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二十九章 麒麟神降

    徐东叹息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沈云,额头上的黑色王字纹路皱在一起,低声道:“姑娘,希望你能忘记今天所看到的一切。这并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东西,如果说出去,对我们,对你,都不是好事。”

    沈云的脸色虽然苍白,但目光却十分坚定,点了点头,道:“我不会说出去的,这种事,即使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我现在只是希望你们都能活着回来。我想,你们能解决的。毕竟,你们是生肖守护神啊!”

    徐东心中一惊,看着沈云的目光顿时变了变,沈云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想解开疑惑,就活着回来吧。你们的时间应该是有限的。不是么?生肖虎。”

    徐东与齐岳对视一眼,齐岳心中的惊骇比他更大,沈云说出的这些话,显然超出了普通人的认知范围。但是,时间已经没有让他们思考的机会了,徐东当机立断,带着齐岳的身体瞬间飞起,拍打着背后的白色虎翅,在青色气流的辅助下,高速朝远方而去。

    “我们去哪里?”一边飞着,徐东一边问齐岳道。

    齐岳道:“随便你吧,找个人少的地方就行。我们只有两个小时。你能飞多远就飞多远,距离大海越远越好。“

    徐东点了点头,道:“今天我才第一次从你身上感觉到了麒麟的王者气势。你比我想象中要强。你知道么?当我看到深海冥蛇的时候,以为你已经完蛋了。可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支撑到我赶来。在最后关头,更能用出你们麒麟一族的本命神术抓起了深海冥蛇。”

    齐岳叹息一声,道:“什么狗屁本命神术,说是自杀术还差不多。”他在最后关头念动咒语,将九头深海冥蛇收走,从表面上看,似乎是一种极为强大的能力。其实,却蕴涵着巨大的危机。

    麒麟一族。不论是什么属性的麒麟,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会拥有一种麒麟族独有的本命神术,这种神术的效果很简单。名叫麒麟神降。

    一旦发动,只要对手属于凶兽一脉,不论有多么强大,都会被神术瞬间收入麒麟自身的本命能量之中,成为麒麟使令。

    麒麟使令。是代表麒麟。被麒麟降伏的凶兽,可以支配其做任何事。但是,收服麒麟使令却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任何一种能力,都不可能影响到自然的平衡。虽然麒麟神降可以瞬间将任何凶兽抓起。但是,一个时辰后,古时候的一个时辰。相当于现在的两个小时。

    当被抓起的凶兽思想复苏之时,就会在麒麟的自身的血脉中出现。如果麒麟的能力足以超过所抓的使令,那么,这个麒麟使令就只能乖乖的听从麒麟指挥,直到麒麟死亡的那一天为止。但是,如果麒麟的实力比使令要低的时候,使令不但可以恢复自由,而且还可以反吞噬掉麒麟的身体,大大增加自身的能力。因此,麒麟神降是一柄双刃剑,虽然可以收掉任何凶兽。但凶兽的实力如果超过麒麟本身,那就是麒麟的死期。要知道,任何凶兽都不是善良之辈,有了这么好的吞噬麒麟机会,它们是绝不会放过的。

    因此,在上古巨兽时期,只有那些已经成年,并拥有了全部能力的麒麟,才会使用本命神降来吞噬凶兽作为自己的使令。麒麟一生。可以使用三次本命神降,也就是可以收服三只比自己弱小一些的凶兽。

    今天,在危急关头,齐岳万分无奈之下,他想起了沈云对自己的好,想起了许晴那动人的娇躯,也想起了清北大学上万名无辜的学生。

    为了能够将损失减少到最小,他在万般无奈之下。用出了一次本命神降。他自然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和九头深海冥蛇相比,只不过是莹火比之皓月,但是,他却依旧那么做了。他要的,就是这两个小时的时间。也可以说是让自己晚死一点。

    对于自己吞噬掉的使令,他现在已经连用出终极麒麟臂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麒麟臂是外在的攻击力,而使令清醒后,是凭借纯能量与他内在的能量相抗衡。这种情况,齐岳可以说已经是必死。他有的选择么?以他的实力用麒麟臂也只是找死而已,顶多带给深海冥蛇不致命的伤。而深海冥蛇在大怒之下,恐怕真的会带来一场灾难。而现在,即使深海冥蛇离开大海后只有十分之一的能量,恐怕也够他死个几十上百次了。

    两个小时的时间会发生什么呢?齐岳不知道,徐东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只能朝着一个方向努力的飞着。

    脚下的景物因为在黑暗中变得模糊不清,偶尔能看到一些星星点点的灯光。高空之中的温度明显比地面要寒冷一些,在淫虎徐东的全力飞行下,他们很快就远离了北戴河海滨。当他们飞行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候,齐岳和徐东手上的手环同时亮了起来。徐东脸上一喜,道:“是如月来了。我们先停下等她,看她有没有什么办法。”

    齐岳的心情很平静,在这短短飞行的二十分钟内,过去十九年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不断的从大脑中闪过。不久前,当他成为生肖守护神之王的时候,他以为自己的命运已经改变,却万万没有想到,刚见起色的命运却因为突然出现的危机而即将终结。听了徐东的话,他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徐东收敛背后双翅,滑翔着朝地面落去,口中发出一声低吼,身体周围的青色光芒骤然大盛,将因为下冲带来的疾风阻隔于自己和齐岳体外。当两人顺利的落在一个小山包上。一离开徐东的手臂,虚弱的齐岳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现在全身依旧是赤裸的,但却并不会感受到一丝寒冷。体内原本清晰的血脉变得模糊不清,彷佛所有血脉都在燃烧一般,一股无比强大的能量在体内震颤着,别说是修炼,就连自己身上原本的麒麟气息也无法感受到。身上的银、黑两色麒麟图案忽而清晰忽而模糊的闪烁着,显示着他现在不稳定的状态。

    徐东扶着齐岳盘膝坐好,口中发出一声震耳的咆哮。强大的威压向周围散去,一双虎掌已经按上了齐岳的肩膀。两股霸道的能量瞬间冲入齐岳体内,朝他丹田处汇集。得到了徐东的相助,齐岳顿时精神一振,体内灼烧的感觉降低了一些。

    升云诀本就是从升麟诀中脱胎而来,在修炼的运行路线上基本一样,徐东催动着自己的云力,按照平时修炼的路线,在齐岳体内运行着,在他毫无保留的帮助下。经过一个云周的循环。终于让齐岳体内的经脉又变得清晰起来。但齐岳却很清楚,徐东这么做只能暂时减缓自己的痛苦而已。一旦时间到了,九头深海冥蛇清醒过来,他的云力是不足以帮助自己抵御的。

    一朵硕大的云彩飘然而至,清亮的龙吟声响起,云收雾散。白色的龙翼收敛,本相异化后的海如月飘然而至。她刚一落到地面,就看出了齐岳的不对,全身赤裸的他身上散发着极不稳定的强大气息。

    “这是怎么回事?”海如月盘膝坐在齐岳身前,龙爪前探,按在他的胸口上,两股升龙诀的云力从他胸口传入,配合着徐东的升虎诀,快速的在齐岳体内探询着。

    齐岳长出口气,在两股云力的作用下,身体的虚弱顿时恢复过来,就连消耗的云力也得到了补充。“好了,你们不要再输云力给我了。”

    徐东松开自己的双手,一双虎眸满是凝重之色。海如月背后巨大的龙翼前探,从后方笼罩住齐岳的身体,就像将齐岳搂在怀中一样。目光看向徐东,流露出询问之色。

    徐东叹息一声,苦笑着将先前在北戴河海滨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听了他的叙述,海如月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怎么会这样?我们生肖守护神才刚刚开始觉醒,麒麟也才出现,怎么就会有接近万年实力的凶兽出现。齐岳,你也太大胆了。”

    齐岳道:“当时我没的选择,如果我不这样做,恐怕海滨数十里内将无人能够生存。我和徐东也必然逃脱不了深海冥蛇的攻击。”

    海如月知道他说的是事实,沉吟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那只深海冥蛇虽然有着九头的实力。但在陆地上却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能量。我和徐东加起来,怎么也能将他压制住。”

    齐岳道:“这一点我也想过,但是,你们能压制得了一时,却不能永远压制,一旦你们的云力消耗过度,或者离开我的身边,我还是会被它吞噬。况且,你们所修炼的云力毕竟与我的升麟诀有所区别。这样强行抗衡深海冥蛇,恐怕最先受不了的就是我的身体。这只是饮鸩止渴而已。被麒麟神降收为使令的凶兽被我吞噬后,就与我的身体化为了一体,只要他还在我的身体里,就不可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趁着他还没有清醒过来之前,你们将我的身体直接毁灭,那样的话,深海冥蛇也会一同毁灭掉。”

    “不行。”海如月断然道,“齐岳,你是麒麟,是生肖守护神之王,你一定要坚强起来,我们生肖战士需要你。如果你死了,虽然能够解决这条深海冥蛇,但未来再出现万年凶兽怎么办?没有麒麟的能力作为引导,生肖守护神是很难与万年凶兽抗衡的。你绝不能死。”

    齐岳瞥了一眼海如月胸前的坚挺饱满,在她的龙翼包裹下,温暖不断传入自己体内,强大的龙威配合着升龙诀,帮自己压制着体内那澎湃的异种能量,“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或许,我死了以后还会再出现一位拥有麒麟血脉的继承者呢?”

    海如月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工夫说这些。同一时代,从未出现过两位麒麟的继承者。更何况你是我们的伙伴。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们也不能让你去死。”

    听了她的话,齐岳不禁楞了一下,心底升起一丝暖流,原本令他憎恶的霸王龙似乎不那么讨厌了。“那怎么办?你们就这样一直输入云力给我?虽然深海冥蛇十分之一的力量不是你们两个连手的对手。但是,它在我的身体里面,只要我自身的云力无法压制他,始终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只要你们稍微松懈,我就会被他吞噬掉。到时候,倒霉的可就不止是我一个人了。”

    海如月全身的龙鳞微张,“我说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们也不能放弃。这样吧,我们立刻带着你前往西藏。或许,扎格鲁大师会有办法。以大师的佛力,应该能够帮你封印住这只有十分之一能力的深海冥蛇。然后留你在他身边一直修炼,直到你自己的云力能够将深海冥蛇压制为止。在你能够压制深海冥蛇之前,守护东方的任务就交给我们。”

    徐东虎目一亮,道:“对啊!我怎么忘记了扎格鲁大师,有大师在,情况似乎不是太糟糕。如月,我们现在就起程,一边飞,一边帮助齐岳压制体内的深海冥蛇。只要到了圣佛寺,一切就好办的多了。”

    正在他们准备行动之时,齐岳突然道:“等一下,你们让我想想。”一边说着,他双手平放在自己膝头,闭上了双眼。

    齐岳并不是在思考,而是心中突然响起了獬豸的声音。在以麒麟神降吞噬掉深海冥蛇之后,因为深海冥蛇自身的能量剧烈波动,使他和獬豸直接失去了联系,经过海如月和徐东打通经脉,终于又听到了獬豸的声音。

    “齐岳,我为你的机智而骄傲。”獬豸第一句话竟然是赞美,不禁令齐岳听得一愣。

    “骄傲?有什么可骄傲的?你也知道,我的实力根本不足以限制深海冥蛇。现在我的朋友们想把我送到圣佛寺去,以天引之力帮助我抵御深海冥蛇的反噬。”

    獬豸不慌不忙地道:“不,根本用不着。你并没有做错,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你的选择极为正确。深海冥蛇发动的那个紫色漩涡技能,使它的终极绝技之一,名为紫洋地狱。如果这只深海冥蛇达到万年修为,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全盛状态的麒麟,也只有立刻逃脱供给范围一途。深海冥蛇那水中最强者的称号绝不是随便叫得。紫洋地狱可以利用大海中的水分子原力毁灭掉所有生物。真要与其抗衡,只有当初创造出麒麟隐的那位墨麒麟王者才能做到。因为只有他才是麒麟一族出现的最强战士。我的先辈曾经记载过,当初就曾经有一位麒麟前辈与深海冥蛇抗衡,就是败在了紫洋地狱之下。有一件事我忘记叮嘱你了,麒麟族的本命神降对于修炼超过万年的凶兽是没有效果的。所以,今天你的运气实在太好了。那只九头深海冥蛇从能量强度上看,应该已经修炼超过九千九百年,用不了多久就能提升一个台阶。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齐岳不解的道:“獬豸大哥,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虽然当时我灵机一动暂时化解了危机。但这只深海冥蛇还是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啊!想要凭借我自己的实力压制只有十分之一实力的他,不知道需要修炼多长时间。听如月所说,我们生肖守护神在短时间内就要面临一次很大的考验。我要是只能在圣佛寺修炼,就无法协助他们了。”

    獬豸淡然一笑,道:“齐岳,你错了。你的运气之好,恐怕已经超过了以前任何一位麒麟先辈。你知道深海冥蛇为什么会攻击你。后来甚至还用出了最强的能力紫洋地狱么?”

    齐岳疑惑地问道:“为什么?难道他是故意来攻击我的?”

    獬豸道:“不,当然不是。深海冥蛇又没有占卜的能力。怎么会知道你到了海滨呢?而且,一般来说深海冥蛇都是生存在三千米以下的海洋深处,轻易不会出现在浅海。我都不知道该说你的运气太好,还是太差。它之所以会袭击你,是因为他发现了你身上的麒麟气息,同时,也感受到你的实力还极为弱小。这才会行险一试。一般来说,深海冥蛇在修炼到万年以前,是不愿意与麒麟面对的,即使在大海中也一样。为的,就是怕一位强大的麒麟以本命神降降它抓到陆地上再收拾。但你的实力还太弱小了,所以这只深海冥蛇才有恃无恐的向你发动了攻击。至于他的出现,还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还记得你在海滨的那声长啸么?在心情激荡之下,你无意中引动了自己的云力,使麒麟气息外露。这才引来了身处不远处的深海冥蛇向你发动袭击。它应该是以为你的实力过于弱小,连抗争的机会都没有。却没想到你还是拖延了时间施展出本命神降把他抓离了海面。”

    齐岳心中一动,道:“獬豸大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帮我限制住这只深海冥蛇?獬豸”王毕竟也是修炼了三千多年的上古神兽,虽然不是九头深海冥蛇的对手。但对付只有十分之一实力的深海冥蛇,应该没有任何问题。

    獬豸哈哈一笑,道:“我,我不行。我不是对你说什么。成为你的影子后,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能力。我本身修炼的能量都已经融入了你自身的麒麟血脉之中,只有这样,我才能在你真正成长为麒麟王后变成纯血麒麟,我原本的血脉才会变成麒麟纯血。能帮助你度过这次难关的并不是我,还是你那位天引大师。天引与麒麟可以说是共生的。由麒麟必然就有天引,即使你们相隔万里,彼此气息也是相通。比起我这个影子来,天引带给你的帮助才使无可估量的。这也是当初麒麟先辈选择人类成为麒麟血脉传承者留下的伏笔。”

    齐岳道:“那我还是要去圣佛寺了?这和我的两位朋友所想出的办法并没有什么区别。”

    獬豸道:“不,当然有区别。你哪儿都不需要去,天引早已经对你有了帮助。你的那位天引继承了十世佛力,其佛力之强大,恐怕在这个世界上无人可比。在他帮你开启麒麟血脉的时候,自身佛力就渗入了你的身体。同时,他也送了你一件至宝。就是你手腕上的舍利手珠。舍利子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有定静安神的作用,但是,因为你身体里拥有着那位天引传给你的庞大佛力,就变得不一样了。虽然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江云力转化成佛力来施展出舍利手珠的全部能力。但是,以十世高僧舍利子所成的舍利手珠,绝对是佛门至宝。深海冥蛇再强大,他也只是一只凶兽,是凶兽,身上就都带着邪恶的气息。你的能力虽然不足以与清醒的它对抗。但是,舍利手珠却可以将它封印。我想,在深海冥蛇向你发动攻击的时候,连它自己也没想到你身上会有这么件佛门至宝吧。如果没有舍利手珠,你也根本等不到寅虎的救助。”

    听了獬豸的话齐岳不禁大喜,心中对扎格鲁大师的尊敬不禁又多了几分,“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獬豸道:“很简单,你什么都不用做。因为你还不能引发自己体内佛力去控制舍利手珠。但是,你吞噬了深海冥蛇,它就变成了你体内的邪气。舍利手珠虽然不能被你所用。可你现在是它的主人,它自然会驱除你体内的邪恶。面对舍利手珠内蕴涵的佛力,深海冥蛇只要一清醒过来,它不对你发动反噬则以。一旦发动,那么最先倒霉的就是它。别说无法对你造成伤害,在舍利手珠的作用下。它的修为甚至会大幅度减退。而且,如果它的反应慢一些。甚至有可能被佛力摧毁它的灵识。从此失去智慧。那样的话,它可就真的成为你的使令了。”

    “我好可怜啊……”就在齐岳和獬豸交谈之时,另一个声音在齐岳心底响起。

    齐岳心中一惊,而獬豸却像早已经预料到了似的,发出低沉的笑声。

    “我早就知道你忍不住要出来了。深海冥蛇前辈。”

    那突然出现的声音非常尖锐,听起来给人极不舒服的感觉。“前辈什么,我们凶兽和你们神兽永远都是敌人,不要跟我套近乎。”

    齐岳吃惊地道:“深海冥蛇?你不是要等到两个小时才会清醒过来么?怎么……”

    深海冥蛇的声音充满了悲愤,“我顶你个肺,妈的,这蛇要是倒霉起来,真是连喝口海水都塞牙,贪心不能有啊!”

    齐岳愣了一下,但他的心却更加安定了,虽然深海冥蛇的声音出现后只说了几个字。但他却隐隐听出来,这只修炼了九千多年的大蛇似乎拿自己没什么办法。

    獬豸嘿嘿一笑,道:“能够成为一位墨麒麟王者的使令也不是什么吃亏的事。你的选择是正确,如果你真的发动反噬,倒霉的只是你自己而已。我刚才的话既是告诉齐岳他没有危险,同时也是对前辈你的警告。虽然我们神兽与你们凶兽千万年以来一直是敌对的,但你毕竟比我多修炼了数千年,这一声前辈还是应该叫得。”

    深海冥蛇哼了一声,道:“我好可怜啊。可怜我辛苦修炼了近万年,虽然阴沟里翻了船。”

    齐岳怒道:“你他妈的才是阴沟。”

    深海冥蛇的声音顿时愤怒起来,“难道我说错了么?对你来说,这是天大的运气,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悲哀。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快就能清醒过来么?你们麒麟一族所谓的本命神降对我来说,本来就没什么效果。虽然能够把我暂时吞噬,但也只能吞噬短短的十分钟而已。当时你吞噬我的时候我本以为你死定了,但谁知道居然倒霉的遇到了拥有十世佛力的佛宝。”

    “十分钟?为什么会只有十分钟。”齐岳惊讶地问道。

    深海冥蛇傲然道:“当然只有十分钟。在凶兽中,等级也是有很大区别的。就算同样修炼一万年,成为万年凶兽,根据所属族群的不同,实力也有很大的区别。我们深海冥蛇一族,乃是顶级凶兽,我们只需要修炼三千年,在大海中就能拥有普通凶兽上万年的修为。对于普通凶兽来说,只要修为不超过了万年,你们麒麟的本命神降都能禁制一个时辰,也就是现在社会所谓的两个小时。但对于我们这种超级凶兽而言,只要我们的修为超过三千年,这个时间就会按照我们修炼年头的多少而变化。修炼的时间越长,麒麟神降使我们昏迷的时间也就越短。我已经足足修炼了九千九百九十年,再有十年就能化为深海冥龙,成为大海中最强的王者。因此,以你这么弱小的麒麟发动本命神降,使我昏迷十分钟已经运气非常好了。如果你当时犹豫一会儿,没有立刻离开海滨,我早就把你吞噬了。”

    齐岳心情一阵激荡,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暗道一声好险。

    獬豸有些不屑地道:“是这样么?深海冥蛇前辈,您说的似乎有些夸张了。就算当时还在海边,你的身体却已经不在大海的范围之内,所能发挥出的实力必然会大幅度削弱。而面对十世高僧的舍利子,就算你真的吞噬掉齐岳的身体,受到舍利子影响,不但不会有好处,恐怕还会修为大损吧。而且,齐岳体内已经蕴涵了很强的佛力,对于你来说,他就像一块烫手的山芋。”

    “卑鄙,你们简直太卑鄙了。你们一定是商量好的来算计我。”深海冥蛇不忿地道。

    齐岳每好奇地道:“商量个屁,你以为我愿意把你弄到我身体里啊!要早知道你这么个大家伙在海边,打死我我也不会跑到北戴河。哼,还不是因为你自己贪心,想要吃了我才落得现在这个下场,送你两个字,活该。”

    “你……”深海冥蛇在齐岳心中发出低沉的喘息声,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獬豸哈哈一笑,道:“好了,你们也不要吵了。冥蛇前辈的运气确实不太好。随着人类的发展,现在的人类已经不像远古时期刚刚诞生时那么脆弱了,他们的智慧比起那时不知道提升了多少倍。冥蛇前辈,现在您既然已经被齐岳所控制,无法离开他身体周围一公里范围,那么,我觉得您还是认命好些。做一个使令似乎也没什么。虽然您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修为,但对现在的齐岳来说,还是有不少好处的。至少,成为了麒麟的使令,你已经不能再算作是凶兽了。欢迎你加入我们神兽的阵营。”

    深海冥蛇显然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我不甘心啊!上古巨兽时期,你们麒麟一族所受的使令一般只是三千年到五千年前的修为,我这个修炼了九千九百九十年的伟大凶兽居然会沦为一只麒麟的使令,我,我,我……”

    齐岳的笑了,“你什么你,远古时期哪有佛力里来限制你们身上的邪气?现在可不一样了。我看你还是老师点。放心,我对自己人是从来不会亏待的。说不定,我还会找个美女蛇来给你当老婆,让你动动淫心。”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