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十四章 超级美腿

    两人边走边聊,二十分钟的路很快就走到了,远远的,齐岳已经看到光明中学四个金色的大字,作为贵族学校,光明中学从外面看虽然还比不上清北,但却多了几分奢华的气息。

    “老大。”田鼠的声音从路边传来,齐岳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田鼠正坐在一家路边摊大吃特吃。烤羊肉串的香味刺激着齐岳的味觉,以前他最喜欢这么在路边吃点羊肉串了,喝着冰镇啤酒,再抽几根烟,那绝对是神仙过的日子。

    田鼠擦了擦手上的油腻,眼中充满了激动的光芒。齐岳几步走到田鼠面前,用力的在他那宽厚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好兄弟。”

    兄弟之间不需要说什么感激的话,只需要简单的眼神交流,就已经足够了。齐岳一屁股坐在田鼠身旁,拿起田鼠的啤酒,一口气就灌下去半瓶。

    “痛快,真是痛快啊!”齐岳放下瓶子,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爽的感觉了,当他再看田鼠时,却发现田鼠的目光已经直了,而姬明明则在田鼠对面坐了下来。

    齐岳不禁有些得意,毕竟,美女是跟自己一起来的,“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说的那位亲戚,我的表妹明明,你以后就叫她明明姐好了。”

    田鼠咽了口吐沫,有些艰难的道:“老大,你肯定她是你表妹?你们俩可长的一点都不像。”

    听了田鼠这句话,明明不禁笑出声来,“是啊!我当然和他不像了。要是像他这个样子,恐怕我以后就要嫁不出去呢。你好,田鼠,我听齐岳提起过你好几次呢。”

    田鼠赶忙道:“你好,明明姐。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像你这么漂亮的姐姐呢。”

    姬明明微笑道:“田鼠真会说话。对了,这应该不是你的本名吧。”

    田鼠有些尴尬的道:“呃……,你还是叫我田鼠吧,我的本名不太好听。”

    一旁的齐岳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明明惊讶的道:“你笑什么?田鼠究竟叫什么啊!”

    齐岳嘿嘿一笑,道:“有机会你贿赂贿赂我,我就告诉你。”

    “切,随便,不说就算了。”虽然她很想知道,但看着齐岳那得意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禁撅起了小嘴。

    田鼠苦笑道:“明明姐别生气,我,我坦白。我姓田,名伯光。”

    姬明明张大了嘴,紧接着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田鼠无奈的道:“知道为什么不让叫本名了吧。我不爱上学,这个名字就是很大原因。小学还好点,到了中学,有几个没看过金大侠的书?我郁闷啊!”

    齐岳从兜里掏出一叠钱塞给田鼠,道:“这是一万五,你上次给我的钱我花了些,又留了一点,这些先给你,等以后哥哥赚了钱加倍还你。哦,对了,还有手机。”

    田鼠微怒道:“老大,你这是干什么?自己兄弟,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齐岳道:“行了,我现在既然回来了就不缺钱用。没看我找到个有钱亲戚么?”

    田鼠说什么也不肯要,再数次推让和齐岳的坚决下,他才勉强收回了钱,但手机却留给齐岳使用。本来齐岳还想换个地方吃饭,但明明却说不用换,她也想尝尝路边摊的味道,三人就要了一堆肉串,齐岳更是肆无忌惮的要了几瓶啤酒,他对酒着东西一向有很大的爱好,或许是因为当初他拜过的烟男大哥那句不抽烟不喝酒活着不如一条狗的话吧。

    “咦,怎么又看到那个家伙,真他妈的是出门见鬼。”齐岳刚吃了几个羊肉串,就没好气的看着马路对面怪声怪气的说道。

    马路对面,一男一女正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男的正是先前在校门那里看到的燕小乙,而女的,则是一名齐岳从未见过的美女。但是,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的好兄弟田鼠在看到那名美女时,目光变得凝固了。那绝不是好色的目光,而是一种充满了异样的深情之光,他正倒着的啤酒完全忘记了,连撒出许多都没有发现,这还是第一次齐岳看到田鼠有这个表情。

    “田鼠,你不会是看上和燕小乙一起的那个女人了吧。”齐岳用力的拍了自己的好兄弟一巴掌,田鼠这才清醒过来。

    “老大,那个不是燕小乙的女人,她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叫莫笛,是燕小乙的表姐。今年二十四岁,是我们学校公认的第一美女,我,我想我是爱上她了。”田鼠双眼放光,此时的他,完全是一副花痴的样子。

    齐岳扑哧一笑,道:“我说鼠,今年你才多大?我记得你是十六吧,还是十五?人家比你大八、九岁,你觉得这现实么?”

    田鼠抗声道:“年龄不是差距,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不自觉的别她的气质吸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吸引我,老大,你要帮我啊!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暗恋一个人。莫迪老师就是喜欢经常到这里来吃烤鸡翅,我才天天来这里吃饭的,为的就是能多看她几眼。”

    齐岳楞了一下,田鼠明显陷的已经很深了,虽然齐岳喜欢美女,但他从来不知道真正的爱是什么滋味,看着自己好兄弟的样子,不禁苦笑道:“这个我怎么帮你?难道我们弄点药把她迷奸不成?”

    “齐岳,你留点口德,他们已经过来了。”明明有些不满的说道。

    果然,燕小乙已经和莫迪来到了路边摊,此时他们也终于发现了齐岳等人的存在,头上带着滑雪帽的燕小乙顿时脸色大变,“好啊!你居然在这里。”他虽然是对着齐岳说的,但目光却有些闪烁的看了明明一眼,那天的明明,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齐岳冷哼一声,道:“难道这里是你家开的?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燕小乙,你是不是又想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我可以满足你这个小小的需求。”一边说着,他还捏了捏自己的手,发出一阵劈啪声响。

    离的近了,齐岳也不禁打量起田鼠暗恋的对象,这叫莫迪的女子看上去和霸王龙海如月年纪差不多,和明明一样,也是一头清爽的短发,从容貌来看,她比不上明明,最多也就是和自己刚住进的女生宿舍中另外两位舍友差不多,但她也有属于自己的奇异之处,那就是她的腿。

    齐岳一向是喜欢从下向上看女人的,一看到莫迪的那双腿,他不禁有些发楞了。一般来说,腿长与身高的比例达到零点六一八黄金分割的程度显然是最美的,但是,眼前这个叫莫迪的女子从目测来看,她的腿长与身高的比例绝对有零点七以上。那双惊人的修长美腿穿着一条普通长裤,但看上去却是那么的惊心动魄,最让齐岳奇怪的是,她的腿如此之长,但却没有丝毫不协调的感觉,她的身高和明明差不多,但修长的感觉却更有过之。这算是一位很奇特的美女吧,难怪田鼠会看上她。

    “就是你打伤我弟弟的头么?”莫迪原本柔和的目光落在齐岳身上时显得有些冰冷了。

    齐岳昂着头道:“不错,就是我。”

    田鼠现在一点都不像和齐岳一起混出来的样子,到像是一位乖乖的好学生,低着头一言不发。

    齐岳撇了撇嘴,道:“这里不是学校,不要发你老师的威风。”他刚说到这里,田鼠却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老大,莫迪老师是教我们体育的,听说她是跆拳道全国冠军。”

    齐岳呆了一下,“不会吧,为什么我遇到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厉害,那这么说,莫迪老师是想给你弟弟报仇了?”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不自觉的看向了莫迪那双长腿。

    莫迪没有理会齐岳,依旧看着田鼠道:“田伯光同学,请你立刻返回学校,否则的话,我就要带你去教务处了。”

    田鼠抬起头,目光有些茫然的看着莫迪,但他却摇了摇头,道:“对不起,莫迪老师,我现在不能回去。齐岳是我大哥,当初殴打燕小乙也有我的份,如果你想报复的话,那也算我一个好了。”虽然他今年只有十六岁,但对于兄弟之情田鼠明显比自己暗恋的对象更加重视。

    莫迪眼中冷光一闪,转向齐岳,道:“本来你们与小乙之间的事我不想参与,但是,你们知道对他的殴打伤害有多大么?今天我必须要替小乙讨回个公道。田伯光同学,既然你不愿意离开,那你们就一起来。”说着,带着燕小乙转身向外走去。

    齐岳冷哼一声,立刻站了起来,反手抄起一个酒瓶子就跟了出去。他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怕,当初面对海如月那样无法抵御的打击他都没服过软,更何况现在是燕小乙姐弟了。

    明明有些无奈的和田鼠一起跟随在齐岳身后,她到没把这些看在眼内,保护齐岳是她的责任,更何况现在齐岳已经算是她的朋友了。

    宽阔的道路两旁林立着高大的树木,枝叶茂盛,在阳光的照射下,给大陆上带来一层参差婆娑的树影,道路左侧,就是田鼠所在的学校,高大的院墙阻挡住人们的视线,无法看到其中的情景,而道路右侧,则是一个斜坡,一直向下蔓延三米多,满是稀疏的树林。

    莫迪和燕小乙在道路右侧停了下来,看齐岳他们跟上,这才向斜坡下走去,燕小乙回头怨毒的看了齐岳一眼,低声跟莫迪说了几句什么,但莫迪却没有丝毫表示,似乎并没有听到似的。

    五人来到坡下,齐岳带着田鼠和明明距离莫迪姐弟五米外停了下来,右手握着啤酒瓶在自己左手掌心敲了敲,“说吧,莫迪老师,你想如何解决?我齐岳都在这里奉陪到底。”

    莫迪身上突然散发出一层凛然的气息,连明明都不禁为之有些惊讶,上前一步,斜刺里挡住齐岳的身体。

    “齐岳,你和田伯光同学因为私人恩怨殴打了小乙,这种事本来我不会参与,但是,今天我却要为小乙讨回个公道。这位应该就是小乙所说上次打倒二十多人的小姐吧,从小乙对你的评价,我能感觉的出你很强,那就这样好了,我们来战上一场,你赢了,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如果我赢了,齐岳跟我走,任我处理。”

    明明微微一笑,道:“这位姐姐,有件事我要事先说明,动手无所谓,不过,我只能代表我自己,却不能代表他,我和齐岳是朋友,我不能替他做主。请吧。”虽然齐岳是个痞子,但他同时也是麒麟,就算是海如月,也不可能至齐岳的安危于不顾。

    莫迪淡然道:“那就请吧,打败你,我想,也没有谁能阻拦我带他离开。”

    两名风格迥异的美女彼此对视着,齐岳、田鼠、燕小乙分别朝不同的两个方向向后退去,明明双臂缓缓向身体两旁平伸,而莫迪则摆出一个怪异的姿势,双掌提至身前,掌心向外,做出一个推拒的动作。两人目光相交分毫不让,先动的还是明明。

    明明身体一晃,瞬间欺近莫迪,左手护胸,,右手横扫直奔莫迪肩膀。莫迪不进反退,后退的速度竟然丝毫不比明明前冲之势慢,她的双腿瞬间发动,右腿仿佛一条长鞭般由下向上挑起,她穿的是皮鞋,鞋尖所指处,正是明明右手的腕关节,对于时间的判断分毫不爽,仿佛明明的手就是送上去给她踢似的。

    姬明明显然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挥出的右臂瞬间停顿了一下,右肩后收,掌缘立起,与莫迪踢来的鞋尖瞬间硬拼一记。

    砰的一声闷响,明明和莫迪身体同时一晃,二女眼中都流露出一丝惊讶的光芒,下一刻莫迪已经腾空而起,双腿如同虚幻一般交错向明明踢来,她的动作极快,以至于齐岳一瞬间根本无法辨别出她踢了多少脚。

    明明手上的动作并不比莫迪慢,双脚站在原地丝毫不退,双手回收,以手臂硬挡莫迪的攻击,一时间低沉的碰撞声不断响起,齐岳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气流扑面而来,心中不禁暗暗吃惊,她们之间的攻击显然已经不是普通拳脚工夫那么简单了。没想到燕小乙竟然有这么一个强大的表姐,果然不愧是跆拳道全国冠军。

    二女交手的动作越来越快,渐渐的,只能看到两条人影翻飞,突然,莫迪一脚踢空,正好扫到旁边一棵碗口粗细的树上,令齐岳和田鼠目瞪口呆的是,在清脆的响声中,那棵树的上半段竟然横飞而出,断口异常整齐,看上去就像是被刀瞬间劈断一般。天啊!这样的腿要是踢到人身上,会变成什么样子?齐岳心中一阵后怕,原来功夫真是可以练到这么强的。明明竟然用手臂能够挡住她这样的攻击,难道她的手臂是铁做的?

    砰的一声闷响,二女闪电般的身影快速向两旁分开,明明脸上多了一抹潮红,双臂依旧向两旁平伸着,看着莫迪的腿,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敬佩的光芒。莫迪同样惊叹的看着明明,开始时她的攻击还只是试探性的,只用了三成力,但随着两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到了最后她已经几乎用出了全力,但她的快腿却依旧无法破开明明稳固的防御,这种情况莫迪还是第一次遇到。有句老话说的好,胳膊再粗也拧不过大腿,但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是明明的手臂抵挡住了她那超级腿法的攻击。

    “你很强,不过接下来你要小心了。”莫迪一边平静的说着,她的右腿已经抬了起来,膝盖弯曲,脚尖不再向先前那般绷直,而是把鞋面向外,做出一个虚蹬之势,她的双眼明显亮了起来,那双长腿就是她最犀利的武器。

    明明突然呆了一下,看着莫迪的目光流露出一丝怪异,“这是魁星踢斗脚,俗称兔蹬鹰,与你先前的剃刀脚法相比,这应该更弱才对。”

    莫迪淡然一笑,道:“兔可与鹰搏,惯之弱胜强,此蹬非彼蹬,小姐小心就是。”一层淡淡的气流围绕着莫迪的身体开始旋转起来,地面上的泥土竟然随之滚动,肃杀之气无形蔓延,莫迪就像一柄出鞘的长剑一般,寻找着明明身上的破绽。

    明明脸色肃然,双臂在身前划出一道弧线,眼中光芒变得锐利起来,上身微向前伏,双臂先是柔和的一振,紧接着,瞬间绷的笔直,“你也要小心了,是铁翅刀翎功。翅如刀锋,专破防。”

    看着即将发动全力攻击的二女,齐岳心中突然产生了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瞪视着不远处的燕小乙道:“兵对兵,将对将,你不是一直都想找我报仇么?那就来吧,今天老子没板砖,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啤酒瓶上的工夫。”一边说着,齐岳抡起手中酒瓶砸在旁边的大树上,清脆的声响中,瓶底破裂,顿时露出玻璃茬来。普通打架,啤酒瓶可是最犀利的武器之一。

    就在燕小乙和齐岳互相朝对方冲去之时,明明与莫迪的攻击也同时展开了,莫迪原地跳起,身体在半空中做出一个优美的回旋,先前抬起的右脚猛然蹬出,无形的气流透脚而出,竟然隔空朝明明蹬去。幸好她蹬出的攻击是无形的,否则就足以惊世骇俗了。要知道,在现今这个年代中,内家武术大多已经失传,能够将内气转化为外气攻击敌人,那绝不是苦练就能够做到的,必须要自身有着极高的天赋,加上后天的努力和名师指点才有可能成功。这种内气外放的攻击方法比起先前来更要凶险的多了。

    明明并没有闪躲,向两旁伸直的双臂先是微微扬起,紧接着,瞬间向身前交叉斩去,同样是无形气流澎湃而出,空气发出一声刺耳的撕裂声,莫迪脸色一白,向后退出一步,而明明更是全身晃了一下,连退两步才站稳身形。

    此时,燕小乙和齐岳的注意力都在彼此身上,在二女交手的同时,他们也正面对上了,燕小乙这次可长了记性,距离齐岳还有三米之时就已经跳了起来,猛的一记回旋踢朝齐岳头上踢来,毕竟练过几年工夫,他的基本功还是很不错的。第一次被齐岳打,只是因为经验问题而已。

    但是,此时的齐岳也已经不是以前的齐岳了,在他眼中,燕小乙的攻击并不算快,自身的前冲之势丝毫不停,恰好在燕小乙的回旋踢即将踢中自己之时已经欺近了他的身体,回旋踢中,脚显然是最有力的地方,而燕小乙踢到齐岳的时候,却只是小腿,力道相对就要小的多了。齐岳的算计也有些失误,燕小乙的腿力明显比他想象中要强了一些,身体一震,顿时被踢的朝一旁跌退几步,原本扎向燕小乙的酒瓶顿时落在空处。

    莫迪和明明都没有去看两人的争斗,彼此对视着,到了她们这个层次,实力相差极少,哪怕只是一时的疏忽,都有可能被对方抓住破绽。

    莫迪眼中异彩连连,“放弃吧,你毕竟比我年轻,火候上还要差了一些。能把武术两到这种地步,也非常难得了,我不想伤害你。”

    明明却笑了,“我更不想伤害你。能将魁星踢斗脚以内气的方式发动攻击,在这个世界上恐怕还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其实,当我看到你这双长腿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些在疑惑了,上天注定,我们本就不应该是敌人。”

    莫迪有些惊讶的看着明明,她并没有明白明明的意思是什么,突然,她脸色微微一变,脚尖挑起,瞬间朝一旁踢出一脚,风声破空而出,脚刃是无形的,而它的目标则正是齐岳。

    原来,在莫迪和明明简单的两句交谈时,齐岳在与燕小乙的战斗中已经占据了上风。论实力来说,齐岳虽然打架经验丰富,但终究比不上练武大燕小乙,但是,他现在已经不仅是个痞子,同时也是麒麟血脉的继承者。当燕小乙第二次向齐岳发动攻击的时候,齐岳用自己的双手挡住了燕小乙的攻击,这一次,燕小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瞬间麻痹了,同时,一股灼热出现在腿弯处,烫的他痛叫一声。就在这时候,齐岳一脚踢在他的支撑腿上,顿时把他放倒在地,举起手中的破酒瓶,就像燕小乙身上扎去。可惜,现在燕小乙并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着表姐莫迪。

    砰的一声,齐岳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手中酒瓶已经变成了齑粉,而那股巨力却丝毫没有衰减的迹象,直奔自己胸口袭至,危机关头,齐岳吸胸收腹,大喝一声,“临。”胸口处四色光芒微微一闪,在那股无形的攻击到来胸口之前瞬间凝结成一股,挡住了气流的攻击。尽管如此,在巨大的冲击力作用下,齐岳的身体还是接连倒退七、八步,一屁股坐倒在地。好可怕的腿力啊!要知道,莫迪此时还在他七、八米外呢。幸好齐岳在清醒后和周叔学了一些化力之法,再加上面对獬豸时领悟的四属性归一技能能够爆发出一定的能量,这才没有被踢成重伤。

    明明脸色一变,侧身挡在莫迪身前,“住手吧,我说过,我们并不是敌人。”

    莫迪冷声道:“我与你本就不是敌人,但是,他却不一样。小乙是我舅舅唯一的儿子,但是,他却因为上次被齐岳打了一顿而患上了绝症。这个仇,就算舅舅依照法律不能报,我也要替小乙讨回个公道。”

    听了莫迪的话,不禁明明楞住了,就连齐岳和田鼠也同时楞了一下,齐岳和燕小乙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为了个女人,虽然极为厌恶燕小乙,但齐岳可从没想过要他的命,“莫迪老师,说话要有证据,我上次只是拿板砖拍了他两下,顶多是个脑震荡,他现在还好好的在这里,怎么能说的上是绝症?你可不要诬陷我,小心我告你诽谤。”

    莫迪冷冷的看着齐岳,“为人师表,我从不会说谎话,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你以为我愿意管你们打架的事么?小乙,让他看个明白。”

    燕小乙眼中充满了悲愤之色,咬了咬牙,猛的扯下了头上的帽子。

    “我靠。”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燕小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但燕小乙确实要比他英俊的多,可是,现在的燕小乙却充满了怪异,他那一头黑发已经变成了白发,虽然修剪的很短,但那一层白色还是分外清晰,更为怪异的是,在他额头上竟然多了两个高约一寸左右的突起,看起来就像两个角,这双角加白发,完全破坏了他的英俊。此时齐岳才明白为什么燕小乙看向自己的目光会那么怨毒了。

    “这不是我用板砖拍的吧?我有那么强的能力?”齐岳看着燕小乙的样子,实在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燕小乙愤然道:“不是你拍的难道我原来就有么?上次你打了我之后,我在医院足足修养了一个月,在那一个月里,我的头发很快就都变白了,而且还长出这两个突起,不是你是谁?我现在还算是个人么?我爸托了无数关系,找京城最好的医生给我检查,却什么都查不出来,那两个突起连切割都不可能,它们居然与我的脑神经相连,如果割掉,我会立刻没命。你以为我想天天带着帽子么?我这个样子还怎么见人?”

    莫迪冷声道:“你们都看到了?齐岳,我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的,今天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就别想离开这里。”

    齐岳目瞪口呆的道:“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解释个屁啊!”

    莫迪大怒,刚要动手,她却突然听到了明明如同银铃般的笑声,顿时怒目而视,“你笑什么?我表弟都成这个样子了,你还取笑他么?”

    明明笑的花枝招展,她本就是绝色美女,这一笑起来,不禁令在场三位男性都看得有些呆了,“莫迪姐姐,你别生气,我笑自然是有原因的。其实,我应该恭喜你们才对,一门双生肖,这在以往的历史中也很少出现。”

    莫迪和燕小乙不明白她的意思,齐岳又怎么会不明白呢,他张大了嘴道:“不会吧,明明,你会不会看错了?”

    明明微笑摇头道:“怎么会错呢?燕小乙现在的样子,分明就是生肖血脉刚刚觉醒的初期,这样的事我以前也经历过。莫迪姐姐,你放心吧,燕小乙的事我们会帮他解决,而且是立刻。”

    莫迪有些莫名其妙的道:“你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