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东方守护之四大家族

    沈云颔首道:“我们家族在东方守护者中虽然不是最强大的,但也小有名气,在炎黄共和国的东方守护者体系中,除了你们生肖守护神以外,主要存在着四大体系。那就是京城沈家,江苏徐家,广东周家和西北洛家。四大家族都有着上千年的历史,不但外在拥有着庞大的家族势力,内在也分别守护着炎黄共和国的每一个角落,四大家族的势力遍布大江南北,近几十年来更是能人倍出。”

    齐岳道:“那这么说,你就是京城沈家的成员了。”

    沈云微笑点头,道:“四大家族中,最强盛的就是广东周家,然后是江苏徐家,再次是我们沈家,最弱的是西北洛家。

    当然,这个排名并不能代表一切,四大家族在暗中都有着自己培养的实力。虽然四大家族一直都在明争暗斗,但是到了关系到炎黄共和国安危的时候,四大家族自然会联成一体,共抗外敌。“

    齐岳好奇的道:“那你们四大家族又拥有着什么样的能力呢?我听说过,凡是东方守护者,都有着自己的异能,以对抗强大的凶兽和外敌。生肖守护神战士只会在东方遇到巨大的潜在危机时才会诞生,而东方守护者们却一直存在着,相比起来,你们守护着东方的时间反而要更长。”

    沈云道:“四大家族的能力各不相同,这些能力也都是四大家族的秘密。具体是什么我不能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每一个家族都不止拥有一项能力。而四大家族无一例外的都是从炎黄古武术修炼而起,这样才能形成整体力量的强大,而那些觉醒了异能的家族成员,只要能力足够优秀。一旦能力成型后,都会成为家族内部的核心成员,也是真正的东方守护者。

    我们沈家现在的族中就是我的爷爷。爷爷一直对你们生肖守护神战士非常感兴趣,曾经找过许多资料来研究你们的能力和你们的来历。所以。我才会知道作为为麒麟你所拥有的本命神降。“

    齐岳道:“原来如此,那你的能力是什么?能不能告诉我?”听了沈云的话,他明白,几个月后自已和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要面对的,恐怕就是以四大家族为首的东方守护者们了。

    对于这些东方守护者的能力,他还是非常好奇的。

    沈云微微一笑,道:“我的能力是心灵风暴。”一边说着,她那双美睁中突然亮起两团异样的光彩,齐岳只觉得自己心神一阵恍惚。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模糊起来,周围不再是房间,而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蓝天、白云,绿草,身体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勃勃生机,而自己的身体却变成了一只飞鸟,在蓝天中翱翔着。

    异象只持续了一瞬间就恢真了正常,但这已经足以给齐岳带来足够的震撼。看着眼前面带微笑的沈云,他不禁惊讶的问道:“云姐,你是怎么做到的?”所谓举一反三,他虽然还不完全了解心灵风暴的真正能力,但他却明白,这应该是一种精神上的攻击。

    沈云道:“心灵风暴是一种非常特殊能力,我现在的修为还不高,等到了一定程度后。就可以控制人的心灵,让其听我指挥。也可以让人的心情变得愉悦,或者从精神层面将其毁灭。如果不是今天面对的深海冥蛇过于强大,他又有九个头,或许我还能帮上你一些。”

    齐岳由衷的道:“好奇特的能力,虽然不是真正的攻击,但要是练的厉害了,岂不是天下无敌么?”

    沈云扑哧一笑,道:“没你想的那么厉害。我的心灵风暴虽然可以瞬间释放出强大的精神力,但发挥的效果也要视对手的能力而定。如果对手的心志足够坚毅。精神又非常稳定,那么,心灵风暴所能起到的效果就要弱的多了。如果对手的精神力强过我,那我就会被心灵风暴反击。”

    听了沈云的解释,齐岳不禁又想到了平衡二字,是啊!这个世界上每一种强大的力量都是平衡的,即使再强,也总有克制之法。

    “啊!对了。晴儿怎么样了?她没事吧。你不会告诉我她也是东方守护者吧。”齐岳突然想起了被吓昏的许晴,赶忙开口询问。

    沈云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晴儿没事,她正在我们的房间中睡觉呢。别忘了,我的能力是心灵风暴啊!晴儿只是个普通人,虽然我的心灵风暴能力还不是很强,但抹掉她那短时间的记忆还是可以做到的。我帮她重新建立了那一刻的记忆,你只需要记住,我们在游泳后就回了旅馆休息,别说漏了就不会有问题。”

    齐岳松了口气,道:“原来如此。那就好。你的心灵风暴还真是妙用无穷啊!”一想起游泳时的暖昧,齐岳的目光忍不住又看向了沈云胸前的坚挺,咽了口吐沫,下身自然起了反应。

    沈云俏脸微红,道:“天快亮了,我要回去了。”一边说着,她似乎有些惊慌的站起身。

    齐岳赶忙站起来,因为沙发和床离的很近,两人同时站起,相互之间的距离只有一尺左右,沈云那香喷喷的娇躯散发着诱人的气息,齐岳突然觉得下身一凉,或许是因为凶器不断的顶触,毛巾竟然在这时脱落了。

    “啊!不好意思。”齐岳尴尬的赶忙低头去抓毛巾,但因为距离过近,他这一低头顿时碰在了沈云身上,所碰到的部位,也正是那两团坚挺的丰满。充满弹性的柔软顿时令齐岳大脑一阵发蒙。沈云低哼一声,向后退了半步,腿被沙发拌了一下,身体朝后倒去。

    “小心。”齐岳赶忙搂住沈云的娇躯将她拉了回来,在慌张之中用力过猛,沈云的娇躯顿时撞在他身上,随着重心失去。随着沈去一声惊呼,两人的身体顿时向床上倒去。齐岳身上的毛巾还没有围上,突然被沈云那丰满地娇躯压住,体内的欲火骤然燃烧起来。一只手下意识的搂在了沈云的翘臀上。而沈云那红润的双唇好碰到他灼热的唇瓣。

    或许沈云不是干柴,但齐岳却绝对是一团烈火,就算是湿木恐怕也会被他点燃。就在他接触到沈云唇辫的一瞬间,体内仿佛爆发出一声轰鸣,灼热的气息在剧烈的颤抖中疯狂涌向下体,下体的昂扬仿佛要爆炸一般烫的吓人。

    在强烈的情欲刺激下,齐岳的神志顿时变得模糊了,不顾一切地深深吻住沈云,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他现在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释放,释放出自己体内澎湃的情欲。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丁冬声响起,齐岳和沈云同时全身一颤,失去的清明恢复了一丝,齐岳原本有些疯狂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又是一声叮冬,齐岳楞了一下。这才发现是门铃的声音,身下的强烈刺激顿时下降了一些,深吸口气,挣扎着从沈云身上爬起来,“谁啊?”问出这两个字,齐岳自己也吓了一跳,他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变得低沉而沙哑了。

    “齐岳,你没事吧?”徐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那软绵绵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关切。

    齐岳看了一眼身边娇艳欲滴的沈云,沈云的喘息依旧非常急促,这回不光是俏脸,片裸露在外的手臂也散发着一层迷人的玫瑰红色。眼中流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惊慌,赶忙整理着衣服从床上站了起来。

    齐岳抓起先前掉在地上的毛巾围在腰间,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只见徐东拿着一套衣服正站在门前看着他,一见他开门,目光不禁流露出询问之色。

    齐岳有些尴尬地接过衣服,道:“多谢了。”

    徐东微笑道:“谢什么。好了,我先回去,一晚没睡,我也该去补个觉了。”说完,眼含深意的看了齐岳一眼,脸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容转身而去。

    齐岳当然知道他在笑什么,从徐东帮他理顺经脉时所用的云力来看,他的实力虽然比不上海如月。但也差不了多少,应该有五云左右的实力。如果不是因为深海冥蛇实在太强大,以他的实力来看,一般的凶兽恐怕根本不是对手。因此,他的听力也自然很好,普通人听不到房间内的声音,他又怎么可能听不到呢?刚才那一瞬间,自己攀登上沈云胸前的高峰时,沈云发出的那声呻吟极为诱惑,恐怕早已经入了这只淫虎的耳朵。

    齐岳重新关上门,跟到门边的沈云拍拍自己高耸的胸脯,长出口气,吐了吐舌头,道:“吓死我了。要是让别人看到我的样子,我……”

    齐岳尴尬的道:“云姐,我,这个,……”

    沈云像安慰小孩子似的拍了拍齐岳的头,道:“行拉,我要赶快回去了,我可不想被人发现。你这么年轻,男人自然都会有些冲动,我不会怪你的。”说着,俏脸上流露出一丝娇羞的微笑,出门而去。

    齐岳一直目送着沈云的背影在走廊尽头消失才重新回到房间。他到没有因为先前侵犯沈云而有什么愧疚的感觉,而是觉得自己似乎变得很奇怪。男人嘛,有些性冲动自然都是正常的,尤其自己又是个处男,自然更容易敏感一些。但是,从昨天晚上的夜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使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不正常了。性冲动以前不是没有过,但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强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旦体内的欲火被引动,就很难受到控制。要不是徐东的突然出现,说不定自己已经要了沈云的身体。

    体内那灼热的感觉依旧有些余韵,齐岳皱了皱眉,走回床边坐了下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那昂扬的小兄弟,不禁苦笑道:“在这样下去,恐怕我会变成一个强奸犯了。还好云姐大度,没有怪我。”

    无奈的摇了摇头,盘膝坐好,距离天光大亮还有一段时间,昨天晚上经历的一切,使他对实力的渴望更加强烈了,他深深的明白自己现在的云力还差的太远,明明有许多麒麟绝技却根本无法使用。麒麟虽然有着祥瑞的运气,但运气不可能帮自己解决一切,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齐岳知道,自从自己去了西藏以后,命运就已经改变了,自己已经不再是个一无是处的小痞子,麒麟的血脉带给了自己强大的能力,同时,也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了许多变数。为了能让这些能力只给自己带来好的影响,而不是死亡,那么,就只有早日成为真正的强者。

    没有再多想什么,身心的疲惫使他很快就进入了修炼境界,体内被海如月和徐东恢复的云力缓缓运转起来,四色云力飘然而动,顺经脉而行。

    就在齐岳开始修炼的同时,沈云也已经回到了自己和许晴的房间,关上门,她原本温柔的目光突然变了变,带着一丝淡淡的冷光看了一眼床上沉睡的许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半晌后,沈云轻轻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道:“他既然已经出现,那么,一切都要按照计划进行了。齐岳,你的心志比我想象的要坚毅一些。”

    说到这里,沈云身体周围的温度突然下降了许多,原本黑色的眼眸竟然变成了深邃的蓝色,身体飘然而起,缓缓落在床上合衣而卧。

    随着修炼时间的不断延长,齐岳越来越觉得修炼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尤其是修炼后那全身舒爽的感觉,更不是任何东西所能代替的。

    紫、蓝、红、青四色云力缓慢的围绕身体流转着,当四色云力运行到第七个云周之时,他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原本均衡的四色云力发生了一些变化,蓝色的云力明显要比其他三色强盛一些,而蓝色云力在运行时,在经脉中的体积也明显大了许多。

    就在他第七个云周完成的一瞬间,齐岳全身突然一僵,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瞬间充斥全身,在这一霎那,紫、红、青三种云力竟然同时消失了,感觉中,只有那蓝色水云力的存在。清凉的感觉从丹田蔓延到自己全身每一个毛孔之中,仿佛有一层水汽从每一个毛孔中散发而出,那股清凉的气息骤然大盛,澎湃的水云力以肉眼无法辨别的速度迅速的循环起来。

    如果用时间来衡量,或许只有三次呼吸左右,齐岳虽然看不清水云力的运转,但他脑海中却清晰的出现了四十九这个数字。如此短的时间内瞬间运行四十九个云周。这对他来说几乎是无法想象的。当最后一个云周完成之时,蓝色的光芒先是微微收敛,紧接着,骤然增强的云力充斥在他修炼经脉的每一个角落中,水的感觉分外加强。

    如果此时有人能看到齐岳,一定会惊讶的发现,此时的他全身都散发出一层宝石般的蓝色光彩,身上的黑、银两色麒麟再次浮现出来,蓝光如同水波一般微微的荡漾着,齐岳的皮肤上仿佛附着了一层水幕似得,显得非常奇异。

    轰——,体内的经脉突然出现了瞬间的爆鸣,齐岳的六感同时消失,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虚无的世界,原本认知中的事务完全消失了。不论是经脉还是云力,仿佛都被虚无所化。

    齐岳惊恐的想大声呐喊,但他却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虚无吞噬了一切,六感的消失使他心中的恐惧骤然增强。幸好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在经历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空白后。意识重新恢复。这一次,齐岳顿时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依旧是紫、蓝、红、青四色云力,但是,蓝色的云力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原本蓝色的气流变得比以前凝固了许多,颜色也变的深邃了一些,体积明显是其他三种云力的一倍,但运行的速度却超过了其他三种云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自己的水云力提升了?

    修炼中一有疑问,齐岳首先想到的就是獬豸,意念一动,立时向獬豸发出了询问的信息。獬豸在齐岳的体内始终是保持沉睡的,除非齐岳突然遇到了什么巨大的危机,或者身体收到重创。才会被他身体紊乱的气息影响而醒过来。而另一种唤醒獬豸的方法,就是齐岳的呼唤了。

    “怎么了,齐岳?”獬豸一丛沉睡中被唤醒,就立刻发出疑问,但是,他的疑问很快就被自己的感觉解释了,“啊!太好了,恭喜你齐岳,你的水云力竟然有所突破。终于达到了第一云的实力。”

    齐岳听了獬豸的话顿时大喜,“什么?你是说,我现在已经有了初云的实力么?”

    獬豸哈哈一笑,道:“真没想到会这么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确实已经达到了初云的实力。但却不是完整的初云。想要真正达到初云境界,你需要将寺中能量都修炼道初云境界才可以。现在你只是完成了四分之一而已。但这已经足以让我惊讶了。虽然麒麟修炼的速度远超过其他神兽和凶兽,但你却只修炼了两周多的时间啊!真是难以相信。”

    齐岳心中一动。脑海中灵光闪过,“我明白了,这应该是麒麟珠的功劳。看来大海对我的修炼有很大的帮助。昨天晚上我和她们到海中游泳时就发现麒麟珠完全变成了蓝色,而且我的水属性云力自行运转的速度也要比平时快了许多,看来,这是因为大海中有着丰富的水分子,这才能够使我做出突破。”

    獬豸微笑道:“不错,你说的很对,麒麟珠可以根据所处环境的不同,而释放出不同的辅助力量帮助你修炼。大海显然是修炼水系云力最佳的场所。不过,即使在大海中。又有麒麟珠帮助,你也没有可能这么快就把水属性云力修炼道初云境界的。你还要感谢冥蛇前辈才对,他是水属性凶兽中的翘楚,你收他做使令,自然会受到他的气息影响,水分子凝结的速度在你收他入体化解紫洋地狱的时候大幅度增加,这才是你突破初云的最重要原因。”

    齐岳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道:“既然麒麟珠有这样的妙用,那如果我在不同的环境中,自然就能更好的修炼了,獬豸大哥,那我在什么样的自然条件下,其他三属性能力才更容易修炼呢。”

    獬豸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这很简单,修炼火属性云力的最好地方自然是岩浆,岩浆的高热可以让火分子高度密集。至于修炼雷属性能量最好的办法就是沐浴在闪电之中,只要闪电劈中你,你的雷属性云力恐怕就能直接大幅度提升了。至于风属性云力,我想,没有比龙卷风更好的场所了,那时所产生的风属性分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烈的。”

    听了獬豸的话齐岳不禁无语,苦笑道:“我还是循序渐进的一点点修炼好了。我日啊,岩浆、龙卷风、闪电,随便哪一个恐怕都能要了我的命,至少也会没半条命,我可不想冒这个险。”

    獬豸道:“循序渐进的修炼自然是最好的方法,我只是提供给你几个可能性而已。我所说的这几种情况是各属性能量分子最密集的地方,虽然他们不像大海那么温和,但分子的凝聚程度确实可以与大海媲美。当然,我并不是让你去尝试,其实修炼各属性云力的好地方并不难找。简单来说,越热的环境下,火属性分子就越活跃,风越大的地方,风属性能量分子也自然密集,而雷电交加的天气中,雷属性分子也自然更容易吸收一些。这些都要你自己去摸索,而且只是辅助而已。你始终要记住一点。想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单修炼一种属性的能力是不够的。四云麒麟虽然可发展潜力最大,但同时限制也是最大的,每提升一云。都必须四属性能力完全提升,才能向第二云发展。以后每一云的修炼都是如此。”

    齐岳苦笑道:“这个我以前就听扎格鲁大师说过。看来,我要努力修炼其他三种云力才行了。”

    獬豸微笑道:“慢慢来吧,修炼是急不得的,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使一种属性突破初云,已经大大超过了我的预计。要知道,换做普通的生肖守护神,如果遇到你这样的情况,就直接拥有了初云的实力啊!这才不过两周的时间而已,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已经创造了一个生肖守护神修炼的快速记录。”

    獬豸微笑道:“慢慢来吧,修炼是急不得的。你能在这么知的时间内使一种属性突破初云,已经大大超过了我的预估。要知道,换做普通的生肖守护神,如果遇到你这样的情况,就直接拥有了初云的实力啊!这才不过两周的时间而已,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应该已经创造了一个生肖守护神修炼的快速记录。”

    当獬豸重新进入沉睡之中,齐岳并没有再继续修炼,因为他发现窗外的太阳已经晒屁股了,外面的走廊不断传来杂乱的声音,显然是春游的学员们开始了新一天的活动。因为深海冥蛇的影响,和自己身体的特殊变化,使齐岳对春游已经失去了兴趣。出去简单的活动了一下,他并没有再到海边去,虽然深海冥蛇巳经发过誓。但齐岳现在却小心的很,惟恐一个不好遭到杀身之祸。

    很快,他又见到了许晴,正如沈云所说的那样,许睛已经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依旧是那么活泼开朗,和以前没什么区别。而沈云却仿佛故意躲着齐岳似的,即使是和许晴一起见到他。也是低着头不吭声,但她脸上流露出的娇羞之色,连性格大条的许晴都能看出些变化。许睛对齐岳的脸色顿时变得冷了下来,给了他不少白眼。

    午饭后,清北大学的老师们集中所有学生,在清点过学生的人数后,短短两天的春游结束了,上万学子们又将回到清北大学继续他们的学业。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每天的生活变得平静了许多。并没有再出现波澜,齐岳重复着几乎同样的日子,早上起床,吃沈云做的早饭,如果有课就去上课,没课的话就直接回自己房间继续修炼,中午,又是吃沈云做的美食。下午偶尔出去活动一下,但大多数时间却依旧是放在修炼上。晚上,还是吃沈云做的饭,之后就立刻返回房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至少有十六个小时用来修炼,这还是在有课上的情况下。

    沈云有些故意躲避着齐岳,齐岳也有些故意躲避着她,自从那天隐晦的知道沈云有以身相许的报恩之心后,不知道为什么,齐岳心中总是有些忐忑不安。从那天自己吻上沈云的情况看,她并不是简单的同性女,她的性取向应该是双向的,至少自己与他亲热的时候她的身体也有很强烈的反应。放做以前,齐岳恐怕早找机会去撩拨沈云了,但经历了深海冥蛇这件事后,他却成熟了很多,虽然依旧渴望异性,但却并不敢真的和沈云发生什么,在他的潜意识中有些惧怕两个字,那就是责任。

    齐岳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他的心始终是浮动的,虽然沈云带给了他家的感觉,但是,他却并不想真的去交上一个稳定的女朋友。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已。在齐岳的内心深处,虽然麒麟的血脉是高贵的,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的能力还太弱太弱,这样的自己,即使是麒麟,能够配的上沈云么?因为自身的原因,多少也有些与沈云亲热后的后遗症,使齐岳的修炼越发努力了。痞子的习性仿佛完全收敛了似的。

    宿舍门开,紧接着发出砰的一声,齐岳一边吃着自己刚煮好的方便面,一边看着许晴脸色阴沉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晴儿,你回来了。下午还有课么?”齐岳微笑的问着。

    今天沈云所在的物热系组织出去参观一家与物热科技有关的大公司了,没有了超级厨师坐镇,齐岳也只能吃些方便面来解决肚子问题。

    许晴将自己的包扔在沙发上,一把抢过齐岳手中的面,微嗔道:“行了,别吃了,我有话要对你说。”

    齐岳一楞,道:“有什么话你就说被。这些天你似乎有些不对劲啊!睛儿小姐,就算那天我在海里碰了些不该碰的样子,你也不用整天臭着个脸。”一边说着,他还坏笑着瞄了许睛的胸前一眼。

    许睛冷冷的瞪着他,“谁怪你那天了。齐岳,我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今天云姐不在,我正好要问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岳惊讶的道:“什么怎么回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许睛哼了一声,道:“你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问的是你和云姐的事。你到底把云姐怎么了?哼,如果我猜的不错,一定是游泳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那天我只记得回去就睡了,但模糊中,好象又不是那么简单。你是不是对云姐做了什么坏事?”

    齐岳吓了一跳,听了许晴后面的话心跳才平复了一些,“冤枉啊大人,我能对云姐做什么?每天都吃云姐做的美食,我对她可是感激的不得了。你看我是那种做坏事的人么?”

    许晴显然一点面子都不想留给齐岳,毫不犹豫的道:“当然是。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可能做坏事的家伙。贼眉鼠眼的,整天就知道看些不该看的东西。”

    齐岳顿时语塞,有些无奈的看着许睛说不出话来。

    许睛上前几步,站在齐岳面前,道:“说吧,说实话,你到底和云姐怎么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自从北戴河回来以后,云姐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了,而且她整天精神恍惚着,只有听到你的名字和做饭时才会变得正常一些,就连,就连……”

    “就连什么?”齐岳好奇的问道。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