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十九章 美女教师闻薇

    燕小乙道:“是啊!闻老师是外语系的助理教师,据说明年要升副教授了呢。如果真是那样,那闻老师就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副教授。”

    闻薇微微一笑,道:“你好,你似乎是迟到了。”

    燕小乙挠了挠头,道:“昨天晚上失眠,没睡好,所以起的晚了些。”他头上的角终于解决了,而生肖守护神战士这个身份令他想了半宿,又怎么可能睡的好呢?

    “你真的是老师?”齐岳吃惊的问道。

    闻薇点了点头。

    “那我叫你学姐,你怎么不解释呢?”齐岳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丝异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遇到闻薇,以及今天的第二次,都令他的心有些悸动。

    闻薇微笑道:“你并没有叫错啊!我为什么要解释?我本身就是清北大学毕业的学生,也是清北的硕士,你叫我一声学姐,自然是没错的。”

    响亮的下课铃声响起,原本寂静的走廊顿时变的热闹起来,教室门开,那位老教师一脸阴沉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看到门口的燕小乙顿时脸色一沉,“小乙同学,你迟到了。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犯,我就要给你个警告处分。”

    燕小乙赶忙道:“对不起,李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下次注意,其实,我最喜欢上您的课,所有哲学系老师里,就您的课我最感兴趣。”

    李老师被他这一捧,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李老师您好。”闻薇从燕小乙身边闪出身形,向李老师点了点头。

    看到她,李老师的脸色顿时如同冰山融化一般堆满了笑容,“原来是闻老师啊!”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扫了一前闻薇胸前的隆起。

    “禽兽。”齐岳和燕小乙心中同时骂着。

    闻薇微笑道:“我马上要去上课了,正好路过。我听齐岳同学说他上课睡觉让您罚出来了。他刚来学校,不懂什么规矩,您就别跟他生气了,让他下次注意也就是了。”一边说着,她还向齐岳使了个眼色。

    齐岳不是笨蛋,虽然心中不愿,但还是接口道:“对不起老师,我下次不睡觉了。”

    李老师哼了一声,看都懒的看齐岳一眼,道:“算了,看在闻老师的面子上,这次就饶过你,再有下次,我就让教务处给你处分。好了,你们两个先进去吧。”

    齐岳看了闻薇一眼,闻薇向他点了点头,他这才和燕小乙走进教室,隐约听到那李老师用极其“温柔”的语气向闻薇道:“闻老师,有空我请你吃饭吧,学校门口新开了家西餐不错。”

    齐岳和燕小乙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鄙夷的神色,两人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他们一起走到教室后面找了个挨着的位置坐下。现在大多数学生都出去活动了,教室里的人并不多。

    齐岳没好气的道:“我们这算不算是冤家路窄?”

    燕小乙笑道:“如果在昨天之前,那肯定是的,但现在却不是了。老大,你为什么选择哲学系?难道没人告诉你哲学系是最没前途的么?”

    齐岳反问道:“那你呢?你又为什么选择哲学系?”

    燕小乙嘿嘿一笑,低声道:“当然是为了混张文凭。总体来说,哲学系的课程是最少的。我家老爷子把我弄进来,我当然要选择个轻松的学科了,这样就能腾出大把的时间来促进学校美媚们的生长发育了。以后毕业了能当个老师也不错。学校的学生是一拨换一拨的,要是当个老师,以后泡妹妹的机会还不是大把大把的。”

    齐岳哈哈笑道:“那你不就成了传说中的禽兽教师么?”

    燕小乙吓了一跳,赶忙看了看周围,“我说老大,你能不能小点声?我在学校的声誉可是很不错的。”

    齐岳道:“看来我们不但不是冤家路窄,反而是英雄所见略同了。你的想法居然和我一模一样,哎,我原本以为就我一个人这么聪明呢。哦,对了,你比我早来学校一段时间,那个闻薇真的是老师?”到现在他也有些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燕小乙有些惊讶的看着齐岳,“老大,地球很危险,你快回火星去吧。”

    “日你,少废话,快说。”齐岳用力在燕小乙肩膀上拍了一下。

    燕小乙痛叫一声,道:“轻点行不,难道你打我打上瘾了?我说还不行么。你刚才问这个问题太火星了,闻薇可是全学校新闻最多的女性,你居然连她的底细都不知道,岂不是该回火星了么?她可是清北大学公认的两大美女之一,另一个就是你的明明。”

    对于你的明明这四个字齐岳还是很满意的,赶忙捏了燕小乙肩膀两下,道:“我这不是刚到学校么,你就赶快说吧。”

    燕小乙道:“闻薇是我们学校最年轻的女老师之一,她当年以全市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北,读的就是外语系,毕业后又直接保送本校研究生,研究生再毕业了,以她的学识,本来有大把跨国公司想要聘请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拒绝了所有的聘请,选择留在清北做一名普通的外语老师,因此,她始终占据着清北第一美女的位置,今年明明入学后才给她带来一些威胁。闻老师的身份是个迷,从没有人见过她的家人,她也没有朋友。你不要看她表面上那么温柔,其实,她是有名的外热内冷,在无形中就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知道有多少追她的男同胞们被婉转的拒绝了,但偏偏却没有一个人说她不好。在清北,不论是学生还是老师眼中,她都是天之娇女,老大,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齐岳深吸口气,听了燕小乙的介绍,他心中对闻薇不禁更加好奇了,“她没有朋友么?怎么会呢?看她那么温和的样子,应该有很多朋友才对吧。”

    燕小乙苦笑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曾经特意找人打听过她,但却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连她喜欢什么都没打听到。她对每个人都很好,好象所有人都是她的朋友,但真正敢说了解她的,却连一个都没有。真是奇怪的很啊!明明就是她那个班的学生,回去后你可以问问明明,听说明明跟她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或许你能问出些什么。”

    齐岳警惕的看了燕小乙一眼,道:“你不会对闻薇有兴趣吧。”

    燕小乙嘿嘿一笑,道:“这样的美女,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对她有兴趣,不过,老大你尽管放心,我虽然一向自认为很英俊,但这种摸不透的美女却一点把握都没有,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上好了,也算替我们男人争口气,不过,我估计希望很小。”

    齐岳眼中光芒一闪,“希望小并不代表没有希望,或许追她的帅哥太多了,换我这么个有气质的反到能打动她的芳心呢?”

    “有气质?”燕小乙差点被自己的吐沫呛道,接连咳嗽两声,“对,对,你很有气质,那你自求多福吧。睡觉睡觉。”说着,直接在桌子上趴了下来。

    齐岳楞了一下,道:“你居然要上课睡觉么?下节课估计快开始了。”

    燕小乙笑道:“你运气不好,估计全校也就只有老李那家伙讨厌学生睡觉,其他老师是很少管这些的,只要不扰乱课堂秩序,那些教授才懒的管束呢。老李那个猥琐的家伙只对美女会温和一些,对咱们这些学生说不出的严厉。好了,我睡了。”

    齐岳心中暗骂一句,“我也睡。”

    哲学系的课确实比较少,像今天,就只有上午有课,而这一上午的课齐岳在课堂上只听了李老师那几句叫嚣,其他时间几乎都在睡梦中度过了。

    中午吃完饭,齐岳直接回了宿舍,昨天晚上刚刚学到了真正的麒麟修炼之法,他还在兴头上,想赶快开始修炼一下,看看有什么效果。

    走到宿舍门口,齐岳心中突然一热,暗想,如果今天再能看到一次许晴和沈云那两个美女来个女同,那就真是太美妙了。一边想着,他轻轻的用钥匙将门打开,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

    不过,这一次齐岳可是失望了,宿舍里连个人影都没有,三位美女都不在。他刚准备回自己的房间,突然看到客厅外的阳台上有一片白花花的东西在随风飘动着。在好奇心的作用下,他下意识的走了过去。

    当齐岳看清楚阳台的究竟是什么时,他第一个动作就是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其实,换一个人来,只要是男人,恐怕动作都会和他差不多。毕竟,当一个正常男人,而且还是处男,在看到数件女性独有的内衣时,恐怕都会产生兽血沸腾的感觉,外一从鼻子里喷发而出,恐怕会引起失血过多而死。

    阳台上,几个白色的小内裤随风飘荡着,还有两个胸罩,不论是谁的,都必然会引起齐岳心中兽血大盛,尤其是那几个小内裤居然都是丁字裤,看起来诱惑实在太强烈了。

    正在齐岳犹豫着要不要离近点仔细看看时,开门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做贼的人一般都很容易心虚,虽然齐岳并没真的做贼,但他还是吓了一跳,赶忙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就在齐岳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时,三名美女已经来到了客厅之中,许晴一眼就看到了齐岳,“咦,你回来的还挺早嘛。”

    齐岳勉强保持着镇定,“是啊!我吃完饭就回来了,你们没在宿舍吃饭啊!”

    明明道:“学校门口新开了家西餐厅,我们去尝了尝,本来想叫你的,但你们哲学系距离我们外语系和云姐的物热系都太远,我们就没等你,自己去了。那家餐厅还真是不错呢。”

    许晴接口道:“确实不错啊!某些新来的住民,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请我们三大美女找机会再去来一顿呢?”

    西餐?齐岳楞了一下,心中暗道,那破玩意儿吃有吃不饱,还贵的吓死人,要是真去一次,自己一个月的救济金恐怕就要完蛋了。赶忙假装听不懂许晴话中的意思,道:“西餐有什么好吃的,哪有我们炎黄五千年的饮食文化好,我还是喜欢吃炎黄美食。”

    许晴瞥了瞥嘴,一旁的沈云道:“刚才我们回来时路过学校食堂的时候你们听到广播没有。学校临时颁布一条关于食堂的新规矩呢,说是以后主食不再免费供应,需要购买了。好象是按斤计算的。”

    许晴笑道:“当然听到了,我还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规定呢。我听说,昨天晚上有个饭桶到学校食堂,一口气吃了十多碗饭,而且还是半斤的那种大饭盒,结果把学校食堂吃怕了。主要原因是好多人看着他吃饭觉得太香,都跟着多吃了许多,结果弄的食堂主食用量大大增加。那个饭桶真强啊!想一想,一个人能吃下五、六斤主食,真是难以想象。”

    明明扑哧一笑,道:“难道是饿死鬼投胎的么,晴儿,你这小道消息是不是有些失真了,哪有人能吃那么多的。”

    许晴撅起小嘴道:“怎么会呢,我的消息来源很可靠的,绝对是真的,听说,今天中午他又去了,还有很多人报着看饭桶的心思也到食堂吃饭,结果,今天中午的主食消耗量比昨天晚上还恐怖,因此学校才颁布的临时条例吧。”

    “为什么啊!真是天亡我也。”齐岳悲呼一声,“我日,怪不得今天中午食堂的人变的多了。”

    明明好奇的看着齐岳,她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道:“那个,那个饭桶不会就是你吧。”

    齐岳悲愤的道:“什么饭桶,清北也太不厚道了,我吃的很多么?今天中午一共才吃了十四个馒头而已,规矩居然改了,完了,以后连饭都吃不饱了。”

    三位美女,六双明亮的大眼睛都呆呆的落在齐岳平坦的肚子上,学校的馒头有多大她们当然知道,那可是半斤一个的大馒头,十四个就是七斤,一个人吃七斤馒头,这还是人么?

    齐岳苦着脸,“你们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饭量大长,比以前吃的多了很多。难道吃的多也有罪?”

    许晴的目光转向明明,“一个能一顿吃七斤的饭桶,你说他有先天性心脏病?”

    明明有些尴尬的道:“吃饭和心脏并不影响啊!何况,我也不知道他能吃这么多。或许,吃的多本来就是一种毛病。”一边说着,她赶忙向齐岳连使眼色,让他赶快回房间去。

    齐岳现在全身心都沉浸在那些飞走的馒头米饭上,并没有注意到明明的眼色,苦笑着道:“完了、完了,我的救济金这回是肯定不够吃饭的了。”

    “救济金?什么救济金?”一边的沈云好奇的问道。

    齐岳一楞,赶忙道:“没什么,我回房间去了。”走回房间,反手关上门,吃饭的问题真要想些办法才行,但他并不想让沈云和许晴知道自己是领国家救济金过活儿的。

    看着关上的门,沈云和许晴好奇的目光都落在了明明身上,明明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了应付的办法,赶忙道:“表哥他确实是依靠领救济金生活的。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父母双亡,就是靠国家的救济金才能活下来。本来我们都想帮助他,但他脾气硬的很,除了国家的补助以外,并没有接受任何亲戚的帮助,所以,他自然没什么钱了。在学校食堂吃饭,自然也只能多吃主食,肚子里没什么油水,主食多吃些也是正常的。”

    许晴呆了一下,“怪不得,怪不得他不肯在宿舍里吃东西了。我还以为云姐做的饭菜对他没什么吸引力呢,原来是这样。他好可怜啊!我昨天怎么能对他说那样的话呢?”

    沈云道:“晴儿,你昨天对他说了什么?”

    许晴苦笑道:“我让他分摊房租,然后让他每个月交五百块的伙食费。后来他答应交房租,但却拒绝了和我们一起吃饭。原来他这么困难啊!我还以为他是明明的表哥,家里应该有钱才对。而且,他身上的衣服也是名牌啊!”

    明明脸色微沉,道:“他的衣服都是我一位姐姐刚送给他的,你要是看到他以前穿的衣服,就不会这么说了。”

    听明明这么一说,许晴眼前顿时浮现出一副穷苦人家的孩子刻苦学习,考上重点大学的情景,低着头,道:“对不起,明明,我不知道的。”

    明明眉头微皱,道:“晴儿,你知道齐岳一个月的救济金有多少么?我听他说过,应该是在六百块左右。分摊房租后,恐怕他剩的钱就没几个了,何况他还抽烟,以前他对我说过,有的时候有黑粮就没有白粮。当然,我们是舍友,你管他要伙食费也是应该的。但我们一个月能吃多少伙食费?我们三个加起来一个月有一千块也足够了,甚至都用不了,你一下管他要五百,他自然不可能答应,因为他根本就付不起。”说到这里,明明的情绪有些激动了,“以后就让他在宿舍吃饭,他的伙食费我付。”

    “明明,你别生气,晴儿其实也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你又没说,我们并不知道齐岳原来是这么困难的啊!”沈云见气氛不对,赶忙打起了圆场。

    三女在外面的气氛凝重,而在房间中的齐岳却满脸的笑容,他当然不是因为明明说要为他支付伙食费而笑,而是因为三女对他的某些误解,看来,沈云和许晴已经把自己当成可怜份子了,这一张悲情牌是打对了,以后再想接近她们可就容易多了。

    一边幻想着和两位女同可能发生的事,齐岳一边吞云吐雾,不禁有些飘飘然了。

    抽了一颗烟,外面的声音已经消失了,齐岳这才记起自己该修炼了,拉上房间的窗帘,盘膝坐上了床。在课堂上睡了一上午,他现在的精神已经好多了,按照自己记忆中的一切,摸索着第一次开始了麒麟真正的修炼。

    能量的波动逐渐从齐岳身上浮现出来,在他昨天勉强记忆的麒麟技能中,他从中选择了一个中等技能,作为自己首先要修炼的,而麒麟所拥有的每中技能,都是与云力分不开的,云力是基础,而技能则是使用的方法。因此,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从升麟决练起,只是因为有了麒麟血脉与云力融合的方法,使他的修炼方法与历代麒麟的传承者都出现了一些区别。

    真正开始了修炼,齐岳惊讶的发现,修炼并不像自己原先想象的那么枯燥,在修炼的过程中,体会着自己体内血脉和气息因为修炼而不断发生的变化,以及身体带来的舒适感,竟然是非常美妙的。而且,在修炼的过程中,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体内所拥有的麒麟气息极为强大,只是这些气息都是沉浸在自己的麒麟血脉之中,想要将这些气息引动出来,并且完全使用,就需要不断的修炼,一点一点的将这些麒麟气息与自己的血脉相融合,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掌握麒麟的奥义。

    另一个令齐岳感到兴奋的地方就是,在他修炼升麟决的过程中,对外界的感知就会完全消失,意识沉浸在一个特殊的空间之中,身体在进行升麟决的修炼,而意识则在琢磨着修炼的方法,以及那些麒麟技能的特性。他问了獬豸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獬豸的回答很简单,这并不是他拥有了心分二用的本领,而是因为身体进入正确的修炼状态后,心神就会解放出来,身体处于半休眠状态,而精神则不需要,清醒的精神因为身体的休眠而进入了自己内心的意识之海,在这种情况下思考,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往往比平时要有效率的多了。

    獬豸也很惊讶,他深深的为麒麟所拥有的天资所震撼,在齐岳开始正式修炼前,他都没想到齐岳居然能这么快就找到真正的修炼方法,虽然有些生涩,虽然还只是刚刚开始,但是作为麒麟,一个好的开始绝对是成功的关键。

    当齐岳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到不是自己修炼结束清醒的,而是因为敲门声引动了他残留在身体的意识,这才完成一个云周的修炼后停了下来。

    “谁啊!”齐岳问道。一下午的修炼后,除了身体舒适以外,他并没有过多的感觉。獬豸的解释很简单,那天使用了些麒麟臂的能力,对他的消耗太大,就算是找对了修炼的方法,也要先将透支的云力补充回来,才能重新感受到他那四属性云力。

    “是我。”出奇的,来人并不是齐岳想象中的明明,而是许晴的声音。

    齐岳从床上下来,他修炼时本就没脱衣服,打开门,只见有些尴尬的许晴正站在门外。

    许晴已经换了身衣服,一身家居服看上去十分宽松,粉红色的衣服给她带来几分妩媚的气息,使她原本火辣的个性收敛了许多。

    “有事么?”

    许晴看了齐岳一眼,她发现齐岳的表情和中午比并没有什么变化,不禁暗暗松了口气,“来吃饭吧。云姐已经做好了。”

    齐岳心中暗笑,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道:“不用拉,我去食堂吃吧。”

    许晴有些得意的一笑,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食堂早就关门了。我下午上课回来看你的房间还拉着窗帘,就知道你睡觉呢,故意没叫你,看你现在还怎么推脱。快来吧,不要你的伙食费拉。”说着,她毫不客气的一把拉上齐岳的衣袖,扯着他朝客厅走去。

    刚从房间出来,齐岳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香起,不禁下意识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客厅的桌子上至少有七、八个菜,绝对是色、香俱全,味道嘛,只有品尝过才知道。还有一个大竹篓中放着十几个大馒头,看样子,应该是从学校食堂里买回来的。

    明明和沈云都已经坐在那里了,见齐岳出来,明明赶忙道:“来吃饭吧,以后你就在宿舍吃,别去食堂了,食堂的大锅饭怎么比的上云姐的手艺呢?至于你的伙食费当然还是要给的,不过,我可以先借你,等以后你工作了再还我好了。”

    看着三女的眼神,齐岳突然觉得心中一热,暗叹一声,原来被人关心的感觉是这么美妙。三女都穿着家居服,但出奇的,齐岳心中却没有丝毫猥琐的念头,他仿佛感觉到这并不是宿舍,而是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家。

    没有说什么,齐岳坐了下来,“谢谢你们。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赚点钱来支付伙食费的。”作为一个大男人,虽然三女是好意,但他又怎么能做吃软饭的事呢?有手有脚的,难道还真会饿死不成?

    正在齐岳准备动手大吃的时候,宿舍门突然被敲响了,许晴咦了一声,道:“会是谁啊?平时我们这里可没人来的。”她正好还没入座,就直接去开了门。

    “啊——”随着一声凄厉的惊叫,吓的齐岳刚抓入手的馒头掉在了菜盘里。反应最快的是明明,她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门前,齐岳紧随其后。

    许晴吓的险些摔倒在地,门口处的人同样也被她那声惊叫吓的不轻。

    戏谑的声音响起,“我有那么帅么?不用这么惊讶吧,你是师母?”

    齐岳一看到门口的人顿时皱了皱眉,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明明的大哥姬德。难怪许晴反应那么大,现在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姬德的身高比起宿舍门还要高上一些,突然看到一个只有半个脑袋,又异常健壮的家伙,换了谁恐怕也会吓一跳。今天姬德穿了一身普通的休闲装,即使如此,他身上散发的无形气势依旧十分惊人。

    姬德一低头,走了进来,许晴正拍着胸口喘息着,“你是谁,不知道这里是女生宿舍么?”

    姬德一楞,看了一眼旁边的齐岳,惊讶的道:“师傅,这位不是师母么?”

    齐岳心中好笑,道:“母你个头,你来干什么?”

    许晴脸色不善的看了齐岳一眼,“给我个解释,我记得昨天就和你说过,不许带外人到我们这里来。”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和我没关系,他是明明的大哥。”

    许晴和走过来的沈云都流露出吃惊的神色,许晴喃喃的道:“不会吧,明明怎么会有一个长的像大猩猩的哥哥。”

    听了她的话,齐岳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而原本自我感觉良好的姬德顿时一脸苦相,“不会吧,美女,我这么英俊潇洒、高大威猛,你居然说我像猩猩?”

    明明扑哧一笑,道:“我给你们介绍吧,哥,这位是许晴,这是沈云姐,她们都是我的舍友,可不是你师母。这位是我哥哥姬德。”

    姬德吸了吸鼻子,“好香啊!你们还没开饭啊!正好我也没吃呢。”

    齐岳一阵无语,心中暗想,难道脸皮的厚度和身体的强壮成正比?

    沈云此时已经从惊讶中恢复过来,微微一笑,道:“既然是明明的哥哥,那就请进吧。”

    几人重新回到大厅中,姬德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客气,一屁股坐在先前齐岳的位置上,看着面前的一桌子美食,不禁吞咽了一口吐沫。

    “哥,你怎么来了?”明明好奇的问。

    姬德道:“我这不是来看看我师傅,顺便也看看你么。”

    许晴现在才反应过来先前姬德那句师母是什么意思,俏脸微红,道:“他是你师傅?他教你什么?”

    姬德楞了一下,赶忙道:“当然是功夫了,我师傅厉害的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