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三珍附体

    “啊!”齐岳惊呼一声,他发现自己体内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全身不禁微微的颤抖着,他似乎亲眼看到了当时发生的一切,看到了那位众叛亲离的墨麒麟,深切的感受到了他的痛苦。这是谁的错?墨麒麟错了么?他追求自己的爱,因为爱的太深才错了。九尾狐错了么?不,从她族人们的角度来看,她并没有错。但是,悲剧却依然形成了,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齐岳心中依旧留存着一丝希望,“那位墨麒麟前辈既然是最高等的墨麒麟,那么释放了麒麟臂后他不一定会死吧?”

    獬豸长叹一声道:“是的,墨麒麟是唯一释放了真正的麒麟臂后而不会死亡的。但是,他的实力也瞬间降到了最低,而那三个面临了墨麒麟绝命一击的凶兽也都身收重伤,不可能再继续活下去了。毕竟,在墨麒麟前辈释放能量的时候是没有一丝保留的。麒麟一族始终流传为上古巨兽时期的最强攻击又怎么是他们所能抵御的呢?原本上古凶兽一方的计算完全失去了控制,因为三位最强者受到了重创,顿时陷入了恐慌之中,在剩余两位麒麟的带领下,上古神兽们以鲜血为代价疯狂屠戮着他们。也正是那一次,麒麟一族虽然大为衰落,但是上古凶兽们也受到了致命的打击。而整个上古巨兽时代,也从那时逐渐走向了衰落。”

    “那位麒麟前辈呢?既然释放麒麟臂并不会影响到他的生命,那么他怎么样了?”齐岳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他已经忘记了身后还有着海如月和姬明明,聚精会神的和獬豸交流着。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了麒麟八珍的故事之中。

    “那位墨麒麟前辈的结局是悲惨的,但是,当他的一生结束时,却没有一位上古神兽再指责他。他以自己的麒麟臂为代价毁灭了三大凶兽之后,上古神兽们开始了屠戮,而在那过程中,剩余的两位麒麟恨急了那只九尾狐,第一个目标就是杀向她。九尾狐没有躲闪,她的目光始终都落在墨麒麟前辈身上,就那么平静的准备接受死亡。她没有哭,也没有笑,但是,墨麒麟前辈却从她眼中看到了不可能装做的至爱之光和无尽的悲伤。就在那一瞬间,墨麒麟前辈体会到了九尾狐心中的悲哀,体会到了她的无奈。因此,墨麒麟前辈动了。”

    齐岳双拳紧握,坚定的道:“如果是我,不论未来会如何,我都会保护我的女人,即使一切都错了,我宁可用自己的鲜血去洗刷她身上的罪恶。都是亲人,都是爱人,既然已经失去了父母和亲人,那么,就绝不能再让自己的爱人受到伤害。哪怕是用我来代替。”

    这一次,轮到齐岳心中的獬豸楞住了,他的心神出现了剧烈的波动。

    “知道么?齐岳。”獬豸淡淡的道。

    齐岳也很惊讶自己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茫然的摇了摇头,道:“知道什么?”

    獬豸道:“当初那位前辈所报有的心思和你所说的一样。当他来到上古凶兽的总部时,就已经报下了必死的决心。因为他的关系而让四位至亲丧命,他是不可能原谅自己的,也不可能再继续活下去。他带领着神兽们来到了上古凶兽的总部,只是为了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为了将仇恨带给凶兽,用他们的生命来为自己的亲人复仇。而另外一件,就是他要弄清楚九尾狐到底爱没爱过自己。当时他没有问,但是,九尾狐的眼神却已经告诉了他一切。因此,在他的两位叔叔全力发动麒麟绝学向九尾狐进行攻击的时候,他动了。”

    “你说了两次他动了,他究竟做了什么?”齐岳的声音不受控制的有些颤抖了,两行泪水缓慢的从面庞上流淌而下。

    獬豸的声音有些哽咽,“我对你说过,虽然墨麒麟一旦失去终极麒麟臂并不会死亡,但是,实力也会降入低谷,需要长时间的修炼,才能凭借自身超强的恢复能力来恢复自己的麒麟独角。如果在颠峰时期,墨麒麟前辈甚至能与自己的两位叔叔相抗衡。但是,在那个时候,他又怎么可能抗衡的了呢。因此,他用出了麒麟一族由他而创造的一门绝学,与麒麟臂一样,毁灭性的绝学。名叫释放。”

    “释放?”

    “是的,就是释放,他释放的是自己的灵魂,只有将自己的灵魂完全释放,才能使出释放的能力,与麒麟臂不同,即使是墨麒麟,在用出了释放之后,也不可能再恢复,而那一刻,他所爆发出的能力竟然硬生生的挡住了自己两位叔叔的全力一击。”

    齐岳的声音哽咽了,他能够想象的到当时那位墨麒麟前辈的眼神和心中的绝望以及对九尾狐深深的爱恋,“释放,他除了释放灵魂,还有什么?”

    獬豸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了,“所谓的释放,是释放自己所有的麒麟甲,也就是说,在那一瞬间,这位墨麒麟前辈将自己全部的灵魂注入了麒麟甲内,使自己身上的鳞甲与毛发强行与身体脱离,以当时那样虚弱的身体,释放出了异常强大的实力。挡下了自己两位叔叔的攻击。整个战场都因为他这突然的一击而停顿了,墨麒麟变成了血麒麟,他的身上再没有一个地方是完成着。而直到最后,他却终于抓住了九尾狐的手。他只说了一句话,他说,我愿意用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和身体,来换回她的生命。不论是神兽还是凶兽,当时都被他的声音所震撼了。他的声音并不高,也没有激动,但就是这平淡的声音中,却包含了无比的威严,那才是麒麟真正的威严啊!没有谁敢触犯他的威严,在那一刻,他又重新成为了神兽之王,真正的神兽之王。在临死前,他深深的看了九尾狐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对她说,恐怕,也只有九尾狐才看懂了他眼中所包含的一切吧。”

    齐岳眼中的泪水沾湿了自己胸前的衣襟,他的血液完全沸腾了,“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结束,为什么,这到底是谁的错。如果他不是麒麟,她不是凶兽,如果他们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彼此相遇,那么,一切又怎么会是这样呢?”

    这一次,齐岳并不是在心里对獬豸说,而是大声的喊了出来,充满悲伤的声音使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得低沉了,一股无形的威严从他身上默默的散发着,齐岳上身的衣服竟然自行化为了齑粉,黑、银两色光芒变得无比闪亮,那强烈的光芒仿佛夺目的星辰一般。墨麒麟脚下踏着的四色光芒淡淡的散发着,紫、蓝、红、青,无不变得异常璀璨。

    齐岳的双眼变了,变成了一黑一银两种颜色,那股巨大的压力连明明都不自觉的躲闪到了海如月背后,现在的齐岳,仿佛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神志,他缓缓跪倒在地,他的动作很慢,但每一个动作却都充满了凝重的气息,当他的双膝接触到地面时,他缓缓拜了下去,每一次下拜都是那么的沉稳有力,额头与地面碰触,发出了响亮的声音。一共九次,每一次都是毫无保留的碰触。当他重新抬起上身时,额头上已经变成了一片紫红。

    齐岳身上的墨麒麟缓缓脱离了他的身体,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影漂浮在他的背后,一声低沉的吼叫从齐岳口中发出,他背后那墨麒麟光影做出昂首大吼之状,银、黑两色毛发变得异常醒目,那纯净的光芒骤然爆发,庞大的气息笼罩着整个房间。

    一到红光,仿佛变成了一抹红色的闪电,只是一瞬间,就已经划破长空,刺入了空中的麒麟光影内。红色的光芒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它所处的位置,正是墨麒麟光影的胸口处,黑色的鳞片,银色的毛发,配合着那散发着璀璨光芒的红色菱形鳞片,看上去更多了几分威武之势。一股灼热的气息在墨麒麟身体周围燃烧着,虽然只是无形的火焰,但那庞大的气息却足以令人窒息。

    “本相异化,龙。”

    “本相异化,鸡。”

    在那庞大的压力和灼热的气息作用下,不论是姬明明还是海如月,一时间都无法再承受,她们都不得不用出自己的本属相异化,一时间,白色的龙鳞,五彩的羽毛,分别出现在她们身上。这一刻,她们所承受的压力不再是痛苦的,她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齐岳的身体就像一个巨大的能量旋涡,不断释放着庞大的能量从她们身上每一寸鳞甲或者每一根羽毛中疯狂的涌入着,在这种情况下,海如月和姬明明都不自觉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配合着自己的升云决开始修炼。扎格鲁曾经对她们说过,作为一名生肖战士,刻苦的修炼极为重要,但是,把握机缘也同样重要。虽然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因为什么而发生,但是这种机会她们是不会错过的。可惜,进入了修炼后的她们却并没有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站在桌案前的齐岳,依旧那么平静的站立着,从他身上,同时出现了四色光芒,紧接着,右侧的那颗麒麟珠缓慢的飞了起来,它并不像麒麟赤那样猛烈的融入麒麟光影体内,而是悬浮在齐岳的身前,齐岳看着它,它也像是一只能够看透一切的眼睛,仔细的盯视着齐岳,它们彼此对视着,彼此感受着。齐岳的目光始终没有变,而麒麟珠却轻微的颤抖起来,就像离家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一般。

    光芒一闪,紫、蓝、红、青四色光芒同时大放,紧接着这四色光芒瞬间形成一个光环套上了齐岳的脖子,齐岳的身体同时出现了灼热、冰冷、麻痹、飘荡四种感觉,紧接着,胸前一阵冰凉,那闪耀着四色光芒的麒麟珠已经紧紧的贴上了他的胸口,所在的位置,正好是齐岳身上那麒麟图案麒麟角尖的位置。而麒麟珠自身则出现了一根细细的项链,项链是由紫、蓝、红、青,四种不知名的金属盘旋在一起构成的,完全一体,呈现出细密的鳞片状,平静的帖服在齐岳的脖子上,那晶莹的四色光芒看起来极为舒服。

    “前辈,你们都认可我了么?”齐岳的泪水滑落在麒麟珠上,光芒一闪,泪水毫无预兆的被麒麟珠所吸附,一股无形的霸气,一股充满希冀感觉的气息从麒麟珠上散发而出,笼罩了齐岳的身体,那希望的感觉刺激着齐岳的感官,令他不禁再次发出一声大吼,震的整间密室瑟瑟发抖。

    最后,齐岳的目光落在了那件暗红色的斗篷上,他依旧是跪着,他的目光却不再平静,原本轻佻的脸上变成了前所未有的严肃,“墨麒麟前辈,你我同为墨麒麟,我能感受到你的悲哀。我不知道你制作出的这件麒麟隐有什么作用。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是希望,作为麒麟一族的传承者,我能够亲自守护着您留下饿遗迹,能够永远将您的这段故事传承下去。墨麒麟前辈,我可以带走您的身体么?或者说,是您的皮肤。”

    悲哀,成为了一条纽带,连接着齐岳和麒麟隐,那强烈的悲伤气息逐渐淡化了,齐岳清晰的感觉到,麒麟隐上虽然充满了强烈的怨气,但同时也蕴涵着一股极为特殊的气息,那似乎也是希望的气息,但却是一种奇怪的希望,一种无法形容的希望。

    “前辈,您是想要和我说什么吗?”齐岳做出倾听的样子,但是,他能感受到的,只有那低沉的呜咽。暗红色的麒麟隐,如同一片暗红色的血云一般漂浮而起,就在齐岳倾听之时,已经静静的披在了他的肩膀上,那淡淡的悲伤中,包含着一种理解的的感觉,那是一种认可,而且,似乎也是一种解脱。

    “它承认你了。”獬豸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欣慰,“墨麒麟前辈承认了你的气息。麒麟八珍只有麒麟才能使用。它们并不是靠能力来呼唤的,而是靠心,只有能够得到它们的认可,你才能成为它们新的主人。你的理解和泪水,令麒麟隐的悲伤得以抒发,所以他认可了你。”

    齐岳轻轻抚摩着那如同皮肤般感触的暗红色披风,“獬豸前辈,这位墨麒麟前辈死后,就出现了这件披风么?那位九尾狐前辈呢?她的结局又是如何?”

    獬豸道:“这个故事不论在上古神兽还是在上古凶兽中,都始终流传着,当时,墨麒麟前辈死后,他体内的精血完全与自己失去鳞片和毛发的皮肤相结合,那时已经有人类出现了,或许是因为墨麒麟前辈预感到了麒麟一族的未来,因此,就成就了这件麒麟隐。当我听先辈们讲起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以为九尾狐前辈会随墨麒麟前辈而去。但是,结果却并非如此。那位九尾狐前辈甚至没有哭泣,她只是喃喃的说着,我不能死,我不能死。然后,就抱着墨麒麟前辈残留的血肉之躯而去了,却留下了这件麒麟隐给上古神兽们。从那以后,再没有人见到九尾狐,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和墨麒麟前辈的尸骨成了一个迷,一个千古之迷,到现在也无人能够解开。”

    齐岳有些呆滞的道:“或许,是有什么原因才让她拥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吧。但不论是墨麒麟前辈,还是那位九尾狐前辈,都非常值得佩服。他们的勇气和最后的抉择,是普通人万万无法做到的。如果换做是我,或许早已经崩溃了吧。”

    獬豸道:“或许是这样吧,麒麟隐所能带给你的,是三隐之力。那就是气息之隐,能量之隐,和身体之隐。穿着他,就不会有人能感觉到你的麒麟气息,也无法感受到你是强大还是弱小。当你的云力与麒麟隐相结合时,只要你不使用云力进行攻击,那么,你的身体将会保持着隐身的形态。当然,隐身的时间长短,与你的云力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一点和麒麟赤是一样的。而且麒麟隐有着任何金属器械无法损伤的能力。本身就是一件防御力非常强的珍宝。至于它的全部能力开启是什么样的,我就不知道了。或许,麒麟一族还没有谁能完全发挥出它的能力吧。毕竟,之后再没有任何一位麒麟能够达到那位墨麒麟前辈的心境。”

    齐岳背后那清晰的麒麟光影脚踏四色祥云从背后涌入齐岳的身体,与他自身相融合,齐岳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原本因为使用麒麟臂的能力而失去的四云之力竟然又重新出现了,虽然并不强大,只能产生出淡淡的光芒,但却是真实的存在着。而这四云之力则正顺着自己今天尝试修炼的路线缓慢的运转着。而自己的麒麟气息也变得更加凝聚了一些。

    “你是怎么做到的?”冷静如海如月,也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齐岳下意识的擦掉自己脸上残留的泪水,回过身看向二女,“我什么都没有做。这本就是属于我们麒麟的东西,我只是用心去守护它们。”

    海如月微微皱眉,道:“你知道么?这三件属于麒麟的装备,还从没有那位继承了麒麟血脉的人类能够完全使用。据扎格鲁大师说,以前最出色的麒麟,最多也只能得到那颗珠子和那块红色的鳞片,而那件古怪的披风却从没有谁能穿上。它带有着极强的反噬气息。就连扎格鲁大师那么强盛的佛力都无法破除它所带有的负面情绪。我真奇怪,它为什么会认可你。”

    齐岳淡然道:“你是不是想说,它为什么会认可我这样一个痞子。我只能说,这三件麒麟至宝上,有着我们麒麟一族的故事。但这却是麒麟的秘密。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吧。”

    海如月看着齐岳的目光略微变化了一下,这一刻,他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其实,海如月并不知道,齐岳现在的感情还沉浸在那位墨麒麟的悲剧之中。再加上感受着麒麟隐所拥有的悲伤气息,才使他暂时出现了这样的情绪。

    从密室中重新出来,海如月和明明都惊讶的发现齐岳身上的斗篷不见了,他脸上凝重的表情也渐渐放松下来,仿佛很疲倦似的坐在房间中的沙发上,目光有些呆滞,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明明看了海如月一眼,她们虽然都知道齐岳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但谁也不知道这变化出现在什么地方,感觉上,他依旧是那么弱小,除了拥有王者风范的麒麟气息以外,并没有强大的能量波动出现,但不知道为什么,连海如月都感觉到自己似乎小看了这个痞子。

    经过短暂的愣神,齐岳很快恢复了过来,“好了,明明我们走吧。霸王龙,别忘记你答应我要给我一个工作的。”

    海如月淡然道:“我不会忘记。明明,明天一早我到清北去找你。齐岳,既然你已经得到了三件麒麟的装备,又在清北大学内,我想,暂时不会出现什么麻烦的。这个给你,如果遇到危险,你就按一下上面的红色宝石。”一边说着,她递给齐岳一个手环,与她当初带的那个有几分相象,白金的手环上有一颗拇指第一个关节大小的红色宝石,手环其他地方都是白金的,大约有三分厚,宽约一点五厘米,齐岳接过手环,打开上面的环扣扣上了自己的左手手腕,大小正合适,与皮肤完全贴紧。

    海如月道:“你的云力还太弱,无法通过它发现强大的气息,等你的云力再强一点,就可以使用了。手环也是一个呼叫器,只要在方圆一前平方公里内遇到麻烦,你按动上面的宝石,向左侧旋转一周,周围的生肖战士就会收到信息迅速赶到你身边。还有,明明离开以后,你不要轻易出清北大学。清北大学从风水上来看,是一块龙穴,本身就拥有着很强的风水,只有在清北大学内,你的麒麟气息才能够得到收敛,这也是为什么我会让你到那里的原因。等三个月后,只要我们能平安度过那个交流会,我自然会给你一份工作。这段时间我希望你多用心修炼,争取早日找到其他几位生肖守护神。”在齐岳先走出密室之时,海如月和明明就已经从自己的本属相异化中恢复过来,重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齐岳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手环,把红宝石那一面转到腕脉处,这样从外面就无法看到它真正的样子了,宝石显得暗淡无光,并不能吸引人的注意。他没有回答海如月的话,而是直接朝别墅外面走去。

    明明看了海如月一眼,她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担忧的光芒,“如月姐,其实齐岳是个好人。没有谁天生就是痞子。你和他的关系是不是……”

    海如月抬起手,阻止明明继续说下去,冷冷的看了一眼齐岳的背影,“他是麒麟,对我来说,他只是生肖战士的伙伴。他如果能变得强大,我自然会尊重他。如果他只会拖累我们的话,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明明无语的看了海如月一眼,轻叹一声,道:“如月姐,不知道为什么,你和他这样僵化的关系让我始终有一种不妥的感觉。齐岳虽然是个痞子,但我发现他其实有很强的自尊心。你不止一次的打击过他,我怕今后会产生更深的矛盾。扎格鲁大师曾经说过,只有我们十二生肖守护神团结在生肖之王麒麟身边,才能真正成为足以守护东方的强者。我想,齐岳会慢慢改变的。”

    海如月的脸色变得柔和了一些,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复杂,“谢谢你,明明。或许,我真的对他有些成见吧。我会尽量试着对他的态度好一些。放心吧,我会以大局为重的。你也走吧,别让他等的太急了。”

    明明松了口气,微微一笑,突然贴近海如月,亲切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谢谢你,如月姐,我先走了。”说着,她飞快的跑了出去。

    海如月看着蹦蹦跳跳的明明,不禁莞尔一笑,淡然道:“傻明明,有些事是你不明白的。你以为我看不出齐岳是什么样的人么?其实,他和我一样,都拥有着变异的能力。我是东、西方混合血脉的龙,而他则是墨麒麟。如果我不多刺激他的自尊心,他又怎么会抛弃原本的流氓习气,努力起来呢?”说到这里,她脸上原本冷硬的线条顿时变得柔和了许多。

    齐岳走出别墅大门,被院子里的冷风一吹,顿时觉得精神好了许多,心中的悲伤随着麒麟隐的收起而消失了不少,他刚定了定神,就听到砰的一声,一个巨大的身影摔在自己身旁三米之外。这摔倒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刚收了不久的徒弟——姬德。周叔依旧站在齐岳进别墅前的那个位置,双手在身前缓缓抬起,脚步也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样子,似乎一直就没有移动过似的。除了身上的衣服多了几丝皱折,谁也无法想象,姬德那么巨大的身体竟然是被他摔出去的。

    姬德的样子可要比周叔狼狈的多了,勉强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有多出破损,看他那灰头土脸的样子,显然不是第一次被摔倒了。

    “见鬼,这怎么可能?师祖,您是怎么做到的?”姬德虽然有些不忿,但看他的样子是似乎不想再尝试了。

    周叔收起自己的架势,微微一笑,道:“已经很久没有遇到向你这样的强手了。你的力量十分霸道,火候也够足,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原本的修炼是从外功开始,然后逐渐转向内家工夫,经过长时间的艰苦训练才练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从自身的情况来看,你已经达到了人类肉体所能达到的极限。其实,我也无法赢你,只能将你摔出去,却无法真正伤害到你。你的根基非常牢固,欠缺的是内家工夫的应用和一些功法的辅助。”

    姬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我以前听一位部队里的前辈说过,我这样的实力已经很强了,除非遇到隐世的真正高手,否则是不会被人打败的。没想到师祖您就是一位隐士,您可一定要收下我啊!我就想学您刚才把我摔出去这工夫。”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