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十六章 麒麟臂现破苍穹

    姬明明并没有发现两人眼神的“交流”,见到自己的兄长,她显然很开心,笑道:“齐岳,你不知道,我哥可是军队里精英中的精英,虽然他还只是少校,但从军却已经有十年了,是咱们炎黄共和国最精锐的蓝龙特种部队第一教官。首长们经常说他是军队里不可或缺的人才。再加上他名字里有个德字,大家都叫他缺不得。是不是啊,缺不得哥哥。”

    姬德笑道:“那是首长们对我的爱护,小妹,当着外人你说这些干什么?”

    齐岳心中暗道,什么缺不得,分明就是缺德。

    姬德的车开的很快,技术极为娴熟,速度虽快,但却非常稳,并没有给人害怕的感觉,在这一点上,明显要比霸王龙海如月飚起车来强多了。

    越野车平稳的行驶着,一路上明明跟姬德有说有笑,齐岳自己坐在宽敞的后座一言不发,他越来越发现,如果一个人没有本事,确实会被人看不起。想让别人看的起自己,就必须要不断的付出努力才行。

    车开了大约有四十分钟,姬德在一个小区前停了下来,小区门口有两名合枪实弹的军人站岗,看了一眼姬德的车牌,就放行了。到了这会儿,就算齐岳再傻,他也知道明明应该生长在一个军人世家中。

    小区看上去很简朴,一共只有四、五栋楼,每一栋都是十八层,很标准的建筑,小区虽然不算豪华,但绿化却非常不错,绿化面积几乎占到了百分之七十以上。姬德找了一个路边的停车位停下车,三人从车上走下来,明明依旧保持着兴奋的劲头,拉着齐岳道:“看,这就是我家。”

    姬德看妹妹拉着齐岳的衣袖,皱了下眉头,道:“走吧,咱们赶快上去。”一边说着,他走到距离车最进的一扇门前飞快的按了几十个数字,门喀的一下打开了,一进大楼,齐岳就感觉到这里有些怪异,但仔细看时,又觉不出怪异在什么地方。

    三人乘坐电梯一直来到十一楼,从电梯下来,齐岳发现,这一层楼只有一个门户,门上有三个烫金的一字。门的右侧又是一个密码区,姬德同样按动几下,门自然的开了,明明笑道:“请吧,齐岳,你可是我家少见的客人呢。”

    走进大门,齐岳顿时吓了一跳,这是一个足有五十平米的大厅,地面上铺着黑白相间的大理石,一面的墙壁上有一台五十英寸的电视,黑色的沙发围成两个半圆,看上去有几分低沉的气息。好大的房子啊!看样子这一层楼似乎都是明明家的。

    “哦,谁回来了?”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从大厅一旁的过道中走出一个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左右的老人,老人看上去六十岁左右的样子,满面红光,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显然是在看报。身上穿着普通的家居服,老人看上去很普通,相貌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但是,从他身上齐岳却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气质,那是驾御万军的统帅气质。

    “爸。”明明和姬德几乎同时叫了一声,老人呵呵一笑,道:“原来是我的宝贝女儿回来了,哦,还有客人在。”老人抬起头,目光正好落在齐岳脸上,那是一双充满睿智的眼睛,深邃如同万丈寒潭一般,只是一瞬间,齐岳就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许多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或许是气机牵引的原因,他只觉得胸背一阵发热,身上顿时流露出一丝无形的气势。这温热的感觉齐岳再熟悉不过,那是麒麟图案浮现时才会出现的。心中不禁骇然,面前这位看似普通的老人只是看了自己一眼,竟然激发起自己的麒麟气息才能抵抗么?

    齐岳惊讶,老人也同样惊讶,从他看向齐岳的时候,他就发现这个看上去和女儿年纪差不多的青年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存在,老人阅人无数,这样的气质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心中微一思考,顿时惊觉,这竟然是一股领袖般的王者气质,而类似的气质自己只在多年老友身上才看到过。好一个特殊的年轻人。

    “伯父您好。”齐岳丝毫没有流露出自己平时的痞子气息,恭敬的向老人问好。

    老人微微一笑,道:“请坐吧。你是姬德的朋友,还是明明的朋友呢?”

    “他是小妹的朋友。”先前还一身霸气的姬德在见到老人后明显收敛了许多,以标准的军姿站在一旁,恭敬的说道。

    老人眼中光芒一动,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儿,明明一边拉着老人的手,一边补充道:“爸,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您还记得扎格鲁大师么?齐岳可是扎格鲁大师最为看中的人呢。”

    老人流露出一丝惊讶,“哦?原来是大师看中的人,那也不算是外人了。你们兄妹难得回来,都坐吧,陪我聊会儿天。”

    当老人先坐下后,齐岳才跟着姬德兄妹分别坐下,老人摘下自己的眼镜,把报纸放在一旁,向姬德道:“蓝龙那边的事你都交代清楚了?”

    姬德的坐姿和站姿同样标准,恭敬的道:“爸,我已经交代清楚了,随时等候首长命令。”

    老人点了点头,道:“那好,明天你就可以去报到了,我会给那边先打个电话。”

    “爸,哥哥好不容易才回来,您也不让他在家多住几天,我们也好多尽尽孝心。”明明有些怨怼的说道。

    老人淡然一笑,道:“他和你不一样,他是一名军人。作为军人,就要随时听从调遣,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他应该在的岗位上。不论什么身份,这一点都必须要做到。否则,我们军人以何立军威?好好做他的本职工作,就是对我最好的孝顺。”

    姬德猛的站起身,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是,首长,明天我就前去报到。军队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

    老人微微一笑,道:“行了,在家就不需要像在军队里那样。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休息吧。哦,对了,还没请教这位齐岳小兄弟在哪里高就?”

    老人的话很客气,但却始终带给齐岳无形的压力,老人刚才对姬德所说的话不禁令他大为钦佩,赶忙回答道:“我和明明一样,在清北大学。是大一的新生。”

    老人点了点头,微笑道:“清北不错,给我们国家输送了不少人材。听你的口音,应该就是京城人吧。”

    齐岳颔首道:“是的,我从小生活在景山区。伯父,您就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姬明明取笑道:“哦,没看出啊!齐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

    老人道:“明明,不得无礼。齐岳,你还是明明第一个带回来的男孩子,恩,小伙子很不错,在清北要好好学,今后只要能在一个适合自己的岗位上,就算是为国家做贡献了。”

    明明笑道:“爸,你刚才还跟哥哥说这里不是军队,你那一套怎么又搬回家里来了。”

    老人有些无奈的道:“你这丫头啊!好,不提国家,说说你们吧。清北大学的学业如何?”

    明明道:“我是您的女儿,还能差的了么?我可是外语系的才女哦。”

    老人看向齐岳,道:“那你学的是什么系?”

    齐岳有些尴尬的道:“我学的是哲学系。”

    老人楞了一下,“哲学系?那你以后准备当老师了?”旁边的姬德一听齐岳学的是哲学系差点笑出声来,他虽然没上过普通的大学,但也知道这哲学系一般是最没有出路的。

    老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失望,略微思考了一下,刚要说些什么,从先前他出现的过道中又走出一个人,此人身穿一身笔挺的军装,从过道中一出来就站定,道:“首长,您的电话。”

    老人站起身,道:“你们几个孩子先聊着,我去接个电话。李秘书,你给他们弄点水果什么的吃。”

    “是,首长。”李秘书毫无感情色彩的回答道。

    秘书?这军人居然是老人的秘书。齐岳眼看着面前这身材高大,一脸正气的军人,心中充满了骇然,这被老人称为李秘书的军人肩膀上挂着两杠四颗星的军衔,居然只是一个秘书。按照正常来推算,秘书比首长低三级,那这么说,老人岂不是一位上将了?要知道,上将可是炎黄共和国的最高军衔了,军委副主席也不过是这个级别。老人姓姬,姓姬,天啊!难道他就是二十年前,以炎黄共和国第一特种装备军军长身份,带领着手下子弟兵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军界神话,有着军神之称的炎黄共和国陆军总司令姬长明上将么?

    特种装备军,是炎黄共和国最优秀的一支军队,也可以说是整个炎黄共和国的王牌军队,全军战士都是从各大军区挑选的特种兵组成,他们要做的,就是完成各种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维护国内局势稳定,并且参与所有联合国维和部队,与恐怖份子对抗的超级精锐。

    明明显然看出了齐岳眼中的惊讶,扑哧一笑,道:“你一定是猜到我爸的身份了,出去可不能乱说哦,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是谁的女儿。”

    齐岳的心情依旧激荡着,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来一位上将家做客,而且还是一位最具有传奇色彩的上将,姬长明元帅不仅是国内第一元帅,同时,他在国际上也有着极高的威望,并且挂着军委副主席的职位。这是什么概念?难怪姬德会看不起自己了。

    一旁的姬德突然道:“小兄弟,我带你去看点东西。”

    明明笑道:“哥,你怎么又来了,每次有同龄客人来咱们家,你都要带人家去看你那些宝贝,也不问问人家会不会喜欢。”

    姬德哼了一声,道:“是男人,有不喜欢刀的么?齐岳,你叫齐岳是吧,去不去看看?”

    齐岳深吸口气,平复着自己有些激荡的心情,看了一眼姬德那有些挑衅的目光,淡然道:“去,为什么不去,我也很喜欢刀。”

    姬明明道:“那你们去吧,待会儿我和爸聊天好了。”

    在姬德的带领下,齐岳跟着他一起进入过道,过道并不算长,穿过两个门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宽阔的房间之中。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房间,足有上百平米,房间内显得很空旷,除了旁边的一台电脑和一张床以外,再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房间的地面齐岳很熟悉,和海如月那个练功房的地面是一样的。

    “你不是想让我看你的刀么?”齐岳平静的看着姬德,姬明明或许没看出来,但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姬德单独叫他出来,绝不是看看武器那么简单。

    姬德随手把门关上,齐岳清晰的看到,那外表普通的木门足有普通门三倍厚。姬德淡然道:“小子,记得我在清北大学门前说的话么?想追我妹妹,首先你要先将我击败。虽然我不知道明明为什么要跟着你,还肯让你跟我们一起回家,但是,我以后不希望看到你在她身边。第一眼看到你,从你闪烁的目光我就能看出你不是什么好东西。别的我可以不管,但是,你要想接近我妹妹就不行。叫你过来,主要是给你一个警告,以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和我妹妹在一起。”

    齐岳冷冷的看着姬德,痞子也有痞子的尊严,他知道姬德看不起自己,根本就不想再解释什么,男人不解释,他几乎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如果我说不呢?”

    姬德眼中精光大放,“不?你觉得你可以在我面前说这个字么?”

    齐岳冷然一笑,“如果我偏偏要说不呢?你会怎么样?打死我?还是打断我的腿?”

    姬德捏了捏自己巨大的拳头,“这个房间的隔音很好,打败我,你就可以说这个不字。否则,就滚远一点。”

    齐岳虽然明知道自己不是姬德的对手,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他此时心中早已热血沸腾,寒声道:“缺德,我忍你很久了。想动手那就来吧。”

    姬德楞了一下,“你叫我什么?妈的,军队里人家叫我缺不得,不是缺德。”

    齐岳眼含挑衅的看着他,“我就叫你缺德,怎么了?你舔我啊?”他虽然冲动,但却并不是没有仔细考虑过的,确实,他知道自己远不是面前这大汉的对手,可他却很清楚,在一位上将家里,姬德就算再愤怒也不会杀了自己,既然如此,打上一架又如何?大不了就是败,被他暴揍一顿,以自己墨麒麟的超强恢复能力,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正常。在没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齐岳又怎么会怂呢?

    “好。”姬德怒极反笑,身体微微一动,一记鞭腿猛的向齐岳抽来。鞭腿感觉上似乎没有回旋踢力量那么大,但周叔却给齐岳详细解释过,真正的高手是很少使用回旋踢的,因为回旋踢虽然威力更大,但同时也会将自己关节脆弱的一面暴露给对手,在同级别的高手对抗中,很容易被对方抓住破绽。而鞭腿的力量虽小一些,但正面带给对手的却是关节最坚硬的地方。姬德看似随意的一腿,绝不是燕小乙能够比拟的,腿尚未到,已经带来一股如同利刃般的劲风,在如此近的距离内瞬间形成腿风,可见他这一腿有多么强劲了。

    以齐岳的速度,根本连闪躲的机会都没有,眼看他一腿踢来,立刻大喝一声,“临。”双手以掌形迎上了姬德的攻击。

    中午的时候,齐岳就是凭借着雷的能力,以雷发电力,瞬间带给燕小乙麻痹的感觉才瞬间制胜的,而此时面对姬德,他不得不全力发出自己并不多的麒麟云力。而且是双发。

    姬德的腿到达齐岳身前瞬间,他的双掌已经立了起来,左手掌心中是一个红色的光球,而右手则是紫色,姬德只觉得腿上分别传来一股灼热和一股麻痹的感觉,去势顿时减弱了一些,这才轰击在齐岳的双掌之上。

    姬德的强悍,还是比齐岳想象中要猛的多,他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双掌处传来,双臂顿时被震开,姬德的腿直接抽上了他的胸口,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猛烈的撞击在身后不远的墙壁上。幸好齐岳在喝出九字真言的时候同时调动了风和水两种能力护在自己胸口上,虽然胸口一阵气闷,但骨头却并没有折断。

    只是一腿,齐岳的云力就已经耗尽了,虽然勉强算挡了下来,但他还是不禁心中骇然,今天见识过了莫迪的腿,但是,莫迪的腿力绝对没有眼前的姬德如此霸道刚猛,那是近乎无可抵御的庞大力量啊!

    姬德并没有追击,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原来你还是个异能者,怪不得敢和我叫嚣了。不过,异能者我见的多了,你这点火候,还不足以和我说那个不字。我刚才这一腿用了三成力,下一击将增加到五成,要是你还能挡的下来,也算你是条汉子,不是孬种。”

    姬德并没有给齐岳过多的思考时间,冷哼一声,左脚踏前一步,右腿闪电般抬起,动作和先前一模一样,又是一记鞭腿朝齐岳踢来。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齐岳那半吊子的卸力之法根本不可能发挥出作用,此时此刻,他心中充满了悲愤,既是因为被对方小看,同时也是悲哀自己的弱小。眼看着姬德一腿踢来,他只来得及将身体向旁边一侧,再次用双手朝姬德的腿挡去。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齐岳骇然发现,姬德这一腿所带起的劲风并不是向自己冲击的,反而产生了一股吸扯之力,竟然吸住自己的身体朝他的腿上迎去,就像飞蛾扑火一般。

    姬德的目的很简单,正如齐岳想象的那样,他当然不是想杀掉齐岳,但为了自己的妹妹,他却要给齐岳一个永久的教训。此时,他的脸上那不屑的表情更加明显了,从齐岳身上再没有发出先前那种奇异的光彩,他就知道齐岳已经不可能抵挡住自己的攻击。

    腿至,就在那如同钢柱一般的大腿扫到齐岳的双臂之时,突然,齐岳背后被房间中灯光投在地上的影子动了一下,紧接着,就在那一瞬间,齐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产生出一股汹涌的热流,异常澎湃的灌输到自己的右臂之上。他的左臂下意识一退,右掌横扫直接拍在姬德的小腿上。

    砰的一声闷响,齐岳惊讶的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巨大冲击力传来,姬德那至在必得的一腿,竟然就那么被自己的右掌挡下了。

    姬德心中充满了震惊,就在那一瞬间,当齐岳的右掌拍在他小腿时,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就像踢中了铁板一般,剧烈的反震力竟然令他的右腿比踢出时更快的收回,在反震力的作用下,他甚至向后退了一步。

    五成力,在军队中能够挡住自己五成力一腿的人屈指可数,可面前这个像痞子的小子竟然只是拍出一掌就将自己的腿力震了回来,这证明了什么?

    就在姬德有些发愣之时,他眼前的齐岳突然变了,原本黑色的双眼突然变成了一黑一银,他的右掌握拳,做出一个进步冲拳的动作,猛的一拳向姬德的方向虚空轰去。

    这并不是齐岳所控制的,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变了,内心深处一个熟悉的声音低吼着,“麒麟的尊严不得触犯,麒麟臂现破苍穹。”

    在那一瞬间,齐岳有些散乱的长发根根竖立,全身散发出一层黑色的气息,双眼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黑、银两色光芒透拳而出,彼此缠绕着凝结成一条手臂粗细的光柱,直奔姬德胸口而去。

    姬德古井不波的面容突然流露出一丝惊恐,因为他突然发现,身体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他那巨大的身体竟然被巨大的压力所笼罩,无形的气势逼迫着他竟然只有硬拼一途。

    “闪开。”齐岳狂吼一声,黑银两色虚影在他背后浮现而出,虽然只是一闪而逝,但却在瞬间将他的气势提升到了极限。

    轰——

    不论是齐岳还是姬德,在那黑银两色光芒爆发前,谁也不可能想象到会出现如此结果。整座大楼都因为这简单的上步冲拳而剧烈的震荡了一下,巨大的轰鸣声恐怕整个小区都能清晰的听到。

    姬德跌倒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墙上那直径一米的大洞,脸色如同纸一般惨白。就在刚才那一瞬间,锁定他的气势突然波动了一下,将他震的向旁边跌退出一步,紧接着,黑、银两色混合光芒就已经与他擦身而过,轰击在他身后数米外的墙壁上。

    姬德的进攻并不是他的最强项,他最强的其实是防守,但是看到齐岳攻击所造成的效果,他很清楚,就算自己使出十二成的力量,也未必能防的住如此攻击。何况之前因为他对齐岳的轻视,根本就没有凝聚全部力量来与齐岳战斗。

    齐岳也楞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个熟悉的声音消失时只说了一句话,“麒麟最强的永远是右臂。”

    砰的一声,门猛的被撞开了,先前那位秘书一个箭步冲了进来,虽然他已经是大校军衔,但动作依然非常敏捷,这房间就算隔音再好,那令整个小区都为之震撼的声音外面也不可能听不到。

    秘书一眼就看到了墙上那个大洞,眼神顿时一阵收缩,手中一把微型手枪毫不犹豫的指向了齐岳。明明仅随他身后进门,看到眼前的一幕也不禁一呆。

    此时姬德正从地上爬起来,赶忙道:“李叔叔,没事、没事。”

    李秘书眼中流露出询问的目光,姬德已经几步上前走到齐岳身旁,搂着他的肩膀道:“我和这位兄弟只是切磋切磋而已。”

    李秘书眼中吃惊的光芒是无法掩盖的,“小德,难道你败了?”

    姬德有些尴尬的道:“是啊!没想到齐岳兄弟居然这么强,没事了。”

    李秘书苦笑道:“恐怕不出两分钟,首长这里至少会来上百人。”他说的一点错都没有,话音刚落,外面已经传来密集的敲门声,令齐岳大为吃惊的是,他竟然从房间的窗户处看到了一架武装直升机。

    十分钟后,当老人眼含深意的处理完所有事,使家里重新恢复平静后,齐岳还有些呆滞。他到不是因为那突然出现的特种部队感到惊讶,毕竟,保护一位首长的部队一定是精锐中的精锐,他的呆滞是因为自己,麒麟臂现破苍穹这简单的七个字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坐吧,齐岳。”老人微笑的回到大厅,在主位的沙发上做了下来,仿佛先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大厅中只剩下齐岳、明明、姬德和老人。明明一家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齐岳身上,看的他一阵不自在。听到老人的招呼,这才走到明明身旁坐了下来。

    “不愧是生肖守护神之王,你又一次让我看到了我们东方守护者的神奇。”老人眼中流露着欣赏的光芒。

    齐岳心中一惊,“您知道?”一边说着,他还看了身边的明明一眼。

    老人点了点头,道:“当初我第一次见到扎格鲁大师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了。而且,在我国军方中,一直有着一支特殊的部队,他们中的组成人员有很多就于东方守护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们这些东方守护者和我们军队的目的是一样的,我们都是为了保护我们的祖国。彼此相助才能将力量发挥到最大,也能让我们炎黄共和国更加稳定、强大。”

    明明低声在齐岳耳边道:“只有我爸爸和炎黄共和国极少数高层才知道我们的存在。”

    老人微笑道:“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我十分佩服你们这些一直默默守护着国家的人,所以,我代表国家感谢你们,也愿意代表国家给予你们一切需要的帮助。刚才的事我就当作没发生过,如果德儿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代他向你道歉。”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