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生肖守护神》->正文

第五十一章 大灭日神术

    到了不久的将来,随着实力的提升海如月才明白,神龙真身是龙跃十八击中的一个分水岭,过了这第十击以后,龙跃十八击的威力就会大幅度增加,但相应也要耗费巨大的云力。没有大量的云力支持,是很难施展的。本来龙跃十八击的后九击就应该是以七云实力为基础才能开始修炼,只不过因为海如月并不是普通的生肖龙战士,因为身体血脉的特殊性,导致她在突破到六云实力后就勉强可以使用神龙真身了。

    神龙真身的威慑力是毋庸质疑的,那一口龙炎其实已经是海如月最后的云力,不是她不想直接攻击周天禄,她也有把握将周天禄击杀,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并不是要和四大家族敌对的,都是东方守护者,又怎么能结下如此深仇呢?

    其实,周天禄如果不认输,只需要再等待几分钟,海如月就将无法支持神龙真身的形态了,可惜,在这种情况下,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也要认输了,毕竟海如月所展现出的实力实在太可怕。

    巨龙消失了,全身覆盖着龙鳞的海如月飘然而落,看着她的身影,齐岳和徐东同时脸色一变。四大家族或许感受不到海如月身上的变化,但同样作为生肖守护神战士,他们却清晰的发现了其中变化。原本是六云二度本属相异化的海如月此时己经变成了一度进化形态,身上的龙鳞明显变得稀疏了一些,眼眸也从红色变回了蓝色,身上的龙气虽然依旧浓郁。但两人却都隐隐感觉到她的实力弱了许多。

    周天禄显然没有发现这种情况,上身微微前探,道:“多谢龙战士手下留情,您不愧是生肖守护神战士中的最强者,这场比试我输了。”

    作为周家的家主,也是四大家族族长中年纪最大的一位。周天禄还是非常有风度的。

    海如月只是向他点了点头,就向生肖守护神战士一方走了过去。

    齐岳和徐东对视一眼,徐东向他点了点头,再向海如月的方向使个眼色后,就走了出去。

    海如月走到齐岳身边停了下来,她深吸口气,勉强运行着自己体内已经所剩无几的龙力,尽量使自己不要露出端倪,至少也要保持着第一阶段龙形变身的形态。此时,她心中充满了后悔。赢了第一场,但是,实力却消耗的太大了。照这样的情况看,今天自己根本不可能二次出手,而四大家族族长的实力显然比想象中还要强大的多。整体形势极不乐观。

    就在海如月心情复杂而低落时,一只温热的大手突然握住了她的龙爪,海如月心中一惊,刚想下意识的发动攻击,却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眼晴。那是来自齐岳的眼晴。

    “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你好好休息。”齐岳的声音很低,以麒麟气息所包含。只有海如月能够听到,虽然他的声音很低很轻,但海如月却从中听到了决心。

    一股温热的能量从齐岳手中传来,能量并不是很强,但却非常柔和,当温暖的麒麟云力与海如月自身的龙力融合在一起时顿时产生了质的变化,海如月只觉得全身一阵轻松,先前因为使用神龙真身透支云力而产生的不适感顿时大幅度的减轻了,齐岳的云力给她的感觉并不强大。但却如同小河流水一般连绵不绝。

    有些惊讶的看向齐岳,齐岳也正在看着她,海如月低声道:“你的云力什么时候增强到这种程度了?”

    齐岳微微一笑,道:“很强么?比起你来还差了许多。我是生肖之王,不论以前是流氓也好,是痞子也罢,我现在都有责任为我们生肖守护神战士做些事。看,淫虎的比试要开始了。”

    徐东走出去的同时,江苏徐家家主徐志远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迎了上来。四大家族刚刚输了一场,令这位脾气火暴的徐家家主非常不满,身体周围火光澎湃,傲然向徐东道:“让我来和陆地之王生肖虎战士较量较量。”

    徐东的动作味微停顿了一下,身上的气息略微有些变化,“好,请指教。”

    齐岳惊讶的发现,徐东的声音变了,不再是那么软绵绵的,而是非常低沉,似乎是刻意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似的。心中一动,他突然想起海如月曾经对他说过徐东就是江苏人,而且出身于名门望族,都姓徐,他不会和面前这位徐家家主有什么亲戚关系吧。

    海如月似乎看出了齐岳心中的疑感,低声道:“徐家家主就是徐东的亲爷爷。自从徐东成为生肖战士后,就开始在家族隐藏自己的实力。

    当年,扎格鲁大师曾经跟他恳谈过,希望他暂时不要在家族中显露身为生肖战士的事。徐东虽然人淫荡些,但却是很明事理的,你放心好了,他能应付。“

    齐岳看着鬼见愁中央的这对祖孙不禁有些无语,他也很想看看徐东将如何处理这一场比试。在生肖守护神战士中,徐东的实力可以说是仅逊色于海如月的,他究竟要如何面对自己的爷爷呢?

    正在思索之间,齐岳突然感觉到自己手上一凉,自己握住海如月的那只龙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回了手的模样,他第一次发现,海如月的手指居然如此修长,那充满力量的手居然异常柔软,握在手里说不出的舒服。

    海如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目光专著的落在战场上,但她握住齐岳的手却带给齐岳一种强烈的异样。

    腰间一痛,齐岳差点叫出声来,明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另一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嘴唇微动,一缕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入他耳中。“我离开这段时间你都干了些什么?你和如月姐……”

    齐岳心中大呼冤枉,但他从未练过这传音入密之法,此时海如月就在身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明明了。只得向她递出一个无奈的眼神。原来被美女关注也不都是幸福的。自己现在就有些坐立不安了。

    不论是和海如月还是和明明,在感觉上都有几分暖昧,但又都不真实。从内心角度上看,齐岳自然更偏向于一向对自已不错的明明,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些天他却强烈的感受到在海如月那冰冷的外表下隐藏这一颗孤寂的心。就在她刚刚握住自己手的时候,那无助的孤寂更是令自己清晰的感觉到。即使是再强势的女人也有她柔弱的一面。

    一边想着,齐岳反手将拉住明明,让她在自己身体的另一边站定,体内的麒麟云力依旧不断朝海如月体内输去。

    战斗已经开始了,徐志远是个急脾气,他的攻击也像他的脾气一样火暴。没有绚丽的花招。双臂微震,十指各自射出一道火焰朝徐东罩去。

    徐东的动作并不快,在异化后。他身上有着一层浓密的白色长毛,其中间或有些黑毛,形成黑色纹路,背后的虎翅张开,身上的肌肉线条极为优美,虽然并不是表面铠甲,但那黑白色的毛发也绝不简单。眼看十道火焰已经从不同方向袭击向他的身体,徐东右腿微微后收,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虎啸。双手突然涨大到先前的三倍,闪电般向前拍出,两团白光宛如磨盘一般飞快的围绕身体闪烁一周,将全部十道火焰化去。

    徐志远沉喝一声,眼中仿佛要喷出火来一般,在发出那十道火焰后,立刻坐出一个双手托天状,身体周围的红色光芒呈现出火焰状燃烧起来,站在鬼见愁山顶宛如一颗小太阳似的。那耀眼的光芒令人无法逼视。

    海如月有些吃惊地道:“难道他想速战速决?好强的能量。”

    齐岳也同样吃惊,他的四种云力中就包含了火云力,而此时这位徐家家主所使用的能力凝聚的正是至纯的火属性能量分子,如此强大的能量,绝不比先前的周天禄差什么,也难怪他一直嚣张的释放着自己身体的能量气息了。

    当徐东化解掉徐志远的第一拨攻击时,徐志远已经做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他的身体因为双臂向两边平伸而使身体像一个十字形,在那澎湃的火焰能量衬托下,身体竟然凭空飘飞而起,朝着空中升起,在高手对搏中,这样缓慢的向空中飘去,先不考虑其凭借肉体升空的难度有多大,如此明显的目标却是非常容易受到攻击的。在场的都是一代高手,更何况他面对的还是生肖虎战士,竟然做出毫不防备的动作,实在令人费解。

    齐岳悄悄的松开了海如月和明明的手,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种预感,徐志远即将发动的攻击徐东恐怕很难能挡的下来。

    就在齐岳悄悄的凝聚自己麒麟云力,准备随时接应徐东之时,徐东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朗声道:“请徐家主等一下。”

    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徐志远身体周围火焰能量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反而变得更加强盛了,“等什么?”

    徐东的声音很平静,“没想到徐家主已经修炼成了徐家的不传绝技大灭日神术,这场比试为了不伤双方的和气,我认输。”一边说着,他身体后飘,白光一闪,已经回到了齐岳身边。

    徐东的突然认输不仅四大家族为之楞然,就连生肖守护神战士这边也顿时骚乱起来,燕小乙吃惊的道:“我说东哥,你怎么说认输就认输了?你不会痿了吧。”

    徐东的声音压低了许多,作为生肖虎战士,声音本就是他的能力之一,以他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声音控制在一片很小的区域之内。

    “大灭日神术是徐家压箱低的绝技,我也没想到爷爷一上来竟然就会用出如此强大的能力。大灭日神术是不可能修炼成功的,每一次施展,所需要的都是耗费自己的生命能,也就是说,施展一次大灭日神术,会使自身的寿元降低。但不可否认的是,大灭日神术确实是火属性能力中最强的几种之一,正是因为付出的代价大,它的威力也是极为恐怖的。我是徐家的长房、长孙,才有机会学到了这种神术,如果想和我爷爷的大灭日神术抗衡,我就也需要施展大灭日神术才行。或者等我到了六云后,有了第二次本属相异化才有可能抵挡过去。既然肯定是输,我又何必耗费爷爷的寿元呢?哎,名之一字,害人不浅啊!爷爷为了能够在四大家族中取得足够高的地位,竟然一上来就使用如此霸道的能力。”

    徐志远身体周围的红色光芒渐渐散去,他飘然落在地面上时,脸色己经没有先前那么红润了,间隔上百米的距离,他遥望着徐东,沉声道:“虎战士,请问你是如何知道我徐家秘密的。大灭日神术似乎并不是谁都能知道的。”

    徐东微微一笑,依旧用先前改变而成的低沉声音道:“世界上本没有什么是绝对的秘密。大灭日神术徐家以前也并不是没有使用过。我继承了生肖虎的能力,同样也继承了一部分记忆,自然能够转想到家主所用的能力为何。好了,现在我们双方一比一战成平手,不知道贵方下一位派出的是哪位家主呢?”

    听了徐东的解释,齐岳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在徐东刚才认输的那一瞬间,不仅是他,每一位生肖守护神战士心中都升起了一丝疑惑。要知道,今天的比试虽然一共有十场,但对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来说,每一场都是极为关键的。徐东作为生肖守护神一方的第二强者就这么败了,对于整个比试来说绝对有着很大的影响。

    齐岳向海如月看去,海如月向他点了点头,两人只是简单的用眼神交流了一下,他们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对徐东的信任。

    沈卓从四大家族一方缓缓走了出来,站到徐志远身边,他并不知道大灭日神术是什么能力,可徐志远居然将对方的生肖虎战士直接吓退了,令他不禁对徐家刮目相看。他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否则也不会召集四大家族到京城与生肖守护神战士们开这个什么交流大会了。徐志远的胜利,使徐家声威大增自然是他不能允许的。

    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沈卓的目光直接对上了齐岳,“刚才两战,贵我双方各自取得一胜。我方出场的都是四大家族中族长级别的高手,不知道作为生肖之王的麒麟阁下可否赐教呢?”

    挑战生肖之王,听起来似乎气势惊人,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知道,麒麟一向是生肖守护神中最弱的一点,也是最强的一点。说他弱,是因为他自身的攻击和防御能力要比其它生肖守护神战士差许多。说他最强,则是因为他可以得到全部生肖守护神战士的保护,更可以使用出种种辅助能力来帮助其它生肖守护神战士。因此,在生肖守护神刚出现的时候,远古遗留下来的凶兽们第一目标必定是麒麟。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一代代生肖守护神战士的努力,现在远古凶兽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了,很少出来做怪,但麒麟这个弱点却已经成为了东方守护者中不是秘密的秘密。但是,麒麟虽然不强,但却绝对是生肖守护神的核心,沈卓的挑战足见其狠毒之处。

    明明冷哼一声,道:“对付你有我就足够了,不需要麒麟出场。”

    沈卓故意做出惊讶状,道:“哦?难道麒麟怯战不成?我想。作为生肖之王的麒麟。是不会让自己的伙伴代替自己承受什么的吧。”

    田鼠在齐岳背后怒声道:“这老家伙真阴险,老大,你可别上当。”

    “本属相异化。”明明眼中光芒大放,五彩羽毛凭空出现,绚丽的光彩围绕着她的身体,随着异化的快速产生。明明本身就如同一片羽毛般轻若无物。

    “等一下,明明。”齐岳笑了,熟悉他的几个人都清晰的发现,那是他平时最习惯流露出的淫笑。

    明明回头看向齐岳,看到那熟悉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厌烦的感觉。反而觉得非常亲切,“干什么?第三场就由我来吧。我输了还有管大哥和莫姐姐。”

    齐岳摇了摇头。道,“我觉得沈家主说的很对,作为麒麟,我怎么能让自己的伙伴代替自己去承受全部压力呢?所以。这一场就由我来,即使我输了。对于我方来说也没什么损失,你们也好休息休息。”

    徐东向齐岳挑了挑大拇指,低声道:“老大,好样的,连田忌赛马的计策都想出来了。”在他的认识中,齐岳决定出场就是要拼掉对方名高手,为其它生肖战士获得最后的胜利奠定基础。毕竟,双方都只有一个人可以进行两场比试。而四大家族最强的自然是四位族长,只要拼掉一个名额,对于生肖守护神战士一方就变得轻松了许多。

    以彼之下和对汝之上驷,徐东是聪明人,立刻想到了齐岳出场对整场比试影响的可能性。

    “不行,你不能去。”海如月一把拉住齐岳。

    齐岳一楞,看向她道:“为什么?”

    海如月隐藏在面具后的蓝色眼眸目光闪烁,一时间竟然说不出一个阻止的道理来。徐东已经点明了齐岳的“战术”,是啊!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来阻止呢?

    明明道:“对,齐岳,你不能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人家都是高手,要是你受到了什么损伤,我们可怎么办?”说完最后一句话,她不禁悄脸一红。

    齐岳嘿嘿一笑,道:“有两位美女关怀,我现在感觉精神百倍啊!

    不就是沈家家主么?我就赢他给你们看看,别忘记,我可是不死的蟑螂,他伤不到我的。“右手微微一扭,竟然从海如月手中挣脱出来,大步朝沈卓面前走去。

    齐岳说话的声音很大,沈卓自然听的清清楚楚,鼻子差点被他气歪了,这个小痞子居然在我面前逞能,就算不能杀了他,这次也要叫他好看。

    齐岳已经走了出去,他现在代表的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代表着麒麟和全部生肖守护神战士,就算海如月再霸道,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再拉他回来了,站在队伍后面,高呼一声,“小心。”

    齐岳回首一笑,道:“放心吧,要是我胜了,你以身相许如何?”

    “你去死。”海如月和明明异口同声的斥责道。两人说完,才醒悟过来,彼此对规一眼,幸好都已经使用了本属相异化,即使是脸红也看不出来。后面的莫迪掩口轻笑,看的胖乎乎的田鼠不禁有些痴了。

    燕小乙则捅了捅徐东,低声道:“徐哥,待会儿你注意救老大回来。”

    徐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老娘知道,还用你提醒。”

    燕小乙眼珠差点瞪出来,“老,老娘……,我日,徐东,你太淫荡了,我以后就叫你东姨好了。”

    徐东用他那软绵绵的声音道:“随便你,哎呦,小手挺白啊!新来的吧。”一边说着,他已经抚摩上了燕小乙的右手。

    “啊!”燕小乙惨叫一声,猛的把手抽回来,用力的在衣服上擦着,“徐东,你这只淫虎,我,我,我……”

    除东嘿嘿一笑,道:“小子,学着点吧。你还太嫩了。在这种场合,紧张是要不的。”

    燕小乙无语的看着徐东,心中的压力确实减轻了许多。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场面,虽然不用他出场,但压力却必然是有的。徐东早就看出了他的紧张,因此才在这个时候逗他两句,帮他放松放松,要比起淫荡程度来,燕小乙明显还要比徐东差了几分。

    一旁的管平、莫迪也不禁笑了。只有田泉的目光始终落在莫迪身上,他也是所有生肖守护神战士中最不紧张的一个,因为他的心根本就没有在当前的比试上。

    齐岳已经走到了沈卓面前,微微一笑,道:“真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云姐还好么?”

    沈卓深深的看了齐岳一眼。面前这个自己认为是个痞子的男人当着己方这么多高手的面居然能够保持从容不迫,这似乎并不是一个痞子应该拥有的能力才对。“云儿很好,不过她实力还弱。不能参加这样的交流会。我们可以开始了么?麒麟阁下。”

    齐岳微微一笑,道:“请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右手一拉麒麟隐,身体己经凭空消失在空气中。

    沈卓心中一惊,不过他反应很快,先前齐岳出现时他就已经猜到这个痞子麒麟身上有一件能够隐身的宝贝,所以,当齐岳的身体刚刚消失之时,沈卓右拳向身体前方轰击而出,一股青色的能量散发而出。覆盖向他身前十米内的每一寸土地。沈卓知道,齐岳的实力并不强,只要自己能够攻击到他,精神就会自行将他锁定住,他隐身也无法逃脱出自己的察觉了。

    可惜,沈卓的打算落空了,他的能量全部轰击在空处,齐岳完全像消失了一般,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换了其它人,恐怕已经被齐岳这奇异的隐身能力难住了,但是沈卓不会,身为沈家家主,他的思虑极为缜密,在出场向齐岳挑战前他已经考虑的非常清楚了,自然也会考虑到被齐岳隐身后的对付方法。

    沈家的能力是以东方甲乙木为基础的,他们没有周家强横的攻击和防御,也没有徐家那霸道的火属性能力,但是,作为最活跃的木,沈家的各种变异能为也是最多的,同时,也是最依赖于精神力的家族。这一点从沈云的能力心灵风暴上就能看出来。

    沈卓一手护于胸前,他闭上了自己的双眼,身体周围的青色光芒完全收敛,大约只是一次呼吸的时间,在场的每一个人心中都出现了一丝奇异的感受,天空中似乎突然多了无数双眼晴,盯视着他们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眼晴当然是没有的,那是沈卓精神力所造成的现象,庞大的精神力如同一张大网般笼罩向整个山顶,这种精神波动绝不是探察气息那么简单,就算是最先进的雷达也无法与其相比。以沈卓的能力,也只不过能够覆盖这一片山顶而己。

    突然,沈卓眼晴一亮,目光凝固在身体右边的一个方位处。

    “沈家主果然强大,居然能破了我的麒麟隐。”光芒一闪,齐岳的身体凭空出现了。他虽然依旧是一脸笑容,但心中却充满了震撼。使用麒麟隐的时候,齐岳并没有想用麒麟隐来帮助自已战胜沈卓,因为麒麟隐在他攻击的时候就会自动失去隐身效果。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沈卓居然用精神力探察的方法将自己逼了出来。那是一种类似于蝙蝠探测波的能量波动,只不过要更加细微。任何东西都不是没有缺陷的,麒麟隐也同样如此,更何况,以齐岳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能将麒麟隐完美的应用。

    沈卓淡然一笑,道:“雕虫小技而已,我想,现在我可以和麒麟阁下公平一战了。”在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齐岳背后的麒麟隐,虽然他找出了齐岳,但精神力也耗费了不少,这么一件隐身法宝,已经悄悄勾起了他的觊觎之心。

    齐岳耸了耸肩膀,道:“那家主就来吧。”麒麟隐依旧没有脱下,齐岳只是站在那里,头微低,看着面前的地面,谁也没有看到,此时的他,目光已经变得锐利起来。

    沈卓自然想赶快结束眼前的战斗,身体前飘,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来到齐岳面前三米外,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大意的人,右拳隔空击出,直奔齐岳胸口而去。

    就在沈卓这一拳击出的同时,齐岳突然抬起了头,当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瞬间,沈卓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大脑仿佛炸开了一般,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一双银色的眼眸,一双毫无生气,也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眼晴。单是那一望,已经令沈卓气势大减,递出的一拳顿时慢了半拍。

    齐岳的身体动了,他就像一只蓄满了力的豹子,身体瞬间横向移动出一米,使沈卓的一拳击在空处,紧接着,左脚点地,身体如同箭一般直冲沈卓怀中。他的拳头就像随时可能爆发的炸药一般,在沈卓眼中骤然变大。

    沈卓能坐上沈家家主的位置显然并不是幸运那么简单,突然发现齐岳身上的变化,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封出了双掌,轰然巨响中,齐岳的右拳猛击在他那架起的双手掌心处。

    青光大放,沈卓的身体被轰的向后飞退,足足飞出十米之外才稳定住自己的身体。齐岳没有追击,他轰出一拳后就站在先前沈卓所处的位置,甩了一下头,将自己那一头飘逸的黑发甩到脑后,此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眼中的银光。齐岳看着沈卓,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在他身体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齐岳眼中的银光不论怎么看都是那去的冰冷,那冰冷异常的寒光落在沈卓脸上,“沈家主,今天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也要告诉你们四大家族一件事。永远不要小看生肖守护神,更不要小看生肖之王。想挑战生肖守护神的尊严,我,作为生肖之王麒麟,愿意迎接你们一切的挑战。”

上一页 《生肖守护神》 下一页