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十三章 女生宿舍

    体内的血液加速流淌,令齐岳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无形的能量从自己体内散发而出,经过百日的沉睡之后,再次醒来,他逐渐发现,每当自己情绪激动的时候,身上的麒麟图案就会自行出现,而现在这个时候,它无疑又现身了。

    房间中正在变换着各种姿势的二人因为兴奋,身上娇嫩的肌肤都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她们抚摩的双手不断加快着速度,齐岳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长时间,终于,两声兴奋的尖叫几乎同时响起,在颤抖中,她们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

    剧烈的喘息声不断响起,二女似乎很疲倦了,相互拥抱着躺在床上,都是一脸幸福的样子。

    齐岳吞咽了一口吐沫,他知道,自己可不能再看下去了,赶忙蹑手蹑脚的朝宿舍大门走去,或许是因为做贼心虚,也或许是站的太久,腿脚有些僵硬了,齐岳刚刚走出三步,双脚突然自己相互拌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顿时碰到了大厅中的桌子,发出刺耳的声音。

    “是谁?”惊恐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穿衣声,齐岳的反应不可说不快,赶忙几步跑到宿舍门前,在门上敲了几下,装做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有人在么?”

    谁说女人穿衣服慢,齐岳的手刚敲了几下,先前那间卧室中有着酒红色长发的女孩儿就走了出来,她简单梳理成马尾的长发显得有些紊乱,下身套了一条短裙,上身则是一件宽松的体恤,显然因为时间仓促,她的衣服里面都是真空的,齐岳甚至能看到那两个因为紧张而保持坚挺的蓓蕾。女孩儿俏脸上有两个可爱的酒窝,虽然她竭力保持镇静,但眼中的惊慌是瞒不过明眼人的。

    “你,你怎么进来的,你是谁?”女孩儿显得很紧张,反手就抄起了桌子上一个玻璃饮料瓶。

    齐岳吓了一跳,他也同样心虚,赶忙道:“你好,我是新来的学生,我应该是住在这里的。”一边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胡说,这里是女生宿舍,你一个男的怎么可能住在这里?”少女拿着玻璃瓶的手已经扬了起来,做出一副要拼命的样子,此时,另一名少女也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她比先出现的少女要高上少许,大约有一米七左右的样子,上身穿着一间粉色的衬衫,一头黑色长发披散在背后,论起掩饰的功夫她明显要强了一些,赶忙向举起瓶子的少女道:“晴儿,先问清楚再说。”

    齐岳苦笑道:“这里真的是我的宿舍啊!要不我怎么能拿钥匙打开门,难道教务处长给错了?”

    叫晴儿的少女有些紧张的道:“你进来多久了?”

    齐岳赶忙道:“我刚刚才进来啊!这不就在敲门么?”

    晴儿明显松了口气,举起的手也放了下来,而身穿粉色衬衫的少女却眼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微微挪动位置的桌子。

    齐岳好奇的道:“这里真的是女生宿舍么?这怎么可能?”就算现在学校的风气再开放,也不可能允许男女生混住吧。

    晴儿哼了一声,道:“我有骗你的必要么?学校的宿舍楼从一层到九层都是女生宿舍,再往上才是男生宿舍,坦白交代,你到底是从哪里弄到钥匙的。哦,我知道了,你难道是明明的男朋友?”

    “明明,你说哪个明明,难道是姬明明么?”齐岳心中微动。

    “当然拉,原来你真的是明明的男朋友,这丫头也太大胆了,居然把钥匙给你,让你进我们的宿舍。哼,反正她也快下课了,等她回来我们再质问她。”

    齐岳耸了耸肩膀,走到桌子旁拉了把椅子坐下道,“还没请教两位美女大名。”

    晴儿的紧张显然已经消失了,哼了一声,道:“凭什么告诉你,看不出来啊!你也没什么出色的地方,明明怎么会看的上你,她可是我们清北大学两大美女之一。”

    齐岳好奇的道:“两大美女?不是三大美女么?算上你们两个应该是三个才对啊!”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了齐岳这句话,两个女孩儿脸上的神色明显舒缓了一些。晴儿轻哼一声,道:“算你拉。我叫许晴,和明明一样,是外语系的,她是沈云,是高能物理系的系花。两大美女里可没有我们俩。你呢?你叫什么,都十月了,你怎么刚才入学?”

    齐岳说起谎话向来不用打草稿,“你们好,我叫齐岳,因为前些日子生了场病,所以入学晚了一些,我是哲学系的新生。”他一边说着,眼睛已经在两位美女真空的娇躯上游弋起来。一想到先前看到那喷火的一幕,齐岳的心跳不禁加快起来。

    许晴看着眼中光芒闪烁的齐岳,“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好个明明,等她回来看我怎么收拾她,居然让个男人来我们宿舍。”

    就在齐岳准备和两位美女套套近乎的时候,宿舍门,一身休闲装束的姬明明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个简单的书袋,里面装着几本书,刚一推门进来,她就忙着换拖鞋,一边换一边道:“晴晴,你今天又逃客,老师说了,下次你再不去,就让你这个学期的学分是零哦,咦,齐岳,你这么快就来拉。”换上鞋,她一眼就看到似笑非笑的齐岳正看着自己。

    “姬明明。”许晴愤怒的咆哮一声,“你这死丫头,居然让男朋友来我们宿舍也不提前说一声,你,你知道……”说到这里,她不禁俏脸一红,偷看了旁边的沈云一眼。

    姬明明的脸也红了,“晴晴,你别乱讲,齐岳是我表哥,可不是我男朋友。”

    齐岳站起身,嘿嘿一笑,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客串一把我也没问题。对了,这里既然是女生宿舍,教务处怎么会给了我这里的宿舍钥匙?不会是让我和你们同居吧。”

    姬明明没好气的道:“真难听,什么同居,只能说是同个屋檐下生活而已。”

    沈云惊愕的道:“明明,你不会是说真的吧,我们这里是女生宿舍,怎么能住进个男人。”

    姬明明几步走到沈云身边,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眼神中带着几分恳求之色。

    听了她的话,沈云脸色缓和了一些,但看向齐岳的目光却有些怪异了,“原来是这样,难怪了。”

    许晴道:“云姐,不会吧,你们难道真的要让这家伙住进来。”

    沈云在许晴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许晴脸色也变了,看着齐岳的目光同样变得怪异起来,“这样啊!那他也怪可怜的,对我们也没太大威胁,不过,让个男人住进来,我总觉得有些怪异。”

    明明拉着许晴的手,恳求道:“好晴晴,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看管他的,不会让他们防碍到咱们的生活,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啊!要不是因为那个原因,学校也不会同意他住进咱们女生宿舍。”

    许晴和沈云对视一眼,道:“那好吧,不过,他要住进来的话,我们可要加上几条规矩才行。毕竟他是个男人。”

    姬明明喜道:“没问题,我替他答应了。”

    齐岳被她们的态度弄的一头雾水,刚想问,却被姬明明拉着走进了另一见卧室。

    “明明,刚才你跟她们说了什么?难道我真的要住在这里不成?”齐岳虽然心中奇怪,但还是不禁有些兴奋,能和三个美女同住一起,虽然是各有卧室,但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外一发生点什么,也是顺理成章的。尤其是那另外两个美女明显很开放……

    姬明明低声道:“你小点声,可不要被她们听到了,你知道我多不容易才说服她们啊!还有,你可要配合一点,我跟她们说了,你身体不好,生理上有缺陷,需要人照顾,作为你的表妹,我只能让你和我住在一起,这样才方便照顾你。”

    齐岳淫笑道:“没问题,你随便说啥缺陷都行,和你同住一起的话,这张床似乎小了点。”

    姬明明用力的在齐岳头上敲了一下,怒道:“想什么呢你,你这个大色狼,我可警告你,你给我小心一点。让你住在这里,是因为你是麒麟,而现在只有我能顺理成章的在你身边保护你,这是我作为一名生肖守护神的责任,你可不要想歪了。”

    齐岳吃痛道:“明白、明白,放心吧,我早就说过,你是我的好兄弟了,我怎么会想歪呢?不过,你那两个好姐妹我要是稍微想歪一点没问题吧。哦,对了,你跟她们说我有什么生理缺陷?”

    姬明明噗嗤一笑,道:“我跟她们说,你有先天心脏病,而且有同性恋的倾向,为了让你能够注意身体,不和外面的男人接触,才特意让你住进这里,感受一下异性氛围的。”

    “什么?你,你居然说我是同性恋?”齐岳悲愤的道。

    姬明明嘿嘿一笑,道:“当然了,不这么说,你以为你能这么轻易的住进来么?要是晴晴和云姐跟学校汇报,就算如月姐再有势力,也不可能让你跟我们几个女生住在一起啊!你不知道,其实云姐和晴晴从小学就是同学,初中、高中,一直到考上清北,她们一直都在一起的,我看她们两个之间似乎有点暧昧,所以才说你是同性恋,这样估计能博取一些同情心。”

    齐岳正义凛然的道:“作为一个男人,被你这么一个大美女说成同性恋,这对我绝对是最大的羞辱,事可忍孰不可忍。”

    姬明明哼了一声,道:“那你到底是忍还是不忍呢?”

    齐岳看了一眼卧室们,猥琐的一笑,道:“那我还是忍了吧。为了促进同居美媚生长发育,为了促进清北大学同学团结,我忍了。”

    姬明明做出一个呕吐的表情,“你真恶心,你个色狼,老天真是瞎了眼,居然让你成为了麒麟的继承者。”

    齐岳关切的道:“明明,几个月了?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怎么说也是一条新的小生命啊!你可千万不要去做流产,实在不行的话,我来顶这个责任,做个便宜爸爸好了。”

    姬明明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立刻明白过来,柳眉倒竖,“滚。”

    齐岳委屈的道:“我只是关心你嘛,何必这么凶呢?我对你多好啊!不是我的我都愿意负责。”

    “你……”姬明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真是拿你这个厚脸皮的流氓一点办法都没有。”

    齐岳嘿嘿一笑,道:“追女人嘛,就要胆大心细脸皮厚,这是传统秘诀。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不流氓、女人不上床。”

    “行了,你给我出去吧,你的卧室就在我对门。”姬明明实在有些受不了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齐岳说话虽然猥琐,但带给她的却只有轻松的感觉,而并不是恶心。

    齐岳被姬明明推出了门,在临关门之前,向他道:“如月姐交代我了,你的身份特殊,如果你要出去上哪里去必须要叫上我,我要随时保护你。还有,既然我跟她们说你是同性恋,你可不要再用那种色情眼神去看她们,自己收敛一点,否则早晚被踢出门。”

    “是,可爱的表妹,我知道了。”虽然被说成同性恋,但齐岳的心情却好的很,能和三位美女住一起,想想都觉得兴奋。

    属于齐岳的卧室是阴面,没有阳光普照,毕竟,他总不能和几个女孩子去抢。但房间却很宽敞,里面的布置和姬明明那间一样,连被褥都是崭新的,齐岳一想就明白,这一定是姬明明知道他要来,特意为他准备,一想到这些,他的心中不禁升起几分暖意。

    打开自己的包,将崭新的衣服挂入柜子,这些衣服自然不是他原来就有的,都是海如月根据他的身高体形,特意买给他的,本来齐岳不想要,但海如月却说,等他毕业以后再赚钱还她后,齐岳也只得收下了。对于海如月他虽然好感欠奉,但总要给自己新拜的师傅周叔几分面子。

    他这边刚收拾好,卧室门就被敲响了。

    “明明吧,不用敲了,进来吧。”齐岳大大咧咧的道。

    门开,但进来的人却不是预想中的姬明明,只见许晴手中拿着一张纸走进房间,看了齐岳一眼,昂着头道:“给,这是我刚写的宿舍守则,以后你要是不遵守,我们就把你撵出去。”

    齐岳接过纸,只见上面足足写了有十条规章制度。一,不许在宿舍里大声喧哗,不许带男人回宿舍。二,回到宿舍要洗脚,不许偷看舍友洗的衣服,三,如果想洗澡要提前一天提交申请,四,上厕所不得跟其他人争抢,在所有人都想上的情况下,必须要排在最后一位。五,严禁随便进他人房间,除非被邀请。六,不得在宿舍内吸烟喝酒,七,未经过允许,不得彻夜不归,……

    看着一条条规定到连洗内裤的具体地点和上厕所时间都严谨的条约,齐岳悲愤的道:“这都解放这么多年了,怎么你还让我签南京条约?能不能少几条,这个,这个……”

    “少什么少?干不干你痛快点,一句话。不干的话,你立刻搬出去,爱住哪儿住哪儿。”许晴的脾气显然很冲,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齐岳苦笑道:“我,我签还不行么,我又忍了。”

    “什么忍不忍的,和我们三大美女住一起,不知道多少男人巴不得呢。没让你替我们洗衣服做饭已经不错了。学校有食堂,你可以到那里去吃。我们都是自己开火的。当然,你想一起吃也行,要交伙食费,还要洗碗。”

    齐岳犹豫了一下,道:“那这个伙食费是多少钱?”

    许晴想了想,道:“我们一个月的伙食费开销大概是一千块左右吧,都是云姐做的,所以呢,云姐的伙食费就相对少分摊一点,而我和明明都是女孩子,吃的也少,所以嘛,你就交个每月五百好了。很公平吧,当然,洗碗不要忘记了。”

    齐岳挠了挠头,很坚定的摇了摇头,道:“我还是去食堂吃吧。就不和你们掺和了。”天啊!一个月伙食费就要五百,这里还要收房费的,自己那点社会救济金根本就不够。虽然说学费海如月也已经给交了,但自己总不能再去管她要钱吧。作为一个男人,齐岳这点骨气还是有的,强忍着品尝美女手艺的诱惑,拒绝了许晴的提议。

    许晴有些惊讶的道:“云姐做的饭可是很好吃的,难道你不想尝尝么?”

    许晴有些不解的看着齐岳,因为她很清楚姬明明家多么有势力,既然接受了齐岳住进来,总要从他身上压榨一点,要不,她们这几大美女岂不是亏了。她写的这个条约虽然大都是硬性规定,但其中也有着和齐岳开玩笑的成分,对于这位新舍友,许晴因为先前的尴尬,才给他来了这么个下马威,但她没想到齐岳竟然会这么断然的就拒绝了,而且还说了个不喜欢洗碗的理由出来。此时,她从齐岳眼中看到的是几分无奈,或许是因为刚才姬明明说她这个表哥有先天性心脏病吧,她也不好再玩下去了。

    “好吧,那随便你了。房租我们四人分摊,每个月每人四百。到时候你教给云姐就行了。”

    许晴走了,齐岳有些颓废的坐在自己床上,用力的在床上砸了一拳,心中暗骂,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看来,自己有机会还真的要去赚点钱才行。有一想到钱,他猛的一拍脑袋,“对了,今天下午还约了田鼠见面呢,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要赶快走才行。”在齐岳从沉睡中清醒过来后,他就立刻联系上了田鼠,自然不能告诉田鼠真相,只是跟田鼠说自己遇到一个亲戚,准备资助他上大学。田鼠现在已经在私立学校上课了,巧合的是他所在的学校距离清北大学只有二十分钟的路程,用走的就能直接到达。今天齐岳来报道,他预料到不会立刻上课,所以就特意打电话约田鼠见面。两兄弟已经几个月不见了,要不是田鼠的帮助,自己身上也不可能发生这么多事,对于这位好兄弟,齐岳一直都是心存感激的。

    “明明,我要出去一下。”齐岳把所有行李放下后,顿时一身轻松,走出自己卧室门向姬明明的房间打了声招呼。

    门开,姬明明从里面探出头来,“你要干什么去?熟悉校园环境么?那我带你去吧。”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是,我要出去见个朋友,你还跟我去么?”

    姬明明道:“我能不去么?外一你在路上犯病了,总要有个人送你去医院才行嘛。”

    齐岳翻了个白眼,道:“那随便你吧,反正和美女同行也不是什么痛苦的事。我们现在就走,都中午了,我请你吃饭吧。谢谢你的被褥。”他并不是个大方的人,但知恩图报的道理却明白的很,自从姬明明上次替他打了燕小乙之后,他就想找个机会回报一下了。

    姬明明笑道:“好啊!那我们走吧。”说完,她也没换衣服,依旧穿着自己那身休闲装从卧室中走了出来。

    许晴正和沈云在客厅中看电视,见他们两个要出去,沈云微笑道:“明明,你们早点回来,今天我们多了新成员,晚上我给你们做点好吃的。”

    明明笑道:“那真是太好了,我最爱吃云姐做的东西。这才一起住了一个月,我感觉自己都胖了些呢。”

    许晴有些嫉妒的看着明明,道:“小心我哈你痒哦,你成心气我是不是,看你那小腰细的,还胖呢,快走吧,我们可不想当电灯泡。”

    齐岳心中暗道,是不想让我们当电灯泡才对吧。不过,他虽然淫荡,但还不算下作,看到的就看到了,他可没那么多嘴在背后说女人的事。

    两人离开宿舍,顺着校园中的林荫大道朝学校外走去,姬明明走在学校中,就像一颗耀眼的明星,虽然她穿的很简单,但是,那无法掩盖的天生丽质,还是吸引了无数男学生的目光。他们的目光大多是痴迷,当然,这痴迷的目光转到齐岳身上时就会变成嫉妒和愤怒了。作为学校两大美女之一的姬明明,这还是第一次公开和一个男学生走在一起。

    “明明,你看,咱们炎黄共和国可不止我一个色狼吧,他们那么多人都在看你呢。”一边走着,齐岳还忍不住要取笑明明两句。

    姬明明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少来,人家那是欣赏的目光,你呢?你那都是赤裸裸的,幸好你的眼神没有能力,否则,我真怀疑你能不能用眼神把人家的衣服脱掉。”

    齐岳向往的道:“那是我最期盼能得到的能力啊!”

    姬明明没好气的道:“好拉,快点走吧。你不是说距离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么。我也想看看你这个好兄弟是什么样呢。”

    正在这时,齐岳突然心头一震,目光凝固在前方,“他怎么会在这里。”

    姬明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名青年从一条岔路走上大道,身边还跟着几个漂亮的女学生,一路有说有笑的,这个英俊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齐岳的夙敌燕小乙。

    姬明明低声道:“我早就发现他也在清北了,这家伙是电脑系的,你怎么得罪上了这样的人。他爸在京城可以说是有权有势,而且,他自己也练过武术,据我系里的同学说,他还是一个电脑天才呢。现在学校有不少女同学都把他当成白马王子看待。”

    齐岳哼了一声,道:“这家伙不就是长的帅点么,你没听过小白脸没好心眼么?”

    姬明明嘻嘻一笑,道:“有人好象是嫉妒了。哦,对了,你看他又带着帽子,自从我第一次在清北看到他以后,他好象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以前他也老带着帽子么,而且这还是滑雪帽,现在带他也不怕热。”

    齐岳疑惑的道:“以前我也见过这家伙两回,他并不带帽子啊!难道是上次被我用板砖破了相,不会吧,应该没那么严重。”

    姬明明道:“行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要不来惹你,你也少去招惹他,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努力学习好好修炼。”

    齐岳耸了耸肩膀,笑道:“不怕,现在有你这么个超级保镖在我身旁,我有什么可怕的。何况,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他还真未必能打的过我呢。板砖破武术你听过没?”

    姬明明掩口轻笑,道:“那改天我们来试试好了。我到想看看你这么绝学呢。”

    “呃……,那还是算了,我可没有自虐倾向。”齐岳是见识过姬明明实力的,虽然她还比不上海如月那么霸道,但从上次她轻松击倒二十几个青年就能看出那远不是自己所能相比的。何况,海如月说明明已经三云了,要是用了本属相异化,就更不是自己所能比拟的了。

    两人几乎是和燕小乙一前一后出了学校,燕小乙先打了辆车走了,明明本来也想做出租车,但齐岳却说要步行活动身体,最后两人就只能凭借双腿这十一路朝田鼠的学校走去。

    “齐岳,我听如月姐说你们遇到獬豸了,而且,那獬豸还跑到你身体里去了,你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姬明明好奇的问道。

    齐岳无奈的道:“什么感觉都没有,当时我攻击那獬豸后,突然感觉到全身一热,就失去了知觉,等我清醒过来以后,霸王龙就告诉我已经过去一百天了,我发现我是越来越能睡了。难道麒麟就是这么能睡的么?在火车上是三十多个小时,到了扎格鲁那里就变成了三十多天,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又睡了个百日。”

    明明若有所思的道:“这应该就是初醒后对身体的改造吧,我们生肖守护神在初醒后也要沉睡四十九天的,但却没你这么怪。”

    齐岳道:“生肖守护神觉醒后要多久才能修炼到一云境界啊!”

    明明道:“我们修炼到一云是很快的,毕竟,生肖守护神觉醒后就要尽快投入到我们的责任之中,大概三个月左右,就能达到一云了,那时候的战斗力就远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我从初醒到现在已经三年,正好是三云,算起来也是快的了。不过如月姐更夸张,她从初醒到现在不过短短六年,就已经拥有了五云的实力。你要知道,每提升一云,修炼的难度是成倍增加的。”

    齐岳有些羡慕的道:“要是我也能够达到三云境界就好了,也不会拖累你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