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十八章 麒麟臂的奥秘

    “就是麒麟?”齐岳已经听出了些什么,他并不是笨人,只是因为獬豸所说的这些实在太新奇了,这才使得他有些懵懂。

    “不错,就是麒麟。不论麒麟修炼到何等境界,生存的寿命也不可能超过一千五百年。这也是为什么麒麟后来终于灭绝的根源。但是,在麒麟有限的一千五百年中,只要稍微努力一些,按照麒麟的修炼方法潜心修炼,最多五百年,就能成为一位超级强者。甚至可以与万年凶兽相媲美。也就是说,麒麟修炼的速度是其他上古巨兽的二十倍。你那些生肖伙伴继承的血脉,其实都是从上古巨兽流传下来的。他们都能通过修炼变得强大,作为神兽之王的传承者你为什么不能?”

    齐岳心中大喜,“这么说,如果我按照真正的修炼方法进行修炼,在短时间内就能成为一代高手了?”

    獬豸道:“有一点我要事先警告你,也可以说是提醒你。你要记住一个道理,木秀于林风必催之,就算你今后实力变得强大了,也要尽量隐藏,除非必要,不要在人前显露。只有让别人低估你,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或者说更容易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明白么?”

    齐岳嘿嘿一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对吧。拌猪吃老虎我喜欢。”

    獬豸微笑道:“你明白就好。今天我帮你引动了麒麟血脉中麒麟臂原始的力量也是迫不得已的,麒麟的尊严不容触犯。但是,这种情况只有这一次,今后就要依靠你自己了。现在你是不是感觉自己的云力都已经消失了,那是因为麒麟臂透支了你体内的能量,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当然,如果你按照正确的修炼方法来修炼,这个时间就要变得短很多了,想真正使用麒麟臂和九字真言,你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现在,我们的话题可以回到最初,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跑到你身体里么?我现在可以回答你了。”

    “为什么?就因为我继承了麒麟王的血脉?”

    “可以这么说吧,但也不完全对。因为你所继承的血脉是麒麟一族中最为强大的,所以,麒麟王流传下来的血脉中有着极为浑厚的麒麟本源之力,而这本源之力中,尚有一些麒麟王的神识留下。那天在我发现你的麒麟血脉后,用我自身的血脉为引,引出了麒麟王那留存的神识,在麒麟王的准许下,我成为了你的影子。所以,我现在已经是你的仆人了。能够成为一位麒麟王的影子,是所有獬豸最期待的事情。因为,当麒麟王真正强大起来后,作为麒麟王的影子,就可以从一个不纯血的獬豸变成纯血的麒麟,从而上位到麒麟一族之中。你不用惦记麒麟王的神识了,他最后的神识只能叮嘱我一些事,现在已经完全消散,麒麟王的血脉现在可以说真正属于你一个人。”

    齐岳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似乎有一股异常温和的情绪充斥着他的身体,就像父亲抚慰着自己的儿子似的,他从小就没有亲人,这突然出现的感觉令他心神俱震,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所继承的麒麟血脉是如此真实的存在着,而带给自己这如同父亲般感觉的气息,应该就是麒麟王所留下的。“能够成为麒麟王的继承者是我的荣幸,獬豸大哥,谢谢你告诉我这些。那影子又是怎么回事呢?你成为了我的影子,对你和我有什么影响?”

    獬豸似乎感受到了齐岳的情绪变化,“成为了你的影子,相当于把我自我封印在你身体里,我的气息、血脉、能力,都会在你的麒麟纯血下潜移默化,所以,我不可能帮你对敌,也不可能成为你的守护者。但是,成为你的影子,我也可以进入你的内心世界,了解你以前发生过的事情,虽然这个了解只有一次机会,但对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了解了你以后,我就可以根据你的性格特点和身体情况,将我心中记载的知识传授给你,辅助你修炼,指点你修炼中的能力和技巧,在特殊条件下,还可以引动你的麒麟血脉,帮助你使用麒麟真正的力量。麒麟从诞生时的弱小到成长后的强大,有影子的指点,必然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可以说,你我同心,对你,对我,都有着莫大的好处。我的主人,来龙去脉我都已经说清楚了,你还有什么疑问么?”(小说)

    齐岳摇了摇头,“谢谢你,獬豸大哥,我想,我会成为一位合格的麒麟。现在,我想请你开始教导我真正的修炼之法。我想尽快让自己变得强大,身为麒麟,我不希望再有人用姬德那样的目光来看我。我要成为真正的强者。”

    “好。”獬豸有些兴奋的在齐岳心中大吼一声,“我的话并没有白费,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脱掉你的上衣。”

    齐岳将上衣脱下,露出比以前要宽阔不少的肩膀。

    “真正的修炼方法要你自己去感受,当你的修炼出现纰漏之时,我会加以指点。你集中精神,下面,我要帮你引动麒麟血脉,让你自己来感受修炼之法中的奥秘了。这是只有你能看到的东西。”话音一落,一股灼热的气流顺着齐岳小腹的丹田油然而升,以直线的方式直接朝齐岳的大脑处涌去。

    随着热流的冲击,齐岳身体的温度急剧上升,他隐约听到一声低沉的咆哮声,紧接着,胸前的麒麟已经浮现出来,巨大的麒麟图案从前胸到背后,由虚幻到真实,清晰的呈现在他皮肤上。黑色的身体,银色的毛发,黑、银两色纠缠盘旋着的独角,充满了无形的霸气。背后的四色祥云这一次动了起来,分属雷、火、水、风的四属性祥云,分别出现在麒麟的四肢下方,麒麟脚踏四云,一层黑、银两色的光芒渐渐笼罩在齐岳身体周围。

    麒麟图案的眼眸亮了起来,黑、银两色光芒一闪而没,就在这一刹那,齐岳已经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地方,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立体而透明的麒麟身体。

    那巨大的麒麟身体缓慢的转动着,虽然它是透明的,但齐岳也能看的出,呈现在眼前的麒麟和自己身上的图象竟然一模一样。奇异的一幕发生了,齐岳记忆中的升麟决突然涌上心头,紧接着,在那透明麒麟的身上,从脚下开始,同时出现了紫、红、蓝、青四色光芒,光芒并不是整体上升的,而是化为丝线状态,缓慢的顺着麒麟四肢向上攀升,那丝线并不算非常复杂,但四色光芒逐渐运行到麒麟身体时,四种光丝在相互的纠缠中,逐渐变得混乱起来,看的齐岳一头雾水。

    想通了这一点,齐岳顿觉心中豁然贯通,眼前看似紊乱的经脉也不再那么无迹可寻,在那四色能量的运转中,似乎包含着天地至理,齐岳的心神被这至理所吸引而不可自拔。

    獬豸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现在看到的东西只有你自己能够看到,但我从你心中,却能感觉到你已经想通了些什么。作为你的影子,我的能力只能让你三次看到这样的情景,因此,你必须要在三次之内,将这些牢牢的记住,然后才能开始修炼。今天是第一次,下面,我要开始变化了,麒麟能力的使用方法与修炼之法同样重要,你要看清楚了。”

    齐岳眼前不断变换的人形和麒麟形态缓缓的消失了,紧接着,接连九个大字凭空浮现在齐岳眼前,正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九字真言。紧接着,又是一个人形浮现,但这一次,人形却不再是静止不变的,九个大字,逐一放大,而每一个字放大的时候,人形都会有不同的变化,连体内经脉也在随之变化着。

    看着眼前的一切,齐岳不敢有丝毫懈怠,虽然还不完全明白,但他尽量将这些牢牢的记在自己心底。

    沉迷于不断闪烁的光影之中,齐岳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这些光影终于消失之时,獬豸的声音才再次出现,眼前的一切重新恢复了正常,齐岳看到的,还是自己那空旷的空间。

    “作为麒麟之中的王者墨麒麟,你除了具有我所说的那些能力以外,还有着两种其他麒麟所无法比拟的能力。其一,就是你的自愈能力,麒麟一族自身愈合能力本就很强,而墨麒麟则比普通麒麟还要强上几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墨麒麟几乎是不可能杀死的,当然,这是指你在拥有了墨麒麟真正的能力之后,即使是现在,你自身的愈合能力在真正的麒麟血脉引动后,也极为强悍。这超强的愈合能力最好的地方,就体现在麒麟臂的应用上。麒麟臂的攻击我已经跟你形容过了,普通麒麟,终其一生,真正的麒麟臂攻击力也只能使用一次,因为,他们一旦释放了麒麟独角的全部能量,独角就会消失,他们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但是,墨麒麟却是所有麒麟中的例外,在那超强的愈合能力作用下,虽然用出终极麒麟臂会使墨麒麟变得极为虚弱,但却并不会死,在一定时间内,墨麒麟独角还能够重生。”

    齐岳全身一震,骇然道:“那就是说,墨麒麟不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只要释放我的终极麒麟臂,就可以将敌人完全杀死,而我的独角还能够生长出来,那我岂不是天下无敌了?还用修炼什么?”

    獬豸道:“当然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是一个平衡的世界。虽然墨麒麟是强者中的强者,但也同样有着制约的作用。对于像你这样连麒麟基本能力都没拥有的人来说,发动终极麒麟臂,虽然也能够重新生长出独角,但时间却是五百年。要知道,麒麟的寿命才不过是一千五百年左右。而墨麒麟的实力越强,独角在使用后恢复的时间也就越短。也就是说,与普通麒麟相比,你在使用了麒麟臂的终极能力后,唯一不同的就是可以不死。而在你那虚弱的很长时间中,因为所有自愈的能力都在麒麟角处,因此,你的身体会变得非常脆弱,随时都有可能被原本比你弱小很多的生物杀死。因此,不论是麒麟还是麒麟王,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轻易使用自己的麒麟臂,这一点你一定要牢牢记住才行。”

    齐岳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大自然一种平衡,点头道:“那墨麒麟的另一种特殊能力又是什么呢?”

    獬豸道:“另外一种特殊能力非常玄妙,我只知道它的存在,但却不知道体现在哪里。历代麒麟王诞生之后,都会有这种特殊能力的存在,据我所知,似乎每一代麒麟王在这方面所得到的特殊能力都不相同,只有等你通过修炼变得逐渐强大后,才能自己体会出来。”

    齐岳深吸口气,道:“原来如此,看来一切都要依靠我自己的努力了。”

    獬豸道:“修炼也不可操之过急,你拥有着麒麟血脉,就相当于拥有了这个世界上人类所能具有的最好资质,只要循序渐进,你必然能够成为那些生肖守护神中真正的王者。我要进入沉睡了,今后除非是你需要我的时候唤醒我,否则我是不会醒来的。你需要下次修炼时我再帮你引动血脉中的修炼方法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先不需要了,如果连续看三次,或许会记忆的深刻一些,但就算记忆的再深刻,如果没有理解的话,也必然会有所漏洞,我想先修炼一段时间,等我在修炼过程中遇到一些困惑和疑问时再看第二次,这样,带着问题来看,我想,我不但会记忆的更深刻,而且也会得到的更多。”

    獬豸赞许的道:“你现在已经向着麒麟的方向而努力了,再见,我的主人。”

    齐岳陷入了沉思之中,并没有因为獬豸的离去而变化注意力。现在,他的脑海中满是先前那梦幻般的记忆,搜寻着这些记忆,整理着那看似纷乱的脉络,思考着自己该如何修炼。

    “砰、砰、砰。”敲门声将齐岳从沉思中惊醒,他这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齐岳,今天你该去上课了吧。”明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齐岳从床上跳下,头突然有些发晕,感觉上昏昏沉沉的,“好了,我这就出来。”一晚没睡,大部分时间又都花在思考和记忆上,对他这平时很少思考的人来说,确实是很大的负担。

    穿上自己昨天穿的衣服,齐岳使劲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这才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一出门,他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香气,抽动了两下鼻子,正好看到大厅的桌子上已经摆上了丰盛的早餐,许晴和沈云正坐在那里已经开始吃了。

    沈云微笑道:“来一起吃吧。”

    齐岳赶忙摇了摇头,道:“算了,我还是去食堂吃好了。”说着,赶紧钻进了洗手间洗了把脸,拿上自己的书就离开了宿舍。

    看着齐岳离开的身影,许晴哼了一声,道:“真是个胆小鬼。这家伙,连吃饭都不敢和我们一起吃。”

    沈云道:“看他样子到是挺老实的,昨天他是不是被你那个什么条约吓到了。”

    许晴扑哧一笑,道:“天知道,吓到也是他活该,谁让他跑到咱们女生宿舍来住的。”

    “什么条约啊!”明明从房间中钻了出来,坐到桌子旁,老实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许晴低声将昨天她写个齐岳的条约简单了说了一遍,三女对视几眼,不禁一同笑了起来。只不过她们笑容中包含的意义却是不一样的,明明是在心里偷笑,自己这两个舍友居然把齐岳当成了老实人,恐怕以后有的她们好看了。

    吃过早饭后,齐岳问了几个清北的学生,这才在这巨大的校园中找到了哲学系上课的地方。明明叫他的时间很合适,当他来到课堂时并没有迟到。因为昨天晚上思考带来的疲倦,今天齐岳难得没有先扫描一下教室中有没有美女,随便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了下来。把书随手放在桌子上,趴在那里就睡了起来。

    这间教室很大,但学生却没有多少,足以容纳二百名学生的阶梯教室只有三十几名学员,毕竟,选择哲学系的人还是很少的。齐岳这个陌生学员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毕竟,他相貌说不上英俊,又没有什么足以吸引人的地方,已经来到教室的其他学员们依旧在低声聊着天,谁也没去注意这个一进教室就开始睡觉的家伙。

    上课铃响,当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老师从外面走进来时,教室顿时变得安静了许多。可惜,这声音不小的上课铃却依旧没有唤醒已经进入梦乡的齐岳,吃饱了睡觉,绝对是一件美妙的事。

    大学的课程并不像中学那样刻板,也没有那么严谨,老师用心的教,至于学员们学不学,老师一般是很少管束的,毕竟,如果你要不好好学的话,就不可能拿到足以毕业的学分。在清北这样的名牌大学中,学生们的素质普遍很高,老师也相比其他大学要严谨一些。

    上课开始了,前二十分钟与平常并没有什么区别,课堂上这位姓李的老师正用他那一贯严肃的声音教着这堂古典哲学课,就在二十分钟刚过的时候,一个不协调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课堂上。

    “哼——噗——,哼——噗——”清晰的呼噜声,带着吹气声从教室后面传来。所有学员都楞了一下,紧接着,教室中顿时传来一阵哄堂大笑。毕竟,齐岳的呼噜声实在太有水平了,抑扬顿挫,高低音配合的极为奇妙,尤其是最后那一吹,绝对是一流水准。

    李老师严肃的脸顿时变了颜色,他已经很多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了,被学生笑场,这是任何一位老师都无法容忍的,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手中的板擦就扔了出去。

    不愧是姓李,这位李老师光荣的继承了小李飞刀的传统技能,现在他不是一个人,这一刻,小李飞刀的灵魂附体,所发挥出的准确性,使那块板擦带着呼啸的声音划出一道美妙的抛物线,直奔那呼噜的主人而去。

    砰,不偏不斜,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板擦顿时砸在了齐岳头上。

    “我日,操XXX,谁他妈的找死。”几乎是下意识的,齐岳猛的站了起来,一脸的怒容。

    不论是谁,在正睡的香甜时被吵醒也绝不会高兴,更何况齐岳一向最讨厌别人打扰他睡觉,痞子本性顷刻间发挥无疑。当他站起来时,才逐渐清醒过来,有些茫然的看着其他学员那呆滞的目光,以及气的全身发抖的李老师,这才想起自己正在课堂之上。

    “你,你,你……”老师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齐岳挠了挠被砸疼的脑袋,尴尬的道:“这个,老师,我不是骂您。您当我放屁好了。”

    李老师看着齐岳流露出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全身不禁一阵颤抖,作为清北大学哲学系有名的教授,他还是第一次在课堂上被人如此痛骂,“你给我滚出去,到外面罚站,等我上完课,再带你到教务处处理你的问题。”

    齐岳耸了耸肩膀,拿起自己的书,毫不留恋的向外走去,他才懒的为自己辩解,更何况上课睡觉、骂老师这样的事确实是他不对,尊师重道他多少还懂得。当齐岳刚刚走出教室门的时候,隐隐听到那位李老师口中说着,“败类,这样的败类居然也能进清北,这种随口骂人的社会渣滓就应该……”

    原本心中的些许歉疚在听了这句话后顿时荡然无存,眼中闪过一道冷光,重重的将教室门带上,自己靠在走廊的墙壁上,败类、渣滓,哼,我就是社会的渣滓,这位老师的素质似乎比我也高不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齐岳撇了撇嘴,带着先前的睡意,靠在走廊的墙上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齐岳睡觉的工夫确实不错,虽然还做不到走路也能睡的地步,但站着睡的绝学却在他初中时候就已经练会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突然感觉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使他从睡梦中惊醒,刚想开口怒骂,顿时想到有可能是那位老师,到嘴边的话顿时收了回去,睁开了眼睛。

    与想象中的不一样,面前并不是先前那位用板擦砸自己的老师,而是一张漂亮而熟悉的面庞。出现在齐岳面前的,正是那天他刚进清北校园碰到的美女,那时他还有意撞掉了人家的书,没想到却在这里又遇上了。

    少女的目光落在齐岳的肩膀上,掩口轻笑,“你还真能睡啊!怎么站在这里呢?”

    齐岳顺着少女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顿时有些尴尬,因为那里有着明显的口水痕迹,显然是自己先前歪着头睡觉留下的,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被老师赶出来了,不睡觉还能干什么?学姐,你不会也是哲学系的吧,怎么没上课?”

    少女微微一笑,全身散发的清雅气息不禁看的齐岳眼睛一阵发直,“我不是哲学系的,这栋教学楼除了哲学系以外还有外语系,难道你不知道么?”

    “我还真不知道,我昨天才刚入学,清北这么大,想弄清楚恐怕还需要些时间吧。”

    少女道:“那你又怎么到外面罚站呢?今天应该是李老师的课吧。”

    齐岳哼了一声,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就是上课睡觉而已。他还说要带我去教务处处理。”

    少女噗嗤一笑,道:“你啊!清北是咱们炎黄共和国最好的学校之一,上课一定要认真听课,睡觉可不是这个时间应该做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少女说的话,齐岳心中突然有种亲近的感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今天面前的少女依旧是一副清新的打扮,长发梳成马尾,宽松的上衣,兰色的牛仔裤,看起来格外舒服,俏脸上没有一点脂粉留下的痕迹,全身都充满了青春的气息,但看上去偏偏又是那么的雅致。最吸引齐岳的就是她在牛仔裤中包裹着的那双圆润修长的美腿。虽然没有莫迪那么夸张,但却非常和谐,曲线玲珑,可惜她那宽松的上衣比较肥大,遮盖住了臀部。

    尴尬的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昨天晚上没休息好,上课前不自觉的就睡了过去。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吧,学姐,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少女做出一个思索的样子,微笑道:“好吧,我叫闻薇,你呢?”

    “我叫齐岳,是哲学系的新生,昨天我不是才来报道么,还要多谢学姐告诉我教务处的位置呢,这清北真是太大了。”齐岳心中暗喜,面前这个叫闻薇的少女,是自己最喜欢的温柔开朗型,而且又是一位超级美女,相对来说要容易接近的多了。论起容貌来,在清北大学内,自己见过的女性中也只有明明能够和她相比。想到这里,齐岳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脑海里还是浮现出了霸王龙海如月的容貌。如果不是因为性格不好,海如月单论容貌和身材,恐怕比明明和眼前的闻薇还要强上少许。

    闻薇的清雅和温柔令齐岳心跳有些加快,看着她不自觉的流露出迷醉的神情,他并没有发现,在闻薇那温柔的眼神背后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芒。

    “我先走了,马上就下课了,你要主动向老师承认错误,以后不要再犯了。”

    正在这时,楼道的走廊一边一个人朝他们的方向走来,准确的说,应该是朝齐岳上课的教室走来。

    “咦,老大,你怎么在这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燕小乙。

    齐岳楞了一下,道:“我是哲学系的学生,我不在这里在哪里。你不会告诉我,你也是哲学系的吧。”

    燕小乙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我可不就是哲学系的么?”他虽然是朝齐岳说话,但目光却落在闻薇身上,眼中顿时光芒大放,“闻老师您好,您这是要去上课么?”

    “闻老师?”齐岳一呆,目光落在闻薇身上。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