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十章 守护者盛会的邀请函

    这回轮到齐岳迎接惊讶的目光了,沈云道:“没看出来啊!你还会工夫?你不是有心脏病么?而且,姬德既然是明明的哥哥,那应该也是你的表哥吧,怎么又成了你的徒弟?”

    乱了,全都乱了,齐岳一阵苦笑,姬德的心思绝对不像他表面那么粗犷,看了妹妹一眼,赶忙道:“这并不冲突啊!虽然我是师傅的表哥,但也是他徒弟,谁让我师傅那么厉害呢。”

    齐岳有些郁闷的道:“这里是学校,你没事跑来干嘛,我可不需要你看。而且,我也没答应要做你的师傅。”

    姬德苦笑道:“师傅,您就收下我吧。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像你这样能让我心悦诚服的人了。”

    齐岳哼了一声,道:“收你做徒弟有什么好处?你要是交点拜师费嘛,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姬德一楞,道:“拜师费?师傅,像你这样的高手怎么能沾染铜臭呢?我知道了,你一定在和我开玩笑吧。”

    “谁和你开玩笑了,难道高手就不需要吃饭么?你师傅我已经快吃不饱了。”

    姬德看了一眼桌子上丰盛的饭菜,嘿嘿笑道:“师傅,这么说你已经收下我了。”

    齐岳这才意识到自己话中的语病,拿起自己先前那个馒头用力的咬上一口,道:“收下你也没什么,我要求也不高,一个月三千块拜师费,我就收你了。不过,教什么你可别指望我。”

    姬德楞了一下,见齐岳似乎并不像是在开玩笑,楞道:“真的要交钱啊!三千一个月,好吧,以师傅你的本事,值了。我交还不行么?怎么说我一个月的津贴也有个几万块。”

    齐岳惊讶的道:“现在当兵有那么多薪水么?我也去当兵好了。”

    姬德喜道:“好啊!像师傅这样的人才,恐怕哪支部队都要抢着要呢。其实当兵津贴并不高,只是我所从事的兵种比较特殊,相对来说要高一些。”

    齐岳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中指撮了撮道:“那拿来吧,先交一个月的。”

    明明皱眉道:“齐岳,你怎么算计到我哥哥身上了?”

    齐岳得意的道:“这怎么能叫算计,他非要拜我为师,我收他做徒弟要点薪水难道不可以?我们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姬德道:“对,对,我给,不过,师傅我身上没带着,下次给你吧。你看,菜都快凉了,咱们是不是先吃饭。”

    沈云眼含深意的看了他们一眼,道:“是啊!大家先吃饭吧。”

    齐岳终于让众人见识到了他超强的实力,当然,是在饭桌上的。姬德一向以为自己很能吃了,但当他吃下第二个馒头的时候,却看到齐岳已经拿起了第五个,齐岳简直不像是在吃东西,而是像在打仗,两只手,一张嘴,从沈云那句开饭两字说出,就始终没有闲着的时候,连说话的空闲都没有,似乎惟恐被别人都吃了似的。

    当桌子上的所有食物全部被一扫而光后,姬德脸上流露出理解的神色,道:“师傅,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管我要薪水了,以你的饭量,普通人家还真养不起。”

    齐岳嘿嘿一笑,道:“我还没吃饱呢,都是你这饭桶,抢了我不少吃的。”

    一旁的三女都陷入无语中,还没吃饱?要知道,这一桌饭菜,被他们这师徒俩至少打扫掉了八成,其中齐岳自己就要吃了个五、六成,那绝对是三个人以上的饭量了。

    沈云和许晴开始收拾碗筷,本来齐岳也想帮忙,却被沈云阻止了,她只说了一句话,却让齐岳心中充满了感动,沈云说,男人怎么能干这种活儿呢?简单的一句话,却充分体现出她那种贤妻良母的温柔,在齐岳眼中,她顿时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明明拉着姬德,招呼上齐岳回到她的房间,姬德突然到来,她心中充满了疑惑,只是当着沈云和许晴却又不能多问什么,毕竟,不论是齐岳还是姬德,身份都需要保密。

    反手关上门,明明靠在自己的宿舍门上,向姬德道:“哥,你怎么会来了。你不是要到特殊部队去报道么?别告诉我你真是来看我们的。”

    姬德低声道:“我已经去报道过了,我确实是来看你们的啊!不过,还有件事要跟你们说。”

    齐岳一屁股坐到明明床边的椅子上,“什么事?”

    姬德道:“我到特殊部队报名后仔细想了想,本来,我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了,但见识过师傅你的能力后,我觉得我和特殊部队精英还差的很远,于是,我就回去和老爷子商量了一下,本来我是想先不进入特殊部队,跟随师傅你修炼一段时间的。但老爷子没同意,他还是让我先进入特殊部队,不过,也给了我一个任务。也是目前我在特殊部队唯一的任务。你们这些东方守护者对于我们军方来说是强大而神秘的,老爷子交给我的任务,就是负责与你们联络,师傅,你是生肖守护神之王,以后我可就直接找你了。”

    明明眼中流露出一丝恍然,“原来是这样,不过,我已经和爸爸说过了,现在我们生肖守护神还没有成型,不但人数不齐,实力也还不够帮助国家的。”

    姬德没好气的道:“还不够?师傅随便一拳就能把我毁灭了,这样的能力要是不够,还要多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我在部队中可是佩带蓝宝石勋章的。”

    齐岳眼中一亮,道:“蓝宝石勋章?是不是很值钱?”他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从自己这新认的徒弟手中再淘换点好东西了。

    姬德骄傲的道:“蓝宝石勋章代表着特种部队的最高荣誉,是战斗力的代表。在军队中,最高等级是钻石勋章,然后是红宝石勋章,再次就是蓝宝石了。以我的实力,如果不是因为年纪比较轻,功劳还不够,佩带红宝石勋章应该都够了。师傅,这三种勋章可是我们军人最高的骄傲啊!”

    齐岳眼珠一转,道:“那好啊!改天也送我一个吧,就要钻石的好了。”

    姬德一楞,道:“钻石的?师傅,钻石勋章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能够拥有钻石勋章的人,在全国似乎也只有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有着极为神秘的身份,不但为国家立下过汗马功劳,而且,他们也都是极道强者。可以说是咱们炎黄共和国的国宝。不过,以师傅你的实力,要是能多为国出力,说不定真的能弄个钻石勋章呢,到时候,你徒弟我也跟你沾光。”

    齐岳笑道:“行了,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些么?现在说完了吧,那你可以走了。以后没事少来。至于我们为国家出力的事以后再说吧。”他到不是不想为国出力,相反的,从小拿着国家的救济金,令齐岳对自己的祖国有着很深的感情,只是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实力,别说和姬德比,就算和明明比也还差了许多,没有实力谈什么为国出力呢?

    姬德有些委屈的道:“师傅,您看我好不容易来一次,您是不是传授我点绝学什么的。您可是我第一个正式拜的师傅。”

    齐岳一楞,不禁心中苦笑,“传授你?我还不知道找谁传授呢。我刚才不是说了,认你当徒弟并不难,不过,我实在是没什么可教你的。我练的东西并不是你能学的。”麒麟绝学只属于麒麟,没有麒麟血脉又怎么可能练成呢?

    姬德不满的道:“师傅,像你这样的超级高手,会的东西一定很多,您是不是看我不够心诚,要不,我现在就去取钱,给您先交上学费?”

    看着姬德那一脸渴望的样子,齐岳不禁有些为难了,刚才答应收他为徒,其实齐岳只是觉得好玩儿而已,而且收这么个实力强大的徒弟似乎并没有坏处,但说到传授他绝学,齐岳却真的犯难了。

    一旁的明明道:“哥,别闹了,你先回去吧。齐岳确实没什么可教你的。虽然我不知道他那天爆发出的实力是怎么回事,但我却很清楚,他其实并不强。难道你就感受不到他体内并没有强大的能量波动么?”

    姬德固执的道:“那是因为师傅已经修炼到了反濮归真的境界了,我们这样的人自然感觉不到。师傅,您就真的收下我这个徒弟吧。不论您教我什么都行,我一定认真学,我也能吃苦。”

    听着姬德的话,齐岳心头灵光一闪,顿时想出了办法,“好吧,既然如此,我就指点你一条明路,我确实没什么可教你的。不过,我到可以请一个人教你点东西。”

    姬德有些失望的道:“师傅,我只想跟您学。您要是找个还不如我的人教我,那我学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齐岳嘿嘿一笑,道:“不如你?我看未必吧。他老人家是我的师傅,难道你师傅的师傅还不如你么?我请你师祖来隔代授艺,你应该感到自豪才对。”

    听他这么一说,姬德顿时来了精神,“师祖?师祖是不是传说中的隐士高手?”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随便你怎么想吧。走吧,我现在就带你去,以后你就不要来烦我了。想学功夫,直接去找你师祖好了。明明,我们一起去。”

    姬明明眼中流露着疑惑的目光,海如月已经对齐岳进行过充分的调查,明明自然从她那里得到了齐岳详细的底细,可没听说他有什么师傅啊!自己的哥哥可不是一般人,要找个能做他师傅的人绝不容易,想到这里,她不禁问道:“你想去哪儿?”

    齐岳道:“这个地方还是你带我去的,就是母暴龙那里。”

    明明瞪大了眼睛,道:“你不是想让如月姐教我哥吧,你应该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而且,我没听说你拜如月姐为师啊!”

    齐岳笑道:“当然不是她,她想做我的师傅?哼哼,那是不可能的。走吧,到了那里你就知道了。”一想起海如月那冰冷的面庞,他心中就说不出的别扭,海如月还是第一个令他反感的美女。

    说做就做,一向是军人的作风。姬德迫不及待的和齐岳、明明一起出了门,他还是开着自己那辆越野车,明明指明了路径,姬德把车开的像飞一样朝龙潜别院而去。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京城的大街上各色霓虹灯不断的闪烁着绚丽的光彩,大街上熙熙攘攘的,对于许多夜生活丰富的人来说,一天中最精彩的时光从现在才刚刚开始。

    当了师傅,齐岳的待遇顿时提高了许多,这一次姬德主动让他做了前面的副驾驶,而明明则一个人坐到了后面,越野车风驰电掣的朝目的地而去。

    当他们来到龙潜别院之时,齐岳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被扎格鲁大师初醒了麒麟血脉之后,他就经常容易瞌睡,而且饭量大幅度的增加了。以前虽然他也吃的不少,但和现在相比却实在差的太多。为了这件事他问过獬豸,獬豸思考后告诉他,这种情况或许是因为他的麒麟血脉与身体融合时需要大量的休息时间和养分所至。要多吃有营养的东西来补充自己的身体才行。可惜齐岳穷的很,能够吃饱就不错了,就别说营养品了。

    “师傅,到了,这里很大啊!恩,地理位置不错,似乎还有雷达的波动。我以前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这里的主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一边说着,姬德从车上跳下,几步走到大门前,在门的周围仔细的看着,此时的他,眼神变得异常锐利。

    齐岳和明明来到姬德身边,只听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是列色国的特殊防攻门,是用钛合金混合特殊工艺制成的,我日啊!这主人也太有钱了吧,钛合金的价格绝对不比黄金便宜什么。这里的信号感觉上是罗斯联合国斯高斯雷达,连苍蝇也逃不过它的扫描,这雷达可是军用装备,而且是高等的。”

    齐岳没好气的道:“行了,你就别卖弄了,明明,你来吧。”

    姬明明微微一笑,上前又重复了一次当初带齐岳来时的动作,大门敞开,三人这才走入了龙域别院。

    此时,海如月已经从别院中那座巨大的别墅中走了出来,周叔跟在她身旁。海如月依旧是那么美,只是脸上的神色也没什么改变,或许是因为已经是晚上,她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整体看上去柔和了一些。

    强者的气息一向是彼此吸引而排斥的,海如月刚一出现,她的目光就对上了姬德,仿佛四道冷电在空中接触了一下,两人同时哼了一声,海如月脸色一白,而姬德则后退半步,各自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惊讶。

    明明自然知道海如月是什么脾气,怕她误会,赶忙跑上前,道:“如月姐,这位是我哥哥。”

    海如月的脾气果然还像以前那样,闻言不禁冷声道:“明明,你不知道我这里不欢迎外人的么?”

    明明吐了吐舌头,道:“这你可不能怪我,是齐岳非要带他来的。”

    齐岳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他却并不怕海如月,狠狠的看了她那饱满的胸前一眼,道:“是我带来的,这是我新收的徒弟,也算是自己人了,我带他来拜见师祖总可以吧。我可不是来找你的。”

    海如月虽然厌恶齐岳的目光,但却更为他的话惊讶,“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徒弟?”也难怪她会惊讶,刚才与姬德的目光接触,是一个彼此试探的过程,到了他们这样的实力,精神力都和普通人有很大区别,气势在目光中凝聚,虽然不是真正的动手,但气势的接触已经能大概判断出对方的实力。海如月感受到了姬德的强大,而齐岳是什么水平她自然也清楚的很,她怎么也无法相信,齐岳竟然能收下这么一个徒弟。

    “怎么?我就不能收徒弟么?周老师,您好。”一边说着,齐岳向一旁的周叔打了个招呼。因为海如月不让周叔再传授齐岳武术,所以周叔不让齐岳再称呼他师傅了,但齐岳却执意要叫他周老师,以表示尊敬,对于这位老人,他心中充满了好感,而今天来的目的,也是将姬德引见给自己的这位周老师。

    其实,齐岳也不知道周叔的实力有多强,但是他却始终感觉到,周叔绝不是普通人,他身上隐藏着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或许,这是武术带来的强大,也或许,这是另一种强大。而这深不可测的感觉,使齐岳对他充满了信心。

    周叔微微一笑,目光从齐岳身上扫过,眼神略微呆滞了一下,瞬间又恢复了正常。

    海如月冷冰冰的道:“你们来了也好,明明、齐岳,我正好有事要找你们呢。”

    姬德低下头,在齐岳耳边低声道:“师傅,到底哪个是师祖?”

    齐岳指了指周叔,道:“这位就是了。”

    姬德看了周叔一眼,道:“师祖您好。”

    齐岳嘿嘿一笑,向周叔,道:“周老师,我给您找麻烦来了,这家伙非要拜我为师,还让我传授他绝学,我没办法啊!只好把他带来了,我是什么水平您也知道的,怎么可能教的了他。他是特种部队的人,也是明明的哥哥,应该能信的过。我记得您说想找一位传人,我看他块头这么大,应该可以吧。”

    周叔慈祥的看了齐岳一眼,微笑道:“亏你还记得。”

    姬德道:“师祖,我想和您切磋一下。”他是爽直的人,在他认为,只有能够击败自己的人,才有资格做自己的师傅。

    一旁的海如月冷声,道:“我这里不是比武场,周叔,你带他去练功房吧。齐岳,明明,你们两个跟我来。”丢下这句话,她转身回别墅而去。

    周叔微笑道:“你们别见怪,小姐一向是这样的,其实她人很好。”

    姬德撇了撇嘴,道:“这样的女人,恐怕以后嫁不出去吧。她人好不好和我没关系,师祖,咱们快找个地方切磋一下吧。”

    周叔淡然一笑,道:“也不用找别的地方了,就在这里吧。齐岳,你和明明小姐先进去吧。你给我找的这个徒弟我也要试一试,如果我看的不错,他应该是练外功出身,后来又改练内家功夫的,只是他的功夫已经定型,能不能传承我这一脉的武术,还是两说。”

    齐岳看了姬德一眼,叮嘱道:“你自求多福吧。”说着,他和明明朝别墅而去。

    姬德出身于特种部队,一向属于那种破坏型的暴力份子,见其他人都走了,脸上的神色顿时平静下来,如果此时有熟悉他的人在,一定会知道,这是他即将出手的信号,在蓝龙特种部队时,平静的姬德被称为即将来临的暴风雨。

    周叔微笑的看着比自己高大的多的姬德,双脚开立,同样平静的站在那里,“来吧,只要你能让我双脚移动,就算你赢。”

    姬德一楞,“师祖,您可不要太大意了。”

    周叔的气息突然出现了一些变化,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右手前伸,手臂微微弯曲,身体似乎在微微的晃动着,但又似乎从没有移动过,就在这一刹那,姬德心中突然感觉到一丝奇异,似乎周叔整个人已经与周围的环境完全融为一体似的。心头微震,他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

    他们这边已经摆开了架势,而齐岳和明明也已经进了别墅,两人跟着海如月一直来到二楼的一间会客室中。

    “如月姐,你别生气。不过,你也知道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宗旨,我们既然要保护东方,总要和军队合作的。”明明看着脸色冰冷的海如月,心中不禁有些忐忑。来这里之前她就曾经犹豫过,但齐岳的话不但令姬德十分好奇,就连她也想看看齐岳要找谁来做自己哥哥的师傅。

    海如月淡然道:“明明,你的身份我知道。不过,有一点你要搞清楚,我们虽然要与国家合作,但是,你认为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现在有这种资格么?我们的实力还远远不够,扎格鲁大师曾经说过。在生肖守护神没有完全出现,并拥有属于自己的能力之前,一定要尽量隐藏自己。生肖守护神传承下来上千年,为了守护东方,我们已经不知道付出了多少鲜血的代价。同样的,我们也有仇人潜伏在东方,一旦身份暴露,很有可能会迎来毁灭性的打击。你做事一向有分寸,这我知道。不过,我不希望再有其他人知道我们的身份,尤其是齐岳的身份。作为最弱的麒麟,保护他才是你最重要的责任。”

    明明低下头,道:“是,如月姐,我一定会注意的。”

    齐岳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沙发上,道:“行了,别教训明明了,是我要带他哥哥来的。霸王龙,我这次来也是有件事想跟你说,是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海如月一楞,道:“你有事要找我?”她对齐岳的态度多少有些改变,这当然不是因为齐岳的性格变好了,而是因为这短短的几天时间,他竟然一下找到了三位生肖守护神,运气也好,能力也好,这都不得不让海如月对他刮目相看。要知道,生肖守护神的实力越早觉醒,他们这一支最强的东方守护者就能越早拥有足够的实力。

    齐岳点了点头,目光从海如月身上扫过,道:“我要找你的事很简单,我记得你是开公司的吧。我想让你给我一份工作。兼职的那种就行。”

    “你要工作?”海如月以为自己听错了。

    齐岳坚定的道:“是的,我要一份兼职工作,平时不上学的时候就去干。工资按照我的能力给,多少无所谓,不过,前提要在工作时管饭。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这一下海如月真的有些好奇了,“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工作么?”

    齐岳没好气的道:“一个人需要一份工作还能为什么?当然是为了钱。我总要养活我自己吧,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直依靠着国家的救济金么?现在又要上学,我已经欠了你很多学费了。难道这些不用还?我可没有花女人钱的习惯,我有手有脚的,自然可以工作。”

    海如月的目光变了变,她的眼中仿佛多了些什么,脸上的神色也出现了一丝细微的变化,虽然只是一瞬间,但还是被齐岳捕捉到了。

    “怎么样,海总,给不给个机会?”齐岳有些急切的问道。

    海如月看着他道:“那你能干什么呢?据我所知,你似乎只有初中的水平吧。”

    齐岳顿时语塞,“端盘子总可以吧。我就赚个饭钱,要求又不高。怎么说现在咱也是生肖守护神之王了,总不能再去当小流氓劫钱吧。”

    明明瞪大了眼睛,道:“什么?你还干过这个?”

    齐岳脸色一僵,尴尬的道:“我,我只是说说而已。”

    海如月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好,等你放寒假的时候我就给你安排个工作,你欠我的钱也要还的。不过,到时候不论什么工作,你都必须要做好。端盘子到不至于,不过,你要努力才行。”

    齐岳嘿嘿一笑,道:“那先谢了。现在该你了,找我们有什么说的?”

    海如月脸上神色一紧,道:“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关系着我们生肖守护神在整个东方守护者中的地位。昨天我接到了一个通知。三个月后,也就是明年一月十日,东方守护者们将齐聚京城,在天香山举行一场交流大会。”

    齐岳一楞,道:“天香山,我熟啊!那里距离我住的地方只有三十公里的车程。是京城西边最近的几座山之一。开个交流会有什么可严重的。”

    海如月正色道:“你以为是去玩么?交流会就在天香山的最高峰鬼见愁,美其名曰交流,其实,就是相互实力的试探。你不要以为我们东方的守护者就是铁板一块,其中各大势力也有着许多纷争,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出现的时期是不定的,但每次出现,都会成为东方守护者中的领袖,这一点,让那些古老的势力很看不过去,他们每一次都会想办法刁难我们。但是,他们也知道一旦生肖守护神聚齐,在东方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抗衡,所以,他们选择的时机很准,就是在我们生肖守护神还不够强大的时候进行干扰。”

    齐岳皱眉道:“这些家伙有毛病吧。难道他们就不怕打击了我们之后,他们被上古凶兽灭了?”

    海如月淡然道:“有些人的目光是非常短浅的。况且,他们只是要打压我们,让我们在东方守护者中抬不起头来,到不是真的要与我们对抗。毕竟,当生肖守护神变得强大后,不论处于什么情况,都会担负起保护东方的责任。”

    齐岳撇了撇嘴,道:“看样子,这个交流会就是个名利之争。那让给他们好了。我们不去不就得了?”

    “胡说。”海如月的声音顿时变得异常冰冷,一股强烈的霸气从她身上蔓延而出,“作为生肖守护神之王,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对于我们来说,名誉虽然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如果我们失去了名誉,那么,今后还怎么统帅整个东方的守护者?我曾经对你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强大的势力不止一个,我们东方要想凌驾去全部势力之上,就必须要将所有的东方守护者团结在一起,否则的话,一旦外敌入侵,那么,我们东方必将出现无法想象的灾难。你知道为什么东方守护者会向我发出邀请么?那就是因为你的出现。”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