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十五章 淫荡之生肖虎

    挂了电话,齐岳特意从卫生间找了把梳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笑了笑,这才出了宿舍,朝清北大学校门口走去。

    海如月一向是雷厉风行的作风,当齐岳来到校门时,她已经坐在那辆顶级跑车中等候了。

    齐岳直接钻入副驾驶的位置,海如月也不吭声,油门的轰呜声响起,蓝博基尼蝙蝠跑车猛的蹿了出去。那瞬间的推背感,不禁令齐岳想起了昨天自己赛车时的情景。

    车是朝内城开去的,随着车流的增大,海如月不得不把车速降了下来。

    齐岳忍不住问道:“那个暴……,不,如月,虎是男的还是女的?是不是也是一位大美女啊!不是一个母老虎吧。”

    海如月瞥了他一眼,简短的道:“男的。”

    齐岳不禁有些失望的道:“原来是个男的,没意思。”虎以凶猛而著称,生肖守护神的虎恐怕比姬德那家伙还要猛上几分吧。一想到要见个壮汉,他不禁感到有几分没趣。

    车开了时间不长,大约二十分钟后,海如月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前。

    “到酒店来干什么?”齐岳一边跟着海如月一起下车,一边问道。

    海如月道:“他住在这里,当然来这里了。虎不是京城人,他本在南方,昨天因为接到了交流会的道知,我特意打电话让他坐飞机赶过来的。”

    一边说着。两人已经走入了五星级酒店内。这还是齐岳第一次来到如此高档的酒店,不禁东看看、西看看,尤其注意那些服务员开叉到大腿上方的缝隙,一时间眼中色光连放,幸好旁边有个海如月,他还知道些分寸,没有弄出吞咽口水的声音。

    海如月带着齐岳来到酒店大厅一侧的咖啡厅。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做了下来,从随身的手包中拿出一支小巧的手机,拨通号码。“我们到了,你下来吧。”说完,似乎连对方的回话都没听。就挂上了电话。

    “来两杯蓝山。”海如月向服务员打了声招呼。

    齐岳道:“你怎么知道我喝不喝这个?”

    海如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

    齐岳道:“好吧,蓝山就蓝山,反正我也没喝过。对了。

    如月,这个生肖虎战士的身份是什么?他有什么能力?“

    海如月看了他一眼,道:“每一位生肖战士的全部能力。

    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虎的名字叫徐东,是江苏徐家这一代的继承人。二十一岁,在国外拿到了金融、外贸双硕士学位。

    学成后并没有回到家族中工作,而是在世界各地游历。一事无成,形容他很简单的三个字就够了。“

    “哪三个字?”

    海如月向齐岳的身后看了一眼,道:“败家子。”

    “呃……”齐岳地好奇心顿时又被勾了起来。如果虎是一个很正统的人,他反而会感到别扭,而听海如月这么一介绍,他反而生出知己之心。反正大家都不是好东西,痞子加上败家子,到是个不错的组合。

    “如月,好久不见。你也不用当着咱们老大的面这么损我吧。怎么说我也是个帅哥啊!”声音从齐岳身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齐岳不禁楞了一下。没有想象中的洪亮或者低沉。这个声音感觉上有些软绵绵的。非常动听,声音中带着几分慵懒和高雅的气息,他不禁下意识的回头看去。

    一名身材与齐岳差不多的男子走到两人旁的座位处坐下,他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晴,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眉毛很浓,看上去非常有精神,最令齐岳注意的,是他的头发留着一对大鬓角,看上去更增添几分儒雅的气息。笔挺的西装,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不论谁看到这张英俊的脸,恐怕第一印象都会非常好。

    鬓角男向齐岳伸出自己的右手,道:“你好,我是徐东。”

    齐岳与徐东握了一下手,疑惑的看着海如月道:“他就是虎么?”

    徐东莞尔一笑,依旧用他那软绵绵的声音道:“怎么?不像么?”

    齐岳摇了摇头,道:“和我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你代表的不是虎么?虎应该是很霸道,有王者气息的那种吧。不过,我怎么觉得你像个娘娘腔?”

    徐东脸上的肌肉牵动了一下,但依旧保持着微笑道:“或许吧。不过,我觉得一个男人的王者之气更应该放在床上。那才是最好的显露时机,我的座右铬就是,谁说娘娘腔就不能淫荡?你说对么?麒麟老大。”

    齐岳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再一次抓住徐东的手,用有些颤抖的嗓音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从第一印象来看,这位生肖虎战士鬓角男给他的感觉远比海如月要强的太多了。单是他那没有一点架子的优雅气息,就不自觉的带给齐岳很多好感。

    海如月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们两个凑到一起到是合适了。败家子加痞子。虎,人我带来了。从现在开始,保护他的任务就交给你来完成,知道交流会结束。昨天在电话里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这次交流会真正能依靠的只有你、我和明明。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徐东微微一笑,道:“有你这条白龙主持还不够么?别忘记,我们生肖守护神所拥有的历史积淀是任何一个家族所无法比拟的。嗯,我的身份问题你解决了没有?”

    海如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小夹子扔给他,道:“资料都在里面了。以你的学问,当个助理教师应该没问题吧。就教金融。你要记住,保护齐岳才是你最重要的责任。不要把心思都放在不该放的地方上。”

    徐东仿佛没有听到海如月的话似的,脸上流露出一丝齐岳极为熟悉的笑容,“不错,当老师本身就有先天优势。”

    海如月似乎听懂了他话语中的意思,微怒道:“我说的话你听到没。像你这样的败家子。迟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徐东依旧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如果是那样的话,不知道……”

    他一边说着。他的目光飞快的扫了一下海如月平坦的小腹。

    海如月眼中冷光一闪,手腕一翻,原本用来搅拌咖啡的小勺毫无预兆地飞了出去,因为速度过快,竟然在空中带起一丝淡淡的残影。

    徐东不慌不忙的右手一探,接过小勺。微笑道:“不要这样吧。如月,你要是肯嫁给我的话,就算少活十年我也愿意啊!”

    海如月冷哼一声。“别把我当成你那从没有少于五十人的女友团队。小心哪天我阉了你。你们自己回去吧。我先走了。”说着,拿起包就站了起来,连刚上的蓝山咖啡都没有喝上一口。

    看着海如月离去的背影,徐东和齐岳做出同样的动作,他们的目光都狠狠地盯了一眼海如月那完美的臀部曲线。

    “好拉,她走了。这下可舒服多了。这个霸王龙啊!脾气也不知道改一改。要是谁真的娶了她,恐怕真要少活十年。

    不,应该是立刻完蛋。“用优雅的声音说着恶毒的话,徐东竟然做到一点都没有失态,令齐岳不禁大为佩服。

    “徐哥,我以后就这么叫你吧。刚才如月说你有从没少过五十人的女友团队,这是真的假的?”

    徐东微微一笑,道:“麒麟。这当然是假的。哪儿有她说的那么夸张。”

    齐岳长出口气,道:“我说也是,哪儿有人能有五十个女友的呢。”

    徐东眼中流露出一丝戏谑的光芒,“现在只有四十九个,我正准备再凑上五十的数呢。不过最近太忙了,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

    噗,齐岳刚喝入口中的咖啡顿时喷了出来,“我日。”

    徐东看了一眼周围没人注意,低声道:“麒麟啊,你不要忘记,我是寅虎。生肖战士中的虎,一向有风流战士之称,难道你不知道么?”

    齐岳楞了一下,“淫虎?怪不得。这个,这个徐哥,你能不能教小弟几手。我现在连一个女友都没有呢。”

    徐东微微一笑,道:“这种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是,遇到机会就一定要把握住。尤其是遇到极品美女的时候,更是不能放过任何机会。咦,说机会,机会就来了。你看。”

    齐岳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只见从酒店外走进一个女子,她正朝着咖啡厅的方向而来,看样子是要在这里等人。看到这个女子,齐岳不禁有些呆滞,一股亲切的感觉油然而升。

    就在这时,徐东已经站了起来,向齐岳使了个眼色,朝那名女子走了过去。此时,那个女孩儿已经在靠窗户的一个位置上坐了下来,目光朝酒店外看去。

    齐岳看着徐东在女孩儿对面坐了下来,心中不禁有些好笑,因为有段距离,他听不到两人在说着什么,徐东发扬了他一贯优雅的气息,似乎和愉快的和女孩儿攀谈着。大概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才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从西装的衣服兜里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女孩儿,这才重新回到齐岳身边。

    “你认识她么?”齐岳不等徐东坐下,就好奇的问道。

    徐东微笑道:“当然不认识。这就是水平了。你看那女孩儿皮肤多好,相貌、身材,无不是上上之选,绝对当得极品二字。我已经把名片给她了。不过,这个女孩儿似乎很纯,我跟她套了半天话,竟然没问出名字,真是奇怪。”

    齐岳好奇的道:“那你是怎么跟她说上话的?”

    徐东微笑道:“这个方法可就多了。很简单啊!譬如假装认错人,或者问时间,或者是假装一个身份。这些都可以轻易的接近,至于怎么发挥,就要看水平了。还好,我应该给了她一个不错的印象,要是时间足够的话,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可惜我要跟你去清北,希望你们清北大学也有这样的极品吧。”

    这一次,齐岳脸上露出了微笑,“徐哥,看来你水平还是不行啊!这种极品问个名字还不简单,我甚至可以问出她的电话号码,还拉拉她的小手。你信不信?”

    徐东仿佛重新认识了眼前这个相貌并不出众的麒麟,“哦?没看出来,原来兄弟你也是个中高手?那我到要看看了,如果你做到了,我请你吃大餐,如何?”

    齐岳嘿嘿一笑,道:“好,就这么定了。不过,要吃大餐的话我还要带上两个人。”

    徐东点了点头,道:“这个容易。兄弟,你快去吧。刚才我问她话的时候,她说她等的人似乎就要来了。你的时间可不多。”

    齐岳自信的站了起来,微微一笑,朝那名少女走去。

    徐东看着齐岳,他实在难以相信,不论从外表、举止都明显不如自己的麒麟,怎么可能做到连自己都无法做到的事呢?

    难道他要霸王硬上弓么?那可就违背了风流一族的基本原则。

    泡妹妹并不是什么错,但关键是要让人家心甘情愿才行。

    在徐东担心着齐岳会不会霸王硬上弓的时候,齐岳已经走到了先前他所坐的地方坐了下来。少女抬头一看齐岳,先是楞了一下,紧接着,脸上立刻露出一丝甜蜜的笑容。那是先前徐东用了几种温柔手段都没有看到的笑容。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微笑。紧接着,令徐东目瞪口呆的是,齐岳竟然和那名少女攀谈起来,两人谈话的样子,竟然有着几分亲密,似乎本身就认识似的。其间,齐岳几次状似无意的碰了碰少女的手。少女只是俏脸微红,却并没有拒绝。

    不会吧,徐东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难道自己真的遇到了传说中的超级高手?已经达到了不以相貌和气质为基础的境界?这可要好好的探讨其实,以齐岳泡妞的水准,比身为淫虎的徐东不知道差了几个档次,可惜,这次徐东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这名从外面进来不久的极品美女,齐岳还真的认识。虽然只是见过一面,却已经足够了。这名少女,正是齐岳在去西藏的旅途中遇到的那名学医美女水月。当初,水月是第一个看到齐岳身上那麒麟图案的人。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齐岳,你还好么?”水月微笑的看着齐岳。齐岳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着实吓了她一跳,现在的齐岳明显和上次有所不同。比起那时候,他显得精神了许多,身上的衣服也不再肮脏,甚至可以闻到清新的气味儿。

    齐岳呵呵笑道:“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水月,你什么时候从西藏回来的?”

    水月微笑道:“本来开学前就应该回来了,可谁知道西藏那边突然出现了小型的瘟疫,我就多留了一段时间。前几天才刚刚回来,没想到就在这里遇到了你。”

    齐岳道:“这才证明咱们有缘分啊!你真不愧是一位白衣天使。我还记得上次你拍我那一掌呢,竟然直接把我拍晕了,不知道是我太虚弱。还是你这双手太有力了。”一边说着,齐岳抓起水月放在桌上的小手,做出仔细观察的样子。

    水月俏脸微红,轻轻抽了一下,道:“别这样。上次是你太虚弱了。现在没事了吧。你在干什么呢?还从事你的人体艺术创作么?”

    齐岳瞥了一眼远处目瞪口呆的徐东。知道自己的目地已经达到了。

    赶忙见好就收,放开了水月柔若无骨的小手。道:“是啊!我还在创作。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给我当个模特。”

    水月一听这话,不禁想起齐岳所说的创作是裸体艺术,俏脸不禁更红了。吐了吐可爱的小舌头,道:“不了,要是让我爸爸知道,恐怕会打死我的。”

    齐岳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不禁有些痴了,“怎么会呢,谁舍得打你这么可爱如天使的姑娘。”

    “月儿,不给我介绍一下么?”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齐岳和水月同时看去,只见一名身穿休闲装的男子来到了他们桌前。这名男子看上去四十多岁的样子。相貌刚毅,尤其是他的目光,竟然有着几分金属的质感。与他眼神相接,齐岳顿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云力微微波动了一些,自己的目光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水月站起身,亲热地挽住中年人,道:“爸爸。您可来了。您刚从国外回来怎么不回家去住,偏要跑到酒店里。”

    中年人宠腻的拍了拍女儿的手,微笑道:“不是爸爸不想回去。没办法啊!这次和我一起回来的有几位外国专家,我要先把他们安排好,我这就和你一起回去。你妈妈恐怕又要唠叨我了。”他的声音并不像外表那么冷硬,而显得非常慈和,给人几分亲切的感觉。

    “伯父您好,我叫齐岳。”齐岳一听是水月的父亲,赶忙站起身来。水月的父亲虽然比他的身高要矮一些,但不知道为什么,齐岳却感觉他的身形异常高大。那是一种无形的气势。

    中年人向齐岳点了点头,有些疑惑的看向女儿。

    水月赶忙解释道:“爸爸,这位齐岳先生是做艺术工作的。上次我在去西藏的路上与他同车,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碰巧遇到呢。”

    齐岳微笑道:“是啊!我和水月小姐真是很有缘分。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单纯创作了。为了能有更多的创作底蕴,我最近正在一所学校学习。”在水月父亲的面前,齐岳故意收敛了自己那流里流气的样子。

    他身上的衣服都是海如月买的名牌,虽然容貌不算出众,但高大挺拔的身材,开朗的笑容,加上收敛了色色的目光,还是很容易给人好感的。

    果然,中年人微笑道:“年轻人多学些东西是好事,不知你在哪所学校?不会是正好和小女同校吧。”

    在中年人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齐岳突然发现,从这人脸上流露着慈祥表情的中年人眼底,闪烁过一丝淡淡的寒光。

    齐岳心中奇怪,他并没有发现,因为修炼升麟诀,自己的感官已经变得敏锐了许多,“不是的,我并非学医,我现在在清北大学的哲学系学习。”

    “哦,原来是这样。”中年人眼底的那丝冷意很自然的消失了,“我叫水尹,以后有机会欢迎你到我们家来做客。月儿,我们走吧。

    再不回家,你妈妈恐怕真的要发脾气了。“

    水月微微一笑,向齐岳道:“那我们先走了,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有缘分,或许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齐岳点了点头,道:“一定会的。伯父、水月小姐,慢走。”

    目送着水月父女离去,齐岳的目光才收了回来,水月最吸引他的就是那种上善若水的感觉,这个心地善良的小姑娘,连他这样的痞子都不愿意去亵渎。

    “行了,别看了,没想到兄弟水平这么高。看来我真是卖弄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徐东已经来到了齐岳身旁,脸色比先前黯淡了一些。

    齐岳嘿嘿一笑,道:“徐哥,记得你欠我一顿饭。这个女孩儿叫水月,刚才那是她父亲。叫水尹。怎么样,名字我问到了吧。”

    “水尹?这个名字好熟悉。”徐东流露出思索的目光。

    齐岳道:“他们父女都是学医的。水月姑娘确实像一位白衣天使啊!”

    “学医的?水尹。啊,我想起来了。居然是水尹博士。真是出门遇贵人啊!齐岳,这位水尹博士可不是普通人。他在咱们炎黄共和国,是第一流的遗传基因学的研究者。在医学上对国家有着极大的贡献。

    是咱们炎黄共和国最优秀的医学家之一。难怪他的名字如此熟悉了。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他。“

    齐岳惊讶地道:“那么厉害?遗传基因学么?我怎么记得水月说她是学中医的。”

    徐东道:“这就对了。水尹博士一向主张中、西医结合。他本身就是祖传中医,他的女儿学中医也根正常啊!而且。你感觉到没有,水尹博士深藏不露,是一位高手。”

    齐岳摇了摇头。道:“这我倒没发现。我可没你们那么强的实力。”他虽然感觉到水尹博士身上不一般的气势,但那只是朦胧的感觉而已。

    徐东道:“这位水尹搏士身上的能量波动很强,尤其是在刚才你和他交谈的时候,他身上的能量波动就更为明显了,否则我也不能如此确定。看来,这位医学家也不是普通人。不过,这到与咱们没什么关系,要是你能和她女儿搞好关系,到也是件不错的事。水尹博士的医术可是非常有名的,以后咱们生肖战士要是受了创伤,找他准没错。看来我真的是老了,泡妹妹比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

    齐岳没好气的道:“行了吧,你都有五十个女朋友了,再泡下去,还让不让我们这些光棍活了。走吧,咱们回清北去。我想。你还要到学校报道才行。这下清北大学恐怕要多一位淫荡教师了。”

    徐东脸上微笑不减,明显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应该是淫虎教师才对。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齐岳听着徐东那特殊的声音,嘿嘿一笑,道:“我到用不着你保护,不过,到了清北后,有几个女人你可不能和我抢,怎么样?”刚才与水月的交谈只是一次巧合,真正论起泡妞的实力来,齐岳自然明白自己与这只淫虎实在差的远了。单是外表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

    两人出了酒店,坐上出租车直接回到清北大学。齐岳回了宿舍,而徐东则去学校教务处报道。不得不承认海如月的神通广大,只不过短短一天时间就能给徐东找个教师的位置,在清北大学里,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当齐岳回到宿舍时已经是中午了,刚推开门,顿时闻到了熟悉的饭菜香气,大厅中,许晴正把菜端到桌子上,一看到齐岳,劈头盖脸的就问道:“明明怎么突然请假了。是不是你昨天晚上和她出去做了什么坏事?”

    齐岳赶忙道:“冤枉啊!我们昨天是回来的晚了点,但我可什么都没做。明明是要去外地办点事情才请假的。”

    沈云这时候也从厨房走了出来,听到齐岳的话不禁扑哧一笑,道:“齐岳,我怎么感觉你这话有些欲盖弥彰。”

    齐岳苦笑道:“云姐,你怎么也来取笑我了,吃饭、吃饭。”

    沈云做的饭菜不知道比食堂的要强多少,齐岳一边吃着一边赞不绝口,一脸的享受。

    许晴看着齐岳就没停下的嘴,取笑道:“吃,你就知道吃,真不知道你上辈子是不是猪。”

    齐岳一听到这个猪字,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异样,想起了昨天晚上和明明在一起的情景。

    沈云道:“齐岳,你下午还有课么?”

    齐岳咽下一口菜,道:“有,不过我忘了是什么课了,待会儿先看一眼。你们呢?”

    许睛看了沈云一眼,道:“我们没课。吃完了赶快去上课,今天你上午就迟到了吧。”

    齐岳心道,何止是迟到,我根本就没去。咦,今天下午沈云和许晴都没课,她们两个该不会又要来一次激情澎湃吧。一想到这里,齐岳色色的目光不禁从二女身上扫过。

    “看什么看?”许晴没好气的用筷子敲了齐岳的头一下。沈云俏脸微红,看着齐岳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怪异。

    “好,好,不看,我吃完就走。”虽然他很想再看一次那活春宫,不过想起自己未来还要在这里住很长一段时间,不得不打清了这个诱惑的念头。

    吃过饭后,齐岳拿着书离开了宿舍,他刚一走,许晴不禁欢呼一声,“太好了,终于没人打扰我们。”

    沈云道:“晴儿,你说那天他会不会看到我们……”

    许晴一楞,道:“不会吧,我听到门响就赶快出来了,哼哼,要是他看到了的话,我就给他一剪子。”说着,异常凶悍的壁画了一个手势。

    走在上课路上的某人突然感觉到下身微微有些异样,打了个喷嚏,“日,谁在骂我。”

    下午的课对齐岳来说简直就是天书,因为昨天晚上的修炼效果很好,他今天精神出奇的亢奋,脑海里除了麒麟修炼的各种方法和麒麟绝学以外,经常会闪烁着沈云和许晴那对美少女在床上的镜头,一时间心不禁有些乱了。

    两周的时间很快过去了,齐岳每天过着循环式的生活,白天上课,夜晚修炼,没课的时候也在静修中度过,他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但每一次修炼后,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云力有所增加。这两周的时间,清北大学的一个消息不禁令他有些不爽,在大多数女学生口中传扬着金融系来了一位帅哥老师,这老师不是别人,自然就是淫虎徐东了。在齐岳看来,这位淫虎绝不是来保护他的,而是专职泡妞,两周的时间,几乎连人影都没看到一个。

    随着在一起的时间不断的增加,齐岳和许晴、沈云也越来越熟悉了。许晴虽然性格急噪一些,但却不失活泼。而沈云虽然表面亲切,但却让齐岳感觉到她始终在隐藏着什么。开始时他以为沈云隐藏的只是她与许晴之间的关系,但是时间一长,他却发现沈云经常一个人看着窗外叹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