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十三章 炎黄魂

    明明快步跑到姬德身旁,关切的问道:“大哥,你怎么样?”

    姬德挠了挠头,道:“这次你哥可栽了。这位师祖比我想象中还要强的多。不论我怎么攻击他,他只要轻微的换个姿势,就能将我的力量卸到一旁。一旦我近身碰到他的身体,就会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将我甩出去,而且这股力量中似乎还包含着我自己的。仿佛是他和我自己一起把我摔出去,真是奇怪。”

    齐岳的心情此时已经恢复了许多,走到姬德身旁,道:“这叫沾衣十八跌,以后你好好跟周老师学吧。他才适合当你的师傅。姬德,我想跟你商量点事儿。”

    姬德一楞,道:“什么事?师傅你说吧。”

    齐岳看了明明一眼,低声道:“你那车是多大排量的?”

    姬德有些得意的道:“六升。强吧。”

    齐岳目瞪口呆的道:“多少?”

    “六升,或者说是六点零排量。”

    “日,悍马似乎才是六点零排量的。”齐岳眼中顿时光芒大放,似乎要将姬德吃了似的。

    姬德嘿嘿一笑,道:“悍马算什么,我这辆车已经跟了我六、七年了,是经过不断改装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别看外表普通,其实,里面的零件都是特殊的。一共十二个汽缸,按照大众公司的W12排列,是我自己找特殊材料组装的,而且,还使用了克来斯勒公司的断缸技术。当不需要的时候,只是四个缸工作,一旦遇到特殊情况,就可以变成十二个汽缸同时工作。而且,我还弄了个机械增压器在上面,最大马力接近八百匹,怎么样,猛吧。”

    齐岳一阵无语,“你这可是越野车,这么大排量你不怕翻车么?”

    姬德一听这话顿时更加得意了,“怎么可能翻车呢,我这车前后都加了双份的差速锁,反应灵敏度是万分之一秒,遇到特殊情况,自己就可以调整。各种电子设施极为齐全。别说是越野车,就算是超级跑车我都有信心跟它飚一下。怎么,师傅你也喜欢车么?”

    齐岳激动的道:“不是喜欢,是太喜欢了。姬德,我没听错吧,你说这车是你自己组装的?天上牛在飞了。”

    姬德哼了一声,道:“师傅,你以为当一个特种兵中的精英那么容易么?我之所以被调遣到现在的特殊部队,可不是因为我能打。而是因为我有着特殊的能力。走吧,咱们上车去说,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明明目光奇异的看着先前还全身散发着悲伤气息的齐岳,他现在好象已经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是明明又隐隐感觉到,齐岳先前悲伤的情绪是刻意隐藏起来,而不是表面消失这么简单。

    三人出了龙域别院,直接上了姬德的车,姬德从驾驶座旁的手扶箱中拿出一叠证件递到齐岳手中。

    齐岳接过证件,利用车内的灯光翻了起来。

    “日,拖拉机驾驶证,这东西有什么用?摩托车驾驶证,你这么大块头,只能开哈雷了。特级汽车驾驶证,特级驾驶员。看来你还真有一套。我,我日,怎么还有游艇驾驶证。这是啥,我再日,居然是战斗机准驾证,还有直升飞机的,缺德徒儿,你还有啥不会开的?”

    齐岳再次抬起头时,眼中已经满是震惊的目光。

    姬德嘿嘿一笑,道:“师傅,你是生肖之王,这也不用对你保密,我的能力就是机械全能。不光是可以使用任何机械,而且,我还可以利用现有的资源组合各种临时所需要的器械。在机械方面,我可是个天才。师傅,我还是机械专业的博士,看不出来吧。”

    齐岳这回是彻底的无语了,看着姬德这巨大的身材,他怎么也无法和博士二字挂钩。

    姬德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既然已经说到这里,我不妨告诉你,我从蓝龙特种部队离开后,直接加入了由炎黄共和国最高军事机关军事委员会直接命令的特殊部队。这个部队的直接首长,就是我和明明的父亲。但是,想要指挥这支特殊部队,却需要至少三位军委的委员发动命令,并由炎黄共和国主席批准才可以执行。可以说,我们这支特殊的部队,是炎黄共和国最高军事机密。部队的代号,就叫做炎黄魂。”

    听到炎黄魂这三个字,齐岳的心突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那你们这支部队都是由什么样的人组成的呢?”

    姬德低声道:“炎黄魂的成员只有二十几人,但却全都是各行业中精英的精英,有些还是拥有特殊能力的异能者,每一个都有着自己的特殊能力。我在加入这支部队后,代号为机械魂。至于炎黄魂中的其他人,我就不能说了。”

    齐岳露出个理解的神色,道:“行了,我知道这是秘密。我也不想知道太多秘密,秘密知道的多了,我这条小命也就危险了。行了,废话不说了,姬德,你看这样如何,我也不管你要薪水了,你把这车借我开开,怎么样?”

    姬德仿佛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刚一听齐岳要借车,立刻反应过来,“不行,绝对不行。师傅,这可是我的命啊!这个可不能借。就算借老婆,我都不借它。”

    齐岳没好气的道:“难道它是你的小妾不成。”

    姬德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感情,轻轻的抚摩着身前的方向盘,“师傅,你不知道,这辆车的每一个零件都是我亲手组装上去的,对我来说,它就像是我的孩子。师傅,你就别让我为难了,好不好。除了我以外,我还没给别人开过呢。”

    齐岳嘿嘿一笑,道:“姬德,咱们商量商量吧,我也不多借,就一个小时就足够了,而且你还可以坐在车上看着我。我保证不损坏你这宝贝车分毫。只是开一会儿,过过瘾而已。你也知道,是个男人就喜欢车,车可以说是男人的第二个房子。其实,你知道么,我一直梦想着能有一辆自己的越野车呢,可惜,我是个穷鬼。”

    姬德一听齐岳说他也喜欢车,脸上的表情顿时放松了许多,“师傅,你也喜欢越野车么?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齐岳嘿嘿一笑,凑到姬德身边,斜眼看了后面的明明一眼,低声道:“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辆越野车呢,本来我看上了凯迪拉克SRX的。”

    姬德撇了撇嘴,道:“那车有什么好的,体积只能说一般,动力的话,只有装配了北极星发动机的还算可以吧。制作相对粗糙。没什么好的。”

    齐岳有些淫荡的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虽然SRX在性能上并没有多出众,但是,它却有一点好处,它里面有两个按钮,车里有三排坐椅。按动按钮后,后两排坐椅可以收入车的底盘下,这样,整个后面就变成了一个平坦的巨大空间。SRX的长度足有五米多,宽两米多,后面两排坐椅这一放到,就算你这么大块头的也能躺的下了。再弄个气垫床准备着,随时可以用来睡觉。这可是我的梦想啊!以后要是能拥有一辆SRX,我就可以开着它去到处泡MM,在车的四个窗户上贴上四个大字。”

    姬德好奇的问道:“哪四个字?”

    齐岳骄傲的道:“流动炮房。”

    齐岳无耻的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有创意。开着这么一辆豪华越野车到处去泡美媚,还省去了开房间的钱,这是多么享受啊!随时都可以当战场来用。”

    姬德咽了口吐沫,“这样也行?这么算起来,似乎只有SRX有这功能。不过,师傅啊!你要是贴上那四个字,不怕警察抓你么?”

    齐岳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四个字又不是贴在一边的。警察最多只能看到两个。难道我不会把一边贴上流房,另一边贴上动炮么?”

    “我日,师傅,你真是太淫荡了。”姬德的眼睛也放出了光芒,特意看了一眼自己车上后排的坐椅。似乎在思索着要怎么改装一把。

    齐岳道:“好了,你到底是借不借,都让你跟在车上了,你还有什么可怕的?”

    姬德犹豫着道:“师傅,你真的只开一小时?而且,绝对不能碰撞。虽然我这车安全性能不错,但是,我可舍不得宝贝撞了。”

    齐岳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你师傅我的技术绝不比你差。怎么说,我也开了好几年车了。”

    姬德疑惑的看了一眼只有十九岁的齐岳,虽然心中有所疑问,但却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师傅这两个字并不是白叫的,齐岳和周叔的实力已经带给他极大的震撼和自然升出的尊敬。

    两人交换了座位,坐上姬德的位置,齐岳顿时大为兴奋,动作熟练的调整了一下座椅和反光镜的位置,看上去确实像个老司机的样子,让一旁的姬德放心了一些。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道:“师傅,一小时哦。”

    “行拉,婆婆妈妈的,跟个女人似的。那个加上其他八个汽缸的按钮是哪个?”

    姬德突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无语的指了指方向盘上的一个按钮,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像个女人。

    齐岳心中有些偷笑,如果姬德知道自己根本连驾照都没有,不知道会怎么想。到不是他不想考一个驾照,主要是考驾照是要钱的,而且很不便宜。

    姬德的越野车猛的蹿了出去,齐岳脚下的油门似乎踩不到底似的,眼看即将到达前面的红灯才用力一脚刹车,轮胎在刺耳的尖叫声猛的一个右转蹿了出去。

    “慢点,师傅你慢点。”姬德听着自己宝贝车轮胎发出的一声声尖叫,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过,他不得不承认,齐岳的驾驶技术极为熟练,动作非常快,换档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车速始终保持居高不下,在车流中不断的穿行着。幸亏姬德这辆车挂的是军牌,一路上才没遇到警车的跟随。

    车从机场高速旁的龙域别院开到京城的二环路,齐岳只用了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在九点多这个路况并不是非常好的情况下,即使是姬德自己,最好也就是这个速度了。

    嘎的一声,越野车稳定的停在东二环边的一座立交桥下,齐岳兴奋的道:“痛快,真他妈的痛快,好车果然是不一样。姬德,你这个前后差速锁带来的稳定性跟轿车似的,你一定装平衡杆了,还有,你这车居然能根据速度自行底盘升降。不错,这就更好了。”一边说着,他已经拉开车门从车上跳了下去。

    明明坐在车上,苦笑道:“哥,我怎么觉得你答应把车借给他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姬德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借都借了,反正只有一个小时,我现在就希望师傅别把我的车撞了就好。”一边说着,他们向车外的齐岳看去,这才发现,在立交桥下的马路边上,早已经聚集了十数辆车。这些车看上去都不算高档,但从那夸张的大包围和尾翼以及花花绿绿的颜色上能够清晰的看出,这些车都是经过改装的,发动机的嗡鸣声不时响起,带来一阵阵令人气血沸腾的声浪。姬德只见齐岳走到其中聚集的一些人旁边说着什么,又回手指了指自己的车,顿时心中那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几分。齐岳用身体挡住姬德这边的视线,手收在身前,不知道坐了些什么。从那些一个个染着各种颜色头发,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的家伙不屑的眼神中,姬德顿时明白了些什么。

    一会儿的工夫,齐岳回来了,重新坐上车,把安全带系好,嘿嘿一笑,道:“这次我要让他们知道厉害。”

    明明道:“齐岳,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齐岳叼上根烟给自己点燃,递给缺德一根,道:“这都没出来?当然是赛车了。以前我只能蹭别人的车开,他们那些车,你别看外观普通,改装的也是很夸张的,各个都带着增压器,甚至还有双涡轮的。猛的很,今天我就跟他们拼一场。听说过二环十三郎没有,就是那边那个黄头发的。不过,他还不是真正的高手,那边那个耳朵上都是耳钉的女的,才是这里最猛的。她曾经创造过二环一圈八分多钟的记录,今天她就是我的目标。”

    “师傅,这个不行吧。八分多开一圈二环,那要多快?二环怎么说也有几十公里。”姬德看着兴高采烈的齐岳,顿时知道不妙。

    齐岳哼了一声,道:“男人说话要算数,说好了一个小时,现在还有四十分钟呢。”

    “我……”

    齐岳不在理会缺德,自己把车开到那十几辆车的最后面,他显得很专注,似乎是在参加F1大奖赛似的。

    当时间到达十点的一瞬间,立交桥下顿时响起一片巨大的轰鸣之声,十几辆车,以飞快的速度交替冲入二环路中。

    十点的二环,虽然已经不再拥堵,但也绝对比不上高速的那种感觉,十几辆车的突然蹿入,顿时引得一阵刹车的尖叫声。

    齐岳挂底档,大脚油门猛轰,右脚同时在油门和刹车上用力跺了一下,方向盘一转一回,姬德的越野车顿时发出一声响胎,一个侧移,插入了最里面的一条道。紧接着,在齐岳低挡大油门的作用下猛的蹿了出去,速度之快,丝毫不比其余的那些轿车慢。

    姬德眼见无法阻止齐岳,只得把安全带系好,冷静的观察着眼前的情况,正如齐岳所说的那样,最有实力的就是那个长相恐龙级,一身花花绿绿看不出年纪的女孩儿,她那辆已经看不出原本是什么型号的红色小车冲在了第一位,几个漂亮的穿插已经超越了几辆车冲了出去。

    齐岳眼中光芒大放,随着车子的加速,他也跟随着前面的车不断的穿插着,好几次都险些追尾,却被他一脚刹车拽了回来,一边开着车,他还一边兴奋的道:“你们不知道,飚车是我平时最大的娱乐。不过想开这些家伙的车太难了,每次都要花掉我不少钱才能爽一把。这回可好了,我一定要把他们都踩在脚下。”他实在是太兴奋了,连烟灰掉在身上都没有察觉。

    随着车子的左右快速摇摆,明明的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久经训练的姬德虽然没有什么,但听着那一声声剧烈的响胎,还是心疼的脸部肌肉一阵抽搐。心中暗暗祈祷着,师傅啊!你可要手下留情。

    正在姬德以为齐岳根本不可能获得胜利之时,车身突然猛的一个侧倾向外甩去,吓了姬德一跳,要不是有安全带固定着他那庞大的身体,恐怕就要撞到一旁了。他吃惊的看到,自己的越野车在齐岳的控制下猛的从最内侧道冲了出来,直接冲到了最外侧车道。而且,车并没有停止,竟然直接冲上了路肩。一瞬间,姬德顿时明白了齐岳的意思。路肩是用来紧急停车的,一般情况下根本没有人会把车开到这上面来。而齐岳现在则是在拼命了。下一刻,他已经看到齐岳按上了自己所说的按钮。

    从四个汽缸直接变成十二个,再加上机械增压的作用,强烈的推背感倾巢而至,越野车像装了火箭发射器一样凶猛的蹿了出去,只是四、五秒的时间,已经从时速一百二变成了二百加。要知道,那些改装的车虽然也能达到这个速度,但却需要不短的时间来加速才能做到。十二汽缸的性能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没有真正经历过二百迈以上的高速,是绝对不会感受到那种感觉的,二环路旁的景色顿时发生了变化,原本应该平行的景象似乎已经在上翘了。景物显得有些扭曲着。而越野车的速度却依旧在不断向上攀升,似乎只是几次呼吸的时间,齐岳就通过路肩猛的超过了原本排名第一的红色小车,冲在了最前面。

    齐岳因为紧张,手上已经沾满了汗水,眼睛牢牢的盯视着前方的一切,随时做出最快的反应。普通车达到了二百迈的速度以后,操控会明显降低很多,如果猛打一下方向盘,很有可能就会斜着飞出去。但是,姬德这特殊改装过的车却完全不一样,速度提升了,但方向盘却变得异常沉重稳定,不论齐岳如何操纵,整辆车都仿佛与他人车一体般轻松的达到他想要达到的目标。越野车的底盘因为高速已经降低到了和轿车差不多的水平,齐岳猛的几个穿插,以二百迈的高速,已经将对手们都甩在了后面。

    比赛依旧在继续的进行着,如果不是姬德摘下了齐岳嘴上的烟蒂,恐怕他连烧到嘴了都不知道,这种急速的感觉绝对可以使人热血沸腾。

    前方的车流渐渐多了起来,齐岳虽然很拼,但也不得不将速度放慢,从反光镜可以看到,后面那辆红色的小车在不断的穿梭中已经追了上来。不过,这并没有引起齐岳的担心。

    W十二缸加上机械增压的提速爆发力实在太强了,每当那辆二环八妹开的车接近齐岳时,一遇到直道,齐岳猛的一加速,车顿时就能猛冲而出,转瞬间拉开距离。

    几十公里并不算近,但是,二环路的一圈在齐岳他们这样的开法下,确实只用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分出了胜负。当越野车稳定的停回立交桥下时,齐岳看了一眼车上的表,整整八分钟,一秒不多,一秒不少。淡淡的烟雾从车的四周向上升腾着。刹车在齐岳的肆虐下因为高热已经在冒烟了。幸好姬德这辆车的刹车片是特殊的陶瓷制作而成,这才没有出现热衰竭的现象。要知道,这辆越野车的自重达到了惊人的三吨,想急刹车所需要的力是非常巨大的,尤其是在高速的情况下。

    当齐岳从车上再次跳下时,姬德迫不及待的回到了驾驶的位置,他心中发誓,不论以后齐岳再说什么,自己也绝不会再把车借给这个疯子了。

    脚踏实地,齐岳的双腿有些发软,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这才走到路边,再次点燃一根烟,用力的吸着,平复着自己激荡的心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时间虽然只有八分钟,但是精神的高度紧张,却使他耗费了大量的精力。

    当齐岳刚抽了第一口烟的时候,那辆红色的小车已经回来了,数分钟后,十余辆车接踵而至。这一次,姬德总算看清了,齐岳竟然从每个人手上洋洋得意的接过一叠钱,那些人看着越野车的表情再没有蔑视,而是充满了震惊。不知道为什么,姬德这时体内的血气也不断的沸腾着,恨不得刚才飙车的是自己才好。

    齐岳自觉的从副驾驶位置上了车,他还没做稳,明明已经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怒声道:“齐岳,你给我个解释。你居然拿我哥的车去赌钱?”

    齐岳出奇的没有反抗,一脸的满足,“太爽了,明明,你不觉得很爽么?”

    明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猛的推开自己身边的车门跳到车下呕吐起来,晚上吃的饭几乎全被她吐了出来。如果不是她拥有着生肖战士超人的体魄,恐怕早已经忍不到现在了。女孩子容易晕车的几率本就很大,更何况是那么疯狂的赛车了。

    “明明,你没事吧。”齐岳关切的拍着明明的后背。

    “哇。”明明吐了一口,横了齐岳一眼,“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你就死定了。”

    齐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你也听到了,海如月那头母暴龙说要等到寒假才能给我份工作。以我现在的饭量,等到那时候恐怕早已经饿死了。不想办法赚点钱怎么行?”原来,刚才在比赛开始前,他把自己所有剩余的两千多块钱全压了上去。因为那位二环八妹的威风,他得到了一赔十的比率,这一次可是赚了不少。

    明明接过姬德递来的纸擦了擦嘴,道:“我不是跟你说了,你的伙食费我先给么,以后你再还我不行么?”

    齐岳淡然一笑,道:“能凭自己的能力吃饭,我绝不会依赖女人。我是个男人啊!姬德,对不起,蹂躏你的宝贝车了,不过,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等以后我有了工作,就不再玩这个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赛车,用这种形势告别这个曾经令我魂牵梦吟的地方,也算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了吧。或许你们不知道,这里曾经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以前我每天都会来,即使开不上车,只是看看他们比赛也是一种享受。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再享受这些的权力了。”说到这里,他用力的吸了口烟,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就像刚从别墅走出来时那样。

    明明心中一软,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希望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这是最后一次。”

    齐岳看了明明一眼,道:“我是很少承诺的,我是一个流氓,是一个痞子,但却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说完这句话,他把烟蒂扔在地上,拿脚捻了捻,径自回到了姬德的车上。

    只有完全告别旧的东西,自己才能成为一个新的齐岳,直到今天,齐岳才完全将自己融入了生肖之王,麒麟传承者这个身份。他的性格并没有改变,只是在原有的性格上又多了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就是责任。他要对自己负责,对自己所传盛的高贵麒麟血脉负责。

    重新回到清北大学,姬德在告别齐岳和明明的时候扔给了齐岳一条中华烟,齐岳没有拒绝,因为他从姬德眼中看到了田鼠曾经看着自己的目光。那是兄弟之间的眼神交流,兄弟不需要说谢。

    明明奇怪的发现,那条中华烟刚一入齐岳手中,突然消失不见了,不知道被他收到了什么地方。

    夜晚的清北大学显得很寂静,虽然学校的大门已经关了,但以明明的实力带着齐岳翻墙而入并不是什么难事。

    十月的天气已经微微带着几分冬天的气息,微风轻抚,传来阵阵凉爽。齐岳伸了个懒腰,大口大口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真爽。明明,你不觉得么?”

    明明显得很娴静,跟在齐岳身边走在清北大学校园内的湖边,享受着这难得的宁谧。

    “是很舒服,可惜我明天就要走了。等我回来的时候,这里的绿色却已经凋谢。”

    齐岳笑道:“你是不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在我眼里,明明可是个活泼的女孩子,不要这么多愁善感好不好,我会不习惯的。”

    明明瞪了齐岳一眼,道:“一点气氛都没有,你这家伙,就是个痞子。”

    齐岳露出色咪咪的样子,看了明明那修长的大腿一眼,道:“这里怎么可能有气氛,只有在房间里才会有嘛。明明,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明明俏脸一红,没好气的道:“你不如去死。我喜欢猪也不会喜欢你这个痞子。”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