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三十六章 明明的婚约

    听了这话,姬德不禁翻了个白眼,植物魂看着齐岳的目光不禁怪异了几分,俏脸微微一红,似乎有些不满的别过头去。而天魂的反应则大出齐岳意料,他竟然陷入了思考之中,半晌后,当四人过了一条马路,齐岳以为他已经把自己的玩笑丢在一边时,天魂突然开口道:“这个办法似乎有一定的可行性,我就怕血脉因为多次遗传而分薄了能力,那就不好了。”

    “晕,难道你真的想找一百个美女给我?”齐岳瞪大了眼睛看著天魂。

    天魂微微一笑,道:“如果你能证明你的提议真的有效,我想,国家会满足你的愿望的。为了国家的利益,付出一些并没有什么。而且,像齐兄弟这么出色的人才,我想,有很多美女巴不得成为你的老婆呢。”

    齐岳眼中顿时红光大放,“这样啊!好,好,等回去后我一定想办法证明给你看。”他虽然也知道麒麟血脉传承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但一想到有可能得手的一百美女,心就不自觉的热了起来。

    四人边走边聊着,因为齐岳的插科打诨,气氛非常轻松,就连无法说话的植物魂也经常会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他们顺着街道向前走着,正走时,前面突然传来几分嘈杂的声音,四人目光向前方看去,只见一个人影正飞快的向他们的方向跑过来。后面有三、四个人拼命地追赶着。他们虽然都空着手,但在跑动中可以看到腰间都别着利器。

    “不会吧,难道是当街砍人?”一看到这一幕,齐岳不禁兴奋起来,当年他也曾经这样在大街上追过人,只不过每次他使用的武器大多都是板砖,却很少用刀。板砖一向是齐岳的最爱。就像他当初对田鼠说的那样,首先,板砖不是管制器具,其次,板砖的破坏力在某种程度上比刀要强。第三,板砖不但是近距离武器,而且也可以当作远距离武器来用。当初他在面对燕小乙时就充分体现出了这个优势。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板砖价格低廉,甚至可以拣到。非常适合因地制宜随时拿来当作武器使用,绝对是打架最佳选择。

    因此,一看到眼前这追打的一幕,齐岳不禁兴奋地有冲上去的感觉,可惜的是,这太阳国的街道非常整洁,想找个板砖可不容易。况且,这些人他也并不认识。这个打算只是在脑海中一闪就消失了。

    当那跑在前面的人距离近了,齐岳惊讶的看到。这有着一头黑色长发的居然是个女人,看她跑动的姿势极为矫捷,显然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她的脸上并没有惊慌之色。而是流露着几分冷意。一边跑着,嘴角处居然流露出一丝残忍的光芒。

    心中微微一动,自从继承了麒麟血脉之后,齐岳对于气息的感觉非常敏锐,一看到这个女孩子,他就从她身上察觉到一股远超过普通人的气势。这种气势给人的感觉并不舒服,用寒冷刺骨来形容最为恰当。

    这跑在前面的女孩子身穿一身紧身皮衣,勾勒出完美的曲线,胸前双峰在跑动中上下起伏。但幅度却并不大,显然非常坚挺,看上去就令人有种想施展抓奶龙爪手的感觉。

    黑衣女子很快就接近了齐岳四人,她的目光首先从齐岳脸上一扫而过,虽然只是惊虹一瞥,齐岳却惊讶的发现,这名女子的眼眸竟然是蓝色的,而不同于东方人的黑色。但她那冷艳的容貌和黑色的秀发又分明是东方人的特征,混血,居然是一名混血美女。

    对于特殊的美女齐岳一向有偏好,就像他当初一直意淫着许晴和沈云那对女同美女一样,一发现黑衣女子是个混血儿,顿时来了兴趣。英雄救美之心油然而升。

    后面追来的有四个人,标准黑社会打扮,黑西装、白衬衫、黑墨镜,一个个跑的速度都非常快,几乎那黑衣女子刚从齐岳身边掠过,他们就己经追上来了。

    齐岳有意无意的将左腿往边上一伸,嘴里吹着口哨,像没事人似的停下脚步。

    跑在最前面的黑衣人眼看就要被他的脚拌到,就在这时,齐岳只听最前面的黑衣男子大喝一声,“巴各牙鲁。”身体竟然从地面弹起,借著前冲之势,一脚就向齐岳头上踢来。

    齐岳没想到对方反应回这么敏捷,论到搏斗技巧,他实在是菜的很,但打架经验却非常丰富,见黑衣人腾身而起,他立刻就蹲了下来,只觉得头顶上疾风刮过,他那一头根根竖立的长发明显被风力带得向一旁倒去。好强的腿力啊!

    齐岳知道自己撞上铁板了,正犹豫着要不要使用麒麟能力之时,一声低喝传来,砰的一声巨响,那名黑衣男子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和他的三个同伴撞在一起,摔成了滚地葫芦。

    “师傅,别脏了你的手,我来。”姬德随便跨出一步,已经来到齐岳身边。面对齐岳时,他是平易近人的,可一旦面对敌人,他身上那股无形的霸气不禁油然而升。高大魁伟的身形,面对着那四个身高不足一米七的太阳国人,就像是老鹰抓小鸡一般,根本就不成比例。

    四名黑衣人彼此对视一眼,同时低吼一声,寒光亮起,各自衣服内的腰间抽出了一柄武士短刀。一看到利器出现,街道上的行人们顿时远远躲开,大都流露出惊慌之色。而先前跑过去的女子此时已经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向齐岳这边。

    齐岳赶忙摆出一个自以为英俊潇洒的笑容。堂而皇之的道:“大马路上当街追打一名美女,一看你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缺德,灭他们。”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忘了件事,这里是太阳国。似乎没什么人能听懂他的炎黄语。

    不用齐岳说,姬德已经迎了上去,别说是四柄刀。就是四把手枪,他也不会在乎。双手收在腰间,双腿如同幻影般弹起,四声闷哼几乎同时响起,四名黑衣男子的身体已经同时被踢的飞了出去。

    不用看,齐岳也知道这四个家伙不在医院躺一段时间是不行了,姬德的腿力他自己尝试过,对于这些小太阳国的家伙,就算他留手些也绝不会客气,骨头断几根已经是轻的了。

    天魂低喝一声,“我们走。不要多管闲事。”

    姬德赶忙答应一声,他对于这位天魂队长非常尊敬,想起此行的任务,不禁暗怪自己有些卤莽了。

    “狗拿耗子。”皮衣美女冷哼一声,口中说的竟然是标准的炎黄语,娇美的身形在人群中穿梭而去,只留下一条淡淡的黑影。

    “齐兄弟,该走了,免得太阳国警方来了麻烦。”天魂的语气中带着几分责备之意。显然是怪齐岳多管闲事了。

    齐岳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跟了上去,不过先前那冷眼的混血美女却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四人穿街绕巷。很快离开了先前的地方。天魂似乎对太阳国首都非常熟悉似的,带着三人很快的就穿过几条街道来到了一间中型的旅店。

    “我们就先住在这里吧。齐兄弟,太阳国内部势力也非常混乱,仇杀并不少见。我们有自己的事要做,以后这种事情还是少管为好。尤其是不要在普通人面前表露自己的实力。”

    齐岳摸了摸头顶竖立的长发,有些尴尬的道:“不好意思,下次我会注意的。”

    植物魂向齐岳比了个手势,脸上流露出一丝笑容,当然。是嘲笑。

    齐岳扭头向姬德问道:“她的手势是什么意思?”

    姬德偷笑道:“色鬼。”

    三人订了三个房间,植物魂自己一间,齐岳和姬德一间,天魂和还没来的电脑魂一间。

    “大家先休息休息吧,坐了一路飞机,又经历了雷电风暴,想来你们也累了。这样,一个小时后,我请你们去吃太阳国的料理。”天魂微笑着向三人说道。

    齐岳揉了揉肚子,在飞机上因为恐高他吃得并不多,昨天晚上又喝了不少酒,也没怎么吃东西,现在肚子早就空了,赶忙道:“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吃吧。怎么样?”

    姬德道:“我无所谓,看你们。”

    植物魂也露出一个随便的微笑。

    天魂道:“那好吧,我们放下行李就去,齐兄,你想吃什么?女体盛在这边很盛行。”

    齐岳吐了吐舌头,道:“算了吧。虽然我喜欢美女,但是坦白说,我还是很传统的,尤其是对太阳国的女人没兴趣,他们这里的女人恐怕没一个干净的,外一染上点脏病就不好了。只要能吃饱,随便吃点什么都行。”

    姬德向齐岳挑起大拇指,道:“师傅,我顶你。我也最讨厌小太阳人了。”

    齐岳没好气的道:“顶什么顶,想顶你就去背背山。”

    “师傅,你真淫荡。”

    “谢谢夸奖。你不知道么?淫荡这两个字在我的字典里是褒义词。”

    “日……,师傅,您真二。”

    “二你个头,不服单挑。”齐岳挑衅的看著姬德。

    姬德顿时泄气了,“算了,我忍了。”

    齐岳嘿嘿一笑,道:“这样才是我的好徒弟嘛。好了,走吧,回去放下你的行李好去吃饭。”

    天魂深切的看着齐岳,在临走前道:“齐兄弟,我发现了,你真适合加入我们,因为,你执行任务是不需要化装,也不需要假装成任何人。做你自己就足够了。”说完这句话,和一脸笑意的植物魂分别回房间放行李去了。

    齐岳看向身边的姬德,道:“他什么意思?”

    姬德笑道:“没什么,你看到他的样子没有?天魂大哥为了执行任务才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来掩盖他正义的外表。他说你不需要化装,意思很简单,就是说,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用不着再假装了。”

    “我,我是正经人。”

    “你自己信么?”

    “你去死。要不是看在明明的份上,我就,我就逐你出师门。”

    “师傅,我好怕啊!”

    “日你,你吃饭不吃了?哼,小心我晚上把你迷晕了,然后把你衣服脱光,挂到外面旗杆上,上书四个大字。”

    “哪四个?”姬德有些好奇的问道。

    “菊花绽放。”

    几分钟后,四人重新在旅店大堂集中,天魂看到姬德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看,不禁流露出询问的目光,姬德看了身边有些洋洋得意的齐岳一眼,“走吧,天魂大哥,我们去吃饭。”

    天魂看着齐岳那一脸痞子样,善意的笑笑,道:“好吧,我刚才问服务负,他说隔壁有间不错的料理,我们就到那里去吃。”

    四人出了门,外面的天色己经完全暗了下来,街道上的霓虹灯亮起,虽然这里并不是红灯区,但天一黑,街道上立刻就能看到那些衣服少的只有巴掌大的女孩子随处乱晃。

    齐岳看了几眼,不禁撇了撇嘴,道:“差远了,长的丑不是错,出来吓人就不对了。”

    姬德愣了一下,道:“师傅,你眼光也太高了吧,我看其中有几个还凑货啊!”

    齐岳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看这些太阳国的女人不能用看咱们炎黄共和国的美女来衡量,你想想,要是在这些太阳国女人身上写上三个大字一一太阳狗,会是什么样子?你还会觉得好看么?哼,还不如我们炎黄共和国那传说中的芙蓉姐姐有吸引力呢。哦,对了,缺德徒儿,我想起件事,以你这身板,普通女人肯定是禁受不起的,我觉得那个身材极为丰满,丰满到像球的芙蓉姐姐和你很合适,回头,想办法介绍给你吧。”

    “师傅,我没惹你吧。”姬德双目赤红的看着齐岳,他觉得自己要疯了。

    齐岳嘿嘿一笑,道:“当然没有。不过嘛,我这个人一向很记仇,当初你说让我离明明远点,我可还记着呢。要是哪天你成了我的大舅子,我一定考虑介绍个美女给你。”

    “日你,这万万不可。”姬德正色道。

    齐岳一楞,道:“为什么?我配不上明明?”他本来只是开玩笑而已,但一看姬德脸色凝重,倔强的脾气不禁涌了上来。

    “不,不是配不上。师博,我,我该怎么说呢?”姬德看齐岳的神色有些不对,语气顿时缓了下来。

    “行了,你不用说了,我明白。”齐岳轻叹一声,目光看向炎黄共和国的方向,不禁有些迷离了。因为姬德的这句话,他想起了自己在清北大学的最后一天,不禁自嘲的摇了摇头。

    “师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轻看你的意思,以你的实力,绝对配的上明明了。只是,只是明明已经订婚了。她不可能嫁给你啊!”姬德急着解释。

    齐岳惊讶的看向他,道:“什么?你说明明已经订婚了?

    我怎么没听她说过。“

    姬德道:“明明确实已经订婚了。那是在她十五岁那年。”

    齐岳笑了,但眼中却闪烁着淡淡的冷光,“缺德徒儿,编瞎话也要想清楚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居然给我来个娃娃亲,你觉得我应该相信么?”

    姬德苦笑道:“换了我是你,我也不会信,但这确实是事实,师傅,我是不会撒谎的。从当年进入军队的那天起,我就已经不会说谎了。明明确实已经订婚了。这门婚事对于我们姬家来说非常重要。你可以理解成为一门政治婚姻,同时,你也可以理解成为国家联姻。”

    “不会吧。”齐岳见姬德并不是像在开玩笑,心中顿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以你们家老爷子的地位。还需要政治婚姻么?”

    姬德点了点头。道:“是啊!在外人眼中,我们家老爷子已经达到了势力的颠峰。但是,这场婚姻并不是为了我的父亲,而是为了咱们国家。”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齐岳皱了皱眉。

    姬德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本来我不想说。不过,师傅。我怕你真的喜欢上我妹妹。毕竟她那么纯真、漂亮,虽然你一向表现的色色的。但我看地出来,你在对女人方面其实还是很谨慎的,而且并不是滥情的人。如果真的可以,我到希望明明能跟你。可惜,这是不可能的。大概是五年前,希腊总统来访的事你应该听说过吧。”

    齐岳摇了摇头,道:“我很少关心这些国家大事,到底怎么回事,你直接说吧。”

    姬德道:“就是那一次。希腊总统访问我们炎黄共和国的时候,随行的还有他年仅十七岁的独生子,在一场宴会上,他们无意中见到了明明,希腊总统顿时对那时还只有十四岁的明明惊为天人,提出想要跨国联姻的要求,希望明明能嫁给他儿子。”

    “我日。难道你们家老爷子想让明明嫁给一个二世祖?不会吧,希腊又不是什么强国。用得着巴结么?”

    姬德没好气的瞪了齐岳一眼,道:“什么二世祖,即使是我,也不得不承认希腊总统的独生子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人才,年仅十七岁,就已经读下了博士学位,而且谈吐得体,在体育方面还有着很强的天赋,这位总统背后不但有着一位希腊著名船王的支持,同时,他也是希腊声望最高的人,他的儿子非常出色,不论品貌都是上上之选。至于你所说的巴结,虽然难听一点,但我国确实想与希腊建立起更加密切的友谊。希腊虽然不大,但是,他在西方的地位却是举足轻重的。古希腊神化你应该听说过,就像你们东方守护者一样,希腊拥有着西方最强大的守护者。因此,只要和希腊建立好关系,强如美坚国,也不敢轻犯。”

    西方守护者?听到这个名词,齐岳的心不禁牵动了一下,想起当初海如月给自己的介绍,眉头顿时皱的更紧了,这牵涉果然广泛啊!

    “因此,当时父亲在询问过明明之后就答应了。这虽然是一场政治联姻,但那次明明和那位希腊总统之子聊的很开心,相处的似乎很好,那时的她并没有反对。因此,婚事就订了下来,约定等明明到了二十岁的时侯,就要嫁到希腊。”

    听着姬德的话,齐岳的眼神显得有些迷惘,脑海中回忆起荷塘月色那一夜,回忆起自己与明明在一起时发生的种种,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心空荡荡的,仿佛失去了什么最珍贵的东西似的。

    植物魂和天魂一直在前面走着,仿佛并没有听到两人的交谈,时间不长,他们已经来到了所住旅店旁边的一家太阳国料理店。

    “好了,我们到了,先吃饭吧。”天魂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失魂落魄的齐岳。

    姬德心中有些无奈,但他也知道,这件事越早告诉齐岳,对他和自己的妹妹都有好处。

    “妈的,不想了,兵来将挡。我要化悲愤为食量。”齐岳在三人掠讶的注视下,就像上战场一般,第一个走进了料理店。

    天魂失笑道:“他的神经还真大条啊!”

    姬德哈哈一笑,道:“拿的起,放的下,这才是男人嘛。”

    一进入料理店,齐岳首先看到的就是两个身穿短裙的迎宾少女,身材虽然不高,但衣着却极为暴露,带着一脸谦卑的笑容向进门的客人不断的鞠躬。

    走在齐岳前面进入料理店的是一个胖子,胖子脸上带着几分淫笑,随手在一个迎宾少女胸前抓了一把,少女脸色微微一滞,马上就恢复了微笑,赶忙点头哈腰的说着什么,胖子嘿嘿一笑,随手拿出一张太阳国的钱直接塞入迎宾少女短上衣处露在外面的乳沟内,迎宾少女的笑容顿时变得更甜蜜了。不停的说着什么阿里阿多之类地话。

    “他们在说什么?这些日本女人还真是一点朱唇万人尝啊!”齐岳向随后进门的姬德问道。

    姬德道:“还能说什么。在太阳国就是这样的,男人的地位永远比女人高出太多太多。别说是摸她一把,就算你抽她一耳光,她也会笑着谢谢。太阳国的人就是这么贱地。师傅。

    你不会也想上去摸一把吧。“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道:“我决定了。我就不为国争光了。我怕有传染病。”

    随后进门的天魂一听这话不禁笑了起来,植物魂眼波流转。看着齐岳,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似乎在赞许他这“伟大”的决定似的。

    天魂以标准的太阳国语言要了一个包间,在一名女服务员的带领下,他们直接被引到包间之中。太阳国的料理店都是席地而坐的,这让齐岳有些不适应。

    天魂道:“你们想吃什么?别跟我客气。”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随便,只要能吃的饱,我对食物没太多挑剔。”

    姬德道:“我也是,我对太阳国的食物兴趣不大,吃饱就行。”

    植物魂点了点头。显然是同意姬德的意见。要知道,炎黄上下五千年积淀的文化又怎么是小小的太阳国可以媲美的呢?

    炎黄饮食文化公认世界第一,他们自然不会对太阳国的食物产生什么兴趣。

    天魂微笑道:“没办法,到了这边就只能吃这边的东西了。那我就随便点了。”

    齐岳自然是听不懂天魂要了什么,只是听他乌里哇啦的说了一大堆,似乎点了不少东西。

    一会儿的工夫,一桌丰盛的太阳国料理摆上桌子,看着那大多是生食的料理,齐岳不禁皱了皱眉,“吃生的啊!早就听说太阳国的人喜欢吃生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不好吃了。”

    天魂微笑道:“那你就多吃些寿司吧。其实,生鱼片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齐岳拿起一个寿司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眉头微皱,道:“这是什么东西,闻起来怪怪的。”一边说着,他已经将寿司扔进了自己嘴里。他从小就是孤儿,自然没人会带他吃太阳国料理。等到大了一些后,每个月也只是依靠国家的补助金过活,更是不可能吃的起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尝试吃太阳国的食物。

    噗一一,吐的比吃的更快,齐岳一口就将刚刚吃到嘴里的寿司吐了出来,“我日啊!居然是紫菜,我从小唯一不吃的东西就是紫菜。”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时候,齐岳最怕的就是喝紫菜汤,每次一遇到这自己最讨厌的食物,别说吃了,就是闻闻他都会干呕。只不过寿司外面所包的紫菜味道并不重,他又多年没吃过,所以一开始才没闻出来。但是寿司一入口,那股令他难以忍受的味道立刻让他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

    姬德咀嚼着一个寿司,道:“师傅,紫菜还是很有营养的。你可不该挑食。”

    齐岳没好气的道:“它再有营养,我不喜欢吃能有什么办法。你们吃吧,我实在吃不了这种味道。”一边说著,他不得不把目光放在那几盘生鱼片上。鱼的种类显然是不同的,看上去鲜嫩的鱼肉虽然让齐岳有些不舒服,但总比紫菜好多了。

    天魂赶忙道:“太阳国料理也有熟实,要不我给你再要一点。好象有拉面什么的。”

    齐岳眼中一亮,道:“好,那就拉面吧。先来六碗,如果碗小的话就十碗。”

    天魂有些无语的看着齐岳,姬德嘿嘿一笑,道:“天魂大哥,我师傅真的能吃的下,他这还是少说着呢。我去要吧。”

    说着,他站起身拉门出去了。姬德的太阳语虽然比不上天魂,但也大概能说上几句。

    齐岳看着一桌颜色丰富的美食,肚子不禁一阵打鼓,不过,他对生吃实在有些不感冒,感觉上,喜欢生吃的太阳国人就像原始野人一般,只有禽兽才喜欢生吃,看来,太阳国的人果然和禽兽是可以画上等号的。

    不过,这难不倒齐岳,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从旁边拿起一跟足有十五厘米长的牙签,挑起一块生鱼片,嘿嘿一笑,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搓,噗的一下,一股火苗从他拇指上冒出,到吓了植物魂和天魂一跳。

    在火苗的烘烤下,生鱼片很快就变成了熟鱼片,齐岳在调味汁里沾了一下,送到口中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他的动作,顿时看的天魂和植物魂目瞪口呆。

    植物魂下意识的向后挪动了一下身体,看着齐岳手中的火苗,眼中流露出一丝不安。

    天魂苦笑道:“齐兄弟,看来你能让我们惊讶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没想到你还是一位火的掌控者。”

    齐岳嘿嘿一笑,道:“雕虫小技而巳,我也只能用它来烤鱼罢了。”他的火云力虽然不强,但这么点的小火苗还是可以维持一段很长时间的,与普通火焰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姬德很快就回来了,见到齐岳手上的火,他同样也很惊讶,植物魂向齐岳比了个手势,然后又向后退了退。

    齐岳道:“怎么了?植物魂妹妹,我看不懂你的意思。”

    天魂微笑道:“植物魂天生怕火,你弄出火来,她下意识的就会产生不安。”

    刚吃了几块生鱼片的齐岳赶忙把手中的火焰收了起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对于植物魂这个小妹妹,他一直有着非常强烈的怜惜之情,见她不适应,宁可自己不吃了,也不愿意吓到她。还好,一会儿的工夫齐岳的拉面上来了。总算有能让他吃饱的东西,齐岳也不客气,两天没怎么好好吃饭,他顿时放开心怀大吃起来。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