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十二章 四魂同行

    齐岳着许晴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道:“晴儿,你要搞清楚,你又不是我老婆,这些是我的私事,似乎和你没什么关系吧。就算我和云姐有什么,我未娶,她未嫁,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每天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大家互相有些好感也很正常嘛,譬如,我对你就很有好感。”

    “你,你无赖。”许晴一把朝起桌子上齐岳买的烟灰缸,高高举起,道:“你说不说?不说本小姐就要使用暴力了。”

    齐岳怎么会不明白许晴为什么如此呢?她和沈云可以说是一对同性情侣,沈云因为自己的关系最近情绪很不稳定,她当然能够觉察的出来,这样一来,她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

    “晴儿,我真的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啊!我和云姐没什么,不信你去问云姐好了。”齐岳无奈的看着许晴,他知道,虽然许晴的脾气比较急,但并不会真的向自己动手。更何况,她一个女孩子,就算动手又能怎么样呢?

    啪,许晴将手中的烟灰缸重重的放在桌子了,脸上的神色突然变了变,在原本因为愤怒和激动而有些通红的俏脸突然白了下来,“齐岳”她低下头,看着齐岳的双眼,声音变得柔和了许多。

    看到这样的许晴,齐岳反而被吓了一跳,“别,我的大小姐,你可千万别这样,我怎么觉得你不正常了。”他已经习惯了性格开朗的许晴,她突然变得温柔了,齐岳心中顿时产生出怪异的感觉。

    “齐岳,我想和你商量点事。”许晴有些哀求似的说道。

    齐岳道:“你说吧,不过,能不能别用这种语气,我觉得别扭。”

    许晴眼神复杂的看着他道:“你能不能从这里搬出去,向学校申请换个宿舍。”

    “啊?晴儿,你没说错吧?”齐岳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许晴道:“我不是开玩笑。我真的希望你从这里搬出去,我不想看到云姐和你之间发生什么。”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理话。

    齐岳的脸色变了变,道:“晴儿,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宿舍。从我搬进来到现在,应该没给你们添什么麻烦,为什么要搬出去?”

    许晴瞪着他道:“你已经给我带来麻烦了。算我求你,你就搬出去吧。好不好?”

    “不,别的事情她商量。这个绝对不行。”齐岳断然拒绝了许晴这个无理的要求,他隐约明白许晴是因为害怕自己抢了沈云才会这么说的,但是,自己住在这里主要原因是因为明明,自从见识过凶兽的强大后,他明白。在自己强大起来以前,确实需要保护的。同时,他心中也有些不忿,不论是晴无还是沈云,他都有好感,却没想到许晴居然会赶自己。齐岳的骨子里是个倔强的人,他没有再听许晴说下去,拒绝后立刻起身,朝自己房间走去。

    在齐岳关上房间的门之前,隐约听到许晴恨恨的道:“你会后悔的。我一定要让你搬出去。”

    在爱情面前,有地时候人会变得盲目和不可理喻,同性之爱也是如此。面对情敌。许晴的心已经不可能再平静。齐岳没有理会她,关上房间门,直接坐到床上开始了下午的修炼。

    参观结束了,刚一回到清北大学。沈云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朝宿舍走去,中午没给他们做饭。不知道他们吃的什么。自从北戴河回来以后,海滨齐岳那身现麒麟的一幕总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尤其是后来身体上地亲密接触,更是在沈云心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虽然在行为上有些躲避着齐岳,但她却不得不承认,齐岳的身影在自己心中越来越深刻,甚至已经可以和晴儿在自己心里的地位媲美。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那个痞子么?沈云的心变得更加乱了,如果真的是那样,那自己要如何面对晴儿呢?

    不知不学间,她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刚要走进楼门,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带着极强的穿透力从宿舍楼中响起。“救命啊!”

    沈云的心顿时漏跳一拍,拥有着心灵风暴能力地她立刻就辨认出这个声音正是晴儿的。没有任何犹豫,她立刻加快速度冲入宿舍楼。这一声尖叫自己不止是沈云一个人听到,此时大部分清北大学的学生都已经下课了,宿舍楼也变得热闹了许多,突然出现地尖叫声顿时引起不少学员的注意,一些热心的学生毫不犹豫的朝声音地来源跑去。

    沈云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宿舍门前,和她一起赶来地还有至少十几名学员,其中大多是男性,有的手中还拿着墩布一类的武器。

    宿舍门开着,当沈云冲进门后,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许晴跌坐在大厅地地上,她的身上只有内裤和胸罩,充满诱惑的娇躯完全呈现在外,被撕裂的衣服在大厅地上到处都是,许晴那原本娇俏的面容上充满了惊恐,双手环抱在胸前,娇躯蜷缩着微微颤抖着。齐岳就站在许晴身旁,目光有呆滞的看着她。

    “云姐,救我。他要强奸我。”许晴看到沈云,顿时像看到亲人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冲到她身旁,娇躯的颤抖更加剧烈了,显然已经怕到极点。

    和沈云一起来到宿舍的男学员们愤怒的冲了进来将齐岳围在中央,虽然大多数都偷瞄了全身清凉的许晴几眼,但他们脸上的愤怒却是那么真切。美女在大学中一向是所有男生的宠儿,居然出现强奸这种事,他们怎么能不愤怒呢?

    沈云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惊恐的许晴身上,柔声道:“晴儿,没事了。”一边说着,她的目光再次落在齐岳身上,眼中的光芒顿时变得冰冷了许多,“齐岳,我需要一个解释。”

    齐岳此时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他深深的看了许晴一眼。许晴却低下头,不敢与他的目光相对。

    “云姐,还需要什么解释么?我想,你们已经认定我做了什么。”

    沈云的脸色变得苍白了,充满失落的眼神上带着强烈的悲哀,“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齐岳,难道你真地就是一个流氓么?难道我真的看错了你?”

    “送他去教务处处理,我们清北不能有这样的耻辱存在。”旁边一个眼镜男愤怒的高喊着。他的话顿时引起了其他学员的共鸣。一时间所有矛头都指向了齐岳。

    齐岳看着沈云,仿佛并没有听到这些学员的话,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甚至有些沙哑,“云姐,你相信我会这么做么?”

    沈云微微一楞。目光复杂的看了许晴一眼,再看看齐岳,她当然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地,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又怎么让她不相信呢?

    齐岳从沈云眼中得到了答案,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当他的双眼再次睁开时,已经充满冰冷的光芒。

    几个男学员已经逼近了齐岳,伸手就去抓他的手臂。

    “滚开。”齐岳双眼一瞪。全身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那几个想抓他的男学员顿时气息一滞,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

    “我自己会走。我会去教务处。”一边说着,他迈开大步朝门外走去,当他经过沈云和许晴身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目光从许晴苍白的俏脸中闪过。“我会记得今天的一切。”说完,他昂起头。毫不犹豫的走出了这生活了一个月的女生宿舍。齐岳知道,从自己踏出宿舍的这一步起,永远出不可能再回到这个地方了。

    男学员们都跟着章岳出去了,他们可不相信一个强奸犯会自己去请罪,一个个跟随在齐岳身边,“护送”着他朝教务处走去。

    “云姐,我好怕。”许晴见众人离开,猛的扑入沈云怀中嘤嘤而泣。

    沈云搂着许晴,轻声安慰道:“晴儿乘,一切都过去了,云姐会保护你的。”

    许晴搂着沈云的双手变得更紧了,“云姐,答应我,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好么?”

    沈云眼中光芒一闪,沉声道:“晴儿,看着我地眼睛。”

    许晴下意识的抬起头,因为哭泣,她的双眼已经有些红肿了,当她看着沈云那清澈的目光时,不禁低下头,不敢正视。

    沈云轻声道:“晴儿,你知道齐岳地下场会是什么吗?”

    许晴茫然的摇了摇头。

    沈云道:“清北大学,是咱们炎黄共和国地名校之一,出现了这样的丑闻,学校一定会非常重视。有那么多人在声做证,最好的结果,就是清北将他开除出校。如果学校严厉一些,甚至可以将他扭送到公安机关,受到刑事制裁。如果是那样的话,齐岳的一生甚至就毁了。”

    许晴吃惊的抬起头,“啊!怎么会这么严重?”

    沈云淡然道:“这是必然的。强奸是重罪,晴儿,我想听听你的心里话,齐岳他真的要强奸你么?虽然他平时流氓习气很重,但通过结果,你和我都明白,他最多就是口花花,嘴坏一点,眼睛乱看我们,但是,一起住了一个月,他又何曾真的有不轨的举动呢?”

    “云姐,我”

    看着许晴慌张的目光,沈云已经得到了答案,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晴儿,你怎么能这样做?你让我太失望了。”说着,转身就要朝门外走去。

    许晴一把拉住沈云,哀声道:“云姐,我只是不想让他把你抢走啊!云姐,我不能没有你。我看的出,你对那个流氓已经很有好感了,我不想”

    沈云的声音多了几分清冷,“晴儿,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们一直有着那样的关系。但是,你这样做不但不是为我好,反而将我推的离你更远,难道你不明白么?”

    许晴娇躯颤抖着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云姐,我,我真的好怕,好怕你不要晴儿了,要不,我现在就跟你去教务处,把事情解释清楚?”中午齐岳拒绝了她的请求后,许晴心中就像燃烧了一团火,在妒火攻心的情况下,她立刻想出了一个达到目的的方法。那走红撕坏的衣服是她事先准备好的。而沈云走到楼下时,许晴一直在窗户上观看着,眼看沈云即将走入楼门,她就立刻上演了幕好戏。也就是沈云之后看到的一幕。听到她的惊呼,沈云飞快的回到宿舍,而齐岳听到她的声音也自然从房间中跑出来看发生了什么事。一切都在许晴的算计之中,但是,当她看到齐岳决绝的离开宿舍时,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非但没有开心的感觉,反而不断的传来抽搐般的疼痛。

    看道许情那慌张的样子,沈云不禁心中一软,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不,你不能去。如果你去解释,或许齐岳会没事,但你用这种方法诬陷同学,学校也不会饶恕你的。或许,这就是齐岳的命运吧。你不用去解释了,我去找齐岳谈谈,现在只是希望他不要受到刑事处罚才好。如果真的被警察带走,那你就必须要出面澄清。”

    从教务处走出来,不知道为什么,齐岳心中反而有些轻松,结束了,就这样结束了,自己期望中的大学生活仅仅一个月就以这种方式画上了句号。他虽然想到许晴会想办法逼自己远离沈云,却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又是如此的极端。

    因为齐岳是对清北大学有很大贡献的海如月介绍来的,所以,教务处在为难的商量后,决定不报警,但这件事有那么多在场的学生作证,学校怎么也要给个交代。在权衡之后,开除显然是最好的选择。勒令他尽快回宿合收拾东西离开清北大学。取消他的学籍。

    回去收拾东西么?不,自己没什么好收拾的。所有的钱都在前几天存在银行卡里贴身带着。至于那不多的几件衣服本来就无所谓。已经被开除了,清北大学发的书自然也没了用处。

    他实在不想去面对许晴和沈云。如果今天陷害他的是一个男人,恐怕齐岳会用最激烈的方式去报复,得罪了一个流氓绝对不是可以轻松应付的。但许晴是个女人,还是个美丽的少女,齐岳一向认为打女人的男人是最没品的,这种事他自然不屑去做。唯一令他舍不下的,恐怕就是那如家一般的感觉吧。宿舍毕竟不是自己的家啊!

    走在路上,齐岳不禁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原来住的地下室已经过期了,自然不可能再回去,他也不想再回那个地方了。回龙域别院么?不,不能回那里,海如月恐怕已经得到自己所谓强奸未遂的消息了,只不定给自己什么冷脸看呢。他们谁会相信自己?在他们眼中,自己更多的是个一无是处的痞子,没有麒麟血脉,恐怕人家连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吧。想到这里,齐岳不禁自嘲的笑笑。

    “齐岳。”一个声音将齐岳从思绪中唤醒,他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闻薇就像第一次见到齐岳时那样,双手环抱着几本书,俏生生的朝他走来。

    “闻老师,你好。”先前发生的事。使齐岳已经没心情去欣赏美女了。闻薇授课的地方和齐岳上课的地方距离很近,平时经常能看到,她也是齐岳主要的欣赏目标之一。每次见面都会打声招呼,多少也有几分熟悉了。

    “齐岳。你这是干什么去啊!你的脸色似乎不大好看。难道又闯祸了?”闻薇有些好奇地看着他。

    齐岳苦笑道:“不说了,我还有事,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闻老师,希望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吧。“说完,齐岳迈开大步朝清北大学校园外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非常想尽快离开这座大学。

    闻薇看着齐岳的背影不禁秀眉微皱,喃喃的道:“他这是怎么了?”

    走出清北。齐岳从兜里摸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才拨出了号码。

    “喂,谁啊!”洪亮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缺德,是我。”

    “师傅,您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有事么?”

    “嗯,也没什么事,我被清北大学开除了。你要有空的话,陪我聊几句吧。”

    “什么?你被开除了?不会吧,师博,到底怎么回事?”

    姬德惊讶而急促的问道。

    “行了,别问了,我不想说。缺德。我只问你一句,你信得过我么?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姬德毫不犹豫的道:“当然信的过。师傅,还记得当初你那一拳破墙时的情景么?那时候你身上所发出的浩然正气已经证明了你的人品。”

    齐岳心中一暖,暗叹一声,在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有信的过我的人在啊!

    “师傅。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齐岳回身看了一眼背后的清北大学,道:“我在清北大学门口,这样吧,我一直往南走,你过来接我吧,我现在想喝点酒。”

    “行。那你等着我。”

    挂了电话,齐岳的心情顿时轻松了几分,没想到田鼠不在,还有一个会信任自己的朋友。

    正在这时,齐岳的电话响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号码,是沈云打来的。齐岳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上了挂断的按钮。他现在不想听任何指责的话。

    沈云站在教务处门口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心中不禁一阵焦急,齐岳啊齐岳,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呢?她赶来的时侯齐岳已经走了,清北大学这么大,她只得先拨打齐岳的手机。心中微微一动,他既然被开除了,会不会回去收拾东西呢?想到这里,沈云没有再拨,赶忙朝宿舍方向跑去。

    刚挂掉沈云的电话,手机却又响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号码,齐岳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电话是海如月打来的,仅仅是看着这个号码,齐岳都能想象到她向自己咆哮的声音。这一次,他挂的更加快了。

    海如月的电话刚被挂掉,徐东的电话却又来了,齐岳有些愤怒的举起了手中的电话,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摔下去,毕竟,这个电话是他最好的兄弟田鼠送给他的。叹息一声,把手机关了。

    在街道上没无目的的向前走着,齐岳突然感觉到很失落,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有了几个朋友,却因为今天的事几乎都不再是朋友了。或许,自己成为生肯守护神之王,本就是一个错误吧。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天努力修炼,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似的。

    他独自行走的时间并不长,汽车的喇叭声突然响起,吓了齐岳一跳,回头看时,只见拥有着如同山岳般身材的姬德已经从他那辆越野车上跳了下来。

    “师傅。”姬德叫了齐岳一声时已经来到了他身前。

    齐岳看了他一眼,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豪气冲天的道:“你能来,我就把你当成好兄弟,什么都不要问,走,咱们哥俩喝酒去。”

    姬德只说了一个字,“好。”

    他们没有开车。而是顺着大街朝前方走去,齐岳原本萧索的身影似乎又重新充满了生机。

    第二天。

    当齐岳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侯,只觉得头痛欲裂,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和姬德找了一间小饭馆要了几个菜放开大喝。齐岳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他不知道自己喝酒时是痛苦的还是快乐的。只记得自己一直喝到人事不醒。

    用力晃了晃脑袋,齐岳的神志清醒了一些,随着意念的转动,体内的水云力顺径脉而行,清凉的气流向上流转,顿时令他感觉舒服了一些。

    齐岳发现自己在姬德的车上,姬德开着车。行驶在公路上,不知道要去哪里。

    “姬德,我们这事去哪儿?昨天你似乎并不比我喝的少,还能开车么?”

    姬德扭头一笑,道:“师傅,这酒量的问题你最好还是不要和我探讨了。这东西是天生的。我看你心情不好,不如跟我带你去散散心吧。”

    “散心?去哪里?”

    “太阳国。”姬德回答道。

    “什么?去太阳国?”齐岳顿时清醒过来。

    “我们要去太阳国执行一个任务,反正你现在也不用上学了,似乎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就当是跟我们去玩吧。怎么样?

    有兴趣么?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就送你回龙域别院,现在我们在机场高速上,你决定还来得及。“

    “算了,我可不想去面对霸王龙的冷脸,太阳国就太阳国吧。不过。你们到那群找日族的家伙那里去干什么?是不是要给他们搞点破坏。”一想到去自己一向痛恨的太阳国搞破坏,齐岳顿时来了精神。

    姬德嘿嘿一笑,道:“我们到不是去破坏,这次行动很重要。目的是要营救一个人回来。上次你在我家大显神威,让我家老爷子青眯有加。作为生肖守护神之王,你和我们一起去,成功的把握自然会大大的增加了。”

    齐岳自然知道姬德对自己的能力有所高估,但他也没解释什么,只是好奇的问道:“什么人这么重要,居然要出动你们炎黄魂?”

    姬德正色道:“我们要营救的是一位留日的管平博士。管平博士是基因学研究的专家。虽然今年只有二十九岁,但在国际基因学界有着极高地地位。前几天,国内安全部门突然接到他的电话,他说自己在基因学上有了一种非常奇妙的新发现。

    但这件事已经被太阳国得知,恐怕要对他不利,为了能够把自己的研究带回祖国,他希望国家安全部门能派人接他回来。太阳国恐怕已经要对他有所行动了,所以我们的动作必须要快。

    赶在太阳帝国真正对他行动前将他营救回来。“

    “原来是这样。那炎黄魂这次去几个人?”作为炎黄共和国最神秘的组织,齐岳对炎黄魂一直非常感兴趣。

    姬德道:“四个。”

    “什么?才四个?你们要面对的可是一个国家。”齐岳吃惊的道。

    姬德嘿嘿一笑,道:“师傅,您很快就会见识到炎黄魂的强大了,虽然我们只有四个人,但却足以媲美千军万马。这次参与行动的四个人,包括我在内,分别是机械魂、电脑魂、金属魂和天魂。由天魂大哥主持整个任务。我已经通知他会带你参加这次行动了。国家高层对你们生肖守护神的重视程度与我们炎黄魂是同等的,因此,天魂大哥很快就同意了我的提议。

    他对你们生肖守护神也很感兴趣呢。“

    齐岳微微一笑,道:“我对他们也同样很感兴趣。”就去太阳国吧,不定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努力修炼了这段时间,自己所学得的能力应该能对他们有些帮助。

    到达机场,姬德将车停在地下车库后,两人直接来到了机场贵宾侯机厅,当姬德带着齐岳来到三个人身前时,齐岳顿时惊讶异常。

    “姬德,你不会告诉我,他们就是你的那三个伙伴吧。”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