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四十一章 狮獒-生肖狗

    那红色的光芒覆盖了房间内所有的人,炎黄魂的众人只是感觉到一股奇异的能量从自己身体通过,并没有什么变化。而海如月和徐东同时精神一振,两人背后各自浮现出一个白色的光影。

    海如月背后的光影非常清晰,那是一只背升双翼的白龙,昂然的龙首高高仰起,散发着不可一世的霸气。而徐东背后出现的光影比海如月的稍微模糊一些,但也能看出是一只虎的形态,白身黑纹,再加上一双特殊的虎翼,看上去威风八面。这两个光影的出现,再一次让炎黄魂的高手们看到了东方守护者的特殊能力。幸好他们从齐岳身上已经领略到了太多的怪异事件,这才没有惊呼出声。

    齐岳在吟唱出那句法决后,背后也出现了一个光影,不过相比海如月和徐东来,他背后的光影只能隐约看到黑隐两色,却并不清晰。这到不是因为齐岳的实力不够,麒麟本身就是特殊的,在平时,他身上浮现的麒麟图案要比海如月还清晰,只是今天的云力消耗实在太大,因此这以麒麟血脉引动的光影才会变得如此模糊。

    海如月已经明白了齐岳要干什么,她有些惊喜的看向炎黄魂众人,似乎在搜寻着什么,就在这个时侯,变化出现了,而这个出现变化的,正是赤裸着上半身的管平博士。

    管平一直从事着研究事业,他的皮肤比起齐岳来就要白皙的多了,如果不是已经三十几岁,看上去绝对称的上是一个小白脸。但是,当齐岳三人身上先后出现了本属相现形的情况后。管平也出现了变化,他的身体先是颤抖了一下。

    紧接着,一个黄色的光影缓缓浮现出来,光影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黄色的光芒也逐渐转变为金色,那是一只似狼似狗的动物,虽然光影的大小有限,但却依旧能看出它身体的雄壮,就像海如月背后的龙形光影一样,这只怪异的生物高高的昂着头,在它的脖子周围有一圈黄色的光晕。似乎是毛发,但却无法看清,但金色的光芒却带给这里足够的绚丽。

    海如月惊呼一声,“狮獒。竟然是狮獒。”

    齐岳也楞了一下,他虽然已经猜测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却没想到海如月会叫出这么一个名称来,挠了挠头,道:“不是狗么?”

    管平呆呆的站在那里,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徐东有些激动的道:“当然,狮獒也是狗的一种,也是最强大的一种狗。在远古传说中,是由麒麟与麒犬交配所生,拥有着狮与狗的能力。是狗类中最凶猛的一只,即使面对真正的狮子,也不会有丝毫惧怕。而且,狮獒也是狗类中拥有麒麟血脉最多的一个种类。

    齐岳,这次你的功劳真的足够大了。你又找到了一位我们的伙伴,而且还是如此强大的伙伴。从他身后的属相显形来看,竟然有着四云左右的实力,而且,竟然是己经觉醒的。属于先天觉醒生肖战士。没有修炼过就能达到四云。不愧是狮獒啊!”

    “他说的不错,狮獒,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在上古巨兽时期最强大的狮獒甚至可以与龙搏斗,身长超过两丈,高达一丈,是最凶猛的陆地巨兽之一,速度和力量是它的特点,而且,狮獒据说还有一些特殊的能力,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獬豸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对于齐岳来说,他就像一个上古时期的百科全书,总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带给齐岳最完成的解答。

    “等等,等等,我怎么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一直沉默着的管平博士突然开口道。

    海如月的脸色终于不再冰冷,东方守护者的交流会即将举行,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一位如此强大的生肖战士,她怎么能不高兴呢?“你好,虽然我还不清楚你的身份,但既然炎黄魂来救你,想必你在炎黄共和国有着根高的地位吧。刚才齐岳所做的一切你也看到了。简单来说,你先天就是我们东方守护者中的一份子。十二生肖,你总知道吧。”

    管平毕竟是一名才高八斗的博士,点了点头,道:“生肖我当然知道,听你们的意思,难道你们都是属于生肖么?”

    徐东道:“在我们炎黄共和国,东方守护者们一直守护着这片古老而文明的大地,而在东方守护者中,以生肖守护神为主。生肖守护神,就是由十二名分别继承了本属相能力的生肖战士组成的。你也看到了,我是生肖中的虎战士,如月是龙战士,而你,应该就是生肖中的狗战士。我这么解释你能明白么?我们这些生肖战士,有的是先天就具有很强的实力,有的,则是后天经过初醒后,自身的能量能够觉醒,不论先天还是后天的生肖战士,通过修炼以后,都将拥有远超过普通人的特殊能力。而我们也将利用这些能力来守护东方。”

    管平博士的眼中流露出复杂的光芒,忽而兴奋,忽而颓然,他低下头在思考着,海如月和徐东都没有打扰他,而一旁的炎黄魂战士们却像听一个传说般看着眼前的几人。

    齐岳知道自己这个功劳是足够大了,在刚看到管平的时候,他就被管平身上散发的气息所吸引,到后来管平使用出狗的属相异化,就更让他肯定了管平所拥有的属相血脉,只是那时侯他还无法断定管平究竟是那种属相而已。随着自身云力的不断提升,他对于生肖战士们气息的辨别能力也越来越强了。

    管平的思考足足维持了十分钟,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侯,目光落在齐岳身上,“那他呢?他又是生肖战士中的哪一位?

    在我印象中,生肖应该没有麒麟存在吧。“

    齐岳嘿嘿一笑,道:“生肖虽然没有麒麟存在。但生肖却需要一个统帅。而这个统帅就是上古神兽之王一一麒麟。我就是这一代麒麟的传承者。在这里的都是炎黄魂战士,我信得过你们。我们所说的这些都是东方守护者中的秘密,希望你们不要说出去才好。”

    管平有些失神的后退两步,痛苦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完了,完了,我辛苦十年的研究就这么完蛋了。真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我的研究啊!”

    徐东和海如月对视一眼,不明白管平为什么会这样,齐岳心中一动。道:“博士,你的研究对象该不会就是你自己吧。”

    管平看了他一眼,苦笑道:“可不就是我自己么?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似乎有一些特殊能力。身体里总是有一股特殊的能量在自行运转着,随着年龄的增加,这些能量就变得更加明显,也让我逐渐感受到自己身体的不同,当我用意念控制着这些能量为我所用的时候,就会爆发出远远超过普通人的力量,这一发现,让我对人类的身体产生了好奇。也是我为什么后来会选择学习基因学的原因。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我已经从自己身上发现了一些奥秘,我的基因有着极其特殊的排列。在不断研究过程中,我已经有了一些头绪,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理论虽然完全正确,但实验却没有一次成功的。不久前,我用另一种方法进行特殊实验,将人的基因和一些动物的基因相融合来试探着我的基因研究,没想到出现了突破性进展,虽然以这种研究方式形成的基因有着非常大的缺陷。但在基因改造中已经和我的基因有些类似的地方了。可是,我这原本只是为了破解自身基因之迷的研究却被太阳国政府看上了,他们千方百计想得到我的研究成果。那时我就起了警惕之心,才赶快通知国内将我救回去。现在看来,我的研究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照你们所说,这只是一种生肖战士的血脉传承,根本不可能找出其中最关键的特性。”

    齐岳目瞪口呆的着着眼前这个研究疯子,“你行,研究自己,亏你想的出来。那你的成果既然有缺陷,为什么太阳国政府还这么想得到呢?”

    一说起自己的研究,管平顿时来了精神,“这个当然啊!

    你想想,如果人的基因和熊的基因相结合,通过试管婴儿的方法,会诞生出一个什么样的物种?我机会可以肯定,那将是天生强大的战士。而且,这种方法可以在多种动物与人的身体上实现。只要是灵长类动物就可以。要是有这么一只变异部队,凭借着动物的特性,就相当于是批量生产出一堆异能者。太阳国政府自然会大感兴趣了。“

    在座的众人几乎同时倒吸一口凉气,就连天魂也是现在才知道自己此行的任务是多么的重要,以太阳国的卑劣,这种违反自然的做法他们自然干的出来,一旦成功,不单是对炎黄共和国产生巨大的威胁,甚至会影响到整个世界的发展。

    徐东道:“博士,那你所说的巨大缺陷是什么呢?”

    管平道:“这个缺隔是致命的,也是最关键的。我虽然可以通过人的基因与动物的基因相结合创造出新的物种,但是,这新的物种却因为基因融合而无法继承人类的智慧。也就是说,即使这种生物战士创造出来,也只有低等智慧,远远无法和我相比,因此,我的研究始终没有成功。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我竟然是生肖战士中的一员,看来,我的苦心是白费了。基因本就极为复杂,就算你们都肯给我做研究,恐怕终我一生也不可能研究出生肖战士身上最终的奥秘了。”

    齐岳道:“博士,我建议你把你的研究成果都销毁吧。要是地球上真的出现一堆怪物,恐怕整个人类都要产生恐慌了。

    你这个研究虽然并不是恶意的,但却可以产生出极为不良的后果。一想想一只熊和一个人搞在一起,我就想吐。这比让徐东搞了芙蓉姐姐还让我感到恶心。“

    “日,齐岳,你怎么不去死。你才搞芙蓉姐姐。”徐东向齐岳怒目而规,齐岳哈哈笑道:“你一向风流倜傥,也不介意多收一个吧。毕竟,像她那样的极品也不好找啊!”

    海如月道:“齐岳,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看着她冰冷的目光,齐岳只得不甘心的闭上了嘴。海如月转向管平道:“齐岳的话虽然不中听,但道理却是对的,我也觉得这个研究太可怕了。”

    管平道:“你们的观点我认同,不过,国家一直培养我到现在,这个成果虽然是负面的,但我也必须交给国家处理。我相信,我们炎黄共和国绝对不会做出和太阳国那些败类同样的事,我们是文明的古国,传统的智慧始终指引着我们的国家。”

    天魂道:“我同意博士的意见,这次的任务也算圆满完成了,我现在就去安排回国事宜,太阳国首都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你们都留在这里,不要轻易离开。灭阳,你给他们安排一下住的地方,我估计明、后天我们就会离开这里了。”

    在天魂向灭阳交代的同时,齐岳通过自己手上的戒指向植物魂道:“植物魂妹妹,不要把我们这次行动的全过程说出去,好么?”虽然天魂和电脑魂也通过监视器看到了一些,但真正看到全部的,却只有植物魂,齐岳现在还不想让海如月和徐东知道自已有使后麒麟臂的能力。

    海如月道:“博士,你回去后有什么打算呢?你毕竟是生肖守护神中的一员,我希望……”

    管平抬起手,阻止她继续说下去,“我是炎黄共和国的一员,本就应该为我的国家而服务,其他的你不需要说了,只要对国家有益的事,我自然会去做。我现在只想多知道一些关于生肖守护神的事。”

    如月看了一眼在场的炎黄魂众人,道:“那好,我们找个地方单独聊聊吧。”

    事情并不像天魂所说的那么顺利,通过各种渠道的安排,他们直到五天后,才坐上了从太阳国前往新加坡的飞机。为了避免被注意,他们刻意选择先到新加坡再转机回国。本来天魂是准备安排坐船偷渡回去的。毕竟,管平博士这个目标过于明显。不过,有了齐岳的麒麟珠,这个问题迎刃而解,甚至还省下了一张飞机票钱。据管平博士说,齐岳的麒麟珠内就像一个大房间,里面的空气很新鲜,也有着光亮,在里面完全可以生活。

    这几天的时间里,齐岳清闲的很,每天就是修炼恢复他的云力,雷云力和水云力经过三天的时间早已经完全恢复了,但因为使用麒麟臂,他的风云力和火云力还是处于无形状态,即使是在麒麟珠的帮助下,也至少还需要数天的时间才能恢复过来。獬豸警告了齐岳,虽然现在有麒麟珠的帮助使他可以在一周左右恢复麒麟臂使用时消耗的云力。但最好还是一个月只用一次,毕竟,麒麟臂的攻击力虽然恐怖,但带给自己身体的负荷也是非常大的。所以,在实力不够之前,能少用就尽量少用一些,提升云力才是最根本的提升实力之法。

    这次行动齐岳的表现让炎黄魂的高手们大开眼界,无形中对他多了几分尊敬,因为事情已经结束,他们都没有再说起那天任务的事。因此。海如月和徐东在认识上,只是以为齐岳以麒麟隐的隐身能力帮了炎黄魂一个忙而已。

    在离开太阳国前的这三天里,管平博士一直都和徐东、海如月聊着关于生肖守护神战士的话题。在两人的详细解释下,他已经渐渐明白了生肖守护神战士存在的意义。也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管平决定,回国后向国家交代完自己的科研成果,就也去一次西藏,见见扎格鲁大师。

    炎黄共和国京城机场。

    从侯机大厅走出来,齐岳深吸口气,道:“还是祖国的空气呼吸着最舒服。哪儿都没有家好。”

    刚在洗手间被从麒麟珠放出来的管平有些郁闷的道:“齐岳。刚才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解释一下?”

    齐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解释什么?”

    管平没好气的道:“难道在洗手间的时候别人看到我们两个从一个隔断走出来时说的话你没听到么?他们居然说我们是从背背山下来的,你就不能选个好点的地方?要知道。我的性取向可没有任何问题。”

    听了管平的话。周围的其他人不禁都笑了起来,就连一向冷着面孔的海如月也不禁为之莞尔。

    齐岳嘿嘿笑道:“不是有个很著名的人说过么,淫荡我们自己的,让别人说去吧。你自己明白就好了。管别人说什么干啥?”

    “我……”管平知道自己不可能说的过齐岳,不过一想起齐岳甘冒生命危险去营救他,只得无奈的道:“我忍了。”这三个字一说出口,众人的笑声不禁更大了。

    两辆黑色的越野车从侯机大厅门前的路边飞快的开了过来,停在众人面前,齐岳眼晴一亮。“靠,路虎揽胜,又是豪华越野车啊!我。我,我……”

    天魂看着齐岳眼中红光直冒,不禁微笑道:“这是来接我们的。齐兄弟,有没有兴趣到我们炎黄魂总部去做客?”要知道炎黄魂总部是国家秘密机构,天魂的邀请足以证明他对齐岳的认可。

    齐岳偷眼看向海如月,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吧。”

    天魂微笑道:“齐兄弟,炎黄魂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我们急着回去汇报,就不多留了。过几天我再找你。我们走。”说着,向海如月和徐东打了个招呼后率先上了第一辆路虎。

    电脑魂向齐岳竖起大拇指道:“兄弟,和你合作很愉快,有机会咱们一起去体验生活,有需要的地方就说一声。”炎黄魂中的高手无一不是高傲之辈,他们都有着自傲的本钱。尤其像电脑魂这样科技流的炎黄魂,更是眼高于顶,齐岳是用自己的表现征服了他的心。

    齐岳嘿嘿一笑,道:“好啊!有机会我保证会和你一起去体验生活。”两人心照不宣的交换了一个淫荡的眼神,胖子电脑魂这才爬上车去。

    “师博,那我也走了,回头你要是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这回说话的是姬德,他块头大,手里拿着炎黄魂众人的行礼,今天他这句师博叫的格外真切。

    “行了,你走吧。”齐岳正向姬德挥着手,他的另一只手却被人攥住了,温软的感觉令齐岳不禁低头看去,植物魂不知道什么时侯已经来到他身边。

    精神的交流在齐岳脑海中响起,“齐大哥,你低下头好么?”

    齐岳楞了一下,但还是把头低了下去。

    植物魂俏脸微红,突然双手环住齐岳的脖子,在他脸上轻轻一吻,“谢谢你的保护。”留下简单的一句话,植物魂飞快的跑了,直接上了后面的那辆路虎。

    脸上的温润令齐岳一阵发楞,就连一旁的海如月和徐东也不禁为之一呆,徐东戏谑的道:“老大,你可以啊!连小姑娘都不放过。”

    “我……”

    海如月冷冷的瞥了齐岳一眼,眼中似乎写着两个字一一禽兽。

    “冤枉啊!你们别误会。”

    管平拍了拍齐岳的肩膀,道:“我也走了,回头我会和如月联系的。齐岳,男人不解释。你不是说,淫荡我们自己的,让别人说去吧。”

    看着管平不断耸动的背影。齐岳双手同时比出中指,“日。”

    “看来,你和这些炎黄魂的人相处得不错啊!”海如月看着齐岳。冷淡的道。

    齐岳耸耸肩膀,“人品好,没办法。”

    海如月翻了个白眼,一旁的徐东微笑着用他那软绵绵地声音道:“老大,你真二。”

    “我,我日你。”

    “能不能换一句?”

    “不能,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口头禅么?”

    海如月眼看着两个男人在斗嘴,下意识的横移出几步。摆出一副我不认识你们的样子。

    一个相貌猥琐的中年人正好从她身边经过,狠狠的盯了一眼海如月胸前的丰满,低声道:“小姐。要订机票么?给你张名片。”说着。把一张卡片递到了海如月面前。

    海如月冷淡的道:“不需要。”

    中年人撇了撇嘴,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走还一边低声的自言自语着,“我靠。真他妈的大,难道里面装了两个排球。”

    他的声音虽然低,但像海如月、齐岳和徐东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到呢?

    先前还相互调笑着的齐岳和徐东对视一眼,两个不良的家伙同时大笑起来。

    海如月脸色气的煞白,在她暴走前,齐岳和徐东赶忙一人架住她一只手臂,徐东道:“如月,何必跟这种小人物计较呢?”

    齐岳在一旁附和道:“就是,算了吧。这人真不会说话。

    怎么能用排球来比喻呢,真没眼光,最起码也是个足球吧。“

    “齐岳。”尖叫引起了周围大量旅客的注意,齐岳一矮身就蹿了出去,海如月脸色微红的瞪视着跑出十余米的齐岳,她脸上的红晕可不是因为羞涩,而是因为羞愤,向齐岳点了点头,“行,你好啊!我们走着瞧。”

    齐岳吐了吐舌头,“我好怕。霸王龙,咱们可说好了,我又找到一位生肖守护神。也算是将功补过了,你可不能故意难为我。”

    海如月突然笑了,和徐东一起向齐岳走着,“当然不会,我怎么会公报私仇呢?”

    看到那如同鲜花盛开一般的笑容,齐岳突然升起一丝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突然发现,海如月似乎还是冷着脸好一点,她这一笑,反而把自己笑毛了。就连先前坐飞机时的恐惧感都让她这一笑而变得烟消云散。

    一辆加长凯迪拉克停在三人面前,海如月道:“上车吧。”

    开车来接他们的是周叔,一上车,齐岳就赶忙想周叔打了声招呼,对于这位老人,他还是非常尊敬的。

    周叔皱着眉看了齐岳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齐岳,你这次可太不应该了。小姐为了找你,就差把京城翻过来了。”

    齐岳瞥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海如月,惊奇地道:“如月,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

    海如月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关心的是生肖守护神的未来,谁会关心你这个家伙。现在你已经被清北大学开除了,事情我调查的很清楚,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重新回到那里,并让那个女孩子从学校消失。”

    原本还面带笑容的齐岳一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神色不禁变了变,许晴的俏脸浮现在他眼前,恨她么?不,齐岳从没有恨美女的习惯。他一向认为,一个男人去和女人争斗,本就是很无耻的事。轻叹一声,摇了摇头的,道:“算了吧,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因为我而毁了一个女孩子的前途呢?”

    海如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道:“那你就不怕自己的前途被毁了么?”

    齐岳撇了撇嘴道:“我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痞子,到清北只是去混个文凭而已,我能有什么前途。还是算了吧。以你的本事,要是愿意的话,随便就可以换个学校给我。”

    海如月道:“我看你也不是块上学的料,这样好了,你不是想工作,想自力更生么,那好,我安排份工作给你。从最底层做起。”

    齐岳眼味一亮,道:“好啊!如月姐,那你可一定要给我安排一个美女如云的公司,怎么样?我听明明说,你控制着一个大集团,这点小事应该没问题吧。”为了美女,他还是第一次叫如月为姐。

    齐岳本来只是随便说说,但没想到海如月却点了点头,道:“好,我一定安排一个美女如云的地方给你。”从她眼中,齐岳分明看到了一丝笑意,心中不禁略微有些不安。

    “那我住什么地方?”

    海如月道:“鉴于你这次偷跑,以后你就给我住在龙域别院。也方便我监管你。”

    “住那里没问题,龙域别院是个好地方,不过,你不会限制我的自由吧。”齐岳试探着道。

    海如月不屑的哼了一声,“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限制你?只要在京城,只要我能感觉到你的气息,你想出危险都不容易。”

    徐东道:“那我呢?我还是留在清北吧,我觉得那里的环境很适合我。”

    齐岳嘿嘿一笑,道:“我看,你是觉得那里的美女很适合你吧。”

    海如月白了徐东一眼,道:“你随便,我才懒的管你。不过,你要加紧修炼,毕竟,距离那个日子已经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

    徐东满足的道:“好,这个没问题,我什么时候偷懒过。

    虽然不能和你这样的天赋比,但对付些普通的东方守护者还是没问题的。“

    海如月冷哼一声,道:“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人,尤其是那些东方守护者。炎黄魂的人你应该也看到了,那个叫天魂的,还有植物魂,身上的能量气息都非常庞大。如果东方守护者也有他们那样的实力,就绝不像你想来中那么好应付。尤其是在面对一些特殊能力的时侯。”

    徐东道:“说起炎黄魂,我真是很奇怪,齐岳,看他们的样子,对你真的很尊敬啊!”

    齐岳道:“我不是说了,我人品好。”

    “切,我会信么?”

    齐岳道:“随便,爱信不信。有烟没有,我的烟前几天就抽完了,太阳国的烟难抽死了,快给我一颗过过瘪。”

    海如月道:“车里不许抽烟。”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