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十六章 清北秋游

    上学是件枯燥的事,但修炼对于齐岳来说却没有想象中的寂寞,在不断的修炼过程中,他越来越感受到麒麟的强大,每次应用着自己的云力,都会令他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他并没有发现,随着云力的增加,他的气质也开始了细微的变化。

    砰,宿舍门用力的关上,许晴兴冲冲的跑了进来。

    齐岳刚洗完澡,只穿着一条短裤,许晴一看到他,不禁惊呼一声,“啊!你,你干什么?”

    齐岳也被她吓了一跳,“小姐,你回来的动静这么大,我能不出来看看么?”

    许晴飞快的瞥了一眼齐岳下身的突起,俏脸顿时红了红,道:“谁让你穿这么少的,不怕冻死啊!”

    齐岳苦笑道:“宿舍里可一点都不冷,学校的暖气给的早,今天已经来了。”

    许晴哼了一声,没好气的道:“花生豆。”

    “日,你说谁是花生豆?要不要试试?”男人最容易触动的尊严无非就是那方面。

    许睛看着齐岳愤怒的样子不禁扑哧一笑,道:“呸,谁要和你试。

    趁着本小姐心情好,赶快回房间穿上点衣服。否则,就赶你出宿舍。“

    齐岳好奇的道:“你今天好象很开心的样子,难道是吊到了帅哥?

    老天不会这么不长眼吧。“

    许晴恶狠狠地瞪了齐岳一眼。道:“谁喜欢那些臭男人。追本小姐的人虽然多,但还没有一个让我看的上眼呢。哦,对了,你不知道么?学校要组织秋游了。终于可以不用在学校里闷着了,这可是个玩的好机会哦。而且。据说这次春游要去好几天呢。是个比较远的地方。

    齐岳一楞。道:“春游?”这个词距离他已经有些遥远,上一次还要追述到六、七年以前。

    看着齐岳有些黯然的神情。许晴疑惑地道:“你怎么了?难道你不想去么?我看你可不像那种选择留在学校自学的书呆子。”

    齐岳勉强一笑,道:“怎么会不想去呢,不知道这次要去哪儿。”

    许晴耸了耸肩膀。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云姐在物热系一向消息灵通,等她回来应该就有洁息了吧。”

    齐岳会喜欢春游么?答案是否定的。在小的时候,当别的孩子春游时都带着父母给准备好的大量零食和零花钱时,他的包里,却只是装着馒头和咸菜。看着其他孩子一个个精种焕发,再看看孤单的自己,每一次春游,都是齐岳极为不好的回忆。可惜,那时春游是集体活动。是不能选择不去的。

    他们正在说话间,宿舍门开,沈云从外面走了进来,一看到她,许晴迫不及待的问道:“云姐,后天的春游要去哪里啊!你有消息没?”

    沈云微微一笑,道:“你这丫头,性子总是那么急。明天学校不就公布了么?”

    许睛拉着沈云的手,撒娇似的道:“不嘛,我现在就要知道,你一定有消息了,对不对?”

    沈云微笑道:“你恐怕要失望了,这次我们是去北戴河。”

    一听到北戴河三个字,许晴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不会吧,咱们堂堂的清北大学,也太没品位了。从小到大,我都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又去啊!真没意思。”

    北戴河是距离京城不远的一座海宾旅游区,只要是北京人,恐怕没有几个没去过那里的。那里的大海是夏天休闲的好去处。许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去那里。

    沈云道:“晴儿,别这样。北戴河这两年已经在重视绿化和保护海洋了,比起以前来好了许多,现在这个时节虽然已经冷了些不适合游泳,但吃海鲜还是不错的。反正只是去玩玩,看看大海,散散心也不错啊!”

    许晴撅着嘴道:“也只能这样了,学校又不会因为我而改变主意。

    怪不得齐岳听到要秋游也没有怎么高兴,他一定也知道了。色鬼,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由于齐岳的眼晴习惯性地在她们身上经常吃些冰激凌,这色鬼的名头在一周前就已经落在了他身上。

    齐岳无奈的道:“我怎么会知道。不过,去海边似乎也不错啊!我还没去过呢。”

    许晴和沈云惊讶的对视一眼,“你没去过海边么?不会吧。”

    齐岳道:“这有什么新鲜的。没去过就是没去过。好拉,两位美女,我先回房间了,吃饭的时候叫我。可惜啊!现在不能游泳了,要不……”就有美女看了这几个字齐岳并没有说出来。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儿,经过短暂的回忆立刻就从童年的不开心走了出来。大海曾经是他梦想中的地方,这次的机会到也不错。

    两天后,清北大学组成的超大型旅行团清晨就离开了京城,一共数十辆大型旅行车朝两百公里外的北戴河而去。清北大学选择北戴河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已经过了旅游旺季,现在这个时节是北戴河旅游最便宜的时段,不论是吃住都要优惠的多了。更何况北戴河距离京城很近,旅游设施完备,来回都很方便。

    齐岳一坐上车,立刻就引起了众多男性同胞的嫉妒,清北大学雇来的旅行车非常宽大,每一辆都是双层的,能够容纳三百人同时乘坐,而每一层都是相临的有三个位子,中间是过道,许晴和沈云虽然有不少朋友。但由于明明在离开前曾经请她们照颈齐岳,又看齐岳一个人孤单,所以就和他坐在了一起。

    不论是谁。身边做着两名美女,自然都会引起其男性的嫉妒吧。

    看着车外的景物,齐岳今天的心情异常愉快,手中紧紧抱着自己的书包,仿佛怕它跑了一般。书包里的东西并不贵重。但却是昨天沈云特意为他准备的。都是他最喜欢的食物。第一次,这是齐岳第一次在春游之时有了自己所带的美食。他又怎么能不高兴呢?

    “还有两个小时哦,齐岳,我们来玩点什么吧。”许晴眼中闪烁着坏坏的光芒看向齐岳。

    齐岳笑道:“好啊!你说玩什么?”

    许晴想了想。道:“车里地方小,要不,我们猜拳吧。我们三个轮流猜拳。谁输了就必须回答赢的人一个问题,不许说谎。怎么样?”

    齐岳先是一楞,强忍着笑意,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道:“那好吧。”作为一个曾经的痞子,猜拳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家常便饭。许睛和他玩猜拳,这不是拱手将自己的秘密奉献出来么?

    “那我和你先来。”许晴有些迫不及待的道。她选择了最简单的剪刀、石头、布。

    这虽然简单,但同样考验心理。可惜。她遇到了齐岳,几乎没有任何悬念,齐岳就赢了第一局。

    “我赢了,睛儿,我是不是可以提问了?”齐岳一边坏笑着,一边上下看着许晴。今天因为是秋游,许晴穿的格外休闲,上身是长袖体恤。白色的体恤勾勒出她玲珑的身材,下身穿着天蓝色的短裙,露出一双引来无数狼光的美腿。

    “看什么看,三局两胜好不好。你刚赢了一局。”许晴可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

    “晕,你刚才没说啊!”

    “我现在说也不晚。”

    齐岳发现,和一个女孩子算计这些确实不是对手,只得道:“好吧,再来。”

    片刻之后,许晴不满的看着齐岳,“你后出。”

    “我,我……,好,那再来。”

    “现在你还有什么说的?”齐岳笑眯眯的看着许晴。

    许晴瞪了他一眼,道:“好吧,愿赌服输,你问吧。”

    齐岳翻了个白眼,许晴从第一局到最后这第十局,一共找了九个理由掂塞,这还叫愿赌服输么?

    “我的问题就是,你最喜欢的人是谁?”齐岳一边问着,一边偷看了旁边的沈云一眼。

    “妈妈。”许晴几乎没有犹豫的回答道。

    齐岳差点背过气去,暗骂自己问得没水平。人家这个回答显然没破绽可寻。

    “云姐上,替我报仇。你一定能灭了他。”许晴看着齐岳,仿佛在看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沈云微微一笑,同样是剪刀、石头、布。不过,这次齐岳可算遇到了对手。比起什么都摆在脸上的许晴,沈云不论出什么,脸上的神色都没有丝毫变化。三局过后,齐岳虽然赢了,但还是在其中输了一局。

    “不算不算,你后出。”一旁的许晴娇呼着。

    沈云微笑道:“晴儿,不要这样。齐岳,你问吧。”

    齐岳看着沈云,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自己从何处问好,想了想,道:“你最喜欢的异性是谁?”

    沈云扑哧一笑,此时,周围坐着的学生,只要是男的,无不竖起耳朵,等待着沈云的答案。

    “齐岳,我觉得你的问题好傻。我最喜欢的异性,自然是我爸爸。”

    众人皆倒。不少人已经开始低声咒骂着齐岳。

    齐岳看着沈云,沈云也在看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齐岳道:“不玩了,这样问下去,我要被气死了。”

    “不行,赢了就想跑么?”许晴气哼哼的道。

    齐岳瞥了她一眼,道:“真要玩?”

    许晴坚定的道:“要玩。”

    齐岳道:“那你可别后悔。”

    许晴哼了一声,道:“你才后悔呢?”

    “那来吧。”

    几分钟后……

    “你,你怎么可能又出锤子,不算不算。”许晴气愤的捶着齐岳的肩膀。

    齐岳无奈的道:“是你要玩的。那这样好了,我不问你问题,咱们这个游戏也结束好不好?”

    “不行,说不定你下次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你问吧,本小姐回答你就是了。”许晴显然是很不服气。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坏坏的光芒,贴近许晴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许晴顿时脸色大红,“你……,流氓。”她那娇羞的样子,似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似的。

    齐岳嘿嘿一笑,道:“你又没说这个不许问。快回答吧。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都没大声问,我想,这个问题可不只我一个人想知道。”

    许晴求助的看了沈云一眼,沈云好奇的道:“他问了你什么?”

    许睛伏在沈云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这一下,连沈云的脸也不禁红了起来,轻声道:“坏蛋。”

    齐岳低笑道:“没办法,我脑子不好,也只能想出这种有杀伤性的问题了。”

    许晴用力的在齐岳腿上掐了一把,伏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话。齐岳听了她的话,目光顿时变的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吐沫,缓缓吐出两个字:“你强。”

    许晴者向沈云,流露出询问的目光,似乎在问她还要不要再继续玩下去。

    沈云俏脸一红,低下了头,道:“休息一会儿吧。”

    齐岳洋洋得意的靠在自己的座位上,脑海中浮想联翩。也难怪他会这样,其实,他的问题很简单。他问许晴的是,今天你的内裤具体是什么样子的。

    许晴的回答是,丁宇、雷丝、粉色。

    两个小时的车程很快结束了,当许晴和沈云下了车后,立刻就去集合了,理都不理齐岳。

    因为人数众多,这一次清北大学直接包下了毗邻的三座酒店才将这些学生都放下。虽然已经是十月下旬,但这几天的天气却格外闷热,似乎真应了秋老虎那句老话。

    齐岳来清北大学时间不长,上课时大多数又在睡觉,根本没什么朋友。当学校分配住宿时,因为没人愿意和他一起住,他得到了特殊待遇,独自一人一间。齐岳也乐得清闲,这样也可以自行修炼了。

    北戴河虽然并不是很美,但是,住在海宾的旅馆,当齐岳打开窗帘时,顿时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

    一望无际的大海层次分明,距离岸边最近的,是淡蓝色的海水,虽然说不上清澈,但却波涛汹涌,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令齐岳仿佛迸入了另一个世界,心胸随之开阔。海水向内部蔓延,距离岸边越远,海水的颜色也变得越深邃,那遥远的大海,那无边无际的波涛,不禁令他看的有些痴了。

    海风林打开的窗户外吹来,带走了闷热,留下了几分清凉,咸腥的气息虽然并不好闻,却有着大海独特的味道。齐岳很庆幸自己这次选择来了北戴河,因为这里有海,儿时的梦想终于时间了。他心中产生出一股冲动,迫不及待的想投入大海之中游戈。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谁啊?”

    “是我拉。”许晴依旧带着几分怒意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想起许晴的回答,齐岳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怎么,许大小姐找我有什么事?”

    许晴道:“不是我要找你,是云姐非让我给你打电话的。

    中午饭学校不安排,自己吃带的东西,然后就是自由活动了。

    云姐让我问你午饭后准备去哪里?“

    齐岳想了想,道:“我也不知道呢,你们呢?”

    许晴道:“我和云姐会到海边走走。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来做护花使者吧。”

    “好。”齐岳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这种亲近美女的机会他怎么会放弃呢。

    美美地吃了一顿沈云给他带的午餐,齐岳用电话和二女约好地方后就离开了房间。

    大海很美,沙滩有着它独特的地方。但是,当沙滩上站满了人的时候,这种美感就消失了很多。这一次清北大学足足来了有上万名学生,几乎所有人都很默契的选择到海边来散步。

    虽然大海依旧是那么波澜壮阔,但原本的宁蓝却被破坏无疑。

    “郁闷,怎么这么多人啊!”许晴不满的看着周围。

    沈云微笑道:“这不是很正常么?咱们走远一点吧,人应该会少些。”

    许晴和沈云拉着手在前面走,齐岳跟在后面。他到没有因为人多而不高兴,一万名学生中,总有几个美女,一边向前走着,他的目光不断在人群中游戈。

    正在这时,一个清新的身影引起了齐岳的注意。在她周围,至少有二、三十人围着。不知在说些什么。这个清新的身影,正是外语系的老师闻薇。

    齐岳看到她,她也看到了齐岳。微微一笑,向他点了点头。

    齐岳赶忙点头示意,虽然有心上去打个招呼,但一看闻薇身边那么多苍蝇,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随着距离旅馆越来越远,沙滩上的人终于少了起来,许晴兴奋的跑到一块大礁石上高喊着。海浪吞噬了她的声音,在海风的吹拂下,她仿佛就像一个海中的精灵一般。

    齐岳心中暗道可惜。要是晴儿的裙子再短几分就更好了。

    肯定能被风吹起来。

    “齐岳,我今天输的不服,你敢不敢再和我打个赌。”许晴站在礁石上,高高在上地看着下面的齐岳。

    齐岳道:“你想和我赌什么?”

    许晴道:“如果你输了,今天晚上你就一个人到大海里裸泳。要是我输了,也答应你一个条件,敢赌么?”还没说赌什么,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齐岳苦笑道:“虽然我游泳水平不错。不过,裸泳是不是不好?你先说你赌什么吧。”虽然这两天天气很闷热,游泳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要是夜晚裸泳的话,一旦被人看到,那恐怕自己连沙子缝都要钻了。

    许晴道:“很简单,我们从这里开始跑,谁先到海边摸到海水就算赢。”

    齐岳刚一楞神的工夫,许晴就已经跑了出去。他们所在的地形非常奇特,礁石横梗在沙滩与大海之间,想要到达海边,最近的路就是翻过礁石,跑向大海。要不,就只能去绕路了。

    “喂,我还没答应你呢,你怎么就跑了。”许晴刚一跑,齐岳就知道自己上当了。不过,他的反应也非常快。双手在身前的礁石一按,敏捷的翻了上去。朝前面的许晴追去。

    许晴回眸一笑,“你都追来了,就代表你答应了。来啊,来啊!”她那双长腿跑起来的速度竟然不比普通的男学生差,当齐岳上了礁石的时候,她已经从另一边跳下了礁石,正在朝海边跑着。距离海边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了。

    齐岳看了一眼身后,沈云并没有跟过来,眼中光芒一闪,他飞快地几步助跑,当到达礁石边缘时,轻喝一声,“临。”

    身体高高的跃了起来,双臂向两旁伸展着。原本无序的海风悄然在他身体周围凝结,伴随着一层淡淡的青光,整个人的身体向前滑行而去。

    许晴兴奋的跑着,眼看前面就是海水了,虽然齐岳很有可能会说自己耍赖,不过,只要能看到他吃瘪的样子也就足够了。正在她幻想着齐岳满脸苦涩的样子时,突然,身边一阵轻风,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已经超了过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道身影已经冲入了大海,双脚踩在海水之上回过身,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不,不可能。”许晴停下了脚步,她怎么也无法相信齐岳居然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齐岳微笑的看着她,道:“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难道你不认为我的运动天赋很好么?”

    许晴道:“可是,可是你不是有心脏病么?而且我比你先站在礁石上,你怎么可能追上来。时间也不够啊!”

    齐岳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不好意思,我今天心脏状况良好。睛儿,你可输了哦。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

    许晴嘟着小嘴险些哭出来,一想起在车上齐岳的问题,她就能料想到这个色鬼不会有什么好话说。没等齐岳说出条件,她赶忙道:“条件必须要合理,不许有侮辱女性的成分在内。

    包括不许要求我和你发生不正当关系。“

    齐岳嘿嘿一笑,道:“我是那种人么?我一向都是很厚道的。”

    许晴撇了撇嘴。道:“你厚道,哼,现在我才想起穿初我们说你老实时为什么明明会有那样的表情,你就是个流氓,是个痞子。”

    齐岳莞尔一笑,道:“这两个称呼真亲切。好拉,我可要说条件了。你放心。我的条件绝不会侮辱你,也不会让你和我发生不正当关系。我可是老实人。除非你投怀送抱,否则我可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许晴哼了一声,道:“你说吧。”

    齐岳上下看了她一眼,道:“你刚才不是说我输了让我晚上来裸泳么?那好,我的要求不会像你那么过份,我只要求晚上你来陪我夜泳就行了。好不容易来了一次大海,不游泳我实在觉得很冤。”

    “不,不行。”许晴气急败坏地瞪着齐岳。一想到这家伙居然让自己和他单独游泳,还是夜泳,许晴的心跳不禁加快起来。

    齐岳眼中流露出一丝轻蔑,“原来你怕黑啊!那就算了。”

    “胡说。你才怕黑呢。夜泳就夜泳,怕你我就不是许……”

    说出这句话许晴立刻就后悔的捂住自己的嘴。

    齐岳从海水中走出,把自己湿了的鞋脱下来用手拎着,“好,那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一边说着,他以胜利者的姿态朝礁石方向而去。

    许晴重重的跺了几下脚下地沙子,自言自语的娇嗔道:“又上了这混蛋的当。气死了。”

    等齐岳和许晴重新回到礁石另一边时,沈云已经一脸笑意的等待他们半天了。但是,穿她看到许晴那一脸愤满的样子时,不禁惊讶的问道:“晴儿,不会这样你都输了吧?”

    许晴狠狠的看了齐岳一眼道:“天知道他怎么跑那么快。

    我真怀疑他是不是飞的。“她哪里知道,齐岳虽然不是飞,但确实利用了风的能力滑翔了一段距离。这个技能虽然用处不大,但在礁石那样的环境下,从上向下滑翔,确实可以增加许多速度。

    齐岳一脸胜利者的微笑,也不吭声,自己在心中意淫着夜晚与美女在大海中同泳的美妙。

    沈云吃惊地看了齐岳一眼,她也很难相信这是事实,毕竟,她是亲眼看到齐岳比许晴晚起步很多,居然这样也能追的上,心中不禁越来越怀疑齐岳的心脏病真实问题了。

    齐岳一边伸展着自己的身体,一边走到沈云身旁,“云姐,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沈云看向一旁的许晴,露出询问的目光,许晴瞪了齐岳一眼道:“哪里都不去了,气都气死了。”说着,转身就气哼哼的往回走,沈云赶忙追了过去,拉着许晴的小手似乎在询问先前的情况,把齐岳一个人扔在后面。

    齐岳也乐得清闲,口中唱着歪调的我得意的笑,心中这个美啊!长这么大他还没和一个女孩子一起游过泳呢,更别说是在大海里夜泳了。要是到时候发生点什么,似乎也正常的很。

    嘿嘿。

    一边走着,齐岳嘴里叼上颗烟,因为明明走之前他那场飙车赢了不少钱,所以水涨船高,烟也从两块钱一盒的黄果树变成了六块一盒的红河,味道抽起来比以前要好的多了。正在他吞云吐雾的跟在两位美女朝旅馆的方向走着时,迎面走来三个人。

    三个人中央的赫然是那只淫荡的老虎,一号白色的休闲服衬托着徐东本就英挺的身姿越发挺拔,脸上依旧带着他平时那优雅的微笑,在他两旁,各有一名美女,这两名美女虽然说不上是绝色,但也都算的上清秀了,怎么也算的上是养眼级别的水平。令齐岳大为羡慕的是,这两名美女的相貌竟然一模一样,赫然是一对双胞胎。顿时使她们从养眼级提升到了渴望级。淫虎这家伙果然有一套,连这样的特殊美女都能让他找到。

    自从徐东跟着齐岳来到了清北大学以后,这两周基本就没见到人影,看来,他除了当老师以外,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泡妞身上,还说什么保护自己。

    徐东也看到了齐岳,当然,他是先注意到走在前面的沈云和许晴之后,才从她们的缝隙中瞥了齐岳一眼。

    “两位同学,外出活动不要走的太远,这里毕竟不是清北,发生危险就不好了。”软绵绵的声音听起来极为舒服,徐东主动向沈云和许晴打着招呼。

    许晴有些好奇的看着面前这英俊的男子,“啊,你就是金融系新来的那位老师吧。”

    徐东微笑领首,走到二女身旁的齐岳不得不承认,无论是气质还是优雅的气度,徐东这家伙几乎是无可挑剔的。

    沈云微笑道:“谢谢老师关心,我们这就准备回去了。”

    一边说着,她的目光从那两位双胞胎美女身上扫过。双胞胎显然对徐东有着很强的依赖性,并没有去注意她们,深情款款的目光始终落在徐东身上。

    齐岳没好气的道:“这个,徐老师,我们有两周没见了吧。”

    徐东这才将目光落在齐岳身上,“是啊!确实有两周没见了。走,我们聊两句。”一边说着,他向身旁的两位双胞胎美女打了个招呼,拉着齐岳走到一旁。

    “可以啊!麒麟老大,看来,我真要向你学习才行。我听说,你居然住在女生宿舍里。佩服。”

    齐岳没好气的道:“你这家伙满脑子都是精液吧。许晴和沈云只是我的室友而已。”

    徐东微微一笑,道:“真男人,不解释。”

    “我日。那你呢?你这个禽兽教师,刚到清北就摧残祖国的花朵。”齐岳恨恨的道。

    徐东依旧满脸微笑:“我这怎么是摧残?我这是促进祖国花朵完美的盛开,促进她们的生长发育,帮助她们建立新的人生和理想。像我这么优秀和关心学生的老师,清北应该提升我当教授才对。”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