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四十九章 龙吟虎啸风云变

    鬼见愁。

    一块高约五米左右的石碑屹立在山顶一侧,石碑上雕刻着鬼见愁三个大字,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石碑周围,一道道黑色的身影飞快的交错纵横着。当黑影们完全静下来时,山顶原本飘逸的气息变了,凝重的感觉油然而升,就连空气也变得压抑了许多。

    山上并没有灯光,而今天月亮也藏入了云朵之后,可是,山顶却依旧是亮的。青、白、黄、蓝,四种淡淡的光芒呈现在石碑周围。那是如同烟雾般的气息,随着光芒闪烁,散发出几分氤氲之气。

    随着这并不强烈的光芒,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是四拨人,每一拨都是同样的十三个人,为首者皆为一名老者,之后是年纪不同的男女各十二人。先前在山脚下的沈总,此时就站在石碑东方的青衣人中第二位。而站在他前面的,则正是沈云的爷爷,也是京城沈家的族长沈卓。

    石碑另三面,身穿不同颜色衣服的,自然就是东方守护者最古老的四大家族其他三族,在所有的东方守护者中,异能者数量不少,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真正发展起来的也只有四大家族而已,四大家族以通婚,拉拢等种种策略,将普通的守护者家族与自身融合,到了现在,四大家族的整体实力已经在东方守护者中占据着决定性的位置。因此,今日东方守护者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的交流会。完全可以称为四大家族与生肖守护神的交流会。

    四大家族各自拥有着不同的能力,但都有其主体,京城沈家,代表着东方甲乙木,不论异能如何,都有木属性能力的气息,江苏徐家代表的是南方丙丁火,广东周家代表的是西方庚辛金而西北洛家,代表的则是北方壬癸水。四大家族的历史渊源流长,都有着极深的底蕴。

    当年。四大家族刚出现时,与其他东方守护者一样,都完全是生肖守护神的附庸,因为继承了生肖的能力,生肖守护神的实力要比普通的守护者修炼起来容易太多了,普通东方守护者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支持生肖守护神战士。但随着时间的发展。当四大家族逐渐出现以后,这种情况已经开始逐渐改变四大家族并不像生肖守护神战士的生肖能力血脉无法随便流传,他们所拥有的各种能力都会随着生肖而成为整个家族的能力。经过多年的发展,四大家族的实力逐渐变得越来越强,而生肖守护神战士每一次出现都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修炼才能重新拥有强大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当生肖守护神战士们还没有修炼强大之前,很难是四大家族的对手。

    自从上一界生肖守护神战士出现时四大家族没有依附。反而想尽办法来制肘,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原本应该全力守护东方的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受到了四大家族的制肘的影响,导致了极其严重的后果。从那时开始,生肖守护神战士几乎就与四大家族决裂了。

    四大家族来到鬼见愁的人并不多,但却全是本族中精锐中的精锐,站在最前面的四个人缓步上前,来到石碑前。看上去四个人的年纪差不多,最年轻的似乎也有六十岁左右的样子。

    身穿蓝衣的西北洛家族长洛长信微微一笑,道:“沈兄,这次我们到了你的地盘,还请多多关照。一百多年前的事情我们都不想再次出现,不知沈家准备如何?”此人是四大家族族长中年纪最轻的一个,但看上去,却给人非常沉稳的感觉。

    沈卓看了洛长信一眼,心中暗骂。这只老狐狸,刚一见面就开始试探自己,不动声色的道:“我们沈家同样不愿意看到那次的事情发生。百多年前的那场浩劫,我们四大家族都有很大的责任,当代族长在事情无法挽回的时候,后悔已经迟了。”说到这里,他长叹一声,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神光。

    江苏徐家的家主徐成远道:“那次的事我们四大家族虽然有责任,但我认为,这和生肖守护神战士自身不够强大也有着很大的关系,如果他们自身的实力够强,就算被我们制肘,也不会弄成那样。虽然徐家那一代的家主留下遗言,命我们不可再与生肖守护神战士为难。但我认为,还需要商榷。毕竟,如果生肖守护神战士足够强大的话,我们为什么要与他们争夺在东方守护者中的地位呢?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他们自身实力的问题。”徐成远面红如火,看上去气息逼人,似乎身体周围的气息都在燃烧一般,他身上所释放的红色光芒,也是众人中光芒最强烈的一个。

    为了显示各个家族的实力,他们都使用着自己的本属性异能,将能量释放,在这样的情况下,虽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消耗自身的能量,却也让其他几大家族能够见识到本族的实力。而徐家的家主徐成远显然是四名家主中最强大的一个,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的。

    广东周家的家主周天禄在四名家主中年纪最大,头上白发整齐的梳理着,他淡然道:“我们四大家族守望相助,共同进退,几位老弟不需要花太多心思。我们就按照商量好的对策来办吧。我们既不会像上一代那样去为难他们,也不会轻易听从他们的差遣,一切都要从实力出发,如果他们有足够的实力来领导我们的话,四大家族也不是只顾自己利益的小人。”

    沈卓微笑道:“周大哥说的好,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原计划进行吧。百余年过去了,全世界都处于高速发展之中。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这些异能者与普通人相比,实力差距也变得越来越小了。试想,现在各国研究出的各种单兵武器都非常先进,我们异能者虽强,但如果遇到大量拥有单兵作战武器的士兵,也并不轻松。因此,我们不能随便将四大家族的命运交给那十几个生肖守护神战士,至少在这些生肖守护神战士变得强大前不行。

    据我所知,这一界的生肖之王麒麟,竟然是一个小流氓出身。

    我们四大家族怎么能听这样的人来号令呢?“

    “小流氓?”其他三名家主同时皱起了眉头,彼此对视一眼,周天禄道:“沈老弟,你已经见过麒麟了?”他的声音明显才些变化,显然是对沈卓有了些怀疑。

    沈卓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已经见过了这一代的麒麟,为了找到他,我调动了沈家大量人力、物力,最近刚由我孙女云儿发现了他。我曾经试探过,这位新任麒麟和以前的麒麟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还不如以前的麒麟,试想。一个小痞子又怎么会努力修炼呢?也正是发现他的存在之后,我才主动要求发起这次的交流会。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这些生肖守护神战士们看看我们四大家族的实力,让他们不要以为我们四大家族就只能成为他们的附庸,四大家族与生肖守护神的关系早就应该变得平等了,甚至应该由我们四大家族来成为东方守护者的领袖。这么多年的时间,四大家族的发展早不是每一代都需要重新修炼的生肖守护神所能比拟的。我们拥有着强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只要我们四大家族联合在一起。足以与任何敌人相抗衡。”

    沈卓的这几句话可以说说到了其他三名家主的心里,三位家主同时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意见。

    洛长信看了一眼天色,道:“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应该快来了,大家先散开吧。”一边说着,向身后的族人挥了挥手。

    其他三位族长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五十余名四大家族精锐散开到周围,身上的光芒也变得淡了许多。只有四位族长身上反射的能量光芒变得更加强烈了。

    虽然四大家族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东方守护者中是生肖守护神的附庸,但上古流传下来的规矩却始终是压在他们心中的一大块石头,只有让生肖守护神战士承认他们的地位,他们心中的石头才会丢掉。因此,他们开这个交流会真正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凭借四大家族的实力来震慑住刚刚出现不久,实力还不够强大的生肖守护神战士,或是威逼、或是利诱,以各种方法让生肖守护神战士臣服,至少也要争取到与生肖守护神战士在东方守护者中的平等地位。

    天空中依旧是那么黑暗,不知道什么时候,大片的乌云已经充斥于天际之中。就在四大家族族长心中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静下来等待的时候。变化出现了。

    一声潦亮的龙吟声在空中响起,悠远的声音带着强烈的王者气息,龙吟声覆盖了整个鬼见愁山顶,声浪催动着云朵滚滚而来,丝毫没有休歇之势。

    四位族长脸色同时一变,以他们的实力,当然听的出这声龙吟内包含着多么庞大而精纯的能量,没有能量为基础,即使是龙吟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震慑他们的心神。

    心火旺盛的徐成远冷哼一声,上前一步,昂首向空长啸出声,他的声音中明显带着几分挑衅,啸声低沉而洪亮,在火红色的能量束缚下,声浪朝着鬼见愁正上方的云朵扑去。

    龙吟与徐志远的声音刚一接触,两种完全不同的声音都出现了一丝微微的震颤,紧接着,龙吟声依旧是那么清越激昂,而徐志远的啸声却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声音同样是能量的一种表现形式,音速接触的很快,只是一次碰撞,徐志远就吃了点小亏。

    其他三名家主脸色同时一变,彼此对视一眼,沈卓道:“龙果然是生肖守护神中最强大的。但只是一位龙战士,还不足与我四大家族抗衡。”三位家主心意相通,同时抬头望天,三声浑厚的长啸不分先后响起,配合着徐志远的声音荡空而起。

    木、火、金、水,四种属性的能量蕴涵在四声长啸之中,那并不是简单的增幅,也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木、火、金、水在他们四个人的联手作用下,完全发挥了相生的关系,听起来似乎相差不多的四声长啸在空中各补其短,声浪联合在一起,竟然变得异常完美。

    几乎在完美四声浪出现的同时,一声低沉的虎啸伴随而起,就像蕴涵着木、火、金、水四属性能量的啸声一样,当虎啸出现的同时,龙吟之声顿时变得强盛起来,龙吟虎啸相伴而出,虽然明显落在下风,但四大家族家主们想要压住他们却也并不容易。一空中,一地面,两股融合声浪在空中不断的碰撞着,每一次碰撞都使天香山为之震颤。

    双方还没有见面,就已经开始了争斗,龙吟虎啸之音虽然要弱了不少,但空中风支色变,原本昏暗的天空变得更加阴沉了,一阵阵强风吹拂而至,令山顶的温度随之下降。风从龙、云从虎,龙吟虎啸风云变。

    两道白色的身影在风急云动中出现。

    左侧的白色身影令人一望即升出强烈的震撼感,一层晶莹的白色鳞片,两只宽大的翅膀在背后舒展,鳞片覆盖了她身上的每一个部位,脸上有一张白色的面具,面具是光影形态的,看上去有些虚幻的感觉,面具与她的脸形完全一样,只露出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眸,覆盖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白色的鳞片不断的延伸着,在她腰部向下延伸出长仅八寸的短战裙,上半身也出现了如同盔甲一般的厚实鳞片,勾勒着她那完美的胸部曲线,胸口正中央,一颗乒乓球大小的乳白色珠子不断散发着一波波白色的光晕。她有着一头奇异的蓝色长发,长发披散在背后,头顶上有两个突起,肩膀上的甲胄向两旁延伸出三角形的尖锐,龙眸中光芒四射,由蓝转红,就像两颗红宝石一般,与全身的白色鳞片形成鲜明对比。双臂向身体两旁展开,手指上的三寸长尖爪闪烁着森然寒光。

    看到龙身上的鳞片,四大家族的族长同时心中一凛,以往的十二生肖守护神战士在四大家族中都才详细的记载,包括生肖战士们本相异化后的情况,而此时天空上的生肖龙战士却和他们的认知有着很大的区别,而且本属相异化的程度非常高,从异化就可以看出这位龙战士是非常难以对付的。

    在龙战士的一侧,全身散发着白色光晕,身上隐隐有着黑色纹路的虎战士背后竟然也有着一对奇异的翅膀。虎本是陆地兽中之王,此时多了翅膀,正应了那句话,如虎添翼。他的气息虽然没有龙那么强烈、那么霸道,但虎天生的王者之气却依旧充满了威猛的气势。

    不同于以往的龙战士和虎战士骤然出现,顿时带给了四大家族极大的震撼。

    啸声几乎是同时收歇的,龙战士红色的双眸与虎战士那黑色的双眸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四大家族数十名成员。

    沈卓上前一步,朗声道:“既然已经到了,两位何不下来。”

    冰冷的声音从龙战士口中响起,“四大家族精锐尽出,难道想重复当年那一幕么?”随着声音,两道白色的身影如同陨星坠落一般,眨眼间落在了鬼见愁峰顶,他们所落的位置,正是四大家族人员中央,在气势上竟然比四大家族还要强盛几分。

    洛长信冷哼一声。道:“当年之错四大家族从未否认,这次交流会我们四大家族希望能与生肖守护神战士真心地交流一下,争取彼此合作,来完成我们东方守护者应该做的事。”

    海如月冷冷的看了洛长信一眼,“你的意思是想要本末倒置么?从古至今,生肖守护神战士始终都是东方守护者的领导者,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四大家族都不可能和我们站在平等的地位。”

    洛长信的话本也只是试探而已,但包括他在内的四大家族所有成员都没有想到生肖龙居然会如此直接的将他们期盼的想法拒绝了。

    四大家族成员身上刚刚弱下去的光芒骤然强盛起来,与中央的龙、虎白光形成鲜明的对比。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洛长信刚要再说什么。却被沈卓拦住了,沈卓微微一笑,道:“或许我们之间的交流会因为各自理念的不同而有所影响。不过,尊敬的生肖龙战士,我想,能够代表十二生肖守护神的应该是生肖之王麒麟。”

    海如月心中冷笑。沈卓可以说是老奸巨滑,一看到自己与徐东的实力强大,立刻将话题转移到麒麟身上,影射自己不能替生肖守护神战士做主。虽然海如月并不认为他这样做能够有什么效果,但也不得不承认,麒麟确实是生肖战士中的一个最弱点。尤其是在生肖战士们刚刚出现不久的情况下。

    沈卓见海如月没有吭声,目光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精光。

    “尊敬的龙战士,难道你们生肖守护神战士如此看不起我们。

    连生肖之王麒麟都没有来参加今天的交流会么?我们四大家族很有诚意和生肖守护神战士们交流,希望你们也将诚意拿出来。为了东方的和平,我们之间的交流是极为必要的。“

    徐东用他那软绵绵地声音道:“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同样也很有诚意,我和龙都已经来了,麒麟老大怎么可能没来呢?

    他早就到了,只不过你们并没有发现他而已。“

    沈卓心中一惊。四大家族这么多高手在这里,他们一直都很谨慎的探察着周围的所有异常气息,他自信就算是比自己要强大的异能者也不可能在这么多异能高手面前躲避开他们的觉察。

    东方甲乙木,沈卓的木属性能力极强,虽然在攻击方面肯定比不上南方丙丁火,但因为可以与大自然地木属性气息相通,在探察方面就要强的多了。但他的木属性能量不论如何外放,却都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气息,眼中流露出疑惑。不解的道:“生肖虎战士,你不是开玩笑吧。既然你们的生肖之王麒麟老大已经来了,那为什么不让他出来见一见。让我们也看看这一代的生肖之王是不是值得我们四大家族臣服。”

    徐东笑了,只不过他那略带淫荡的笑容隐藏在白光面具之后,四大家族的成员们看不到而巳。“老大,出来吧,省得四大家族说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不厚道。”

    话音一落,就在四位族长身前五米处的空间突然扭曲了一下,只是一瞬间,四位族长同时感受到一个特殊的气息,在他们身上散发的四属性能量气息映衬下,一个高大的身影凭空出现了,身高足有一米九以上,肩膀宽阔,全身包裹在一件暗红色的披风内,在夜晚中并不明显。回过身,齐岳脸上带着一丝坏坏的笑容,向四大族长点了点头,道:“各位好,很荣幸在天香山顶能见到四位家族的翘楚。”

    齐岳确实早就到了,比四大家族的人到的还要早,凭借着麒麟隐隐藏气息的能力,他来到这里后就一直悄悄的等待着,先前四大家族族长之间的交谈他们清晰的听到,直到此刻,在徐东点明后才收回麒麟隐的隐身能力,出现在众人面前。

    四大家族族长们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他们当然也明白,齐岳既然能够出现在这里,就一定听到了他们说的话,沈卓沉声道:“齐岳先生,我没有叫错吧。”

    齐岳微微一笑,道:“当然。不过,沈家发现我的存在似乎没有耗费什么人力、物力,我和沈云小姐是无意中认识的。

    那天见过沈族长一面。实在令齐岳佩服。多日不见,族长看上去精神更加矍铄了。“

    海如月和徐东各自上前一步,分别站在齐岳身体两侧,隐隐将他护在中间。

    洛长信道:“既然生肖王者已经到了,那我们的交流会也可以开始了。”四大族长的社会经验丰富的很,经过短暂的吃惊后,他们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目光却都落在了齐岳身上的披风上。

    他们用脚也能想的出,齐岳之所以能够隐藏自己的身形和气息,自然与身上这件披风的能力分不开。尤其是沈卓。他曾经仔细试探过齐岳的能力,在他的印象中,齐岳的实力远远不足。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无所谓啊!其实,我不明白四大家族与我们生肖守护神有什么可交流的。大家既然都是东方守护者,就应该守望相助。我看这样好了。我们也不用耽误时间说那些虚伪的话,既然四大家族不愿意向我们生肖守护神臣服,也不相信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实力。那么,就请四大家族派出一位最强者,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也派出一名,以实力说话,哪一方赢了。那一方就在东方守护者世界占据主导地位。”

    看着齐岳那一脸痞子相,四位族长不禁对视一眼。年纪最大的周天禄道:“生肖之王既然如此痛快,那我们也就不多说别的了。以实力来解决问题,确实是最好的方法。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件事要先说明。在百余年前,当炎黄共和国处于水深火热中时。我们四大家族拖了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后腿,导致数十年的炎黄动荡,这件事我们四大家族深以为憾,在这里,我代表四大家族向生肖守护神表示深刻的歉意,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们家族先辈那时的行为,我们也愿意为四大家族当时的短视而忏悔。”

    听了周天禄的话,齐岳对他不禁升出几分好感,点了点头。道:“虽然我没什么文化,但也明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道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只要你们诚心认错,我们是不会再计较的。”

    海如月急道:“齐岳,这件事……”齐岳抬手拦住海如月,道:“我有分寸。”他的脸色在这一刻突然变得异常严肃,从他脸上,海如月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认真,以她的龙之霸气在这一瞬间都被齐岳完全压制,齐岳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海如月就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似乎变矮了,在齐岳面前变矮了。

    四大家族的四位族长几乎同时流露出一丝笑容,周天禄刚要说话,却听齐岳道:“不要谢我原谅你们。生肖守护神战士其实从来都没有怪过你们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该有谁是谁的附庸。以前的传统也不是不能打破。”

    “齐岳。”这一次,连徐东也忍不住低吼一声,提醒着他。

    齐岳没有理会徐东,继续道:“但是,我们生肖守护神可以不怪四大家族当初所做的一切。但是,四大家族却应该为百余年前,因为你们制肘于生肖守护神而造成的严重后果而负责。无数普通平民因为失去了生肖守护神的保护而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四大家族简单的一句道歉,恐怕不足以弥补当初的一切。同时,你们征得我们生肖守护神的原谅也没有任何意义,你们需要争取的,是炎黄子孙的原谅。”说到最后几句话,齐岳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眼中的光芒也变得凌厉许多。

    四位族长的脸色都变了变,但他们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话可以反驳齐岳。百余年前那场浩劫所造成的灾难即使是现在想起来,他们心中也会感觉到异常压抑。齐岳一点也没有说错,百余年都外国侵略者给炎黄子孙所带来的危害又怎么是他们一句道歉所能解决的呢?

    脾气比较急的徐志远追问道:“那你还想我们怎么做?难道让我们四大家族集体自杀才能得到炎黄子孙的原谅么?”

    齐岳不屑的哼了一声,“死有什么?死是一种解脱,人总是要死的,即使是拥有再强大的实力,也总有一天会步入黄土。想得到炎黄子孙的原谅其实并不难。以你们四大家族现在的实力和势力,可以从很多方面弥补当初的错误。你们与其有时间在这里为难我们生肖守护神,到不如将精力都放在造福东方上。只有不断的造福东方,才能逐渐弥补你们当初犯下的错误。至于现在,如果你们四大家族是真心认错的话,那你们就面朝东方,当着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的面,朝当初逝去的炎黄子孙磕三个头好了。”

    “你说什么?你竟然让我们四大家族当着你们生肖战士的面磕头?”沈家的一名男子怒声大斥。这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是先前山下的那位沈总。

    齐岳看都不看他一眼,朝沈卓道:“四大家族好有规矩啊!”

    沈卓脸色一沉,道:“越儿,不得无礼。”齐岳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怒斥他的,就是沈云的亲生父亲沈越。

    周天禄看着齐岳,道:“以四大家族当年所犯下的错误,磕头并不是问题。我也认为你说的很对,与其忏悔以前的错误,不如现在多做些补偿。其实,我们四大家族也一直在这么做着。不过,今天是我们东方守护者相互交流的日子。这磕头的形式就不需要了。”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