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四十八章 沈家家主

    鼠、虎、兔、龙、羊、鸡、狗,七生肖战士已经出现,按说海如月应该高兴才对,但是,她却依旧觉得心里不塌实,自从当初扎格鲁找到她,并帮助她成为生肖龙战士之后,海如月就一直是所有生肖战士中的最强者,即使到了现在也是如此,她是生肖战士中唯一一个达到六云,可以进行第二阶段本属相异化的,但是,海如月却明白,自己并不是生肖中的统帅,每一位生肖,都有着巨大的潜力,修炼的前期相对容易,当大家的实力都逐渐赶上来之时,这些生肖战士并不是自己所能驾御的。目前还看不出什么,因为生肖战士们还没有一起共过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著生肖战士们的逐一出现,她几乎可以肯定,东方即将有变化出现。生肖战士是应劫而生的,在这种情况下,自己真的要去指望齐岳能够统帅大家么?

    从内心来讲,海如月并不希望自己一直像现在这样下去,因为一直这样下去确实令她感觉到很疲惫,正是因为她将很多时间都放在为生肖守护神的未来考虑,因此,不得不分去很多精神。海如月是一个渴望力量的人,正像齐岳说的那样,他是一只霸王龙,他渴望的是实力,渴望让自己变得更强,而这就更需要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之中。

    就在海如月接走管平等人不久,又一架飞机从炎黄共和国另一个方向缓缓飞入京城机场。

    齐岳脸色苍白的从飞机上勉强走下来,这一次与以前相比,他自身的情况还是好了一些,但是这次却只有他一个人,一个人坐飞机,没有人帮他分神,恐高的感觉也自然会变得更加强烈。

    长出口气,齐岳喃喃的自言自语道:“陆地的感觉真是很爽啊!要不是因为距离这么远。打死我也不想做飞机。”

    齐岳穿着一身普通的休闲服。也就是他在离开京城时所穿的那一身,到了塔克拉玛干的时候,他就换掉了这身衣服,而现在回来,他自然又换了回来。虽然只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齐岳却有些惊讶的发现。

    原本很合身的衣服现在竟然变小了,而且完全绷紧在身上,穿着感觉非常怪异。

    齐岳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有了什么变化,但从他自己感觉上来看,体重肯定是明显增加了。连他自己都很奇怪,在塔克拉玛干那么恶劣的条件下自己的体重怎么还会增加呢?不过,想想自己在那里每顿饭吃的东西有多少,他也就释然了。至于身高也肯定是有所增加,就算没到一米九似乎也相差不多。

    原本古铜色的肌肤颜色加深了一些,呈现更显健康的小麦色,这已经令齐岳非常满意了,比起那会儿的紫种人和之后的黑种人已经要好得太多了。

    回想起在塔克拉玛干发生的一切。齐岳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就连先前因为乘座飞机时所带来的不适感似乎也降低了许多。第一次,他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自信,如月,你等着看吧。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并没有浪费。

    走出机场,齐岳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全身骨骼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劈啪声,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双手握拳,裸露在外的手背上青筋毕露,虽然只有双手露在外面,但却散发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感。

    自己该去哪里呢?回龙域别院么?无所谓了,反正这里距离龙域别院很近。就先回那里好了。心中有了打算,齐岳刚想去招一辆出租车时,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齐岳口中发出一声轻咦,准备招出租车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她怎么会在这里?齐岳下意识的朝那熟悉的身影走去。

    一件白色的羽绒服,下身牛仔裤,沈云走到接机口,朝机场大厅内不断走出的旅客看着,显然是来接人的。她还是和以前一样,俏脸上不施脂粉,清秀的面庞始终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曾经有人说过,女人最厉害的并不是霸道,也不是野蛮,而是温柔。任何人看到她那温柔的面庞,恐怕都会产生出怜惜的感觉吧。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沈云吓了一跳,赶忙回过身来,当她看到那微黑面庞上流露出的微笑时不禁惊呼一声,“齐岳,你怎么会在这里?”

    齐岳笑道:“怎么?不想看到我么?我为什么就不能在这里呢?”

    沈云的目光变了变,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说不出口,低下头,“齐岳,你最近这段时间去了哪里,我一直在找你,可是你却消失了。”

    齐岳微笑道:“行了,别想太多了,也不需要向我解释什么,晴儿所做的一切我可以理解,放心好了,我是一个男人,虽然当时感觉挺憋屈的,但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天,我的心情已经好多了。你们怎么样,学校的生活还好么?”

    沈云苦笑道:“不好,可以说很不好,晴儿害了你,也害了她自己。自从你走了以后,她就像变了个人,整个人都变得沉默寡言了,没有了活泼的晴儿,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晴儿。谢谢你齐岳,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豁达。”她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了,注视着齐岳的目光此时才发现他身上的变化。

    在沈云眼中,齐岳的相貌虽然依旧像以前那么普通,但是,他的气质却变的大不相同,虽然齐岳的微笑还是有些淫荡,目光也会在自己身上的妙处扫过,但是,现在的齐岳却总给她一种精华内敛的感觉,和以前相比,他变得有些不可捉摸了。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豁达么?我到没觉得,不过这些日子我身上也发生了不少事,反正我也不是一个学习的料,离开清北或许是一件好事吧。怎么,你到机场来接人么?”

    沈云微微一笑。道:“是啊!来接我们家族的一位长辈。你呢?

    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刚从远处回来吧,你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哦。“

    齐岳苦笑道:“脸色好才怪,我恐高啊!飞机这东西我是实在不愿意坐的。”

    沈云犹豫了一下,抬头与齐岳目光相对,“有机会一起吃顿饭好么?虽然你不介意,但我希望能让晴儿向你正式道歉。否则,那件事在你心中始终会有些芥蒂,而且也会一直成为晴儿心中的阴影。”

    齐岳看著沈云,他对沈云的感觉始终非常好,当初他们一起“同居”的时候。沈云带给了他家的感觉,那也是他离开清北时最舍不得的东西,看着沈云期盼的目光,叹息一声,道:“云姐,你觉得有这个必要么?”

    沈云轻轻的点了点头,有些哀求的道:“算我求你好么?”

    齐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道:“既然你认为有必要,那好吧,时间你选,你那里有我的电话号码。”

    沈云白了他一眼,道:“有你的电话号码有什么用。你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就没开机。”

    齐岳嘿嘿一笑,道:“从今天开始我就开机了,至少在一段时间内都会开的。我穷啊!没钱交电话费。”

    沈云没好气的道:“行了,你就不要哭穷了,像你这样的人,还会缺钱么?”

    齐岳自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并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的看着她。

    沈云脸色一整。道:“说真的。这些日子你到哪里去了?你不在清北上学,那你以后干什么呢?工作么?”

    齐岳道:“当然啊!如果不工作我吃什么,我一直都是穷人嘛。这几天估计明明也快回来了。等你约我的时候也叫上她吧,省得她误会你们。”

    沈云点了点头,问道:“那你现在从事什么工作呢?你大学都没有毕业,如果工作不好找的话,我可以……”

    齐岳打断了沈云的话,摇了摇头,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其实,我的工作也很不错啊!我现在是一名从事人体艺术的艺术家哦。”

    沈云做出一个呕吐的样子,道:“你这流氓,还艺术呢。”

    齐岳哈哈一笑,道:“既然你知道还问我,不过,我真正的工作可不能告诉你,以后你或许会知道吧。好了,不影响你接人了,我走了,你继续等吧。”

    沈云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舍,但她今天接的人确实非常重要,只得道:“那好吧,这几天我就会联系你的。”

    “云儿。”一个低沉而苍老的声音令沈云蓦然回首,齐岳的目光也跟随着她一起朝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名老者正从机场大厅内走出来,他并没有带什么行李,从表面看去,似乎是六、七十岁的样子,花白的短发很浓密,脸色红润,双目炯炯有光。他的衣着很怪异,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唐装,上面有黄色的龙形刺绣,给人一种古香古色的感觉。

    “爷爷,您终于回来了,我等半天了。”沈云欢呼一声,赶忙上前拉住老人的手。

    老人微微一笑,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后,目光转向齐岳,“这位是你的朋友么?”

    沈云俏脸微红,道:“是的,他叫齐岳,齐岳,这位是我爷爷。”

    齐岳心中一动,沈云的爷爷,难道就是京城沈家的家主么?“爷爷您好。”

    老人向齐岳点了点头,齐岳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压力从老人身上传出,奇异的是,压力并不是从正面而来,而是从四面八方涌向自己的身体,仿佛身陷牢笼一般,而且这个牢笼还在不断的收缩着。心中微微一惊,齐岳故意流露出一丝慌张之色,脚下踉跄一步,脸色变得比刚下飞机时更加苍白了。

    压力骤然消失,老人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齐岳剧烈的喘息一声,目光朝周围看了看,脸上满是惊慌之色。“云姐,我先走了。”招呼沈云一声,他赶忙拿着自己的行李向机场外走去。

    老人眉头微皱,道:“云儿,他就是你说的那个齐岳么?”

    沈云点了点头,她的脸色虽然依旧是那么温柔,但目光却冷了几分,“爷爷,就是他。他就是麒麟的传承者,看来,他和他的先辈一样,麒麟对于生肖守护神似乎除了象征意义以外,就只有些辅助作用了。爷爷,他真的值得家族如此看中么?”

    老人淡然一笑,道:“云儿,你千万不要小看麒麟,麒麟的存在并不止是有这两个意义,他不但可以辅助其他生肖守护神变得更加强大,也是全部生肖守护神的精神象征,一旦没有了麒麟,那么,生肖守护神就相当于没有了灵魂。本来我只是想让你接近鸡,却没想到钓到了这么一条大鱼,你要一直和他保持住良好的关系,这对我们沈家的未来非常重要。”

    沈云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轻轻的撩拨了一下自己柔顺的长发,道:“爷爷,我会照您说的做。还有几天交流会就要开始了。刚才我见到齐岳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他身上出现了一些变化,如果不是您的试探,我甚至会以为他变得强大了呢。”

    老人道:“好了,咱们走吧。云儿,你和那个许晴的事我可以不管,不过,作为家族的重要成员,作为你们这一代最出色的人才,我希望你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家族的未来上。”

    沈云恭敬的点了点头,“我会的,爷爷。”

    齐岳猜得不错,沈云接的这位老者,正是京城沈家的家主,名叫沈卓,是沈家历代以来最出色的家主之一,多年修炼沈家秘技,实力深不可测。

    齐岳出了机场,心中暗暗吃惊,刚才他是故意示弱的,虽然他对沈云的感觉很好,但齐岳的脑子转得很快,沈云虽然是自己的朋友,但在不久后的东方守护者交流大会上,京城沈家未必就会对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亲善,在这种情况下,自己隐藏得越深,自然就越有好处。这是他第一次伴藉吃老虎,心中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当齐岳回到龙域别院的时候己经是中午了,他没有直接进门,而是先给海如月打了个电话。

    “如月,是我。”

    “我当然知道是你,我的手机上有显示。齐岳,你在哪里?”

    齐岳嘿嘿一笑,道:“你猜呢?明明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海如月道:“他们已经回来了,我今天刚接的他们飞机。你呢?你也要赶快回来了,交流大会迫在眉睫,我们必须要有所准备。”

    齐岳笑道:“那你就开门吧,原来你也想我了啊!”

    海如月一楞,道:“你说什么?你已经回来了么?那我怎么感觉不到你的气息?”

    齐岳道:“那是你退步了呗,我的气息本来就很容易收敛的。我现在可是强大的麒麟。哇哈哈。”一边说着,齐岳不再隐藏自己身上的气息。

    龙域别院的大门打开,海如月没好气的道:“你能强大?是我没有注意你的气息而已,赶快给我滚进来。”

    进入龙域别院,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齐岳不禁放松的长出口气,呼吸着院子里的新鲜空气,大步朝别墅走去。当他还距离别墅百米左右的时候。别墅的大门己经开启,一团肥胖的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与那肥胖身影同时出现的是田鼠那充满感情的声音,“老大。”

    齐岳的身体被田鼠那肥胖的身躯撞的一个踉跄,“我日,田鼠你又胖了。在西藏难道你吃的不是素食么?”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他却紧紧搂住了田鼠的身体。

    “啊!老大,你什么时候喜好这一口了?难道这些日子不见,你去了躺背背山不成?”燕小乙戏谑的声音响起,跟随着他一起从别墅走出来的还有管平、明明、莫迪和走在最后的海如月。看到齐岳归来,就连海如月的脸色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田鼠听到燕小乙的话,赶忙松开搂住齐岳的双手,眼中光芒一闪,向齐岳道:“老大。这些日子我嘴里都快淡出鸟来了,我看,今天晚上不如我们大吃一顿如何?”

    齐岳嘿嘿一笑,道:“好啊!我们去吃涮羊肉吧。”毕竟是多年的兄弟,两人非常有默契的一唱一和着。

    “我日,不许吃涮羊肉。”燕小乙一脸不忿的道。他这个郁问啊!为什么自己偏偏是羊呢?要是蛇的话也好啊!至少想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齐岳嘿嘿一笑,道:“冬天吃涮羊肉多好,又暖和又滋补。”

    燕小乙苦笑道:“老大。我知道错了,刚才是田鼠主动的,和你没关系。啊!老大,好久不见,你似乎变得更加英俊了。英俊这两个字似乎就是因为你才出现在词典之中的。”

    明明笑莹莹的看着齐岳一脸笑意摆出呕吐状。

    齐岳看着燕小乙,道:“那好吧,就不吃涮羊肉了,田鼠,我们还是老样子吧,以前我们不是经常去那里吃么?虽然是冬天,但也算是享受。”

    燕小乙赶忙符合道:“对,就吃老大平时经常吃的。”

    田鼠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好吧。老大,我也想吃羊肉串了,羊筋也行。”

    齐岳道:“好,今天我请客,咱们再来点羊鞭好了,吃哪儿补哪儿吗,男人最重要的不就是那里么?”

    “我日……”燕小乙彻底无语。

    海如月没好气地道:“好了,都进来吧,齐岳,你一回来就挑起内部矛盾。这些日子连个电话也不打回来,想死了是不是?”

    齐岳装出委屈的样子,“大人,我冤枉啊!我不是不想给你打电话,而是那里没信号啊!我这一回来不是就直接回龙域别院了么?我知道你们想我了,快,来抱一下,我好安慰你幼小而脆弱的心灵。”一边说着,在其他几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竟然张开双臂朝海如月走去。

    海如月哼了一声,她穿著裙子,所以没有用腿,右手前探,一股无形的气流顿时如墙壁般阻挡住齐岳的身体,“清来你的集训并没有什么效果。不如,这几天我再给你来一次好了。”

    齐岳赶忙收起手,正色道:“算了,我己经集训的很好了。哎,原来如月你如此保守,连拥抱礼都不肯给一个。”

    管平道:“你回来的正好,我们正要吃饭呢。如月,开饭吧。”

    在众人中他年纪是最大的。

    十分钟后,众人来到二楼餐厅之中,海如月知道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能吃,尤其是齐岳,因此准备了许多可口的食物。

    “既然大家都回来了,我们也该商量一下交流会的事了,我和徐东已经统一了意见,这次交流会大家都要去,四大家族虽然也同为东方守护者,但我们这一代生肖守护神才刚刚出现,他们必然要与我们争夺东方守护者的领导地位,因此,虽然他们不会真的与我们敌对。但是,挑衅是一定会的。这几个月以来,我们生肖守护神的实力可以说大大的提升了。交流会上,由我、徐东和管平三个人负责应付对方的挑衅,明明,你和莫迪负责保护实力比较弱的燕小乙、田鼠和齐岳,我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在东方守护者心中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现在我们虽然还不能令他们臣服。但实力却一定要展示出来。绝不能让他们占据上风。”

    莫迪道:“如月,我觉得这似乎只是意气之争,大家都是东方守护者,难道名之一字就如此重要么?我们何必与那四大家族混迹在一起,做自己的事不是很好么?”

    如月摇了摇头,道:“莫迪。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们生肖守护神虽然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能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但是,我们毕竟只有十二个人。”

    “十三个……”齐岳赶忙补充一句。

    海如月瞪了他一眼,继续道:“好,就算是十三个。但我们要做的事情有多少你们还不十分清楚,守护东方是我们首要任务,而守护东方必然就会让我们与西方的守护者有所冲突,还要面对我们东方本身的凶兽。我们十三个人,就算都分散到不同地方去,也不可能处理全部问题,因此,我们必须要有帮手,至少要有无数双眼睛帮我们监视整个炎黄共和国,这样才能更好的完成我们的使命。四大家族作为传统的东方守护者,他们所拥有的实力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大的多。只有东方守护者们凝结为团结的一体,才能使炎黄共和国成为铁板一块。”

    莫迫点了点头,不再吭声。

    海如月道:“还有十几天的时间,这十几天大家就都留在我这里吧,我们集体修炼。有件事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齐岳虽然实力不强。但作为生肖之王的麒麟,他对于全部生肖守护神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只要有他在,我们修炼的速度就会大幅度增加。这次交流会,齐岳作为我们生肖守护神的象征必须要出席,现在我要提醒大家一下,不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必须要保护好他的安全。四大家族之间也并不是铁板一块,他们这些小人。都有着很多私心,我派出去调查的人己经都回来了,我会总结一下,把具体情况告诉你们。”停顿了一下,她的目光变得凌厉了许多,从每个人脸上扫过,沉声道:“不论付出多大代价。”

    齐岳心中一暖,他刚才坐下的时候挨着明明,躲开海如月的目光,低声向明明道:“这么长时间不见,有没有想我。”

    他这只是一句调笑而己,但却没想到明明竟然在桌子下探出手,主动握住齐岳的大手,另一只手在他掌心上轻轻的写着,痒痒的感觉令齐岳不禁心中一阵异样,仔细辩别中,是三个字,一一你说呢?

    偏过头,齐岳看了明明一眼,明明也正在看着他,两人相视一笑。

    天香山,京城西山最高峰,峰顶有鬼见憨之称,虽然真正海拔并不是很高,但这里却已经是京城周边最高的几座山之一了。

    夜幕降临,夕阳从远方飘然而落,大片红云层层叠叠,从山顶上看去别有几分出尘的美感。

    往常的时候,在这个时间天香山应该己经变得非常寂静了,随着游客离去,原本应该安静下来的鬼见愁却多了许多身影。天香山本身是京城著名的公园之一,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晚上却变得格外热闹,而天香山的管理人员却完全消失了。

    “沈总,今天晚上天香山所有管理人员我都已经让他们回家休息了。不论发生什么事,希望明天清晨时天香山不要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山脚下,一名身穿西装,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恭敬的向一名同样是四十岁左右,但上身却穿着一件青色唐装的中年人说道。

    被称为沈总的唐装中年人点了点头,道:“这次麻烦你了,你可以走了。”

    “是。”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