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十一章 麒麟八珍

    “我?不会吧。难道我出现已经成为了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齐岳不禁有些好奇。

    海如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别忘记,你是生肖守护神之王,自然也应该是所有东方守护者中的领导者。麒麟是上古神兽,当你体内的血脉觉醒之时,会自然散发出皇者之气,这种能量的波动普通人虽然感觉不到,但作为拥有着远超过普通人能力的东方守护者们,他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同时,他们也知道麒麟在刚刚出现的时候是最脆弱的,而且生肖守护神也必然不齐全,因此,他们才会抓住这个时机。”

    明明道:“如月姐,齐岳一定要去么?三个月的时间,他根本不可能拥有更多的实力。我看,不如就我们三个去好了,你再加上老虎,还有我,应该也够了吧。”

    海如月摇了摇头,道:“明明,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些沉淀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东方古老家族,所拥有的实力是非常庞大的,而且他们都是自成体系,凭我们三个,未必就能占到上风。天知道那些家族的老家伙们强到了什么地步。可惜,我刚刚接近了六云境界。如果我能有七云的实力,他们哪敢挑衅。”

    明明道:“那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带上齐岳么?”

    海如月瞥了齐岳一眼,道:“作为生肖守护神之王,他是必须要出现的。否则,就会显得我们怕了那些人。这三个月,我们都要努力了,指望他是不可能的。只有我们三个尽量提升实力,到时候见机行事,才有可能应付过去。现在这个时候,我们也不需要将所有人击败,只要体现出我们生肖守护神的实力就足够了。等到十二生肖齐聚,他们就再也没有机会。”

    齐岳听了海如月的话,脸上的肌肉不禁牵动了一下,一道冰冷的目光从眼中闪过。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人小看了,但是,被一个女人如此小视,还是令他心中充满了愤怒。但是,齐岳并没有表示出来,他知道,海如月说的这一切至少从她们来看,都是真的。按照以往的麒麟情况来看,别说是三个月,就算是三年,也未必能强大起来。在她们眼中,自己的作用主要体现在聚集十二生肖战士,而不是战斗。既然如此,那你们就等着吧,三个月,接近百天的时间,难道我就真的不能拥有足够的实力么?想到这里,齐岳的双拳已经不自觉的紧紧握住,心中充满了对强大的渴望。

    明明点了点头,道:“那也只有如此了,既然挑战书都到了,那我们这学也不能再上了。这样吧如月姐,我明天就去找三位新发现的生肖守护神,然后立刻带他们前往西藏请扎格鲁大师为他们初醒,三个月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们至少也能拥有初云的实力。莫迪姐本身就有着很强的实力,或许到时候我们的力量会强一些。到了扎格鲁大师那里,我们也能安心修炼一段时间。学业就只能先放下了。”

    海如月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接到你电话后这几个人的资料我已经找齐了,这件事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办。学校方面我会处理的。”这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已经完全体现出海如月自己所拥有的势力。

    明明的目光落在齐岳身上,“那你呢?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到扎格鲁大师那里,你也可以好好修炼一段时间。”

    齐岳摇了摇头,道:“不了,你们去吧。我就留在清北等你们回来。反正我也只是去走个过场,又不能帮你们什么,苦修有用么?”

    海如月有些不屑的看了齐岳一眼,道:“随便你吧。你去修炼确实没有什么用处。不过,今天叫你们来,还有一件事,有几样东西我要给你。虽然三个月你不可能修炼出什么成绩,但你如果能将这几件东西应用好,至少能护的住自己的命。”

    齐岳一楞,道:“什么东西?”

    海如月没有回答,走到房间一面墙壁前,抬手在墙壁上的壁纸上轻轻一按,在喳喳的声响中,墙壁竟然自然的向两旁裂开,露出一个足以供一个人通过的缝隙。

    不但齐岳惊讶,连姬明明也好奇的问道:“如月姐,你这里还有机关啊!”

    海如月淡然道:“这是扎格鲁大师交给我保管的。本来现在不应该给他,但事出突然,不让他有点保命的本事,万一出了意外我们担待不起。跟我来吧。”说着,她率先向缝隙中走去。

    三个人顺着缝隙向内走去,身后的墙壁自然闭合起来,这是一个独立的房间,海如月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一下,房间的墙壁上顿时出现一层淡淡的光华,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照亮。

    齐岳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息,那股无比强大的感觉刺激的他的身体微微一颤,紧接着,那股气息仿佛找到了亲人一般,疯狂的向他的身体涌来,齐岳不禁闷哼一声,身体微微一晃,向后退了一步。他今天刚刚开始修炼的气息自然运转起来,飞快的接受着这股气息的刺激,齐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活跃了起来,体内气息运转的速度至少是今天自己修炼时的三倍以上。

    海如月的声音响起,“这间密室是用特殊材料建造而成的,可以隔绝一切能量波动。齐岳,你自己拿起属于你的东西吧。如果你不能将它带走,那就证明它还不能认可你。”

    齐岳似乎没有听到海如月的话,他的目光已经直了,落在房间最内侧墙壁前方的一个金属桌案上。

    就在那张桌案上,摆放着三样东西,左边,是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件衣服,布料似乎很普通,看不出其中的样子,右边,则是一个似乎是玻璃的圆球,球体中有淡淡的光华流转,每一次闪烁,都会转变一种颜色,经历着紫、蓝、红、青四种颜色的交替。先前那股强大的气息,就是从这个光球中传出的。

    而在桌案的正中央,则拜访着一块鳞片,鲜红的鳞片呈菱形,上面有着微微的线条窿起,那如同滴血一般的红色闪烁着有些妖异的光芒,淡淡的红光使房间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明明和海如月向两旁让开,齐岳一步步走到桌案前面停了下来,他抬起手,似乎想要抓起其中一件东西,但手抬到半空却停了下来,“海如月,这些是什么?”他的声音出奇的平静。不论是海如月还是明明,从其中竟然听不到一丝感情的波动。

    海如月淡然道:“这三样东西是一直流传下来的麒麟至宝,本来一共有八件,但随着历代麒麟所经历的磨难,现在只剩下三件了,如果你能找齐全部八件麒麟至宝,或许你能真正拥有麒麟的能力也说不定呢。”

    齐岳的心有些颤抖,他能够极为清晰的感觉到眼前这三样东西与自己有着息息相关的气息,那是异常真切的,比起当初见到獬豸时,这种气息还要亲切的多。仿佛它们本身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是它们,竟然是它们。”原本应该沉睡的獬豸在齐岳心底发出了惊叹。

    “是什么?”齐岳在心中问道。

    獬豸有些急促的道:“这是麒麟八珍,啊!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麒麟明知道人类无法传承麒麟血脉中真正的修炼之法还选择将自己的血脉通过人类来传递。”

    “是的,就是因为这八件麒麟至宝。麒麟八珍并不是别的东西,其实就是你们麒麟本身的一部分。这八件珍宝,是由上古的八位麒麟在自己临死前,凭借着自己身体最后的能量幻化而成的,凝聚了它们全部的心血。虽然并不能将他们所拥有的能量保留住,但是,每一件珍宝都根据所属麒麟的不同能力,拥有着不能的作用。就像刚才那个龙的继承者所说的,如果八件麒麟八珍被一个麒麟的传承者得到。那么,他完全可以在八件麒麟八珍的引动下,开启自己血脉中的奥秘。也就是你今天修炼时所看到的真正使用麒麟能力的方法和融合血脉的方法。”

    齐岳皱了皱眉,道:“那这么说,这麒麟八珍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了?我不是已经能学到真正的修炼方法了么?”

    獬豸没好气的道:“当然不是这样。麒麟八珍每一样都拥有着极为强横的作用。但是,它们却只有在麒麟手中才能真正发挥出自己的作用。你今天在学习麒麟能力应用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其中有所缺陷?”

    齐岳一楞,道:“怎么可能发现?我只是看了一遍,能记住一部分就很不错了。就算有缺陷,也要从修炼中才能发现。不过,今天在我用心去看的时候,却发现在那修炼技巧方法最后的地方,有一片很大的阴影。当时我以为那麒麟能力应用的技巧已经结束,但那阴影却过了很长时间才消失,现在想来,那可能就是你所说的缺陷吧。”

    獬豸道:“这就对了。那些阴影部分,很可能留存着麒麟最强大的几个技能。而想学会这些技能,就必须用麒麟八珍来引动。如果你能拥有麒麟八珍,那么,你就不再是麒麟的传承者,而是一位真正的麒麟了。到那时候,你体内血脉就将完全觉醒。与其说你是人拥有了麒麟的能力,到不如说是麒麟拥有了人型的变化。有了麒麟八珍,你也再不需要受到我所说的三次阅览限制,可以更仔细的研究麒麟能力应用之法,也可以看到那最后的几大绝学。”

    “我日,要不要这么麻烦啊!”齐岳不禁有些不满。

    獬豸叹息一声,道:“这一点你也要理解麒麟先辈们。你要明白,麒麟的修炼之法是远古时期最为上乘的法门。你也看到了,你们这些生肖守护神战士只是按照升麟决衍化出了一个升云决,就能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如果拥有了麒麟全部的修炼方法,他们必然就能变得更加强大。这一点不仅在他们身上能够出现,一旦得到了麒麟全部的修炼法门,任何一个修炼者都有可能在不长的时间内拥有超强的实力。因此,麒麟先祖不得不防备啊!”

    齐岳点了点头,道:“那你现在告诉我这三样东西都是干什么的吧。你不是说它们本身都拥有着非常强大的特性么?”

    獬豸道:“是的,麒麟八珍每一样都非常强大,但是,只有八件齐聚才能完全释放出它们的能力。而只有三件的话,最多只能发挥出百分之三十左右吧。你眼前这三件麒麟八珍到也不错,其中有一件最为重要的麒麟红甲。就是中间那块鳞片。这块鳞片是麒麟历史上最强大的一位火麒麟变化而成的,拥有着引动麒麟天火的能力。而且,还有着许多奥妙之处。具体的地方我也不太清楚,要靠你自己去摸索。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片红色的鳞片其中有一个护体的能力,当你用自己的云力灌注到其中后,它就能十倍的增幅成一套能量甲胄,保护住你的身体。当然,我是指你在三云以下的情况。到了三云以上,它所幻化的麒麟护甲就只能和你自身的能力相结合,你有多强的云力,它就有多强的防御,而且,你的云力还和它支持的时间有关。如果你能达到和当初那位火麒麟前辈一样强大的实力,那么,你就能拥有永远使用麒麟红甲的能力。这块麒麟红甲还有一个名字,叫麒麟赤,是八件麒麟珍宝中防御力最高的一件。”

    齐岳心中大喜,道:“那我要是有了它,不就变成小强了?”

    獬豸楞了一下,道:“小强是什么?”

    齐岳嘿嘿一笑,道:“不就是蟑螂么?你不会不知道这种生物吧。”

    獬豸道:“我当然知道。蟑螂是上古流传下来最古老的物种之一,虽然它们并不强大,但是,它们出现的时间比我们上古神兽还要早的多,直到现在也一直流传着,长胜不衰,拥有着极强的生命力。你拿它来做比喻到也合适。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以你现在微薄的力量,使用麒麟赤最多只能坚持三秒。”

    “什么?只能三秒?你没有说错吧。”齐岳一听这话,顿时从兴奋状态转成了失望。

    獬豸好笑的道:“你以为十倍防御力是白给你的啊!那虽然是麒麟赤的能量,但是,也要根据你自己的能力。你至少要拥有引动麒麟赤内能量的能力才能使用它的防御力。以你现在的情况,我说你能支持三秒都是高看你了。不过,你也不要小看这三秒的时间。在生死关头,有的时候一秒都非常重要。你想想,如果有人用箭来射你,从射出到射中,需要多长时间?至少在那一瞬间,麒麟赤可以帮你抵挡住敌人的攻击,这难道不是一件至宝么?更何况,麒麟赤中还有许多其他的奥秘。这就要靠你自己去挖掘了。”

    齐岳道:“那其他两件呢?又有什么能力?”

    这一次,齐岳并没有因为麒麟珠而产生喜悦的感觉,看着面前这四色光晕交替闪烁的珍宝,他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悲伤的感觉。他仿佛看到了那位四云麒麟,感受到了他在临死前那不忿的神情。是啊!作为四云麒麟的自己,被扎格鲁大师和生肖战士们看成废物。当初的他,不也是因为修炼苦难而得到了最后的悲剧么?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以自己最后的生命力量凝结成了这颗麒麟珠。奉献了自己,而给自己的族人们带来了机会。前辈,您放心吧,不论如何,我也会好好使用它,绝不再让咱们四云麒麟因为修炼困难而受到侮辱。或许是感受到了齐岳的心境,麒麟珠上不断闪烁的光泽突然亮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齐岳却清晰的感受到一股纯净的亲切之感似乎在关怀着自己,那淡淡的悲伤也随之消失了。

    “齐岳,你知道么?历史上四云麒麟的出现,你是第二个。凝结成这颗麒麟珠的前辈就是第一个。这一点,你那个天引是不知道的。毕竟,这件事过去的时间太长了。作为獬豸一族的王者,我活了三千多年,我本身就已经拥有着很强的能力。本来,我是不想成为一位麒麟的影子。虽然你是麒麟王,但你毕竟太弱小了,就算要成为你的影子,我也希望等你再强大一些后考虑。但是,当我知道你是一位四云麒麟,同时还是得天独厚的四云墨麒麟时,我再没有一丝犹豫。我希望能和你这位史无前例的四云墨麒麟一起,开创一翻新的局面。强者总会是希望依附于更强者。虽然你现在还不够强大。但是,你的潜力却是谁也无法比拟的。”

    齐岳道:“有了这麒麟珠,我修炼升麟决的速度是不是能增加一些了?”

    獬豸道:“那是当然,麒麟珠的好处有很多,因为他拥有了当初那位前辈的四属性能力,在四种能量凝结之后,在麒麟珠内部就构成了一个特殊的空间,这个空间虽然并不算很大,但其中却和外界的自然环境无异,只要你能与麒麟珠沟通,就能够使用其中的这个空间,将自己的东西储存在内,因为其中拥有的是自然环境,因此,即使是储存生物也毫无问题。至于这个空间的大小,就要看你的云力有多么强大了。或许,这个麒麟珠所形成的空间是无穷大也说不定呢。至于修炼,你只需要将它佩带在身上,麒麟珠所拥有的能量自然会对你有所帮助。这些都是我从獬豸先辈那里听说的,具体是不是这样,我也不能肯定。”

    齐岳道:“我明白了。这麒麟八珍究竟有多强的妙用,主要还是看我自己的能力。我的能力越强,它们所能发挥的功效也就越大。那件衣服又是什么呢?”

    獬豸道:“那并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件斗篷。在古时候,因为阳光远比现在要强烈,所以那时的人类大多会穿上一件斗篷,因此,这件名为麒麟隐的八珍之一,也就做成了适合那时人类的样子。”

    “麒麟隐?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怪,它在麒麟八珍中又排名第几?”一边说着,齐岳的目光不禁落在了那件暗红色的斗篷上。

    獬豸道:“在麒麟八珍中,麒麟隐排名第八,也就是最后一珍,虽然它的排名是最低的。但你千万不要小看它,对你来说,麒麟隐现在的作用到是大的很。麒麟八珍中,除了麒麟珠以外,其余的七件大多和攻击、防御有关。而这麒麟隐就是其中的一件防具。”

    经过獬豸前面的介绍,齐岳对这些麒麟八珍已经明白了一些,赶忙接口道:“那这么说,麒麟隐是暗红色,应该是一位火麒麟前辈留下的吧。”

    獬豸停顿了一下,半晌,才发出一声低低的叹息,“不,不是的。这件麒麟隐我之所以说它珍贵,并能成为八珍之一,是因为它一位墨麒麟前辈。”

    齐岳一楞,“墨麒麟?难道是火属性的墨麒麟么?”

    獬豸道:“不,据我先辈传下来的资料看,那位墨麒麟的属性是雷,而不是火。这件麒麟隐之所以是暗红色的,并不是因为属性的原因。麒麟本身有鳞甲,鳞甲外生金、银两色的毛发,而墨麒麟则是黑色的。这件麒麟隐并不是鳞甲,看上去似乎是布料,其实,它是那位墨麒麟前辈在临死前用自己的皮凝聚了最后的心力完成的。”说到这里,獬豸的声音中充满了悲哀。作为麒麟的追随者,獬豸对墨麒麟的感情自然是最深的。

    齐岳这一次没有发出疑问,因为他感觉到了獬豸心中的悲伤,只是静静的等待着他继续说下去。

    “那位墨麒麟前辈,曾经是麒麟一族的罪人,正式由于他的原因,险些令麒麟一族陷入毁灭。麒麟虽然强大,但是,每一位麒麟身上,都有着一处致命的弱点。而每一位麒麟的弱点又都非常隐秘,有的是出现在防御上,有的是出现在攻击上,有的则是出现在性格上。麒麟的弱点,是每一位麒麟最为珍贵的秘密,即使是同伴也很难知道。而当初那位墨麒麟前辈,正是全部七位麒麟中最为受宠的,因为其余六位麒麟分别是他的父母、祖父、祖母以及两个叔叔,他可以说是整个麒麟一族的天之娇子,因此,麒麟最宝贵的秘密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秘密。他也不愧是众人的骄傲,短短四百五十年,就成为了麒麟一族中的强者。但是,后来他却犯了一个错误,一个影响了整个麒麟族的错误,也正是因为他的原因,才使原本数量总是维持在七到十位的麒麟族变得始终无法再超过三位。”

    齐岳心头一震,道:“难道他叛变的麒麟一族,投靠了凶兽么?”

    “不,麒麟一族不但是神兽中的王者,同时也是最高傲的巨兽,是我们上古神兽中最正直的民族。但是,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麒麟一族都是风流种么?这位墨麒麟前辈所犯下的错误就出现在了女人身上。他竟然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一位雌性凶兽,不得不说,那位年纪与墨麒麟前辈相仿的凶兽确实是上古凶兽中最出色的九尾狐族,她的绝色和妩媚,是任何神兽所无法媲美的。因为墨麒麟前辈一直都处于修炼,对于外界的事情了解的很少,所以,当他知道那位九尾狐的真实身份时,已经太晚了。”

    獬豸没有继续往下说,但齐岳却已经完全明白了,那位九尾狐出卖了墨麒麟,将所有麒麟一族七位麒麟的弱点都告诉了上古凶兽一方,致使麒麟一族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那位墨麒麟前辈才成为了麒麟一族的罪人。齐岳一边想着,一边将自己的想法开放给了獬豸。

    “你的判断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是,你却忽略了一点。作为麒麟王者中最受宠爱的墨麒麟,那位前辈也是神兽中的翘楚,不论外型还是实力,都是神兽中不可多得的人才,九尾狐虽然出卖了他,虽然使麒麟一族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但是,九尾狐却也深深的爱上了这位墨麒麟前辈。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引出了这场悲剧,造成了麒麟隐的出现。”

    齐岳有些茫然了,看着那暗红色的麒麟隐,仿佛有一条血色长河从自己眼前奔腾而过。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