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十二章 影子麒麟

    齐岳突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燃烧了一般,不受控制的竟然站了起来,同样张开嘴长啸出声,与獬豸相比,他的啸声要清朗的多,虽然獬豸的声音浑厚广博,但他所发出的声音却清越激昂,并没有被獬豸所掩盖。

    身上的麒麟图案瞬间光芒大放,齐岳只觉得自己突然充满了力量,黑、银两色光影激荡而出,巨大的光影在他身体上方凝结成型,原本平面的图案此时变成了立体,虽然是虚幻的光影,但那确实是一只巨大的黑色麒麟。

    空中的光影麒麟与山包上的獬豸就像是兄弟一般,麒麟没有羽翼,但它的身体比獬豸还要大上一号,银色棕毛从头颈处一直延伸到尾部,头上的黑银两色长角看上去极为威武。在它四只脚下,各自塔着一团祥云,分别是紫、蓝、红、青四种颜色。淡淡的光影不断闪烁着,更显得它高高在上的气息。

    獬豸的身体有些颤抖了,它似乎很激动,猛的向后倒退几步,两只前腿跪伏于地,“见过麒麟上使。几万年了,终于又有新的麒麟之王出现。”

    齐岳头上的黑发无风自动,向后飘扬着,黑发渐渐发生了变化,由黑转银,而他的双眼却漆黑如墨,一层黑色鳞片缓缓浮现在他身体表面,头顶上方一根螺旋状黑银两色长角钻出,低沉的声音从他口中发出,“是谁唤醒了我的沉睡。”

    低沉的声音中充满了威严,那绝不是齐岳的声音。

    獬豸恭敬的道:“伟大的麒麟之王,您的下仆獬豸恭请您的出现。”

    齐岳纯黑色的双眸中射出两道冷电,不远处的海如月突然发现,此时他身上散发出的压迫力竟然连自己的龙威都无法比拟,连獬豸这样强大的存在也要为之屈服。

    “翼獬豸,看来,你有着獬豸最正宗的血统。”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齐岳缓缓的道:“为什么要唤醒我?”

    獬豸道:“伟大的麒麟之王,您的血脉竟然已经降临人间,作为麒麟一族的伙伴、仆人,我愿意追随您的左右,侍奉于前后。”

    海如月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天啊!原来传说中獬豸是麒麟王的伙伴,竟然是真的。”

    齐岳淡然道:“我的血脉隐性流传数百代,沉睡中的我感受到了危机,因此,我选择了在这一代的传承者身上出现。我的血脉在一股很强大的佛力作用下已经清醒。而我的神识也将逐渐融合到这具人类的身体之中。翼獬豸,你们獬豸一族法兽,始终还记得祖先的诺言,很好,既然如此,那你今后就成为我传承者的影子吧。你愿意么?”

    麒麟王的意思海如月不明白,但獬豸听了这句话却极为兴奋,它那巨大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谢谢您,伟大的麒麟王者,谢谢您能给我这个机会。”这一次,它的两只后爪也同时弯曲,整个身体完全匍匐于地。

    麒麟王淡然道:“你不用谢我,我之所以给你这个机会,也是被形式所迫。麒麟一族的修炼需要漫长的岁月,獬豸与麒麟血脉相通,只有你的帮助,才能使我的传承者更快的拥有面对敌人的实力。虽然你将在他有生之年永远沉睡,但当你完成自己的使命,当我的传承者真正成为麒麟一族的王者之时,你的双翼必将进化而去。”

    “是,伟大的麒麟之王。”獬豸低下头,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齐岳’转向海如月,淡然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会有我的出现。在麒麟的血脉传承中,本来我是不应该出现的。但是,我是麒麟王,我拥有着普通麒麟无法比拟的神识。因此,我能在我的血脉继承者将我血脉中麒麟气息完全融合之前保持清醒。不过,如果没有獬豸的出现,我也不会现身而出。稍后我的继承者会沉睡一段时间,作为龙的传人,你必须要保护他的安全。”

    海如月点了点头,道:“他本来就是我的伙伴,我会的。”

    黑色的眸光从海如月身上扫过,虽然身覆坚实的铠甲,但海如月还是产生出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你真的把他当成伙伴么?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是我麒麟一族的继承者,那么,他都会拥有极强的自尊心。你自己放入他心中的种子,当结出苦果时,也只有你自己去承受。有一点我要告诉你,其实,龙与獬豸一样,都拥有着一定的麒麟血统,作为最早出现的远古神兽,麒麟对于拥有自己血统的异兽都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和帮助的能力。如何选择,就要看你自己了。不可误人误己。”

    海如月脸色微微一变,道:“前辈,我不明白您是什么意思。”

    麒麟王没有回答,他的身体已经漂浮而起,空中的墨麒麟虚影飘荡到他身后,麒麟王双手在身前一引一放,背后的虚影飘然而出,眨眼间已经笼罩住了獬豸的身体。

    獬豸发出一声欢快的长啸,当它那巨大的身体与墨麒麟虚影融合之时,獬豸收敛自己的双翼,竟然伴随着那比他大上几分的虚影同样变得虚幻了。

    齐岳的身体在空中飘荡着,他左手上的舍利手珠突然发出一层绿色的光芒,当空中那融合了麒麟影响与虚幻了的獬豸同时来到他身前时,齐岳的身体仿佛瞬间放大了一下似的,那些黑银色的光芒瞬间涌入体内。

    舍利手珠上的绿色光芒轻微的飘荡着,顺手臂而上,顺着鼻孔钻入齐岳体内。

    深吸口气,麒麟王赞叹道:“好强的佛性,有它在,足以稳定住我这继承者的心神来接受与我之血脉最后的融合了。小丫头,你什么都不需要告诉他,一切修炼和能力,都由他自己去体会吧。我要去了,麒麟一族,必将在这炎黄大地上再现光芒,哈哈哈哈。”

    齐岳的身体飘然落地,当他的身体平稳的躺在地面上时,黑、银、绿三色光芒同时收敛,强大的压迫感正如它出现时同样,突然的消失了。齐岳双眼闭合,头发又恢复成了黑色,而身上那层鳞片也随之消失了。

    此时海如月才发现,在先前獬豸与麒麟光芒融入齐岳体内的时候,他身上所有的衣服都已经化为了齑粉消失不见,此时他又恢复成原本的样子,身体顿时变得赤裸了。男人的象征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她面前,或许是由于阳气过于旺盛,此时齐岳那杆长枪竟然指天矗立着。

    海如月呆滞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先前麒麟王魂魄的出现实在令她太惊讶了,生肖守护神传承着这么多代,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而且,那只高达三千岁的獬豸去了哪里呢?麒麟王所说的影子又是什么意思?海如月很清楚没有人能带给她这些问题的答案,即使是扎格鲁也不行。扎格鲁虽然继承了十世佛力,但他还没有完全融会贯通,更何况,他继承的只是佛力,却并没有前辈大师的记忆,这种奇特的情况实在是难以预料的。

    无奈的将齐岳托起,或许是麒麟王魂魄留下的话起了一定的作用,也或许是齐岳身上的麒麟气息带给了海如月一些刺激,此时,并不是再把齐岳夹在腋下,而是双臂向前平伸,将他托在身前。

    轻叹一声,拍动背后龙翼,海如月带着齐岳的身体飘然升空,朝自己的龙域别院而去。

    ……

    十月,是京城最美的季节之一,今天是十月八日,刚刚过完炎黄共和国传统的节日,清晨的京城因为上班族和学生们要重新恢复工作学习而显得有些拥挤。

    清北大学,作为与华京大学齐名,炎黄共和国最知名的大学之一,校门前的学生们正不断向学校中涌去。

    一辆宝蓝色的跑车从不远的街道处一个漂亮的转弯,瞬间加速,动听的发动机嗡鸣声中已经来到了清北大学门前,嘎的一声,稳稳的停在学校门口。

    “啊,是蓝博基尼蝙蝠跑车。”突然出现的顶级跑车顿时引起了学校门前一阵骚动,学生们的目光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被其所吸引。不论是男生还是女生,无不迷醉的看着那迷人的宝蓝色,幻想着自己能成为这辆车的拥有者。

    车门向上开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从车上走了下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包,虽然他的相貌不算很英俊,但却非常和谐,一米八几的身高,宽阔的肩膀,以及脸上那坏坏的笑容在宝蓝色的蓝博基尼映衬下显得充满了魅力。如果不是清北大学的学生们素质很高,恐怕早已引起某些女性的尖叫了,当然,即使是尖叫,主要也是针对那超级跑车的。

    “清北大学的漂亮妹妹们,我齐岳来了。”这从车上下来的青年正是齐岳,看着面前高大的校门感叹的说道。

    “你注意点形象,回头先去找明明。”清冷的声音从车内驾驶座位置处传出。

    齐岳回头看了一眼驾驶座上的海如月,道:“知道了霸王龙。你回去吧。”丢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朝校园内走去。

    海如月看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自言自语的道:“这家伙越来越嚣张了,看来我该考虑让他重新进行潜能开发训练才对。”

    那天海如月带着齐岳回到龙域别院后,齐岳就进入了沉睡,他这一睡,竟然睡了足足百日,连学校开学的时间都错过了,直到九月下旬才清醒过来,反正也要放长假了,所以干脆等到十一结束后海如月才带他来到清北大学。

    齐岳清醒后,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以前那个样子,对海如月不冷不热的,既不得罪她,也不会对她有亲近的表现。海如月在这十几天的时间里将升麟决的修炼方法传授给他,而周叔也把自己擅长的一些搏斗技巧教给了齐岳。

    沉睡百日后的齐岳就像一块大海绵,一改以前懒散的表现,很快就将这些知识全都吸收,当然,这只是理论上的而已,必须要通过不断的修炼才能有所进步。

    海如月之所以对齐岳多了几分容忍,到和他沉睡这百日有着很密切的关系,百日以来,海如月尽量把自己的工作拖后,每天就在齐岳身边修炼,一百天,不算长也并不算短,齐岳身上变得比以前更加浓郁的麒麟气息对她产生了巨大的帮助,直接从第五云的中段修炼到了五云后期。麒麟王的魂魄、獬豸化影以及齐岳所用出的初醒能力,无形中使海如月对他的态度改观了一些。虽然海如月不愿意承认,但她心底却明白,麒麟对于生肖守护神的重要作用已经逐渐体现出来。

    走进校门,齐岳顿时被校园新奇的景象所吸引,也不管周围学生看着自己的异样目光,直接向校园内走去。

    清北大学,带给齐岳的是一种古香古色的感觉,当齐岳听海如月说自己要到这里来上学时,吃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要知道,清北大学是无数学生梦想中的圣殿。当他问起海如月是怎么做到的,海如月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清北大学校园,地处京城西北郊繁盛的园林区,是在几处古代皇家园林的遗址上发展而成的。清北校园周围高等学府和名园古迹林立,园内林木俊秀,水木清华;清澈的万泉河水从腹地蜿蜒流过,勾连成一处处湖泊和小溪。感受着校园内那古色古香的建筑、各种绿色植物和那一片片小湖泊,如果不是看到外面那清北学堂四个大字,恐怕齐岳会以为自己来了一个公园。

    齐岳正向前走着,突然眼前一亮,迎面走过来一名看上去比自己稍微大一点的少女,牛仔裤、白衬衫,黑色的长发在头后梳成一个马尾,看上去清清爽爽,瓜子脸,一双大眼睛水波流转,身材纤合适度,虽说不上极美,但清秀的面庞却有几分出尘之气,绝对是冲动级的美女。她那牛仔裤勾勒出完美的下身曲线,胸前的丰盈虽然不算火暴,但恰好能充满一掌,双手拿着几本厚厚的书籍,正缓步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齐岳心中暗乐,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刚到清北大学就遇到个小极品,这样的机会可不能放过,一边想着,他大步向少女迎了过去,当距离少女还有五米左右时,他故意偏头看向一旁湖泊中荷叶。如果按照正常的行进,他所处的位置正好应该与少女擦肩而过。

    齐岳算计的很准确,鼻间刚刚闻到一丝淡淡的幽香,看着荷叶的他立刻向自己身后一个转身,这样,他的身体就横了过来,正好背对那少女。

    和齐岳算计的完全正确,他只觉得后背一震,哎呦一声轻叫传来。

    “啊!对不起,我没注意。”齐岳赶忙转过身,故做慌张的道。少女手中的书因为与他一撞已经掉在地上,齐岳赶忙蹲下身去拣。

    少女被他撞的一楞,也赶忙蹲下身去拣自己的书,她刚拣起一本,齐岳正好也抓到那本书,手掌边缘正好碰触在她那纤细修长的手指上。少女手一缩,书就落入了齐岳手中。

    “对不起、对不起。”齐岳连声道歉,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目光不要去看少女的敏感部位,与姬明明和海如月接触过以后,他越来越明白,第一印象对一个女孩子有多么重要。

    两人站起身,离的近了,少女身上那股淡淡的幽香不禁令齐岳有些迷醉,他把书递到少女手中,装出一副尴尬的样子挠了挠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没看到你。”

    少女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她的声音很柔和,“没关系,下次注意一点。秋天的荷叶确实很美。”

    齐岳心中大喜,知道自己碰上了一个温柔型的美女,赶忙道:“学姐,我是新来的,报道迟了,你能告诉我教务处怎么走么?”

    少女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道:“本校的报道时间是有限制的,你迟来了,恐怕……”

    齐岳道:“没关系,我已经请人替我请过假了,你只要告诉我教务处在哪里就好。”

    少女半转身向后指去,“从这里穿过前面的走廊,一直向前走,到头左转再右转,那栋教学楼一楼一零三室就是教务处。”

    “多谢学姐,我刚撞了你,你却帮了我,实在不好意思。能不能请教一下学姐的姓名,有空小弟请客赔罪。”

    少女掩口轻笑,道:“你们这些毛头小子啊,花招越来越多了,记得,精力要放在学业上。”说完,报着书继续朝原本应该前往的方向走去。

    齐岳这回是真的尴尬了,没想到自己以为不错的伎俩居然被对方看破,看着少女的背影喊道:“学姐,你还没告诉我名字呢。”

    少女没有回头,她那动听的声音传来,“很快你就会知道的。”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可这次又没什么好开头,齐岳不禁有些郁闷,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好,从少女口中毕竟问到了教务处的位置,紧了一下肩上背包的背带,大步朝教务处走去。

    清北大学教务处。

    齐岳站在一张大桌前,桌子后面坐着一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男人,正是教务处处长。他长正拿着齐岳的录取通知书仔细看着,时间不长,立刻一脸微笑的道:“原来你就是海总的弟弟,别客气,请坐吧。”

    齐岳腿一软,差点坐倒在地,什么?海如月那霸王龙居然说我是她弟弟。还好,有舍利手珠稳定情绪的他立刻平静下来,在教务处长桌前的椅子处坐了下来。

    教务处长微笑道:“小伙子,你姐姐给我们学校做出过不少贡献,她也是从本校毕业的,希望你能像她一样出色。好了,现在说说你想学什么学科吧。这个你姐姐可没给你选。”

    学科?齐岳稍微犹豫了一下,他确实不知道自己该学什么,连初中都没有毕业,又几年没碰书本了,直接进入这么一所高等学府,确实令他有些茫然。小的时候,齐岳很渴望能多学一些知识,就连他最好的兄弟田鼠都不知道,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年年都是优秀学员。但是,当他一年年长大,看惯了时间的人情冷暖,虽然还只是十几岁的孩子,但是,他却对这个社会,或者说对自己有些失望了,因此,他选择了堕落,选择了放弃。就在刚才,走入清北大学校园的第一步起,齐岳突然有了股热血沸腾的感觉,毕竟,这里也曾经是他梦想中的地方啊!可是,时间已经过去,现在自己已经十九岁了,丢下的东西太多太多,已经没有重来的机会了。在来清北大学之前,海如月就曾对他说过,让他来这里上学,并不是指望他能学到些什么,只是让他能在这里的学习氛围中改变一下自己的气质,并且多学习一些人生的哲理。

    教务处长显然对海如月很是尊敬,有些过份热情的道:“不如选外语系吧,这几年我们的外语系蓬勃发展,正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加入。”

    齐岳心中苦笑,我也想选外语系,不论哪所高校,肯定是外语系的美女最多,不过,自己除了能认识二十六个字母以外,似乎连月份的英文都记不清了,去了外语系不是听天书么?

    “我决定了。”齐岳郑重的道。

    教务处长微笑道:“就选外语系是么?”

    “不,我选哲学系。”齐岳的话差点让教务处长的下巴掉下来。

    “你,你说什么?你选什么系?”教务处长完全以为自己的耳朵刚刚出了问题。

    齐岳也笑了,“我选哲学系啊!难道您不觉得我是一个有思想、有道德的好学生么?”

    教务处长看着齐岳眼中那坏坏的光芒,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怎么看,你也不像个哲学系的学生。你这么选,海总知道么?”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她说我的事让我自己做主,并没有要求过我什么。”

    询问再三之下,教务处长才肯定齐岳并不是在开玩笑,只得给他办理了入学手续。

    “哲学系主要有八大学科,每年每学期主修一个学科,你还可以选择一些其他系的学科来选修。你的费用海总都已经交过了,明天开始,你可以正式上课。你的宿舍在学校住宿区的十一栋六零三室,是一套四室一厅的房子,与另外三名学员合住。书你待会儿可以先去领了,然后在学校里熟悉一下环境。欢迎你加入清北大学。”

    从教务处走出来,齐岳明显感觉到自己轻松了许多,心中暗笑,恐怕海如月绝对想不到自己会选择哲学系吧,等她知道了,或许会暴跳如雷也说不定。

    手机的铃声突然响起,在来上学之前,海如月已经给他配上了一个充电器,现在齐岳才算真正拥有手机了,看了一下手机上的号码,齐岳不禁暗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霸王龙,刚刚分开就给我打电话,难道你已经爱上我了?”电话一接通,齐岳就戏谑的说道。

    齐岳判断的很正确,现在的海如月正是暴跳如雷,她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方圆十米内都能听的清楚,“齐岳,你这混蛋,谁让你选哲学系的?难道你不知道哲学系是最没前途的一个专业么?你以为清北大学是幼儿园么?我费了多少心血才把你弄进去,你到好,居然选了这么个破学科。”

    齐岳没好气的道:“喂喂,你小声点,我又不是聋子,我听的见。哲学系怎么了?你不是说让我来清北大学学习一些做人的道理么?哲学这东西不就是这样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你也知道,我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无业青年,你让我选什么系?难道你让我去听天书不成?行了,选都选了,就这么定了。哦,对了,海总,我还有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成我姐姐了?我要真有您这么一位霸王龙姐姐,恐怕我都活不到这么大吧,哇哈哈。”说完最后一句充满讽刺的话,齐岳立刻挂了电话,心中充满了快意。终于离开了海如月身边,现在她总不能来找自己麻烦了吧。他一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以后海如月会怎么样,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带着一身轻松和快意,按照教务处长的指点,他先去领了自己的书,然后打听了一下后,朝自己的宿舍走去。

    清北大学不愧是整个炎黄共和国最好的大学之一,校园内的各种设施极为完备,齐岳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不过,对自己期望的东西却并不满意。除了刚进学校时看到的那个冲动级的少女以外,一路走来,尽是些恐怕级的,使他那双色眼只能摆出正人君子的模样,目不斜视的朝自己打听好的宿舍方向走去。

    清北大学的宿舍楼说不上豪华,但却给人一种清清爽爽的感觉,不论是地面还是墙壁,纤尘不染,窗明己净,一看就是有心人仔细打扫过了。宿舍楼高达十八层,齐岳的宿舍在六层,现在虽然是上课时间,但有些没课的学生依旧在宿舍楼中穿梭着。

    乘做电梯直接来到六楼,齐岳走到自己的宿舍门前,确认了一下六零三这个号码没错,这才拿起刚才教务处长发的钥匙开门而入。

    一进门,齐岳就听到了一个不寻常的声音。

    “恩……,恩……,你轻……点,啊……,快一点,快一点……”

    对于一个曾经看过几千张A片,有着丰富理论经验的流氓来说,这种声音简直再熟悉不过了。

    日啊!难道自己一不小心来了某倭国的AV拍片现场不成?齐岳小心的把自己的行李放在地上,悄悄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走去。

    宿舍正如教务处长所说,是四室一厅的房子,有两个卫生间和一个很大的厨房,而声音正是从其中一间卧室中传出来的,齐岳小心翼翼的来到卧室门口,顺着虚掩的门缝向里看去。顿时看到了一幅令人热血沸腾的场面。

    那并不是想象中的男女秘事,齐岳目瞪口呆的看到,两个身材白皙的女子正全身赤裸的相互抚慰着,她们的相貌极美,都是一头秀美的长发,其中一个是黑发,另外一个则染成了动人的酒红色。

    A片中的裸体齐岳看的多了,但这样近距离看到真正的裸女他却还是头一次,鼻子间一阵温热,险些鲜血狂喷。

    白皙修长的玉腿,毫无瑕疵的玉背,娇巧可人的翘臀,无不吸引的齐岳心中一阵兽血沸腾。连个女孩儿都极为陶醉的呻吟着,彼此抚摩着,根本就没注意到外面已经多了一个目光灼灼的痞子。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