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四十五章 特殊的机缘

    齐岳白了他一眼,道:“没听过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么?我不能偷也不能抢,可不就要工作。”

    姬德那怪异的目光微微一动,道:“师傅,别的不说,钱我还有些,你要是有需要……”

    齐岳打断姬德的话,“你的钱是你自己的,我只花我凭本事得来的。姬德,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帮你们炎黄魂做这次任务么?因为我从小是孤儿,有很多年都是依靠著国家的救济金才活下来,对于咱们炎黄共和国,我有著比普通人更深为感情。其实,你应该也明白,我的能力是无法教给你的,所以,我根本就不是你师傅,我一直把你当成兄弟,兄弟之间不谈钱,否则伤感情。”

    姬德一手掌握著方向盘,一手向齐岳伸出了大拇指,“痛快,师傅,你真是个男人。”

    “日,难道你是女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

    “行了,好好开你的车吧。你什么时候不想叫师傅了,就自己改口,我可没让你一直叫下去。”

    时间不长,姬德已经开著车又一次来到了自己家所在的小区,此时已经接近二十二点了,小区内显得很安静。

    “姬德,老爷子这么晚会不会睡了?”齐岳问道。

    姬德叹息一声,道:“哪儿有这么早,老爷子就算是事情不忙,每天也要到二十三点才会休息,他经常说,不能把时间放在睡眠上,趁著自己身体还硬朗,多为国家做点事。”说完这句话他不禁想起今天闻婷问过自己,今后难道自己就只在那家内衣公司么?虽然那里美女不少,但是。自己一直在那里的话能有什么发展?姬德说的有道理。身为麒麟,自己更应该做的是提升实力,不论是守护东方也好,为自己的将来着想也好,都是最好的选择。想到这里,他心中不仅已经有了些打算。

    两人下了车,姬德带著齐岳直接来到了自己家中。

    此时,姬上将正在书房内处理著一些事情,听到姬德带著齐岳回来了。从房间中走了出来。虽然只有有余时间不见,齐岳再次看到姬上将,似乎觉得这位老人又憔悴了一些,为了国家,他几乎贡献了自己一生的时间啊,到了晚年依旧如此劳碌。

    “坐吧。姬德,你去倒杯茶给齐岳。”姬上将慈和的道,看着齐岳的目光异常温和,但即使如此。也无法掩盖他身上那不怒自威的将军气息。

    “伯父,我可以这么称呼您么?”齐岳恭敬的道。当著姬上将,他那痞子习气一点都没有流露出来。

    姬上将呵呵一笑,道:“称呼无所谓,你要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像姬德那样叫我一声老爷子。看著你们这些出色的年轻人,我也深深为感到欣慰,你们才是祖国的未来,我却已经老了。”

    齐岳由衷的道:“怎么会呢,您精神如此矍铄。怎么也能再为国家出力数十年。”

    姬上将叹息一声,道:“我也想如此啊!可惜,岁月不饶人,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齐岳,这次真要谢谢你。管平四来前,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研究居然如此重要,甚至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对他来说,或许是一个不成功的实验,但是,如果他的实验成果被那些阴谋家得到,恐怕对我们东方,甚至全世界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一次,你可以说是为国立了一大功。虽然你不在军方,也不在政坛,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请你过来,亲自向你表达谢意。”

    齐岳赶忙道:“老爷子,您不必客气,说句俗点为话,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这次的任务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如果没有天魂大哥的运筹帷幄,电脑魂、植物魂和姬德,光我一个人也是没用的。”

    姬上将微微一笑,道:“居功不傲,好,我没有看错你。因为你不是军方的人,所以我不可能帮你立功受奖,但你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国家一定会有所奖励,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齐岳心中一动,听姬上将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想起了明明的那个婚事,如果自己现在向姬上将提出不要将明明远嫁地要求,这位老爷子会不会答应呢?这个诱人的想法不禁令齐岳有些踌躇了。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自己心中的念头,对于明明的事他已经另外有了打算,因为他知道,明明的这件婚事关系到两国关系,即使姬上将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以他的身份出面,恐怕会引起很大的麻烦。既然如此,那么不如一切让自己来努力,不论是身为生肖守护神之王,还是因为自己的私心,这件事都应该由自己解决才对。想到这里,他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

    “老爷子,我确实有一件事想求您帮忙。”齐岳没有推委姬上将的奖励,要知道,以姬上将的身份所说出来的话有著巨大的份量,一般人或许至少也会客套几句,但齐岳却不会,他本就是个痞子出身,那些官场上的虚套是他最厌烦的。

    姬上将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他喜欢的就是齐岳这不虚伪的习性,点了点头,道:“你说吧。”

    齐岳想了想,道:“老爷子,我想请您把我送到军方最艰苦的训练基地去进行一个月的特训,不知道可以不可以,越艰苦越好,当然,有个前提是要让我吃饱。”

    听了齐岳的话,姬上将不禁有些愕然,“你要到军方的训练基地去进行特训?我没听错吧。从姬德和天魂他们给我的反馈来看,你本身已经是一名东方强者,军方为特训对你来说有意义么?”

    齐岳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有的,确实,我已经拥有了一些东方守护者所拥有的神秘力量,但是,这些力量却只体现在能量层面上。有很大的局限性。而我的身体却远远无法与真正的强者相比。我希望能够在严酷的环境下进一步激发我自身的潜力,同时也提高我自己身体的能力,否则,如果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一旦我所拥有的神秘能量用光,我只能任人宰割,这次的任务如果不是因为我两个同伴出现,恐怕已经失败,只有变得更强,才能做我想做的事。”

    姬上将赞许的看著齐岳。“好。齐岳,你比我想象的还要上进。

    看来,你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我想听听,你需耍接受哪方面的特训呢?“

    齐岳道:“主要是身体方面的,想射击和一些军队上的知识,我想对我没什么用。我需要的是身体上的磨砺。包括一些搏击的技巧和实战经验,以及对自己身体潜力的激发,这就需要大运动量和一些更专业的器材。所以,我才会冒昧的向您提出这个要求。”

    姬上将眼中光芒一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小伙子。你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我甚至现在就想看看你特训后的成果。不过,你可要想好了,你所说的最严酷的地方,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即使是久经训练的特种兵也没有几个能在那里坚持下来。”

    齐岳盯视著姬上将的双眼,淡然道:“我想,我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

    “好吧,这件事我答应你了。什么时候你淮备好了就通知姬德,我会让他带你去的。具体的事情我会帮你安排好。不过……”说到这里,姬上将停顿了一下。“我听明明说过,你们是东方的守护者,我希望你们能够与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关系,当国家需要你们帮助的时候,希望你们能以国家为利益为重。”

    听了姬上将后面的话,齐岳不禁有些犹豫,他知道,自己在这里不仅是代表著个人,同时也代表著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海如月曾经对他说过,生肖守护神本身要面对为敌人就已经很多了,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尽量与国家少接触。

    “老爷子,我们都是炎黄共和国的一份子,自然以国家的利益为重。但我相信您大概也知道一些,身为东方的守护者,我们还有着许多责任,因此,我不能向您保证随叫随到,但当国家遇到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我想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一定不会无视的。”

    姬上将微微一笑,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对我来说,你们都是一些奇人异士,幸好我的女儿也是你们其中的一员,否则,我想我恐怕也很难和你们打上交道。你尽管放心,不到必要为时候,国家是不会麻烦你们的。毕竟,我们炎黄共和国已经逐渐成为世界上的强国之一。”

    姬德在齐岳和姬上将交谈的时候已经倒完茶走了出来,他一直在旁边静静的听著,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言道:“老爷子,您准备把我师傅送到哪里去?蓝龙么?那里的设施确实不错。”

    姬上将摇了摇头,道:“蓝龙虽然是我国的王牌特种部队,但那里却不是最严酷的训练基地。我希望把齐岳送到塔克拉玛干去。我想,在那里会对他的帮助更大。那里有著极其恶劣的气候,同时也有著我国最先进的各种训练器材。”

    听自己父亲说出这个地方,姬德不禁脸色大变,眼中甚至闪烁出一丝恐惧的光芒,“塔克拉玛干……,老爷子,这……”

    姬上将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会把一切都安排好。安全方面你不需要担心。齐岳,这个东西你拿著,今后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可以凭借它,在任何军以下的单位一次性调遣不超过百人为军方编制。”一边说著,他从自己衣服兜里拿出一个东西递到了齐岳面前。

    齐岳下意识的接入手中,仔细看时,只见那是一枚很小的徽章,徽章是银色的,奇异的是,这枚银色徽章上并没有佩带的别针,更像是一块令牌。银色徽章的一面是炎黄共和国的国徽,另一面则镶嵌著四个由白玉雕琢而成的动物形态,不需要仔细辫认他也能看为出,那四个动物图案正是炎黄古代传说中的四大神兽,青龙、玄武、白虎、朱雀。

    姬德看到这块令牌,瞳孔不禁一阵收缩,暗自吸了口凉气,却并没有说什么。

    姬上将微笑道:“好了,时间不早了,姬德你送齐岳回去吧。齐岳,今后你如果有事情需要国家的帮助,可以直接通过姬德来找我。”

    齐岳站起身,告别了这位可敬的长者离开了这个外表并不起眼,却居住着不知道多少位将军的军事管制区。

    “姬德,这块令牌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从出来到现在你一句话都不说?”一直到越野车驶上了京城的快速环路,齐岳才忍不住问道。

    姬德深吸口气,道:“它何止是有特殊的意义啊!你知道么?这块令牌在我国是仅次于炎黄令的第二令。只有我父亲这个级别的军人才能持有,也可以说是军方的最高令符,你不要小看父亲所说为百编制调度。虽然数量只有一百,但却是不限制兵种的。”

    齐岳目瞪口呆的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凭借这枚令牌甚至可以调动一百名特种兵么?”

    姬德翻了个白眼,道:“你就不会想的更远些么?一百编制,也可以是一百架飞机,一百辆坦克。这些都在令牌的威仪之内,我真不明白,父亲怎么会把四神兽令给了你,这真难以理解。难道他就不怕出什么差错么?”

    齐岳也不明白,看著手中的令牌,他心中开始有了各种复杂的想法。姬上将把这块有著巨大影响力的令牌给自己绝不会毫无目为的,他是想笼络自己么?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吧。自己本身就对他很尊重了,可是,这又是因为什么呢?

    姬德一边开着车,脸色显得很凝重,“师傅,你知道四神兽令给予普通人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祖国最危急的时候临危受命,让持有者能够凭借他带领着炎黄精锐执行特殊任务。但现在看来,这显然是不可能呢,我国现在的发展方向是创建和谐社会,和平与发展才是主题。”

    齐岳问道:“那另一个可能呢?”

    姬德转过头看了齐岳一眼,齐岳清晰的从他眼中看到了犹豫的目光,但姬德还是说了出来,“另一个就是免死。”

    “免死?什么意思?”齐岳心中已经隐隐明白了。

    姬德叹息一声,道:“父亲明知道你不太可能用它去调动军队,但还是把它给了你,恐怕目的就在于此了。或许是因为他老人家有什么预感吧。四神兽令在咱们炎黄共和国也可以称为免死令,这也是为什么只有老爷子那样级别的高层才能够持有的原因了。如果持有者犯了什么重大错误,不论错有多大,只要拥有这块令牌,都将免死一次。”

    听了姬德这句话,齐岳心中突然豁然开朗了,他顿时明白过来,这才是姬上将给自己的真正奖励。不知道这位老爷子是预感到什么还是未雨绸缪,但是,这份恩情自己却已经接受了。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想起了刚才姬上将所说的话了,他已经老了,精力已经不如年轻时候了,今后将是年轻人的世界。

    他给了自己这块令牌,不就是要告诉自己,不论前路有多么坎坷,不论今后自己要做的事有多么大胆。只要是为了国家的利益出发,那么,国家就永远会站在自己这一边,这块令牌的份量很重很重,它的意义体现在国家对于自己这些东方守护者的信任,也可以说是对自己这些东方守护者的一个特赦令。

    微微一笑,齐岳谨慎小心的将四神兽令收入了麒麟珠内,道:“那塔克拉玛干呢?那应该是个沙漠的名称吧。刚才我看你似乎对这个地方有些戒惧似的。”

    姬德苦笑道:“何止是戒惧,那里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地狱。”

    齐岳一楞。道:“不用那么夸张吧。你这不是吓唬我不让我去么?”

    姬德摇了摇头,道:“当然,那里也确实一个最锻炼人的地方。师傅。我不是吓唬你,只是先让你有些心理准备而已。

    正是因为我去过那个地方,所以才有着极为深刻的印象。“

    齐岳听他这么一说。兴趣顿时上来了。“那你说说看,你所说的这个地狱可怕在什么地方。”

    姬德道:“塔克拉玛干是我国最严密的军事基地之一,具体里面是什么情况我不能告诉你,等你到了那里后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但是。也只限于去看,不能将那里任何东西用记忆带出来,当你离开那里时,就必须忘记在那里的一切。我能告诉你的是,塔克拉玛干的训练分三个阶段。能够到那里进行第一阶段训练的人,就已经是各个特种部队精英中的精英。但是,能通过第一阶段的人却不足十分之一。而我,在那里时也只是通过了第一阶段,在第二阶段训练地时候被刷了下来。我记得很清楚,我们那一批精英真正进入第三阶段训练的,似乎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炎黄魂中四位队长之一的黄魂。

    据说,他是历史上第十四个能够完全通过那三阶段测试的人。

    而这通过的十四个人,有七人现在已经为国捐躯,而剩余的七人,无一例外的都成为了国家的栋梁。还记得我对你说过的钻石勋章么?不论一个人为了国家做出多大贡献,如果他没有通过塔克拉玛干的第三阶段,也不能得到钻石勋章。现在,你应该明白那里的条件有多么艰苦了吧。“

    齐岳倒吸一口凉气,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姬德对比是一个什么样子,姬德这么说,确实不是为了吓唬自己,而是提醒自己,那里并不是简单的训练之所,而是一个真正的地狱。

    姬德继续道:“当塔克拉玛干军事基地刚刚成立的时候,有些东西还不够完善,致使第一批到那里接受训练的精英们有了很大的损伤,甚至有人因为过于艰苦而疯了,还有身体无法承受而死亡。正是因为那一次,惊动了国家高层,将军事基地暂时关闭了,经过近十年的努力,将基地的所有训练器材和各种救援措施完善后,才重新开放。现在,那里可以说是全世界最严酷的军事基地,师傅,如果你真的决定要到那里去,身体并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意志,虽然救援措施非常完善,但如果你的意志在那里无法承受住压力,那么,对你的一生都会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我希望你想清楚后再决定,不要草率。”

    如果说齐岳没有一点犹豫,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的犹豫也只维持了一瞬间而巳,他想到了明明,想到了今后生肖守护神战士的未来,想到了自已向植物魂承诺要保护她,也想到了自己的孤独,他现在突然非常想要发泄,而塔克拉玛干似乎就是一个发泄的最好场所。獬豸曾都次对他说过,麒麟想要快速的提升实力,那就只有不断的激发自身潜能,只有多次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才能领悟出麒麟能力真正的奥义,自己现在的修炼速度虽然已经不慢了,但对于那些麒麟能力的领悟却很差,麒麟珠只能帮助自己提升云力的速度加快一些,但却不能让自己将云力与麒麟能力融合。而自己的身体情况也确实太差了,只有让肉体变得更强,才有可能承受更多的能量,才能令自己的实力产生质的飞跃。

    想到这里,齐岳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如果我不去。我永远也无法领略地狱的感觉。缺德,记着,你师傅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姬德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他沉默了,越野车内只有那动人的发动机轰鸣声。默默的从衣服兜里掏出一盒烟,姬德轻轻一抖,甩出一支到齐岳面前,自己也叼起一支。齐岳从身上摸出打火机,先给自己点上,然后也为姬德点上。

    “师傅。你知道么?我已经很久不抽烟了。”姬德默默的道。

    齐岳深吸一口浓香的烟雾,道:“因为你并不需要麻醉。

    男人不抽烟不喝酒,活着不如一条狗。这是因为男人从诞生开始。就需要承受很多责任。而烟和酒都是麻醉自己的一种方法而已。该麻醉的时候就要麻醉,但有的时候,男人也要保持清醒。“

    姬德点了点头。道:“今天我又抽烟了。是因为我看错了一个人。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给我的印象很简单,五个字就可以概括,社会的蛀虫。”

    齐岳自嘲地笑笑,“本来就是的。依靠着国家的救济过日子。虽然还年轻,却没有上进心,我可不就是一个蛀虫么?”

    “不,你不是的。”姬德突然有些激动地大吼出声,他的呼吸有些急促,用力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师傅,你不是的。

    从你那一拳攻向我,锁定我却将我撞到一边时。我就知道你不是的。并不是因为你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你那一刻所表现出的气势。就在那一瞬间,我清晰的感受到你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你有着比普通人更强的自尊心,你有着追求强大的信念。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值得我尊敬的男人。所以,我才会认你为师,我要以你做榜样。虽然我的年纪比你还大些,但我叫你的每一声师傅,都是发自内心的。“

    “缺德,你有点酸,自己兄弟,说这些干什么?”嘴上虽然这样戏谑的说着,齐岳却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些温热。

    “师傅,你准备什么时候去那里?”姬德加大了油门。

    “就明天吧。既然已经决定了,何必再等下去。海如月那里我会跟他说的。你安排一下,明天到龙域别院来接我。”

    “好,那就明天,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师傅,你要记住,在那里,只要你有着不放弃的信念,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是可能冲过去的。”

    龙域别院静悄悄的,此时已经过了二十三点,呼吸着别院内清新的空气,齐岳走回了别墅。他不想打搅别人,轻手轻脚的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一开门,他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房间内没有开灯,但他却看到了淡淡的白色光芒,海如月那令他熟悉而充满霸气的龙之气息弥漫于整个房间之内。她穿着宽松的睡衣,正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长发披散在身后,寂静中的她多了几分柔美。睡衣虽然宽松,但却无法掩盖她那丰满的娇躯,傲人的双峰将上衣撑起,看上去充满了诱惑力。

    齐岳小心的吞咽口吐沫,性幻想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心中暗道,如月如果不是脾气太差,绝对是个尤物啊!

    “你还知道回来么?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旅馆?”海如月突然睁开了双眼,如同繁星般闪亮的目光灼灼的盯视着齐岳。

    齐岳有些尴尬的在她面前坐了下来,“如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打那个电话是因为姬德来了。其实我已经回来过了,正好在门口碰上了姬德,就跟他一起走了。”

    海如月眉头微皱,道:“齐岳,不要和官方的人走的太近,你要明白,我们东方守护者有着自己的责任。今天的工作还顺利么?”说到最后一句话,齐岳竟然从她眼中捕捉到一丝笑意。不禁没好气的道:“你不是就想看我的笑话么?说起工作,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海如月淡然道:“怎么?后悔了?才一天就要退缩么?”

    齐岳哼了一声,道:“我怎么会退缩,不过,我想向你请个假,我要出去一段时间,大约一个月吧。等我回来后再过去工作。”

    海如月有些惊讶的道:“你要出去?去哪里?”

    齐岳道:“今天我见了姬德的父亲,以你的能力,想必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他和明明的父亲是什么人。因为上次我们对炎黄魂的帮助,姬上将让我提个要求。我向他要求到特种兵训练的地方去训练自己一个月,你觉得怎么样?”

    海如月仿佛是今天才认识齐岳似的牢牢的盯着他,“我没听错吧,我们的痞子麒麟什么时候转性了,也知道上进了?”

    齐岳脸一红,道:“怎么?难道我上进还不行。你不是说过,麒麟的潜力需要不断锻炼才能进步么?这是个好机会,我也是生肖守护神的一份子,难道你以为我愿意抢你们的后腿么?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要举行那什么交流会了,我虽然知道这么点时间不可能有太大的进步,但我还是想试试,看自己能不能变得强大一些。”

    海如月沉默了,但她的目光却始终与齐岳相对。

    齐岳被她看的有些不自然,“怎么样?我这是征求你意见。就算你不同意也要出个声啊!”

    海如月突然笑了,而且是非常温和的微笑,这种笑容齐岳还是第一次从她脸上看到,不论怎么说,海如月都是他认识的最美的女人之一,她这一笑,顿时如寒冰解冻一般,一时间看的齐岳不禁有些呆滞。

    “同意,我当然同意。你有这样的想法证明你长大了。我为什么不支持呢?如果你以后一直都能这么想的话,我想,或许你会早日成为真正的麒麟,真正的生肖之王。”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