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十五章 生肖战士兔、羊、鼠

    随着姬明明一声清喝,她的身体突然向后飘起,紧接着,一层五彩的光芒飘然而出,瞬间席卷着她的身体,就像当初齐岳看到海如月本属相异化时一样,原本穿在明明身上的衣服飘然而出,整齐的落在一旁的地面上,五彩光芒瞬间扩张,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于树林之中,当姬明明的身体重新出现时,莫迪姐弟眼中顿时流露出骇然之色。

    原本黑色的短发,此时已经变成了五彩色长发,一直蔓延到明明娇翘的臀部,闪烁着五彩光芒的晶莹羽毛浮现在她身体的每一个位置,头上长发正中是红色的,在她额头上方有三缕红发纠结在一起向上突起,而她的双臂竟然已经消失了,两只长达一米半的五彩翅膀凭空出现,身前的五彩羽毛整齐的张开,如同一身绚丽的铠甲一般,而一个无法看到后面的无彩光罩却凭空出现在明明脸上,她的腰部向身后延伸出常达两米的五彩羽毛,遮盖住身后的地面,一声嘹亮的鸡鸣响起,在场的每个人都清晰的感觉到精神一振。

    “我就是生肖守护神中代表着鸡属相的生肖战士。如果我猜的不错,莫迪姐你的属相应该是兔,而燕小乙则是羊,我说的没错吧。”

    淡淡的五彩光晕围绕着明明的身体流转着,她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只漂亮的彩凤,轻轻拍打着自己的翅膀,而在她那双翅膀的边缘位置,闪烁着一层金属般的光泽。“莫迪姐,在没有用出本属相异化之前,我的实力确实要比你逊色几分,但是,用出异化,你却远不是我的对手了。”一边说着,她右翅轻挥,一道五彩光芒飘然而出,曼妙的穿过五十米距离,落在一颗大树之上,树身微微摇晃了一下,轰然声中上半截已经跌落尘埃。虚空攻击五十米,这已经不是内气可以做到的。

    燕小乙惊叹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和表姐都与你一样,也是那什么生肖守护神么?”

    五彩光影闪烁,明明的身体再次被光芒所笼罩,如同旋风一般席卷起先前飘落在地的衣服,当光芒消失后,她又一次俏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恢复了青春美少女的样子。“不错,你和莫迪姐应该都是生肖守护神中的一员,你头上的角和白发,都是羊的象征,而莫迪姐姐超乎常人的腿力,以及那蹬字决所用出的能力,远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只有生肖守护神中的兔,才有这种异能。当然,这还只是我的猜测,需要检验之后,才能知道你们究竟是不是真的生肖守护神。如果你们真的是,那么,你们怪齐岳就没错了,他用板砖拍了燕小乙,自身的气息进入燕小乙体内,这才促使他体内的生肖羊血脉提前觉醒。”

    齐岳看着燕小乙,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这原本是自己敌人的家伙竟然变成了自己的生肖伙伴,这种变化实在太大了些吧。

    燕小乙急道:“那要怎样才能验证我们究竟是不是真的生肖守护神呢?如果我真的是,那我头上这角和白发还能变回正常么?”

    明明微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不论是验证身份还是帮助你恢复正常,我可都做不到,这需要我们十二生肖中的王者才可以帮你。”一边说着,她面带笑容的看向一旁的齐岳。

    燕小乙英俊的面庞有些扭曲,“你不会告诉我,这个痞子就是生肖守护神之王吧?”

    明明有些无奈的道:“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的时候,我也很难相信,但事实证明,他确实就是生肖守护神之王,王者麒麟。”

    此时齐岳已经从先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没好气的道:“燕小乙,你以为我很想收你做兄弟么?你这家伙跟我抢女人,我恨不得弄死你。不过嘛,既然明明都说了你有可能就是生肖羊,那这个我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有必要改善一下,以后你就跟我混好了。”

    燕小乙怒道:“跟你混个屁,你算什么东西?”他对齐岳的怨恨可不是这么容易消失的。

    齐岳眼中寒光一闪,流里流气的道:“随便你,你要是愿意顶着两个角和一脑袋白毛过一辈子,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明明、田鼠,我们走。”

    “等一下。”见齐岳要走,莫迪赶忙出声叫住他们。再见识过明明的本属相异化能力之后,莫迪知道根本不可能用武力来威胁齐岳,生肖守护神这个称呼使她心中有种很奇异的感觉,甚至有些渴望。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明明说的是真的,那么,燕小乙想要变回以前的模样,还真的就要指望眼前这个小流氓了。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比起燕小乙来,她可要理智的多。

    齐岳回过身,嘿嘿一笑,道:“美女老师,还有什么事么?”

    莫迪深吸口气,道:“你和小乙之间,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仇恨,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而已,现在小乙和那个女人也已经没有关系了。既然有可能成为伙伴,那我想请你帮帮他,这些天,头上的白发和角给小乙带来了太多的痛苦了。”

    齐岳看了一眼燕小乙,燕小乙却别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但却并没有再说什么,目光转向莫迪,道:“好,我答应你。”

    莫迪没想到齐岳会这么痛快,“谢谢。”

    齐岳摇了摇头,道:“你不用谢我,要谢的话,你谢我兄弟田鼠好了。你是他的老师,为了我兄弟,我也不能不答应。而且你说的对,我和燕小乙本来也没有什么真正的仇恨,这件事如此解决也确实是个好办法。以后还请莫迪老师多多关照我田鼠兄弟就足够了。”

    田鼠感激的看了齐岳一眼,齐岳的手则在他肩膀上轻捏一下,莫迪道:“好,我答应你。以后我会关照田伯光同学的,那现在可以开始么?”

    齐岳本来就没打算走,明明已经一直在给他打眼色了,好不容易才找到生肖守护神,又怎么能轻易放弃呢?三人回身走到莫迪和燕小乙面前,齐岳看着燕小乙头上那两个突起,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我要先检查一下你们究竟是不是真的生肖守护神,如果是的话,我只需要引动燕小乙体内的生肖羊血脉,让他初醒的痕迹消失就可以了,等到血脉真正觉醒后,这本属相异化的能力就可以自己控制。不过嘛,在我检查和帮他引动血脉的时候,人的心情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我们两个谁心情不好,恐怕都会引起一些不良效果。”

    齐岳现在还没有什么麒麟的能力,但他却已经学到了升麟决。麒麟的技能中,有几种是不需要修炼就可以使用的,其中就包括引动生肖血脉和鉴定生肖守护神血脉这两项。他现在因为麒麟之力是初醒阶段,必须要等待一年时间,麒麟血脉才能与他的身体完全融合。到了那时候,齐岳才能拥有扎格鲁所说的在一定范围内察觉生肖守护神存在的能力,因此,在见到燕小乙和莫迪时,他才不会有感觉,必须要通过特殊的仪式,还要在近距离的情况下才能察觉出对方是不是真的生肖守护神,至于齐岳嘴里所说的心情,不过是杜撰的而已。

    齐岳正色道:“每个生肖守护神的能力都是不同的,与自己所继承的生肖息息相关。至于羊嘛,我记得不错的话,如果血脉引动好的话,羊回得到阳盛的能力,也就是说,在你做床上运动的时候能够更长久一些。如果效果不太好的话那可就说不准了,一般来说,阳痿的可能性比较大吧。不过,我估计你也不在意这些,我们就直接试试好了,说不定会是好的效果呢?”

    燕小乙全身一震,赶忙道:“别,别,先别试呢。”他赶忙深吸几口气,脸上愤怒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虽然看着齐岳的目光依旧有些复杂,但恨意却已经消失了,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我现在心情好多了,应该可以开始了。”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你的心情不算太重要,作为生肖之王,我的心情才是更重要的。刚才你骂我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心情可不是很好。来吧,我们开始。”作为一个曾经的小流氓,要论起插科打诨来,十个燕小乙也不是齐岳一个的对手。燕小乙的性格齐岳早句摸清了,他性格高傲,对自己的相貌、身份都很有自信,对女人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别的或许燕小乙因为面子会不在意,但关系到男人最重要的东西,一向有女人缘的燕小乙就不可能不在意了,是个男人,都不会希望自己是阳痿吧。

    “等一下。”燕小乙有些窘迫的道:“那,你要怎么才能心情好一点?”

    齐岳双臂环抱在身前,嘿嘿一笑,道:“简单的很,你要是认我做个老大嘛,我心情就应该好点了。毕竟,帮自己兄弟总是要尽心尽力的。”

    “认你做老大?”燕小乙眼中的怒火再次升腾。

    齐岳无所谓的道:“随便你,我答应你姐帮你引动血脉我就肯定会做到。认不人老大就随你了,至于那个男人的能力嘛,我看你也不太需要。”嘴上一边这么说着,他心里可乐开了花,这么耍上燕小乙一次,有什么仇也都报了。

    燕小乙犹豫再三,道:“认你做老大有没有什么条件?”

    齐岳道:“简单的很,以后凡是我看上的女人,你不要再跟我抢就是了,这个条件不困难吧?”刚到清北大学齐岳就已经遇到了好几个美女,每一个都令他垂涎,而燕小乙一向很受美女欢迎,又与自己同校,先弄掉这个情敌,对自己今后四年的大学生活自然有利的多了。

    燕小乙明显松了口气,道:“这个简单,天下美女多的是,我跟你抢什么?上次那个什么娜娜我只是玩玩而已。好,那我就认你当老大好了。”一边说着,他退后一步,无奈的叫了声老大。

    齐岳满意的道:“好,你以后要记住,一日是老大,终生是老大,只要你做好小弟,你大哥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燕小乙无奈的点着头,嘴里却嘟囔道:“似乎我比你年纪要大吧。”

    齐岳现在可谓是志得意满,也没去理会燕小乙的自言自语,“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还是第一次用这麒麟鉴定术呢。”一边说着,齐岳缓缓闭上了双眼,当他双目闭合的一刹那,在场的其余四人突然都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先前还是个痞子的齐岳,身上突然散发出一层无形的威严,虽然是闭着眼睛,但他的身体却显得异常高大。

    “吾以麒麟之血为引导,以麒麟之名义呼唤你们,守卫着东方的十二生肖战士啊!显现出你们的属相吧。”齐岳抬起自己的右手,咬破中指向空中轻轻一弹,一滴血珠飘然而出,齐岳双手比出一个怪异的手形,那滴弹出的血珠突然飘散了,一层很淡的红色光芒以圆形向外扩散,笼罩于方圆十米之内。首先出现反应的就是明明,当血光笼罩住她的身体时,淡淡的五彩光影凭空出现在她背后,凝聚成一只五彩锦鸡的样子,光影虽然很淡,但还是能够清晰的辨别。

    第二个出现反应的正是燕小乙,他背后出现的光影是白色的,两支灰色的长角,一身白色的短毛,确实是一只羊的模样。

    紧接着,在燕小乙背后虚影出现后的瞬间,莫迪身后也出现了一层淡淡的白光,白光中首先浮现的是两个红点,如同璀璨的红宝石一般耀眼的红光散发而出,看上去异常可爱的雪白兔子在虚幻中出现,两只前爪抱在身前,栩栩如生。比起燕小乙背后的光影,这只兔子明显要清晰的多了,甚至可以看到毛发上的纹理。

    明明大喜,“太好了,你们果然是生肖守护神,莫迪姐的生肖兔血脉是先天觉醒,难怪腿力那么强劲呢。”

    生肖的觉醒分为先天和后天两种,先天觉醒者,天生就能拥有部分生肖守护神特殊的能力,像莫迪、姬明明以及霸王龙海如月都是如此,而齐岳和燕小乙都属于后天觉醒者,后天觉醒就需要天引或者生肖之王的辅助才能完成。后天觉醒者只有在觉醒后,才能领悟到属于自己的生肖技能,但觉醒后,在五云之前,进步的速度却要比先天觉醒者快一些,因此,不论是先天觉醒还是后天觉醒,到了五云左右的境界后,实力几乎相差不多。当然,像海如月那样拥有一定西方血统的特例除外,齐岳继承的麒麟血脉因为修炼困难,也不计算在内。

    就在众人以为这个生肖鉴定仪式已经结束之时,又一个虚影出现了,虚影是灰色的,虚影中,一只巨大的老鼠若隐若现,虽然比起燕小乙背后的虚影还要模糊一些,但这虚影的出现还是令齐岳和姬明明同时一呆,因为,这灰色的虚影正是出现在田鼠背后。

    姬明明失声道:“不会吧。齐岳,你也太祥瑞了。你的血脉都没有完全融合,居然就一次发现了三位生肖守护神战士。”

    田鼠楞楞的道:“我,我也是么?”

    姬明明笑道:“当然是了,你就是这一代十二生肖守护神中的生肖鼠,看来你这田鼠的外号还真没有叫错啊!”

    齐岳哈哈笑道:“人品,这就是人品,人品好的没办法。田鼠,看来咱们兄弟以后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那个,老大,你现在可以把我这个角和白毛弄没了吧。”燕小乙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他对生肖守护神到不怎么感兴趣,但对自己头上的角和白发却耿耿于怀。

    齐岳右手前点,食指按上了燕小乙的眉心,“麒麟指引,生肖归位。”淡淡的黑、银两色光芒一闪而没,燕小乙只觉得全身微微一颤,一股清凉的气流从眉心处飘然涌入,全身说不出的舒坦。他自己看不到,但莫迪、姬明明和田鼠却看的分明,燕小乙的发根迅速变黑,逐渐将白色吞噬,一头短黑发代替了原本的白发,而他额头上那两个突起也渐渐变得平复下来。

    “好痒啊!”燕小乙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额头,当他发现额头恢复平坦之时,不禁心中大喜,“没了,真的没了,太好了,老大,谢谢你。”

    齐岳有些得意的道:“怎么样,老大不是让你白叫的吧。以后跟着你老大我,保证有你的好日子过。”

    姬明明道:“你的初醒迹象虽然已经被齐岳的麒麟气息引导归位,但却并没有真正的觉醒,现在齐岳还没有帮生肖守护神战士觉醒的能力。等今年夏天的时候,我带你们一起去一趟西藏,到那里请扎格鲁大师帮你们觉醒后,我们的阵营就真正多了三位生肖守护神战士了。”

    原本对立的矛盾在生肖守护神的奇异中消失了,姬明明络绎不决的给刚刚发现的三位生肖守护神战士讲述着关于生肖守护神的故事。齐岳也乐得清闲,自己坐在一旁的大树下打起瞌睡,与燕小乙之间的恩怨也算是化解了,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齐岳的意识已经逐渐沉入睡梦中时,头上突然一痛,顿时让他清醒过来,“我日,谁打我头。不知道麒麟的脑袋摸不得么?我正梦到和美女进行到关键时刻……”看着姬明明偷笑的样子,他有些无奈的站了起来,“田鼠呢?莫迪老师呢?”

    明明没好气的道:“你真是在什么地方都能睡的着。田鼠和莫迪姐已经回学校去了。走吧,咱们也该回去了,小乙下午还有课呢。”

    齐岳看了一眼旁边重新恢复意气风发的燕小乙,有些酸溜溜的道:“这刚认识几分钟啊,就小乙、小乙的叫上了。”

    明明哼了一声,道:“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都是最好的兄弟姐妹,我直接叫他名字怎么了?”

    燕小乙解决了自己头上的问题显然心情大好,走到齐岳身边,低声道:“老大,放心吧,我答应过你,你看上的女人我一概不挑逗。”

    齐岳看了燕小乙一眼,眼神中分明在说,算你小子识相。三人重新回到大道上,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奔清北大学而去。

    当他们回到清北大学校门口时,姬明明看着学校门前一辆挂着军牌的越野车突然有些兴奋的道:“咦,他怎么来了。”说着,第一个从车上跳了下去,燕小乙也跟着下了车。就在齐岳也准备下车之时,耳边却传来了出租车司机的声音,“先生,您还没给钱呢。”

    我,我日啊!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齐岳心中暗骂一声,幸好打车回来没多少钱,当着明明的面他又要表现的有点风度,只得无奈的付了车钱,这才从车上走了下来。他刚一下车,就看到学校门前那辆挂着军牌的车上跳下一名彪形大汉。齐岳虽然自以为身高不错,但看到这个大汉时,还是不禁有些自卑了。大汉身高足有两米,肩宽背阔,一身整齐的迷彩服穿在身上丝毫不觉得臃肿,那一块块坚实的肌肉将迷彩服完全称起,单是站在那里已经能够给人带来不小的压力了。

    明明兴奋的跑到大汉身前,拉着他的手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齐岳刚下车,需要过马路才能到他们身边,虽然他已经认为自己把明明当成好兄弟看待,但一看到她拉着别的男人的手,心中还是有些不是滋味,暗想,难道这大家伙是明明的男朋友?原来明明喜欢的是这种猛男型啊!完了,我没机会了。一边想着,他看了看自己身上毫不明显的肌肉,心中酸意更浓了。

    刚过马路,齐岳就听到那大汉用极为洪亮的声音道:“明明,我也想你了,你看,我这刚回来一听说你到这里上学,不就来找你了么。”

    齐岳撇着嘴走到明明身边站了下来,斜着眼睛看了大汉几眼,眼前这一身迷彩服的大汉相貌堂堂,一张黝黑而刚毅的面庞看上去气势逼人,多年养成的流氓习气使齐岳不禁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喂,你是谁啊!想什么想,我家明明是你随便就能想的么?”

    大汉明显楞了一下,眼中目光显得有些怪异,低着头看着比自己矮上一头的齐岳道:“那你又是谁呢?”

    齐岳哼了一声,挺起胸脯道:“你可听好了,我就是人见人怕,鬼见鬼吹灯的,超级无敌大帅哥齐岳了。更重要的,我就是明明的男朋友。”

    大汉眉头大皱,身上的气势顿时更盛几分,他那凌厉的目光看得齐岳心中不禁有些发虚,一旁的燕小乙见势不妙,赶忙道:“各位,我还有课,我先去上课了,你们聊吧。”说着,立刻施展脚底抹油大法,转身就跑,动作之快,令齐岳甚至怀疑他才应该是生肖兔。

    姬明明扑哧一笑,道:“行了,别在这里装腔作势了,齐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他叫姬德。”

    “什么积德?我还行善呢?我就知道唐鸡颗德,你,你刚才说什么,他,他是你哥?”齐岳这会儿才反应过来,不禁瞪大了眼睛。他怎么看,也看不出人高马大的姬德和姬明明有什么相像的地方。

    姬德眼神不善的道:“你还是第一个敢那我名字开玩笑的家伙,行,有胆子。”

    齐岳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道:“呃……,大哥你好,我不知道你是明明的哥哥,实在不好意思。”

    姬德冷笑一声,道:“你不是叫行善么?不用不好意思。”一边说着,一边向齐岳伸出手,做出一个要握手的姿势。

    “大哥,你千万别跟我客气,大家都是自己人,这握手就不必了。”笑话,齐岳的小说可没少看,这握手较力的事他听的多了。姬德那双大手,跟扑扇似的,他毫不怀疑那一根根像小棒锤似的手指能够轻易的捏碎自己的骨头。

    姬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想跟齐岳一般见识,转向明明道:“明明宝贝儿,这家伙真是你男朋友?当年你小时候我可就说过,以后谁想娶我妹妹,首先要打的过我,这样才能证明他有保护我妹妹的能力。看他这德性,行不行啊!”

    齐岳愤然道:“男人不能说不行。”当姬德目光刚落在他身上时,他赶忙又加了一句,“但可以说不要。”

    姬明明笑道:“大哥,你别理他,这家伙就这样子,你这次从部队回来还走么?”齐岳这才注意到,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姬德肩膀上挂着两杠一星,居然已经是少校军衔了。

    姬德对自己妹妹可要和气的多,“这次回来应该不走了,爸说最近组织了一个特殊部队,让我回来加入年。小妹,你下午有课么?没课的话跟我回家吧,咱们一家人也好团聚团聚。过两天我就要去报到了。”

    明明笑道:“好啊!哥,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我们就一起回去吧。好几年都没像这样一家人团聚了呢。哦,对了,我还要带一个人回去。”

    姬德楞了一下,指着旁边的齐岳道:“不会就是他吧。明明啊!不是我说你,你也知道爸是什么脾气,你觉得爸能喜欢像他这样的人么?”

    姬明明俏脸一红,道:“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拉。我和齐岳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我是有特殊原因才必须带他一起回去的。”他们兄妹在交谈着,并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齐岳在听了姬德的话后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姬德道:“那好吧,随便你,反正回去后你自己跟爸、妈解释就行了。小妹,这可是你第一次带个男人回家。”说完,他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齐岳看了明明一眼,道:“你跟你哥回去吧,我自己在学校里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静一些,不让情绪外露。

    明明低声道:“那怎么行,如月姐一再交代我要看好你,你也知道,麒麟在第一年的初醒阶段是最危险的,这个时候你还没有能力找到其他生肖守护神,等你明年与麒麟血脉融合后,集齐我们十二生肖守护神就要好的多了。走吧,我家又不是龙潭虎穴,难道你怕了不成?”

    齐岳气往上撞,“去就去,孬种才怕呢。”说着,拉开后座的车门就蹬上了姬德的越野车。

    姬明明会心一笑,心中暗想,果然是请将不如激将,看你还能不跟我去。一边想着,她上了副驾驶一边,与自己的哥哥并排而坐。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