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十章 云力初现

    齐岳自然不会知道海如月在想着些什么,昏睡中的他,身上的麒麟图案比前几次更加清晰的浮现出来,黑、银两色气流围绕着他的身体不断的盘旋着,受创剧烈的身体在黑银两色气流的不断刺激下快速的恢复着,齐岳苍白的脸终于恢复了一丝血色。

    沉睡中的齐岳,脑海中不断闪烁着昨天晚上记忆中的那些穴位,每一个穴位都变得更加清晰了,就连另外七道没有仔细记忆的穴位也出现了大概的印象。麒麟血脉自初醒后,第一次开始发挥了作用。墨麒麟,一向是麒麟中的王者,它真的只具有恢复的能力么?四祥云麒麟只能是废物么?墨麒麟在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血脉的传承,就连继承了十世佛力的扎格鲁,也并不清楚墨麒麟所真正拥有的东西。

    睡梦中,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当白天被黑夜所取代时,齐岳的房间中已经多了一个人。

    海如月依旧是一身白衣,只不过现在她却穿了一身运动服,脸上的黑框眼镜不见了,一头黑发披散在背后竟然直达膝盖部位,如果齐岳能看到现在的海如月他一定会非常惊讶。现在的她,脸上没有一丝暴戾的感觉,柔和的悄脸上散发着淡淡的温润之色。

    站在床前,海如月双手不断变换着手形,身上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与齐岳自身散发的黑、银两色光芒交应生辉。

    “咦,为什么现在不会产生排斥呢?”海如月有些惊讶的自言自语着。她的云力与齐岳身体散发出的麒麟气息接触,不但自身云力没有产生排斥作用,而且运行的速度大幅度的增加了,要知道,云力达到她现在的境界,已经在体内液态化,运行速度是修炼的最大障碍之一。

    海如月双手在自己胸前相对,缓缓闭上了双眼,用心去感受麒麟的气息,她发现,齐岳身上散发的麒麟气息非常柔和,如同和煦的春风一般,不断从他的毛孔中渗出,再反作用于他的身体上,齐岳的体温很高,至少有四十度以上,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充满了活力一般,在不断分解成型,身体的创伤比想象中恢复的还要快了许多。尤其是齐岳的心跳声,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有力的心跳明显比普通人要强的多了。

    缓缓睁开双眼,海如月眼波流转,心中暗想,“是了,麒麟的气息天生就是生肖守护神修炼的最大助力,而他的气息却会根据自身的意念所改变。因为我先前对他下了重手,所以,他发自内心的排斥我,他的麒麟气息就会对我的升龙决云力起到反作用。而现在他处于沉睡中,意识已经沉睡,麒麟气息也就失去了判断,使我在他身边修炼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不愧是生肖之王,仅仅是初醒的气息就有如此程度。”

    “妈的,海如月,老子要强奸你。”安静的房间中突然出现一个高昂的声音,就连海如月也不禁吓了一跳。齐岳的身体翻转了一下,或许是因为触动了身上的伤势,处于睡梦中的他眉头不禁皱了皱。

    海如月没好气的看着这个痞子一样的男人,眼中闪过一道怒气,“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么?如果不是麒麟,哼。”她丰满的胸前微微起伏着,眼中寒光闪烁,咬了咬下唇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天生拥有着天使的面庞、魔鬼的身材,使海如月在十几岁时就成了同龄人追逐的对象,这些不知给她带来多少烦恼,她毕竟只是个女人,也曾经遇到过能够打动她心扉的男人,但是,她同时也是一名生肖守护神,当年,扎格鲁第一个发现的就是她,为了自己的责任,她不得不放弃许多同年龄女人应该拥有的东西。龙是生肖守护神中的统帅,她身上背负的远比姬明明要多的多。

    敲门声响起,海如月淡然道:“进来。”

    周叔托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有一个很大的瓷煲,“小姐,我给齐先生熬了点肉粥。”

    海如月点了点头,道:“他一会儿就应该醒了,周叔,不论他身上发生什么事,你都不需要惊讶,也一定要保守秘密。他的身份很特殊,对我非常重要。”

    周叔微微一笑,道:“小姐还信不过我么?”

    海如月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走到周叔身前接过托盘放在一旁的桌子上,道:“怎么会呢?如果我信不过,也不会请您来关照他了。你从小看着小月长大,我一直把您当成父亲看待,您和我父母一样,都是我最亲的人。如果让我选一个世界上最值得信任的人,那肯定就是您。”

    周叔身体微震,慈祥的看着如月道:“傻孩子,周叔永远都是你的周叔,只要你别嫌弃周叔老,周叔就永远陪伴着你。这个叫齐岳的年轻人虽然轻佻一些,但秉性却不坏,你今天可把他折腾的不轻,有这必要么?”

    一听周叔提起齐岳,海如月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道:“像他这样的人,就该多吃些苦,随便他怎么想好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他这样的好色之徒,您没看到他刚见我的时候流露出的目光,要不是因为他身份重要,我早打的他在床上躺几个月了。不给他些教训,他永远也长不了记性。”

    周叔轻笑一声,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食色性也,他还这么年轻,在男女之事上难免会多用心,何况小姐又是这么漂亮。小姐,你今年也二十三岁了,也该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吧。”

    海如月俏脸微红,道:“周叔,我现在根本不愿去想这些,还有太多的事需要我去做。”

    周叔叹息一声,道:“小姐,不论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孩子,总要有自己归宿的。我知道你身上肩负着很大的责任,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苦了自己。好好想想周叔的话吧。我最希望的,就是能看到你过上幸福的生活。”

    海如月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周叔,我走了,他就交给您了。”

    周叔道:“你三天后还要那样对他么?”

    海如月淡然道:“您也知道,我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这是我能想出对他最好的方法。您放心,他自身的愈合能力极强,不会有事的。”

    周叔眉头微皱道:“或许他的身体真的不会有问题,但是你这样对他,对他在精神上的打击同样非常沉重,作为一个男人,被羞辱性的殴打,恐怕他会记恨你一辈子,你也说了,他的身份对你来说十分重要,那么,你为什么不把话点明呢?告诉他你心中的想法。”

    海如月摇了摇头,道:“不,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他,如果是那样的话,效果也就没有了。他愿意恨就恨吧,即使他再恨我又有什么,我只是希望他的生存能力会强一些,难道您还真的指望他能拥有超过我的实力么?我先出去了,他醒过来后,您什么都不要告诉他。”

    海如月走了,周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姐,你这固执的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呢?”

    走到床前,看着齐岳身上散发的银黑两色光芒周叔不禁有些惊愕,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搭上齐岳的腕脉查看了一下后,轻轻拍了拍齐岳的脸,“齐岳,醒醒,先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吧。”

    一股温热的气流传入脑海,齐岳缓缓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啊,周叔是您啊!”全身不断传来如同针扎一般的刺痛,令齐岳不禁呻吟出声,在刺痛中,今天受伤的部位似乎都有着一些痒痒的感觉。

    周叔扶着齐岳坐了起来,把瓷煲拿到他身前,瓷煲打开,里面顿时传出一股浓香。或许是感觉到了食物,齐岳的肚子顿时咕噜响了一声,令齐岳大为尴尬,周叔微笑道:“吃点东西吧,你都睡了一天了。”

    齐岳的吃相一向不太雅观,足足一大煲肉粥,一会儿的工夫就全进了他的肚子,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十分需要食物,即使是这足有两、三人份的粥都吃下去还有些不满足似的。

    “齐岳,我就这么直接称呼你了。”周叔将瓷煲和碗放在一旁。

    齐岳点了点头,道:“当然,您是长辈,叫我名字是应该的。”

    周叔道:“小姐三天后还要让你去练功房,而且时间要再延长十分钟,你能承受么?”

    齐岳淡然道:“没有什么能不能的,反正我不会向她屈服,她不会打死我,既然如此,那就来吧。没有反抗的能力,我也只能选择承受。您不用劝我了,就算我对她态度改变什么,她恐怕也不会放过我的。我也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了。”

    周叔惊讶的道:“你明白。”

    齐岳冷笑一声,“当然明白,今天早上您送我回来的时候,我的身体虽然已经麻木了,但脑子却很清醒,那时候我就明白了。我是个痞子,只是因为一次奇遇而拥有了特殊的身份,但我终究也只是个小痞子而已,她看不起我的实力,怕我以后会拖累他们,就以殴打的方法来刺激我的身体潜力,这样,我本来就拥有超过常人的自愈能力就会变得更强一些,以后也能少给他们带来些麻烦。”

    周叔点了点头,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既然你明白了这些,就应该也明白为什么小姐会看不起你。因为你没有能令她看的起的实力。作为一个男人,不需要什么解释,或者用任何方法遮掩自己的不足,而是需要行动。依靠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只要你不断努力,总有一天,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会看不起你。小姐虽然有些偏激,但她却不无刻意刺激你的目的,我相信你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

    齐岳有些感激的道:“谢谢您,周叔,我知道,您并没有看不起我。您放心吧,我齐岳虽然是个痞子,但是,我也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周叔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道:“你有没有想过要如何面对小姐增加了十分钟的打击?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既然话已出口,就绝不会留手。”

    齐岳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或许,我的自愈能力能帮我扛下来吧。有一点我可以确定,她是绝不会真正伤害我的。”

    周叔道:“你这样太被动了,其实,被动挨打也是有方法的,你也说了,小姐不会真正伤害你,如果你能用更好的方法来承受打击,那么,你所受到的损伤也将会变得轻上许多。”

    齐岳眼睛一亮,道:“周叔,您愿意交我么?”

    周叔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同样是挨打,却可以有不同的效果,我不知道你身上散发的气流是怎么回事,但能感觉到那就是你神奇自愈能力的来源,你的身体素质还是可以的,我仔细查看过,你的骨骼非常好,可以说是百年难遇的奇才,时间只有三天,我不可能教你什么高深的东西。我就来教教你挨打的工夫吧。挨打,同样也是一门学问,是对自己身体的应用,也是对自己所拥有力的应用。你现在就像一张白纸,只要你有所领悟,那么,在小姐手下多支持十分钟,应该也不会太困难。毕竟,她只是对你摔打而已。”

    齐岳恭敬的道:“那请您教我,我以后称呼您为周老师吧。”

    “不用,你就叫我周叔好了。其实,有些技巧非常简单,普通人也很容易做到,就像一层纸间隔着冰火两重天,把纸捅破,你很容易就会明白。譬如,当你背向撞到墙上,必然会引起全身的震动和不适,如果在撞到墙上前的一瞬间,你把双臂抬起过肩,那么,你背上的肌肉就会自动绷紧纹起,这时,你撞在墙上所受到的震动就要小的多了。如果敌人一拳打向你,在这个时候你想阻挡他的拳头,直接当他的拳,自然要承受他这一拳所带来的冲击力,但是,如果你让过正面,一掌拍在他手腕的关节处,很容易就可以将他这一拳打偏。人的手臂就像蛇,虽然不是蛇那样弯转如意,但却有几个关节,打在关节上,就像打中了蛇的七寸一样。这些技巧都很简单,只要经过简单的练习,你也可以做到。”

    齐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周叔在他面前开启的,是一扇特殊的大门。

    周叔从怀中摸出一本书,递给齐岳,“这是一种简单的修炼方法,也可以说是筑基的方法,只要坚持修炼,有强身健体的功效,其中的口诀我都做了详细的注释,以小姐对你的重视程度,我不会做你的师傅,但我老了,不想自己这一身本事随着我一起入土,就传给你吧。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我这门工夫最有利的地方,就是坐能练、躺能练、走能练、睡能练,甚至身体倒悬也能练。你骨骼清奇,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只要你努力,总会有些成绩的。今天你就简单的熟悉一下,等你的身体恢复一些我再教你。”

    齐岳低头看向手中的书,书并不厚,看上去只有十几页,上面写着四个大字——玄天宝录。

    齐岳挣扎着从床上下地,虽然身体的疼痛令他倒吸一口凉气,但他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曲膝跪倒在地,“师傅。不管那海如月怎么看,反正我认定您是我的师傅了。”虽然只是第一天认识周叔,但周叔带给他的亲切感和关怀,以及无私的传授,还是令他分外感动。

    周叔抓住齐岳的双臂,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托了起来,微笑道:“我们也算是有缘吧,今年我已经七十岁了,其实,你的性格并不是我所喜,但我实在不愿自己的绝学失传,何况你还有这么好的骨骼。既然你愿意,我就承受你这师傅二字。我只是希望,你能将我这一身本事传承下去。我八岁习武,到现在已经有六十二年了,一个甲子的时间,令我领悟许多,炎黄无数博大精深,你天性不羁,我不会多限制你什么,只是希望你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要对得起自己的心。你先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再过来,传授你一些功夫。”

    周叔拿着托盘离去了,齐岳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手中的薄书,他惊喜的发现,这本书最前面的两页介绍的正是人体的奇经八脉,昨天他已经背下了一条,现在他的心境已经与昨天晚上截然不同,对于实力的渴望使他不再懒散,立刻拿着书仔细的背了起来。他知道,不论自己今后修炼周叔传授的东西还是升麟决,这奇经八脉都是非常重要的。

    齐岳并不笨,相反的,他本身是个很聪明的人,只是因为出身和周围环境的原因,使他没有将这份聪明放在学习上。他很懒,但是,一旦他决定要做什么,就会尽全力,在他的不断努力下,三个小时的时间,他不但将奇经八脉全部背诵下来,还按照玄天宝录上的经脉图在自己身上找到了大概的位置。睡了一白天,他此时一点困意都没有,当奇经八脉背诵完毕后,他迫不及待的翻开了玄天宝录的第三页。

    第三页同样也是一个图,只不过图上的人是坐着的,一个红色的箭头在图形的人身上有规律的画着,以小腹的丹田穴为,同样以丹田穴为终点,顺着奇经八脉正好环绕一周。旁边有着详细的注解:以意引气,心随意动,意升丹田,经过……

    这一发现顿时令齐岳心中一动,扎格鲁曾经对自己说过,自己是四祥云麒麟,拥有着雷、风、水、火四种能力,似乎正是这四种颜色,为什么他们说自己的修炼会很困难呢?这只不过刚刚修炼了一个玄天宝录上所说的周天自己就已经有感觉了,这似乎不算慢吧。

    其实,他并不知道,在初醒之后,属于四祥云麒麟的能力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他还没有刻意去引动过,因此,这四种能力一直沉寂在他身体之内,虽然玄天宝录并不是升麟决,但也是一种正宗的玄门修炼方法,在一个周天运行下来,自然的引动了他血脉初醒后所产生的云力在丹田凝结。

    齐岳试探着去控制四股气流朝自己双手处运行,气流很听话,跟随着他的意念顺经脉而行,当它们来到齐岳的双手处时,器乐只觉得自己双手的拇指和食指同时有了不同的感觉,左手拇指冒起一团火焰,食指微微有些麻痹,淡淡的紫色电光围绕着左手食指旋转着,而右手拇指则散发出一层淡淡的蓝光,柔和的能量轻轻的流动着,而右手食指上则有一股看不见的无形气流微微旋转。

    变化的产生令齐岳大喜过望,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这正是属于四祥云麒麟的四种能力,回想起姬明明对自己的传授,不禁张口轻喝道:“临。”一个简单的字,仿佛引动了身体每一个细胞的活力,体内原本缓慢流转的四道微小气流瞬间朝指尖凝聚。

    红、紫、蓝三道光芒同时亮起,而一股微带尖啸的风声也随之出现,红色的是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火球,紫色的电光已经不稳定的飘出,在旁边墙壁上留下了一道焦黑的痕迹,蓝色的光芒则是一小团水,风也不稳定的散去了。

    此时,齐岳的双手拇指上,各自顶着一个小型的能量球,红、蓝两色光芒微微闪耀着,带给他极大的震撼。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只是几秒之后,红、蓝两个小球就同时消失了,而他的身体也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刚刚出现的气流消失不见。

    “临。”齐岳再一次低喝出声,可惜,这一次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出现。尽管如此,先前这短时间的变化还是带给他极大的信心,立刻盘膝坐好,再一次按照玄天宝录上所记载的方法修炼起来。这一次,并不再是一个周天了,齐岳很清楚的记得姬明明说过,升云决每一次修炼最好是完成四十九个云周,也就是一个大云周。而这玄天宝录既然同样是修炼方法,应该也差不多吧,只不过玄天宝录修炼一个循环叫一周天而已。因此,再次开始修炼时,他就决定直接来上一个大周天。

    修炼的最初是摸索,当齐岳的意念按照修炼路线运行七个循环后,熟悉的路线已经不需要再刻意去感觉了,渐渐的,他进入了一个朦胧的境界。其实,他并不知道,作为一个初学者,是应该从小周天开始练习的,最多不能超过七个周天,当有所进步后,才能逐渐增加小周天的数量。直到有一定成就后才可以修炼大周天。因为,初学者的心志上必然有所漏洞,一旦在修炼过程中意念出现波动,极有可能会产生走火入魔。但身为祥瑞的他显然是幸运的,对实力的渴望使他一心放在修炼上,意念并没有波动。更重要的是,在他开始修炼之时,手腕上的舍利手珠自然散发出一股温和的能量,稳定着他的心神,有舍利手珠这件至宝在身,就算他想走火入魔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四十九个周天,齐岳并没觉得用去多少时间,当最后一个循环完成时,他发现自己丹田处已经重新出现了那四股气流,而且很明显,这四股气流比最初时要凝聚的多了,体积也增大了一些。他不知道,在瞎猫碰死耗子的情况下,他竟然在短短一晚的时间内将自己初醒后所得到的麒麟能量完全凝结了,这对他今后的修炼有着难以言喻的巨大好处。虽然并不是升麟决,但效果竟然比升麟决还要好。

    玄天宝录的筑基修炼,就是将人体自身的浊气排出,聚敛清气,以达祛除体内杂质的效果。普通人练习,如能坚持不懈,三年方可有成,届时将会变得力大身轻,根基牢固,再修炼其他高深功法时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麒麟的气息,显然是纯净的清气,齐岳并不需要像普通人那样一点点吸收天地间的清气补充自身,这一晚的修炼,直接将他自身所拥有的,散于奇经八脉中的麒麟云气收敛了。

    深吸口气,齐岳只觉得全身神清气爽,睁开眼睛,他正好看到自己新认的师傅周叔长出口气,似乎如释重负的样子。

    “师傅,您来了。”齐岳赶忙从床上站起来,他虽然是个痞子,但也知道对自己师傅应该尊敬的简单道理。

    周叔没好气的道:“你小子想吓死我么?我把玄天宝录筑基篇给你,只是想让你先有一个简单的理解过程,谁让你自己练了。没有我的指导和护法,外一走火入魔,你就会变成废人了。”

    齐岳挠了挠头,道:“可是我感觉很好啊!舒服的不得了,身上的伤好象也不疼了。”

    周叔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你的天资是我前所未见的,不但自己摸索着修炼,而且还能在第一次修炼就完成一个大周天,这对我们练习内家功夫的人来说,是可望不可求的事。看来,练武者年龄的界限对你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练了一晚上,你有什么感觉么?”

    齐岳嘿嘿一笑,意念一动,伸出了自己的双手,顿时,四种属性的能量同时出现在指尖处,虽然只是淡淡的光芒,但四种属性所拥有的特性顿时展露无疑,他有些得意的将自己在修炼的感觉说了一遍。

    听了齐岳的话,周叔不禁脸色大变,“坏了,坏了,我坏了小姐的大事,原来你本身就有能力。那就不应该修炼我这种功法。齐岳,看来我不能做你的师傅了。”

    齐岳一楞,道:“师傅,您这是什么话,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啊!”

    周叔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做,就在这里等着,我去找小姐。”说着,他立刻急匆匆的出门而去。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