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四十四章 永远不要怀疑女人的饭量

    房间内坐著的人齐岳认识,竟然是清北大学的外语教师闻婷,就算齐岳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闻婷会出现在凤雅女士内衣有限公司设计部经理的办公室中,看她的样子,似乎正是这设计部的经理,也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啊!齐岳,真的是你啊!我听蓝雅说有个叫齐岳的人要来我这里,我还以为是重名呢,你怎么会……”闻婷惊讶的站起身,以前见到她时,她都是一牙清爽的休闲装扮,此时穿著一套月白色的职业装,看上去别有几分韵味,长发盘起,看上去成熟了一些。

    “闻老师,那你呢?你又怎么会在这里?”两人的惊讶谁也不比谁少。

    闻婷微微一笑,道:“你先坐吧,看来,我们要好好谈谈才行。”

    一边说著,她从自己的桌子后面走出来,将办公室的门关上。

    齐岳在一旁的沙发处坐了下来,看著闻婷娇躯流露出的动人曲线,心中不禁暗暗赞叹,兴叹级的美女确实动人心魄啊!自己认识的几名美女中,明明和海如月虽然也是兴叹级别的,但明明还有些生涩,海如月则过于霸道,真正最接近完美级的,到要属面前的闻婷了。

    “闻老师,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喜欢外面社会的纷乱,所以才选择留在清北大学任教,怎么现在?”齐岳疑惑的道。

    闻婷微微一笑,道:“我是说过。但是。我是女孩子,又孤身一人,女孩子都喜欢有漂亮的衣服,有舒适的住所,而这些就需垂经济基础。清北大学的待遇虽然不错。但我还是希望能多些积蓄。确实。我不喜欢在社会工作遇到的那些麻烦,但这里却是不一样的。想必你也知道,凤雅公司你是第一个男职员,而我是做设计的,更不需垂与外界接触什么。只需要完成我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大概是两年前,我一边在清北任教,一边学习一个一直很喜欢的设计专业学位时认识了蓝雅,她觉得我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就引荐我来到了凤雅,本来我一直都是在兼职的。但最近凤雅进入了高速发展通道,蓝雅和我商量后。我才决定辞去清北大学的工作,到这里来全心做设计。还真是巧,我也不过刚来到这里几天而已,没想到就又遇到你了。你呢?你怎么会上这里来。

    刚才蓝雅给我打电话,说你是上面特意指派的,还有,上次在清北的事究竟……“

    齐岳苦笑道:“闻老师,你也相信我会强奸一个女学生么?这件事我不想解释,清者自清吧。至于来到这里,是我一位朋友的安排。和你一样,我也是孤身一人,总要吃饭啊!所以就来了。没想到你居然会成了我的上司。”

    闻婷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好吧,既然你来到凤雅,今后我们就是同事了。不过,我真的很奇怪,你怎么会选择成为一名女士内衣设计师,这项工作似乎不太适合男人做吧。”

    齐岳无奈的道:“我也不想啊!不过,我一没学历,二没特长,朋友既然安排我来这里,也只有先做著了。蓝经理应该跟你说了,我在这里会试用三个月,到时候要是没有什么成绩出来,还是要离开的。以后还要请你多帮忙才行。”

    闻婷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这样,来,我带你出去见见设计部的同事。你应该是第一次涉猎到这个开业,三个月的时间不短,我觉得开始阶段你还是先学习比较好,既然选择了要来做,我希望你要努力做好。”

    齐岳点了点头,闻婷拉开办公室的门,门口处竟然聚来了七、八个女孩儿,显然是刚才在偷听,闻婷突然开门顿时吓了她们一跳,看著她们的样子,闻婷不禁好笑道:“姑娘们,看到新大陆了么?行了,都别回去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你们的新同事齐岳,他今后将加入我们设计部,和大家在一起工作。”

    齐岳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道:“大家好,以后还请各位姐姐多多关照。”

    闻婷给齐岳介绍了这些设计部员工的姓名,一共足有三十多人,齐岳被莺莺燕燕的围在中央,闻著那一股股香气,一时间大脑一阵迷糊,名字到没记多少,只记得这些女同事大都是中等姿色,有几个中等偏上的,但有闻婷在,他连一个美女都没有挑出。

    闻婷给齐岳安排的位置距离她的经理室很近,齐岳刚来,她非常关照,只是找了几本书让他先学习,并没有布置具体的工作。或许是因为工作太忙碌了,因为齐岳而出现的骚乱一会儿就逐渐平复了,每个人都进入了自己的工作角色,齐岳翻著闻婷给他的书,真不知道是享受还是艰熬。看着书上那一件件性感到让他双目喷火的女士内衣,再加上身在花丛中的环境,不禁令他身上不断出现一阵阵燥热,他真怀疑在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真的变成一个强奸犯。

    第一天的工作齐岳几乎是朦朦胧胧过来的,连中午吃饭时的食欲也大为下降,或许是秀色可餐的缘故吧,下班的时间一到,其他人都已经走了,他还在那里傻傻的坐著,直到闻婷拍了拍他的肩膀,才清醒过来。

    “怎么,还不走么?”闻婷微笑著站在他身边道。

    “啊,下班了么?我没注意。”齐岳有些尴尬的站起身。和闻婷在一起,他总有种很舒服的感觉,不论是谁,都很容易从她那里感受到亲切感。但当初燕小乙曾经对他形容过,闻婷虽然表面上容易亲近,但绝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闻婷微笑道:“走吧。我们一起走。我理解你现在的感觉,换了是我,恐怕也会觉得很不适应。”

    齐岳将手中的书放在桌子上,无奈的道:“那咱们走吧。闻老师,哦。不。我该叫你闻经理才对。”

    闻婷道:“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我们既是同事,也是朋友嘛。”两人一边说著,一边朝外面走去。

    “齐岳,你住什么地方?我可以送你一段。”当两人坐上电梯时,闻婷打破了沉默。

    齐岳心中一喜。赶忙道:“我在机场高速附近住,不知道顺不顺路。”

    闻婷有些惊讶约看着他,道:“你在那边住么?我记得机场高速都是别墅区,是京城富人们所居住的地方。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我可不是富人,只是住在一位朋友那里而已,我不是说了,我是一个人。简单来说,我从小就是孤儿。我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又哪里来的家。”说到这里,他的心情不禁有些黯淡。家?哪里才女自己的家?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他曾经将清北大学的宿舍当成自己的家。

    但是结果呢?自己是一个没有家的人。

    “对不起。”闻婷歉然的看着他。

    齐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我本来就是个无家可归的人。从小到大,什么都要靠自己。如果没有国家的救济金,或许我早饿死了吧。”

    闻婷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齐岳的目光变得温柔了一些。齐岳也没有吭声,任由电梯带着他们直接来到了地下二层的停车场。

    “闻婷。”看著闻婷走出电梯,齐岳并没有跟出去。只是在电梯内看着她。

    “怎么了?”闻婷疑惑的看著他。

    齐岳微笑道:“我还是自己回去吧。”

    闻婷一愣之时,齐岳已经关上了电梯门。看着那闭合的电梯,闻婷流露出思考的神情,淡淡的笑容浮上面庞,轻叹一声,朝自己的车走去。

    出了龙域集团的办公大楼,齐岳独自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在凤雅待了一天,他才明白工作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尤其是在一个全是女人的公司,在一家女士内衣公司更是不容易。海如月啊海如月,你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

    天色微微擦黑,因为是下班时间,大街上过往的行人很多,大部分人脸上都流露着放松的神情,工作了一天,是回家休息的时候了。一想到回家二字,齐岳的心情就不禁有些低沉。自己从来就没有过家啊!什么才是家的真正感觉呢?他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他多么想有一个家啊!一个温暖的家,当遇到烦恼的时候,能够成为自己避风的港湾,亲情两个字对普通人来说是多么的容易得到,但对于自己来说,却是永远也无法感受的。就像普通人也无法感受到自己的麒麟能力一样。

    滴滴一一,刺叭声响起,齐岳下意识的向街道上看去,只见一辆宝马的三系轿车在自己身边停了下来,车是银灰色的,看上去很干净。他立刻就认出,这是宝马三系列的新款,和谐的线条,宝马独有的双肾形前脸设计很容易给人带来视觉冲击的感觉。

    车窗放下,闻婷探出头来,向齐岳微微一笑,道:“上车。”

    “啊?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齐岳没想到闻婷居然会开车追上自己。

    闻婷道:“你是我们设计部的,身为经理,请新同事吃个饭你总该赏脸吧。”

    看着闻婷那亲切的笑容,齐岳有些冰冷的心感觉到一丝暖意,他没有再犹豫,走到另一边,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闻婷开的很稳,没有彪车的激情,但她开车的样子却是那么优雅,看她开车,绝对是一种视觉上的享受。

    感受到齐岳灼灼的目光,闻婷微笑道:“看什么呢?你喜欢吃什么?我请你。”

    齐岳将目光转向车窗外,“闻婷,谢谢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想,不是每一位新人来到设计部都能有幸让你请客吃饭吧。”

    闻婷沉默了一下,道:“或许是因为我和你一样,现在也是个孤儿吧。”

    齐岳全身一震,再次扭头看向闻婷,“你,你也是孤儿?”虽然他只能看到闻婷那清雅的侧脸,但在这一刻,他却从闻婷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悲伤。那绝对是发自内心的伤感。

    闻婷轻轻的点了点头,道:“我是遗腹子,我出生前,父亲就已经去世了。小的时候,我从没见过母亲脸上出现笑容,直到我有了自理能力时,毋亲却离我而去。在临死的时候,她才告诉了我她和父亲之间发生的一切。虽然我不像你从小就是孤儿,但是,我父母之间发生的事却令我更为痛苦。或许是同命相连的感觉吧,我从你身上感觉到了和我一样的孤单,既然我们都是孤单的人,坐在一起吃顿饭不是很好么?”

    齐岳心中突然升起强烈的怜惜,“对不起,勾起了你的伤心事。”

    闻婷摇了摇头,甩掉眼中的泪光,“没什么,我也独自生活了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你不也一样么?不要再想不开心的事了,母亲临死前对我说过,人要往前看,过去的都已经过去,她只是希望我今后能过的快乐。我把这句话也送给你。”

    齐岳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冲动,脱口而出道:“闻婷,做我的女朋友好么?”

    闻婷全身一震,下意识的踩下一脚刹车,因为马路上的车流很多,她这突然一刹车,顿时引起后面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接踵而来。

    齐岳也呆住了,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哦,我,我是开玩笑的。”什么是兴叹级?就是望而兴叹啊!不论从哪方面来看,自己和闻婷也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齐岳真想抽自己,他真怕好不容易才和闻婷建立起的一丝友谊会因为自己的冒昧而破坏。

    喇叭的轰鸣不断传来,后面的车都在催促著,闻婷松开刹车,继续向前驾驶著,她没有说话,令齐岳更加感觉到一丝不安。

    齐岳试探著问道:“你不会生气了吧。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只是……”

    闻婷轻叹一声,道:“让我们从朋友做起,好么?”

    齐岳一愣,“你这算是答应还是拒绝?”

    闻婷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你自己都知道冒昧了还问?以后的事谁说的好呢?至少我现在当你是朋友。”

    齐岳松了口气,道:“还好,还好。”

    闻婷有些惊讶的道:“还好什么?难道你对刚才说的话后悔?”

    齐岳嘿嘿一笑,道:“我是说,还好你没有答应我,要不,你那些追求者还不跟我拼命么?我们还是做朋友好些,同命相连的朋友。”

    闻婷哼了一声,道:“一看你就没诚意。”

    齐岳好奇的道:“听你的意思,似乎很希望我追你似的。”

    闻婷瞥了他一眼,美态令齐岳几乎忘记了呼吸,“没追过怎么知道不行。我很想看看你是用什么方法来追女孩子的。”

    “啊?你真的想让我追你?”齐岳目瞪口呆的看著她,他和闻婷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从来没奢望过什么,女人心,真是无法琢磨啊!

    “你请我吃什么?”闻婷微笑著问道。

    “不是你请我么?”齐岳从呆滞中清醒过来。

    闻婷笑道:“既然你要追我,哪儿有让女孩子请客的道理,当然是你请。”

    “呃……,那我不追了可不可以?我可是个穷光蛋。”齐岳苦笑著道。

    “当然不行,你刚才已经开始追求了。”闻婷笑著看了齐岳一眼。

    “那我们吃炒饭吧。这个比较实惠。”齐岳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口袋中不多的现金。

    “哦?好啊!我知道有一家做的鲍鱼丝炒饭味道很不错,就去那里吧。”

    二十分钟后。闻婷带着齐岳来到了京城著名的小吃一条街时,齐岳的心才放下来。囊中羞涩的感觉实在是不太美妙。

    “齐岳。我们去吃麻辣小龙吓吧。很便宜。才两块钱一支。”一下车,闻婷漂亮的大眼晴就亮了起来。

    “好吧,不过,那东西能吃饱么?”齐岳有些疑惑地道。

    半个多小时后。

    “齐岳,麻辣小龙虾果然吃不饱,我们去吃烤鱼吧,也不是很贵。”闻婷擦干净手,一脸渴望的看著齐岳。

    “这个,好吧。我也没吃饱。”齐岳摸了摸肚子。麻辣小龙吓确实不贵,不过,两个人吃一百支也不算便宜了。

    “齐岳,你看,那边有拉面,我们还没吃主食呢。”

    “拉面啊!这个不太贵。好。”没吃主食,齐岳确实没饱。

    “齐岳,刚才那家的拉面给得好少,我们去吃烤鸡翅好不好?我吃过一回。味道很不错哦。”闻婷的兴致显然很高。

    “这个,你还能吃的下去么?”齐岳看了看闻婷平坦的小腹。

    “贪污和浪费是最大的犯罪。放心拉,我肯定不会浪费的。”闻婷拉着齐岳的手就向烤鸡翅店走去。

    “呃……,那好吧,我也还能再吃些。”温软的小手握着的感觉真不错,齐岳有些迷糊的就跟著她去了。

    “齐岳。”放下最后一个被吃掉了鸡翅的竹签子,闻婷亮晶晶的大眼晴又看向了刚刚交完钱的齐岳。

    “哇,你不是还要吃吧。你怎么比我还饭桶?”齐岳已经有些恐慌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一个女孩子呢?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子在吃饭上持续战斗能力都很强么?还说要追我,连饭都不让人家吃饱。”

    “小姐,你能不能小点声。好象有很多人在看我们。”齐岳看着周围男士们鄙夷的目光不禁有些心虚。

    “我要吃元宝蟹,十五块钱一个,去不去?”闻婷的声音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提高了几分。

    “我,我,我,怕了你了。我觉得,还不如去吃鲍鱼丝炒饭。”

    齐岳心疼的摸了摸瘪下去的钱包。

    “齐岳。”

    “……,你,你不会还要吧。难怪当初我老大曾经说过,男人最希望的就是女人说我要,最怕的就是女人说我还要。我今天终于明白了其中的真谛。”齐岳一听到闻婷叫他,立刻就有些条件反射似的怕了。

    “讨厌,说什么呢。我只是要告诉你,我今天吃得很开心,很久没有这样开心约感觉了,谢谢你陪我。”闻婷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哦,还好!不用客气,这,这是我应该的。”冲动是魔鬼啊!为什么我就冲动说出那句话呢。齐岳这个后悔啊!

    “这还差不多。齐岳,邢边有火烧冰激凌,我们去吃点饭后甜点吧。”

    “……”齐岳这回是彻底无语了。

    “要不我请你吃火烧冰激凌吧,今天这么开心,有个好的结尾好不好?”闻婷看着齐岳,眼中禁是希冀之色。

    齐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算了,还是我请吧。反正我一共还二百多块钱,你看着办好了,留点钱给我这个月上班坐车就行。”

    闻婷扑哧一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啊!别人想请我我还不要呢,走拉。不过,你还真能吃呢。”

    齐岳看着她道:“貌似你比我吃得一点都不少吧。大胃女。”

    “讨厌,什么大胃女,难听死了。”

    “还不是大胃女?吃小吃我们两个都能吃出一千多块,赶上一顿大餐了。不过,我真怀疑你到底有没有二十四岁,你吃饭的时候。简直就像个欲求不满的小女孩儿。”

    闻婷斜了他一眼。道:“小点才好,你难道不知道女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年龄增长么?”

    坦白说,齐岳也觉得今天吃得非常开心,有美女陪伴着吃饭,绝对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可惜他本就不多为积蓄已经变得所剩无几了。

    吃完冰激凌,闻婷终于没有再捉出什么要求,两人坐上了她的宝马车,此时。天色早已经黑了下来,夜色弥漫,而京城的夜生活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己。

    “闻婷,你别送我了,大晚上的你一个女的,开车走夜路不安全。

    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齐岳靠在宝马车舒适的坐椅上,看着外面小吃街的灯红酒绿心中一阵放松。宝马三系虽然是好车,但对他一米八五的身高来说,确实小了一点。

    闻婷道:“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你还能坐上汽车么?难道你舍得打出租车回去?放心吧,走机场高速安全得很。你陪了我一晚上,我也该送你回去。齐岳,你真的打算做一名女士内衣设计师么?”

    齐岳好笑的道:“你不是歧视我吧。”

    “当然不。做一名设计师可不那么简单,你一切从头学起会非常困难,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地努力才有可能成功。”

    齐岳嘿嘿一笑,道:“如果我说我只是来凤雅混三个月工资的,你信不信。”

    闻婷没有直接回答,似笑非笑约看着他道:“随便你怎么样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追求。我相信,你的追求也不可能是一名设计师。”

    一边说着,她发动了汽车,缓缓驶出小吃街,朝机场高速的方向而去。

    正在这个时候,齐岳的手机响了起来,齐岳一看号码,是海如月,“怎么?你找我?”

    “你看看现在几点了?”海如月的声音依旧是那么冰冷。

    齐岳皱眉道:“难道你还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不成?”

    海如月冷声道:“不管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立刻给我回来。”

    齐岳气往上撞,“我不回去就怎么拌?你凭什么管我。”一边说着,他直接挂掉了电话。对于海如有的脾气他一直都有所不满,此时大好心情被打搅难免会小爆发一下。

    “怎么了?你朋友吗?”闻婷看了一眼齐岳手中的手机。

    “嗯。没什么,闻婷,我现在不想回去了。你开车直接回你家吧,我把你护送到家在自己回去。”齐岳本来心情很好,接了海如月霸道的电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时候,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还是海如月的号妈。齐岳直接将手机关机,连接都没接。

    “你的朋友是女的吧。”闻婷一边开着车一边道。

    齐岳点了点头,道:“是的。不过,她可不是我女朋友。”

    闻婷噗嗤一笑,道:“你不觉得自己有些欲盖弥彰么?你不需要和我解释什么的。”

    “咦,你怎么还朝机场方向开?”齐岳发现宝马依旧朝机场高速的方向行驶著。

    “你们既然是朋友,何必闹得这么僵,还是回去吧,说不定她找你有事呢。”闻婷俏脸上琉露着善解人意的微笑。

    齐岳看了她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坦白说,我真的很不喜欢这个朋友为性格,但又没办法,回去就回去吧。”虽然海如月的性格是他所不喜,但上次在太阳国,海如月和徐东及时赶到救他于危机之中,令齐岳对霸王龙为感觉已经好了许多。

    半个小时后,闻婷开着她的宝马车将齐岳送到了龙域别院门前。

    “我走了,顶头上司,明天见。”齐岳解开安全带向闻婷告别。

    闻婷看了一眼龙域别院的大门,微笑道:“快回去吧,明天上班可不要迟到。”

    齐岳嘿嘿一笑,道:“饭也吃了,那我今天算不算追求你成功?”

    闻婷俏脸一红,嗔道:“想的美,哪儿有那么容易,你要请我吃上一百顿,还差不多可以考虑一下。”

    齐岳无语,无奈的打开车门,“看来,想要个吻别也是没希望了。”

    闻婷没好气的道:“要是你能通过试用期留在公司,我就考虑给你一次吻别的机会。”

    齐岳下车,把车门关好,向闻婷挥了挥手。看着他,闻婷在车内自言自语的轻叹道:“果然是风流种子,哎,依旧是这样啊!”

    齐岳一直目送着闻婷开车离去后,这才朝龙域别院的门口走去,没等他通过门禁系统呼叫,门突然开了。一辆熟悉的越野车从里面开了出来。正是姬德的宝贝车。

    车开出大门就停了下来,“师傅,你怎么又回来了?”姬德从车窗探出头来。

    齐岳一愣,道:“什么叫又回来了?”

    姬德从车上迈下来,“刚才我让海如月叫你回来,她给你打了电话后说你有事,可能要很晚才回来,我这不正准备走么,你回来就好了,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我家老爷子。上车。”

    齐岳一边上了姬德约车一边心中苦笑,海如月明明是好心叫自己回来,但为什么好话不会好说呢,看来,自己还真是错怪她了。

    姬德开车可不像闻婷那么温柔,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很快就上了机场高速路朝市区内而去。一边开着车,姬德一边向齐岳道:“师傅,你不奇怪我们老爷子找你什么事么?”

    齐岳微笑道:“能有什么事,估计是因为这次任务我还起了点作用,要给我点奖励吧。嘿嘿。”

    姬德哈哈一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老爷子只是让我请你过去。不过,看老爷子的样子似乎很高兴。哦,对了,管博士把自己那个不知道是算成功还是算失败为实验成果已经交上去了,今天一写完报告就向老爷子请假,现在已经坐上飞机去西藏了。”

    齐岳点了点头,道:“我能理解他急切的心情,换了是我,恐怕也想弄清楚自己身上的奥秘。”

    姬德道:“师傅,我听海如月说你上班去了,你没事儿上班干什么?你有这么强的实力,我觉得还不如继续修炼,争取变得更强呢。”

    齐岳苦笑道:“我也想多腾出时间来修炼,但我也要吃饭啊!不赚钱吃什么?难道你让我一直在海如月那里吃白食么?我可不想吃软饭,凭借我自己的力量赚的钱花着才舒服。”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