,既然你是墨麒麟,那就让我多开发开发你自愈的潜力,以后也能少给我们添些麻烦。”

    一股霸道的能量将齐岳从地面拽起,海如月的脸在齐岳面前不断放大,此时,齐岳口鼻之中都已经有鲜血流出,海如月冷冷的道:“我不在乎你恨我,你尽管恨,如果你有一点能达到超越我的实力,你也可以还回来,至少,那时你已经是强者,可惜你现在还不是。”

    齐岳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从一开始见到我,你是不是就决定这样做了?霸王龙小姐。”他的声音有些断续,但神情却没有一丝屈服的意思。

    海如月淡然道:“你要愿意这么想我也不否认。麒麟是生肖之王,但你还不是,你并没有值得我们认同的能力。为了将来你不成为我们的拖累,地狱般的训练才适合你。至少,我要把你变成一只打不死的蟑螂。”一边说着,她竟然单手将齐岳的身体举了起来,天旋地转的感觉又一次传来,齐岳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接踵而来的剧烈疼痛是齐岳已经接近了昏迷的边缘,就在这时候,冰冷的气流从头顶传入,齐岳的神志顿时变得比刚进入练功房前还要清醒的多,海如月淡然道:“你必须要深切的感受这些痛苦,才能更好的激发你的潜力。”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怨毒的光芒,“这就是传说中的抡大米么?”

    海如月又一次将齐岳从地上抓了起来,“随你怎么想。希望今天的痛苦能让你记住一件事,在你还没有比我更强大之前,我的命令是不得违背的。”轰——,又一次被扔了出去,这一次海如月格外用力,齐岳的身体被直接扔到数十米外,重重的撞击在墙壁上,再缓缓滑落。

    不论地面和墙壁的垫子多么有弹性,如此强烈的重击却是齐岳从未体会过的,他现在反而有些明白燕小乙为什么会那么恨自己了。这样毫无反抗能力的打击,受创的并不仅是身体,同时,也是他的心。这是一种侮辱。女人对男人最大的侮辱,自然是质疑男人的性能力,现在,齐岳就明显有了这样的感觉。在海如月面前,他就像怒涛中的一叶小舟,别说反抗,就连站起来也成为奢侈。

    霸王龙的虐待从此时才真正开始,海如月只用一只手,来回将齐岳抓起,再摔出,除了齐岳攻击她那一次以外,她到并没有再直接打击齐岳的身体,齐岳在她手中真的就像一个大麻袋,被摔来摔去,鲜血不禁染红了齐岳自己的衣襟,同时,也染红了地面和墙壁的垫子。

    时间在此时仿佛被无限的延长了,齐岳想选择昏迷,但海如月却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每一次将他摔出去,海如月都会停顿一下,然后才再次出手。她的力量似乎是无穷尽的,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疲倦。

    齐岳的身上渐渐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黑色光芒,他现在已经连惨叫声都无法发出了,除了神志还是清醒的,只能任由海如月不断的对他进行打击。只有真正单独面对这位女暴龙,齐岳才明白为什么姬明明和周叔都要叮嘱自己,女暴龙的暴力冲动几乎是不会停歇的。

    海如月终于停了下来,血迹散落在地面各处,齐岳的身体此时正躺在墙角,全身到处都是鲜血,胸口的起伏证明他还活着。

    海如月的表情依旧是那么冰冷,拿出自己的通讯器,“周叔,请到我的练功房来一下。”收起通讯器,她走到齐岳身前停了下来,蹲在他身边,双手分别在他身体各处按了按,淡然道:“今天是一个小时,三天后进行下一次。下次的时间将增加十分钟。”

    齐岳双眼黯淡无神的看着她,他此时的目光到与海如月有几分相象,其中没有任何感情,“以强凌弱的感觉很爽吧。”

    海如月看着他的眼睛,“你说呢?对付像你这样的小流氓,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还算是个男人。至少在一个小时内,你并没有向我出声求饶,否则,我会更看不起你。如果你现在肯向我屈服,说不定我会多让你休息两天。”

    “屈服?你觉得我会么?你可以击溃我的肉体,但却不可能击溃我的精神,松松筋骨的感觉真的很爽,不过,我估计,如果是抓着你胸前那两个东西会更爽。”到了这个时候,齐岳的声音中不但没有屈服,反而多了几分戏谑。确实,他现在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当疼痛达到一定程度后,他的身体已经变成了麻木。

    “看来,今天我下手还是太轻了。”海如月的声音仿佛能让空气凝结,如果不是因为她知道齐岳的身体已经无法再禁受打击,恐怕她早已再次出手。

    齐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但他眼中却闪烁着寒光,“我齐岳以自己的鲜血发誓,总有一天,我要让海如月变成我跨下的女奴。”

    海如月从小到大,从未感觉到过什么叫恐惧,但是,看着面带笑容的齐岳说出这句话,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升出一丝凉意。齐岳的语气并不坚定,因为身体所遭受的打击,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海如月却能深深的感觉到,齐岳这句话并不只是威胁。

    门开,周叔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一看到满地血迹,不禁吓了一跳,“小姐,这……”

    海如月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没什么,我只是在和齐先生练功而已,你送他回房,不要使用任何药物,只提供食物给他,让他自行恢复就可以了。”

    海如月走了,齐岳的喘息变得更加粗重了,无神的双眼缓缓闭合,胸前不断的起伏着。

    周叔快步来到齐岳身旁,搭上他的腕脉,另一只手在他身上摸了摸,齐岳流的血确实不少,此时脉象已经非常虚弱了,周叔叹息一声,“你这又是何苦呢?”

    齐岳苦笑道:“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她是不是本身就有暴力倾向?”

    周叔小心的将齐岳扶起来,道:“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小姐出手还是有分寸的,并没有伤到你的骨骼,内脏只是受了些震荡,总体来说算是外伤,不过你失血不少。以后可不要再惹小姐生气了。其实小姐人很好,她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最讨厌别人违背她的命令。不论在商场还是在家里,她向来是以强硬而著称的。”

    齐岳眼中冷光连闪,“我的记性一向很好,周叔,谢谢您的提醒。”

    回到房间后,在周叔的帮助下,给齐岳换了一身衣服,擦了擦身上的血迹,齐岳已经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立刻就陷入了沉睡之中。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